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

糧食

糧食是專有名詞,指的是烹飪食品中,作為主食的各種植物種子總稱,包括麥類、粗糧和稻穀類三大類。也可概括稱為“穀物”。糧食有基本是屬於禾本科植物,所含營養物質主要為糖類,其次是蛋白質,還有維生素、膳食纖維、脂肪等。中國在先秦即有五穀之說,指稻、黍、稷、麥、菽物種作物,其種子稱作稻米、黍米、粟米、麥粒、菽豆。廣義的糧食還要包括豆科植物的種子,以及馬鈴薯等植物可供食用的根或莖部。

基本信息

詞語釋義

糧食糧食
供食用的穀物、豆類和薯類的統稱。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下稱糧農組織)的糧食概念就是指穀物,包括麥類、粗糧類和稻穀類三大類。
古時行道曰糧,止居曰食。後亦通稱供食用的穀類、豆類和薯類等原糧和成品糧。
《周禮·地官·廩人》:“凡邦有會同師役之事,則治其糧與其食。”鄭玄註:“行道糧,謂糒也;止居曰食,謂米也。”
左傳·襄公八年》:“楚師遼遠,糧食將盡。”
《三國志·魏志·武帝紀》:“﹝袁紹﹞土地雖廣,糧食雖豐,適足以為吾奉也。”
《醒世恆言·錢秀才錯占鳳凰儔》:“內中單表西洞庭有個富家,姓高名贊,少年慣走湖廣,販賣糧食。”
魏巍《在風雪裡》:“我是來給你們籌備糧食的。”

糧食主要包括

麥類:小麥,大麥,青稞(元麥),黑麥,燕麥
稻類:粳稻,秈稻,糯稻,陸稻(旱稻),深水稻
粗糧類:玉米,高粱,蕎麥,粟(穀子、小米),黍(糜子)
此外尚有作為補充主食用的糧食作物:
小豆(紅豆),綠豆,木薯,番薯(紅薯、白薯),馬鈴薯(土豆)

價格機制

糧食糧食
糧價的漲跌,左右著農民的收益、糧企的利潤,關係著國家糧食安全。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所作的《中共中央關於推進農村改革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完善糧食等主要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理順比價關係,充分發揮市場價格對增產增收的促進作用。那么,如何完善糧食價格形成機制?

告別“低糧價時代”

近期,國家宣布一系列糧食收購政策,將玉米、大豆等納入收購範圍,較大幅度提高2009年的糧食最低收購價格。
臨時儲存稻穀的價格,既高於上半年國家公布各糧食品種最低收購價,也略高於當前的市場糧價,有的品種還是首次公開宣布入市收購儲備,其托市意圖相當明顯。早稻收購上演了這一輪糧食牛市“最後的瘋狂”,收購價達到了100元/百斤的歷史高點。但隨後而來的中晚稻收購卻相反,各方謹慎入市,價格萎靡不振。江西一些地方中晚稻開秤收購價竟然低於先前的早稻收購價,出現罕見的早晚稻價格“倒掛”。與此同時,大豆、小麥、玉米等也紛紛進入下行通道,“賣糧難”、“穀賤傷農”一觸即發。中國宣布提高保護價之後,糧食市場價格做出了積極回應。大連商品交易所的大豆、玉米等期貨價格全線上漲,部分地區大豆的市場價格已經超過了國家的保護價。
南方糧食市場副總裁熊良華認為,這次國家決定實行臨時收儲、提高糧食最低收購價,可以一舉多得:首先,遏制了當前糧價下滑的勢頭,防止了農民“賣糧難”;其次,這次公布的臨時收購價將是中國市場各糧食品種的一個階段性底部,提升中國糧食的價格底部將使中國糧食告別“低價時代”;第三,糧價調控被賦予擴大內需新職能,可以通過增加農民收入,從而擴大萎靡不振的農村消費。

努力化解“新剪刀差”

儘管國家扶持糧食生產的政策不斷加強,但總體來看,政策性補貼對種糧農民的激勵作用在逐年下降。受農業生產資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2004年~2006年中國糧食每畝實際收益分別為382元、329元和320元,呈逐年下降趨勢。專家指出,中國現行的糧價形成機制。現階段,糧價形成機制仍採取國家調控與市場供求相結合的方式,糧食保護價的調整並沒有與農資等工業品相適應,糧食價格的上漲幅度落後於農資等工業品價格的上漲幅度。
糧價形成機制的不完全市場化與農資、勞動力等要素價格形成機制的相對市場化之間的矛盾,導致中國糧食領域出現了一系列“新剪刀差”現象:
首先,國內農資與糧食的價格差越拉越大。化肥、農藥、柴油等農資價格持續大幅走高,即使加上國家對農民的補貼部分,小麥、水稻、玉米等主要糧食品種價格上漲仍然緩慢,部分糧區甚至出現糧價不升反降、農民賣糧難現象。其次,當前農民外出打工與種糧效益的剪刀差逐步擴大。受勞動力市場短缺和各級政府出台保障農民工收入等政策影響。而同期糧食價格仍處於低價位運行,種糧還要面臨自然災害、市場風險等因素影響,農民打工收益明顯高於種糧收入。第三,“新剪刀差”對農業內部的種植結構調整的影響,表現為種糧與種植經濟作物的效益差逐步擴大。“新剪刀差”現象的出現,扭曲了糧食價格的市場傳遞和調節功能,造成中國農村優質勞動力、土地等“糧食生產力”大量流失,部分糧食主產區出現穀賤傷農苗頭,從源頭上影響了國家糧食生產安全。有關專家認為,化解“新剪刀差”的關鍵在於縮小當前糧食市場價格與價值之間的差距,應小幅度、周期性地調整糧價,讓糧價溫和回歸到合理的範圍。

產量“九連增”

2012年11月底,根據國家統計局的公布,全年我國糧食總產量實現58957萬噸,同比增產1836萬噸,同比增長3.2%,實現了連續9年增產,其主要原因在於高產糧食作物(玉米)的種植面積增加。據統計,全年因單產提高而增產的糧食約為1478萬噸,因播種面積增加而增產的糧食為358萬噸。
從三大糧食品種看,2012年全國玉米產量為20812萬噸,比上年增產1534萬噸;稻穀產量20429萬噸;小麥產量12058萬噸。其中,玉米產量超過稻穀產量383萬噸,成為我國第一大糧食作物品種。

市場變化

糧食是指烹飪食品中各種植物種子總稱,也可概括稱為“穀物”。糧食作物含營養物質豐富,主要為蛋白質、維生素、糧食糧食
2009年外資開始在中國糧食流通領域廣泛布局,引起糧食安全主導權的熱烈討論。事實上,外資成為糧食市場的主角之一,是中國糧食流通領域已進行10年的市場化改革的一個側面。跨國糧商在糧食市場能否起到“鮎魚效應”?外資、民企與國有企業如何在糧食流通領域進行“三資演義”?
外資對比
根據WTO相關條款,外資進入中國糧食加工流通領域的設限消除,跨國糧商開始大舉進軍中國,“布網收糧”。跨國糧商在糧源、加工、物流三大體系上均開始布局。外資的進入和發展,打破了中國固有的市場主體格局,形成多種主體互相競爭和互為補充的局面。
簡稱“ABCD”的四大跨國糧商(ADM、邦吉、嘉吉和路易達孚)壟斷了世界糧食交易量的80%,是大宗農作物的定價者。近些年,四大糧商均在國內開展糧油加工業務,其在華投資項目包括飼料蛋白、植物油、玉米加工、各種食品配料,動物飼料和化肥。同時,跨國糧商還進軍小麥、稻穀、棉籽、芝麻、大豆濃縮蛋白等糧油精深加工項目,並投資控股和參股鐵路物流、收儲基地、船務等輔助公司。
外資的大舉進入以及快速成長,讓糧食市場上原有的“主角”——國有糧企和民營企業均感受到了很大壓力。鑒於大豆產業“淪陷”於外資之手,一些稻穀、小麥加工企業對外資的擴張表示擔心。今麥郎麵粉(兗州)有限公司總經理宋寶學說:“外資企業在國內設廠,給民營企業帶來很大壓力。他們有雄厚的資金規模和龐大的購銷體系,逐步拓展並延伸其在中國的糧食加工網路。我們的競爭壓力非常大,很多市場份額已經被蠶食掉。”
另一方面,外資進入對中國糧食產業也起到一定積極作用,特別是其帶來的資金、人才、技術優勢,有利於提高國內糧食產業水平,也值得國內企業學習借鑑。黑龍江佳木斯市的益海糧油工業有限公司是一家外資企業,在糧食加工及循環經濟方面獨具特色。加工大米後的稻殼可以發電,燃燒後的稻殼灰還能被進一步提取出活性炭和白炭黑,是一種高級的新型建築材料。在稻米加工過程中產生的米糠,則被提煉出營養價值極高的米糠食用油,榨油後的米糠粕,還可以繼續提煉出卵磷脂、谷維素等高附加值產品。在這樣的水稻加工過程中,無廢料、無污染,益海糧油公司的總經理吳志華說:“糧食在這裡可算被‘吃乾榨淨’了。”
做大做強“國家隊”
外資的進入,讓一些大型國有企業也感到壓力。中國儲備糧總公司總經理包克辛說:“與實力強大的跨國公司相比,國內沒有真正的大企業能與之抗衡。”
目前,中儲糧作為全國最大的糧源控制企業,具有較強的實力,但卻沒有糧食加工業務;中糧集團有加工業務,卻不能掌控糧源,銷售網路也不夠;華糧集團雖然在全國屬於比較大的企業,但實力與跨國公司根本不能相提並論。依靠民營企業呢,國內尚不具備這種實力的企業。
在對外資問題上,專家認為,要明晰其進入糧食加工流通領域的門檻,規範中國小麥、大米等口糧加工產業的外商準入制度,把握其進入的速度和規模。同時,也要積極學習利用外資先進的經營理念、科學的管理機制、加工流通的高新技術等來提高中國糧食產業的整體水平。國內企業可以加強與外資的合作,實現利益均沾、共同提高。

糧食庫存

糧食庫存數字可靠
曾麗瑛說,2007年以來,東北等地的粳稻價格一直下跌,中國出台了提高最低收購價等政策,保護農民利益。國家會努力使糧價保持在合理水平內。由於當前糧食供求基本平衡,再加上中國庫存充裕,完全有能力保證市場供應,保持市場糧價的基本穩定。從近幾年的情況看,中國糧食主要品種當年供求基本平衡,每年糧食收購量和銷售量大體相當,因此年度末庫存基本保持穩定,按照近兩年糧食銷售量來計算,即使不考慮當年收購量,國有糧食企業現有庫存也可以滿足一年多的銷售量。
糧食庫存數量是一個動態的數字,在糧食收購季節,糧食庫存增加,之後為保證市場供應,庫存糧食不斷投放市場,糧食銷售數量大於購入數量,糧食庫存數量逐漸降低。而且在每年新糧上市前,大多數企業為做好收購準備,都會騰倉並庫,用於新糧收購,這時候就會出現一定數量空倉;儲備糧輪出也會使倉庫出現暫時空倉。有的糧庫年久失修或報廢,無法存糧。

糧食藝術

糧食畫

糧食畫是以各類植物種子和五穀雜糧為本體,通過粘、貼、拼、雕等手段,利用其它附料貼上而成的山水、人物、花鳥、卡通、抽象等形象的畫面,運用構圖、線條、明暗、色彩等造型手法,對其進行特殊處理所形成的圖畫。每幅五穀糧食畫都要經過特殊工藝處理,採用永久保存技術,可將作品長期保存和收藏。五穀糧食畫起於唐,盛於清,清代時曾是重慶府敬獻皇帝之貢品。大焱五穀糧食畫是唐大焱老師五代傳承工藝,唐大焱是重慶五穀糧食畫傳承人。
五穀糧食畫起於唐,盛於清,清乾隆時期曾是重慶府敬獻皇帝之貢品,重慶是中華五穀糧食畫的發源地,後向北發展,在陝西、山西一帶也有分布。唐大焱老師是重慶五穀糧食畫傳承人。五穀糧食畫在流傳過程中名稱眾多,依據民間傳統,應叫“五穀糧食畫”,簡稱“五穀畫”或“糧食畫”,也可美其名曰“五穀藝術”。中國西北部分山區稱之為“糧藝”、“谷藝”、“豆塑畫”、“百米圖”、“米畫”等。五穀糧食畫起源於盛唐,當時五穀豐登、國泰民安。“五穀”在佛教和道教規儀中,地位極高,被視為奪天地之精華的吉祥物,民間則將“五穀”作為辟邪之寶,故用之作畫。在清代十分興盛,全國各地形成了很多流派。其他各朝因戰亂不休,國不寧日,故五穀糧食畫不能興盛。
大焱用五穀藝術展示當今中國的美好景象,重慶人民用土生土長的五穀藝術在向全人類述說著重慶文化的發展。重慶五穀藝術是重慶的一張名片,是中華民族與世界各民族交往的橋樑和紐帶。五穀文化舉足輕重,可謂人類文明之起源。據權威資料顯示,人類在數十萬年前的石器上觀察到高粱的痕跡,說明五穀孕育了人類十多萬年。人類將野生雜草培育成五穀雜糧,這不能不說是人類史上的一個壯舉,五穀孕育了人類文明。同時告訴世人,人類與五穀的不解情緣。五穀糧食畫是五穀文化的最高藝術體現,是五穀文化的藝術寫照。五穀糧食畫得見君面是在乾隆朝初年。當時全國大旱,一半以上省份缺糧,糧食生產和國糧儲備之“第一緊要大事”全面失控。上至皇家糧倉,下到州縣官倉,都幾乎無糧可用。下級官員中飽私囊,朝廷大員、州縣衙門與地方勢力勾結,欺壓百姓、剋扣國糧,全國上下糧食緊缺,乾隆皇帝十分憤怒,派欽差大臣前去調查。四川歷朝歷代是產糧之地,天府之國,沃野千里,素有大清國“糧倉”之稱。欽差大臣路過四川重慶府。
老百姓得知欽差到此,便向欽差申訴官員如何剋扣官糧、欺壓百姓。欽差聽後大怒,便想出一法,叫老百姓寫萬言書由他轉呈乾隆皇帝。為了更加體現糧食的金貴和引起皇帝對糧食的深度重視,欽差讓民間藝人用五穀雜糧做成萬言書。這份特殊的萬言書轉呈皇帝後,乾隆皇帝十分重視這份表文,將其存放。到乾隆執政六十載時,那已是五穀豐登、國泰民安,社會繁榮昌盛。這時重慶府別出心裁地用五穀雜糧做成另一副表文,敘述了乾隆執政六十年的功績和當時的繁榮景象。以五穀述說著五穀豐登,映射國泰民安。這份特別的賀禮讓看煩了奇珍異寶的乾隆大帝喜愛不已。因為這份萬言書,重慶的五穀文化由此更加厚重,五穀糧食畫也成為重慶五穀文化的核心被世代傳承。由民間藝人傳到唐大焱老師先祖那裡,至此家族傳承,唐大焱老師秉承祖業,成為了唐氏五穀糧食畫第五代傳承人。從以上敘述可以看出,弘揚重慶五穀文化,發展重慶五穀糧食畫,就是保護與拯救重慶本土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唐大焱老師將傳統五穀糧食畫繼承和發揚,並對全國的五穀糧食畫進行了系統分類,將五穀糧食畫分為原色五穀糧食畫、彩色五穀糧食畫、合成色五穀糧食畫和夜光五穀糧食畫四大類。

代表作

作品《周恩來》。2008年,唐大焱創作完成了國內最大的一幅彩色五穀糧食畫《人民總理周恩來》,此畫是為了紀念周恩來總理誕辰110周年特製之作。耗時5個月,使用芝麻11萬顆。唐老師及其作品受到人民網、新華網、鳳凰衛視和重慶各大媒體的報導。作品《周恩來》獲全國金獎。唐老師被評為當代書畫藝術領軍人物。
作品《維納斯》在全國最高的工藝博覽會――中國工藝大師博覽會上被六星級高價收藏,被重慶晚報等各大媒體爭相報導。唐老師巧把糧食變金沙,創造一斤糧食值千金的神話。
作品《五穀豐登》在全國最高的工藝博覽會――中國工藝大師博覽會上獲獎。當代五穀糧食畫的興起,反映現代中國五穀豐登、國泰民安、民族統一、欣欣向榮。五穀藝術是和諧社會的真實寫照。作品《五穀豐登》是當今五穀糧食畫的代表之作。反映了建國六十周年來國家繁榮富強,在四代領導人的帶領下中華民族屹立世界之林。大焱五穀糧食畫在向全世界呈現著當今中國的新貌。
作品《聶榮臻元帥》為紀念聶榮臻元帥誕辰110周年所做的五穀糧食畫作品,耗時五個月,使用糧食11萬粒,此作被聶榮臻元帥紀念館邀請收藏,並出具收藏證書。被全國各大媒體爭相報導。
作品《江南水鄉》是大型五穀糧食畫的代表之作。
作品《鳳凰牡丹》、《龍鳳呈祥》是中國原色五穀糧食畫的代表之作。

五穀糧食畫欣賞

作品欣賞:
五穀糧食畫
五穀糧食畫
五穀糧食畫
五穀糧食畫
五穀糧食畫

世界糧食日

世界糧食日(WorldFoodDay,縮寫為WFD),是世界各國政府每年在10月16日圍繞發展糧食和農業生產舉行紀念活動的日子。世界糧食紀念日,是在1979年11月舉行的第20屆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簡稱“聯合國糧農組織”)大會決定:1981年10月16日為首次世界糧食日紀念日。此後每年的這個日子都要為世界糧食日開展各種紀念活動。旨在提醒人們關注第三世界國家長期存在的糧食短缺問題,敦促各國政府和人民採取行動,增加糧食生產,更合理地進行糧食分配,與飢餓和營養不良作鬥爭。我國國家糧食局將在當天首次向全國糧食幹部職工發起倡議,倡導自願參加24小時飢餓體驗活動,以更好地警醒世人“豐年不忘災年,增產不忘節約,消費不能浪費”。

糧食價格趨勢

中國產業洞察網數據顯示近年來由於玉米價格不斷走高,國內玉米供應一直處於緊平衡狀態,有時甚至出現搶糧局面,不少農民改種玉米。但隨著種植面積的增加和玉米豐收,2012年秋季玉米上市後價格持續走低,而且購銷不旺。,2013年開春以來,東北多地都出現了賣糧難的問題。
很多種糧大戶由於年前玉米價格一直較低,很多人想等到年後價格高點再賣,現實卻是市場上玉米價格越等越低。開春了,往年早該賣出去的玉米仍然堆在房子和院子裡。
在面對氣溫升高,玉米霉病的風險下,很多企業收購意願不高,在玉米價格一再下滑的情況下,國家啟動了臨儲收購,但不少農民很難享受到國家臨儲收購的實惠,糧販子趁機壓級壓價,玉米的銷售價格掉到了1.3元/公斤左右。
價格下降的同時則是成本的持續上升,據調查數據顯示,玉米種植成本同比上漲增長約為16%,每噸收益卻比上年減少165元。
玉米價格的急跌導致部分地區玉米價格跌破臨儲托市價。對此,中儲糧表示將加大在東北地區的收儲力度;隨後,東北各地臨儲相繼展開敞開性的收購。
有分析人士對此認為,臨儲收購已經導致糧價企穩,價格下跌空間已經有限。不過也有市場人士認為,近期臨儲收購東北糧源對市場有一定支撐,但就目前東北產區購銷情況而言,短期內糧價走勢依舊不容樂觀。分析師劉石表示,托市收購有一定的指標,一旦指標完成,農民手中的很多糧食就由小商小販來解決了,他們就會壓價。
這幾年出現了一種怪現象:糧食價格上行的時候,農民不著急,甚至會有惜售的情況,以期待在更高的價格出手,相反,當糧食價格有回調預期的時候,農民就會急於售糧,出現一窩蜂的擁擠現象。
糧食市場逐漸放開,在農民與收購方的價格博弈過程中,農民應該補上“市場”這一課,學會科學選擇賣糧時機,首先心裡應該有個合理的預期價格,事先算好賬,每畝地投入多少,產出多少,什麼樣的價格就能賺到百分之多少,一旦到達自己的心理價格了,就可以果斷出手。不必跟風,不必一味比較去年前年的高價,因為糧食也是商品,價格必然有波動。

糧食物流

據《中國糧食物流行業發展前景與投資預測分析報告前瞻》數據監測中心的數據顯示,2011年,全年糧食種植面積11057萬公頃,比上年增加70萬公頃;2011年全年糧食產量5712萬噸,比上年增加2473萬噸,增產4.5%。其中,夏糧產量12627萬噸,增產2.5%;早稻產量3276萬噸,增產4.5%;秋糧產量41218萬噸,增產5.1%。糧食產量實現半個世紀以來首次連續八年增產。
然而,糧食的增產並不能較好的穩定糧價的上漲,其中的原由即是中國的糧食現代物流發展還比較落後,物流成本高、效率低、損耗大的問題仍然很突出。
2011年,中國農產品物流總額為2.2萬億元,同比增長4.5%。中國農產品物流總額已連續8年呈現增長態勢。然而,中國農產品物流占全部物流總額的比重卻一直呈下降趨勢,2011年這一比重已跌至1.39%左右。這說明,中國農產品物流的重要地位還沒有完全建立,中國農產品物流還具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糧食安全

未來30年中國糧食安全前瞻美國世界觀察研究所萊斯特?布朗(LesterBrown)於1995年提出,到2030年中國由於耕地面積減少等將導致糧食減少20%,如果不考慮膳食結構的改善,中國將進口相當於現在世界糧食貿易總額的糧食,達2.0—3.69億噸。布朗的中國糧食威脅論敲響了中國乃至世界糧食安全的警鐘,大量中外學者將研究的焦點對準了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對未來中國糧食的產需和進口量進行了大量的分析和預測。其中大部分結論認為布朗先生的研究忽視了中國政府經濟政策對糧食安全的調節作用,認為未來30年中國不會出現布朗先生所預測的糧荒狀況。
世界銀行專門進行了關於中國長期糧食安全的課題研究,認為中國在2020年的糧食需求量約為6.97億噸貿易原糧(相當於6.08億噸加工糧食),其中90%可以通過增加基礎設施、農業科研、土地和水利發展的投資而在國內生產解決,另外的10%則依靠進口,進口量約為6000萬噸。主要糧食出口國完全可以在不大幅度提價的情況下供應這些糧食。
中國科學院陳錫康的研究表明,21世紀前30年中國糧食可實現基本自給。他的預測結果是,2000年、2020年和2030年中國糧食的產需缺口分別約為1500萬噸、3500萬噸和5000萬噸,進口依存度依次為3%、5%和8%。中國農業科學院黃季琨通過收入、人口、農業投資、城市化、市場化以及價格政策等變化的模擬運算表明,中國糧食淨進口量從2000年至2010年大致為4000萬噸,2010年和2020年均上升為4700萬噸,2030年又下降到3800萬噸。2000、2010、2020和2030年進口依存度分別是8.9%、8.4%、7.2%和5.5%。中國科學院康曉光預測,2020年前中國糧食產需缺口將迅速擴大,之後則出現較明顯下降。2000、2010、2020、2030年中國原糧產需缺口分別為0.33億噸、0.83億噸、1.38億噸和0.91億噸,進口依存度相應為6.8%、15.5%、22.6%和12.9%。
上述國內外學者的研究表明,未來30年中國糧食的需求總量將持續增長,國內糧食生產將難以滿足需求的快速增長,產需之間存在較大缺口,糧食的進口依存度將繼續上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