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譜[中國傳統藝術-臉譜]

臉譜[中國傳統藝術-臉譜]

臉譜是指中國傳統戲劇里男演員臉部的彩色化妝。這種臉部化妝主要用於淨(花臉)和醜(小丑)。它在形式、色彩和類型上有一定的格式。內行的觀眾從臉譜上就可以分辨出這個角色是英雄還是壞人,聰明還是愚蠢,受人愛戴還是使人厭惡。京劇那迷人的臉譜在中國戲劇無數臉部化妝中占有特殊的地位。京劇臉譜以“象徵性”和“誇張性”著稱。它通過運用誇張和變形的圖形來展示角色的性格特徵。眼睛,額頭和兩頰通常被畫成蝙蝠,蝴蝶或燕子的翅膀狀,再加上誇張的嘴和鼻子,製造出所需的臉部效果。

基本信息

臉譜概述

臉譜臉譜

臉譜是指中國傳統戲劇里男演員臉部的彩色化妝。這種臉部化妝主要用於淨(花臉)和醜(小丑)。它在形式、色彩和類型上有一定的格式。內行的觀眾從臉譜上就可以分辨出這個角色是英雄還是壞人,聰明還是愚蠢,受人愛戴還是使人厭惡。京劇那迷人的臉譜在中國戲劇無數臉部化妝中占有特殊的地位。京劇臉譜以“象徵性”和“誇張性”著稱。它通過運用誇張和變形的圖形來展示角色的性格特徵。眼睛,額頭和兩頰通常被畫成蝙蝠,蝴蝶或燕子的翅膀狀,再加上誇張的嘴和鼻子,製造出所需的臉部效果。
一種在演員面部用重彩勾畫出寓意或象形圖案來展示人物性格特徵的化妝。多用於歷史、神話或幻想型人物的造型,這些臉譜在不同的劇目、不同的劇種中往往具有相同或相似的譜式。印度、義大利、印度尼西亞、日本的古代戲劇演出中都使用了臉譜。中國傳統戲曲使用臉譜較多而且形式精美,成為世界戲劇中獨具程式的臉譜藝術。話劇、歌劇、舞劇中也偶而有按類型劃分,而又為眾多劇目通用的臉譜出現,如歐美各國戲劇演出中的糜菲斯特(魔鬼)、木偶人、玩具兵、流浪小丑、惡奴、蠢奴、白臉小丑、巫婆以及性格化了的動物或幻想型的形象等。臉譜有別於舞台化妝的另一種型式──面具,它比面具更靈活自如,便於使表情肌的活動與面部圖案相結合以表現角色的性格。

臉譜特點

臉譜臉譜

臉譜的主要特點有以下三點:一、與醜的矛盾統一;二、與角色的性格關係密切;三、其圖案是程式化的。

臉譜對於不同的行當,情況不一。“生”、“旦”面部化妝簡單,略施脂粉,叫“俊扮”、“素麵”、“潔面”。而“淨行”與“醜行”面部繪畫比較複雜,特別是淨,都是重施油彩的,圖案複雜,因此稱"花臉"。戲曲中的臉譜,主要指淨的面部繪畫。

中國京劇臉譜藝術是廣大戲曲愛好者的非常喜愛的藝術門類,在國內外流行的範圍相當廣泛,已經被大家公認為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標識。

臉譜來源於舞台,大家在有些大型建築物,商品的包裝,各種瓷器上以及人們穿的衣服上都能看到風格迥異的臉譜形象。這遠遠超出了舞台套用的範圍,足見臉譜藝術在人們心目中所占據的地位,說明臉譜具有很強的生命力。許多國際友人、國內的有識之士出於對中國戲曲臉譜的好奇與喜愛,都在探索臉譜的奧秘。

臉譜類別

臉譜臉譜
大家看到的臉譜大致可以歸納為兩大類,一類是工藝美術性臉譜。這類臉譜是作者根據自己的思維想像,在石膏

材質的臉形上,用繪畫,編織,刺繡等手法製作出形態各異,色彩圖案變化多樣的臉譜製品,這類臉譜具有一定的觀賞價值!另一類是舞台實用臉譜。這類臉譜是根據劇情和劇中人物的需要,演員用誇張的手法在臉上勾畫出不同顏色,不同圖案和紋樣的臉譜。

舞台是藝術性的,而舞台上的藝術終究要走向生活的,即我們說的工藝美術臉譜。工藝美術性臉譜在日常生活中得到廣泛而豐富的套用,主要有以下幾種形式:壁掛、錦盒、鏡框、泥塑、臉譜字畫類等。

臉譜起源

臉譜臉譜

關於舞台臉譜的起源有幾種說法,一種是源於我國南北朝北齊,興盛於唐代的歌舞戲,也叫大面或代面,是為了歌頌蘭陵王的戰功和美德而做的男子獨物,說的是蘭陵王高長恭,勇猛善戰,貌若婦人,每次出戰,均戴兇猛假面,屢屢得勝。人們為了歌頌蘭陵王創造了男子獨舞,也帶面具。戲曲演員在舞台上勾畫臉譜是用來助增所扮演人物的性格特點,相貌特徵,身份地位,實現豐富的舞台色彩,美化舞台的效果,舞台臉譜是人們頭腦中理念與觀感的諧和統一。

根據史料記載,臉譜由唐代樂舞中所載面具和參軍戲的塗面逐漸演變而來。中國戲曲臉譜:“它胚胎於上古的圖騰,濫觴於春秋的儺祭,孳乳為
,發展為宋、元的‘塗面’,形成為明、清的臉譜。”

這樣隨著歷史的演變,經過歷代戲曲演員的長期實踐,戲曲表演藝術家逐步將各種人物所畫花臉的圖案加以完善,歸納分類行成譜式,畫出五顏六色的圖案,每人一譜。雖然“花”但是有“譜”,這就是戲曲臉譜的形成。

京劇臉譜是在十八世紀末和十九世紀初京劇形成後,逐漸形成的。京劇臉譜在形成過程中吸取了很多地方戲曲劇種的臉譜。借鑑了徽、漢、昆、秦、各劇種經驗。京劇臉譜也是至今戲曲舞台上臉譜最多、最完整的臉譜體系。

臉譜介紹

臉譜臉譜

紅色臉象徵忠義、耿直、有血性,如:“三國戲”里的關羽、 《斬經堂》里的吳漢。
其他:有諷刺意義,表示假好人。
關羽(紅整臉)

黑色臉既表現性格嚴肅,不苟言笑,如“包公戲”里的包拯;又象徵威武有力、粗魯豪爽,如:“三國戲”里的

張飛,“水滸戲”里的李逵,“楊排風”中的焦贊。
其他:表示陰陽中的陰,用於鬼魂。膚色較黑或面貌醜陋。

張飛(黑十字門蝴蝶臉)

白色臉表現奸詐多疑,如:“三國戲”里的曹操、《打嚴嵩》中的嚴嵩。

曹操(白整臉)

藍色臉表現性格剛直,桀傲不馴,如: 《上天台》中的馬武《連環套》里的竇爾墩。

竇爾墩(藍花三塊瓦臉)

紫色臉表現肅穆、穩重,富有正義感,如: 《二進宮》中的徐延昭, 《魚腸劍》中的專諸。
其他:面色不好,醜陋。

張郃(紫三塊瓦臉)

金色臉象徵威武莊嚴,表現神仙一類角色。如: 《鬧天宮》里的如來佛、二郎神。

大鵬(金色象形臉

綠色臉勇猛,莽撞。如: 《白水灘》里的徐世英
其他:綠林好漢。

黃色:一般表現性格猛烈。如《南陽天》中的廉頗。
褐色和粉紅色:表現比較正直的老人。
金、銀色:用於佛祖和神仙一類人物,如如來佛、二郎神。有時也用於一些比較有法力的精怪。


淨角紫色臉:紫色介於黑紅兩色之間,剛正威嚴的人物和忠義厚道的人物常用紫色臉。如《魚腸劍》中的專諸, 《武科場》中的常遇春, 《大保國》中的徐延昭,有些人物在小說或者民間口頭文學中描述為紫臉膛,因而使用紫色臉,如 《惡虎村》中的濮天雕《招賢鎮》中的費德功, 《戰長沙》中的魏延。有的人物用紫色臉是為了與同台的其他角色區別,如 《百壽圖》中的北斗星是相對於老生的南斗星,顯得威武,而 《柴桑口》中的龐統用紫色臉膛是表示其相貌醜陋。
淨角粉紅臉:粉紅色臉一般象徵年邁的紅臉人物,如《取洛陽》中的蘇獻, 《盤河戰》中的袁紹, 《四傑村》中的花振芳等。
淨角綠色臉:綠色臉一般寓意為勇猛暴躁,與黑色臉有相近之用意,有些占山為王的草寇類人物使用綠色臉。如《白水灘》中的青面虎, 《慶頂珠》中的倪榮, 《失子驚瘋》中的金眼豹, 《響馬傳》中的程咬金等。
淨角藍色臉:藍色一般表示剛強陰險,在臉譜中藍色與綠色的寓意相近,都是黑色的延伸,表示性格剛強的人物,如《取洛陽》中的馬武,表示人物陰險性格的如《薛家窩》中的謝虎, 《劍鋒山》中的焦振遠, 《連環套》中的竇爾敦等。
淨角黃色臉:黃色臉寓意人物驍勇剽悍或凶暴殘忍,如《車輪戰》中的宇文成都,《洞庭湖》中的楊么,表示人物凶暴殘忍性格的如《魚腸劍》中的姬僚《戰宛城》中的典韋等。

淨角金銀色臉:金銀兩色在神怪臉譜中套用較為廣泛,顯示神仙的面現金光,鬼怪的青面獠牙,如《安天會》、

《無底洞》、《蟠桃會》中的楊戩(二郎神), 《紅梅山》中的金錢豹, 《攻潼關》中的金咤均勾金色臉,《攻潼關》中的木咤勾銀色臉。有的將官為表示英勇無敵也用金色,用來助增臉譜的威儀,如《挑滑車》中的金兀朮,《四平山》的李元霸,說到神怪臉譜,這裡應該強調說明,前輩著名演員都反對把神怪臉譜勾畫的稀奇古怪或陰森恐怖,不贊成把蛇蠍蜈蚣真實地畫在臉上,更反對把骷髏等陰森形狀畫在臉譜里,他們認為這不但有損於舞台美的藝術原則,也使人看了膽戰心驚,有害於舞台表演,是一種淺顯的、藝術造詣不高的作法,雖然是神怪臉譜,也應該與人面相近。
淨角瓦灰色臉和赭色臉:瓦灰色與藍色在臉譜套用中意義相近,瓦灰色臉如《蘆花河》中的烏里黑,赭色與紫色的意義相近,如《彩樓配》中的月下老人、《鐵籠山》的迷當。
淨角淡青色臉:淡青色介於藍綠色之間的用意,如《臥牛山》《單刀會》中的周倉勾淡青色腦門,周倉在《青石山》中用金色腦門,表示其死後成神。

“臉譜”是指中國傳統戲劇里男演員臉部的彩色化妝。這種臉部化妝主要用於淨(花臉)和醜(小丑)。它在形式、色彩和類型上有一定的格式。內行的觀眾從臉譜上就可以分辨出這個角色是英雄還是壞人,聰明還是愚蠢,受人愛戴還是使人厭惡。京劇那迷人的臉譜在中國戲劇無數臉部化妝中占有特殊的地位。京劇臉譜以“象徵性”和“誇張性”著稱。它通過運用誇張和變形的圖形來展示角色的性格特徵。眼睛,額頭和兩頰通常被畫成蝙蝠,蝴蝶或燕子的翅膀狀,再加上誇張的嘴和鼻子,製造出所需的臉部效果。

臉譜歷史

臉譜臉譜

臉譜的產生有悠久的歷史。臉譜起源於面具,臉譜將圖形直接畫在臉上,而面具把圖形畫在或鑄在別的東西上面後再戴在臉上,在中國的古代,祭祀活動中有巫舞儺舞,舞者常帶面具。在四川成都以北,古蜀遺址"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中,有幾十個青銅面具,是距今4000年前的古蜀王魚鳧舉行祭祀禮儀的用品。北齊蘭陵王長恭,性情勇猛武功高強,但相貌俊美像個女子,他打仗時就帶上面具,以助其威。唐代歌舞《蘭陵王入陣曲》里,扮演蘭陵王的演員就要帶上面具。這可能就是戲劇中臉譜的起源。

臉譜記載

臉譜臉譜

古代的面具上具有簡單的符號,“觀念符號”和"“表情符號”,用來表達某種特定的觀念或表情。到了戲裡,這些符號就直接畫在臉上,表達更為複雜豐富的觀念和表情。唐代就有"塗面"的記載,孟郊在《弦歌行》里寫道:"驅攤擊鼓吹長笛,瘦鬼染面惟齒白",即表明了用染塗臉面表現鬼神的形象。宋代徐夢莘《三朝北門會編》的"清康中秩"第六卷記載了宋徽宗的兩個佞臣以"粉墨做優戲",口出市井浮言穢語,蠱惑皇上。宋代"塗面"分"潔面"和"表面"兩類,花面也很簡單。畫了個白鼻子、紅眼圈,目的"務在滑稽"。因為宋代雜劇中,科諢占了很大比例。元代雜劇盛行,在《大行散樂忠都秀在此做場》的大幅壁畫中,出現了元雜劇正面人物中的"整臉"的譜式,突破了過去副淨那種白底黑線的基本格調,帶有某種性格的色彩。

明代已經是由崑劇演出的傳奇劇的天下,表演豐富,行當分工精細,淨分正淨(大面)、副淨(二面)和醜(三

面)。淨醜都畫臉譜,每個角色又有一個專譜。其底色多是根據說唱文學中的描繪或演員自己的想像設計的。如關羽的底色是紅的,包公的是黑的。其基本譜式是誇張的眉眼部分。明代人留髮,臉譜畫在額以下,清代人留辮子,頭剃到腦門以上,臉譜也畫到了腦門以上。圖案比例也發生了變化。與明代相比,臉譜有繁有簡,底色一樣。清代中葉,地方戲興起,淨醜的臉譜每一地方差別很大,有明顯的地方特徵和民間藝術氣息,各種地方戲約有300多個劇種,大多在18世紀以後興起。地方戲的繁盛,使得劇目題材人物角色不斷增多,行當分工更細。淨行除了正淨副淨外,又加了武淨。色彩增加了藍、綠、黃、灰、橙。

臉譜分類

臉譜臉譜

臉譜根據描繪著色方式,分為:揉,勾,抹,破四種基本類型。
揉臉:凝重威武,整色為主,加重五官紋理加以實現。是十分古老的臉譜形式。
勾臉:色彩絢麗,圖案豐富,複雜美麗,五彩繽紛,有的還貼金敷銀,華麗無比。
抹臉:淺色為多,以為塗粉於面,不以真面目示人,突出奸詐壞人之性。
破臉:不對稱臉,左右不一,形容面貌醜陋或意比反面角色。

根據臉譜的圖案排列,又把臉譜分為以下四種:
整臉:最原始的臉譜形式,利用雙眉把臉分為額和面兩個部分的臉譜。
三塊瓦臉:在整臉的基礎上再利用口鼻把面部分為左右的臉譜。
花三塊瓦臉:把三塊瓦臉的分界邊緣藝術化,加上各式圖案的臉譜。
碎臉:三塊瓦臉的變種,其分界邊緣花形極大,破壞了原有的輪廓。

之後,在這四種臉譜的基礎上,不斷發展,形成以下幾種更加豐富的臉譜:

十字門臉:由三塊瓦臉發展出來,特點是 將三色縮小為一個色條, 從月亮門一直勾到鼻頭以下,用這色條象徵人物性格。 主色條和眼窩構成一個“十”字,故名“十 字門臉”,又分“花十字門”、“老十字門”。
六分臉: 特點是將腦門的主色縮為一個色條,誇大眉形,白眉形占十分之四,主色占十分之六。“六分臉”也稱“老臉”。
歪臉:主要用來誇張幫凶打手們的五官不正, 相貌醜陋, 特點是勾法不對稱, 給人以歪斜之感。
僧臉:“僧臉”又名“和尚臉”。特徵是腰子眼窩 花鼻窩 花嘴岔,腦門勾一個舍利珠圓光或九個點,表示佛門受戒。
太監臉:專用來表現擅權害人的宦官 ,色彩只有紅白兩種 ,形式近似“ 整臉 ”與“ 三塊瓦臉 ”, 只是誇張太監的特點;腦門勾個圓光,以示其閹割淨身,自詡為佛門弟子。 腦門和兩頰的胖紋,表現出養尊處優 腦滿腸肥的神態。
元寶臉:腦門和臉膛的色彩不一,其形如元寶,故稱“元寶臉”。分“ 普通元寶臉 ”、“倒元寶臉”、“花元寶臉” 三種。
象形臉:一般用於神話戲,構圖和色彩均從每個精靈神怪的形象特徵出發, 無固定譜式。畫法要似像非像,不可過於寫實,講究“意到筆不到”,貴在 “傳神”,讓觀眾一目了然,一看便知道何種神怪所化。
神仙臉:由“整臉” “三塊瓦”發展而來,都用來表現神、佛的面貌 ,構圖 取法佛像。主要用金、銀色,或在輔色中添勾金、銀色線條和塗色塊,以示神聖威嚴。
丑角臉:又名“三花臉”或“小花臉”,特點是在鼻樑中心抹一個白色“豆腐塊”, 用漫畫的手法表現人物的喜劇特徵。
小妖臉:“小妖臉”表現的是神話戲中的天將 小妖等角色。這兩種臉譜又名“隨意臉”。
英雄臉:“英雄臉” 不是指傑出人物的臉,而是指扮演拳棒教師和參與武打的打手的臉。

臉譜圖案

臉譜臉譜

臉譜圖案非常豐富,大體上分為額頭圖,型圖,眶圖,窩圖,叉圖,嘴下圖。每個部位的圖案變化多端,有規律而無定論,如:包拯黑額頭有一白月牙,表示清正廉潔。孟良額頭有一紅葫蘆,示意此人愛好喝酒。聞仲,楊戩畫有三眼,來源於古典傳說。巨靈,煞神,金錢豹有多張臉,突出其神鬼妖特色。楊七朗額頭有一繁體“虎”字,顯示其勇猛無敵。趙匡胤的龍眉表示為真龍天子。雷公臉譜中有一雷電紋。姜維額頭畫有陰陽圖,表示神機妙算。夏侯敦眼眶受過箭傷,故畫上紅點表示。竇爾墩,典威等人的臉譜上有其最擅長的兵器圖案。王延章頭畫蛤蟆,表示是水獸轉世。趙公明面畫金錢,表示自己是財神爺。北斗星君畫七星圖於額上。

臉譜作用

臉譜臉譜

臉譜的作用,除表示性格外,還可暗示角色的各種情況,如項羽的雙眼畫成"哭相",暗示他的悲劇性結局,包公皺眉暗示他苦思操心,孫悟空猴形臉暗示他本是猴子。另一作用是"距離化",拉開戲與觀眾的心理距離。臉上的圖畫使觀眾分辨不清演員的本來面目,並且與生活中的真實人物相貌很不一樣,像帶著假面具。這使得觀眾不容易"入戲",避免產生幻覺,而是專心於審美和欣賞。另外,"大花臉"與"俊扮"同時上場,形成鮮明對比,更突出了生、旦的俊美之相和淨醜的怪誕之容。同時,臉譜的濃重、鮮明的油彩和多樣的圖案,再配上淨行"吼叫式"的粗獷聲腔,形成強烈藝術刺激,對觀眾起到興奮、宣洩和震動作用。

臉譜不是絕對固定的,由於上演的劇目、角色的年齡、演員的臉形不同而略有差別。除此之外,演員畫臉譜演出時,還有一個原則,即同時在場的諸角色,其臉譜特別是基調色彩不能"犯重",如《長坂坡》中曹營八將同時上場,除張遼不勾臉外,其餘七人須一人一色,不能相同。這樣的目的是用不同的顏色搭配以求美觀,同時要讓遠距離的觀眾不致混淆角色。淨行的臉譜最為豐富複雜。楚霸王的京劇臉譜被稱為"無雙臉",為楚霸王專用。相傳楚霸王是個美男子,但因他殺人無數、性情凶暴,畫成花臉;又因他是個悲劇人物,雙眼處畫兩大塊向下斜掉的黑影,明顯的是副哭喪臉。項羽的臉譜底色是大白,這種色調錶示奸詐、殘忍。在人們的印象里,項羽是血性男兒,尤其是霸王別姬,充分顯示出深厚的感情,令人難忘,但其面部只有黑白二色,並無紅色。這種情況表明臉譜中還有許多問題值得研究探討。
中國臉譜網http://www.lianpu.com.cn/
北京泥塑京劇臉譜淺談

臉譜由來

臉譜臉譜

臉譜的發展跟中國戲曲的發展是不可分隔的。起源於歷史上的“代面”。據《舊唐書》記載,大約在南北朝

期,就有“代面”即“假面歌舞”的出現,這應是臉譜的鼻祖。貴州的“儺戲”面具就是臉譜的活化石。隨著戲曲的發展,戴面具演出時不利於演員面部表演,藝人們直接用顏料在面部勾畫、化妝,就逐漸形成臉譜。
臉譜是中國傳統戲曲中用各種顏色在演員面部所勾畫行成的特殊譜式圖案。淨、醜是採用臉譜作為面部化妝的主要角色,部分生、旦角色也使用臉譜。臉譜是用來表明戲中人物的面容,性格特徵,以豐富舞台美術色彩,強化演出效果。臉譜是種象性美術創作,是舞台美術整體中的固有組成部分。臉譜是把由思想構成的眉目口鼻花紋和臉膛顏色組織起來,塗畫在演員臉上以使人產生美觀感知的圖案。臉譜是隨戲的形成而產生的。各種人物大部分都有自己特定的譜式和色彩,臉譜藉以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徵,具有“寓褒貶,別善惡”的藝術功能,使觀眾能觀其外表、知其心胸。

京劇臉譜的形成

臉譜臉譜

京劇臉譜是在十八世紀末和十九世紀初京劇形成後,逐漸形成的。京劇臉譜在形成過程中吸取了很多地方戲曲劇

種的臉譜。在地方戲曲臉譜基礎上加以取優廢劣。經過幾代著名演員和戲曲藝術家的不斷探索研究、改革,形成現在的京劇臉譜。京劇臉譜也是至今戲曲舞台上臉譜最多、最完整的臉譜體系。

京劇臉譜是中國傳統臉譜大系中的分支,有臉譜通性及其本身特性。京劇臉譜借鑑了徽、漢、昆、秦、各劇種經驗。從一開始就具有較完整的系統性,臉譜是中國傳統戲曲全部舞台藝術的固有組成部分,離開舞台和戲中的人物,臉譜也就失去其根本意義。

戲中淨、醜勾臉與生角抹彩、旦角拍粉是性質相同的面部化妝手段。須與行頭,切末面具等人物風格諧調,並與唱、念、做、打、翻等表演形式協調,因此演戲是前後台戲曲藝術工作的集成。一個臉譜的譜式,一齣戲中臉譜的配合,均須涵蘊於這個整體舞台藝術之中,這就是臉譜藝術的整體性。

京劇臉譜色彩常識

京劇臉譜是戲曲臉譜中用色最多的劇種,所謂臉譜色彩是指臉膛的主要色彩而言,有紅、紫、黑、白、藍、綠、

黃、粉紅、褐、赭、金、銀等色,各具秒用,以豐富想像和誇張的手法,突出劇目中複雜的人物形象,出現於舞台上。

京劇臉譜著重在形、神、意等方面,表現多種人物忠、奸、善、惡寓意褒貶、愛憎分明,而且著色變化有致,勾繪精巧,富有圖案美,具有鮮明的思想性和藝術性。是對戲中人物膚色誇張的描繪,是對戲中人物性格的誇張。臉譜上的面紋常用有其它色彩,有烘托主色的作用。一般來說,紅色的代表忠勇、正直;黑色的代表勇猛、直爽;白色代表奸詐、狠毒、陰險;油白色代表自負、跋扈;藍色的代表剛強、驍勇;綠色的代表頑強、俠義;黃色的代表凶暴、沉著;灰色的代表老年梟雄;紫色的代表智勇剛義、剛正威嚴;金銀色代表神、佛、鬼怪、精靈。

京劇臉譜用色也不是絕對的,有靈活性。如:紅色在表現三國戲中人物關羽時,代表其赤膽忠心。但在《法門寺》中太監劉瑾雖為紅色臉是代表其養尊處優,權壓朝臣;如: 《水滸》戲中人物晁蓋雖是“黃色三塊瓦臉”在

這裡就不是代表其凶暴、沉著,而是代表其面部膚色發黃,印堂勾畫一個橢圓紅光,一看就知是位堂堂正正起義的老英雄;如: 《八大錘》中的金兀朮用的金色,並非是神仙、精靈,而是代表其姓金。這個臉譜完全是《望文生義》的解釋,不能說明這個臉譜的真實意義。

北京泥塑京劇臉譜

北京泥塑彩繪臉譜起源於清代末期。究竟是誰把京劇舞台上的臉譜變成了泥塑彩繪臉譜的呢?人們說法不一。比較流行的說法是“花臉桂子”。在北京泥塑臉譜發展史上,流傳著這么一個故事。相傳清光緒二十五年(1894年)前後,住在北京西城的一位姓桂的旗人,此人能詩善畫,也是一位酷愛京戲的票友。靠吃“祿米”即俸祿為生,在閒玩的時候,他看到廟會上有泥捏制的泥人,突發奇想,用膠泥做了一臉型模子,翻做了一些泥坯,曬乾以後,仿照舞台上的臉譜著色給泥坯勾畫上色,臉譜做成以後拿給自己要好的朋友觀賞,朋友都覺得挺好。桂先生就把臉譜分給了自己的朋友,一來二去,天長日久人們都知道他會做泥塑臉譜了。於是上門求繪的人逐漸多起來,在京城小有名氣。因為姓桂的最擅長繪製“淨角”臉譜,所以人們稱他為“花臉桂子”。

辛亥革命以後,取消了旗人錢糧“祿”的舊制。“花臉桂子”為了設法謀生,就在家裡做泥塑臉譜送到廟會上去出售。起初送幾個貨樣,交給了白塔寺的李記雜貨攤,很快就賣光了。以後不管送多少,都能隨時賣出去,總是供不應求。李記商店不僅因此得利,而且因售泥塑臉譜在北京出了名。從此泥塑京劇臉譜作為北京民間工藝品開始在京城流行,由於泥塑臉譜活躍了市場,京劇泥塑臉譜迅速發展。做臉譜的人多了起來。較有名的繼“花臉桂子”之後京城先後出現了白如霖、汪稔田、李榮山、趙友三、趙永年、李克明、馬成子、唐景昆、韓啟泰、雙起翔、楊玉棟等名家。

泥塑臉譜主要是藝人們在家裡手工製作,然後拿到廟會或經營藝術品的鋪子裡去賣。劉曾復說:在老東安市場有個工藝品店“松竹梅”(邢靜安創辦)的小店就經營泥塑臉譜。解放初期做泥塑臉譜的幾位老藝術家組成合作小組,以後又成立了北京彩塑廠,後來劃歸到特藝三廠。到了九十年代初三廠因經營不景氣而停產,以後我為把臉譜藝術傳承下去並發揚光大,於一九九五年創辦了北京興鑫工藝品廠,專業生產開發京劇泥塑臉譜同時也開發石膏、紙等不同材制的臉譜並為泥塑京劇臉譜註冊了“京蝠”商標,臉譜註冊商標國內還是首次。

京劇泥塑臉譜的製作

製作泥塑京劇臉譜少說也得十幾道工序。首先需要尋找成色質地較好的膠泥,然後過淋浸泡,再反覆揉摔,做好臉譜的模具,把醒好的泥用模具刻坯,坯子要放在陰涼處陰乾,不要暴曬,防止坯子乾裂。坯子涼乾後打磨拋光上白然後再在坯子上彩繪、上漆、扎髯口、上盔飾這樣一件作品就完成了。泥塑臉譜最吃功夫的是彩繪,北京的泥塑臉譜講究規整,構圖嚴謹,線條流暢,位置準確,色彩明麗,善於刻畫和突出人物的性格,注重畫工,素有“三型七彩”之稱。在彩繪上,紅、黑二色畫完後還得上清漆,白、綠、黃、藍以及粉紅等都用顏料勾繪。由於黑、紅色用過漆,增強了亮度,能使基色突出,並能使之與一般色彩產生鮮明的對比,給人一種明快的視覺感。

工藝泥塑臉譜的現狀未來
各種工藝品市場的櫃檯里,各種展覽中都有京劇臉譜;在法國巴黎的大遊行中打頭彩車上也是我們京劇臉譜以及新加坡的大街小巷在舉辦一些活動時也懸掛京劇臉譜;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家庭裝飾、火柴盒上、鑰匙鏈上、撲克牌上、模特時裝上、大街的雕塑上到處都是京劇臉譜。臉譜已作為我們中華民族文化的象徵,得到海內外人士的認可和歡迎。隨著我國的對外開放、加入WTO,特別是2008年奧運會在北京召開將有越來越多的中外人士了解中國,了解北京、了解中國文化、了解京劇、了解臉譜。將有更多人喜歡上我們京味的泥塑臉譜。讓我們為振興京劇藝術弘揚民族文化做些貢獻吧!

民間社火臉譜
儺起源於原始宗教。在遠古時期,生產力低下,人們對大自然的威脅沒有抗禦能力,一遇天災人禍,只能用儺祭,這一種原始宗教祭祀的巫術活動來祈告神靈,驅邪逐魔,弭災納祥。

儺面具的藝術風格,雖渾厚、粗獷,但工匠製作時不乏精雕細刻、講究色彩,拙樸的民間造型手法賦予了面具以生命活力、形象的刻劃出了民間神話中的神靈、鬼怪及傳說中各類人物的喜、怒、哀、樂、表情豐富,性格鮮明,令人嘆為觀止,是中華民間文化藝術的瑰寶。

田有亮筆下的臉譜
立冬節氣到來的時候,田有亮先生在湖廣會館又喜收了一名跟隨他學習臉譜繪畫的弟子——戰友京劇團的楊強。

田有亮先生在給我的簡訊里說:“現在已有六位徒弟,再收一位戰友京劇團的楊強,共七位。較有成就的有孫世梁侯寶華、莊健三位。”
時年六十一歲的田有亮先生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少時幸得翁偶虹先生(原中國京劇院著名編劇,曾編創《野豬林》, 《大鬧天宮》《紅燈記》等百餘部劇作)開蒙,初涉臉譜畫藝,年稍長,拜翁偶虹先生為師,專習此藝三十餘載。其代表作有《中華國粹臉譜集錦》、《水滸英雄一百單八將全圖》、《二十八星宿臉譜》、《百鳥臉譜》、《百猴臉譜》等,其中《中華國粹臉譜集錦》含納了包括地方戲劇在內的2000餘幀臉譜。
田有亮先生告訴我,臉譜是戲曲化妝的特殊手段和獨特的面部造型藝術。根據史料記載,臉譜由唐代樂譜中所載面具和參軍戲的塗面逐漸演變而來。翁偶虹先生論證說:“中國戲曲臉譜,胚胎於上古的圖騰,濫觴於春秋的儺祭,孳乳為漢、唐的‘代面’,發展為宋、元的‘塗面’,形成為明、清的臉譜。”這樣隨著歷史的演變,經過歷代戲曲演員的長期實踐,臉譜藝術家逐步將各種人物畫臉的圖案加以完善,歸納分類訂成譜式,畫出五顏六色的圖案,每人一譜。所謂“花”而有“譜”,這就是臉譜的形成。
京劇是國粹,是中國戲曲中最大的劇種,集合各劇精華,臉譜完善,譜式繁多,蔚為大觀。京劇各行當演員經過化妝,由固定的臉譜有效地表現出人物的品貌、身份、性格。臉譜使人可以目視外表,窺其心胸,具有“寓褒貶”、“別善惡”的藝術功能。
近年來,隨著田有亮先生的藝術成就日臻高至,其聲名遠及海外,應邀在中央電視台講解臉譜掌故,更有許多作品刊登發表,傳播弘揚京劇藝術,傳統文化。

中國臉譜文化

臉譜臉譜

中國京劇臉譜文化博大精深,而臉譜的彩妝運用之妙更是存乎一心!“臉譜是一種中國戲曲內獨有的、在舞台演出中

使用的化妝造型藝術。從戲劇的角度來講,它是性格化的;從美術的角度來看,它是圖案式的。在漫長的歲月里,戲曲臉譜是隨著戲曲的孕育成熟,逐漸形成,並以譜式的方法相對固定下來。”臉譜是中國戲曲獨有的,不同於其它國家任何戲劇的化妝。戲曲臉譜有著獨特的迷人魅力
臉譜與戲曲人物角色的關係如何?是不是戲曲中的每個人物都需要勾畫臉譜呢?回答是否定的,不是每個人物都要勾畫臉譜,臉譜的勾畫要按照人物角色的分類來進行。
中國戲曲中人物角色的行當分類,按傳統習慣,有“生、旦、淨、醜”和“生、旦、淨、末、醜”兩種分行方法,近代以來,由於不少劇種的“末”行已逐漸歸入“生”行,通常把“生、旦、淨、醜”作為行當的四種基本

類型。每個行當又有苦幹分支,各有其基本固定的扮演人物和表演特色。其中,“旦”是女角色的統稱;“生”、“淨”、兩行是男角色;“醜”行中除有時兼扮丑旦和老旦外,大都是男角色。
一般來說,“生”、“旦”的化妝,是略施脂粉以達到美化的效果,這種化妝稱為“俊扮”,也叫“素麵”或“潔面”。其特徵是“千人一面”,意思是說所有“生”行角色的面部化妝都大體一樣,無論多少人物,從面部化妝看都是一張臉;“旦”行角色的面部化妝,也是無論多少人物,面部化妝都差不多。“生”、“旦”人物個性主要*表演及服裝等方面表現。
臉譜化妝,是用於“淨”、“醜”行當的各種人物,以誇張強烈的色彩和變幻無窮的線條來改變演員的本來面目,與“素麵”的“生”、“旦”化妝形成對比。“淨”、“醜”角色的勾臉是因人設譜,一人一譜,儘管它是由程式化的各種譜式組成,但卻是一種性格妝,直接表現人物個性,有多少“淨”、“醜”角色就有多少譜樣,不相雷同。因此,臉譜化妝的特徵是“千變萬化”的。
“淨”,俗稱花臉。以各種色彩勾勒的圖案化的臉譜化妝為突出標誌,表現的是在性格氣質上粗獷、奇偉、豪邁的人物。這類人物在表演上要音色寬闊宏亮,演唱粗壯渾厚,動作造型線條粗而頓挫鮮明,“色塊”大,大開大合,氣度恢宏。如關羽、張飛、曹操、包拯、廉頗等即是淨扮。
淨行人物按身份、性格及其藝術、技術特點的不同,大體上又可分為正淨(俗稱大花臉)、副淨(俗稱二花臉)、武淨(俗稱武二花)。副淨中又有架子花臉和二花臉。醜的俗稱是小花臉或三花臉。
正淨(大花臉),以唱工為主。京劇中又稱銅錘花臉或黑頭花臉,扮演的人物有《將相和》廉頗、[廉頗(京劇《將相和》) 《鍘美案》的包拯等,大多是朝廷重臣,因而以氣度恢宏取勝是其造型上的特點。
副淨(也可通稱二花臉),又可分架子花臉和二花臉。架子花臉,以做工為主,重身段動作,多扮演豪爽勇猛的

正面人物,如魯智深、張飛、李逵等。也有扮反面人物的,如京劇中抹白臉的曹操等一類,也由架子花臉扮演。在其它劇種里大多不稱架子花臉,有的劇種叫草鞋花臉,如川劇、湘劇等。二花臉也是架子花臉的一種,戲比較少,表演上有時近似醜,如《法門寺》中的劉彪等。
武淨(武二花),分重把子工架和重跌朴摔打兩類。重把子工架一類扮演的人物如《金沙灘》的楊七郎、《四平山》李元霸等。重跌朴摔打一類,又叫摔打花臉。如《挑滑車》中牛皋為架子花臉,金兀朮為武花臉,金兀朮的部將黑風利為摔打花臉。
“醜”(小花臉或三花臉),是喜劇角色,在鼻樑眼窩間勾畫臉譜,多扮演滑稽調笑式的人物。在表演上一般不重唱工,以念白的口齒清晰流利為主。可分文丑和武丑兩大分支。
戲曲中人物行當的分類,在各劇種中不太一樣,以上分類主要是以京劇的分類為參照的,因為京劇融匯了許多劇種的精粹,代表了大多數劇種的普遍規律,但這也只能是大體上的分類。具體到各個劇種中,名目和分法要更為複雜。
臉譜與戲曲人物角色的行當分類的關係,可用圖簡要表示如下:
戲曲中的角色行當最初是用於表現人物的社會地位、身份和職業,後來逐漸擴展到表現人物的品德、性格、氣質等方面。角色行當具有類型化特徵,而且對角色的區分帶有明顯的善惡、褒貶的道德評價在裡面,如公正忠孝者為端莊的正貌,*邪可惡者刻畫成醜形。面部化妝和服裝是區分人物角色的可視的直接表征,如果說服裝主要是表現人物的身份、地位、職業;那么面部化妝,尤其是臉譜化妝更多表現的是人物的性格、氣質、品德、情緒、心理等方面。通過臉譜對人物的善惡、褒貶的評價是直接的,一目了然的。如曹操勾白臉表示*詐,關羽勾紅臉表示忠義等。
臉譜具有相對獨立的欣賞價值和審美意義,但從根本上說,它始終是戲曲表演藝術中的有機組成部分,因此,對臉譜的藝術表現力和審美特性的認識,只有在觀看戲曲演出過程中,結合服裝和表演才能充分理解、認識。
臉譜與服裝的配合構成了舞台上淨、丑角人物的外觀,再配合唱、念、做、打的表演就形成了舞台上光彩照人的藝術形象,喚起觀眾的心理共鳴。眼睛、面部是情緒、心理的窗戶,因此臉譜是觀眾的視覺中心,臉譜對喚起觀眾審美心理的美感起著不可忽視的重要作用。五顏六色,變幻無窮,內涵豐富,就連許多西方藝術大師都覺得中國戲曲臉譜“奇妙極了”。
黃臉和白臉
在人的臉上塗上某種顏色以象徵這個人的性格和品質、角色和命運、是京劇的一大特點,也是理解劇情的關鍵。簡單地講,紅臉含有褒義,代表忠勇者;黑臉為中性,代表猛智者;藍臉和綠臉也為中性,代表草莽英雄;黃臉和白臉含貶義,代表凶詐者;金臉和銀臉是神秘,代表神妖。
京劇臉譜的色彩非常豐富,主色一般象徵某個人物的品質,性格,氣度.
紅色--表現忠貞,英勇的人物性格,如:關羽.
藍色--表現剛強,驍勇,有心計的人物性格,如:竇爾敦.
黑色--表現正直,無私,剛直不阿的人物形象,如:包公.
白色--代表陰險,疑詐,飛揚,肅煞的人物形象.如:曹操 .
綠色--代表頑強,暴躁的人物形象.如:武天虬.
黃色--代表梟勇,兇猛的人物,如:宇文成都.
紫色--表現剛正,穩練,沉著的人物.
金,銀色--表現各種神怪形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