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立禾

田立禾

田立禾,男,1935年生人,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師承相聲宗師張壽臣先生。早年與任鳴岐長期搭檔,後期曾與劉學仁、范振鈺、尹笑聲、王文玉搭檔,近年開始與自己的夫人張文霞搭檔,一直致力於相聲教育以及傳統相聲的挖掘整理上演,如今年近八旬的他依然活躍在舞台。除了相聲表演外,田立禾還曾出演電視連續劇《有困難找民警》、《大樹底下好乘涼》和《笑口常開》。在葉大鷹導演的《天安門》中,他扮演一個“扎燈匠”的老藝人角色,過足了一把戲癮。

基本信息

演藝經歷

拜師合影拜師合影

1951年 跟隨師張壽臣學說相聲。

1953年 拜師,同年在天津小梨園、中行電台等處演出。

1954年 加入唐山市相聲研究社。

1956年 加入天津市南開區曲藝團。

1980年 調入天津市實驗曲藝雜技團。

1986年 調入中國北方曲藝學校任教。

1987年 被聘為講師。

2016年6月27日,田立禾先生在天津市付村體育訓練基地喜收劉建忠、肖棟、王幸福為徒。

演出相聲

多年來的藝術實踐,形成了他瀟灑自如、幽默風趣、颱風樸實、包袱響脆的獨特藝術風格。他經常演出的傳統相聲有:《托妻獻子》、《羊上樹》、《山東話》、《八扇屏》、《打燈謎》、《繞口令》、《弦子書》、《大戲魔》、《俏皮話》、《哭論》、《大保鏢》等三十餘段。

他善於緊跟時代,在傳統相聲的架構下融入了很多新鮮時尚的元素,這種融入,他敏銳地藝術洞察力,使得他對新元素的融入分寸恰到好處。在與王文玉合作的時期,“《七龍珠》里的龜仙人”的包袱為廣大相聲愛好者津津樂道,常抖久響。

相聲

田立禾田立禾

1990年為天津市春節晚會錄製了單口相聲《抬槓鋪》;1994年為“中國傳統相聲集”錄製了《庸醫》、《家庭論》、《打橋票》、《丟驢吃藥》(又名《小神仙》)等十段單口相聲以及對口相聲《哭的藝術》、《竇公訓女》、等。此外,他還在中央電視台《朋友》欄目、天津電視台《今晚好時光》、《魚龍百戲》等欄目創作、改編了相聲《評關羽》、《教書》、《促銷》、《吃燒餅》(合作)、《買獎券》、《三代人》、《屬狗的》等多篇作品。

主要貢獻

與北方曲校教師於會江合影與北方曲校教師於會江合影
自調入中國北方曲校任教以來,他默默奉獻、辛勤耕耘,為培養新一代的相聲人才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堪稱優秀的相聲教育家。

2009年曾出演慶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的獻禮電影《天安門》中飾演扎燈老藝人“老藺”的角色。

退休後的田立禾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力,一直致力於整理髮掘傳統相聲,每逢重大演出,觀眾經常能夠看到田立禾的身影。近年來,他又上演了《報菜名》、《對對子》等最新整理的傳統作品,可謂新作頻出,常演常新。

代表作品

田立禾田立禾
《教書匠》表演者:田立禾

《勸架》 表演者:田立禾

《算卦》 表演者:田立禾

《理髮》 表演者:田立禾、任明啟

《朋友》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幫廚》 表演者:田立禾、劉學仁

《騙術》 表演者:田立禾、劉學仁

《訓徒》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劉學仁

《家庭論》 表演者:田立禾

《買橋票》 表演者:田立禾

相聲《吃燒餅》相聲《吃燒餅》
《吃燒餅》 表演者:田立禾

《百家姓》 表演者:田立禾

《下象棋》 表演者:田立禾

《迷信論》 表演者:田立禾

《抬槓鋪》 表演者:田立禾

《繞口令》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大保鏢》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聚寶盆》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第一針》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賣五器》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窩頭論》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俏皮話》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翻四輩》 表演者:田立禾、馮寶華、佟守本

《丟驢吃藥》 表演者:田立禾

《哭的藝術》 表演者:田立禾、劉學仁

《竇公訓女》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托妻獻子》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大保鏢》 表演者:田立禾、王文玉

《山東話》 表演者:田立禾、范振鈺

《報菜名》 表演者:田立禾、尹笑聲

《文訓徒》 表演者:田立禾、黃鐵良、尹笑聲

《報菜名》 表演者:田立禾、尹笑聲

《評關羽》 表演者:田立禾、尹笑聲

《繞口令》 表演者:田立禾、張文霞

《打燈謎》 表演者:田立禾、張文霞

《大保鏢》 表演者:田立禾、張文霞

《練氣功》 表演者:田立禾、張文霞

《對對子》 表演者:田立禾、尹笑聲

收徒有:耿伯揚、趙廣山 等

相關經歷

經歷一

田立禾田立禾
在獻禮影片《天安門》中,田立禾老師就扮演了這樣一個人物——給皇宮扎過燈籠的老師傅。影片中,他因為不明白時事,一上天安門就磕頭;幫忙紮好燈籠後,解放軍戰士向他敬禮,他卻“向大紅燈籠敬禮”。影片結尾,在天安門廣場歡慶的人群中,老師傅收拾得乾乾淨淨,面向城樓上的毛主席激動地敬了一個很不標準的禮,那場面一下子讓觀眾由衷微笑,同時流下熱淚。 提起電影來,田老滔滔不絕,“1949年開國大典上,天安門城樓需要掛大紅燈籠。這活兒一般人來不了,結果就找到了‘我’。我在影片中扮演一個宮廷扎燈匠,清朝滅亡後,流落在民間。”說起這個機緣,田老說:“這還是我小孫女之前曾在影片《別拿自己不當幹部》中演過一個民眾演員,認識了一個副導演。後來,電影《天安門》劇組用人,不知怎么就找到我。先試的是一個小角色,試完裝以後,葉導說,給您換個戲份大的。後來我就演了這個角色。”

雖然只是一個普通演員,可在影片的拍攝中,田老可出了不少好主意。“影片中,有一個鏡頭是老頭答應扎燈,解放軍請他吃飯,現炒的菜。導演問我:‘田老師,您說那陣子,北京有這小河蝦嗎?’我說:‘有,肯定有。新中國成立前北京郊區還有個菜館叫‘蝦米居’,非常有名。”像這樣的小細節還有很多,“劇本中有‘月盛齋’的點心。我說:‘錯!月盛齋是賣醬牛肉的,現在前門那兒還有呢。‘正明齋’才是賣‘大

八件’的!劇本中,老頭兒管解放軍叫‘兵爺’,這也是錯的,新中國成立前,只有叫‘總爺’或‘老總’的。此外,還有‘二合面’,新中國成立前,叫‘混合面’或者‘雜合面 ’。混合面就是雜糧面,二合面,沒這個說法!這樣的,我都一一糾正了。”

影片中,對於一點點的細節,田老都非常認真,力求準確。“老扎燈匠一出場時,是以賣蟈蟈為生。可賣蟈蟈怎么吆喝啊?這是個問題,於是我諮詢了北京的一個‘吆喝大王’,問他具體怎么吆喝,有腔有調嗎?此外,賣蟈蟈的道具也不行,劇組給的是一個挑,兩個簍子。沒有這樣的挑子啊!賣蟈蟈的擔子應該是這樣的,一個挑子,一邊掛個三腳架,上面掛著裝蟈蟈的籠子。我不會挑擔子,就對導演說,我扛著得了,然後按照我的要求,現做了道具。”

此外,田老還在劇本上幫了導演一把。或許因為《天安門》的劇本作者是一個南方人,劇中老扎燈匠的台詞都是南方話。對此,田老提出異議:“扎燈匠祖輩從南方遷到北方,定居了好幾代人,應該說的是北京土話。我就改了這個劇本,把它不通的地方調順了。後來,葉導說,台詞按我這個來。”

演電影對我來說是個挑戰、考驗,因為跨越了我自身的藝術門類。演電影我畢竟是門外漢,有些不適應,開拍後,不知道鏡頭在哪兒,步位該怎么走。最麻煩的是,有時候台詞記得差不多了,臨演前又變了,對我這老頭兒來說,這個考驗很大。”片中有這樣一場戲,燈籠紮成後,老扎燈匠跪在地上有一大段獨白:“學了半輩子,偏巧遇到不爭氣的年頭,丟了手藝。燈籠活了,我才能拼著這個老臉對祖宗……”“頭一晚,我把這台詞背好了,演給老伴看,把她感動哭了。我說行了,這戲行了。可後來,又給改了,不要台詞,改成默默地流眼淚。”拍戲也有很辛苦的時候,“有一場戲是在澡堂拍的,我早上7點進棚,一直到中午才完。因為澡堂是臨時搭建的,設計不合理。一場戲拍下來,我都快虛脫了。”

經歷二

熟悉田老的人都知道,他的老伴張文霞也是一名相聲演員。“老伴兒對我的幫助很大,她不僅在生活上照顧我,藝術上也能幫一把。”

田立禾田立禾
“我每天早晨起來背貫口,一周與老伴兒對兩次活兒,高低音、表情、節奏,相聲得練,否則上台表演就不嚴實了。”平時的練習中,老伴兒是難得的好搭檔,正式演出的時候,老伴兒還負責給自己“把場子”。“那次郭德綱在體育館演出,他一個人表演幾個活兒,倒三是他,攢底也是他。我倒二,剛好接郭德綱。老伴兒給我‘把場子’,看前台的氣氛,演員已經使過的活兒,觀眾的情緒。郭德綱那時候可是炙手可熱,他的場子不好接。結果第一天演下來,沒有達到我要的效果。我心裡很不舒服,這個不是白演嗎?你演出拿人錢,這樣了,你心裡踏實嗎?睡得安穩嗎?老伴兒告訴我,‘每場上來觀眾都亂,4000多人的場子,場子太大,觀眾太雜。要說好段子,頭裡必須得鋪墊好。’

這個‘墊綱’怎么鋪?於是我們倆人一起研究,弄好了再順一遍,結果,第二天演出的時候效果就很好。說的段子是我和王文玉合作的《家庭糾紛》 ,我們的鋪墊與後面銜接得挺好的。”

田立禾田立禾

田立禾盛讚自己的老伴還是一個非常合格的奶奶。田老的小孫女6歲參加演出,就在天津市少兒曲藝比賽中拿金獎。“這和老伴兒的指導是離不開的。演出與出演影視劇不一樣,它是一次而過的東西,不會說這次沒有表演好,再來下次。每次小孫女參加演出,都是由她奶奶給排戲、現場指導。小孫女上山東、北京、廈門等各地演出,臨場指揮也都是她,她懂這些,而且孩子也照顧得好。”

田立禾退休後,田立禾夫婦與孩子住在一起,祖孫三代,一家人其樂融融。說起現在的生活,田老說:“我不閒著,會回憶一些曲藝上的東西,做些記錄,也一直在創作一些新相聲段子。我每天都聽新聞、看報紙,也看一些好的電視劇,比如《金婚》 、《甲午戰爭》、 《暖春》等,演員演得好,劇本也好。有時候也寫寫毛筆字,再就是做飯。”做飯是田立禾老師的一大愛好,一般的特色炒菜他都拿手,“用我一親戚的話說,我炒菜‘都夠宮廷級’的了。另外,我燻肉也很拿手,我還會發海參、發魚肚,這些我都能做好。”提起做飯手藝,老人很是自豪。

田先生的父親是天津的一位名中醫,但他卻沒有子承父業。“醫生每天面對的是一張張愁眉苦臉。說相聲好啊,面對的都是笑臉。”因著這個原因,田立禾拜張壽臣老先生為師,學說相聲。

學習經歷

與搭檔尹笑聲與搭檔尹笑聲
提起這段學習經歷,田老回憶:“師父是開放式的教學,他讓我聽天津的相聲,也聽北京侯寶林相聲團隊的段子。到了園子裡,師父對別人說一句:“這是我徒弟,聽活兒來的。”我自己帶著乾糧,聽完了日場聽晚場,都白聽,不用花錢。我老師他一直想這樣教徒,但當時只有我有這個條件,因為家裡不指著我吃飯,還能管我的飯。去聽活兒,老先生還給指明道路,壞棋有好招,讓我先別多加評論,要多聽,有藝術鑑別力後再評論。現在看來,實際是博採眾長,兼收並蓄。這樣聽了兩年,基本段子的來龍去脈,我都知道。老先生教學,真的是無私傳授,他每回講段子,都要跟我講來龍去脈,這個段子哪個演員說的好,又是吸收了誰的藝術。老先生實話實說,他告訴我,“這段《繞口令》是‘萬人迷’萬爺的,好在我能達到他的百分之七十。”老師留給後人的東西太多了,有些演不了了,比如有些擱我身上,技藝不行,還有劇場也不行,就沒法演了。”
與夫人搭檔與夫人搭檔
提起那段經歷,田老感慨頗多。“我是國小畢業,沒有文化,那時候也很無知,許多東西沒有記錄下來,就失之交臂。現在明白,那都是難得的資料。相聲中,有部分資料是已經失傳了,一部分已經缺失了。缺了的東西,如果讓許多老人坐在一塊兒,好好說一說,說不定能回憶出一些來,好好記錄,也是歷史資

料。現在不是都講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么,我覺得這個需要好好落實,畢竟,現在知道的老人也不多了。”

前年,天津人民廣播電台錄製了一個相聲雜談類欄目《田立禾侃相聲》 ,主要介紹相聲知識,講述名家軼事,解釋行業術語,分析點評相聲名段,是了解相聲藝術尤其是傳統相聲十分有益的寶貴資料。“一年365天,一共365講,我半年內完成了這個節目的所有文稿。”田老說。工作很辛苦,田老的一手繭子就是當時寫書稿寫下來的。

現狀

田立禾田立禾
田老在整理一些相聲段子,“一些老的段子,如果有新生機會就讓它新生。比如《武訓徒》是老段子,我改了。這兩天剛剛定詞、定稿。我已經和我的學生排練過了,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想過幾天找個小茶館先演演看,試試效果如何。”

相聲振興

如果要振興相聲的話,相聲必須要走向市場。走向市場這個問題就很複雜了,不是一句兩句能說清的。 相聲首先要有曲目,相聲的曲目要有承傳過程,跨越的時間長度要比較長。象那些紀實性、宣傳性很強的作品就不行了。過去的段子並不是一代人完成的,有許多段子是兩代人甚至三代人完成的。比如《賣掛票》,馬三立先生演得最好,但過去常寶堃也表演這個作品,而這個段子最初的創意據說是張壽臣先生。再比如《掄弦子》,是張壽臣先生最先表演,他是根據德壽山先生講的一個實事加工潤色而來的。後來他不說了,我們這一代演員都還表演,但本子都不統一,大同小異。我表演的這個本子,就是綜合了各家之長,化為自己的東西。所以說曲目要有精品,而精品並不是靠一個人來完成的。

再有就是演員。相聲要有好演員。經常在電視露面並不代表什麼,你要到劇場去。但是相聲又是平民的藝術,到劇場看相聲的大多是工薪族,票價太高了又不行。所以我說這個問題很複雜。現在有人說相聲作品不行是因為作者太少了,如果真要進入市場,你演員能演活得起作者嗎?一個演員養兩個作者,恐怕大多數辦不到。所以現在演員還是要自力更生,過去演員都是自己寫,靠這個相聲演員的群體逐漸完善豐富作品,有些文人幫助演員也是不計報酬的。現在一切都在變化,有些事情就很難說了。

對於年輕人來說,如果想學相聲,可以到學校,象北方曲校,有中專班,也有大專班。現在各個專業團體都有我們的畢業生,也培養了許多尖子學生。如果沒有條件入學,只能是尋師訪友,多看相聲錄像,多看文字資料。從學好國語入手,逐漸熟悉這種藝術形式。慢慢摸索,儘量參加演出。自學成材的好演員也是有很多的。

教學心得

首先我覺得口傳心授這種教學方式並沒有錯,這是傳統的教學方式。就我們學校來說,有教學計畫、教學大綱,有教材,有教案,這就使教學更系統了、更科學了。但主要還是由責任老師帶,也就是口傳心授。據我了解,大專班也是這種方式為主,一招一式,手把手地教。現在相聲界有些拜師只是名義上的,實際上師父傳授的極少。師者,傳道、授業、解惑。我們教授哪個段子,它的源流,它的特點,它的表演要求,它的難點等等,在教案中都要反映出來。這是過去老師教學生時沒有的。比如《報菜名》這個段子,首先要有授課的目的:為什麼教這段?啟蒙。再有就是貫口的要求,練字、練聲、練氣、練節奏,通過這個規範你的國語。菜名倒在其次,你現在弄本菜譜一抄,一會兒就能寫出來。所以這種段子不必要翻新,主要是練口齒。再比如《十八愁繞口令》,它有訓練兒化音的,有訓練雙唇音,有訓練唇齒音的。再進一步就是曲目教學,曲目教學也是老師口傳心授,一招一式,首先老師得是明白人,這個段子怎么教得心裡有數。

現在有些人反對老師口傳心授這種方式,我很不理解。老師不口傳心授,學生怎么學呢?現在科技發展了,有電化教學,讓學生看光碟?那不是還得有老師講解嗎?所以我認為口傳心授這種方式是適合相聲教學的。

相聲藝術家(二)

相聲是門語言藝術,以諷刺笑料表現真善美,以引人發笑為藝術特點,以“說、學、逗、唱”為主要藝術手段。著名相聲藝術家有“萬人迷”李德鍚、“笑話大王”張壽臣、“相聲大師”侯寶林、“相聲泰斗”馬三立、“單口大王”劉寶瑞等。

相聲演員

相聲是中國戲曲曲藝之一。按演員人數,其形式分為單口對口群口等,以說、學、逗、唱為其主要表現手段,通過幽默、滑稽的言語和表演引人發笑。說學逗唱是相聲演員的四大基本功。
白全福
班德貴
曹雲金
常寶豐
常寶華
常寶堃
常寶霖
常寶慶
常寶霆
常貴德
常貴田
常連安
陳璐
陳冠義
陳寒柏
陳軍
陳雨亭
崔征
大兵
戴志誠
丁廣泉
恩子
范振鈺
范志強
馮寶華
馮超[相聲演員]
馮鞏
高德明
高峰[相聲演員]
高鳳山
高笑林
高英培
高玉慶
耿寶林
耿伯春
郭德綱
郭培鑫
郭啟儒
郭全寶
郭榮啟
郭榮起
韓雲飛
韓子康
何雲偉
侯寶林
侯長喜
侯耀文
黃族民
吉坪三
吉文貞
姜寶林[相聲演員]
姜昆
蔣明孝
焦德海
焦少海
康松廣
於俊波
于謙[相聲演員]
於世德
於世猷
袁佩樓
岳雲鵬
張成全
張春奎
張德武[相聲演員]
張傑堯
張三祿
張壽臣
張文順
張永熙
張振圻
趙連升
趙連生
趙佩茹
趙世忠
趙振鐸
鄭健
魏龍豪
魏文華
魏文亮
吳兆南
武魁海
夏雨田
蕭國光
謝芮芝
謝天順
邢文昭
徐德亮
薛永年
閻笑儒
楊寶璋
楊海荃
楊瑞庫
楊少華[相聲演員]
楊少奎
楊鈺海
楊志淳
殷文碩
尹壽山
尹笑聲
於寶林
李福勝
李國先
李慧橋
李嘉存
李建華
李潔塵
李金斗
李菁
李孟遙
李偉建
鄭文昆
鄭文喜
周印金
朱闊泉
朱平
朱紹文
朱文先
朱相臣
朱永義
朱雲峰
祝敏
笑林
李國盛
張鶴文
於雲霆
秦麗
高曉攀
尤憲超
常藝博
賈玲
白凱南
於浩
鄧繼增
張永久
佟有為
蘇文茂
孫寶才
孫晨
孫士達
孫玉奎
湯金城
唐愛國
陶湘如
田立禾
佟手本
佟雨田
土登
汪保琦
王寶童
王本林
王長友
王鳳山[相聲演員]
王平[相聲演員]
王謙祥
王世臣
王文林
王文玉[相聲演員]
王學義[曲藝演員]
王耀宇
王兆麟
王致玖
王志濤
孔雲龍[相聲演員]
李伯祥
李德鍚
陳鳴志
鄭福山
趙津生
陳樹桐
楊化然
裘英俊
黃鐵良
何德利
佟守本
楊威[相聲演員]
劉春慧
李壽增
應寧
王玥波
楊義[相聲演員]
楊進明
趙偉洲
張勇[快板書演員]
李增瑞
連笑昆
劉寶瑞
劉德智
劉廣文
劉洪沂
劉俊傑
劉彤
劉文步
劉文亨
劉西雨
劉亞津
劉雲天
劉增鍇
欒雲平
羅榮壽
呂少明
馬德祿
馬季
馬金良
馬三立
馬樹春
馬志存
馬志明[相聲演員]
孟凡貴
潘雲俠
齊立強
邵權
師勝傑
石富寬
史愛東
史不凡
宋德全
李文華[相聲演員]
李文山
李雲傑[相聲演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