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鴿[伍佰個人專輯]

白鴿[伍佰個人專輯]

《白鴿》是伍佰&CHINA BLUE在20世紀末的專輯。1999年,唱片變成看與穿的配件,不再是用聽的。就在流行音樂被音樂自身掏空、泡沫化的同時,伍佰&CHINA BLUE的最新國語專輯《白鴿》,在眾聲拚命喧譁中推出顯得格外引人注目。對伍佰來說,《白鴿》是他多年來歷練的心情,是旅程中的一個階段而不是終站;因為還在飛,所以是一張在“飛行中”的專輯。

基本信息

創作背景

“破壞”與“創造”向來是伍佰吸引大眾的重要因素:《樹枝孤鳥》的冒險犯難,《愛情的盡頭》對抗當時制式的國語情歌,LIVE系列專輯挑戰傳統台語、對錄音的限制成規,伍佰以行動抗拒一成不變的沉痾,創造一種台灣對音樂新的體會。當一般人習慣追求更趨複雜的音色曲式時,伍佰不用很前衛的方法來表現一種複雜,也不用很玩樂的方法來表現一種趣味。 《白鴿》捨棄一切外在炫耀的可能,反而將關注的重點放在對土地與真實生活的體認,這些舉動,才是真正的大膽。

伍佰世紀末的獻禮,獻上最新專輯《白鴿》,以真誠的聲音,請大家感受他內心的告白,這張專輯內容不著重世間男女情愛,加入了對整個社會、人民的關懷,希望能讓大家從專輯中深刻感受到他內心的想法、他的音樂理念。 專輯中的歌曲“白鴿”,是伍佰特別做給在台灣廣三百貨被槍擊的孕婦莊嘉慧的,而這首歌講述的是關於自由的故事,是說即使受了傷、流著血,還是可以繼續堅強的飛下去。伍佰認為,挫折是無時無刻都在發生的,重要的是如何尋求心靈的自由而再度展翅高飛。 繼九八年一月的《樹枝孤鳥》後,伍佰經過一年多的心情沈澱所製作出來這張專輯,是他內在最深沈的聲音,專輯沒有太多炫麗的花招、技巧,只有用真誠的聲音、不修飾的音樂來表現出他的心聲。身為一個創作者,伍佰認為在有這么多支持者之下,他應該要做更多更深刻、更深入的東西,讓自己能日後重聽時,不會汗顏。

⊙‘白鴿’包含很多人生的探討

看似非常伍佰個人自我世界的‘白鴿’,其實包含很多人生的探討。對伍佰來說,‘白鴿’是他多年來歷練的心情,是旅程中的一個階段(不是終站);因為還在飛,是一張在“飛行中”的唱片。

‘白鴿’專輯概念的成形,源於'99年初伍佰隨著電影“美麗新世界”隨片赴大陸宣傳。這一年多來('98-'99),因為工作,伍佰多次進出台灣香港大陸星馬等華人地區,特別對兩地在各方面產生的差異有著深刻的印象----或許台灣有許多的問題,還有很多加強改善的空間,然而我們卻有一般人容易忽略的、也是最為無形可貴的“自由”----‘白鴿’看到一個受傷的台灣是如何地希望、如何地飛翔,看到台灣生活中的困境,卻也看到了未來和希望。〝縱然帶著永遠的傷口,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白鴿”歌詞)“這是一首寫給台灣的歌。”伍佰說。

單曲“白鴿”'99年初即已完成,八月底‘白鴿’專輯的製作也告完成。工作人員在初聽並且了解伍佰意圖注入對台灣的關注之後,也不禁擔心在相對快速感官的環境裡,‘白鴿’的製作企圖會不會不容易被理解接受?‘白鴿’力求一種不被不安環境所影響的解脫,是一種對靈魂自由的提醒;我們都需要多一些對生活、本質的關注,不是一窩蜂的炫麗或無病呻吟的空洞。顯然伍佰的創作經常是對音樂本質的回歸與思考。‘白鴿’從成形到製作,“關心台灣”的初衷未曾改變,特別在地震之後重新看‘白鴿’的產生過程,才發現它意義的豐富。

專輯中的歌曲“白鴿”,是伍佰特別做給在台灣廣三百貨被槍擊的孕婦莊嘉慧的,而這首歌講述的是關於自由的故事,是說即使受了傷、流著血,還是可以繼續堅強的飛下去。

歌詞

演唱:伍佰

前方啊 沒有方向

身上啊 沒有了衣裳

伍佰&ChinaBlue 伍佰&ChinaBlue

鮮血啊 滲出了翅膀

我的眼淚 濕透了胸膛

飛翔著 強忍著傷

逃離了 獵人的槍

我的雙腳 沒有了知覺

我的心情 下冰冷的雪

親愛的母親 摯愛的朋友

我會堅定 好好的活

沉默的大地 沉默的天空

紅色的血 繼續的流

縱然帶著永遠的傷口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飛翔吧 飛在天空

用力吹吧 無情的風

我不會害怕 也無須懦弱

流浪的路 我自己走

那是種驕傲 陽光的灑脫

白雲從我腳下掠過

乾枯的身影 憔悴的面容

揮著翅膀 不再回頭

縱然帶著永遠的傷口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縱然帶著永遠的傷口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至少我還擁有自由……

曲目

CD1

白鴿 白鴿

01 上癮了 詞:伍佰 曲:伍佰

02 真世界 詞:伍佰 曲:伍佰

03 不曾在乎我 詞:伍佰 曲:伍佰

04 白鴿 詞:伍佰 曲:伍佰

05 上帝救救我 詞:伍佰 曲:伍佰

06 看我 詞:伍佰 曲:伍佰

07 與你到永久 詞:伍佰 曲:伍佰

08 一生最愛的人 詞:伍佰 曲:伍佰

09 終於 詞:伍佰 曲:伍佰

10 懶人日記 詞:伍佰 曲:伍佰

11 半夜11點鐘 詞:伍佰 曲:伍佰

12 最後是溫柔 詞:伍佰 曲:伍佰

CD2

1 美麗新世界 (電子版)

2 美麗新世界 (電影版)

歌評

(作者:雪山看雪)

《白鴿》這張專輯包含了對人生的探索與研究。從這之後伍佰的歌曲都不再單單是寫愛情,它與之後的兩張專輯,可謂包羅萬象,主題百變。《白鴿》是探討人生,《夢的河流》是夢幻詩篇,《淚橋》是感悟生命。

台灣在遭受大地震後,究竟該何去何從,如何給困境中的台灣民眾鼓舞士氣,讓大家看到希望與明天,所以伍佰說,《白鴿》是寫給台灣的歌曲。

我一直認為《白鴿》代表著伍佰的最高成就,跟朋友們討論起伍佰的時候,我常說:“《白鴿》之後,伍佰不再”雖然這話顯然是有偏見,但在我心裡,《白鴿》之後確實再沒有寫出《愛情的盡頭》《樹枝孤鳥》《白鴿》這些真正讓人痴迷的專輯了。這一年,伍佰31歲。

《上癮了》雖然是專輯裡第一首歌曲,但卻實沒有吸引住我,聽了許多遍,到底不知該伍佰所要表達一種什麼樣的情感,看似頹廢,卻又有激情,所以一直很迷惘這首,也許,伍佰就想表達一種迷惘的感情吧。

《真世界》這首是迄今我認為伍佰國語歌曲最好聽的一首歌曲。起初聽時是在05年,那時人生閱歷少,對這首歌曲一點感覺也沒有,甚至有點討厭,直到2008年的時候,突然迷上了這首歌,無論詞曲,都是最真實最動人的,是人生閱歷多了,對這個世界的感情與少年時候不同了,真正明白了“真世界”的意義,我們該怎樣面對這個社會,社會的複雜多樣,愛與虛偽的同時出現,付出也要防備,現實與理想的不能融合。我們該何去何從。當聽懂這首歌曲的時候,我清楚的明白,我真的已經長大了,永遠不再夢想自己小時構思的烏托邦,現實永遠是現實,只有努力,才會最終有所收穫。聽懂這首歌,讓我學會了思考與探索。

《不曾在乎我》也是一首非常好聽的歌曲,延續了伍佰一向傷感的情歌類型,這首歌像詩一樣,伍佰的聲音唱出來,讓人感動和心疼,調子很好聽,和緩傷感,“生命終究是屬於寂寞”聽到這句時,我的心裡和伍佰產生了共鳴,輝煌過後,只剩暗淡,繁花過去,只余枯枝,生命無論是轟轟烈烈,還是平平淡淡,終究是歸於寂寞。

如果說這張專輯代表著伍佰最高的成就,那么專輯同名曲《白鴿》自然也是上品中的上品。伍佰本來是寫給在一場槍擊案中受傷的莊嘉慧女士,為她打氣加油的。但之後的九二一大地震隨之而來,使這首歌曲有了更深重的使命與意義,這首歌讓當時災難重重的台灣看到了希望與未來,想起2008年汶川地震,一群明星歌手都去災區現場作秀,卻沒有出一個伍佰,也沒有出一首《白鴿》,就算災區重建的再漂亮又如何,就算身上的傷痕平復如初又如何,那心靈上的傷,何時才能癒合,真的,有時我真的在想,台灣有伍佰真的真的很幸福。

《上帝救救我》這首歌似乎是描寫生活的煩悶與渴求解脫的歌曲,曲子既沉悶又輕快,聽起來有西方曲子的味道,也是我常常唱的一首歌曲。不知道在哪聽的小道訊息,伍佰要在大陸開演唱會,中國政府命令禁止他唱這首歌曲,才允許來大陸開演唱會,其實,這首歌我看不出哪一點特殊之處,我猜想是這首歌曲調子有西方的味道,而且歌名又提到了西方人的神——上帝,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伍佰是台灣人,從小受台灣的教育與薰陶,他想寫什麼歌曲又有什麼不可以呢,但這樣的話題終究是個敏感的話題,為防惹禍上身,還是少說為妙,以後這樣的事還會再提到。反正伍佰在大陸就是一個很敏感很有爭議的人物。

《看我》是一首慢歌,很好聽,等到生命熱力演唱會裡再說它,這裡先略過,《白鴿》專輯算起來有13首歌曲,還是說說其它相對重要一點的吧。

《與你到永久》,一直以為這是伍佰寫的一首愛情歌曲,相對於其它如《浪人情歌》《痛哭的人》之類的悲情歌曲,這首歌曲充滿了歡快、陽光、美好。初戀的時候,我常常唱給女朋友聽,可是後來才知道,這首歌是伍佰為一直支持他陪伴他的歌迷們寫的,但我一直把它當情歌,曲調優美,詞句樸實,感情真摯,符合伍佰做人的風格,我和我的她能有今天,這首一點也不花哨的情歌功不可沒。

《一生最愛的人》專輯裡唯一的一首伍佰搖滾歌曲,也是相當好聽的一首,“你用你獨特的溫柔,狠狠的刺痛了我,證明你已不愛我……”伍氏情歌,別具一格,用心體會,勿須多說。

《終於》也是一首非常好聽的歌曲,但在這張“人才濟濟”的專輯裡,光芒被掩蓋了不少,只能說它有點生不逢時。這首歌似乎是在回味和醒悟,情歌也可以以這種方式來演繹,這是伍佰的獨特之處。

《懶人日記》,聽這首歌曲,就像聽一個市井人物在那裡抱怨生活,埋怨人生,但得知別人也和自己一樣時,就得到了安慰。生活在現實的社會裡,人人都會有感覺累的時候,我們不管是牢騷滿腹還是怨天尤人,日子還總得過。那我們為什麼煩惱呢?伍佰解釋說:“是人生智慧還是不夠”。

《半夜11點鐘》這首歌曲無論曲風還是伍佰的演唱聲音,都有種讓人我見猶憐的感覺,但我還是不常聽這首歌曲,雖然很好聽,伍佰好聽的歌曲太多了,我有時一個月也不聽不過來一遍,這首歌只有先放下,改天再聽了。

最後一首歌曲名叫《最後的溫柔》,顯然是有意安排,這首鮮為人知的歌曲,主要是聽過的人少,但聽過的沒有不說好的,伍佰曾說這寫的是男人與男人之間離別之情,很明顯,伍佰真的離愛情主題越來越遠了,這張專輯就沒有專以愛情為主題的歌曲,這首歌聽一遍就會被粘住一樣,忍不住再聽第二遍,去感悟這男人與男人之間的離別之情,那時的伍佰嗓音清澈,曲風柔和,聽他的那時的歌曲就是在享受一樣。“若不是因為風,雨不會更美麗”很有哲理的歌詞。讓人聯想到許多許多,尤其是歌曲唱完之後的尾奏音樂,真的讓人一聽起來就痴迷深陷。只這一首歌,愛伍佰一生一世,永遠不後悔。

專輯最後還附帶了一首《美麗新世界》,這首歌曲在以後的演唱會裡,真的是常客,常常在快結束的時候,伍佰唱這首歌曲。預示一個新的開始與希望。我第一次聽這首歌曲的時候,就被它所給予的希望迷住,原來,我們辛苦打拚,不就是為了有一個溫暖的家庭,讓疲憊不堪的心靈,得到一點撫慰。浮躁不安的年輕人,記得常常聽聽伍佰,你會明白,前方有一個美麗的新世界,在前方等你,那裡有天真的孩子,還有姑娘的酒窩……

專輯裡所有歌曲大氣磅礴,顯示伍佰大家風範,年底,伍佰舉行《真世界巡迴演唱會》,演唱會陣容強大,據說,演唱會收入的10%作為賑災捐款。看來,當時的伍佰,至少差不多成了台灣人的精神支柱。這場演唱會畫質最唯美,如果說空襲警報演唱會是伍佰最牛的一場演唱會,那么真世界演唱會無疑成了伍佰最美的一場演唱會,從燈光到舞台配景,每一個細節都體現出美的設計。尤其是在第二場時伍佰唱《白鴿》時,鋼琴響起,舞台大布景上一群白鴿在天空里飛翔的鏡頭,是我對那場演唱會最深的印象,很多年後,也許我會忘了那場演唱會其它歌曲,但我仍然不會忘記那一群堅強飛翔的白鴿……

自由飛翔的音樂哲學意識白鴿

今天,大概我也無須再花多大的篇幅來大書「伍佰Χna Blue」過去的音樂航程,因為這個名字在90年代的台灣流行音樂史上不但早已家喻戶曉,甚至他們力抗當時市場的不可能性而掀起現場演唱會的熱潮,都是一次為人所津津樂道的傳奇性音樂革命。

當然「伍佰」影響力普及之廣,從他的、、等作品在KTV中的點播率之高亦可見一斑。

然而難得的是,這么多年來伍佰Χna Blue卻不只滿足於享受眼前巨星般的成就,而淪於去複製一首又一首伍佰式的嘶吼情歌來刻意討好樂迷,反倒是從到,我們見到伍佰Χna Blue一直在對自己的聲音尋求改革,不停歇地將他們的聲音提升自不同的層次。

事隔兩年,再與伍佰進行一次訪問;向來不常在娛樂媒體亮相的他,依舊對一切音樂性的問題侃侃而談,仿佛有著抒發不完的個人觀點,以及他對音樂創作所持的情感和態度。因此,與其片面地說伍佰是位廣受愛戴的流行銷售指標,毋寧認為他是一位有著深切自我認知、不斷在既有的商業音樂體制內尋求新音樂火花的唱作人。

Flying Rock-Consciousness

從到,再到這張99年新作的誕生,有獨無偶地中間都相隔著兩年左右的時間,那么「兩年」這樣的一個Time Period,是不是一個明顯的創作周期?

「就拿來說好了,這些歌在兩年內都是活著的,所以沒有想要去做新的東西;另外一點是說,我覺得一年之內的腦筋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新的東西要講。」

然而更巧的是,連續兩張專輯與,都是以「鳥」做為主題。 「可能我有戀鳥症吧!」伍佰開玩笑地說。不過他馬上就正經地做了補充:「我比喻我自己的音樂歷史都在飛翔,所以我的新唱片也還是要繼續飛行,才會再以「鳥」作為主題。 」

無庸置疑,上張無論在音樂本質上或在反映出來的市場銷售量上,都是一張無懈可擊的成功作品,那么在著手進行這張新專輯時,對你這樣一位不願重覆過去作品的唱作人而言,自己又如何去尋求新的突破? 「當我在做這張唱片的時候,並沒有說想要去突破,而是在想有什麼新的東西吸引我,是什麼因素吸引我繼續去創作?想清楚了之後才動筆去寫。還是一張比較屬於想像的作品,想像光復前台語歌的文詞用在現在人的想法寫出來會是什麼樣子;但在做這張專輯時,想的卻是身為一個搖滾樂手,怎么樣去做出搖滾樂手該做的事。當我去北京看到那些搖滾樂團,聽到他們的音樂時,其實自己是有些汗顏的。雖然他們不是那么被大眾接受,雖然他們的音樂可能不是那么成熟,但是他們要講的事情,不論是對抗自己或對社會,都有一個鮮明的主題;而且這個主題不是情情愛愛,不是無病呻吟。這是一個關鍵,所以在做這張專輯時我就覺得該要去探索什麼東西,所以才會寫了、、這些歌曲。」

…「搖滾樂手一定要跟社會有關聯、有互動,並不是說你拿把電吉他,唱唱搖滾樂,就叫做搖滾樂手;應該說你對這個社會有搖滾性的注視、搖滾性的關懷、搖滾性的抗議、搖滾性的觀念與思想,這樣才是一個搖滾樂手…」

繼而從北京搖滾樂團「堯氏」(原名「子曰」)與崔健的現場演出所帶給他的衝擊,以及這一首作品注入台灣這塊土地的關注,伍佰也談到了心中對於一個搖滾樂手的認知。

「搖滾樂手一定要跟社會有關聯、有互動,並不是說你拿把電吉他,唱唱搖滾樂,就叫做搖滾樂手;應該說你對這個社會有搖滾性的注視、搖滾性的關懷、搖滾性的抗議、搖滾性的觀念與思想,這樣才是一個搖滾樂手。好比我對羅大佑很崇拜、很佩服,是因為他講了很多有智慧的話,他的音樂可以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所以我覺得重點不是在於有美有很絢麗的音樂外表,而是在於你是不是講了一些很有意義、很有深度的話。」

Back To Basic

除了創作主題與過去有著明顯的迥異外,在官方的專輯文案中還特彆強調了這次的專輯是要「回歸音樂最自然原始的本質」,那么究竟所要呈現的是什麼樣的一種音樂情懷?

「如果說是一張張牙舞爪的、華麗的唱片,那么我這次就嘗試將所有炫麗的、臭屁的聲音拿掉,去找到一種自然的聲音。當一切絢爛的事物都在發生時,自己反而回過頭去,回到原點,這對我來說是有趣的,是有吸引力的。」繼而伍佰更進一步地補充道:「我覺得力量是有很多方式可以釋放出來的,不一定唱得很用力,或是歌詞寫得很糾結,反而是一種哲學式、思考式的力量才是我現在所追求的,而這就切必須透過更純淨的音樂表達出來。換句話說,這也是一種內斂的表現方式,就像在低空飛行。」

於是在中,除了開場的趣味性地sample了一些電話鈴聲的以及貫穿著急促吉他刷弦的依舊爆發著熟悉的典型伍佰式搖滾能量之外,大部份的作品如同、、、,所強調的反倒是一份經由簡約樂器配置所與伍佰那由外放轉為內斂之嗓音所交疊而成的靜謐音樂張力。更值得注意的是,伍佰這次在詮釋慢板作品式抒搖滾類作品時,讓人感到的不再是一份撕天裂地的霸氣,而是流露出一副斯人獨憔悴的黯然情懷。對此,伍佰表示這段期間他很喜歡4AD旗下樂團Red House Painter的作品,或許多少也被他們那種Moody感傷的Sadcore Folk風格所感染吧!

「我希望這張專輯聽起來不會油膩,而是像一碗好吃的陽春麵。」伍佰以這樣簡單的比喻形容了這張作品。

Release The Pressure

這幾年下來,從專輯大賣、演唱會爆滿到金曲獎的肯定,無疑地這可以說伍佰與China Blue正處於一個音樂事業的高峰,因此而知地,在籌制這一張專輯時必定有著來自不同面向的壓力產生,於是我們便見到官方資料上引述了伍佰的一句話:「只想好好沒有壓力地去做一張專輯。」

「其實我知道大家在做這張專輯時是很有壓力的,包括銷售量、金曲獎…等等,但是一旦被壓力牽著走,就什麼都做不好。所以在錄音時我會說,所有有壓力的事都閃開,就做沒有壓力的事,才能像現在一樣很自然地去講自己講的事情,想唱的歌;因為我們現在不是在做音樂,我們是在過人生。再者,這次的歌曲,幾乎都有一個嚴肅的主題,但是你覺得不會聽到像亂彈那樣嚴肅的音樂做襯底,你聽到的是Easy、沒有壓力的音樂在闡述這些嚴肅的事情。」的確,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這首作品。雖然追是一首描寫市井小民生活中苦悶與希望的歌曲,但是在編曲上卻以過去從未出現在伍佰專輯之中之熱情洋溢的拉丁味道予以包裝,讓我不禁想起了老牌樂團Santana最近所推出的新作。 「其實會有這樣編曲模式的誕生,是因為看太多電視,看到Ricky Martin那么受歡迎,之後就想寫一首拉丁的歌,沙漠的歌。」

The Show Must Go On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這張除了主題的不同外,在歌詞的撰寫上也與前作有所不同;上一張中的歌詞相當重視遣詞用字上的文學意涵,是希望綻放一種音樂的香味,那么這次的寫詞方式想捕捉的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層次?

「之前在追求的是文字的美感,而現在能滿足我的是內容、主題與態度;過多的語法與修辭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怎么拿真誠的東西出來。持續對自己的人生探討,才會有源源不絕的新作誕生。特別是如果你想要做音樂做很久,你就不能說你在做音樂,而是要去過一個怎么的人生,然後把人生帶到音樂裡面才是對的;我希望有反映自己觀點的言詞,在我的音樂裡面。」

回顧過去,伍佰對自己最滿意的創作是的歌詞:「我最滿意的詞是,我封給我自己最佳作詞獎,因為它是台語,又是文言文。曲的部份很難,我只能說過去曾經流行過的每一首歌都不錯,都是我當時做的不錯的事情,它可以讓很多人喜歡。」

那么,展望未來,伍佰自己是否有想過會繼續在音樂創作上像David Bowie一樣不斷求新求變橫跨不同的音樂世代,或是會在適當的時候停止幕前演出而退居幕後? 「這必須要和我的人生有密切的結合,我才能一直去做當時、當下我覺得該做的事;我當然希望我一直有好的作品誕生,但是這個前提是我的人生是有一些事情一直在進行、一直在飛行。」

「滿足自己,同時能做到一個搖滾歌手應該與整個社會維持的互動關係。」這是伍佰在訪問最後所做的結語,同時也是他對自己日後的音樂道路所許下的最大期望。

文/林哲儀

幕後

‘白鴿’的錄音過程----轉彎,減壓,飛

白鴿[伍佰個人專輯] 白鴿[伍佰個人專輯]

‘白鴿’專輯從第一首“懶人日記”到其他11首作品的完成,花了2個月。進入編曲錄音階段,伍佰換了過去與CHINA BLUE的工作方式:進錄音室的一個星期前,團員們拿到專輯中的歌曲,在沒有互相討論的情況下,第一天在錄音間內先練習,隨後立即直接在錄音室進行錄音及編曲的部份。遇到不順利或不滿意的時候,立刻換個音色、和弦、彈奏方式,把花俏繁複的可能部分拿掉,保留最單純的部分。“所有有壓力的事情我都不去碰,用最沒有壓力的方法去完成整張專輯,從寫詞編曲都是這樣。”伍佰在心境、工作上知道如何自行減壓,假如錄得不理想就重來,完全以錄音室的現場錄音方式完成,沒有以電腦修潤或剪接的情形。這也看出CHINA BLUE團員間的默契良好,才能用這樣的溝通方式工作。

嘗試去面對一個更深刻的自己‘白鴿’

從開始製作‘白鴿’專輯,伍佰就打算做一張從他這個世代觀點出發的專輯,以他這個年紀為心情出發,是成人觀點的一張唱片。

“我希望能做到唱歌是有一個態度的,去面對聽的人,聽的人可以清楚聽到這是一個成熟人的觀點。”他嘗試去面對一個更深刻的自己,希望聽者在音樂里能感覺到一個成熟人的樣子,也許是他的生活、他的過去、現在,甚至未來。這次他從生活觀察寫他認識的台灣,當你第一次聽‘白鴿’專輯時,就會發現音樂上的改變。

沒有以往的直率張狂,‘白鴿’是伍佰真實、單純地對這個世界的感受描繪,回到音樂最動人、單純的部份。初聽你可能只會被它好聽的鏇律、生活化的主題吸引,也許要花上一些時間,才能感受到音樂裡頭漫延出來的旅行、前進的情緒,才能看見‘白鴿’緩慢而內在的革命。

詞與

詞,以簡單手法書寫複雜 ;曲,捨棄炫耀可能、回到沉澱的單純 ‘白鴿’在唱法和歌曲的用字上同時反映伍佰心境上的轉變,呈現出貼近生活的情緒。收起從前聲音表情中的嘶吼爆發,有時在事件中,有時像個抽離的敘述者:緩緩低唱的“看我”有“夏夜晚風”的靜謐;“真世界”聽到伍佰邪惡捉弄的聲音表情;“最後是溫柔”的激越聲中有揚棄一切的感慨;“懶人日記”聽起來真的就是無所事事的牢騷,都是尋常生活裡頭常見的真實場景。

用字遣詞上增加了隨性興起的成份,有的寫時間,有的寫生活,有的寫挫折,有的寫信仰,有的只是情緒的抒發:“真世界”以最簡單的字句方法書寫複雜----“選擇的意義對於目的的目的是否交纏在一起 無法分離”,“時間的意義對於過去的過去是否堆積在腦海里 無法清晰”;“看我”開宗明義唱著“看我的額頭,我的眼睛……”語氣直接卻帶著趣味;“上帝救救我”則清楚地反應出生活中俯拾皆是的無力感。

‘白鴿’專輯的曲風呈現伍佰個人現階段寬廣心境的樣態,十二首作品都建立在質樸的儉約風格,以最直觀的方法處理各種音樂的情緒。“與你到永久”特有的伍佰台灣調;“上帝救救我”編曲帶著復古的趣味,大量銅管的加入讓這首歌增添拉丁風味;“懶人日記”、“看我”清靜的吉他帶有些許的民謠味道;“上癮了”、“真世界”的迷離搖滾風格,是內在的對抗與質疑;“一生最愛的人”則是專輯中獨存的搖滾情歌;恰恰風味的是“半夜11點鐘”;“最後是溫柔”在中速里以激越的情感帶出衝突的情境。

不再情歌的‘白鴿’

至於聽眾喜歡的愛情主題明顯少了很多。“我不想再寫滄桑、愛情了。”在“樹枝孤鳥”即已顯現與愛情的漸行漸遠,問伍佰是否想過聽者選擇性地偏愛他歌曲中的愛情而不能了解‘白鴿’?

“以前大家習慣聽我歌曲裡頭的愛情主題,習慣或喜歡那樣的伍佰,因此突然換了不是愛情的主題時,每個人都不知道該如何進入了。””

“他們覺得愛情故事裡的角度、痛的程度、痛的深淺才叫做歌的力量與否,應該是講一件事情的重點才是吧。”顯然伍佰很清楚他被歡迎及不被了解的可能都是同一件事,而他並不打算澄清或急於說明。

超脫以前,更自然、大器的‘白鴿’

聽‘白鴿’,有著孤單的自我與內在想要飛起來的衝動,還透露著一種混亂中的自在。快節奏歌曲的部分不再是感官的刺激,反而像是心靈上的刺激;快歌里有柔軟的成份,慢歌里也有尖銳。曲序的安排上,有種松中帶緊、“請君入甕”市的聽歌情緒。由緊密到舒緩的層層轉換,既有自由自在的揮灑,卻仍保有一貫的孤獨。

有人形容‘白鴿’市一張兼具銳氣與大氣的唱片,像棉裡針,以為柔軟,實則蘊藏尖銳的可能。對伍佰而言,它顯現了從前作品中沒達到的寬容與延展性,相對之下,認為自己“從前的東西不夠大方。”,而‘白鴿’則達到可以“大方往前看,大方往後看,大方地左右延伸”的新階段,是一張“超脫以前、更自然大器的唱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