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南宋詞人姜夔別稱]

白石[南宋詞人姜夔別稱]

姜夔(kuí) (1154-1221),字堯章,號白石道人,漢族,饒州鄱陽(今江西省鄱陽縣)人。南宋文學家、音樂家。 他少年孤貧,屢試不第,終生未仕,一生轉徙江湖,靠賣字和朋友接濟為生。他多才多藝,精通音律,能自度曲,其詞格律嚴密。其作品素以空靈含蓄著稱,姜夔對詩詞、散文、書法、音樂,無不精善,是繼蘇軾之後又一難得的藝術全才。姜夔詞題材廣泛,有感時、抒懷、詠物、戀情、寫景、記游、節序、交遊、酬贈等。他在詞中抒發了自己雖然流落江湖,但不忘君國的感時傷世的思想,描寫了自己漂泊的羈旅生活,抒發自己不得用世及情場失意的苦悶心情,以及超凡脫俗、飄然不群,有如孤雲野鶴般的個性。姜夔晚居西湖,卒葬西馬塍。有《白石道人詩集》《白石道人歌曲》《續書譜》《絳帖平》等書傳世。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姜夔畫像 姜夔畫像

公元1154年(南宋紹興二十四年),姜夔出生於饒州鄱陽(今江西鄱陽)的一個破落官宦之家, 他父親姜噩,是紹興十八年進士,先後官任新喻(今江西新余)縣丞,漢陽(今湖北武漢)知縣,在知縣任上病卒。

姜夔很小的時候,就跟隨父親到任職地,父親死後,十四歲的姜夔依靠姐姐,在漢川縣山陽村度完少年時光,直到成年。因為著籍饒州鄱陽,姜夔曾於公元1174年(淳熙元年)至1183年(淳熙十年),四次回家鄉參加科舉考試,均名落孫山。

仕途不順的姜夔四處流寓,曾涉足過揚州、江淮一帶,後來又客居湖南。大約在1185年(淳熙十二年),認識了詩人蕭德藻,因為情趣相投,兩人結為忘年之交。

蕭德藻是福建閩清人,紹興十一年進士,曾官任龍川縣丞、湖北參議,後調湖州烏丞縣令,擅長作詩,與范成大、楊萬里、陸游、尤袤齊名。由於賞識姜夔的才華,他特將自己的侄女許配給姜夔。公元1186年(淳熙十三年)冬天,蕭德藻調官湖州,姜夔也決定和蕭家隨行。第二年暮春,蕭德藻正式去湖州上任,途經杭州,介紹姜夔認識了著名詩人楊萬里。楊萬里對姜夔的詩詞嗟賞不置,稱讚他“為文無所不工”,酷似唐代著名詩人陸龜蒙,也和他結為忘年之交。之後楊萬里還專門寫信,把他推薦給另一著名詩人范成大。范成大曾官任參知政事(副宰相),當時已經告病回老家蘇州休養,他讀了姜夔的詩詞,也極為喜歡,認為姜夔高雅脫俗,翰墨人品酷肖魏晉間人物。

寓居湖州

得到楊、范兩位詩壇大家的揄揚,姜夔名聲籍甚,此後寓居湖州達十多年。湖州弁山風景優美,公元1190年(紹熙元年),他正式卜居弁山苕溪的白石洞天,朋友潘德久遂稱他為“白石道人”。
姜夔為人瀟灑不羈,以陸龜蒙自許,當時的名流士大夫都爭相與他結交,連大學者朱熹也對他青眼相加,不但喜歡他的文章,還佩服他深通禮樂。著名詞人辛棄疾對他的詞也深為嘆服,曾和他填詞互相酬唱。

四處遊歷

在湖州居住期間,姜夔仍舊時時四處遊歷,往來於蘇州、杭州、合肥、金陵、南昌等地,這些經歷在他的詞集和詩集中多有反映。公元1190年(紹熙元年),他客游合肥,寓居赤闌橋,和范仲訥為鄰,在合肥,他有相好的兩位歌妓姐妹,彼此之間情深意厚,後來他做了很多詩詞,紀念這段美好時光。

公元1191年(紹熙二年),姜夔從合肥出發,泛巢湖,作《滿江紅》詞,以浪漫的筆法和想像,謳歌巢湖仙姥,兼懷古嘆今。這年夏天,又到金陵謁見楊萬里,期間作了《醉吟商小品》詞,懷念合肥情侶。秋天,再度奔赴合肥,作《淒涼犯》詞,通過對合肥城邑荒涼景色的描寫,抒發自己的憂國之思。姜夔和合肥姐妹的感情,是他一生中極為重要的感情經歷。從二十多歲認識這對姐妹以來,他有過多次合肥寓居之舉,直到紹熙二年秋,那對姐妹離開合肥才止。他在這年作的《秋宵吟》中無可奈何的說:“衛娘何在,宋玉歸來,兩地暗縈繞。搖落江楓早,嫩約無憑,幽夢又杳。”對她們的離去表現出無比傷感和眷戀。同年冬天,姜夔再次來到蘇州,謁見范成大,作《雪中訪石湖》詩,范成大作詩見答。姜夔在范家踏雪賞梅,范成大向他徵求歌詠梅花的詩句,姜夔填《暗香》、《疏影》二詞,范成大讓家妓習唱,音節諧婉,大為喜悅,特意把家妓小紅贈送給姜夔。除夕之夜,姜夔在大雪之中乘舟從石湖返回苕溪之家,途中作有七絕十首,過蘇州吳江垂虹橋之時,寫下了“小紅低唱我吹簫”的名句。

公元1193年(紹熙四年),姜夔大約三十九歲,他在杭州結識了世家公子張鑒。張鑒是南宋大將張俊的諸孫,家境豪富,在杭州、無錫都有田宅。他對姜夔的才華也很欣賞,因為姜夔屢試不售,曾經想出資為姜夔買官,但姜夔卻不想用這種讓人羞愧的方式進入仕途,婉言謝絕。此後姜夔經常出入張鑒家,相互作詩填詞唱和。

移家杭州

公元1196年(慶元二年),蕭德藻被侄子蕭時父迎歸池陽,姜夔在湖州失去依傍,遂乾脆移家杭州,依附張鑒及其族兄張鎡,後不再遷徙,在杭州居住終老。張鑒是姜夔晚年最好的知己,兩人友誼極深,姜夔自己說:“十年相處,情甚骨肉。”公元1202年(嘉泰二年),張鑒死後,姜夔非常悲痛,作詩哀輓,可見其情意之深。

是時南宋朝廷定都杭州已經六七十年之久,原來的樂典散落。公元1197年(慶元三年),四十三歲的姜夔曾向朝廷獻《大樂議》、《琴瑟考古圖》,希望獲得提拔,但朝廷沒有重視。兩年之後,姜夔再次向朝廷獻上《聖宋鐃歌鼓吹十二章》,這次朝廷下詔允許他破格到禮部參加進士考試,但他仍舊落選,從此完全絕了仕途之念,以布衣終老。

公元1202年(嘉泰二年),自張鑒死後,姜夔生活開始逐年走向困頓,公元1204年(嘉泰四年)三月,杭州發生火災,尚書省、中書省、樞密院等政府機構都被延及,二千零七十多家民房也同時遭殃,姜夔的屋舍也在其列,家產圖書幾乎燒光,這對於姜夔無疑又是一個打擊,由於親朋好友相繼故去,姜夔投靠無著,難以為生,六十歲之後,還不得不為衣食奔走於金陵、揚州之間。

最後結局

公元1221年(嘉定十四年),姜夔去世,他死後靠友朋吳潛等人捐資,才勉強葬於杭州錢塘門外的西馬塍,這也是他晚年居住了十多年的地方。

主要成就

詩詞創作

姜夔詞作 姜夔詞作

姜夔的詞境獨創一格, 藝術思維方式和表現手法也別出心裁。他善於用聯覺思維,利用藝術的通感將不同的生理感受連綴在一起,表現某種特定的心理感受;又善於側向思維,寫情狀物,不是正面直接刻畫,而是側面著筆,虛處傳神。他的詞在題材上並沒有什麼拓展,仍是沿著周邦彥的路子寫戀情和詠物。他的貢獻主要在於對傳統婉約詞的表現藝術上進行改造,建立起新的審美規範。

姜夔詞清空高潔,極富想像,語言靈動自然。有很高的藝術成就。他的藝術特色可用張炎所下斷語“清空”二字來概括。這種清空既不同於傳統婉約派的綿麗軟媚,不同於豪放派末流的粗獷叫囂,也不同於蘇軾以曠達為主要特色的那種清空。要而言之,姜夔更善於以詩人的筆法入詞,且更多地以“騷”的手法入詞,對客觀對象不作更多的質實描寫,而對靈氣飄忽的心境則極善捕捉與表達。在以騷筆入詞時,又善於吸收江西詩風注重錘鍊、講究瘦硬峭拔的特點,因而在清空之中帶有一種剛勁峻潔之氣。

姜夔詞具有“清空”和“騷雅”的特色。姜夔的清空出自蘇軾,騷雅脫胎於辛棄疾。蘇辛都是無意為詞的,他們的清空、騷雅都是通過詩歌化的途徑實現的。姜夔在引詩濟詞方面和蘇辛是相同的,但他有意為詞,將詞的音律、創作風格和審美理想納入一定的法度之中,將原來並無必然聯繫的清空、騷雅聯成一體,形成一種新的詞風。南宋江湖詞派理論和創作就是闡釋和普及這種清空騷雅詞風的。他根據自己對音樂精神的理解,改造唐宋樂譜,使市井俗樂與傳統雅樂的精神相通;他總結化用才學的法度,從眾多的典故中汲取其共同意義,把具體的情感升華為空靈模糊的意趣;他用近俗的題材,表現出雅正的情感。他從詞體的特徵出發,因勢而利導,隨俗而雅化,使清空與騷雅連成一體,形成一種新的詞風。宋人以才學為詞,抒發的情感比較空泛。淪落江湖,遠離政治風波,使江湖詞人抒發的情感多是一種清雅的意趣。姜夔詞的情感是孤雲野飛、去留無跡的意趣,由於它無所定指,以致《暗香》、《疏影》的主題千餘年來尚無定論。史達祖、吳文英、周密等風塵小吏的詞作雖然有一定的現實感受,但主要還是以抒情為主,並具有結體為虛的特點。張炎、王沂孫等人抒發的是宋社既屋的亡國之痛、遺民故老的黍離之悲,這種情感很難落實到具體的事件之上。散處江湖,與社會現實比較隔膜,促成了空靈情感與騷雅人品的結合。

宋代詞學的創作風格是趨向“清空”的,而審美理想是趨向“騷雅”的。到了姜夔的筆下,才把它們綰結起來。姜夔恪守本色,一切從法度出發,這使清空和騷雅的結合成為一種必然。姜夔對詞體進行了全面的雅化,南宋中後期詞人極工極變,皆不出姜夔的劃域,並且各具姜夔的某種風格特徵。後來這些相近的風格匯集起來,就形成了一個詞學流派。這就是以姜夔為典範的南宋江湖詞派。而江湖詞派的三部詞法,兩部詞選,還有頻繁的詞社聚會,都是在實踐和傳遞姜夔的清空騷雅詞法。像這樣同時具備詞人、詞作、詞選、詞論、詞社等五種因素比較典型的詞學流派,在中國古代文學史上還是不多見的。

姜夔以有意的心態從事詞的創作,認真探討詞的各種法度。因此,後人把以姜夔為代表的一些南宋詞人合稱為“騷雅派”。其中包括南宋中後期的姜夔、吳文英、史達祖、高觀國、張炎、王沂孫、周密等人。這是繼辛棄疾之後所形成的又一個詞派。他們既不同於香而弱的婉約派,也不同於蘇辛以來的豪放派。他們更注重人工思力的安排,和周邦彥較為相近。但他們在風格上有更明確和自覺的追求,更注重發揮傳統的“雅”與“騷”的傳統。所謂“雅”是指他們都受時代濡染,以雅相標榜,以雅為美學理想。所謂“騷”是指以詩人的筆法入詞,側重繼承以《離騷》為開創和代表的,以表現自我、抒發自我的主觀性描寫為主要目的的抒情傳統。注重抒寫心境是這派詞人的重要特徵,也是這派詞人對詞的發展和貢獻。騷雅派詞人加強了詞的表現自我的能力,豐富了詞的抒情手段,在詞史上有一定的開創之功,但為了追求騷雅,又走上了過於隱晦、細小、破碎、缺少開闊意境與開闊手段的道路,將詞帶入一個狹小的天地,這對詞的發展又起到了不利的限制作用。姜夔是這一詞派的最高代表。

書法創作

姜夔書法 姜夔書法

姜夔也是一位書法家。他的《續書譜》仿效孫過庭《書譜》而撰寫,但並非《書譜》之續。全卷分總論、真書、用筆、草書、用筆、用墨、行書、臨摹、方圓、向背、位置、疏密、風神、遲速、筆勢、情性、血脈、書丹等十八則,所論書法藝術的各個方面,實自抒其心得之語。是南宋書論中成就最高,影響最大的學術著作。 姜夔“崇晉貶唐”,反對俗書,和提倡文人意趣的蘇東坡、黃庭堅、米芾等相一致。但他對“唐法”並非不問青紅皂白一概予以否定,而是用了大量篇幅對“法”進行了系統的、全面的論述,並從肯定和解釋引申了“晉韻”古法。

音樂創作

姜夔是我國古代傑出的詞曲作家,他的詞調音樂無論在藝術上及思想上都達到了較高水平,並具有獨創性。姜夔的詞調音樂創作繼承了古代民間音樂的傳統,對詞調音樂的格律、曲式結構及音階的使用有新的突破,並且形成了獨特風格。

姜夔對於音樂史的主要貢獻就是留給後人一部有“旁譜”的《白石道人歌曲》六卷,包括他自己的自度曲、古曲及詞樂曲調。其代表曲有《揚州慢》、《杏花天影》、《疏影》、《暗香》等,成為南宋唯一詞調曲譜傳世的傑出音樂家。

《白石道人歌曲》是歷史上註明作者的珍譜,也是流傳至今的唯一一部帶有曲譜的宋代歌集,被視作“音樂史上的稀世珍寶”,其中有10首祀神曲《越九歌》、1首琴歌《古怨》、17首詞體歌曲(又稱“曲子詞”,這些“曲子詞”又分為兩首填詞的古曲《醉吟商·胡渭州》和《霓裳中序第一》)、一首《王梅令》(這是詩人為范成大所寫曲調填詞)、14首姜夔自己寫的“自度曲”。他突破了詞牌前後兩段完全一致的套路,使樂曲的發展更為自由,在每首“自度曲”前,他都寫有小序說明該曲的創作背景和動機,有的還介紹了演奏手法。

姜夔能嫻熟地運用七聲音階和半音,使曲調顯得清越秀麗,這與他獨具一格的清剛婉麗、典雅蘊藉的詞風結合得天衣無縫。楊萬里稱其有“裁雲縫霧之構思,敲金戛雲之奇聲”。

自唐末戰禍四起,經過近半個世紀五代十國的戰亂時期,宮廷雅樂大受挫傷,大部分的宮廷音樂、樂人流入民間。自商周以來規模盛大、氣勢恢弘、象徵著皇權政治與王朝文化的宮廷音樂,到了宋朝則開始讓位於正在崛起的民間音樂藝術。為改進宋時較混亂的音樂生活局面,姜夔曾寫《大樂議》獻給朝廷,希望復興宮廷音樂,但未受重用。《大樂議》代表宋代民間音樂藝術最高成就,更為後人提供了一份了解當時音樂狀況的可貴的資料。

主要作品

姜夔今存詞八十多首,多為記游、詠物和抒寫個人身世、離別相思之作,偶然也流露出對於時事的感慨。其詞情意真摯,格律嚴密,語言華美,風格清幽冷雋,有以瘦硬清剛之筆調矯婉約詞媚無力之意。代表作《暗香·舊時月色》、《疏影·苔枝綴玉》,借詠嘆梅花,感傷身世,抒發鬱鬱不平之情。其《揚州慢·淮左名都》是較有現實內容之作,它通過描繪金兵洗劫後揚州的殘破景象,表現對南宋衰亡局面的傷悼和對金兵暴行的憎恨。詞中“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幾句頗受人們稱道。他晚年受辛棄疾影響,詞風有所轉變,如《永遇樂·雲隔迷樓》、《漢宮春·雲日歸歟》等,呈現出豪放風格。《白石道人歌曲》中有十七首自度曲,並注有旁譜,是流傳至今的唯一完整的南宋樂譜資料。姜夔上承周邦彥,下開吳文英、張炎一派,是格律派的代表作家,對後世影響較大。其詩初學黃庭堅,後學晚唐陸龜蒙,雖精心刻意詞句,但較少纖巧之痕,詩風清妙秀遠,如《除夜自石湖歸苕溪》十首等。所著《詩說》頗有獨到見解。生平詳見夏承燾《姜白石編年箋校》等。卒年據《姜夔卒年新考》。有《白石道人歌曲》、《白石道人詩集》、《詩說》、《絳帖平》、《續書譜》和琴曲《古怨》。代表作品如下:

《江梅引·丙辰之冬》 《點絳唇·丁未冬過吳松作》 鷓鴣天·元夕有所夢》 《杏花天影 ·綠絲低拂鴛鴦浦》 《玉梅令·疏疏雪片》 《踏莎行·燕燕輕盈》 《浣溪沙·丙辰歲不盡五日吳松作》
《霓裳中序第一·亭皋正望極》(自度曲) 《慶宮春·雙槳蓴波》 《齊天樂·蟋蟀》 《滿江紅·仙姥來時》 《一萼紅·古城陰》 《念奴嬌·鬧紅一舸》 《法曲獻仙音·虛閣籠寒》(自度曲)
《琵琶仙·雙槳來時》 《玲瓏四犯· 越中歲暮,聞簫鼓感懷》(自度曲) 《探春慢·衰草愁煙》 《暗香·舊時月色》(自度曲) 《八歸·湘中送胡德華》 《揚州慢·淮左名都》 《長亭怨慢·漸吹盡》(自度曲)
《淡黃柳·空城曉角》(自度曲) 《疏影·苔枝綴玉》(自度曲) 惜紅衣·簟枕邀涼(自度曲) 《淒涼犯·綠楊巷陌秋風起》(自度曲) 《翠樓吟·月冷龍沙》(自度曲) 《湘月·五湖舊約》

人物評價

綜合評價

姜夔公園 姜夔公園

姜夔是與辛棄疾並峙的詞壇領袖,在文學史上有傑出的地位。浙西派詞人把他奉為宋詞中的第一作家,比為詞中老杜。

自從柳永變雅為俗以來,詞壇上一直是雅俗並存。無論是蘇、辛,還是周秦,都既有雅調,也有俗詞。姜夔則徹底反俗為雅,下字運意,都力求醇雅。這正迎合了南宋後期貴族雅士們棄俗尚雅的審美情趣,因而姜夔詞被奉為雅詞的典範,在辛棄疾之外別立一宗,自成一派。

各家評價

張炎:姜白石詞如野雲孤飛,去留無跡。

黃升《中興以來絕妙詞選》卷六:白石道人,中興詩家名流,詞極精妙,不減清真樂府,其間高處,有美成所不能及。

汪森:西蜀南唐而後,作者日盛,宣和君臣,轉相矜尚,曲調愈多,流派因之亦別。短長互見,言情者或失之俚,使事者或失之伉。鄱陽姜夔出,句琢字練,歸於醇雅。於是史達祖、高觀國羽翼之;張輯、吳文英師之於前;趙以夫、蔣捷、周密、陳允平、王沂孫、張炎、張翥效之於後,譬之于樂,舞箾至於九變,而詞之能事畢矣。

周濟:白石脫胎稼軒,變雄健為清剛,變馳驟為疏宕。蓋二公皆極熱中,故氣味吻合。辛寬姜窄,寬故容藏,窄故斗硬。

劉熙載:白石才子之詞,稼軒豪傑之詞。才子、豪傑,各從其類愛之,強論得失,皆偏辭也。姜白石詞幽韻冷香,令人挹之無盡。擬諸形容,在樂則琴,在花則梅也。

陳廷焯:姜堯章詞,清虛騷雅,每於伊鬱中饒蘊藉,清真之勁敵,南宋一大家也。夢窗、玉田諸人,未易接武。

朱彝尊:詞莫善於姜夔,宗之者張輯、盧祖皋、吳文英、蔣捷、王沂孫、張炎、周密、陳允平、張翥、楊基,皆具夔之一體,基之後,得其門者寡矣。

王國維:白石寫景之作,如:“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數峰清苦,商略黃昏雨。”“高樹晚蟬,說西風訊息。”雖格韻高絕,然如霧裡看花,終隔一層。梅溪、夢窗諸家寫景之病,皆在一隔字。北宋風流,渡江遂絕,抑真有運會存乎其間耶?問隔與不隔之別。曰:陶、謝之詩不隔,延年則稍隔矣。東坡之詩不隔,山谷則稍隔矣。“池塘生春草”,“空梁落燕泥”等二句,妙處唯在不隔。詞亦如是。即以一人一詞論,如歐陽公《少年游·詠春草》上半闋云:“闌乾十二獨憑春,晴碧遠連雲。二月三月,千里萬里,行色苦愁人。”語語都在目前,便是不隔。至云:“謝家池上,江淹浦畔。”則隔矣。白石《翠樓吟》:“此地宜有詞仙,擁素雲黃鶴,與君遊戲。玉梯凝望久,嘆芳草萋萋千里。”便是不隔。至“酒祓清愁,花消英氣”則隔矣。然南宋詞雖不隔處,比之前人,自有淺深厚薄之別。

軼事典故

姜夔生平有一段情事,銘心而刻骨。他早年曾客居合肥,與一對善彈琵琶的姊妹相遇,從此與其中一位結下不解之緣,卻因白石生計不能自足而不得不游食四方,遂無法廝守終老。姜白石詩中提及此一情事的,只有《送范伯訥往合肥》絕句三首,而他的詞中,與此情有關的有二十二首之多,占其全部詞作的四分之一,足見其縈心不忘。前人多因不曉本事,常常責其費解,王國維甚至有“白石有格而無情”之譏評。可事實上,白石用情之專之深,在兩宋文人中只有陸游差堪比擬。這也使得他的詞具有極為感人的品質,誠如夏承燾先生所說的,“在唐宋情詞中最為突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