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積陳重

穗積陳重

穂積 陳重(ほづみ のぶしげ、1855年8月23日(安政2年7月11日) - 1926年(大正15年)4月7日)明治至大正時期的日本法學家、教育家、政治家、重臣。正二位·勛一等·男爵。歷任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長、帝國學士院院長、貴族院敕選議員、樞密院議長。 穗積陳重是日本最早的第一批五位法學博士之一,帝國學士院會員(院士)、國家學會會員、法學協會會員,是日本民法學和法哲學(法理學)的權威泰斗,對以德國法為中心的歐洲大陸的法律制度和法學有很深的造詣,對明治中期以後日本繼受大陸法系發揮了重要作用,參與起草和編纂民法、民事訴訟法、戶籍法。作為學者,在治學上倡導英吉利流之經驗主義的學風。 他在法理學上,創立漢語圈的“法理學”的概念和範疇;法律史學上,創建日本的沿革法學,成為與梅因、薩維尼齊名的歷史法學派代表人物;在比較法學上,建立法律系別有機的比較法學;在民法學領域,主導了1898年日本民法典的起草;在立法學領域,創作了立法學上的曠世之著《法典論》。穗積陳重終其一生作為日本國法律·政治界的先驅一直活躍於最前線。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家學淵源

1855年8月23日(安政2年7月11日)出生於四國伊予國宇和郡宇和島中ノ町(今愛媛縣宇和島市京町),出身藩國重臣之家。穗積家在宇和島藩伊達家與仙台藩伊達家分家以前,世代為伊達氏的譜代家臣,傳說先祖是饒速日命(日本神道中的神祇)的子孫。江戶時代,穗積家一度改姓鈴木,祖父鈴木重麿是國學大師,將國學(日本傳統思想文化學術)之思想引入宇和島藩,父親鈴木重樹是國學家、宇和島藩家老,明治維新後,重樹恢復祖先姓氏——穗積氏,在藩校設立國學教科並擔任教授,同時經營國學之私塾。

學貫東西

穗積陳重是穂積重樹的次子,早年入藩校明倫館學習,內容涉及漢學、國學、英語、算術和柔道等。1870年(明治3年),他作為貢進生(各藩推薦)被保送到東京的大學南校(今東京大學法理文三學部之源流),次年1月入學。1874年(明治7年),東京開成學校開設了英吉利法學科,穗積陳重等9人作為法科學生入學。

1876年(明治9年)6月19日以文部省留學生遠赴英國進修法學。同年8月轉道美國,在橫渡太平洋和大西洋後抵達英國,同年10月進入倫敦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同年入中殿律師學院學習。在學校時深受英國實證主義法學,特別是英國古代法制史學家梅因的影響。他在學校時正逢查爾斯·羅伯特·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和赫伯特·斯賓塞的社會進化論的激烈爭論,他對這個問題做了深入研究。後來他用天賦人權論來檢驗進化論。他站在進化論的立場,嚴厲批判了天賦人權論,研究日本的傳統習俗,提出法律也同生物和社會一樣,都是隨著時代進步而進化的。他在晚年編撰出版《法律進化論》以試圖完成其學說體系,但終其世也未能實現。

在刑法領域,穗積陳重研究了切薩雷·龍勃羅梭的天生犯罪人理論,將新派刑法理論介紹到了日本。穗積陳重對效益主義(功利主義)哲人傑里米·邊沁極為推崇,並在日後以他為法典編纂的楷模。

1879年(明治12年)畢業並獲得大律師稱號。1880年(明治13年)3月3日轉入德國柏林洪堡大學,師從海因里希·鄧恩伯格,研究德國法,其領域涉及法理學、民法和立法論等,深受弗里德里希·卡爾·馮·薩維尼的學說的影響,這為以後日本民法典引入潘德克頓法體系(潘德克頓學派)提供了契機。1881年(明治14年)5月16日歸國。

穗積陳重(身著大律師法袍) 穗積陳重(身著大律師法袍)

法學鼻祖

1881年(明治14年)7月28日,穗積陳重入東京大學法學部擔任講師,講授英國法,並在日本歷史上第一次開設了“法理學”的課程,積極傳播西方的資產階級法學觀。1882年(明治15年)2月15日,穗積陳重升任東京大學教授兼東京大學法學部長,就任後推進東大總理加藤弘之的德意志法振興政策,在盛行法國法的當時,引入英國法和德國法,專心致力於法學教育體制,對處於創世期的日本法學界產生了重大影響。1882年(明治15年)3月10日兼任東京大學文學部勤務,同年4月28日兼任文部省少書記官兼調查課長。1884年(明治17年)9月22日免兼調查課長,同年10月2日免兼文部少書記官。

穗積陳重作為日本的先驅者和開拓者,在民法、刑法、國際法、國際私法、比較法學、法史學、法哲學、法人類學、監獄學等的法律學的廣泛領域,都扮演了早期研究者們的導師的角色,他緊握法的進化論,雖然反對激變,但認為未來將不可避免地向自由主義方向的進化。他闡明了天皇制的禁忌人類學,1912年(明治45年)明治天皇駕崩後,陸軍大將乃木希典夫婦自殉,穗積陳重對此持批判態度。

1885年(明治18年)9月10日,穗積陳重與增島六一郎、菊池武夫等一起創立英吉利法律學校(1889年10月改稱東京法學院,今日本中央大學),旨在全面教授英美法學,將經驗主義的自由主義之精神導入日本,以確立司法制度為目標。英吉利法律學校與專修學校(今專修大學)、明治法律學校(今明治大學)、東京法學校(1889年5月改稱和仏法律學校,今法政大學)、東京專門學校(今早稻田大學)並稱當時的私立的“五大法律學校”。

1885年(明治18年)12月25日任東京大學法政學部部長心得。1886年(明治19年)3月,東京大學改稱帝國大學,東大法政學部改稱帝大法科大學,任帝國大學教授。1893年(明治19年)3月1日任帝國大學法科大學教授兼法科大學教頭(教育長),同年3月10日任帝國大學評議官,同年4月10日敘奏任官二等。同年12月2日任私立法律學校監督委員長。1894年(明治20年)10月4日任文官試驗委員。1895年(明治21年)5月7日被授予法學博士學位,成為日本國設立學位制度後的第一代法學博士。1897年(明治23年)4月1日在監獄官練習所講授《刑法法理講義》。同年4月30日任文官高等試驗委員。1890年(明治23年)9月29日——1892年(明治25年)2月17日任帝國議會貴族院議員(敕選)。1890年(明治23年)12月23日升敘奏任官一等。1891年(明治24年)10月19日兼任法科大學教授,1892年(明治25年)9月9日兼任法科大學教頭。

穗積陳重(東京大學法學部長) 穗積陳重(東京大學法學部長)

民法之爭

明治22年(1889年)至明治25年(1892年),日本圍繞舊民法實施(明治23年法律第28號、第98號)的延期和斷行展開“民法典論爭”,持法律實證主義·科學主義·德國法學立場的穗積陳重和富井政章鼓吹延期論,持自然法論·法國法學立場的梅謙次郎則主張斷然施行。在高等學府,強烈要求延期施行民法的所謂“延期派”主要以英國法學派據點——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和英吉利法律學校為中心。要求延期的理由主要有:“第一,新法典破壞倫常;第二,新法典減小了憲法上的命令權;第三,新法典與預算的原理相違背;第四,新法典缺少國家思想;第五,新法典擾亂社會經濟;第六,新法典改變了稅法的根源;第七,新法典以強力推行學理”等。穗積陳重等人主張,民法典的編纂,應以德國法為範本,建立一個家父長的支配體制(家制度),也就是宗法制的近現代版。著名的法學家、東京帝國大學教授穗積八束(陳重之弟)甚至喊出“民法出、忠孝亡”的口號。

主張新法典應立即施行的所謂“斷行派”主要以法國法學派的據點——和仏法律學校以及明治法律學校為中心。提出的《法典實施斷行意見》提出了立即施行新法典的主要理由:“第一,法典施行是當今的急務;第二,延期派誤解法典,毀誣法典;第三,延期派發布了不負責任的言論”等。這場爭論延伸至帝國議會上下兩院,延期派和斷行派議員展開激烈的論戰。儘管想施行民法典的明治政府極力強調推行民法典的必要性,但最終由於保守派、復古主義者和自由民權運動者共同組成的聯合戰線要求法典延期,使舊民法典最後歸於流產。延期派在貴族院取得壓倒性多數,在眾議院也占據多數,1892年(明治25年) ,舊民法被否決。

矢田部良吉與穗積陳重參加鹿鳴館化裝舞會 矢田部良吉與穗積陳重參加鹿鳴館化裝舞會

編纂民法典

1893年(明治26年)4月13日,穗積陳重與富井政章、梅謙次郎共同擔任法典調查會主查委員兼民法起草委員,起草、編纂日本民法典。穗積陳重在民法、戶籍法、商法、民事訴訟法、刑法、刑事訴訟法等立法事業中實際發揮了中心主導作用。他受伊藤博文之命呈報的關於法典調查的方針意見書,提出民法的修正,應進行根本的修改,除了家庭法、繼承法大部分保留外,整部民法編纂基本上已脫離舊民法的方向,舊民法參酌的是義大利民法典、荷蘭民法典、比利時民法典,但基本上是以法國民法典為範本。而新民法更多的是引用、參照了德國民法典第一草案,穗積陳重等人認為,相較於德國民法,法國民法冗長而重疊。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財產法:總則、物權、債權)作為民法的基本修改方針,參照了德國民法典以及奧地利、瑞士、英國等其他30個國家的民法。第四篇·第五篇(親族法、繼承法)不適用於外國人,這減少了不平等條約談判中的障礙。1896年(明治29年)4月27日,日本民法典公布,1898年(明治31年)7月16日施行(明治31年法律第9號)。新民法典成為日本戰前社會的綱紀,對日本的現代化與經濟發展貢獻良多,餘風延至戰後今日。

觀點主張

穗積陳重提到法典編纂有五種目的:治安、守成、統一、整理、更新。而日本明治維新的政治性質,已經規定日本法典的性質必須是立足於更新。

在他看來,一般而言,法典可以立足於其中一種目的,而兼有其他一兩種目的。他認為明治2年(1869年)刑部省頒布的《新律綱領》,雖是作為更新策的法典,實亦兼有統一策、守成策等等其他目的,而且,他提到此新律參酌《大寶律令》與德川的法例,同時折中於中國唐明諸律,言下之意,就是守成過於更新。在他的理解,這就是後來明治政府下令要編纂法典的主因,因為,“明治維新的革命,不單是政體的變更,更是封建制度的廢止,外交貿易的開通、教育、商業、工業、印刷、禮儀、風俗等,迄今古今未曾有之大變動”,所以法典的編纂需要趨附此局勢之進化而進化。

因為,他對明治維新的本質有相當政治正確的理解,儘管他也是反對日本政府在明治23年(1890年)公布的新民法條文,他對整件爭議周詳深入的法學認識與中道穩健的政治立場,使得明治政府覺得精於英國法與德國法的穗積陳重,乃是極為合適的折中人選來主持修改條文,編纂日本新時代的法典,其他兩位法典編纂委員;富井政章精於法國法與德國法,梅謙次郎精於法國法;富井政章屬於歷史法學派,與屬於自然法學派的梅謙次郎往往針鋒相對,穗積陳重立足於徂徠學派的精義,糅合法律實證主義與效益主義,居中調停兩造。

民法起草:富井政章、梅謙次郎、穂積陳重 民法起草:富井政章、梅謙次郎、穂積陳重

法治精神

穗積陳重曾言:“難解的法文是專制的表現,平易的法文是民權的保障”。只要法律是國民的權利和自由的保障,這在任何時候都比國民讀法律條文更為重要,理解那些都是必須的。國民閱讀卻無法理解,不是為了國民,而是維護權力的方式,這不是法律所應有的形象。

在《大日本帝國憲法》發布施行後的1891年(明治24年),沙皇俄國皇太子(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訪日途中,在大津遭遇擔任沿途警戒的日本巡警津田三藏行刺未遂,即“大津事件”。日本政府決定以“大逆罪”罪名處決罪犯津田三藏,承擔國際法上政府責任,外交上息事寧人。穗積陳重的同鄉出身的老前輩、大審院院長兒島惟謙向穗積徵求意見時,穗積陳重建言“即使在外國,除非是戰敗國,沒有自國的法律彎曲的先例”並言“在與政府的對決中應堅持自己的主張贏得勝利”。他指出必須有守護法治主義的姿態。穗積陳重以此激勵兒島反對犯人死刑論,在審判和定罪量刑的過程中抵制行政干預,倡導司法獨立,傳播三權分立的意識。

學界領袖·位極人臣

1893年(明治26年)9月21日補帝國大學法科大學學長,同時還擔當法理學講座主講人。同年11月29日任外交官及領事官試驗委員。1894年(明治27年)3月31日——1902年(明治35年)3月31日任法典調查會委員,同年5月24日任文官高等試驗常任委員。1895年(明治28年)10月12日免法科大學學長。1896年(明治29年)4月22日當選東京學士會院(仿法蘭西學院設定)會員(院士)。1897年(明治30年)4月22日,帝國大學改稱東京帝國大學,仍任教授。同年8月28日升敘高等官一等。1899年(明治32年)2月當選法學博士會會長。同年5月1日赴義大利羅馬出席第十二屆萬國東洋學會並赴歐美各國考察。1901年(明治34年)9月28日——12月2日任外交官及領事官試驗臨時委員長。1903年(明治36年)6月1日——1904年(明治37年)3月29日任教員檢定委員會臨時委員。1906年(明治39年)7月12日任帝國學士院第一部長,學士院會員按專門研究的領域分為不同學部,也就是學部制,第一部為人文科學·社會科學學部。1906年(明治39年)——1919年(大正8年)任國家學會評議員長。

1912年(明治45年)3月4日,穗積陳重因病不堪教務,辭去了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教授的職務,改授東京帝國大學名譽教授,回歸故鄉。1915年(大正4年)12月1日依功勳特旨敘男爵爵位,列入華族。1916年(大正5年)1月26日任樞密院顧問官。1916年(大正5年)10月20日——1925年(大正14年)10月12日任帝國學士院院長,登上日本學術界最高地位。1918年(大正7年)10月26日任常設仲裁裁判所裁判官。1919年(大正8年)7月9日——1925年(大正14年)3月31日任臨時法制審議會總裁。1924年(大正13年)4月15日——1925年(大正14年)12月3日任文政審議會委員。1925年(大正14年)3月30日——1925年(大正14年)10月1日任樞密院副議長,1925年(大正14年)10月1日任樞密院議長,成為國之重臣,位列宮中席次第一階第三席。1925年(大正14年)10月10日補議定官。1926年(大正15年)4月8日在樞相任內病逝,享年71歲(虛歲72歲)。

穗積陳重男爵攝影集 穗積陳重男爵攝影集

親屬·家庭

穗積陳重的岳父是號稱“日本資本主義之父”的澀澤榮一子爵。哥哥穗積重穎是宇和島藩藩主伊達侯爵家家令,後任第一國立銀行(今瑞穗銀行)行長。弟弟穗積八束是著名的憲法學家、東京帝國大學教授,講授憲法學、國法學和行政法學,倡導國權學派,強硬主張天皇絕對主義憲法論(天皇主權說)。

穗積陳重的妻子是澀澤榮一的長女歌子,育有三子三女。

長子穗積重遠是著名法學家、“日本家族法之父”,歷任東大教授·法學部長、最高裁判所判事等職。三子穗積真六郎,曾任朝鮮總督府殖產局長,是朝鮮半島“產業革命”的總指揮。

大女婿澀澤元治(澀澤榮一的侄子)是電氣工程學家,東京帝國大學教授·工學部長、名譽教授、名古屋帝國大學初代總長。二女婿石黑忠篤(日本軍醫之父石黑忠悳子爵長子)是官僚、政治家,歷任農林大臣、農商大臣、貴族院議員、參議院議員,被譽為日本的“農政之神”。三女婿市河三喜是英語學家、東京帝國大學教授、名譽教授。

長孫穗積重行是西洋史學家、東京教育大學教授、大東文化大學學長,專攻近代英國史。

貢獻

穗積陳重是日本著名的學貫東西、博古通今的資深法學大家,日本近代法律的主要奠基人,一生成就頗豐。他的貢獻是多方面的。

首先,他創造了日文漢字“法理學”(源自德文Rechtsphilosophie,原譯“法論”、“法哲學”),創立了法理學這一學科,這不僅對日本法學產生了重大影響,也為中國人引入西方法理學開闢了道路。中國最早的法理學的名稱和內容,也來自穗積陳重等日本學者的成果。

其次,倡導和傳播了資產階級法學觀,他把狄驥等法國自由法學派法學家的理論引入了日本。

再次,於1884年系統地提出了法律進化論的思想,他認為世界上的法律制度,一般可以分為五大族:印度法、中國法、伊斯蘭法(回回法)、英國法和羅馬法;1904年,他又在原先五大法族基礎上,增補了斯拉夫法和日耳曼法,從而劃分為七大法系。穗積陳重於1924-1927年著成的《法律進化論》,更是其代表著作。

最後,穗積陳重參與了明治民法典的編纂工作,雖然當時法典調查會由伊藤博文任總裁,穗積陳重和富井政章、梅謙次郎任主查委員,但其核心人物無疑是穗積陳重。在該部民法典中深深地烙下了穗積陳重關於公民權利、婚姻家庭進化的觀點。可以說,穗積陳重的血和民法典一起融入到日本整個近代法律文化之中。

著作

穗積陳重一生髮表、著述眾多研究成果,主要著作有《法典論》(1890)、《隱居論》(1891)、《法國民法的未來》(1894)、《五人組制度》(1902)、《『新日本民法典, 新日本民法典講義》(1904)、《由井正雪事件與德川幕府的養子法》(1913)、《法窗夜話》(1916)、《祖先祭祀與日本法律》(1917)、《關於名諱的疑問》(1919)、《日本民法典:比較法學研究》(1920)、《法律進化論》(1924)、《神權說與民約說》(1928)、《祭祀及禮與法律》(1928)、《習慣與法律》(1929)、《穗積陳重八束進講錄》(1929)、《復仇與法律》(1931)、《續法窗夜話》(1936)、《相續法原理講義:穗積陳重文庫》(1990)、《禁忌與法律:法律淵源之信仰規範及其諸面》(2007)等。

穗積獎學財團編有《五人組法規集》(1921)、《穗積陳重遺文集》(四冊,1932~1934)。

晚年的穗積陳重構思創作結構完整、體系宏偉的法學名著《法律進化論》,由兩部六卷十二冊構成。雖然最終他沒有完成這一寫作計畫,但通過留下來的三冊書稿,已經比較清楚地將穗積陳重關於法律進化的基本觀點,傳達給了學術界及廣大讀者。作為一名為學術奮鬥終生的法學家,穗積陳重一直到去世都在寫作。他的家屬回憶,在生命的最後日子裡,穗積陳重已經無法坐起來,只能在病床上放一張斜的書桌,他靠在枕頭上,吃力地用筆一個字一個字地撰寫或修訂他的著作。直至1926年4月去世,筆始終握在他的手中。

中國國內已出版的穗積陳重教授的著作為《法律進化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7年12月)、《法典論》(商務印書館,2014年1月)、《法窗夜話》(中國法制出版社,2015年2月)。

《法典論》 《法典論》

榮典

1882年(明治15年)3月7日-正七位;

1882年(明治15年)6月1日-從六位;

1885年(明治18年)5月7日-正六位;

1891年(明治24年)12月10日-正五位;

1893年(明治26年)12月28日-勛四等瑞寶章;

1896年(明治29年)12月21日-從四位;

1897年(明治30年)12月28日 -勛三等瑞寶章;

1898年(明治31年)6月29日-勛二等旭日重光章;

1902年(明治35年)3月31日-正四位;

1903年(明治36年)5月21日-金杯一個;

1906年(明治39年)4月1日-勛一等瑞寶章;

1907年(明治40年)5月20日-從三位;

1912年(明治45年)3月11日-正三位;

1913年(大正2年)12月27日-勛一等旭日大綬章;

1915年(大正4年)11月10日-大禮記念章;

1915年(大正4年)12月1日-男爵;

1916年(大正5年)4月1日-金杯一組;

1919年(大正8年)4月17日- 一等大綬嘉禾章(中華民國);

1919年(大正8年)9月29日-金杯一組;

1923年(大正12年)2月10日-從二位;

1924年(大正13年)1月10日-御紋付銀杯;

1926年(大正15年)4月8日-正二位、勛一等旭日桐花大綬章、帝都復興記念章。

樞密院議長穗積陳重男爵(大正14年,70歲) 樞密院議長穗積陳重男爵(大正14年,70歲)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