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東

程小東

程小東,本名程冬兒,原籍安徽壽縣,1953年生於香港,著名導演、武術指導、編劇,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總動作導演。早年因執導《倩女幽魂》《笑傲江湖》等成為華語影壇炙手可熱的武俠片導演,與著名導演徐克共同開創了香港武俠的新時代。作為“武術世家”出身的動作指導,新世紀後與張藝謀導演再度引領國產動作大片的新輝煌。憑電影《英雄》獲得金像獎最佳武術指導,憑《新龍門客棧》獲得金馬獎最佳武術指導。著名執導電影還有《古今大戰秦俑情》、《白蛇傳說》,動作指導有《英雄本色2》、《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投名狀》等。

基本信息

簡介

程小東早年因執導《倩女幽魂》《笑傲江湖》而成為華語影壇炙手可熱的武俠片導演。進入新世紀後,程小東導演把工作重心轉移到動作導演上,從2002年的《英雄》開始,《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投名狀》《大灌籃》《刺陵》等國產片的動作導演都由他擔當。

生平

香港導演。本名程冬兒,原籍安徽壽縣,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東方戲劇學校,學習北派功夫7年。他是名導演程剛的兒子,自小在片廠長大,17歲開始任龍虎武師,參演過《出籠馬騮》等影片。

1972年開始任武術指導,曾先後效力於無線、佳視、麗的(亞視前身)三家香港電視台。第一部電視劇為《俠盜風流》,其他任武指較知名的電視劇集有《天蠶變》《大內密探》,以及1983年著名的《射鵰英雄傳》等。也為電影做武術指導,第一部影片便是父親程剛導演的《十四女英豪》。後為多部名片設計動作,包括譚家明的《名劍》(1980)、徐克《第一類型危險》(1980)、《新蜀山劍俠》(1983)、《刀馬旦》(1986)、吳宇森的《英雄本色續集》(1986)、《喋血雙雄》(1989)等。

1983,程小東首次獨立執導《生死決》成名。1986年導演《奇緣》,獲第六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獎。1987年執導《倩女幽魂》,獲法國第十六屆科幻影展評審會特別大獲、葡萄牙科幻影展最佳影片獲。其後導演作品有《笑傲江湖》(1990,合導,獲第10屆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獎)、《秦俑》(1990,獲巴黎奇情動作片大獎)、《倩女幽魂Ⅱ人間道》(1990)、《財叔之橫掃千軍》(1991)、《倩女幽魂Ⅲ道道道》(1991)、《笑傲江湖Ⅱ東方不敗》(1992)、《東方不敗風雲再起》(合導,1993)、《七金剛》(1994)、《冒險王》(1996)等。90年代還曾為《鹿鼎記》(1992)、《東方三俠》(1993)、《新流星蝴蝶劍》(1993)、《破壞之王》(1993)、《城市獵人》(1993)等名片做動作指導;並以《新龍門客棧()》(1992)獲第29屆金馬獎最佳動作指導獎。2000年以來導演了《中華賭俠》(2000)、《赤裸特工》(2002)、英語片《野獸之腹》(2003)等,並為王晶()的《我的野蠻同學》(2001,獲第38屆金馬獎最佳動作指導獎)、周星馳《少林足球》(2001)、張藝謀《英雄》(2002,獲第22屆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獎)、《十面埋伏》(2004)、《滿城盡帶黃金甲》(2006)、陳可辛的《投名狀》(blog)(2007)、朱延平的《大灌籃》(2008)等影片擔任動作導演。2008年上映的影片《江山美人》是他的最新導演作品。

程小東的動作設計充分發揮北派大開大合的磅礴氣勢,注重氣氛營造,往往開創出氣魄宏大、凌厲壯觀的動作場面,視覺相當可觀,在香港動作導演中獨樹一幟,別開生面。

作品介紹

程小東為導演的電影
2008年 《江山美人》《An Empress and The Warriors》
2005年 《風雲2》
2003年 《飛刀又見飛刀》
《潛龍轟天3野獸之腹》《Belly of the Beast》
2002年 《赤裸特工》《Naked Weapon》
2000年 《中華賭俠》《Chung wa diy hap》
1997年 《最長的一天》《The Longest Day》
1996年 《冒險王》《Dr.Wei and the Scripture Without Words》
1994年 《七金剛》
1993年 《現代豪俠傳》
《濟公》《Mad Monk》
1992年 《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
《新龍門客棧》《New Dragon Inn》
《東方不敗風雲再起》(東方不敗之風雲再起)
《鹿鼎記》
《鹿鼎記II神龍教》
1991年 《倩女幽魂Ⅲ:道道道》
《財叔之橫掃千軍》
1990年 《倩女幽魂II:人間道》
《笑傲江湖》
1989年 《秦俑》
1987年 《倩女幽魂》
1986年 《奇緣》《Witch from Nepal》
1983年 《生死決》《Duel to the Death》
程小東作為動作指導的電影
2008年 《大灌籃》(功夫灌籃 / 灌籃) 《Kung Fu Dunk》
2007年 《投名狀》(刺馬) 《The Warlords》
少林寺傳奇之亂世英雄》(少林寺傳奇)
《多羅羅》(多羅羅天下之戰 / 怪俠多羅羅) 《Dororo》
2005年 《天下第一》
《中華英雄》
1995年 《大話西遊之月光寶盒》《A Chinese Odyssey》
大話西遊之大聖娶親》(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 / 仙履奇緣)
1993年 《現代豪俠傳》《Xian dai hao xia zhuan》
1992年 踢到寶》《Ti dao bao》
《審死官》《Justice, My Foot》
《新龍門客棧》《New Dragon Inn》
1988年 《鐵甲無敵瑪利亞》(鐵甲無敵) 《I Love Maria》
《八星報喜》《The Eight Happiness》
1987年 《英雄本色續集》(英雄本色2) 《A Better Tomorrow II》
1984年 《雪兒》《Xue er》
1983年 《星際鈍胎》《Xing ji dun tai》
1982年 《彩雲曲》《Once Upon a Rainbow》
1980年 《通天老虎》《Tong tian lao hu》
程小東作為演員的電影
1992年 《雙龍會》《Twin Dragons》
1991年 《豪門夜宴》《Party of a Wealthy Family》
《財叔之橫掃千軍》《Cai shu zhi huang sao qian jun》
1990年 《玩命雙雄》《Wan ming shuang xiong》
1980年 《通天老虎》《Tong tian lao hu》
醒目仔》《Young outcasts》
1979年 出籠馬騮》《Chu long ma liu》
1975年 《天才與白痴》《Crazy Money》
1974年 《成記茶樓》《Cheng ji cha lou》
1966年 《大醉俠》《Big Drunk Hero》
程小東為製作人的電影
1993年 《東方三俠》《The Heroic Trio》
《現代豪俠傳》《Xian dai hao xia zhuan》
1992年 《新龍門客棧》《New Dragon Inn》
程小東為副導演/助理導演的電影
2007年 《末日危城》
1992年 《鹿鼎記》
1980年 《第一類型危險》
程小東為編劇的電影
1994年 《七金剛》
1983年 《生死決》

武俠神話

程小東,香港首屈一指的導演和武術指導,從影40年來經典佳作不斷,他的創作之路並未止步,其參與的北京奧運會殘奧會的空中特級表演總設計,令其作品達到常人難以企及藝術高度。下面,讓我們來盤點一下這位動作大師在銀幕上創造的武俠經典。

第一階段(1972~1986)

程小東 程小東
程小東在60年代末期開始成為武術指導,不過最早都是從副武指開始乾起,他父親的名作《十四女英豪》就是他擔任的副武術指導。1970年,程小東開始獨挑大樑,他武指的電影不乏佳作,如《成記茶樓》《流氓千王》等片,但這些電影的成績還是要歸功於導演,因為那時他還沒有形成明顯的個人風格。直到《名劍》和《生死決》出現以後,程小東的動作設計開始獨擋一面。《生死決》(1982)――中日武俠對陣:這是程小東的導演處女作,從這部影片開始,威亞技術得到了飛躍式的發展。從《生死決》中可以看到很多後來《東方不敗》的影子,畫面的剪輯、武打動作的設計、人物性格的處理,都可以看作是程小東日後作品中的雛形。
《生死決》完全可以看出程小東非凡的導演功力,他與徐克合作的幾部作品,往往因為徐克的光芒讓人們忽視了程小東作為導演的存在,《生死決》證明程小東是一個擁有獨立風格的動作電影人,徐克並沒有完全影響到他的影像風格。
《生死決》中經典場面眾多,程小東對於日本忍術的處理手法堪稱一絕,效果遠遠超越日本電影中的表現手法。不僅如此,《生死決》中的決戰場面也是血光四濺,是一部程小東少有的暴力經典,影片以壯士斷臂作為結尾,凸顯了程小東當時所追求陽剛之風。
程小東的鏡頭掌控能力不容小覷,但是因為有了徐克的監製,他們合作的影片才使得武俠電影走上了一個新的高峰。

第二階段((1987~1992)

當徐克看過程小東執導的《奇緣》之後,便認定他是其心目中《倩女幽魂》導演的最佳人選。程小東與徐克的合作,掀起了香港武俠電影的新浪潮,這股影響勢力至今仍然存在。
《東方不敗》(1991)――新派武俠的巔峰之作
《東方不敗》是《笑傲江湖》的續集,前作程小東也參與了武打動作的設計,但不久他即赴內地執導《古今大戰秦俑情》,他回來之後,徐克邀請他擔任《東方不敗》的導演,這使他肩負超越前作的重任。
《東方不敗》是香港新派武俠片的一座高峰,程小東自己也坦言這部電影是他最辛苦的一次拍攝過程。該片的幕前幕後的陣容都空前強大,不僅有李連杰林青霞李嘉欣等眾多明星傾力出演,還有張叔平麥子善、徐克等人為其保駕護航,這是一部擁有黃金陣容的武俠大片。
影片的決戰場面是黑木崖之戰,徐克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再加上程小東無所不能的武術指導技巧,使這場決戰的精彩程度登峰造極。影片的這場決戰其實只占去片長的十分鐘時間,但整場戲的視覺效果可以說是驚心動魄,東方不敗的飛針功夫簡直就被神化,一根繡花針隨意就掀翻一座屋頂。而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更是能抵禦火槍子彈,這樣毫不顧及自然規律的動作場面設計雖然顯得誇張,但卻營造了無可比擬的震撼效果。
《新龍門客棧》(1992)程小東沒有出任本片的導演,他和元彬、張耀星一同出任了本片的武術指導。《新龍門客棧》可以和《東方不敗》並列為新派武俠片的兩座高峰,《東方不敗》的經典來自於影片中的動作場面瑰麗奇絕,而《新龍門客棧》的成功在於影片的動作場景與劇情的完美配合。
在《東方不敗》和《新龍門客棧》締造輝煌之後,程小東並沒有就此止步,他的輝煌戰績還在不斷書寫,而在下一個階段,也會有一部完全屬於他自己的經典作品面世。

第三階段(1993~2001)

在與杜琪峯合作了《東方三俠》系列之後,程小東的動作片視野又得到了質的飛躍。《東方三俠》完全拋棄了時代和空間的限制,任由電影思維在銀幕上迸發出智慧的火花。而在《東方三俠》中對三位俠女的成功打造,也保持了程小東一貫以來對女俠角色的重視態度。
《東方三俠》(1993)在程小東的電影中,女俠的角色向來都是重要的看點,他在《東方不敗》、《神龍教》、《新龍門客棧》等經典作品中,就把林青霞塑造成形象各異的武林高手。此番與杜琪峯合作《東方三俠》更是變本加厲,要把梅艷芳(聽歌)、張曼玉楊紫瓊刻畫成無可匹敵的東方三俠。
這部電影沒有明確的時代背景,人物的武打動作也拜託了時間和空間的束縛,飛檐走壁、血滴子、隱形衣這些不同時代五花八門的武藝和科技,被杜琪峯和程小東熔於一爐,為觀眾呈現了一部後現代風格的武俠經典。
《冒險王》(1996)《冒險王》這部電影在程小東的作品中占據極為重要的地位,之前他的經典作品《倩女幽魂》和《東方不敗》因為有徐克的參與,難免會受到徐氏風格的深刻影響。今次的《冒險王》完全是程小東完全掌控的一部奇幻冒險動作片,在立意和創作上都凸現了他本人的動作電影風格。
《冒險王》有很多令人驚喜之處,程小東大膽選取了這個在現實和小說虛擬之間的題材,影片設定了兩條故事線,冒險王是李連杰( blog)飾演的小說家筆下的人物,他把生活中所有認識的人都寫進了《冒險王》這部小說,按照愛憎的等級劃分,形成了一個獨特的虛擬世界。這樣的故事大綱並非前所未有,但是作為一部香港大製作的商業電影來說,這也是一次大膽地創新。試想一下,讓李連杰、周比利倪星等一幫武打明星,在片中一會兒西服筆挺飾演上流人士,一會又在小說世界中扮演正邪高手,這樣的時空變幻著實令人驚嘆。
《少林足球》(2001)這不再是簡單的體育競技,而是武林高手的球技比拼。該片也是程小東從影以來,電腦特效使用得最多的一部電影。《少林足球》的視覺效果是精彩絕倫的,它把中國功夫用電腦特技在銀幕上極端美化,這是一場視覺盛宴,程小東當然是功不可沒,因為有他的出色執導,才能使功夫足球和電腦特效這么完美無缺地結合在一起。

第四階段(2002至2007)

其實早在1989年的時候,程小東已經進入內地拍攝了《古今大戰秦俑情》,隨後他又回到香港和徐克攜手開創武俠電影的新紀元。其後間的10年,香港與內地的合作日趨緊密,此時張藝謀邀請程小東赴內地執導《英雄》的武打場面,誰能料想到,一片屬於程小東的新天地也就此展開……
《英雄》《英雄》距今已經過去了6年的時間,影片不僅在當時締造了2.5億元的國內票房紀錄,也成為中國古裝大片裡程碑式的作品。影片本身雖然招來不少爭議,但由程小東完成的武打場景卻仍然使人津津樂道。影片開場不多時,就奉獻了李連杰和甄子丹的一場棋館對打,這場決鬥讓無數功夫片影片歡呼雀躍,兩位武打巨星繼1992年的《男兒當自強》之後,他們就再也沒有機會較量一番,此次的《英雄》對陣,無疑將影迷的興致調到了最高點。公允地說,兩位巨星在片中地打鬥的確精彩紛呈,但並沒有超越《男兒當自強》時的經典程度,張藝謀畢竟不是徐克,他對武打動作上的要求還是有不少局限。張藝謀要求的武打場景以寫意為主,他不希望看到鮮血淋漓、慘烈無度的生死搏鬥,《英雄》中的武打表現非常唯美,棋館對決融入了許多先進的電影技術,鏇轉拍攝和電腦特技的運用,也體現了電影人大膽創新的一面。
影片中最美的一幕應該是張曼玉和章子怡()在胡楊林(聽歌)中的對決,兩位紅衣女子在漫天飛舞的黃葉中決一死戰,但生與死在此刻已經不再重要,美輪美奐的電影畫面才是真正讓觀眾著迷的主因。張曼玉和章子怡都不是武打演員,程小東為她們設計了飄逸輕靈的武打動作,兩人在胡楊林中任意飛舞,兩人的打鬥雖然不是精彩絕倫,但在那樣精緻的風景之中,這一幕無疑已經築成經典。張藝謀希望很多年以後,人們都能記住電影中有兩個女人在胡楊林中的這場決戰,程小東為他做到了。
無論如何,《英雄》作為內地首部引起票房轟動的古裝大片,程小東精美的武打設計在影片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英雄》並不是程小東武打設計最好的一部電影,但因為有了張藝謀的存在,它成為程小東武指作品中畫面最美的一部。
《滿城盡帶黃金甲》
程小東 程小東

影片第一幕經典場景來自於在重慶武隆天坑拍攝的驛站一場戲,整場戲最重要的就是開場和結束。開場時是殺手隊伍順著繩索從天而降,近百人的隊伍在天坑上空滑行的壯舉,使之形成一道獨特的風景線,接下來的一場夜戰也是張馳有度。這場戲的收尾是以王后派出的弓箭手解救蔣氏來結束,在空中張牙舞爪的勾鐮刀殺手被弓箭手一一打落,也為這場夜戰做到了一個首位呼應的效果。程小東完成了一個高難度的武打設計,尤其是勾鐮刀殺手們怪異的御空飛行,也展示了程小東對於威亞技術的出色掌控能力,這其中自然需要電腦特效的輔助,但程小東完成大場面武打動作的設計已經初露端倪。
而片中第二處經典的動作場面是那場點題的宮廷兵變,傑王子率領上萬的部眾沖入皇宮謀反,而大王也派出了近衛部隊鎮壓。這是程小東第一次控制這么大的戰爭場面,遠遠超出了《英雄》複雜指數,因為《英雄》中沒有千軍萬馬的衝殺鏡頭,軍隊除了萬箭齊發之外,大多數時候都是在後邊裝裝樣子。這回的《黃金甲》可是大不一樣,上萬人的隊伍要在皇宮進行一場戰爭,不僅要血腥慘烈,而且還要壯觀。這其中還要給周杰倫很大的展示空間,讓他可以在混戰中表現他英勇殺敵的豪邁氣勢,在程小東團隊的密切配合之下,這個戰爭場面拍得極為震撼,成為華語電影有史以來最奢華的一次銀幕戰爭。
《投名狀》
劫軍糧是《投名狀》第一幕經典場面,陳可辛特意在地面上鋪了幾尺厚的細土,這樣在拍攝戰鬥場面是會有飛砂走石的質感。程小東這次設計的武打講求爆發力和實用性,李連杰( blog)飾演的龐青雲久經沙場,在戰鬥中沉著應對盡顯大將風範,龐青雲用長矛一擊就把太平軍的長官刺倒在馬下,這電光石火般的一次出招就結束了一場艱苦的戰鬥。程小東通過龐青雲力道千均的這一擊殺,表達出導演陳可辛所要展現的“擒賊先擒王”的命題。
《江山美人》
《投名狀》之後,我們看到程小東在寫實派的風格打鬥上也是頗具造詣,《江山美人》是程小東獨立執導的電影,他此番是文戲武戲一把抓,在武戲的設計方面,程小東此次是注重寫實與浪漫風格的結合,這就形成了《江山美人》風格多樣的動作場面。
在前面就已經提到過,程小東一貫注重表現女星的俠氣,之前他就把林青霞、楊紫瓊成功塑造成銀幕上的巾幗女俠。在這部謳歌女性偉大家國情懷的古裝大片中,陳慧琳迅捷矯健的身手看似一點都不循於甄子丹。片中,燕飛兒河邊洗馬遇刺的一場戲,是程小東首先為陳慧琳安排的大場面,十幾名土人刺客在峭壁上飛身而下,此處程小東又一次展現了他展控威亞的嫻熟技巧,十幾秒的場面衝擊力不亞於《黃金甲》中的武隆天坑刺殺。緊接著,被打入水中的燕飛兒又和多名在水下搏鬥,這是極為罕見的武打設計,因為在水中的動作表演極難控制,但程小東大膽的嘗試仍然獲得了成功。河邊刺殺一場戲是《江山美人》的第一場武打高潮,這場戲是為了引出燕飛兒和段蘭泉的相遇,動作場面是為了劇情所服務,程小東在動作戲的把握上張馳有度。
甄子丹是整部戲中最能打的明星,之前導演未能給他很大的發揮空間,但程小東不會白白荒廢了一位武打巨星,影片最後的百人車輪戰,甄子丹飾演的慕容雪虎憑藉一人之力就壓住了一支軍隊的氣勢,他以一敵百的車輪大戰是整部戲中最精彩的動作場面,將來也會不斷地被人提及。這場戲中的慕容雪虎完全是視死如歸的態度,即使鮮血染紅了鎧甲他也全然不顧,他使出了畢生的武學精華來對抗上百的敵人,儘管身受重創仍在拚死禦敵,此等悲壯場景在香港動作片中已經許久未見。程小東這場戲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對陽剛武俠大師張徹的致敬,程小東是一位善於包容的電影人,他不會把自己劃定在某種風格之中,只要能讓電影好看,唯美或是寫實,又何必分得那么仔細呢?

第五階段(2007至未來)

王晶新片《未來警察》不只吸引了眾多明星的加盟,幕後製作也是頂級團隊,這部號稱投資一億五千萬的科幻大片在動作設計上就請來了程小東擔任,曾經締造了中國武俠大片動作神話的程導為了跟他之前的作品有所不同,也配合這部電影的未來科幻感覺,程導在這次動作設計上特別用心,程小東的要求也是非常的嚴格,他不禁讓劉德華[-聽歌-]親自上陣出演各種打戲,而且還把劉洋變身成為一個真正的武打女星。
在《未來警察》裡面扮演劉德華助手的劉洋在電影中也有不少動作戲,之前曾經擔任過《圖蘭朵》領舞的劉洋可是“舞功”深厚,自幼就學習舞蹈的她一直都想在動作戲上有所表現,這次在《未來警察》裡面,劉洋終於可以一嘗夙願,並且還是跟動作指導的第一把交椅程小東合作,劉洋坦言既興奮又緊張。
雖然有著深厚的舞蹈功底,身體柔韌度、動作協調等各方面都強於常人,但是到了親身上陣的動作場面,劉洋還是吃了不少苦頭,一般人只是站在十米多高的看台上就已經雙腿顫抖了,而她和劉德華還要在上面有和壞人打鬥,對演員的勇氣也是一種挑戰。

自我解讀

程小東屬於早早打下江山的一代武術導演,熟悉香港電影的人對那個時期的武俠電影耳熟能詳,自打有了江湖地位之後,次次創新變得不那么容易。“創新很難,但必須要創新,每次都要給觀眾驚喜。觀眾進入電影院可以坐下來安心地看一部電影,如果看電視達到這樣的效果就難了,因為要讓觀眾不上廁所、不吃飯,放下手中所有的事專注看電視,電視劇本身必須有足夠的吸引力才行。所以,要採取各種手段吸引觀眾。”《十面埋伏》只給程小東2小時的空間,《中華英雄》卻有40集容量。程小東甚至預言:電視劇大製作的時代來臨了。《中華英雄》3000萬的拍攝經費加上40集的容量,讓程小東玩得相當過癮。
“比如,《中華英雄》里我造了一架1比1的飛機,飛機俯衝南京路……我要像拍好萊塢大片那樣拍《中華英雄》。”
“完成以上這些,財力、人力、物力缺一不可,電視史上沒有一部電視劇是這樣拍的。我要讓觀眾知道,貼了程小東商標的東西就是好的。”
道武俠

全世界都需要中國功夫

程小東 程小東
曾經最風光的武俠片在如今的香港電影裡式微,現代江湖黑幫片顯然占了上風。著名的昆汀·塔倫蒂諾香港邵氏電影的忠實擁躉,上個世紀70年代的邵氏功夫片給他帶來無限靈感,而我們卻在遠離那個年代。
“西方電影一般有一個方程式,一個簡單的故事,幾句話就能說完,我覺得那是一個好電影的基礎。”回答這個問題時,程小東轉了一個小彎再切入正題,“邵氏有很多原始q、實在的東西。我們不能扔掉這些東西,必須在這些基礎上發展。”
評定自己的江湖地位,程小東有些不好意思,他覺得應該由觀眾來評定。影迷動輒喜歡將程小東和袁和平作比較,程小東不以為然,“喜歡拿我們兩個人比較是因為我們各自風格不同,喜歡看袁和平風格的就看他的電影,喜歡程小東風格的就看我的電影。”
袁和平一直在好萊塢拍片,程小東也接了不少“單子”,他覺得不存在迎合問題,“全世界都有武指,他們需要我們的東西,中國武俠是一個文化”。

論《英雄》

難道西方觀眾是笨蛋?
罵張藝謀武俠片和推崇香港武俠片同屬一撥人,而程小東居然都是電影參與者。
“說到底,《英雄》和《十面埋伏》是好電影。”程小東說的這個“好”是因為“張藝謀在一個不是武俠片的年代,找到了武俠片的新出路,張藝謀的兩部電影在西方票房這么好總有他的道理,難道西方觀眾都是笨蛋?”
雙手插進黑皮衣的兜里,程小東換了一種更為舒適的講話姿勢。在演藝圈裡折騰20多年,程小東覺得香港電影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老化。
“就像我們,時間過去20年了,還是我們這撥人。周潤發也好,劉德華也好,不管他有多紅,在我們手下,他們就是學生。”
跨越兩個時代,程小東眼見為實:“現在的演員上得快,跌得也快,底子不夠。”
最有成就感的事?程小東笑了,“林青霞、張曼玉,她們原本是拍文藝片的,突然間卻見她們搖身一變成為了武林高手,居然還那么厲害。觀眾信以為真。”
程小東覺得乾他這一行,沒有創新就死定了,“想不出來也不能鑽牛角尖,不然要變成神經病。”程小東用手指指自己的腦袋。於是,程小東的生活極其簡單,“因為已經在做一件不簡單的事。不拍戲的時候一個人去茶餐廳看報紙喝茶,扔掉所有和工作有關的東西,那是一種減壓。”

影響

程小東程小東
長期以來,香港動作電影的經典之作《倩女幽魂》系列、《東方不敗》系列等都被深深打上徐克的烙印,甚至冠以"徐克作品"的字樣。殊不知這些影片的製作完成還有其人,那就是影片的導演、動作設計程小東。此外,在一些研究動作電影的文章中,也因此出現把徐克作為動作指導而與袁和平、唐季禮等並列的誤區。在還原程小東導演與動作導演身份,探討程小東動作電影與早期香港功夫電影的淵源及其變革,在此基礎上找尋香港動作電影半個世紀以來的發展軌跡。同時以程小東與袁和平在動作指導上的不同風格為契機,初步探討程小東動作電影的唯美主義特點。
程小東動作電影與早期功夫片的淵源嚴格意義上講,香港的動作電影分三種類型(或稱三大走勢),即功夫片、打鬥片和動作片。
香港動作電影起步較晚(因為上海電影界早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就出現了以《火燒紅蓮寺》為代表的早期武俠片),但發展迅速,其最早形式應該是早期的功夫片,而早期功夫片又有三個非常重要的發展階段。
上個世紀四五十年代"黃飛鴻"系列的產生,功夫電影奇才胡鵬的出現,標誌著香港功夫影片的誕生和第一個高潮。《黃飛鴻傳》(溫伯陵投資拍攝,導演胡鵬,1949年)、《黃飛鴻血戰流花橋》(導演胡鵬,1949年)、《梁寬歸天》(導演胡鵬,1949年)、《黃飛鴻虎爪群英會》(導演羅志雄,1951年)、《黃飛鴻義救海棟寺》(導演王天琳、凌雲,1953年)等都是這一時期的影片。到1956年,"黃飛鴻電影"形成拍攝高潮,這一年香港本土共出品黃飛鴻電影25部,除《七公斗蜈蚣》和《沙面伏神犬》兩部外,其餘23部均屬胡鵬作品,這種獨特現象"只有香港,也只有香港電影人才能做得到"。"黃飛鴻"系列的特殊意義在於"香港電影人創造了一種屬於自己的俠士形象及敘事模式"。就動作表現而言,由於技術、經驗等各方面的限制,這些影片中的"武打場面大都靠演員表演,鏡頭只做記錄,有時還記錄的不清不楚……人物已有動感,但電影本身的動感仍然貧乏"。到了六十年代後期"電影製作者開始不滿足於陳舊的'記錄動作'的表現方式,有意從西方和日本影片中借鑑經驗,開始注重運用剪輯等電影手段重新包裝動作"。這時期出現了一大批開創意義的經典影片,張徹、胡金銓成為那個時代功夫電影的代表。但胡、張的努力,僅僅是對功夫電影表面的改革,並未帶來人們所期待的香港功夫片的第二次高潮。
進入七十年代,由美歸港的李小龍的突然出現,為香港功夫片注入了新鮮的血液,並在真正意義上帶來了香港功夫影片的革新,第二次高潮產生。1971年,李小龍返港,同年推出《唐山大兄》(嘉禾電影,導演羅維),此後又相繼推出《精武門》(嘉禾電影,導演羅維,1972年)、《猛龍過江》(協和電影,導演李小龍,1972年)、《龍爭虎鬥》(美國華納電影,1973年)和《死亡遊戲》(1973年)。李小龍自創的"截拳道"出現在打鬥中,其打鬥的真實展現也使動作場面的真實感得以加強。
這一時期,張徹的《虎俠殲仇》(1970年)、《獨臂刀》、《少林五祖》等影片仍是傳統功夫片的代表。具有開創意義的是,1972年張徹推出了《馬永貞》,開創了上海灘類型的先河。
香港早期功夫電影的第三次高潮發生在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喜劇形式開始嘗試著融入電影,滲入到傳統的打鬥中,袁和平開創諧趣武打,成龍將其發揚光大。單就動作表現而言,其動作特點是招式的過於自我與隨意性,以及大量戲曲、雜技技巧的介入。傳統功夫片開始向打鬥片轉型。
持續五六年的"新浪潮"運動,為香港電影帶來了大量新的主題、新的技術、新的風格及新的影像。功夫電影在這個時候才真正進入轉型期。代表作品是徐克的《蝶變》(1979年)。該片集偵探、神秘、恐怖和武俠等電影類型元素於一體,並嘗試用"科學"來"演繹"(改變)傳統"武功",例如首次用彈簧鉤箭和飛索等工具取代飛檐走壁的輕功。"既拆解了傳統武俠電影的敘事模式,又改變了它的存在語境",從根本上嘗試傳統功夫電影的激烈突變。
到了八九十年代,香港功夫影片經過近半個世紀的醞釀,在不停求變的過程中走上多元化道路。一部分人在打鬥的真實性之外尋求改變,在動作表現上謹守(如袁和平)或忽略(如程小東)真實而側重"唯美";有的人則完全遵從傳統功夫影片的精髓,把武者的體能和技能真實的展現(如甄子丹);還有大部分人在打鬥中加入大量的技巧(如成龍、唐季禮)或與傳統功夫世界相背的現代暴力成分(如古惑仔系列影片)。這就形成了動作電影的"三足鼎立"局面,即動作片、功夫片和打鬥片並存。
程小東對動作的唯美詮釋香港動作電影的打鬥動作大多由武術動作演化而來,一定程度上借鑑有戲曲(京劇、粵劇等)和雜技的成分,從源流上看,這些統統歸於武術之中。武術在其自身的發展過程中,成為"具有強身健體、自衛禦敵、娛樂表演等多種功能民族體育項目"。由於戲曲雜技均屬於舞台藝術,因此動作電影所追求的形式之美就顯而易見。香港動作電影對形式美的刻意追求,表現在影片運營過程中往往是"以演員的表演作基礎,同時又並不完全依賴表演,而是運用種種電影化手段將演員的打鬥表演進行'表現式放大',並因此形成超乎故事情節層面的純粹形式上的美感" 。正是由於對這種"超乎故事情節層面"的"美感"的追求,使得香港動作指導(動作導演)具有自由調度鏡頭與場景的完全權力,他們也往往被視為影片的"第二導演"。
香港的動作指導分兩大流派-寫意派和紀實派。其中的後者與早期的香港功夫片一脈相承。紀實派雖已克服了早期功夫電影種種技術性和歷史原因的缺陷,但早期電影對武打場面真實感的追求,卻使其對動作(動作和動作場面)的真實性念念不忘。袁和平(甄子丹)、元奎是紀實派的代表。寫意派恰恰相反,他們是香港電影"新浪潮"運動的直接受益者,大量的技巧和新思想被帶入動作設計的方方面面。這一派的代表人物是元彬、程小東(馬玉成、林迪安)、潘健君
作為武術指導,程小東和袁和平在七八十年代便嶄露頭角、初顯鋒芒,前者以劇集《射鵰英雄傳》(TVB,執導杜琪峯,1983年)為代表,武打設計雖顯生疏、簡單化和套路化,但重要的是這部劇集已初步形成程小東的風格,華山論劍中北丐[11]與西毒的交手,已顯露出程小東在兩人以上對打中的獨特風格,即過於講求動作的唯美,甚至不惜犧牲一些真實的東西,對於這一問題,在後面會進一步分析。八十年代初期尚為武打之於電視劇的起步階段,遠遠不能與李小龍時代就已推上頂峰的功夫電影相比,程小東《射》劇中的動作設計在同期武打電視劇中已屬不俗之作。袁和平的時代要早一些,他的《死亡塔》(寰亞電影,導演吳思遠)是其前期動作設計的代表作品,該片為李小龍數部影片之片段與唐龍表演的穿插、黏貼之作,是七十年代功夫影片的登峰之作,單就動作的理想化而言,已超越李小龍一大步。
進入九十年代,程、袁二人在動作指導之外著力向電影發展,均開始嘗試導演影片,袁和平還成立了和平影業公司(程不詳),一大批影片均出於此,包括其代表作品《詠春》(在大陸稱《紅粉金剛》,和平影業,導演袁和平,1993年)和《太極張三豐》(正東電影,導演袁和平,1993年)。這是用武術語言詮釋中國傳統拳法最專一,塑造袁和平心目中傳統英雄最成功的一次,也是從電影方面對武術推廣、詮釋的一大貢獻。程小東在這個時期的代表作是《東方不敗》(龍祥影業,導演程小東,1992年)系列、《東方三俠》(中華娛樂,導演杜琪峯,1992年)系列和《冒險王》(永盛影業,導演程小東,1996年)。以《冒險王》為例,整部影片完全體現出程小東"唯美"的追求,劇情的刻意安排、想像的自由馳騁、影片非凡介乎虛幻的意境、動作設計的臻於神話,與袁和平一釘一鉚的導演風格形成強烈反差。

藝術風格

程小東程小東
單就動作設計而言,程小東以簡潔、精彩見長,袁和平則善始善終,極力渲染,主要人物一經交手,往往是長時間的惡戰。以袁和平的《精武英雄》(正東電影,導演陳嘉上,1994年)為例,霍元甲墳場一戰,李連杰和中山忍交手打了7′10〞;在日本領事館與周比利交手打了9′50〞。程小東追求的則是簡潔精彩,動作設計大都精練為上,《碧血藍天》(永盛影業,導演林偉倫,1998年)趙文卓與熊欣欣機艙之戰、《七金剛》(中華娛樂,導演程小東,1994年)楊紫瓊與李寧會場之戰和高爾夫球場之戰,均遵循這一原則,程小東作品中超乎尋常的是《碧血藍天》趙文卓與連凱大使館一戰,是其少有的長製作,也只有7′30〞,期間還穿插了王合喜遭槍擊、舒淇中彈身亡等大段情節。
大方面說,袁和平"紀實",程小東"寫意",程小東對動作的要求已近乎理想化,為了追求"唯美",程小東不惜放棄一切,甚至那些最基本的真實性與科學性。
就動作的真實性而言袁和平對動作的要求是"快、準、狠",這決定了袁和平的動作設計真實而實在,這一特點有著它自身的優點,即打鬥場面與動作展示的真實性,但其對動作場景無形限制也是顯而易見的。袁和平的動作設計場景變化較小,《詠春》中,楊紫瓊與徐少強在一根鐵槍上面較量了近五分鐘,或是從屋內打到屋外,從屋外到屋內(《詠春》、《精武英雄》)。相反,程小東的動作設計則過於大膽,常用遠鏡頭來拉大場景,在視覺上形成廣闊之感。《七金剛》會場舞龍一場,楊紫瓊由地面打到空中,再由空中回到地面,落地時運用遠鏡頭處理,加上音效,立竿見影;《東方不敗之再起風雲》(龍祥影業,導演程小東,1993年)中也一樣,林青霞由空中飛來,出場不凡,餘下與于榮光的打鬥均在船桅和空中進行,場面大氣非常。這種處理克服了場景在打鬥中的限制,但為了掙脫場景的束縛,唯一能做的就是使動作設計趨於誇張。
1)對科學的違反,傳統"神功"的再現。如《東方不敗之再起風雲》中劉洵飛身抓過西班牙兵射向于榮光的火槍彈,說"你有科學,我有奇功"。在船上,林青霞接過飛向她的炮彈,反過來塞入炮口,揉碎西班牙兵的盔甲,叫囂"你們的洋科學頂屁用"!
2)與現實的明顯矛盾。程小東一個代表動作就是一群人被打上天,像《東方不敗之再起風雲》中被林青霞打上天的苗民,《破壞之王》(黃金海岸,導演李力持,1994年)中在擂台被林國斌踢飛的人群,以及《東方三俠之現代豪俠傳》(中華娛樂,導演杜琪峯、程小東,1993年)中被汽車撞碎上飛的椅子。
3)對細節的刻意誇大。《七金剛》中,李寧在八兩金的射擊下仍能在單槓上瀟灑地展示體操動作,《赤裸特工》(寰亞電影,導演程小東,2002年)中的女殺手在對方掏槍之前就能撿起酒瓶擊倒兩人,要對這些超乎尋常的情節做出合理解釋,只有用慢放讓動作在瞬間完成變為可能。
4)對瞬間的延時放大。這樣做僅僅是為了對某一個動作進行充分展示,以尋求一種視覺上的純粹的美感。《赤裸特工》中,從MaggieQ站到連凱頭頂到連凱上踢只是瞬間,卻連續用近鏡頭、正面遠鏡頭、移鏡頭和兩個特寫鏡頭等來反覆表現,在時間上延長了近十倍。
5)空間高度的拉大。還是上一幕,連凱上踢,MaggieQ躍起(高度為人體的二到三倍)、凌空翻身、雙掌下擊,整個動作的完成用遠鏡頭處理,空間高度拉大了三四倍。
6)由於空間的無形拉大,遠鏡頭的過分運用,使得作為動作主體的人就顯得"渺小",為了彌補這一缺陷,在動作運營過程中往往需要輔助器材,來填補畫面的不足。《東方不敗之再起風雲》中林青霞與于榮光在空中的打鬥就由各自手中的船帆作輔助;《青蛇》(思遠影業,1993,導演徐克,動作導演元彬)水漫金山一節,王祖賢就站在巨大的青蛇頭上。
7)很容易使動作在出現和完成之間產生無法避免的矛盾,解決途徑就是對現實忽略。《七金剛》中,李寧直接藉助輔助器材-吊車讓自己升空,楊紫瓊則間接完成-抓住龍身,兩人在高空打鬥之後,楊紫瓊則完全拋開輔助物直接落地。
就動作的連貫性而言過於講求動作的真實感,使袁和平的動作設計對連貫性提出近乎苛刻的要求,緊接的下一個動作的開始與前一動作的結束,這期間的銜接一定是連貫的,袁和平最大的忌諱就是前後動作的非連貫性,以及動作畫面莫名其妙的剪接,這就決定了袁和平的動作由始至終不受外界干擾,也即此刻畫面中只有打鬥的場面,從雙方交手前的"蓄勢"到完成的整個過程不容許任何打鬥之外的畫面進入(不包括一些渲染氣氛的客觀鏡頭的切入),以《精武英雄》為例,中山忍與李連杰的交手過程中只切入了風吹樹搖和落葉起的畫面(而這僅僅是為了向下一個打鬥場景,即兩人蒙起雙眼的轉化作準備),而在李連杰與周比利生死較量的整個過程中,受傷倒地的錢小豪在李連杰屢屢受創的情形下有何表現卻絲毫沒有出現(而這個鏡頭對緊張氣氛的渲染有不可或缺作用);相反,程小東在打鬥中則頻繁進行鏡頭切換,大量穿插畫面,《碧血藍天》中趙文卓與劫機者僅十秒的打鬥就由兩個畫面隔開:
劫機者在背後用槍指著趙文卓,兩人慢慢走,
(畫面1)劫機者發現趙的同伴阿豪,向豪射擊,趙向後一腳踢掉槍
(畫面2)阿豪吃驚的表情,舉槍
(畫面3)趙用腳踢擊對手臉部、用膝撞擊對手頭部
(畫面4)熊欣欣拉開窗簾察看
(畫面5)趙連續轉身用肘進擊對手、用臂擊倒對手
在機艙中趙文卓與熊欣欣的打鬥中同樣穿插汽車追圍滑行中的飛機的畫面;另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破壞之王》林國斌在精英中心的精彩打鬥中切入了周星馳、吳孟達吃驚表情的畫面。這些干擾打鬥畫面連續性的鏡頭在袁和平的作品中是不允許存在的。
程小東為了體現打鬥中的美感,往往對動作進行大量誇張性的省略,將其中最美的動作片段保留,而為了彌補過分簡潔的缺陷,又運用慢鏡頭來對關鍵動作做延時放大,袁和平動作剪接"莫名其妙"性的顧忌,被程小東理想化的唯美追求克服。上掃腿、下掃腿、凌空踢這三個彼此獨立的動作被剪接到一起,加上慢放和特定的拍攝角度,便重新組成了一組完美的畫面。這在《東方三俠》、《七金剛》和《赤裸特工》中表現猶為明顯。試舉《赤裸特工》中連凱與MaggieQ碼頭倉庫打鬥一例:
(動作1)連凱左手撐地雙腳進擊
(動作2)MaggieQ白鶴晾翅右腳向上、後踢,連凱雙腿抬起、凌空
(動作3)連凱雙腳凌空踹,MaggieQ向後彎腰躲避
對三組動作之間必要的過渡作出了大量省略,每組(特別是後兩組)動作的發生前後都是"莫名其妙"的,但畫面的美感和動作的緊湊卻被強化了。
大量舞蹈動作進入打鬥中
"中國武術自其誕生之日起,也帶著舞蹈藝術的風韻,中國自古就有武舞不分家的說法"。[12]在嫻熟調度打鬥動作之餘,動作設計者開始不滿足於武打之中自有的美感,而是將舞蹈動作直接進入打鬥,來強化其視覺上的美感。理論上講,舞蹈動作的"假"與現實打鬥所呈現的真實感之間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程小東很巧妙運用唯美與寫意來淡化、中和這種矛盾,取得很大成功。
《英雄》(導演張藝謀,2002年)胡楊林之戰中,張曼玉和章子怡身穿紅色的誇張戲服上場,周圍配以漫天紛飛的黃葉。程小東表示,這場戲的武術動作要突出女性特有的柔美和韻律,因此他設計了許多近似於舞蹈的鏇轉動作,並讓黃葉隨女主角的鏇轉一同飄飛,巧妙地營造出了空靈、優美的武打意境。[13]為《碧血藍天》中連凱與趙文卓設計的雙劍打鬥一場,兩人的空中轉身、仰身後擊等動作又加入了芭蕾的特別神韻。這些與現實中動作技擊相背的因素,在袁和平的作品中是很難找到的。袁和平嘗試轉型的電影是《臥虎藏龍》(導演李安,2000年)和《霹靂嬌娃》(導演MCG,1999年),但變化不大。
從某種意義上說,程小東的動作設計已超越武打、超越動作影片的樊籬。前者而言,其動作設計已不僅僅在於打鬥,劇中人物的舉手投足,亦似乎沾染了程的印記。《東方不敗》中東方不敗的亮相、與任我行的惡戰,打鬥、招式統統幻化為揮手等一系列簡單的動作,功夫片的風采卻依然,功夫片所強調的動作美似乎更突出了;後者主要表現於程在眾多非動作電影中所做的動作設計,代表作品是周星馳的多部"無厘頭"電影,在這些影片中,武打場面不多,且分散於影片的各段落,每個場景不過一、二分鐘,但就是在這些或長或短的片段中,表現出了程小東精彩絕倫的動作指導天分。在這兩個方面,袁和平似乎都沒能夠走出來。

經典語言

程小東回顧說,他是武行出身,從劇組的最底層做起。程小東說,他非常喜歡動作導演這個職業,“我年輕的時候當過男主角,但此後我就對人說千萬別找我演戲,我最喜歡的還是動作導演這個職業”。他說,動作導演最大的樂趣就是自我挑戰,“每個人都是兩條腿、一雙手。就是這些有限的‘道具’讓功夫片拍出那么多變化無窮,這是動作導演智慧的付出。我每天想的就是要用手和腿打出新花樣。”

個人榮譽

程小東程小東
1987年執導《倩女幽魂》AChineseGhostStory,獲1987年法國第十六屆科幻影展評審會特別大獲、葡萄牙科幻影展最佳作品獲。1987年因影片《奇緣》獲第六屆香港金像獎最佳武術指導獎。
因獲1991年《笑傲江湖》Swordsman、《秦俑》1989獲第十屆香港金像獎最佳武術指導,
《新龍門客棧》DragonInn獲1992年第二十九屆台灣金馬獎最佳武術指導獎,
1989年執導《秦俑》ATerracottaWarrior,獲巴黎奇情動作片大獎。
《倩女幽魂Ⅲ道道道》獲1991年第十一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提名。
《鹿鼎記Ⅱ神龍教》、《新龍門客棧》、《笑傲江湖Ⅱ東方不敗》三片獲1992年第十二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提名。
《東方三俠》HeroicTrio。獲1993年第十三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提名。

個人評價

經常看到某部影片演職主創提前離組的新聞,譬如《赤壁》中的武指林迪安、攝影呂樂。熟悉影視劇拍攝的影迷大多明白,出現這種問題,原因無非兩個:一是契約到期,誰叫影片沒有按契約計畫拍完?但若合作愉快為了情義續約再乾,則另當別論。二就是媒體最喜歡渲染的合作不愉快,不是監製導演要求太高,就是演職人員水平不夠,或者……其實發生這種事,無論原因怎樣,總需要有人補鑊救火,而充當救火員次數最多的,武指方面當屬程小東。
譚家明拍《名劍》,徐克《刀馬旦》,都是中途換掉武指,請程小東補鑊;崔寶珠拍《碧血藍天》,動作導演最初定的是袁和平,因影片未在契約期內開拍,到開拍時八爺又沒檔期,所以又是程小東充當救火隊員;另外,張藝謀拍《英雄》,陳可辛拍《投名狀》,程小東也都是臨危授命,根本沒多少時間做準備就直接殺奔片場,絕對考驗武指功力!須知武指與導演的互動合作十分微妙,若是風格明顯的成名武指,往往限制導演自主創作的能力;若是修為不夠的平庸武指,又做不到導演想要的東西。唯有程小東不僅能隨時過來補鑊,還能適應任何導演,甚至可以拋棄自己的風格,竭力把編導的想像完美呈現出來。正因如此,程小東才被行內公認為”百搭武指”和”最佳救火員”。

最新動態

程小東程小東
華誼上市後開拍的首部電視劇《追捕》請來金牌武指程小東擔綱動作導演,講述一個單身女人被追捕和反追捕的故事。女主角蘭心茹已鎖定海清扮演。
程小東:《追捕》武打設計很新穎
程小東談起他為《追捕》設計的動作場面就顯得非常興奮,《追捕》中的動作完全不同於他之前在《新龍門客棧》、《英雄本色》那些武打設計,而是一種新型的動作,“這部戲和我之前的作品都很不一樣,以前那種動作是真實的功夫,而這部《追捕》不一樣,主人公是一個根本沒有任何身手的女子,還穿著旗袍高跟鞋,我要讓這樣一個人成為整場動作戲的中心,我會設計很多種類似於挑戰極限的體能訓練之類的動作,給她設定各種障礙,比如說穿著高跟鞋在房檐上走,再從房頂掉下來,或者直接掉水裡等等,就是要表現那種在絕境中人憑藉信念和求生意識來完成搭救自己,這樣的過程在戲中會出現很多,蘭心茹會被我折磨得很苦。”
海清:首演動作戲每天練體能
憑藉《雙面膠》《王貴與安娜》以及最近火熱的《蝸居》,海清在螢屏上已經家喻戶曉,這次加盟電視劇《追捕》海清將飾演在國民黨軍統包圍追捕下一路找尋機密名單並將名單安全送出的平民女子蘭心茹。在曝光的定妝照上,海清兩種不同風格的裝束打扮展示了兩種完全不同的蘭心茹:青花瓷古樸典雅的旗袍,眉宇間的溫柔可人,好一位有教養有學識的富家小姐;短西服馬靴馬褲,加上一頂黑色的西式禮帽,這樣的蘭心茹給人一種女版福爾摩斯的感覺。
該劇是一部有著極強動作感的情節劇,程小東導演要求的高難度動作,海清表示一定要自己挑戰一把,“我已經開始進入高強度體能訓練中,這是我第一次演動作戲,戲裡不需要我有很棒的武功和身手,只需要我能跑,所以我想所有戲都自己來不用替身。”

中國著名導演

就因為他們,所以我們的生活變的豐富,也因為他們使我們生活中多了許多的歡樂。有許多平凡的人也因為他們而變的不平凡,本次任務的主題是“中國著名導演”在這裡我列舉了幾位中國大家都熟悉的導演。讓我們為他們做出完美的名片吧。

中國知名導演

香港電影中的武術指導

武術指導最早出現在 20世紀 60年代末期。隨後李小龍橫空出世,五部經典功夫片轟動全球,使得“功夫”一詞正式出現在英文詞典中,而武術指導也由此倍受重視,至 80年代遂形成幾大動作武師班底。其中尤以成龍的成家班、袁和平的袁家班、洪金寶的洪家班和劉家良的劉家班最為有名,又有程小東、元奎、唐季禮、元彬、董瑋等撐起香港功夫片的另半壁江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