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是由劉家成執導,何冰、王鷗、劉蓓領銜主演,馮文娟、侯煜、畢彥君、方子哥主演,海一天特別主演的年代劇 。 該劇以1947年北平沁芳居醬菜鋪為背景,圍繞老闆嚴振聲、妻子林翠卿及一心為父親治病的牧春花,講述了三人之間的情感故事 。 該劇於2019年2月22日在北京衛視、東方衛視首播,並在愛奇藝、騰訊視頻同步播出 。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1947年北平沁芳居醬菜鋪老闆嚴振聲,因為哥哥幫自己去河北買大豆時路遇國軍搶劫而死,為盡孝道從小過繼給舅舅的嚴振聲,要在妻子林翠卿之外,為親生父親俞老爺子再娶一房媳婦,為俞家傳宗接代。俞老爺子看上了一心為父親治病的牧春花,雖然是因為孝道娶妻,嚴振聲和牧春花在接觸中兩人感情漸深。1950年新婚姻法頒布,嚴振聲和牧春花離婚,在以後幾十年的歲月里,嚴振聲、牧春花、林翠卿一家仍然相互扶持,風雨共擔 。

分集劇情

第1集

1947年5月,北平南城沁芳居,今兒是踩黃子的大日子,老闆嚴振聲卻發現用的不是豐潤馬駒橋的大豆,大掌柜小黑子說滿城都買不到豐潤的貨了,買主的嘴沒那么刁,醬菜園裡里里外外二十幾口子人都等著老闆開工錢吶。嚴振聲念叨著:“咱的衣食父母是主顧,蒙了主顧,砸的是招牌,丟的是臉面”嚴振聲答應醬菜把式孔老痴去趟豐潤拉豆子,孔老痴被嚴振聲打動,同意留在沁芳居。

第2集

為俞家傳宗接代的事兒兩口子當著老爺子的面兒應下了,可一出俞家的門兒林翠卿就變卦了,嚴振聲苦不堪言。沁芳居大堂正中的玻璃罩里端放著一六品頂戴,這是前清朝廷賞賜給嚴家的“寶貝”,福子和小黑子攔著嚴振聲不讓他賣這個寶貝。嚴說,它不過是頂破帽子,要擱前清他還管點兒用,現如今咱們得拿它救咱們的沁芳居。 古董商李先生約嚴振聲在六國飯店俱樂部面談關於御賜頂戴出讓一事。鄰座的一位國軍軍官很熟絡地與一名漂亮的女招待打著招呼,嚴振聲一見到國軍就是一腦門子官司,而這個軍官還對女招待動手動腳,嚴氣憤極了。李先生告訴嚴,這是國民政府外二區的接收大員吳友仁,來頭不小,那個女招待叫牧春花,是俱樂部的“紅人”。

第3集

嚴振聲和大福弄到十支盤尼西林救了牧春花的父親的命,俞老爺子心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春花的父親說女兒會兌現承諾,又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顧慮”,說不知俞老先生的年齡,不知他家中是否有妻小。得知老俞是為自己兒子娶親後,牧老爺才知是一場誤會。嚴振聲想明白了,決定拉下面子,從寶盛源東家佘了兩千斤二八粉救沁芳居的燃眉之急。福子的一個“朋友”從開封過來,告訴了他們一直“托人”打聽的嚴振聲之子嚴寬的下落。1944年初,嚴寬參加了游擊隊,可巧剛參加隊伍那天就遇上鬼子進村,地道讓鬼子來了個兩頭堵,一個班的十多個人全都讓鬼子捂在地道里,沒有一個活著出來的。“朋友”把嚴寬參加隊伍那天隨身帶的“良民證”交給了嚴振聲,說這是嚴寬參加隊伍那天交給游擊隊長的。嚴這些年一直告訴家裡嚴寬是上南方進佛手瓜去了,聽到噩耗後叮囑絕不能告訴林翠卿這件事。

第4集

嚴振聲對寶鳳沒那意思,他更沒想到林翠卿會這樣安排。林翠卿說娶二房之事不宜大張旗鼓,也不在乎大哥的周年祭日,選個好日子圓了房了事。嚴振聲對妻子的安排不置可否,他自幼過繼嚴家,十六歲便依嚴家父母之命娶了從未謀面的林氏為妻,多年來沒什麼大事是他做主辦的,只有三年前送兒子嚴寬上前線打鬼子的事,是他硬著頭皮乾的,到現在嚴寬去世,而大家都以為嚴寬是去南方進佛手瓜。嚴振聲後悔但為時已晚,又不敢向妻子及兒媳說實話,對林翠卿他只能“言聽計從”,對親爹的要求也不敢違拗。

第5集

沁芳居開耙的大日子,嚴振聲親自搗醬,抬眼突然看到牧春花,一激動,忘記自己正在搗醬,一個踩空掉進了醬缸里。嚴振聲告訴俞老爺子,說他和牧小姐本就不是一路人,讓俞老爺子別著急,一定給他找個好姑娘。郭秉聰找到古董商李先生,再次說起嚴家頂戴“東珠”的買賣,應了調包雙簧的事兒。李先生找到嚴振聲說自己手頭緊,暫時“搬不動”那頂帽子,他為嚴另外找了一個買主,但得先給掌掌眼。而就在看貨過程中,李先生與郭秉聰都在場,兩人合謀動了手腳,帽子上真正值錢的那顆東珠被掉了包,到了吳友仁手裡。“東珠”變成了假的,吳友仁卻派手下冒充“買主”去把嚴振聲手上的頂戴花翎買下。

第6集

沁芳居每天柜上的賬都支幹淨了,賣頂戴花翎的三千塊大洋也花光了,夥計兩天沒沾油水,嚴振聲臉色凝重。吳友仁帶著士兵衝進沁芳居,嚴振聲與小黑子、馮大福走出賬房,吳友仁狠狠抽了嚴振聲一嘴巴,將頂戴打飛在地。掌眼的洪老闆說發現帽子上的那顆東珠是假的,要嚴振聲馬上把三千塊大洋還上,還不上就砸店。嚴振聲從小在優越的家庭環境中長大,在吃穿用度方面他稱得上是一爺,可是他性格懦弱,一遇大事就犯暈,沒著沒落的拿不定主意。牧春花覺得此事跟自己脫不了關係,湊了一千一百塊大洋送還給了俞老爺子家裡。嚴振聲非但沒有感激之意,還暗暗告誡牧春花不該掙的錢就別掙。

第7集

說話間正遇上郭秉聰來牧家下聘禮,嚴振聲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牧春花要嫁的人是自家兒媳的親哥哥。嚴說,這錢就自當是嚴家掏的份子錢吧,牧春花堅決要退給嚴振聲這筆錢,郭說收下吧,咱還要感謝嚴振聲,要不是他,牧老爺子也不會脫離險境。說起嚴振聲和郭秉聰的關係,牧春花這才知道嚴振聲已有家室,嚴振聲也才知道郭秉聰和春花的關係。

第8集

嚴振聲趁著酒勁來到牧家門前,面對郭秉聰和牧春花,卻有口難言,只道出了一句“百年好合”。第二天,牧春花到沁芳居找嚴振聲,說已經答應嫁給郭秉聰,兩人緣分到此為止。郭秉聰和牧老爺子一起為牧春花在瑞蚨祥雅間裡扯布備嫁衣,正巧遇上嚴振聲、林翠卿和秀媽陪同寶鳳也來店裡選料子,寶鳳看見郭秉聰在春花面前獻殷勤,又瞥見嚴振聲在一旁痴痴地望著牧春花的神態,寶鳳心裡不是滋味兒。郭秉聰話里話外又故意譏諷嚴振聲,忍無可忍的寶鳳嘴裡喊著“姑奶奶我寧可當一輩子老姑娘不嫁了。”

第9集

郭秉聰在妹妹的勸說下來到嚴家認錯,把非法所得的東珠錢退還給嚴振聲,說差的那部分他願意為嚴家幹活還上,林翠卿告訴郭,差的那些錢不用還了,說嚴家不缺勞動力,讓他另想轍。嚴振聲心一軟,說秉聰懂技術,留在沁芳居跟著孔師傅當學徒吧,郭又說自己沒地方住,林翠卿說跨院兒里有大鋪。嚴說,郭是兒媳秉惠的親哥哥,還是別跟下人們住了,倒座房閒著也是閒著。

第10集

林翠卿跟著祿山來到嚴振聲的病房,一推門,牧春花背著門正在餵振聲吃東西。看見丈夫被打,她又憐又氣,醋意大發。嚴把牧春花和牧老爺的遭遇告訴林翠卿,林也聽得心疼。林說:“他親爹,振聲和牧小姐的事兒隨您的心,您定日子我做主,給他們單立門戶,明媒正娶接春花妹妹進您俞家的門兒。”春花還在琢磨林的話的意思,只見林一轉頭:“春花,去門外頭叫祿山進來,問老爺想吃什麼,你都給一一記下來,回嚴家讓寶翔麻利兒的給老爺掂配完了送過來”這不是拿春花當使喚丫頭么。

第11集

嚴振聲回家養傷,跨院兒上上下下忙活服侍老爺,寶鳳提議她要給嚴振聲掏耳朵,嚇得嚴振聲叫苦連連。此時小黑子和大福衝進嚴家,說孔老痴因為沒給漲工錢,離開沁芳居不幹了。嚴振聲早就讓小黑子帶著夥計們跟著孔老痴學手藝,沒想到什麼秘方也沒學著。嚴振聲感覺這其中有問題,讓手下的人一定請孔師傅到大酒缸,這才發現孔師傅不僅被打了一頓,而且威脅他三天之內離開沁芳居離開北平,否則弄死他。嚴振聲這才明白過來,都是吳友仁在背後搞的鬼。嚴振聲一邊讓小黑子和大福好好料理沁芳居,芝麻胡同林翠卿盯著,另一邊嚴決定豁出去了,即使跟吳友仁拚命也不能任由他三番兩次找麻煩,欺人太甚。

第12集

嚴振聲把郭秉聰和孔老痴邀到家裡吃飯,當著兩人的面把話說明白了,從此以後都是“一家人”,孔老痴坐鎮沁芳居,郭秉聰面露難色。郭秉聰告訴古董店李先生,孔老痴已經回嚴家了,而且嚴振聲要保住沁芳居,像是要什麼人的命,有點破釜沉舟的意思。郭秉聰還請李先生幫忙引薦,見了吳友仁,郭交出嚴振聲跟日本人往來的書信證據,向吳索要“接濟”款。

第13集

嚴振聲一坐下便把祖上留下來翡翠扳指放桌上,讓吳友仁笑納。吳友仁挑明了他對牧春花的心思,希望嚴振聲給他和牧老爺子牽線搭橋認識認識。嚴一聽,胃病突發,趕緊溜了。張副官到沁芳居還扳指,卻聽到嚴振聲要和牧春花結婚的訊息,回頭就告訴了吳友仁,吳友仁暴怒。嚴娶春花的良辰吉日又一次定了下來。嚴家大院兒里里外外的忙著。林翠卿下聘書給各買賣家和親戚朋友,張羅俞家的新房布置,訂喜轎訂酒席。

第14集

春花和嚴振聲二人婚事在即,牧老爺欲頂替嚴振聲入獄。嚴振聲絲毫不亂,吩咐好家裡和沁芳居里里外外的事,坦然跟著國軍走了。眾人眼睜睜看著嚴郭二人被帶走,林翠卿昏倒在地。郭秉聰被送到豐澤園的一個雅間,他成了吳友仁的座上賓,古董商李先生作陪。郭問是否可以因此定嚴振聲有罪,吳並沒有直接回答郭的問題。郭說,其實嚴振聲絕不可能是漢奸。他給的那些材料,最多夠先關他一年半載的,等我和春花結了婚再放了他。

第15集

嚴振聲不在,林翠卿和牧春花齊心協力照料沁芳居,必不能砸了沁芳居的金字招牌。嚴家上上下下一大家子帶著沁芳居的醬菜、里外三新的衣裳,來到半步橋監獄探望嚴振聲。嚴振聲身上帶著牧春花秀的鴛鴦手帕,一直是林翠卿心裡的疙瘩,此時一問才知道那日嚴振聲差點被吳友仁的手下打死,是牧春花救了嚴振聲,留下手帕給他擦血用的。俞老爺子也坦白,讓嚴牧婚事差點黃了的“約法三章”,其實跟牧春花半毛錢關係都沒有,是老爺子自己找人寫的,沒想到惹出這么大的事。嚴寬為國捐軀的事,嚴振聲也這才告訴了林翠卿和郭秉惠。

第16集

牧春花告訴吳友仁,他想要什麼她心裡清楚,直接綁了帶走不就完了,何必來這套虛情假意的。看不過吳友仁對牧春花動手動腳,郭秉聰掏出從遺老那兒買來的老式毛瑟槍對準了吳友仁,郭扣動扳機時不料火藥炸了膛,崩花了郭的臉。吳友仁拿過那把毛瑟槍對郭說,沒想到你小子這么有種。他又輕聲對春花說:“我沒有娶你的命,可是我攥著嚴振聲的命呢,只要你跟我做一天的夫妻,姓嚴的我保他不死,全須全尾兒走出半步橋。”

第17集

牢門開啟,嚴振聲被獄警解下鐐銬,嚴說沒想到大限提前了,他忙取過那身上等料子的“行頭”。獄警說,不用穿了,你的案子查無實據。嚴振聲走出半步橋監獄,他看到了小橋對面的春花和祿山。嚴悲喜交集,春花朝著嚴微笑著,隨即她攔住一輛洋車離去,嚴欲讓祿山拉上他去追春花,祿山說,春花剛剛吩咐過,說自己正在守孝期間,頭七還沒過呢,她就不陪老爺您了。小黑子、高祿山陪著嚴振聲到清華池搓澡,沒料到碰上了佟麻子,一言不合差點動起手。

第18集

小黑子在沁芳居門口碰到之前在大牢里打過照面的海淀豬頭飄,豬頭飄當時跟嚴振聲住對門。兩人來到酒鋪喝酒,黑子說起喜歡一姑娘,但姑娘嫌他窮,他做夢都想開一個自己的醬菜園子。豬頭飄開導他說,說給他一個能馬上發財的辦法。“不用害人,誰害人,咱們害誰。你要學會整治強盜,就是要成為從強盜的碗裡奪食的江湖義士。”此語使小黑子眼前一亮。 牧春花晚上邀了夥計茶壺康和當班的大漢喝酒,下藥把兩人迷昏,企圖當晚殺了佟麻子報仇。

第19集

小黑子買下原郭秉聰家在東城的醬園,領著孔師傅來到醬園,孔老痴感慨萬千,畢竟這裡是花了半輩子心血的地方。小黑子平日裡不露痕跡,仍是布衣長衫在沁芳居站櫃,醬園的一切交由名義上的老闆打理。他租下一處小院,並告訴哥們兒,自己要娶一個落了排的沒毛鳳凰,她是小黑子此生唯一中意的姑娘。致美齋的夥計提著食盒魚貫而入,哥們兒問小黑子為什麼不直接去酒樓。小黑子說,窮人咋富最忌顯擺,露了白就招來了禍。哥兒倆把酒言歡,說佟麻子怕死,笤帚疙瘩也能把他嚇尿了。

第20集

嚴家北屋內宅里,林翠卿拎著嚴振聲的耳朵訓斥著,她說嚴好色,說你想就想了,幹嘛不跟我提前打個招呼呢,現在的局面,弄得咱們兩口子裡外不是人,讓下人們笑話不說,春花那你也沒法交代。嚴說,喝酒的人真醉大發了就麻了,不可能會幹什麼。林根本就不相信,說酒是色媒人,男人喝完酒什麼事乾不出來。此時祿山在屋外傳話,說偵緝隊的人在佟麻子的帶領下要進院查贓物。又氣又惱的嚴振聲衝出屋門,順手抄起院門口的鎬把與祿山、小黑子、寶翔、福子一同來到宅門外。

第21集

嚴振聲找到古董店李先生,詢問牧春花的下落。李先生告訴嚴振聲,牧春花已懷上吳友仁的種了,四個月了。嚴振聲這才反應過來,知道牧春花為救他犧牲了自己。牧春花對吳友仁的態度突然變軟,說為了肚子裡的孩子,同意安安分分留在吳家做四太太。春花跟三姨太也成了好姐妹。就在當晚,趁著吳友仁高興喝醉,在四姨太幫助下,牧春花逃出吳宅。

第22集

郭站在北屋外大吼,說嚴振聲沒良心,忘恩負義。林忍著身體的病痛走出門說,老爺出城拉雪裡蕻去了,有什麼話跟我說。郭問林,老爺和春花要離婚當真嗎。林說,我當什麼大不了的,他們離了,你們不是可以鴛夢重溫嗎。難不成她肚子裡的孩子姓郭。郭說他可乾不出這種事,他說完匆匆走出院外。郭在北平黑市上見到了春花,她正在兜售美制的軍用罐頭和麵粉。她對郭的態度十分冷淡,郭問她為什麼幹上這個了,太危險了。春花說,多掙點為將來著想。

第23集

李先生幾次找吳友仁要吳欠他的五千大洋,都被吳友仁打馬虎眼糊弄過去了,李先生只好說出有人想要刺殺吳友仁的事,吳友仁警惕起來。一天夜裡,秉惠對福子悄聲說,她哥哥有一天說走了嘴,說那孩子是二區吳長官的種。福子心裡一沉,他把自己所知的片段聯繫到一起,說了一句不好。此時,嚴振聲和小黑子正關著燈在東耳房裡密談,說要在這個禮拜結果掉吳友仁,二人悄悄走出東耳房,黑暗中的一支槍口對準了往北屋走的嚴振聲,突然間一聲槍響,一個黑影倒在地上,前院和跨院的燈都亮了,福子拿著手槍走到行刺者身邊,一看此人竟是吳友仁身邊的張副官。

第24集

黑市的街道上報童喊著:“看報,看報,北平城防固若金湯。外二區長官吳友仁命喪勾欄。”春花買了一份報紙,上面登有吳友仁遭槍擊死亡的照片及文字。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太太,天兒冷了,咱回家吧。”春花抬起頭來,嚴振聲站在她面前,春花不語,眼淚流得更凶了。嚴像是在嘮家常:嚴振聲沒什麼主意,可是這事兒(指指報紙上吳的照片)是他做的主,他也算出了一回頭,替自個兒,也替他媳婦兒春花報了仇。“我媳婦是好人,好人生的孩子就是好孩子,往後我就是他的親爹,花兒,咱回家吧。”嚴張開雙臂,春花一頭撲到他的懷中。

第25集

小黑子一身傷回到嚴家大院,他見了林翠卿說老爺的危險已經過去了,案子已撤消,沁芳居是讓人誣告了,偵緝隊抓錯了人。寶鳳在跨院裡用跌打藥為小黑子療傷,一邊擦藥一邊掉眼淚。小黑子嬉皮笑臉地提起“歪脖子臭椿樹搭巢”的事,寶鳳把小黑子的上衣拽在他身上說,搭窩也得等你的傷好了再商量,小黑子的表情“醉”了一般。被帶到東單牌樓修飛機場的嚴振聲,自個兒想辦法趁夜從工棚逃了出來,一夜風餐露宿後,風風火火來到春花住的珠市口南一大雜院裡,見春花正在屋內縫製嬰兒的小衣服。

第26集

東單飛機場早就完工的訊息有好幾天了,嚴振聲一直沒回家,林翠卿苦思冥想,最終焦點落在春花身上,她覺察出二人還沒斷了情意,可院裡的這幫人她問誰誰都說不知道春花住在哪兒。雞賊的郭秉聰透過話來,說想吃白面了,他知道林翠卿囤積了二十多袋的白面。林把西耳房存糧房間的鑰匙交給寶翔,跟秉聰說“聽清楚了,見不著老爺本人我可要把白面收回來。”林翠卿坐著帶棉棚的洋車,祿山拉著她朝珠市口南的貧民居住區趕著,郭秉聰在一旁腿兒著。到了地方,林看著大雜院兒的破門樓,撇著嘴說著難聽話。

第27集

春花肚子漸漸大了,嚴振聲為照顧春花一直住在俞家。林翠卿突然病得厲害,秀媽和祿山趕緊去請嚴振聲回家,急匆匆進了屋,這才發現是林翠卿為了見他撒的謊。小黑子在跨院布置他和寶鳳的新房,他挖開地下的磚往裡面藏錢,被買紙燈籠回來的寶鳳撞上,她問他哪兒來的這么多的錢,小黑子說祖上傳給我的,整整五千塊,寶鳳說我成闊太太了。小黑子在集市上碰見劫佟麻子時拜過的大哥海淀豬頭飄。這大哥說要黑子跟他一起撈一把更大的,且現在亂得很,沒跑成的有錢人都怕死。小黑子說他馬上要娶媳婦了,不想再幹了。

第28集

嚴振聲被團長抽了耳光,林見丈夫挨打,她衝上前與團長“撕扯”,團長掏出槍說:“我以破壞治安罪就地處決了你。”嚴死死拉住妻子說:“翠卿,咱走吧,錢咱不要啦。”望著鼻青臉腫的嚴,春花拿出自己的所有積蓄交給嚴,嚴說,買賣撐不下去,你這點錢夠乾什麼用的。寶鳳看東家走投無路了,偷偷告訴林翠卿小黑子有五千大洋的積蓄。林翠卿帶著寶鳳找到小黑子說起沁芳居的狀況,她要向小黑子借錢經營,以扭轉沁芳居的局面。

第29集

春花臨盆,接生婆忙了大半天,孩子也生不下來。林翠卿急了,說馬上送醫院,請醫生上門怕是來不及了。祿山拉上春花往東單跑,一行人正巧與一支隊伍相遇,嚴讓祿山“躲著”他們靠邊走,不巧祿山的車過一個坑時被顛翻了,嚴掀開車簾抱出生命垂危的春花。一解放軍遇此情況當即叫住一輛吉普車,上面走下的大個子首長二話沒說,讓戰士們幫忙將春花抬上車,嚴和林也上了車,祿山帶路。

第30集

吳友義知道小黑子把錢都借給嚴家後,一直攛掇小黑子逼林翠卿還錢。入夜,祿山拉著嚴振聲剛到嚴家門口,被打了一悶棍,醒來後匆匆向林稟報,說嚴振聲被一個蒙面人綁了,綁票的留下一封信,三天之內讓主家湊足五千塊現大洋贖人,不然就撕票。林翠卿要秉惠將此事告訴福子,春花說一定要謹慎行事,北平城裡仍然很亂,散兵游勇與黑惡勢力混雜其中,萬一走漏訊息他們就會撕票。

第31集

嚴振聲、嚴寬父子二人到浴池洗完了澡,靠在鋪位上邊吃邊聊。嚴寬向父親說起自己怎樣到的冀中,又如何在鬼子的掃蕩中僥倖逃生,聽說要北上打內戰,他從國民黨部隊中逃走,摔折了一條腿,後隱姓埋名給地主扛長活熬到今天。 嚴振聲發現兒子一改青少年時期的懦弱,言行中帶有一种放盪不羈的勁頭。嚴振聲支支吾吾,欲告訴嚴寬秉惠和馮大福的事。

第32集

嚴寬得知秉惠已改嫁馮大福,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回到嚴家,嚴寬狠狠打了福子一個耳光。郭秉聰斥責嚴寬,嚴寬讓郭住嘴說:“馮大福,我走的時候,把我媳婦託付給你,沒想到我一回來,她卻成了你媳婦了。”嚴寬讓福子帶上老婆孩子從嚴家滾出去。林翠卿說,嚴鶴年是你嚴寬的親兒子,也是我的親孫子,誰走都行,鶴年不能走。老嚴說,這個事情要慢慢商量,不能意氣用事。林翠卿責怪老嚴當初做主讓兒媳婦改嫁。一家人吵得不可開交。

第33集

秉惠在屋外聽到嚴寬、嚴振聲、林翠卿爭吵不休,她走進屋伺候嚴寬穿衣,跟嚴振聲說她會去沁芳居的作坊幹活,把孩子托給秀媽帶,她不要工錢,只要能養活嚴寬少爺,讓她乾什麼都成。祿山匆匆跑進前院,說解放軍包圍了佟家大宅。春花挺著大肚子往外走,她讓寶翔把那根打狗的鎬把拿上,林拉住春花不讓她去,說是怕動了胎氣。

第34集

春花生了個胖兒子,俞老爺子抱著自己的孫子樂開了懷,全家人為俞姓添丁擺酒慶賀。老嚴和親爹為新生兒的名字爭論著,最終決定,戶口登記的名字叫俞宗,平常家人叫他嚴宗。席間林翠卿的手突然不聽使喚,端著的酒杯拿不住掉在桌上,她說近來骨頭老疼,自己沒當回事,今天卻疼得拿不住東西了。原來林翠卿類風濕性關節炎又犯了,臥床不起,春花和寶鳳輪流守候照顧著她。

第35集

嚴振聲再次到政府工作組談婚姻情況,回到家告訴秀媽和寶翔,雖然已跟林翠卿離婚,但永遠都是一家人,而且這件事對嚴寬必須守口如瓶。寶翔、祿山、寶鳳和秀媽在跨院裡談論著前院的“變故”,寶翔嘆太太可憐。跨院裡大伙兒談論間郭秉聰和高祿山吵了起來,寶翔不小心說漏嘴,說老爺跟太太已然離婚了。嚴寬恰好路過跨院小屋聽見這事,立馬去找肖主任,回到嚴家告訴林翠卿,嚴振聲已跟她離婚了,林翠卿痛苦不堪。

第36集

嚴振聲去找牧春花,春花說他必須去北屋陪翠卿姐住。到了北屋,林翠卿冷嘲熱諷,把嚴振聲轟了出門,讓寶翔把被臥拿來,晚上在外屋兒搭個桌子睡。嚴振聲拍了拍寶翔的肩膀,用眼神“叮囑”他要照顧好林翠卿。隨即轉身走出北屋。當晚嚴振聲只能在俞老爺子屋裡歇了。俞老爺子說,“割了就得讓,舍了就得放,對翠卿你得讓著她,將就著她才是。”嚴振聲請他放心,瞅著翠卿的樣子,他心裡就堵得慌。她越是這樣兒,嚴振聲就越是要加倍地對翠卿好。

第37集

林翠卿突然上吐下瀉,一家人在醫院守候著病入膏肓的林翠卿,寶翔發現原來林翠卿把送來的吃的都扔了,春花說林翠卿這是不想活了。嚴振聲難過不已。春花遍訪京城名醫,終於找到了一位老中醫,嚴振聲寸步不離照顧林翠卿,林翠卿逐漸轉危為安。郭秉聰得知老嚴和林翠卿已“離了”,他甩閒話說嚴振聲不仁不義、喜新厭舊。嚴振聲卻三緘其口。林翠卿終於回到芝麻胡同,寶翔為林翠卿準備了一桌盛宴,這些菜餚都是寶翔的拿手絕活,是他祖上保留下來的御膳真傳。

參考資料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何冰嚴振聲
王鷗牧春花
劉蓓林翠卿
馮文娟寶鳳
侯煜小黑子
海一天吳友仁
畢彥君俞老爺子
方子哥牧老爺子
錢波孔老痴
毛樂郭秉聰
遲嘉嚴寬
喬大韋寶翔
王放馮大福
白瀾郭秉惠
周征波高祿山
趙倩秀媽
張潤杏兒
蔣欣奇嚴謝
蘇豪馮鶴年
劉恩佳辛紅
苗亮張副官
馬維福李先生
段宇華豬頭飄
楚建富侯三
翟小興吳友義
杜旭東佟大麻子
張光北國軍團長
高玉慶臭三
郭虹肖主任
馬詩紅丁團長
常戎俞老大
田玲馬嫂
李博文吳援朝
權迪諾嚴宗
王韻雅寶翠翠
張鈿悅高秋麗
周燕燕三姨太

職員表

出品人曹華益、陳穎、李春良、王建軍、高韻斐、龔宇、郭忠、周泳、劉麗萍
監製王珏、陳雨人、王曉暉、陳瀟、楊蓓、徐佳、向培鳳、許蕾、李俊傑、朱禮慶、任劍偉、陳筱偉、白鋼、史軍
導演劉家成
編劇劉雁
攝影趙世亮、劉洋
配樂王黎光
美術設計王紹林
動作指導李日助
服裝設計段曉麗
燈光王榮召
錄音王玉良
場記許陶
發行陳筱偉、王海霏、呂雪

參考資料

角色介紹

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
嚴振聲 演員何冰
“沁芳居”東家,帶著小黑子、孔老痴、馮大福等夥計經營著傳統醬菜鋪,作為一名商人的嚴振聲誠實守信、品質經營,骨子裡透著老北京人的局氣與仗義。但一場意外,打破了嚴振聲和妻子林翠卿安穩的小日子。
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
牧春花 演員王鷗
牧老爺子的女兒,而因緣際會下結識了嚴家人。對情感的執著、對父親牧老爺子的孝順、對惡勢力的不妥協,讓她與芝麻胡同結下了緣分。從此,她與嚴振聲、林翠卿三人命運相綁,風雨共擔。
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
林翠卿 演員劉蓓
嚴振聲的妻子。她說一不二,個性直爽,生活中喜歡海派流行歌曲,仔細入微處處講究,而在對待丈夫和為人妻子方面,她則十分傳統。
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
寶鳳 演員馮文娟
芝麻胡同常住居民。出身旗人,從小穿金戴銀養尊處優,卻不幸“落了排”被賣到嚴家作下人吃糠咽菜。寶鳳在這宅院之中生活,雖有些蠢蠢欲動的小心思但純真不壞,經歷世事的滄桑巨變仍和嚴家人一起互相扶持,風雨同舟。
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
俞老爺子 演員畢彥君
嚴振聲的親生父親。俞老爺子折了嚴家的鏢,因嚴家無後,便將嚴振聲過繼立嗣承祧。嚴振聲為了拿到上好的黃豆,請走鏢的俞老大幫忙跟著出門,半路遇到歹人丟了性命,俞家斷了香火。俞老爺子因此要求嚴振聲兼祧,再娶一房,給俞家留後。
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
吳友仁 演員海一天
國民黨上校軍官。吳友仁並不能說是單純的壞人,他看上漂亮的牧春花,還想強行占有她,這的確是地痞流氓會做的事,可同時他又是個軍官,和日本人屬於對立關係,在大事上吳友仁不會含糊,所以他應該算是個亦正亦邪的人。
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
郭秉聰 演員毛樂
郭秉惠的哥哥,與嚴振聲是親戚。郭秉聰原本和嚴振聲一樣,是一家醬菜園的掌柜,奈何經營不善導致醬菜園倒閉,從此成了一個遊手好閒的主兒,不僅時長被下人們看不起,連親妹妹也是一臉嫌棄。

參考資料 . . . . .

音樂原聲

曲名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芝麻人生》冀楚忱王黎光丁曉君主題曲

幕後花絮

•劇組在展現老北京天橋雜耍的一場戲中,諸如耍中幡、抖空竹、硬氣功等表演者都是邀請的老手藝人出演,其中更不乏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

•為創作該劇,編劇不僅走訪了身邊的老北京人,而且深入到一線醬菜廠了解整套製作工藝。

播出信息

基本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平台
2019年2月22日北京衛視
2019年2月22日東方衛視

收視情況

/北京衛視CSM55城收視東方衛視CSM55城收視
日期收視率收視份額排名收視率收視份額排名
2019.2.220.8933.0910.4311.496
2019.2.230.8822.9910.3961.347
2019.2.240.9893.3520.441.496
2019.2.251.1123.9120.4481.586
2019.2.261.1443.9920.4731.655
2019.2.271.139420.5752.025
2019.2.281.1614.1420.6932.474
2019.3.11.2134.1810.7922.733
2019.3.21.1514.1310.863.073
2019.3.31.1974.2120.9543.353
2019.3.41.2624.5221.0113.613
2019.3.51.2764.4611.0193.543
2019.3.61.394.9311.0413.693
2019.3.71.3694.8311.0033.533
2019.3.81.3574.8611.10242
2019.3.91.5385.281---
2019.3.101.4915.1611.2174.192
2019.3.111.5135.4711.1274.073
2019.3.121.4865.3411.1474.114
2019.3.131.4815.2811.0913.884

劇集評價

《芝麻胡同》流暢的劇情、純正的京腔京韻和京味兒十足的民俗風物抓住了觀眾的心,劇中老北京百姓有里有面、有滋有味的百態人生讓觀眾看得過癮,原汁原味還原了“胡同”、“四合院”的生活點滴。不論是嚴振聲、林翠卿夫妻間插科打諢的日常,還是應對家裡家外的人情世故,都透著老北京人的幽默、智慧和講究。該劇不僅描述了主角嚴振聲的人生變化,也運用了更多筆墨刻畫百態群像,由點及面的鋪展,多角度展現了人情百態的萬象眾生。劇中很多北京俚語、醬菜鋪行話聽起來也很有味道,在這濃濃的京味兒中,觀眾不知不覺隨著芝麻胡同里的這一家人踏進了幾十年的歲月風雲。 (《北京晚報》評)

《芝麻胡同》劇名樸素,可一條胡同載得動浮世人生,一粒芝麻也看得見生死榮枯,該劇由醬菜見生活,與觀眾聊聊人生況味。劇中故事不再是一城一時一群人的生活印跡,而是一代代人默認遵循的傳統之理——芝麻小事堆成了人生,百般滋味間情義無價。劇中,嚴振聲周轉不靈時,他寧可典當祖傳的御賜老物件,也不願跟老主顧催賬,那是對濃郁人情社會的尊重。 (《文匯報》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