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光年

盛夏光年

《盛夏光年》(Eternal Summer)是一部由陳正道執導,王紀堯構思原始概念,許正平編著原創劇本,並由張孝全、張睿家、楊淇主演的台灣愛情片。影片講述了從小一起長大的正行和守恆,還有他們的好朋友佳慧之間的愛情故事。《盛夏光年》更像是一堂有關青春的天文課。徐守恆、康正行、杜慧嘉,影片中的主人公名字結構實際上用天文學的原理暗示了他們之間錯綜複雜又凌亂不清的關係,陽光健康的徐守恆就像固定的恆星,吸引著內斂憂鬱的康正行如同圍繞著恆星不停轉動的行星一樣,兩個男人就這樣保持著那種若有似無,中間隔著距離同時又無法割裂的親密關係,直到名叫杜慧嘉的女孩猶如美麗無常的彗星一樣闖入他們的天文系統,擾亂了他們的二人世界,演變出一副相互糾結的圖景。本片於2006年10月13日在台灣上映,2007年1月25日香港上映。

基本信息

電影劇情

劇照劇照
正行和守恆是鎮上國小里的同班同學,正行是班長,但守恆卻是令人頭痛的壞小孩,一天到晚惹麻煩。某天,到台北市立天文館戶外教學,也同時轉來一位女同學──佳慧。佳慧爸媽離婚,跟著媽媽不情不願轉學到鄉下,心情已經夠糟,卻又在參觀途中,因為守恆的惡作劇,而撲倒、弄壞了天文館裡的模型。出了這么大的糗,讓她中途從參觀途中離開,再也不肯回到班上。佳慧也就因此只做了正行和守恆一天的同學。然而,這件事卻從深深烙印在他們三人心裡。
因為這件事,守恆被醫生判定為過動兒。在深入了解守恆調皮搗蛋的原因其來有自後,老師派正行去幫忙守恆適應校園生活。正行原本不情不願,但在幫助守恆走進學習正軌的過程中,卻開啟了兩個陌生心靈、兩個差異極大的世界的交流,正行反而因此更加了解守恆稀奇古怪的世界,打開他本來被規範得好好的乖寶寶世界,一個好學生和一個壞孩子,成了好朋友。
劇照劇照
高中時代,在正行的影響之下,加上體育成績優異,守恆也考上跟正行一樣的高中,並且度過了令人頭痛的階段,長成一個帥氣的青少年。正行仍是那么優異斯文,在校刊社還認識了一個女性的好朋友──惠嘉,兩人間似乎有著淡淡的情愫。但也就在此同時,正行發現他自己對守恆,也開始有了超越好朋友的情份。在一次正行與惠嘉相約上台北西門町玩的過程中,惠嘉發現了正行的秘密,但她也答應幫正行保守,永不泄露出去。
正行害怕面對自己身體裡可能的真相,於是開始躲著守恆,再也不去籃球場上看守恆打球了。守恆遍尋不著正行,卻發現惠嘉出現在球場上。惠嘉因為發現正行的秘密,也對正行喜歡的對象,產生了無限好奇。三個人之間微妙的友情、愛情關係,開始產生微妙的傾斜。
聯考前夕,一場影響守恆是否能考上大學的關鍵球賽。僅管守恆期盼正行來為他加油,但正行終究選擇了缺席,獨自一人自我放逐來到他曾和惠嘉一起來過的西門町。倒是惠嘉來到球場,看守恆打球,就在這一晚,守恆和惠嘉有了第一次的交談,彼此間也產生了異性間的好感。
心緒煩亂讓正行在聯考中失常,卻也因此和守恆又同在一間大學裡就讀,並一邊在南陽街補習班裡準備重考。如願考上理想大學的惠嘉,則正式和守恆成了一對男女朋友,但守恆還是三不五時拉著正行去做任何事,守恆並未察覺不知不覺中他對正行其實已經有了很深的依賴。
921大地震當晚,在正行住處,一陣天搖地動之後,守恆終於隱隱感覺正行對他的保護和友情,有著超乎一般的濃度。但不久之後,正行就在守恆的手機里,發現守恆和惠嘉在一起的事實,因而對兩人瞞著他這件事不能諒解,自棄地想逃離這一切。守恆為了挽回他和正行哥兒們的友情,竟向惠嘉提出分手。惠嘉難過之餘,仍守著正行的秘密,不輕易說出。正行對惠嘉這位有義氣的朋友產生了更多的憐惜,卻也更加不知道三人間難解的情感關係該如何收束。
趁著大學第一學期結束,寒假剛開始的時候,三人一起進行了一趟前往海邊的旅行,那是守恆的爸爸在他小時候買來預備開發為遊樂園的預定地,只是因為泡沫經濟,從未完成,就荒廢了。三人在寬闊的海邊,說出了各自深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原來,惠嘉就是小時候的佳慧。這些秘密與揭露,又將帶他們前往何方呢?三人就這樣在海邊度過了告別輕澀前最後一段青春時光。

演職員表

演員表
劇照劇照
余守恆飾演者張孝全;
康正行飾演者張睿家;慧嘉飾演者楊淇;
職員表
▪製作人:陳正道;YangHsu-fen;PatrickHuang
▪導演:陳正道
▪編劇:李育升;Cheng-PingHsu;Chi-yaoWang
▪攝影:林志堅
▪配樂:鄭偉傑
▪剪輯:Hsiao-yunGu
▪服裝設計:PaulinaChiu

角色介紹

正行|演員張睿家
劇照劇照
總是不輕易向別人透露他的喜好或者厭惡,也很難猜測此時此刻的正行,是否真的,如同他顯露的表情一般真實,他是個沉默規律的人,永遠循著別人的期許和為善的原則做事,他很少時候是真的為了自己而發聲,通常他的聲音都代表著別人的心意。他就像行星一般永遠走在固定的軌道,你永遠不會知道他何時出錯或是什麼可能他會出錯。在朋友的笑談間我依稀能想起他的笑聲,但都是隱藏在很多人的笑聲之後,把自己的聲音壓得很低很低
守恆|演員張孝全
認識守恆的人都知道他不照牌理出牌的個性,從小到大都是如此。或許成長過程中的師長都視守恆是個麻煩人物,但在朋友眼中他就像是閃耀的恆星,你很難不欣賞他帶來的動力和極具魅力的生活方式,雖然過去玩樂的冒險經歷時常一度危險,但卻帶給這群朋友們無法抗拒的邊緣性格吸引力,這是所有‘正常人’和‘自認為是正常人’的我們泛泛難以身體力行的遐思。
惠嘉|演員楊淇
惠嘉是從什麼時候成為大家共同話題,已經沒有幾個人能想起,只知道惠嘉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很快就對陌生的環境熟絡,也沒幾個朋友能夠像惠嘉這樣無入而不自得了。惠嘉像是一顆光芒萬丈的彗星,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消失沒幾個人清楚記憶,但很確定的是朋友們都對惠嘉留下很深刻的溫暖回憶,少數寥寥幾個真正了解惠嘉的朋友,才知道惠嘉對於每段美好時光的感情深刻,並不像她的來去一般匆匆,而是鎖藏在她的記憶。

音樂原聲

曲目
劇照劇照
那是遺忘青春的海邊;記得嗎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一同前往;開始了嗎;
什麼事開始改變了嗎;那時的我;靜悄悄的;好嗎;不能再靠近了嗎;所以離開吧;
那是我們的秘密;可以說嗎;我會將來都會好好的;輕輕地; 只是我們都得承認;還是得失去嗎;也許這樣就好;明天還是這樣過嗎;可以勇敢難過嗎;我們真的都沒有失去嗎;

獲獎記錄

劇照劇照
2006年第11屆釜山國際電影節影展“NowCurrent”單元盛夏光年參展
2006年第19屆東京電影節最優秀亞洲電影賞盛夏光年入圍
2006年第43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張孝全入圍
最佳新演員張孝全
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盛夏光年
最佳新演員張睿家獲獎
2007第7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新演員張孝全入圍

影片評價

正面觀點
劇照劇照
比起動不動就三四個小時的電影,《盛夏光年》放映的時間倒並不長。95鐘的電影讓人看起來舒服。雖然不能免俗的是,影片的鏡頭中也有像一般文藝片中都會有的,如久雨不晴的城市、憂鬱淡藍的街燈等等,但都恰到好處的表現了在青春時期,很多人都曾有過的各種情緒,就好像不自信或者狂妄。
從導演掌鏡的角度來看,整部片子既沒有譁眾取寵的誇張美術,也沒有匠氣十足的攝影技巧。《盛夏光年》里的台灣,是一幅美麗的城市與鄉村的奏鳴曲—花蓮那片綠油油的田野、令人神清氣爽的海邊場景,這些畫面在經過調光後,朦朧中帶著一絲年輕人才特有的憂鬱與思愁。這一切都讓人有種美不勝收的真實感(新浪娛樂評)。
反面觀點
《盛夏光年》在人物的相互關係上跟《藍色大門》有些雷同,只不過兩女一男的故事變成了兩男一女。影片結局很難理解,徐守恆和康正行之間應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兩個男生之間的親密感情似乎早就不言而喻,但為什麼當康正行向徐守恆在海邊表白之後,而徐守恆的反應只不過是不置可否地表示兩個人繼續做好朋友(金鷹娛樂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