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在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中,嬌媚纖柔的胡媚娘本是天上瑤池的一隻玉兔,後因觸犯天規,被貶下凡。因不甘心被人烹飪下酒,遂與被其收留的兔精采因一起,行至武夷山修煉成精,有五百年道行。該角色由中國資深港星趙雅芝飾演,“胡媚娘”的故事原型,是主要來源於《白蛇全傳》《新白娘子傳奇》。出現在《後白蛇傳》(共16回)這一部。胡媚娘是崑崙山上的一隻千年兔精,變為人形隱居在浙江紹興府前蔣宅花園中。其容貌是“天姿國色,蓋世無雙”,擅於採補邪術。

基本信息

劇情介紹

趙雅芝飾胡媚娘 趙雅芝飾胡媚娘

某日媚娘在山上遊玩時偶遇許仕林,媚娘一見仕林頗有好感,有意接近於他;只是仕林乍見其容貌醜陋,一時失言驚呼,頓傷媚娘自尊。媚娘悻悻回洞,惟照影自傷,自怨自艾矣。鳳凰山大寨主金鈸法王為報殺子 之仇,從仕林家中盜走白娘子(即白素貞)的畫像,並送到媚娘洞外,采因拾來交於媚娘。媚娘見畫驚為天人,幻想自己也能有如此美貌,虔誠禮拜之下竟美夢成真,當真變為白娘子模樣,自此喜不自勝。仕林為治許姣容(許仙之姐)所中邪祟之症,親往奇寶山尋找傳聞中的紫蘊龍王參,媚娘藉機扮為男妝、化名鬍子軒與其結識,並引其至化身為老翁的參公處,一番戲謔後,以參公之須相贈;參公為此功德圓滿,位列仙班,臨別以禪機點化媚娘,冀其日後能解。不久,整場陰謀的幕後策劃者金鈸法王在媚娘的洞府現身,並將前因後果對二人說明:原來他是當年喪身於白娘子之手的蜈蚣精之父,今欲假媚娘之手殺白娘子之子仕林以雪前恨。媚娘對仕林情愫已生,聽罷此言,有如萬箭錐心,但落入魔掌已是身不由己。

媚娘對仕林謊稱胞妹將到錢塘開一繡莊,要請仕林關照;仕林戲稱其妹必美貌絕倫方可,還說娶妻也當如其貌矣,媚娘暗喜。至胡記繡莊相見,媚娘以女兒之身出迎,仕林方知媚娘果是女扮男裝,不免窘於前日諸多戲言。自此一見,仕林與媚娘各有情意。仕林引媚娘拜見母親,許姣容見她化為女身又與弟婦容貌一般無二,不免疑其來路不明,已知指婚之事的李碧蓮(許姣容之女)更是將其視為情敵。許姣容明言告誡仕林不準與媚娘來往,也阻止媚娘再前來找仕林。媚娘回繡莊自思前因後果,無限惆悵;此時金鈸又來到,威逼其儘早取仕林性命。翌日仕林來訪,媚娘言語間露出怨情,采因更將許姣容對媚娘之態度言明,使仕林頗為為難。初五燈會,媚娘、采因故邀仕林同去賞燈。適逢大雨,媚娘藉機將仕林引入一荒宅,欲遵金鈸之命伺機而動。仕林不經意間談到對人妖成情之見解,使媚娘更不忍下手。采因情急之下將仕林打昏,勸媚娘早做決斷。媚娘欲殺不捨,欲救不能,只得將昏迷的仕林棄於街市,候見巡邏衙役將其護送回家。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小青潛修於清風洞年滿二十載,習就飛刀絕技,二度出世,卻在街上偶見媚娘竟與白娘子長得一模一樣,遂跟至繡莊一探究竟。隨後仕林也來到繡莊,小青與仕林不期而遇,不覺驚喜。然後四人聊及白娘子畫像,媚娘心慌,佯裝頭暈。小青心起疑竇,回清風洞招白福命其前往鳳凰山一查究竟;數日後白福回報,證實了金鈸與媚娘對仕林的不良企圖。金鈸得知小青出山,親往繡莊責問媚娘,並威脅要她騙仕林去清虛觀。仕林惦記媚娘頭暈,捧藥再來探望,媚娘感激中又不免惆悵。仕林意欲再出遊散心,媚娘終於提及清虛觀,隨即心中又惶惶不安,但仕林卻執意前去。戚寶山(仕林之結拜兄弟)陪仕林前往清虛觀,在清虛觀遭金鈸法王追殺,小青再度現身相救。

媚娘欲借所繡西湖十景引仕林探母,不料金鈸現身,催逼更甚。仕林決意往雷峰塔探母,臨行之際獨至繡莊與媚娘話別。媚娘見其志比金石,只得囑其珍重,任其而行。二人衷情滿腹,如同山盟。後京城梁相國推斷出許仕林的身世,為昔日喪子之仇將其從秋試名冊中刪除;寶山意氣用事前往梁王府評理,結果被梁夫人令眾護院將他拿下。寶山久久未歸,碧蓮焦急萬分,奈何無人可分說心事,只好去繡莊與媚娘商議。媚娘聽後答應幫忙,於是夜探梁王府,聽得梁相國夫婦談及報仇之事,待其離開後悄悄將名冊中“許仕林”的名字改了回來,隨後來到地牢將寶山救出。

仕林進京趕考,不忍告知媚娘。媚娘借送絲綢來李家探聽訊息,許姣容與碧蓮本要隱瞞,但被李公甫(許姣容之夫)無心說破。媚娘大驚,急忙趕回繡莊,適金鈸再次現身,逼迫媚娘到青龍客棧追殺仕林。青龍客棧的掌柜與小二正欲將仕林謀財害命,恰媚娘趕來將其擊斃並移屍荒郊。仕林見媚娘追隨而至,乃向她表明心跡,發誓一旦家仇得報,決不負其深情。媚娘迫於金鈸嚴逼,終於道出自己原是玉兔精等實情。時李公甫率二公差趕到,媚娘暫避;仕林也不道破,他情願獨自面對媚娘。媚娘益感仕林的勇氣與擔當,決意不顧一切要保全仕林,二人誓同生死。仕林與媚娘逃出客棧,金鈸緊追不捨。仕林與媚娘相互扶持,形同駭浪孤舟。媚娘竭力抵擋金鈸以護仕林,奈何功力低微,無法周全。纏鬥危急中,仕林項中錦囊掉落,千里之外的白素貞感應到了愛子的危難,不顧天條律令,闖出雷峰塔,飛至青龍山,力戰金鈸,正欲將其收服之際,法海現身相阻,金鈸趁機逃脫並帶走了媚娘,白素貞也隨即被重押回雷峰塔。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媚娘被帶回鳳凰山,飽受金鈸折磨,卻因心中有愛情難變,無怨無悔。仕林由寶山護送重新踏上進京趕考之路。鳳凰山沙石洞裡,采因買通看洞小妖,進入洞內探望被金鈸禁錮的媚娘,見媚娘如此痴情,采因決定冒險救她;遂趁金鈸熟睡之際,盜得金牌和鑰匙,媚娘隻身一人逃出。仕林高中狀元,返鄉途經鳳凰山驛站暫歇,苦等數日的媚娘突然現身,兩人見面皆欣喜萬分。仕林情願跟媚娘廝守終身,但媚娘自知天命難違,只勸仕林早日完成救母團圓的任務。媚娘只求見仕林最後一面,相依半刻。金鈸法王發現采因私放媚娘,怒將其處死,並帶著兔皮追蹤媚娘至驛站。仕林已中狀元,天神歸位,金鈸不敢對之過甚;但他要將媚娘帶走,仕林豈肯依從,金鈸怒而動手,欲強搶媚娘。仕林與媚娘相為袒護,媚娘終為護仕林被金鈸擊中,倒地身亡。仕林恨極,執劍向金鈸亂砍;金鈸只稍為招架,不敢還手。隨後觀音下臨,收了金鈸。仕林再看媚娘,媚娘卻已香消玉殞,魂飛魄散。

媚娘魂歸繡莊,回首與仕林諸往事,這才領悟當初參叔所留之言,更深為自責害死采因。卻聞采因突然現身,采因絲毫不怪媚娘,原來她已被觀音大士收入門下當掃葉婢女。媚娘這才寬心,並告訴采因由於承蒙佛祖垂憐,自己也將可以投胎做人了,一心做人的願望終於可以實現,姐妹倆相擁而泣。仕林終於回到錢塘,眾鄉親皆來祝賀。仕林問過碧蓮得知繡莊還未租出,當晚吃過團圓飯後便獨自上繡莊祭拜媚娘。在繡莊內追憶與媚娘相識到相愛的種種甜蜜,最終媚娘卻因保護自己而獻出了生命,仕林不禁悲從中來。此時碧蓮因擔心仕林,提燈籠也來繡莊探望。碧蓮終於也了解了媚娘,心裡隨即對之改觀,並鼓勵仕林要振作早日完成媚娘的心愿。半夜裡,碧蓮忽聽人喚,原來是媚娘的魂魄前來道別。在各自坦誠、盡釋前嫌之後,媚娘告訴碧蓮:她的魂魄即將投胎到城隍山腳下盧家,從此將那前世今生,一併忘卻;並要碧蓮好好把握自己的姻緣。次日一早,碧蓮便拉了寶山一起去看媚娘投胎,在親眼見到媚娘順利轉世後,兩人皆為之高興;碧蓮更是無限感慨,不禁落淚。

雖然,媚娘與仕林不能再見,轉世投胎而忘棄塵緣;但胡記繡莊的燭火夜夜仍被點燃,香火映照著的,是那段不變的深情,不改的誓言,還有內心深處,那份刻骨銘心的眷戀。在劇終,仕林依父母之命與碧蓮完婚,當初他與媚娘的海誓山盟只能永遠深藏心底。

影響

雖然,媚娘與仕林不能再見,轉世投胎而忘棄前緣;但胡記繡莊的紅燭仍夜夜點燃,燭火映照著的,是那不變的深情,不改的誓言,還有內心深處,那份刻骨銘心的眷戀。在劇終,仕林依父母之命與-表妹碧蓮完婚,當初他與媚娘的海誓山盟只能永遠深藏心底。

書籍

電視小說

牧樵編著,共30章,配合《新白娘子傳奇》電視劇的播出而同時出版。該書中關於“胡媚娘”的描寫,與電視劇中的“胡媚娘”形象大相逕庭。

基本信息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該書中“胡媚娘”的故事原型,是主要來源於《白蛇全傳》。在該書中,胡媚娘是崑崙山上的一隻玉兔精,擅於採補邪術。媚娘曾企圖勾引出家後的許仙未果,又企圖勾引許仕林卻被小青揭穿而未果。後媚娘得到機會想害死仕林,幸得白娘子出雷峰塔制服了媚娘,才化解了仕林的危難。

《白蛇全傳》

清代夢花館主編撰,包括《前白蛇傳》《後白蛇傳》《雷峰塔奇傳》《白娘子永鎮雷峰塔》四部。

關於“胡媚娘”的故事情節,出現在《後白蛇傳》(共16回)這一部。

內容介紹

在《後白蛇傳》中,胡媚娘是崑崙山上的一隻玉兔精,變為人形隱居在浙江紹興府前蔣宅花園中。其容貌是“天姿國色,蓋世無雙”,擅於採補邪術。媚娘初到凡間,欲採得許仙元神,早日飛升仙界,於是假冒白娘子,趁虛而入迷戀許仙(時白娘子已獲赦出雷峰塔,但並未歸家與許仙團聚),後被白娘子歸家揭穿而逃走;又冒母認子,害白娘子之子許夢蛟獲牢獄之災。後媚娘占據鳳凰山,指使蜈蚣精興妖作亂,白娘子興天將討伐。媚娘不敵,遂向白娘子求情,白娘子念其曾善待夫君許仙,原諒了她;法海禪師也代媚娘向帝君求情,媚娘獲赦,隨法海而去,又修煉四十年而超升。

評論

(以下均為對於電視劇中“胡媚娘”這個人物形象的評論)

詩文

牲畜也有靈,修行在深山;

我身潔如蓮,怎甘宴上添。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胡媚娘[《新白娘子傳奇》中的角色]

喜得天可憐,賜來芙蓉面;

與那俊俏人,終可日日見。

何時是虛幻,禍事接連連;

風霜催聚散,郎情妾不變。

為你受千鞭,黃泉路無怨;

衷心盼遙遠,來世再續緣。

白衫巧飾俏紅顏,情深似海意比天。

今生若難攜君手,唯願來世再續緣。

鴻去鶯歸長悄然,月寂更寒愁未眠。

盈盈一水相思淚,滴滴灑落回憶間。

其他

如果沒有對許仕林動心動情,胡媚娘仍是山中一隻快樂無憂的野兔精。本是什麼也不奢望,只願與許仕林廝守一生;但即便她受盡苦楚,歷盡艱險,上天還是將她唯一的心愿剝奪。投胎轉世為人後,一切的情仇愛恨,俱已煙消雲散。

胡媚娘和白素貞的區別

我曾經跟朋友們說,我喜歡白娘子,愛的卻是小青和胡媚娘。是的,胡媚娘,這隻僅有五百年功力的武夷山玉兔精。

小的時候,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差距,同是一人所演,為什麼厚此薄彼,再大點,認識的紅男綠女多了,才發現胡媚娘是多么難得的一個女子。

白素貞是報千年之恩,道行有成之後,跑到西湖邊尋尋覓覓找那小牧童。

胡媚娘是一見鍾情,亂使鬼打牆,裝作山間民女路遇許仕林。

白素貞結婚的速度相當快,見過夫家人品,問過家世,打定主意,忽略過程,直奔主題。

胡媚娘是情竇初開,逛街要的,喝茶要的,出遊要的,約會多多益善,重視過程中的享受。

白素貞有一千八百年道行,夠實力,夠從容,敢到處走,蛤蟆精蜈蚣精都滾邊去,法海沒個金缽早歸西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愛得光明正大。

胡媚娘差了一大截,五百年只能受制於金鈸老妖,對於上頭給的命令,她用盡心力做到了“陽奉陰違”,確保情郎安全,她愛得小心翼翼。

白素貞為了報恩,花了很大功夫給許仙裝門面,還要打點四周,在應酬中我們看到了她充分的職場社交能力,出發點是好的,只是不經意惹下N起官司,受害者是許仙。

胡媚娘一沒這個心思,二沒這個條件,街坊鄰居里的大娘大嬸們都看她不爽,本身低人一等,只能低調做人。但是涉及到許仕林,那可是豁出去了,聽說生病,二話不說跑去探望,還千里迢迢跑到梁王府改名單,受益者是許仕林。

白素貞骨子裡是很傳統的,言行一致,內外兼修,表現出來的是端莊大氣,觀之可親,人緣一等一的好。男人羨慕許仙有這么一個老婆,但也只是羨慕,所以女人也不會妒忌。

胡媚娘特有的是青春期的活潑,於是放得開,巧笑倩兮,明艷有餘,說的是一個“媚”字。女人一般都不會喜歡比自己媚的女人,你瞧瞧,左鄰右舍的男人看傻了眼,丟了魂,有犯罪衝動,女人們怎么會不生氣。

白素貞為了許仙,頂著大肚子,聯合小青發動水漫金山,拼得你死我活,這是出於愛情,也是出於義務——他是我丈夫,他是孩子的爹,他得回家。

胡媚娘為了許仕林,五百年功力不要了,命也不要了,只求能陪伴在他身邊多些時間,最後終於被金拔拍得魂飛魄散,這是小女子給她的愛情交的一份答卷:拼了命我也要護他周全。他好我便也好。

白素貞也落了俗套,要和許嬌容搞什麼指腹為婚,給以後兩位的近親結婚埋下了伏筆。她自己跳過了戀愛這個步驟,也想讓下一代接著走這條老路,讓我很懷疑這二十年的雷峰塔苦修一點理念的進步都沒有。

胡媚娘從不敢奢望能與許士林結為連理,做鬼了還來告訴李碧蓮“他是屬於你的,我不能強求”。從最初對許仕林的執著,到最後的放手,是種歷練,終大徹大悟,原先沒有的從容和鎮定死了以後都有了。這是她的輪迴。

白素貞終於得道升仙了,老公對他從一始終,孩子孝順,姐妹感情好,世人對她景仰,她的結尾是美滿十分。

胡媚娘形神俱滅,投胎後只能從頭做起,前世愛的人已經娶了青梅竹馬的姑娘為妻,與她是徹底的陌路人,好姐妹和參王都升了天,沒有人會再提起她,仿佛從未出現過這個女子。悲劇早在開始就已經注定了。

白素貞的愛情,幫忙的人太多了,小青之外還有一大堆良民,外帶幾個神仙。尤其是觀世音,幫了她好幾把。

胡媚娘的愛情,阻撓的人太多了,打頭的就是許嬌容母女,左邊是二奶奶,右邊是金鈸老妖。不得不說的是,那觀世音非要等她死了才出場收金鈸。

白素貞在傳說里永世不被人所忘,世人想到西湖和斷橋的時候,自然地帶上了這種幻想色彩。

胡媚娘沒名氣,她和許仕林的故事裡,沒有什麼可承載的物事和地點。沒多少人會想去故事中青龍坡這樣黑店林立的山林。

可以說胡媚娘是年輕時的白素貞,這一點從白素貞偷法海仙丹這一出就看得出來了,一樣的嬌俏,一樣的明麗。但胡媚娘到她這個年紀未必就成了另一個白素貞。

白素貞目的性明確,報恩結婚生子飛仙。她身上背負著報恩的責任,為人妻為人母的責任,修道的責任,她還要想著天譴何時來。枷鎖太多,注定不可能有太多活力,她也不需要彰顯她的愛情。世人傳說里,既定地認為這是一段佳話。而事實上,也只是佳話而已,經不起推敲。

胡媚娘在最好的年紀里遇到了最好的人,許仕林比許仙好了不是一倍兩倍,這是她的運氣也是眼力。她可以為他放棄修煉,跑到隔壁開了繡莊,只求能常見面,她沒有多餘的心念去關注別的,她只關心她的小愛情。

白素貞是人見人愛到誇張的類型,放在現實里基本不可能,在她身上看到的更多的是神性,好像對什麼事都胸有成竹,什麼都能包搞定。萬能型的賢妻良母,表面是挑不出錯的。

胡媚娘是非常不待女人見的,但是她比修煉多年的白素貞更像一個人,會驚慌失措,會意亂情迷,會說錯話做錯事,會吃醋賭氣,會哄人開心,有情有趣。

相比白素貞的水漫金山淹死那么多人,胡媚娘的愛情沒有對大多數人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她毀掉的只是自己一個人。她固執地把愛情控制在兩個人的範圍里,小品小酌,清楚來龍去脈的只有她。她不是人,但是她談了一場太了不起的戀愛。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