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亞若

章亞若

章亞若(1913—1942),原名章懋李,1913年出生於永修縣吳城鎮,早年就讀於南昌女中,1926年與唐英剛結婚,並育有兩子,後因唐英剛不幸離世,章亞若避至江西贛州,進入公署工作。1939年擔任蔣經國秘書。期間與蔣經國產生愛慕,並於1941年懷孕,1942年正月十五日在桂林醫院產下兩子蔣孝嚴、蔣孝慈。1942年8月16日章亞若在桂林醫院被人注射毒針身亡,有人懷疑是戴笠指使手下實施的謀殺,也有人認為是陳立夫所為,真兇至今仍爭論不休。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章亞若曾就讀於南昌女中,在中學時就被稱為才女。1926年與時年18歲的唐英剛結婚,並育有遠波、遠輝兩個兒子,後因唐英剛不幸離世,避至江西贛州,當時蔣經國剛就任贛州行署專員,章進入公署工作。1939年擔任文書,後擔任蔣經國秘書。與蔣經國互生愛慕,並於1941年懷孕,後為免流言,隱居在廣西桂林。1942年正月十五日,在省立桂林醫院產下雙胞胎,乳名為大毛和小毛,後采蔣介石欽定的名字孝嚴、孝慈。當時兩個兒子隨母姓,是舅舅章浩若決定的。1949年蔣孝嚴和蔣孝慈在蔣經國安排下去台灣。

章亞若初見到蔣經國,給蔣的印象是單純、素雅,就像一個女學生。因為徐君虎在章亞若到公署上班後,便告訴她蔣經國“崇尚樸素”。見到蔣經國後,便給蔣經國留下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純清素雅的女學生印象。章亞若在公署資料室工作不久,因工作出色,被蔣經國調至公署“抗日動員委員會”任文書。章在做文書工作期間,進一步展現自己才氣,令蔣經國刮目相看。

章亞若1942年8月16日不幸去世,有人懷疑是戴笠指使手下實施的謀殺。蔣孝嚴現居台灣,曾任台灣“行政院副院長”,國民黨中常委,2008年11月22日,榮升中國國民黨副主席,著有《蔣家門外的孩子》。蔣孝慈已於1996年去世。

她四五歲時便在家中學習詩詞、書法,聰慧異常,六歲起跟隨在南昌做律師的父親章貢濤(吳城鎮16歲的秀才,北京政法大學畢業,曾任江西遂川縣縣長)讀國小,不僅各門課程均優秀,且還在學校辦牆報,畫刊圖,唱歌跳舞做遊戲,樣樣出色,十二、三歲時,放學回家,還能替母親周錦華(吳城富商周亮生之女)主持日常家務和開支,善烹飪,能裁剪,寒暑假回吳城老家,其天資和才幹在親戚鄰里的孩童中格外突出,給爺爺章百昌和外公周亮生帶來許多歡樂和讚許。

15歲的章懋李已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按照吳城的風俗,已可以出閣生兒育女了,於是,吳城的大戶,章家、周家的親戚,紛紛托媒婆到南昌右營街章貢濤律師家提親,儘管懋李堅決要繼續讀書,決不馬上嫁人,但還是掙不脫頑固的封建舊俗和勢力,於是懋李不得不與表哥唐英剛熱熱鬧鬧地入洞房。一個在學業上很有希望的才女的升學路被封建舊俗斷送了,這是時代的悲哀。

蔣章之戀

章亞若留下的兩個孩子章亞若留下的兩個孩子

1938年的南昌,抗日宣傳和後援工作非常活躍。章亞若為了擺脫劉副院長的糾纏,也為了發揮自己的才能,便報考南昌預六師宣傳隊,並被順利錄取。某日,亞若正在與隊員們排練京劇,師長郭禮伯一行突然來視察排練,並對隊員們介紹說:“這是省保全處蔣副處長經國同志。”蔣說:“剛才這位小同志唱得非常好。請問你叫什麼名字?”章回答說:“我叫章亞若,我已經是大人了。”南昌落入日寇之手,亞若隨流亡的人群來到贛州,不久被錄聘為贛州專署圖書資料室管理員,由於工作出色,被贛州專員蔣經國調到專署抗敵動員委員會任書記(文書)不久進入贛州赤珠嶺青年幹部訓練班學習,充分顯示出她的多方面才能,並被推薦為蔣經國在青乾班的助手。此時,蔣經國已向章亞若傾吐愛情,但章鑒於經國已有妻兒,又是“太子”,自已是寡婦,不敢高攀,如果與蔣婚外相戀,會影響兩人的社會影響,等等原因,章亞若斷然拒絕了蔣的愛情。青乾班畢業後,章被蔣經國安排到專署秘書室任書記(文書)。實際做助理秘書的工作,不久兼任專署“民眾詢問處”(類似現在的信訪辦)負責人,又常以專署書記和《青年報》記者名義,隨蔣專員外出抓賭、禁鴉片或巡視各縣,並寫成相關報導、文章以“章頻”或“懋李”的筆名在《青年報》發表,有時還配上章繪的水墨畫同時發表。由於蔣專員一再向章亞若傾吐愛情,章終於被他的真情所融化,於是兩人互相商定情名:慧鳳(蔣經國)、懋雲(章亞若),經國並安排情人章亞若與妻子蔣方良一些接觸、相處的機會。經國想向父親蔣介石匯報這一個喜事,但因國難當頭,戰事不利等原因,一直沒有匯報的機會。

蔣章之戀至1941年夏天,章亞若懷孕,二人欣喜欲狂,當經國去重慶向父親報告這一喜訊,並請求父親同意他們結婚時。委員長卻因戰事艱難及被經國“三禁”打擊的贛州黑惡勢力多次向蔣介石誣告等原因,說:眼下不宜辦這種婚事,在肚子大起來以前,先秘密轉到一地方去待產。二人為沒有得到蔣介石和社會對這門婚事的認可而十分苦惱,亞若想去醫院打胎,經國卻沒有同意,於是他們在贛州“張萬順”酒家請幾位親信、好友為亞若去廣西桂林待產餞行。也算是內部公開這門婚事,並由亞若的好友桂昌德陪同亞若由贛州去桂林,照顧其孕、產時的身邊事務。在桂林,蔣經國則委託其好友、廣西省民政廳廳長邱昌渭關照章亞若待產的相關事務。

死亡真相

長期以來,蔣經國和章亞若的愛情故事一直為人們所關注,甚至美國兩大著名報紙《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也曾以顯著篇幅進行了長篇報導。

章亞若究竟是如何去世的?是生病,意外,還是被謀殺?這一直是未解之謎。20世紀80年代末以來,出現了大量的回憶文章和書籍,就此事進行考證。儘管存在一些爭議,但比較主流的觀點認為,章亞若為黃中美所殺,黃的動機是出於對蔣家的“忠誠”。

然而,據一些資料表明:章亞若的死與黃中美毫無關係。

2004年,台灣“保密局退役少將”谷正文,在接受《華聲》周刊記者訪問時,公開向社會說出:“蔣經國的情人章亞若,是蔣介石、陳立夫下令中統謀殺的。”

離奇死亡

1939年,蔣經國在江西與章亞若結識,很快墜入愛河。而此前,1934年,蔣經國與蔣方良結婚,並於1935年生下蔣孝文、1938年生下蔣孝章。

章亞若章亞若

1941年夏天,章亞若懷孕。可是,當蔣經國向父親蔣介石報告這件事並請求父親同意他們結婚時,蔣介石卻對這門婚事不認可。於是蔣經國和章亞若在贛州“張萬順”酒家請幾位親信、好友為章亞若去廣西桂林待產餞行,也算是在內部公開這門婚事,並由章亞若的好友桂昌德陪同章亞若由贛州去桂林,照顧其孕、產時的身邊事務。在桂林,蔣經國則委託好友、廣西省民政廳廳長邱昌渭關照章亞若待產的相關事務。

1942年1月,章亞若在桂林生下一對雙胞胎男嬰,產前產後,蔣經國常從贛州來桂林與章亞若母子歡聚。

1942年8月14日下午,章亞若應約去邱昌渭家參加晚宴,深夜回來時上吐下瀉,次日送至廣西省立醫院治療。據悉,該院的王醫師將一針劑注射進章亞若的左手血管,幾分鐘後章亞若突然大聲尖叫:“哎呀!不好了,我眼前一片漆黑……”然後就昏迷過去,不久,搶救無效死亡。

在場的桂昌宗、桂昌德兄妹及章亞若的姐妹懋蘭、亞梅認為,章亞若是被人用毒針毒死的。他們說,章亞若死的時候全身發黑。

蔣經國得知訊息之後,派人去桂林處理後事。章亞若被安葬在桂林東郊七星區白面山鳳凰嶺。

蔣經國與章亞若的兩個孩子,被外婆帶到江西萬安撫養。1942年冬,章孝嚴兩兄弟隨外婆投奔舅舅章浩若。此後外婆又把他們兄弟帶回老家南昌。1949年,在蔣經國的安排下,由王升將軍帶著章孝嚴一家經南昌輾轉廈門到台灣新竹。直到他們上高中,外婆才告知他們身世。

病死之說

王升(蔣經國在贛南一手培植起來的得力幹將,章亞若的好友、青乾班同學,抵台後任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總統府國策顧問等要職)1992年1月20日在合灣接受“台視”記者訪問時說:“章亞若是因病找不到抗生素治療而死亡。”台灣《聯合報》記者周玉蔻小姐寫的《誰殺了章亞若》一書說:“王升向亞若的孿生子孝嚴、孝慈表示,他們的母親是患了急性痢疾,醫生救治無效不幸喪生的。”

但有人提出疑問:

⑴當時的桂林省立醫院是大後方醫療設備與水平最好的醫院,怎么會找不到抗生素這種常用藥,怎么會對急性痢疾之類中小醫院都能治好的常見病治不好。

⑵當時的王升不在桂林,不在醫院,不在章亞若身邊,卻說章是得了急性痢疾,而當時在章亞若身邊的章亞梅(亞若之妹)、桂昌德(亞若好友)、桂昌宗(亞梅好友)、周淑清(亞若好友、邱昌渭廳長的夫人)及王醫生等當時和後來都未說章是得了急性痢疾而醫院找不到抗生素而死亡。

徐君虎(1940年前後在贛州任蔣經國專員的主任秘書,章在桂林逝世時徐任桂林市府社會科長兼軍事科長。八十年代任湖南省政協副主席,是大陸最早撰文和接受採訪回憶他年輕時與蔣經國、章亞若等人交往的人)說:“章亞若確實是死於患病,並非他殺;當時的衛生條件很差,抗戰時期生活條件也不好,章亞若產後身虛弱,加上感染,不久就病逝了。”但有分析說:此說不符合事實,章亞若歷來物質生活不差。抗戰時中國百姓總體生活水平不好,但章抗戰以來在上層機關工作,有固定的經濟收入,又與蔣專員相戀、生子,生活條件是不會差的。而且章在桂林拿出200元錢贊助女友劉雯卿出詩集,自當有經濟能力買營養品為自己補身子。而章生產和逝世前就醫的廣西省立醫院是大後方醫療設備、水平最好的醫院。此說被分析為是希望章孝嚴(1988年以後,任國民黨十三大中央委員,十四大中央常委,外交部常務次長,台灣華僑委員會委員長等職,是出色的外交官)、章孝慈(八十年代起任台灣東吳大學法律系主任、法學院院長、副校長、校長,是著名法學家。兄弟二人及家屬已回過大陸訪問、吊母、尋根)不要誤信母親是被害的,不要對父親產生誤解,乃至記恨父親。

被害之說

1942年8月16日上午,王康先生前往(桂林)《民團周刊》社辦公室(王是編輯部主任),見社長錢實甫神色黯然、錢太太肖友蓮(當年是章亞若的好友,1990年80歲時住在上海)眼睛紅腫,王康問發生了什麼意外事?錢太太說,蔣經國專員的愛侶章慈雲(亞若)昨天被人下毒喪命,全身發黑。王康把此事記在日記中(據l990年2月8日台灣《中國時報》)。章亞若的大弟章浩若1951年4月身陷囹圄,在江西南昌新建縣長陵看守所寫的交待材料中說:“我這個三姐(亞若)雖則已經死了十年,由於她死得突兀與慘哀,也足以證明蔣匪貴族們是如何的毒辣與陰狠……被毒死時全身發黑,哀號數聲,為狀最慘,其時為1942年。”章亞若的大兒子唐遠波在1993年接受記者採訪時,回憶母親的印像:美麗出色的母親,一向身體健朗,怎么可能突然得重病,短時間內死了呢?很可能是死於蔣經國後面的一隻大黑手,而這隻大黑手是蔣經國的力量無法控制的。

謀殺之說

關於章亞若的死,幾十年來,一直沒人公開談論。直到1988年1月,蔣經國在台北逝世,蔣、章之子章孝嚴(曾任台“外交部長”、“行政院副院長”、“總統府秘書長”等職。自2005年3月改姓蔣)、章孝慈(台法律學者,曾任東吳大學校長)成為台灣政界、學界名流後,人們才將關於章亞若身世與死亡之謎的各種回憶、傳聞、猜測、分析、解釋、澄清、研究等,紛紛披露于海峽兩岸乃至海外報刊、電視、書籍中。其中大多認為黃中美毒死了章亞若。

最早傳出章亞若為黃中美所殺的說法是漆高儒,他當年在贛州任蔣經國專員的秘書,後任台灣“軍聞社”社長等職。

蔣孝嚴桂林雨中祭母蔣孝嚴桂林雨中祭母

漆高儒發表文章說:“黃中美在我們三人(黃中美、徐季元、漆高儒三人均是蔣經國的秘書)密談時說:章亞若在桂林太招搖了,本來該在桂林隱藏的,不可對外,如今她參加很多社交應酬,完全以蔣太太自居,這樣將妨礙經國兄的政治前途,委員長知道了,也是不得了的事,我為專員的政治前途著想,只有把她幹掉。經國之前途比一條女人的性命重要。”文中又說:“是我親自聽到的黃中美要除掉章亞若的一段話”;“我是唯一知道黃中美起意除章的人”;“黃中美有殺章之動機以至採取行動,約兩個月之時間”。漆高儒稱:“到底黃中美秘書如何置章亞若於死地,我是不知道的。”漆高儒猜想:黃中美採取了先斬後奏的方式,事後報告了蔣經國,蔣對黃中美很不滿意,此後黃即下落不明,沒有再來過專員公署。

此後,台灣作家周玉蔻(曾為台北“市長”候選人)提出:1942年五六月間,有兩位在贛州專員公署做事的秘書級人員到桂林,與徐君虎商量,想借一輛車子,載章亞若出遊,路經山崖時將她推下去,因徐君虎反對未成。其後,章亞若參加邱昌渭家的一次家宴,午夜返家後,腹痛不適,第二天早上進醫院治療,就此一去不返。周玉蔻稱:章亞若是被毒死的,兇手是黃中美。周玉蔻還說,黃中美已被第六戰區陳誠的參謀張振國槍決。

張振國看到台灣一些報刊上刊登的有關章亞若被毒死的文章後,於1989年聖誕節期間寫信給章孝嚴說,他曾奉陳誠之命將毒死章亞若的軍統人員黃中美拘捕。他說:“章亞若不明不白地死後,我報告陳誠,他特別重視,命我徹查。我隨率幹員數名趕到桂林,除襄辦喪事外,追查結果。發現是贛南專署,有一掛名的秘書名黃中美者,是戴笠派往擔任保防工作的,為了蔣經國的前途及蔣府的清譽,竟敢膽大妄為,自作主張,用毒針害死章亞若。我將黃中美拘捕後,帶往恩施,經嚴加拷問,最好的證據是毒針,這是戴笠幫專門殺人用的,以鐵證如山無法狡賴。我將黃中美以殺人供後移轉第六戰區軍法執行監馮庸處理。”

一些人讀了漆高儒、周玉蔻、張振國的文章後,堅定認為章亞若為黃中美所殺。台灣中央研究院研究員吳乃德贊同漆高儒的說法,說:“當章亞若以‘蔣夫人’的名義積極參加社交活動後,蔣經國的手下認為,為了蔣經國的政治前途,必須將之加以除去。執行這項任務的是蔣經國留俄的同學、特務黃中美。”

中國新聞社的文章亦稱,章亞若被贛南專署的掛名秘書,實際是特務的黃中美用毒針害死。“他的動機竟然是出於對蔣家的‘忠誠’,以致蔣經國聞訊後,雙手顫抖,悲戚凝噎,仰天長嘆,欲言又止。真相大白後,第六戰區情報主持人張振國受命親自拘捕並審問了黃中美。在湖北恩施,黃中美終於供出自己膽大妄為,自作主張,用毒針害死章亞若的犯罪事實。兇犯不久即被槍決”。

蔣意除說

蔣介石示意除章說:章亞若的一位同輩親戚1995年在同徐浩然(1939年被蔣經國任命為贛州市區區長,章亞若的同事、朋友,現為江西省文史研究館館員)談到章亞若的死因時說:有一次,蔣經國從贛州赴重慶,向父親報告孝嚴、孝慈快半歲了,她們母子在蔣家的名分未定,是不是……?老先生說:“是的,我是給孝嚴、孝慈正式取了名,可現在的情形不同,你的這個事,被許多人都知道了,還有人上告你,說你在贛南倡導新風尚,禁止男人嫖娼,而你自已卻亂搞女人,哎,你說,我不處置行嗎?!芳娘是你的髮妻,在俄國同你共過患難,哎,現在的抗戰,還要俄國人幫忙,不能因為你的事,弄壞了我們同俄國的關係,哎,只要你離開她,孝嚴、孝慈的取名我決不反悔,哎,如果你一定要和她在一起,你就不配做我的兒子,我也就不承認這個命名。她們的安全,我也不管了,哎—……”經國十分痛苦地離開重慶回贛州,十多天后,他便接到章亞若“病”死桂林的報喪電……,據分析是示意戴笠的手下暗害的。

黃氏關聯說

黃中美,1903年生,浙江臨安人。1922年作為浙江省的代表參加共產主義青年團全國第一次代表大會,後來參與組建共產主義青年團杭州支部,任委員長。1923年,經俞秀松、宣中華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1924年“國共合作”後,加入國民黨,並擔任國民黨浙江省黨部負責人。1925年吳佩孚占領浙江,與沈玄廬、俞秀松、宣中華等4人調到上海。1925年五卅慘案後,代表上海總工會出席由上海總商會、總工會、學生會等各界聯合成立的臨時濟安會(專管給20多萬罷工工人發放救濟費等事宜),並代表總工會擔任濟安會副主任委員,“負總務責任”。1925年10月,中共中央派遣黃中美等13名浙江黨組織成員到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在去往蘇聯的船上與蔣經國相識,後來兩人成為好友。在莫斯科中山大學,黃中美與蔣經國、左權、烏蘭夫、徐君虎等同班。後來,由於王明捏造的“浙江同鄉會”、“肅托”等事件的牽連,他與蔣經國各奔東西,但一直有著書信往來。

孝嚴、孝慈雙胞胎兄弟於桂林出生孝嚴、孝慈雙胞胎兄弟於桂林出生

黃中美在蘇期間,曾擔任過海參崴國家政治保衛局翻譯。1935年回國,在浙江寧波從事鹽務緝私工作。1939年,擔任贛州專署專員的蔣經國,邀請黃中美出任主任秘書。1941年,黃中美與蔣經國同為江西鹽務處(1941年成立)副處長。由於“上面”害怕贛南被“赤化”,黃中美、高理文、周百皆、徐季元等蔣經國的核心智囊受到排擠,多被調離,黃中美自1941年底返回浙江臨安老家閒住,直至1943年初。其問,即1942年8月,章亞若在桂林去世。1943年,蔣經國邀黃中美赴贛州,任浙、皖、閩、贛四省鹽務督運專員辦事處的主任秘書(實際上是負責人)。1945年,財政部任命黃中美為吉林省鹽務局局長。1947年,宋子文組建中國食鹽收運處(即中國鹽業公司),派黃中美擔任業務專員。後來,蔣經國撤離大陸,力邀黃中美隨同赴台,但黃選擇留在大陸。

可見,黃中美不是張振國等人所說的“掛名秘書”,更非“特務”。章亞若被害前後,黃中美在浙江,徐季元在福建,漆高儒在贛南,三人不可能在一起“密談”。即便三人同在一市,漆高儒當年僅是機要秘書,與黃中美、徐季元身份地位相差懸殊,黃、徐二人不可能冒失地去和既非“同謀”、又非直接下屬的漆高儒“密談”。漆高儒說:“蔣對黃很不滿意,此後黃即下落不明,沒有再來過專員公署”云云,都是信口雌黃。

還有,如果黃中美殺掉了蔣經國的心上人,蔣經國怎么可能在章亞若死後重用黃中美主管鹽務?要知道,當時的鹽務是要害。這一點無需多說,懂歷史和經濟的人都知道鹽務的重要性。

張振國斬釘截鐵地說自己親手逮捕了黃中美,不久後黃中美被槍斃了,這個彌天大謊讓人目瞪口呆。實際上,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後,黃中美選擇留在大陸,後擔任上海楊思中學教師,直到20世紀80年代初逝世。有關方面組織了隆重的追悼儀式。

其實,熟悉黃中美的人都知道,黃中美是一個忠厚之人,當年蔣經國在贛南工作時的舊屬、章亞若的同輩親戚徐浩然回憶說:“許多原贛州專署的老同事如高理文、吳善梁、喻誠然等先生都說,黃中美為人厚道,決不會瞞著蔣經國做出損害其隱私、謀殺其愛侶的事來。”蔣孝嚴在2006年也表示他的母親並非黃中美所殺,並指出兇手“還活著”。綜上,章亞若之死與黃中美毫無關係。

桂林墓地

蔣孝嚴和夫人蔣黃美倫在母親章亞若墓前祭告蔣孝嚴和夫人蔣黃美倫在母親章亞若墓前祭告

1989年春節前夕,章孝嚴、章孝慈孿生兄弟,收到大陸親友發來的喜報:母親章亞若墓,已在桂林找到!1989年1月7日,時任台灣“外交部”次長的章孝嚴,邀請周自立先生秘密到上海、桂林,協助完成核實母親墓。

蔣介石家族

關係姓名
父母父親蔣肇聰、母親王采玉
配偶毛福梅(1901年—1921年)、姚冶誠(1911年—1921年)、陳潔如(1921年—1927年)、宋美齡(1927年—1975年)
子女長子蔣經國(毛福梅所生)、次子蔣緯國(傳為養子)
長子蔣經國家族成員
配偶元配:蔣方良 情人:章亞若
子女蔣方良所生:三子蔣孝文(妻子徐乃錦)、蔣孝武(妻子汪長詩鄭綿綿蔡惠媚)和蔣孝勇(妻子方智怡),女兒蔣孝章(丈夫俞揚和);章亞若所生:孿生兄弟蔣孝嚴(妻子黃美倫)、蔣孝慈(妻子趙申德)
孫子蔣友松(蔣孝武之子、妻子徐子菱);蔣友柏(蔣孝勇之子、妻子林姮怡)、蔣友常(蔣孝勇之子、妻子陸敬賢)、蔣友青(蔣孝勇之子);蔣萬安(蔣孝嚴之子、妻子石舫亘);蔣勁松(蔣孝慈之子)
孫女蔣友梅(蔣孝文之女);蔣友蘭(蔣孝武之女);蔣惠筠蔣惠蘭(蔣孝嚴之女);蔣友菊(蔣孝慈之女)
外孫俞祖聲(蔣孝章之子)
次子蔣緯國家族成員
配偶第一任妻子石靜宜,第二任妻子邱愛倫
子女獨生子蔣孝剛(邱愛倫所生,妻子王倚惠)
孫輩孫子蔣友捷、孫女蔣友涓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