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鳳

王熙鳳

王熙鳳,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主要的人物,別稱鳳辣子,王熙鳳,別名鳳辣子、鳳姐,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賈璉之妻,王夫人的內侄女。長著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她精明強幹,深得賈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是賈府的實際大管家,她高踞在賈府幾百口人的管家寶座上,口才與威勢是她諂上欺下的武器,攫取權力與竊積財富是她的目的,最終卻落得個“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的下場。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鄧婕王熙鳳劇照鄧婕王熙鳳劇照

《紅樓夢》中人物,賈璉之妻,王夫人的內侄女。長著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她精明強幹,深得賈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是賈府的實際大管家。

王熙鳳的出身是「東海缺少白玉床,龍王請來金陵王」的金陵王家。王家與賈家、史家、薛家為金陵四大家族,賈、史二家皆為官家,而王家與薛家則是商家,尤其王家從事國際貿易並負責一部分外交的工作,因此「那時我爺爺單管各國進貢朝賀的事,凡有的外國人來,都是我們養活。所有的洋船貨物都是我們家的」(第十六回),甚至接駕之事「我們王府也預備過一次」(第十六回)。
王家與賈家、史家、薛家為金陵四大家族,賈、史二家皆為官家,而王家與薛家則是商家,尤其王家從事國際貿易並負責一部分外交的工作,而熙鳳的舅舅王子騰當過京營節度使,升任九省統制(第四回),後又高升九省都儉點(第五十三回),在政治上,賈、薛等家族恐還須受王家的幫忙。

她的娘家及婆家門當戶對,自不待言。論輩分,她要喊寶玉之母王夫人為姑媽,然而又嫁給賈赦之子賈璉,賈璉原只是替賈政料理家務,鳳姐嫁到賈家後,身為王夫人的內侄女,又受到賈母的器重,因此「璉爺倒是退了一射之地」(第二回),由她總攬大權。

形象性格

鄧婕王熙鳳劇照鄧婕王熙鳳劇照

王熙鳳在全書中第一次出場是在第三回,林黛玉初到外婆家中,曹雪芹藉由黛玉的眼睛、耳朵為讀者勾勒出一位形容偕美、雍容華貴又氣度非凡的女當家。當黛玉還在為賈府的人多、禮多而屏神以待時,「只聽後院中有人笑聲說:『我來遲了,不曾迎接遠客!』」,黛玉對熙鳳的第一印象是「無禮」,不過隨後「只見一群媳婦丫鬟圍擁著」見識到熙鳳的權威,黛玉觀察熙鳳「打扮與眾姊妹不同,彩繡輝煌,恍若神妃仙子:頭上戴著金絲八寶攢珠髻,綰著朝陽五鳳掛珠釵;項上戴著赤金盤螭瓔珞圈;裙邊繫著豆綠宮條、雙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著縷金百蝶穿花大紅洋緞窄褙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下著翡翠撒花洋縐裙。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這一串的描寫使王熙鳳的形象立即活跳出來。

隨後,曹雪芹立刻又用賈母及黛玉母親之口說明熙鳳的性格:「你不認得她,她是我們這裡有名的一個潑皮破落戶兒,南省俗謂作『辣子』,你只叫他她『鳳辣子』就是」、「黛玉雖不識,也曾聽見母親說過,大舅賈赦之子賈璉,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內侄女,自幼假充男兒教養的,學名叫王熙鳳」。

判詞解釋

鄧婕王熙鳳劇照鄧婕王熙鳳劇照

畫:一片冰山,上有一隻雌鳳。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注釋]

這一首寫王熙鳳。

1.凡鳥——合起來是“鳳”字,點其名。《世說新語·簡傲》說:晉代,呂安有一次訪問嵇康,嵇康不在家,他哥哥請客人到屋裡坐,呂安不入,在門上寫了一個“鳳”字去了。嵇康的哥哥很高興,以為客人說他是神鳥。其實呂安嘲笑他是凡鳥。這裡反過來就“凡鳥”說“鳳”,目的只是為了隱曲一些。

2.“一從”句——因為不知原稿中王熙鳳的結局空間如何,所以對這一句有著各種猜測。脂批說“拆字法”。意思是把要說的字拆開來,但如何拆法沒 有說。有人說“二令”是“冷”,“三人木”是“秦”(下半是“禾”非“木”),也不像。吳恩裕先生《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中說:“鳳姐對賈璉最初是言聽計‘從’,繼而對賈璉可以發號施‘令’,最後事敗終不免於‘休’之 。故曰‘哭向金陵事更哀 ’云云。”研究脂批提供的線索,鳳姐後來被賈璉所休棄是可信的。“金陵王”是她的娘家,與末句也相合。畫中“冰山”喻獨攬大權的地位難以持久。《資治通鑑·唐玄宗天寶十一年》說:有人勸張彖去拜見楊國忠以謀寶貴。張說:“君輩倚楊右相若泰山,吾以為冰山耳。若皎日既出,君輩得無所恃乎?”“雌鳳”,當指她失偶孤獨。

紅樓夢曲

鄧婕王熙鳳劇照鄧婕王熙鳳劇照

聰明累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後性空靈。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盪悠悠三更夢。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說明]

這首曲子是寫王熙鳳的。曲名“聰明累”,是受聰明之連累、聰明自誤的意思。語出北宋蘇軾《洗兒》詩:“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注釋]

1.“機關”二句——費盡心機,策划算計,聰明得過了頭,反而連自己的性命也給算掉了。機關,心機、陰謀權術。卿卿,語本《世說新語·惑溺》,後作夫婦、朋友間一種親昵的稱呼。這裡指王熙鳳。

2.死後性空靈——所依據的情節不詳。從可以知道的基本事實來看,使鳳姐難以瞑目的事,最有可能是指她到死都牽掛著她的女兒賈巧姐的命運。“死後性靈”是迷信的說法。

3.奔騰——在這裡是形容災禍臨頭時,各自急急找生路的樣子。

4.意懸懸——時刻勞神,放不下心的精神狀態。

[鑑賞]

王熙鳳是賈府的實際當權派。她主持榮國府,協理寧國府,而且交通官府,為所欲為。這是個政治性很強的人物,不是普通的貴族家庭的管家婆。她的顯著特點就是“弄權”,一手抓權,一手抓錢,十足表現出剝削階級的權欲和貪慾。王熙鳳不僅是一個人,而是代表了一個階級。“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不光是王熙鳳的個人命運,也是垂死的封建階級和他們所代表的反動社會制度徹底崩潰的形象寫照。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這兩句道出了正在走向沒落的一切反動階級的共同規律。王熙鳳是四大家族中首屈一指的“末世之才”,在短暫的幾年掌權中,她極盡權術機變、殘忍陰毒之能事,製造了許多罪惡,直接死在她手裡的就有好幾條人命。但這一切只不過為她自己的最後垮台準備了條件。

鳳姐出場

王熙鳳王熙鳳

(見《紅樓夢》第三回)黛玉剛進賈府,正和賈母等談論著自己的體弱多病和吃藥等事,“一語未了,只聽後院中有人笑聲,說:‘我來遲了,不曾迎接遠客!’黛玉納罕道:‘這些人個個皆斂聲屏氣,恭肅嚴整如此,這來者系誰,這樣放誕無禮?”來者是誰,作者沒有馬上交代;但這一聲正好像戲曲舞台上角色還未出場,先從後台送出一聲響亮的“馬門腔”,他先聲奪人,一下子就把來著的三魂六魄給拘定了。真所謂“未寫其形,先使聞聲”,作者在沒有正面描寫人物之前,就先已通過人物的笑語聲,傳出了人物內在之神。

隨著後台這一聲,一個濃妝的少婦出場了。作者接著用重筆濃彩描繪了其外形特徵:“這個人打扮與眾姑娘不同,彩繡輝煌,恍若神妃仙子:頭上帶著金絲八寶攢珠髻,綰著朝陽五鳳掛珠釵;項上帶著赤金盤螭瓔珞圈;裙邊繫著豆綠官絛,雙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著縷金百蝶穿花大紅洋緞窄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下著翡翠撒花洋縐裙。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這裡,前十數句關於鳳姐衣著和外貌的描寫,是細膩的工畫筆,是實寫,而最後兩句則是充滿了空靈之氣的寫意畫,是虛寫;虛實結合,一個有生命的貴族少婦形象合眼如見。

但作者到此還沒交代這位少婦是誰。接下去我們先聽到賈母的介紹:“他是我們這裡有名的一個潑皮破落戶兒,南省俗謂作‘辣子’,你只叫他‘鳳辣子’就是了。”這一介紹雖然體現了這位濃妝少婦的性格特徵和賈母對她的寵愛,但依然使黛玉不得要領。最後眾姐妹告訴黛玉“這是璉嫂子”,黛玉這才想起昔日聽母親說過的情況,因而王熙鳳這個名字才最終交代了出來。

鳳姐一出場,滿屋內便只有她一個人說話聲。她先是讚美林黛玉“標緻”,順手就恭維了賈母;接著又為黛玉幼年喪母傷心拭淚,以此來討取賈母的歡心;等到賈母責備她不該說這些傷心話來招她時,她又“忙轉悲為喜”,自責“竟忘記了老祖宗,該打,該打”!然後又以當家少奶奶的身份,一面安頓黛玉,一面吩咐婆子們,其實在炫耀著自己在賈家的特權……至此,讀者先聞其聲,再見其形,再知其名,再睹其種種表演。出現在讀者面前的王熙鳳,自然就不再是個抽象的名字,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了。鳳姐的出場前後做如許皴染,後文焉得不活躍紙上!

在中國古典著作中,不容易找到以如此緊張強烈的腕力寫成的人物典型。鳳姐不是《左傳》鄭莊公《史記》漢高祖,也不是《金瓶梅》潘金蓮《聊齋》仇大娘。比較起來使人能聯想到的也許是《三國演義》的曹操吧?行將垮台的封建家庭和行將垮台的封建王朝,有著共同的規律,它們的當權者也會有著相類似的性格和作用。在《三國演義》作者筆下,不許“幾人稱王、幾人稱帝”的是曹操,支持漢朝統治殘局的是曹操。挖空漢皇朝實際統治權只留一個空殼子的是曹操,加速地結束了漢代統治的也是曹操。鳳姐在賈府的使命從某一種限度內看來頗有一些類似。《三國演義》的讀者恨曹操,罵曹操,曹操死了想曹操《紅樓夢》的讀者恨鳳姐,罵鳳姐,不見鳳姐想鳳姐。作者刻畫出一個聰明、漂亮、能幹、狠毒的“鳳辣子”,不但使她充分具有那個時代人物典型的真實性,也賦予她以吸引讀者極大的魔力,足證這個人物的社會意義之不可忽視。

王熙鳳的聰明不假,確實是聰明的,但是他是殘忍的聰明,是雖然八面玲瓏但是人人又恨又怕的聰明。可惡的聰明。

形象剖析

王熙鳳王熙鳳

《紅樓夢》中王熙鳳這個藝術形象具有豐富性和複雜性,《紅樓夢》問世以來,在紅學史上,對王熙鳳的各種評語也是非常多的,認為她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把王熙鳳叫做“女曹操”,稱之為“胭脂虎”,就是母老虎。在許多評論中,就是“恨王熙鳳,罵王熙鳳,不見王熙鳳想王熙鳳”,這恐怕是每一個《紅樓夢》偏愛者都會有的一種感受。

一、人物形象的獨特性

王熙鳳這個人物在《紅樓夢》當中的地位相當重要,可以說這個形象具有獨特性。她有一種支柱作用,一種藝術結構上的、藝術機體意義上的一種聚焦的作用,或者說是一種輻射的作用。因為《紅樓夢》不僅是寫薛寶釵和林黛玉的愛情婚姻,作者還寫了這個大家族中四百多個人物。如果沒有了王熙鳳,那么《紅樓夢》的結果會如何。可以說,如果把賈府中長幼尊卑親疏嫡庶主奴等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比作一張網的話,那么王熙鳳這個人物就處在一個相對中心的位置上。從而突出了這一人物形象的獨特性,她要同各種各樣的人物打交道,所謂上有三層公婆,中有無數叔嫂妯娌兄弟姐妹以至姨娘婢妾,下層有一大群管家陪房奴僕丫環小廝等等。王熙鳳同其中任何一個人物或者聯結、或者矛盾、或者又聯結又矛盾的這樣的關係,都是某一種社會關係的反映。按說王熙鳳在整個賈府當中,她的輩份是很低的,她是孫子媳婦,那么為什麼像王熙鳳這樣一個人物能夠來當家呢?這個原因,或者說是多種矛盾發展的結果。
她有娘家“金陵王”的背景,她有賈母的靠山,有邢王二夫人矛盾的牽制,當然還有她本人才幹欲望的主觀條件。同時也就把王熙鳳推到了火山口上,成了眾矢之的,眾多舊矛盾的結果又成了新矛盾的導因。她是一個極其複雜的人物形象!可以說,在王熙鳳身上概括了各種各樣的矛盾,一種家長理短的那種家務事,所謂叔嫂鬥法、婦姑勃谿之類,不是那樣的。因為在中國封建的宗法社會裡,家國是同構的,歷來一脈相通,家是國的一種簡化的形式。封建帝王“家天下”內的權勢消長、朋黨傾軋、派系爭鬥,它的雛形,它的胚胎都可以在家族裡面看到。所以從那個王熙鳳,以她為焦點的,或者說她幅射出去的種種矛盾,就是給人一種縱深感,不能夠就事論事的看成是一種家族的矛盾。以王熙鳳這個藝術形象所能包容的社會生活的廣闊程度來說,也是其他形象難以企及的,比如,放債生息這樣一個細節。王熙鳳是把那個月錢拿出來去放高利貸,小說裡面不只一次的寫到,平兒說過,“每年少說也得翻出一千銀子來”,連數目都很具體。這樣的經濟細節放在別的人物身上是不可能的,比如說老爺太太不會做這種事,不屑做這種事,姑娘小姐她們根本不理財,那么只有王熙鳳能夠承擔。所以王熙鳳這個形象的社會觸角是最長的,可以越出賈府的門牆,可以伸向官府,可以伸向佛門,可以伸向宮廷等,也就是說從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廣度來說,王熙鳳這個藝術形象是不可代替的、不可缺少的。如果少了王熙鳳,《紅樓夢》在它反映生活的深廣度方面,就要受到極大的削弱,甚至就不成其為《紅樓夢》。

王熙鳳的“辣手”在更多的情況更多場合表現為逞威弄權、濫施刑罰。這方面《紅樓夢》裡面有很多描寫,她素常懲治丫頭的辦法怎么樣呀,說這個“墊著磁瓦子跪在太陽底下,茶飯不給”,“便是鐵打的,一日也管招了。”當她發現為賈璉望風的小丫頭,喝命“拿繩子鞭子,把那眼睛沒有主子的小蹄子打爛了”,而且威嚇她要用燒紅的烙鐵烙嘴,要用刀子來割肉,而且當即就拔下那個簪子來戳小丫頭的嘴,這種簪子叫做香閨刑具,戳人是很疼的,揚手一巴掌打得那個小丫頭立刻兩腮紫脹;另外你看在清虛觀的時候,一個小道士,那真是一個小孩子,無意中冒撞到王熙鳳身上,王熙鳳揚手一巴掌打得那個小道士都站不住。這種地方,王熙鳳的出手之重、之狠、之快,是名副其實的“辣手”了,在賈府的主子裡面,像這樣親自出手的人並不多見。在下人的眼裡,像那些小丫頭小廝小道士的眼裡,真是嚇得心驚膽顫,這個時候王熙鳳確實像一個惡魔,怪不得有些奴僕在背後詛咒她,說她是“閻王婆”,說她是“夜叉星”,那么在這個時候,所謂的“殺伐決斷”就有一股森然的冷氣,真是叫人不寒而慄。

在這裡還可以舉出有名的“弄權鐵檻寺”。這個情節,老尼求王熙鳳辦這件事,王熙鳳有一句很著名的話,人們也常常引用的,就是王熙鳳說我是“從來不信什麼陰司地獄報應的,憑是什麼事,我說要行就行。”這句話大家經常引用,而且有的人據此認為王熙鳳不迷信。的確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很有氣概,就是鬼神難擋,有這樣的氣魄,只可惜這種氣魄用在了邪惡的方面。在這裡,並不是說王熙鳳不迷信,王熙鳳也像一般的婦女一樣,她也供瘟神,給女兒起名求福祉,並不說明她不迷信,是說明她不虔誠,沒有顧忌,毫無顧忌,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可以不計後果,所以在這個地方點明了,她是“弄權”,如果說,“協理寧國府”時是“用權”,那么,這裡就是“弄權”。“鐵檻寺”這一段說她玩弄權術,她府內府外,勾結官府,倚仗權勢,在府里欺瞞長上,假借賈璉名義,神不知鬼不覺做成這樣一種骯髒交易,賈璉並不知道。
如果說“協理寧國府”的時候是“用權”,權在威隨,威重令行,那么在這裡就是“弄權”,就是玩弄權術於股掌之上,假權營私。所以這個是不一樣的,小說裡頭還點明自此王熙鳳膽識愈壯,更加恣意作為起來。可見“弄權”一節正是讓人們領教王熙鳳手段的一個“案例”。她這個辣手到了趕盡殺絕,不留後路的地步。所謂“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王熙鳳和其他的婦女,和王夫人比起來,她沒有什麼“婦人之仁”,沒有什麼“惻隱之心”,她作了事以後,從來不後悔,而且她要斬草除根,如果我們沒有忘記的話,賈雨村對於知道自己底細的門子,最後是把他遠遠的充發了;那么王熙鳳對那個落有把柄的張華父子,最後一定要想辦法把他治死。從這種地方,我們可以充分領教王熙鳳手段之辣,這一點在別的人身上是感受不到的。“辣手”常常是形之於外的,機心則深藏於內,當然這兩者是有聯繫的,儘管“機心”深藏於內,但同樣有跡可循。
人們常常說王熙鳳少說“有一萬個心眼子”,是形容她的心計之多,機變之速。可以從王熙鳳的日常的表現來看。王熙鳳日常的處人當中常常也有利害的權衡、得失的算計。有一次,為了大觀園詩社的費用,王熙鳳李紈姐妹在那裡說笑,因為這個詩社要有點花銷,王熙鳳就笑李紈:“虧你還是大嫂子呢!”她就算“你一月十兩銀子的月錢,比我們多兩倍。又有個小子,足足又添了十兩,---年中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兒,……通共算起來,一年也有四五百銀子。”“這會子你怕花錢,調唆她們來鬧我——”,就說了一大堆的話,李紈就回她“你們聽聽,我說了一句,她就說了這么一車的話——”,“天下人都被你算計去了!”李紈的這句話雖然也是帶些玩笑的性質,其實對王熙鳳是一個恰如其分的評語,她說“天下人都被你算計去了”。
王熙鳳的剋扣月錢放債生息,不單是把下人的錢拿來剋扣,她連老太太和太太的都敢挪用,都先剋扣住不發,而且即便是“十兩八兩零碎”她也要把它攢到一起放出去。所以李紈說她“專會打算盤分斤撥兩”,一點沒有冤枉她。王夫人屋裡的金釧投井以後,丫鬟名額出缺,王熙鳳作為管家,這個名額遲遲不補,為什麼?她說等著人送禮送夠了,因為很多人看上這個缺,覺得這是一個“巧宗兒”,大家都要來謀這個差事,王熙鳳就拖著,等大家送禮送足了才補。諸如此類的事很多,“大鬧寧國府”的時候還不忘記向尤氏要五百兩銀子,其實她打點只用了三百兩,要了五百兩,她又賺了二百兩。
王熙鳳的算計之精、聚斂之酷,是出了名的,連她自己也都知道,她跟平兒說:“我的名聲不好,再放一年(放是放高利貸),都要生吃了我呢。”可見王熙鳳的放債、王熙鳳的聚斂,那是出了名的。這是她的算計,她的心機用在這方面,其實王熙鳳的機心固然是用於聚錢斂財,但是更體現在處理人際關係上,她在處理人際關係上,她的心機深細、謀略周密,有更加精彩的表演。

第二、人物形象的複雜性

在處世應對中,感覺王熙鳳像一個高明的心理學家,她非常善於察言觀色,辨風測向,常常是對方還沒有說出口呢,她已經猜到了;對方剛說呢,她已經辦了,這種例子是很多的。你看,林黛玉出場,剛進賈府,王夫人說是不是拿料子做衣裳呀?王熙鳳說“我早都預備下了”。這個地方脂硯齋有一個評語:她並沒有預備衣料,她是隨機應變,但是王夫人就點頭相信了。比如大觀園那個詩社起來,探春這裡剛出口,說王熙鳳我們想請你做個“監社御史”,探春一說,王熙鳳馬上就猜到你們是缺個“進錢的銅商”,你們是想要贊助了,那么她說“我明兒立刻上任,放下五十兩銀子給你們慢慢作會社東道”。你這邊剛剛說,她那裡早就猜到了,大家都笑起來,所以李紈說:“你真真是水晶心肝玻璃人”。
說這個王熙鳳通體透亮。王熙鳳這種揣測對方的心理,善於察言觀色本事超出任何一個人,這個人物形象是比較複雜的。有的時候,她還可以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同一件事,原來這樣說,現在又那樣說,但是她都說的入情在理,十分動聽。例如邢夫人要討鴛鴦。邢夫人先來找王熙鳳商量,說老爺想討鴛鴦作妾,就是把這件事先跟王熙鳳說,王熙鳳一聽,她就連忙回說,“別去碰這個釘子,”她脫口而出,她說“老太太離了鴛鴦,飯也吃不成了,何況說老爺放著身子不保養,官兒也不好生做”,反勸告邢夫人,“明放著不中用,反招出沒意思來,太太別惱,我是不敢去的。”她先這樣說,覺得這個事情根本是不行的,但是這個邢夫人呢一點也聽不進去,反而冷笑說:“大家子三房四妾都使得,這么個花白鬍子的……”意思說要個妾有什麼不可以,她說老太太未必好駁回。反而埋怨王熙鳳,說我還沒有去你倒派我不是。王熙鳳聽了邢夫人這話,知道邢夫人聽不進去,邢夫人氣性大發,王熙鳳知道剛才那番實話全不對路,就立即調頭轉向,改換話鋒,連忙陪笑:“太太這話說得極是,我能活了多大,知道什麼輕重,想來父母跟前,別說一個丫頭,就是那么大的活寶貝,不給老爺給誰,”而且她舉出例子,她說那個賈璉,賈赦邢夫人的兒子,賈璉有了不是,老爺太太恨得那樣,及至見了面,依舊拿心愛的東西賞他。是說老爺太太待賈璉,父母待兒子這樣,如今老太太待老爺自然也是那樣了。你看她這個出言何等現成,何等有說服力。當時邢夫人又喜歡起來。同樣是討鴛鴦這件事,一正一反的兩番說辭,同出於王熙鳳之口,居然都通情達理,動聽入耳。

王熙鳳王熙鳳

像這樣能夠順應對方心裡,急轉直下又不落痕跡,像這樣一種本領在《紅樓夢》里,只有在王熙鳳身上可以看得到。所以說王熙鳳的這種機心,機變之速真是能夠讓人嘆為觀止。說到機心,《紅樓夢》裡面最著名的關於王熙鳳的機心謀略的事件,如果說剛才講到的是一些普通的人際關係,普通的跟家族成員之間的交往,那么一旦遇到那件事是王熙鳳利害攸關的,是損害到王熙鳳的尊嚴的,危及到她地位的,那么王熙鳳就會使出她渾身的解數,她的機心謀略在這個時候會表現得淋漓盡致。
如果說,“殺伐決斷”表現她的陽而威的一面,那么她的機心謀略則表現她陰而狠的一面。在這裡不能不說到,那兩個著名的事件:一個叫“毒設相思局”;一個叫“賺取尤二姐”,所謂“弄小巧用借劍殺人”。王熙鳳這個人對人的優勢不只於金錢權勢,在心理狀態上,她也常常保持一種強者的優勝地位,這是一種重要的優勢。那么賈瑞尤二姐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這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他們的死也是不同性質的死。但是有一點是類似的,最初他們對王熙鳳而言,開初都有某種優勢,接著都是在王熙鳳的導演下轉為劣勢,最終走上絕路。

第三,人物形象的豐富性

生活在封建宗法關係中的王熙鳳,最終仍舊不能擺脫“夫綱”和“婦道”的拘束,她不能不承認丈夫納妾是正當的。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為了子嗣,即使三妻四妾也是冠冕堂皇,無往而不合於禮。所以在強大的宗法禮教和社會輿論面前,爭強好勝的王熙鳳,也要竭力洗刷自己“妒”的名聲,構築“賢良”的形象。這實質上是一種屈服。王熙鳳終要受到宗法關係的制約的。王熙鳳的屈服,首先表現為有條件的忍讓,比方說容下了平兒,成為“通房”丫頭,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平兒的善良和忠心,何況目的還是為了“拴爺的心”。
其次,表現為對賈璉的施威潑醋作適當節制,王熙鳳不是那種潑婦,火候已夠即收篷轉舵。大鬧寧國府是這樣,在鮑二家的事件被揭發後,雖則掀動了一場軒然大波,而最終不能不接受賈母的裁決,賈母的裁決顯然是偏袒賈璉的,王熙鳳儘管爭得了面子,而賈璉明顯地得到了老太太的袒護。回到房裡,賈璉問:“你仔細想想,昨兒誰的不是多?”就是說的王熙鳳生日那天,要照一般的想,誰的不是,誰的錯?王熙鳳的生日,賈璉不但不來,還跟鮑二家的偷情,當然是賈璉的錯,然而王熙鳳不能理直氣壯地回答“誰的不是多”這個問題,不能指斥和警告賈璉,她只能跑到賈母面前說:“二爺要殺我”,她怎么不把賈璉檢舉出來呢?不能那樣,所以她只能以“二爺要殺我”這個題目來哭鬧,最後不得已轉移予頭。
王熙鳳的屈服是把鋒芒指向與之爭寵的其他女性。打平兒,打鮑二家的,在尤二姐的事件上就更加明顯了,更加自覺地轉移到與之爭寵的女性身上,使她們成為犧牲品;夫妻矛盾轉為妻妾矛盾,不能治本就轉而治標,把一切的仇恨、一切的怨毒、一切的謀略手段用在治標上頭。這就是說的“妒”,成了封建宗法禮教下女性自相摧殘的一支毒箭,它予頭主要指向沒有人身自由的妾和其他地位更卑弱的女子。小說里像尤二姐,鮑二家的,平兒。那么小說所展現的王熙鳳和這些人的關係,尤其是王熙鳳和尤二姐關係的全過程,淋漓盡致地表明了這一點,夫妻矛盾怎么樣轉換為妻妾矛盾,把一切的仇恨、怨毒、心機、謀略都用在了這個上頭,比之《金瓶梅》中妻妾間的爭風吃醋,《紅樓夢》中有關“妒”的描寫具有更為高級的形態,也就是說,包含著十分豐富的社會文化內容。
在王熙鳳和尤二姐的較量中,特別含意深長的是:第一,王熙鳳竭力塑造自己賢良的假象,得悉偷娶秘事後,她主動登門,又主動引見給賈母,以致二姐悅服、長輩欣慰、眾人稱奇,其目的在摘掉“妒”的帽子,在宗法禮教上占得一個“制高點”;第二,王熙鳳又調動一切手段,把尤二姐置於名教罪人的地位,揭發尤二姐“淫奔”的老底,咬定其悔婚再嫁,一女竟事二夫;因此,所謂“借劍殺人”,不單是假手秋桐之流,更是憑藉著全部封建宗法的權力和輿論機制,其操縱運籌的精明熟練,真可嘆為觀止,達到置人於死地而不承擔任何法律和道義的責任。

王熙鳳這個“妒”,從一方面來講,在其與賈璉的關係上表現為較少從屬性;當將其矛頭指向其他女性時,尖銳程度達到你死我活,表現形態則由於被官方的道學倫理裝裹著,因而是“文明”的。這才是王熙鳳之妒的重要特徵。總之王熙鳳這個人物,歷來融化在中國女性人格中深入骨髓的從屬意識,在她身上居然相對弱化,不僅可與男性爭馳,甚至還能居高臨下。王熙鳳不僅才識不凡,並且具有強烈的自我實現的欲望。這一切,當出格出眾、向男性中心的社會示威時,我們覺得很痛快,揚眉吐氣;當其為所欲為,算盡機關,為無限膨脹的私慾踐踏他人特別是同為女性者的人格、尊嚴以至生存權利時,又不能不使人心寒、深惡痛絕。這二者交織、糾結、迭合而形成了一個所謂“鳳辣子”的中國女性形象的獨特性、豐富性和複雜性。

管理之道

王熙鳳王熙鳳

《紅樓夢》第十三、十四回,在王熙鳳協理寧國府的一些文字中,生動刻畫出王熙鳳這一賈府中的當家管事的女性中豪傑形象。

一、王熙鳳治理的是流,而不是源;是末,不是本;是局部,不是整體

小說《紅樓夢》揭示的是封建社會的衰落,通過以賈府為中心的四大家族的衰落揭示封建社會由盛到衰的變化。王熙鳳協理寧國府是整個賈家為首的四大家族衰敗中的一個小插曲,挽回不了家族整體衰敗的命運。

1、王熙鳳工於心計,雖然文化不深,卻有主見、有膽識。

王熙鳳的確是賈府乃至賈、王、史、薛四大家族中鮮有的人物。用秦可卿的話說就是“嬸嬸,你是個脂粉隊里的英雄,連那些束帶頂冠的男子也不能過你……。”王熙鳳同身邊的其他命婦小姐比,因為缺少更深的傳統倫理薰陶,更顯得有膽識。這些個性素質在封建三從四德教育下的婦女也是難得的。而此時,那些男性主子們則享受著祖宗的蔭庇,不務正業,養戲子的,爬灰的。總之,那些公子王孫在溫柔鄉里,盡享榮華富貴,過著金玉錦衣的奢華生活,成為社會上的沒有真才實學的寄生蟲、浪蕩子。

2、王熙鳳會利用潛在的家族當權者的權力和影響。

我們看王熙鳳可以依賴的影響力量:

(1)賈母史老太君。

老太太(老祖宗)是榮寧二府中輩分最高的老祖宗,最具權力。王熙鳳很會討好老太太,老太太和這個孫子媳婦之間關係十分融洽,王熙鳳也深得老太太的歡心。第三回“金陵城起復賈雨村榮國府收養林黛玉”在林黛玉的眼裡,見到王熙鳳深得老太太歡心,自認老太太是王熙鳳的最具權力的後台。

(2)與賈寶玉的母親王夫人之間的關係。

書中表述賈政與王夫人是賈母的次子、次子媳。可賈政、王夫人與老太太住正房。可見賈政與母親的關係是非常好的,自然賈政的夫人王夫人也最得老太太寵信。王夫人是王熙鳳娘家的親姑母,又是嬸婆。王夫人自然喜歡王熙鳳,娘倆之間互相互幫襯。王熙鳳和賈璉不與父親賈赦住在一起,反而和老祖母、叔叔、嬸娘們住在一起。就可以看出他們是關係情感最近的人。從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王夫人的嫡親子媳李紈不能與公公、婆婆住正房,反而讓堂侄媳婦王熙鳳一起住,更見其關係不一般。

(3)受寧國府當家的賈珍相邀請,又是老祖宗、王夫人都點頭認可的。

王熙鳳前來協理寧府,是接受了寧國府賦予的尚方劍的,自然可以行使有最大的權力。這就不容不得寧國府里的丫環婆子刁奴惡僕們不聽。

對於管理一個企業,必須與最主要的領導、直線領導搞好關係。你有能力是一方面,若果搞不好關係,你的能力就等於沒有。能力只有用在實踐中並且顯示出來,才是能力。王熙鳳明的暗的都具有,就是會運用潛規則和顯規則。甚至賈璉都不敢直接對著幹。

二、王熙鳳的協理是有實效的,是利用當時封建家長制為主體的暫時的人治勝利

1、王熙鳳平時與侄子賈蓉的夫人秦可卿關係最好,對寧國府的事情非常了解。

寧國府里的事可以說了如指掌,“知彼知己”,王熙鳳就能做到這些。她利用了許多信息,掌握了寧國府管理中存在著的各種弊端。這是協理寧國府成功的首要條件,就是熟悉管理對象的情況。有了這樣深入的了解,才能一針見血地指出寧國府管理上存有五大弊端。

2、針對弊端,提出相應的整頓措施。

(1)五大弊端是:

一是人口混雜,遺失東西;二是事無專責,臨期推委;三是需用過費,濫支冒領;四是任無大小,苦樂不均;五是家人豪縱,有臉者不服鈐束,無臉者不能上進。

(2)整頓措施是:

第一、建立新的規則,打擊違規違紀,懲治首犯。

到寧府後,王熙鳳第一件事就是建立新的規則。對來升媳婦道:“既託了我,我就說不得要討你們嫌了。我可比不得你們奶奶好性兒,由著你們去。再不要說你們‘這府里原是這樣’的話,如今可要依著我行,錯我半點兒,管不得誰是有臉的,誰是沒臉的,一例現清白處理。”

王熙鳳的管理對企業管理的啟示是:在規則面前人人平等,定責任並相應授予部分權力,給管事人以管理靈活性。以此克服“事無專責,臨期推委;家人豪縱,有臉者不服鈐束,無臉者不能上進。”最大限度避免了“人口混雜,遺失東西;任無大小,苦樂不均。”

王熙鳳採取相對授權的管理方式,要求部門管理者帶頭遵守規則嚴格管理,她對來升家的說道:“來升家的每日攬總查看,或有偷懶的,賭錢吃酒的,打架拌嘴的,立刻來回我,你有徇情,經我查出,三四輩子的老臉就顧不成了。如今都有定規,以後那一行亂了,只和那一行說話。”

第二,重新制定崗位,劃定責任範圍,罰責明確。

王熙鳳為了克服寧國府管理上的弊端,採取了“定崗定責,按責定編,包乾到人,責任到人”的措施。王熙鳳的管理目標清晰,責任明確,分工細緻,崗位適當,編制合理,尤其是部門管理,責任到位,把管人與管事結合起來、做事與管物結合起來、責任與實效結合起來,誤事要罰,丟了東西要賠。在管理中保留一定的彈性,作為激勵,最突出的是關於大觀園裡樹木、蔬菜種植的“承包”管理,就有很大激勵作用。

第三,嚴格執行規定,項目管理,恩威並施。

王熙鳳建立新的規則,嚴格執行,嚴格管理。王熙鳳一到寧府就明確提出嚴格的時間要求,因此當王熙鳳第一天“卯正二刻”正式到寧國府點卯,“那寧國府中婆娘媳婦聞得到齊。”王熙鳳對寧府人說:“素日跟我的人,隨身自有鐘錶,不論大小事,我是皆有一定的時辰。橫豎你們上房裡也有時辰鍾。”

為了儘快扭轉寧國府管理的混亂的狀態,王熙鳳親自早起點名,狠抓新紀律的貫徹執行。王熙鳳按名查點,各項人數都已到齊,只有負責迎送親友客人的一人未到。王熙鳳說道:“本來要饒你,只是我頭一次寬了,下次人就難管,不如現開發的好。”並命令拉出去責打二十板子。緊接著又擲下寧國府對牌,命令“出去說與來升,革他一月銀米!”嚴格懲罰起到了殺一儆百的作用。這時人們也才真正體會到璉二奶奶的利害。從此眾人不敢偷閒,兢兢業業,保全執事。在嚴管同時,又恩威並用,她一方面維護新的規則,嚴格執法,又對做好本職工作的人給與鼓勵眾人。王熙鳳說:“咱們大家辛苦這幾日罷,事完了,你們家大爺自然賞你們。”

在短暫的寧國府管理實踐中,應該說,王熙鳳的是相當成功的。然而,這小小的短暫的成功再也挽回不了整個封建家族在世風日下的形勢下衰敗的大局。

三、王熙鳳的局部管理挽救不了整個家族衰敗的命運

1、從根本上不可能觸動等級制度為特徵的封建人治的管理本質。這有些像中國近代史的洋務運動,借富國強兵為名,引進西方近代先進技術、設備,用封建思想家長制的管理方式去管理,雖然也有成效,終會失敗。

2、像王熙鳳這樣的管理者,本身就是一個“明是一團火,背地裡是一把刀。”我們不評論王熙鳳的個人品質是怎么形成的,就其自身的品質及問題(缺陷),就決定了它可以成功一時一事,但改變不了整個封建家族的命運。

3、社會環境的變化不是一兩件成功管理的實踐影響得了的。在世風日頹的封建社會末期,人們認同的都是封建的人治管理思想,家族管理只限於一家或一個小範圍,不會對社會有更大的直接影響。因此,在痼疾重重的家族管理的成功只是一種迴光返照的意義。

4、王熙鳳協理寧國府,注定是在短時間內協助寧國府賈珍管理一下家務事。但這件事對企業管理者卻有深刻啟示作用,遇到這種情況,可以借鑑王熙鳳的管理形式及相關內容,但有些管理思想是要批判的來加以理解的。

結局剖析

鄧婕王熙鳳劇照鄧婕王熙鳳劇照

按照曹雪芹的原意,這個賈門女霸的結局是很糟的。從脂批中可以知道原稿後半部有以下情節:

一、獲罪離家,與寶玉同淹留於獄神廟(待罪候命處,還不是監獄),原因不外乎她斂財害命等缺德事的被揭露。如對“弄權鐵檻寺”、逼迫一對未婚夫妻自盡、自己坐享三千兩銀子一節,脂批就指出:“如何消繳,造業者不知,自有知者。”“後文不必細寫其事,則知其平生之作為,回首時無怪乎其慘痛之態。”(第十六回)離家在外期間,劉姥姥還與她在“獄廟相逢”(靖藏本第四十二回批)。此外,在獄神廟見到鳳姐的還有小紅、茜雪等人。

二、在大觀園執帚掃雪。這當是她獲罪外出,經一番周折,重返賈府以後的事。脂批說過:怡紅院的穿堂門前,將來“便是鳳姐掃雪拾玉之處”(第二十三回)。

三、被丈夫休棄,“哭向金陵”娘家。從第二十一回脂批看,她發現丈夫所私藏的多姑娘頭髮之事(批:“妙。設使平兒收了,再不致泄漏,故仍用賈璉搶回,後文遺失,方能穿插過脈也。”)是一個導火線,丈夫藉此鬧翻,將其休棄,那時鳳姐“身微運蹇”,只能忍辱,這與“俏平兒軟語救賈璉”時的“阿鳳英氣”有天壤之別。所以後半部那一回的回目叫《王熙鳳知命強英雄》。

四、回首慘痛,短命而死。尤氏對鳳姐說:“明兒帶了棺材裡使去。”脂批:“此言不假,伏下後文短命。”(第四十三回)

總之,鳳姐的慘痛結局是自食惡果,並不是什麼人世禍福難定。

《紅樓夢》人物之金陵十二釵

人物名稱 人物關係 判詞
林黛玉 賈母外孫女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薛寶釵 王夫人賈政之妻)外侄女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賈元春 賈家長女,王夫人所出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賈探春 賈政趙姨娘所生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於末世運偏消。清明涕送江邊望,千里東風一夢遙
史湘雲 賈母娘家(史家)的侄孫女兒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轉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妙玉 賈府家廟中的尼姑 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賈迎春 賈赦的女兒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賈惜春 寧府賈珍之妹 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繡戶侯門女,獨臥青燈古佛傍。
王熙鳳 賈璉賈赦之子)之妻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賈巧姐 王熙鳳賈璉之女 勢敗休雲貴,家亡莫論親。偶因濟村婦,巧得遇恩人。
李紈 賈珠賈政王夫人之子)之妻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
秦可卿 賈蓉賈珍之子之妻)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紅樓夢中人

《紅樓夢》是我國古典小說中一部最優秀的現實主義文學巨著,是作者曹雪芹“嘔心瀝血,披閱十載,增刪五次”長期艱辛勞動才給子孫後世留傳下來的一件寶貴的藝術珍品。在《紅樓夢》中,作者塑造了眾多的人物形象,他們各自具有自己獨特而又鮮明的個性。

紅樓夢四王

《紅樓夢》 更多紅樓夢百科知識,詳見微百科:紅樓夢百科。
《紅樓夢》被認為是中國最具文學成就的古典小說,是中國長篇小說創作的巔峰之作,並被認為是中國古典小說“四大名著”之首,它的影響已經超越了時代和國界,是世界文學歷史上一顆璀璨的明珠,甚至在現代產生了一門以研究紅樓夢為主題的學科“紅學”。
王夫人 | 王熙鳳 | 王子騰 | 王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