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姬

篤姬

篤姬是德川幕府第十三代將軍德川家定的正室夫人,一個秀外慧中、視界高遠、多謀善斷的傑出女性。二十二歲嫁給將軍,二十三歲守寡,同時落髮為尼,號天璋院。《篤姬》敘述了她年輕守寡、撫育德川家後人、掌控幕府、周鏇於政治軍事強人之間、傾盡全力化解戰亂糾紛的四十八年人生。德川幕府末期,日本內外交迫,面臨著空前的危機。在這個被稱為日本歷史上最驚心動魄的時代,篤姬憑藉她的政治智慧和高遠的目光,從戰火中拯救了整個日本,推動了政權的和平轉移,讓內閣與後宮結為一體,共同面對德川家族的危機。此後日本迎來了改變日本命運甚至亞洲及世界格局的明治維新,篤姬是承接這一界點的關鍵人物。

基本信息

篤姬(1835年12月19日-1882年11月20日、あつひめ。本名:島津於一)生於權勢已被動搖的幕末,她是薩摩藩士的女兒,因為自幼冰雪聰明。21歲時,篤姬進嫁給了第十三代將軍德川家定。但是一年多之後,家定英年早逝,沒留下任何子嗣。家人為爭奪繼承權明爭暗鬥,篤姬也被捲入其中。最後,家茂繼承了將軍之位,篤姬又與推動“尊王思想”的和宮展開了攻防戰。家茂去世後,最後一任將軍德川慶喜即位,土佐藩士坂本龍馬等人登上歷史舞台,篤姬必須更加努力應對這亂世。

簡介

篤姬篤姬

篤姬出生於薩摩·島津家的分家,是江戶幕府第13代將軍·德川家定的正室。可是,體弱多病的家定(繼位後改名為家茂)在婚後1年半後就死了,年僅23歲的篤姬失去丈夫,稱號被改為「天璋院]。圍繞將軍的繼承人,幕府內部明爭暗鬥,甚至引起以篤姬的故鄉---薩摩作為中心的反幕府運動的激化。篤姬作為統領大奧的總帥,在明治維新的騷亂中為了德川宗家以及整個日本傾盡了自己的全力。同時,篤姬還與迫近江戶城的薩摩藩西鄉隆盛等人帶頭的新政府軍進行斡鏇,在江戶和平開城這一重大事件中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明治維新後,她又專心致志地教導繼承德川宗家的家達等人,為培養支撐日本未來的人材傾注了自己的心血。

篤姬將軍家定

在山清水秀的今和泉,領主島津忠剛(長冢京三)唯一的女兒於一誕生了。在她成年後認識了一位優秀青年肝付尚五郎,二人有著深厚的友誼,於一的出身要高出肝付很多,不過忠剛同意此婚事。可是新任藩主島津齊彬大人收於一為本家公主改稱島津篤姬君並由她成為將軍的正妻,有多處勢力反對於一公主入輿多虧阿部正鴻力挺於一方才入奧,經過嚴格的訓練,在兩年的漫長等待後,安政三載於一改名近衛篤子嫁給德川家祥成為十三代御台所,家祥經常與側室志賀在一起冷淡阿篤,阿篤認為將軍是在裝瘋賣傻逃避責任,多次直接質問將軍,阿篤發現自從上次偶然發現將軍認真的眼神時,自己對將軍已經萌發愛情。阿篤試圖與將軍交流,但將軍卻避免與阿篤交流。家族對要求阿篤推舉一橋為嗣之事不斷施壓,萬般無奈阿篤向家祥袒露心事,家祥也講出了自己的苦衷。阿篤見過一橋慶喜和德川慶福後發覺慶福有君主之勢,而正當家祥將軍對篤子御台寵愛日深時,阿篤與婆婆本壽院間矛盾白熱化,為了不讓阿篤傷心,家祥勉強接見哈里斯和慶喜。這引起本壽院的怒火,本壽院阻止將軍前往阿篤居所御殿過夜,家祥已深深迷戀阿篤,因為見不到阿篤,將軍急火攻心猝然病倒。家祥從未愛過志賀,他一心要見御台,於是不顧母親反對而親往御殿過夜,阿篤感動得熱淚盈眶。齊彬不斷就世嗣之事施壓於阿篤,還上了推舉慶喜的自白書,家祥與阿篤因此產生鴻溝,為了挽回將軍的愛,阿篤只好背叛養父,採取立政策,將軍也自我反思向妻子道歉。家祥為了維護德川家便任命井伊直弼為大老,考慮到慶福年幼於篤姬,立慶福可以讓阿篤攝政從而使妻子免受欺凌。於是立慶福為嗣安政五載十三代將軍德川家定因病暴斃,年35,遺命正室近衛篤子攝政。同月二十八代薩摩守島津齊彬亡,年50。遺言雙至,阿篤悲痛欲絕。井伊直弼展開安政大獄,同年十三代御台所島津於一落髮,改名天璋院。井伊不支持阿篤攝政,阿篤於是向井伊宣戰。12月家茂(慶福)將軍宣下,家茂支持義母天璋院攝政。對井伊的大獄不滿,井篤劍拔弩張。家茂(13歲)對篤姬(22歲)產生微妙情素,但是篤姬心中只想家定一人而已。井伊不斷阻礙家茂會見篤姬,但是家茂不理會他。井伊誣陷村岡(大御台所篤姬義母)將其下獄,篤姬下賜村岡葵之御紋使村岡無罪釋放。家茂埋怨篤姬不將困難告訴他,並希望篤姬日後有任何事都要告訴他。篤姬忠實的年寄幾島離開了她,這加深了她對家茂的依賴。薩摩來的重野成為篤姬的年寄,井伊的做法激起薩摩與水戶不滿,二藩已有反心,通過與井伊的談話,篤姬了解了他的忠心,終於和他和解。安政七年,水戶浪人刺死大老井伊。文久元年,幕府恭請仁孝天皇第八皇女,今上御妹和宮親子殿下下嫁德川家茂,今上無奈同意,和宮萬般不願的與有栖川宮熾仁親王解除婚約。薩摩敦請篤姬回鄉遭拒,和宮宣布決不去適應江戶風。文久元年九月,在被賜名親子並內親王宣下後,和宮攜生母觀行院經子及宰相典侍庭田嗣子入大奧。京都方對江戶方不斷挑剔,讓阿篤忍無可忍。和宮初見家茂,一見傾心。京方一再挑釁,使和篤婆媳關係惡劣。文久二年,和宮與家茂成親。婚禮之夜,和宮拒絕家茂,此事引起議論,和宮被懷疑意圖行刺家茂,經阿篤調查所謂兇器只是鏡子而已。阿篤勸家茂親近和宮,於是家茂向和宮坦白心事,和宮終於接受家茂。

少女時代

篤姬母親-幸

天保6年(1835年)12月19日,作為長女的篤姬誕生在鹿兒島城下今和泉家第5代島津忠剛(tadatake)的家中。今和泉家是島津家一門之一。地位相當於將軍家的御三家。母親-幸(yuki)也是島津家的一族。

篤姬是成為藩主島津齊彬的繼女之後所用的名字,最初叫做一子(katsuko)也就是第一個女兒的意思。

安政3年(1856年)篤姬成為京都貴族--近衛忠熙(konoetadahiro)的繼女,改稱篤姬君諱名敬子(sumiko)。同年12月,從近衛家嫁到將軍家。(因為按當時的規矩,由於家格門第上的差異,從旁系的島津家不能直接出嫁到德川將軍家,因此要先成為近衛家的繼女。)

一個從小就是一個聰明伶俐的女孩。因為是島津名門,將來本應嫁給藩內的上級家臣或者近鄰的小大名家中,作為一名非常普通的武士之妻度過一生的。然而,時代卻將一子改變為悲劇式的Firstlady(第一夫人)。起因還要從幕府說起。

嘉永3年(1850年),島津家被欽定為御台所的候補。當時將軍家定已經立有來自鷹司家和一條家的御台所。雖然大家對有病在身、言語不清的家定有後繼一事不抱什麼期望;但是在大奧里卻急需迎接一位能支撐將軍家的實力派夫人。

篤姬島津齊彬

其實,先前第11代將軍德川家齊(ienari)的御台所就曾經是第25代藩主島津重豪(shigehide)之女--茂姬(shigehime),而且11代將軍在位的時候,德川家子孫繁盛(共有55個子女)。因此,迎娶篤姬或許也是為了再仿先例吧。

翌嘉永4年(1851年),敲開大奧後門的島津齊彬成為了第28代藩主。雖然在島津家中除了一子之外,還有齊彬同父異母的弟弟久光(hisamitsu)的女兒-阿哲(12歲)等人,不過,齊彬選的卻是一子。當時「較周防(suou)之女(久光之女)溪山(第26代齊宣(narinobu)末子安藝(aki)之女(忠剛之女))時16歲乃更適之齡。或許齊彬不大喜歡與自己爭奪家督的久光的女兒成為御台所,所以最終還是選定了一子,並且對其評價道:有忍耐力,且待人有圓滑之處。那么齊彬為何如此了解一子的性格呢?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一子的父親忠剛(tadatake)是與齊彬在江戶的高輪(takanawa)藩邸相處了11年的青少年時代的知己。(另,島津久光從文久2年(1862年)初次上洛之後,就再沒離開過鹿兒島。)

待嫁

篤姬篤姬

嘉永6年3月1日,齊彬舉行了鞏固與篤姬的父女關係的典禮,並以親生關係送交到幕府。19歲的篤姬在鶴丸城接受了將近3個月舉止和禮法的嚴厲訓練之後,於同年8月21日從鹿兒島出發,再次踏上不歸的旅途。

前往江戶的行程約440里(約1700千米),需要花費2個月的時間。10月2日,篤姬登殿拜訪近衛邸,在遊覽了京都·宇治之後,於同月6日從伏見出發,23日到達江戶,並進入上屋敷的芝藩邸(現東京都港區)。

由於估算6月上旬佩里來訪浦賀,齊彬曾指示篤姬一行如果中途不順暢的話就換道木曾路,不過篤姬最後還是按自己的喜好選擇了東海道。

雖然篤姬已經來到了江戶,但是入奧的計畫還是遲遲沒有進展。翌嘉永7年因為佩里再訪,為了祈禱政治安康而改年號為安政。然而就在這一年皇宮離奇起火,翌安政2年又發生了江戶大地震(造成芝邸倒塌),不期而至的災難使得民聲騷動,婚禮也被推遲了。

不過,推遲的理由還另有所在---使得一橋派在將軍繼嗣問題上往有利的方向發展,也就是所謂的政略婚姻。

出嫁

篤姬篤姬

面對佩里的開國要求,老中首席阿部正弘破例向全國的實力派諸侯·諸司徵求意見。徹底攘夷還是承認通商,當時的國論分成了兩派。

要歸結國論只有尋求朝廷的權威也就是所謂的敕許。並且,要對付這場事關國運的外交危機,現任將軍(家定)已經無法令人信服。因此大家都在期盼下任將軍是一位擁有外交手腕的英明人物。

為了爭奪繼承權,推舉水戶德川齊昭(nariaki)之子一橋慶喜出任將軍的阿部正弘等一橋派和推舉與將軍家血脈更深的紀伊德川福慶的井伊直弼等南紀派相互對立。而在這當中,誰能成為將軍家定的御台所也是影響政局的重要因素,因此立刻成為關注的焦點。做風質樸剛健的德川齊昭,向來被大奧所厭惡;而作為大奧意見代表的家定的生母-本壽院也偏袒慶福一方。為了打開這個對一橋派不利的局面,必須讓篤姬出嫁家定,然後伺機遊說本壽院。在這點上阿部正弘和島津齊彬的意見是完全一致的。

嘉永7年(1854年)3月3日,幕府締結了神奈川條約(日美親善條約)。按照這個條約,安政3年(1856年)7月,哈里斯就任美國總領事,強硬逼迫日本締結通商條約。此前的2月,一橋派從阿部老中那裡得到婚禮的許可。11月,篤姬從澀谷的下屋敷(江戶時代大名等郊外的別墅)進入了江戶城(大奧)。因為靠海的芝上屋敷面臨來自外國艦炮攻擊的危險,以篤姬為首的女中眾人,從安政2年12月起就已經移居到齊彬在澀谷另置的下屋敷。德川齊昭一直對旁系的島津氏心懷戒心,未必輕易就贊成篤姬入輿。不過,在其親生子慶喜的大力推舉下,4月15日,齊彬還是終於等到了宮中的首肯。當然,齊彬私下裡也將立慶喜為將軍繼嗣一事告知了篤姬。在聯絡方面,齊彬將自己的妹妹郁姬(嫁給近衛忠熙)手下的老女(侍女長)幾島安排到篤姬身邊,成為島津家與大奧之間的內應。

安政3年11月19日家定與篤姬結納(訂婚禮),12月18日舉行婚禮。(家定33歲,篤姬21歲。)篤姬的嫁妝,儘是點綴有德川家的葵花紋以及近衛家的牡丹花紋的奢華之物。據說當時出嫁的佇列從澀谷的下屋敷一直排到了江戶城,光是運送婚禮用品就花費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可是,擁立慶喜卻遇到了一系列的麻煩。6月17日,首先是一橋派的盟主阿部正弘病死(37歲)。翌5年2月,篤姬將「家定和大奧全部反對立慶喜」這一大奧方面封堵的訊息傳給齊彬。4月,南紀派的彥根藩主井伊直弼就任大老。6月19日,日美和睦通商條約簽訂。緊接著25日,公布慶福為將軍繼嗣。7月6日,虛弱的德川家定病死(35歲)。1年零7個月沒有夫婦之實的短暫婚姻宣告終結。10日之後,正準備進京的齊彬(49歲)在鹿兒島突然去世。此後,安政大獄之風更是遍刮全國。24歲的天璋院只得專心於治理大奧(約有1000人)。

出嫁後

篤姬天璋院

安政7年(1860年)3月3日,井伊直弼被暗殺(櫻田門事變),這起事件導致了政局的改變。文久2年(1862年),為了公武和睦,孝明天皇的妹妹--和宮下嫁第14代將軍家茂((慶福),成為御台所。28歲的天璋院將比自己年輕11歲的和宮接入大奧,還未到而立之年就當上了婆婆。由於和宮早已有過婚約,使得這場政略婚姻顯得十分勉強。而且這位新御台所也不打算去適應江戶風,不僅自稱為「宮樣」,連其親生母親(觀行院)還有女官等80名隨從都繼續保持著皇宮的派頭和作風。因此,就處理大奧的大事小事上天璋院身邊的260名女中與和宮身邊的280名女中之間經常相互勾心鬥角。

天璋院跟和宮初次見面的時候,就曾經賜坐和宮一個沒有座墊的地方。和宮也是毫不客氣,直接在從京城帶來的禮品上寫上「天璋院」幾個字,連敬稱都沒有,世間的婆媳關係向來都很緊張,慶應2年(1868年),第2次長州討伐進入最高潮,將軍家茂在大阪城暴斃,時年21歲。同齡的和宮改稱靜寬院,大奧內又多了一個年輕的寡婦

天璋院雖然一開始是慶喜擁立派,後來卻逐漸對家茂產生了好感。在家茂上京時,甚至還與和宮一起到芝增上寺求願。都不喜歡德川慶喜,這也兩人之間少有的共通之處。兵庫開港後,對經常參加外交聚會的慶喜,靜寬院一直反覆嘮叨要攘夷閉關以及向天璋院盡孝道。慶應3年10月,慶喜向朝廷大政奉還,但是討幕派的薩摩藩讓在藩邸的浪士們到市內挑釁。忍無可忍的幕府於12月25日火燒了藩邸。慶應4年正月,訊息傳到大阪城之後,(3日)舊幕軍與薩長軍在鳥羽·伏見之戰全面升級,戊辰戰爭開始。高掛錦旗的薩長軍在首戰中獲得大勝。6日,慶喜逃出大阪城返回江戶。天璋院和靜寬院最初並沒有接見身穿法國軍服、匆匆撤回的慶喜,直到慶喜改穿狩衣。見面之後,慶喜道出了薩摩藩舉兵的緊急狀況,但這時的天璋院同樣也是無力控制外部局勢的變化了。來自娘家薩摩藩的使者打算將天璋院撤出,不過被已經決心死守江戶城的天璋院斷然拒絕了。當時天璋院態度是十分強硬:不僅抱怨娘家在財政上不支持幕府。

中晚年

篤姬西鄉吉之助

或許是對主管過自己入輿的西鄉吉之助(西鄉隆盛)還抱有一絲幻想,天璋院向東征的官軍提交了的請願書。在江戶城開城的談判席上,勝海舟曾向西鄉搬出過靜寬院,其中自然也暗指天璋院這位曾經的薩州之姬。其實勝海舟,已經向一橋茂榮表白過一定要保住這大奧里最重要的兩個人的決心,上面這番話只不過是表面上威嚇一下西鄉而已。最終談判敲定,江戶城不戰而降。史稱“無血開城”。

之後,天璋院從一橋邸輾轉到紀州邸、尾張外山屋敷等地。直到後來明治10年(1877年),才終於在千馱谷(澀谷區)安頓下來。期間,昔日的德川幕府所在地--江戶也伴隨著騷亂更名為東京。慶應4年(1868年)的閏4月29日,6歲的田安龜之助從朝廷那裡接到了繼承德川家的聖旨。翌月,龜之助改名德川家達,成為了駿河70萬石的藩主。而在背後全力教導龜之助的正是天璋院。明治10年,家達留學英國,天璋院也暫時得以安閒下來。同13年,天璋院去到箱根·熱海的溫泉療養。這也是薩州御台所自從19歲從鹿兒島出發之後,第一次有1個多月的私人假期。同年,申請留學延期的家達從愛丁堡遷到了倫敦,並給天璋院寄回了各式各樣的英國特產。明治15年10月,家達回國。

晚年的天璋院為了教育德川宗家的16代即田安龜之助瀝盡心血。看到家達颯爽的英姿,天璋院終於是了無牽掛,於翌年11月20日去世,享年49歲。墓地修建在寬永寺院,與家定之墳並列長眠。天璋院把自身的財產全部用於原大奧下級們的就業和婚姻並為此而奔走。由於錢財都用於接濟,據說去世的時候其手邊只有3日元(折合當今6萬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