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淇[台灣資深演員]

王淇[台灣資深演員]

王淇,男,台灣資深演員。並參演了戲說台灣系列單元劇,也參演了電視連續劇演員。著名的作品有《情人保鏢》、《民視真命天子之趙匡胤傳奇》、《戲說台灣》、《親戚不計較》、《計中計狀元財之戰地來客》、《九龍傳說 》等。

基本信息

簡介

姓名:王淇

性別:男

出生地:中國台灣

評價

王淇 王淇

因為曾出演何家勁主演的《情人保鏢》中谷樵一角,深受觀眾喜愛。真正好的記憶永遠顛撲不破,歷久彌新!已經過去了十多年,王淇一如他塑造的翩翩公子谷樵一樣——身在紅塵之內,而人在是非之外,飄雅俊逸,超凡脫俗。他就像一個謎,潛身凡塵之間,卻不曾被你我發現,偌大一張世界網,卻搜尋不到他的半點行跡……在我看來,這樣一個優秀的配角遠遠超過了主角的好戲。劇中谷樵為采玉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以前有個小和尚坐在山崖邊看日落,看著看著卻傷心地哭了起來,一位老師傅經過,問他為什麼哭,他說太陽落山的景色實在太美了,可他無論如何也留不住這夕陽,老師傅聽了哈哈大笑,邊走邊說:“明知不能留,為何要強求?”

雖然我們暫時沒有王淇的更多資料和訊息,但是眾多谷迷一直以各種方式表達對王淇、對谷樵由衷的欣賞,我們會一直支持、祝福這位不可多得的好演員,希望他平安幸福,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

個人作品

電視連續劇

華視

1998年

《情人保鏢》 飾谷樵

其它

《妙善公主》 (飾 薩訶多王子)

《紅姑傳奇-封神榜》 飾雷震子

民視

1998年  《民視真命天子

《民視真命天子》第一單元《朱元璋傳奇》 飾白玉堂

《民視真命天子》第二單元《趙匡胤傳奇》 飾 柴榮

1999年12月15日

《親戚不計較》 飾 連武雄(又稱 蓮霧雄)

2006年07月29日

《八仙傳奇》 飾 韓湘子

三立都會台

八仙傳奇 八仙傳奇

1997年01月07日 《計中計狀元財》

《計中計狀元財之戰地來客》(又譯:芙蓉恨) 飾 於萬力

三立電視台

《戲說台灣》又名《民間故事》

《戲說台灣之紅蓮水燈》 飾 張文臣

2000年10月23日-2001年02月09日

《九龍傳說》 飾 楊奉

電影

《天眼》

《燕子盜》飾 燕子盜凌風

出演MV

閩南語歌曲《風流做田人》

音樂愛情故事 音樂愛情故事
燕子盜 燕子盜

孟庭葦的《音樂愛情故事》

谷樵經典對白

初遇

谷玉圖 谷玉圖

草木歲月晚,關河霜雪清。別離已昨日,卻因故人情。

滄海一粟,人若微塵,非生即死。在下既不能救生,就惟有送死。為去塵世之人善終。

在下谷樵,賣棺人。

這位兄台,在下一介書生,不事生產,何以為生呢?靠人不如靠已,靠已沒有人才,只有木材。在商言商,哪裡有買賣做,我就往哪裡去。在下是來做買賣的。與人方便,自己方便。

茶館

我看兩位這次來意不在茶啊!

我與洪坤雖然共在一個屋檐下,但是不共一個是非。

谷:火起火滅,人來人去。

玉:人往何處去,來去可自如?

谷:世事又豈會盡如人意。

看來我若言有不盡之處,豈不是變成不誠不信之人。

事情只有想與不想,又豈會有為難不為難呢?

眾里尋她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棋語

洪坤:兵行險招,要攻的始終要攻。

谷樵:料敵精確,識敵深刻。知己知彼,臨危不懼。果然是胸有成竹。

洪坤:知我者莫若谷樵。有朝一日,你我若是敵不是友,本座該當如何?

谷樵:洪兄真會說笑,世是哪有真敵真友。不過一時造化弄人而已。都是見可而進,知難而退了。

洪坤:過河小卒,無路可退。

谷樵:說不定異軍突起出奇制勝。

洪坤:會嗎?

谷樵:很難說。

勝負未分,有勞洪兄久等了。

洪坤:不急,大局已定,還能轉危為安嗎?

谷樵:洪兄,似乎舉棋不定呀?

洪坤:這盤棋,棋逢敵手。本座一時疏忽,已經失去了手上的一顆棋子。

決不能再錯,否則滿盤皆輸。

谷樵:洪兄能夠關全局,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預計之內。

洪坤:要穩操勝算,決不能不走這步棋。

谷樵:洪兄你這一步棋,真是絕妙。將在下控制著變成了洪兄手上的一顆棋子。

洪坤:谷樵,你不是交天下朋友,不管天下是非的嗎?

谷樵:洪兄運籌帷幄,不是已經把不相干的在下都牽連在內了嗎?

洪坤:與人方便者,谷樵也。

谷樵:洪兄,這步可以說是誘敵上鉤。

拉攏

洪坤:好,行雲流水,廣闊無塵。你我同出一門,各領風騷。

倘若你我共謀大業,共取江山,那該有多好呀。

谷樵:漢樂、秦音,不若鐘鼓齊鳴。

洪坤:母子水晶片,必須合二為一,缺一不可。明天當我取回水晶片,馬上便要離開此地。

此番一別,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再相逢了。

谷樵:明天你肯定能取回水晶片嗎?

洪坤:哼!翁泰北這個老狐狸,想用崔婷來交換水晶片。

水晶片若是落在他手上,他還會如此禮待於我嗎?

依我看郭旭對水晶片沒什麼興趣,你怎么了?

谷樵:喔!沒有。

洪坤:有什麼不對嗎?

谷樵:人在江湖之外,是非與我何乾?

洪坤:你不要一再嫌我老話重提,你好比崑山片玉,舉世無雙。

以你的聰明才智應該出來建功立業,跟我一起打天下。好好乾一番大事業。

谷樵:喔!你我同門不同志,各有所取。

洪坤:江山代有人才出,現在堯親王霸業將成,唯才是舉,是我們叱剎風雲,名留青史之時。

你要三思啊!

明月清風付與誰

采玉:悅耳的曲調,令人聽了心平如水。

谷樵:你喜歡嗎?今夜,良辰美景奈何天,明月清風付與誰?

采玉:就付與懂欣賞明月清風的人吧!

谷樵:想不到你真的會來。

采玉:今日若不是谷公子指點迷津,采玉也不會安排他們全身而退。說起來我還沒謝謝谷公子。

谷樵:沒事就好。身在紅塵之內,人在是非之外。

一個不管天下是非的人,竟然會關心姑娘的安危。

此處是是非之地,不已久留,你還是儘早離去。

采玉:明日一早,我們就會離開此地。

明月清風付與誰 明月清風付與誰

谷樵:好,今日一別,後會無期。采玉姑娘,一路順風!

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谷樵:采玉姑娘,我可以坐下來嗎?

采玉:谷公子,請坐。

谷樵:采玉姑娘,天下之事猶未了,何妨不了了之呢!

采玉:你一直跟著我嗎?

谷樵:只是一直陪著姑娘。

采玉:你一直陪著我?

谷樵:本來也不想現身打擾。

但看到姑娘始終放不下心中事,不知道是否可以助姑娘一解心中愁呢?

采玉:謝謝谷公子一番好意。可是你幫不上忙。

谷樵:人生愁恨何能免?銷魂獨我情何限!凡事不必強求,自然豁達於天地之間。長路漫漫,采玉姑娘若不介意,讓在下陪姑娘走一段路好嗎?

采玉:谷公子。

谷樵:你我交淺,可以言深。良伴同行,途不覺遠。在下想帶姑娘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采玉: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谷樵:恩,我想姑娘走完這條路後,心情就會慢慢好轉。還不相信谷樵?

采玉:那好吧,我就跟你走一段。

衝突

谷樵:今夜西風雕碧樹,獨上涼亭,望盡天涯路。你來了。

洪坤:一個在是非之外的人,如今怎么言行不一,身陷是非之中呢?

谷樵:與人方便,自己方便。

更何況洪兄要的是崔姑娘的紫水晶,何必對一個不懂武功的采玉姑娘苦苦相逼。如此是非不分,在下失禮了。

洪坤:你我師出同門而道不同,雖不相為謀,但情誼卻長在。

如今井水犯了河水,豈不是同室操戈,化友為敵嗎?

谷樵:既然師出同門,師傅莫老曾告戒我們,行,不由徑,堂堂為人。洪兄忘記了嗎?

洪坤:我逼崔婷交出紫水晶自有道理,你在半途殺了出來,破壞戳好事。難道這也是磊落行事,堂堂為人嗎?

谷樵:人非聖賢,誰能無錯。你不深自反省,反來向我問罪。

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喜歡如何處置,但憑洪兄了。

洪坤:我志在天下,鴻圖大業,要在我的掌握之中。誰阻擋我,我一定把他消除誅滅。念在你我同門份上,這次我不再追究,今後請你不要多管閒事。 江湖是非,牽連在內,難以反悔。

谷樵:青山依舊在,幾度明月夜。

篝火晚會

采玉:對不起。

谷樵:時間才是靈丹妙藥,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清晨(第四次彈琴)

采玉:我房間裡的花,是你送給我的?

谷樵:你喜歡嗎?

采玉:你不用這樣對我。沒有的,你不必浪費那么多心神和時間。你喜歡我嗎?

谷樵:是,我確實喜歡姑娘。

采玉:你為我做那么多事是沒有用的,我心裡根本沒有你。我心裡只有郭旭一個人。

(谷樵把琴放下)

谷樵:最初認識姑娘的時候,就已經佩服姑娘胸懷過人。

可以接受谷樵這個沒有黑白是非的人。

後來谷樵這個不管天下事的人竟然也關心起姑娘的安危。

在長樂鎮、在紅梅村,都暗中保護姑娘。

采玉:你既然救了我,為什麼不現身好讓我言謝呢?

谷樵:那個時候我不敢見姑娘,也不敢面對自己對姑娘的情份。

采玉:你……

谷樵:本來以為可以能一生瀟灑,但是也脫離不了一個情關。可是後來我終於想通了。

采玉:你想通了?

谷樵:我想通了,可是采玉,你還沒有相通呀!

采玉:什麼意思?

谷樵:我喜歡你,那又怎么樣呢?為什麼會影響你跟我的交情?

要就交個朋友不是要先喜歡對方嗎?

采玉:那…這是不一樣的。

谷樵:那是因為你對你喜歡的人有所要求,你希望他會像你對他那樣對你。

采玉:我…我沒有。

谷樵:即使你沒有,你也不能見到你所喜歡的人把他的愛心、關懷放在其他人身上。

你對郭旭有情,我可以支持你、鼓勵你,你為什麼不可以呢?

見到自己喜歡的人快樂,不是已經足夠了?

采玉:谷樵

谷樵:采玉,去接受吧!把你的胸襟開放出來,你一定會做到的。

枉相思

谷樵:從前有個小和尚站在山頂上看落日,當太陽慢慢落下的時候,他竟然傷心的痛苦起來。

這個時候,一個師傅經過看見就問他,為什麼要哭呢?他說:夕陽的景色實在是太美了。可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留住這么美好的景色,所以就很傷心的哭了起來。那位師傅聽完了之後就哈哈大笑,搖著頭對他說:明知不能留,又為何要強求呢?

采玉:明知不能留,為何要強求。

谷樵:多才惹的多愁,多情便有多憂。寸腸千萬縷,枉相思,花自飄零水自流。

枉相思,花自飄零水自流。

谷樵 谷樵

采玉:枉相思,花自飄零水自流。

大愛是無情

采玉:你真的打算住在剛才那間小屋?

谷樵:是啊,你說好嗎?

采玉:不是不好,只是小了點而且僻靜點。

谷樵:鳩鳥飲河,不過滿腹。再大的房子我也只是取一角安寢。這樣的房子還不夠嗎?況且這裡環境清幽,山明水秀,很難得。

采玉:你喜歡就好了。你真的打算在京城住下來?

谷樵:你不喜歡嗎?

采玉:怎么會呢?

谷樵:我決定在京城開一家最大最好的長生店。

采玉:六爺還不知道你做什麼生意,但是他還說要第一個光顧你呢。

谷樵:其實生死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值得。

采玉:什麼值得?

谷樵:你。

采玉:有我這個朋友,你死而無憾了。

谷樵:采玉,你終於可以放開胸懷不再拘泥於俗世人情。

采玉:我覺得有你這樣的朋友真的很好。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要先回長風鏢局。

(洪坤出現和谷樵打了起來)

谷樵:是你。你要殺我嗎?大師兄。

洪坤:你明知道我不想殺你。

谷樵:你我同是紫晶門的人,為什麼要同門相殘?

洪坤:沒錯,紫晶門只剩下你我二人。以前師傅就常說:你的資質奇好,日後前途無可限量。其實我所顧念的並不是同門之誼,而是你的天賦才華。

谷樵:論天賦、論才華,我哪比得上師兄?我的武功跟師兄相差太遠了。剛才不是已經分出高下了嗎?

洪坤:你知道是我,根本未盡全力。

谷樵:谷樵無所爭於世。

洪坤:師傅將他的絕世武功傾囊相授,你就是要埋沒了紫晶門的絕世武功。你知道嗎?師傅的遺願就希望我們把他的武功發揚光大。

谷樵:紫晶門的武功自有絕世之處,但已到了極限,難上頂層。

洪坤:不,我已經找到這個方法可以打破這個極限。天仙罡氣,我可以將它打開生死玄關,衝破極限。將紫晶門的絕世武功再達到至高無上的境界。

谷樵:既然如此,小弟替師兄高興。師兄來找我又有什麼事嗎?

洪坤:你應該猜的到。

谷樵:我阻礙的師兄嗎?

洪坤:我之所以相助堯親王是要得到天仙罡氣的內功心法。你不是說過不再管天下事。如今你卻為了個女子變成了一個多管閒事的好事之徒。

谷樵:谷樵還是谷樵。天下事跟我何乾?

洪坤:好,不過最後我還是要勸你一句,以後紫水晶的事你不要插手。如果你再繼續管下去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年同門師兄弟的情份。

(采玉出現)

采玉:谷樵,原來你是另外一個可以打開紫水晶秘密的人。谷樵。

谷樵:采玉,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但是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

采玉:可是你是一個明白是非的人。

谷樵:谷樵的心裡沒有是非。是正是邪,是對是錯,都跟我無關。谷樵是一個不管天下是非的人。

采玉:難道你對眾生都毫無憐愛之意嗎?

谷樵:大愛是無情。每個人都有他的人生取向。采玉,我從來也沒有勉強過你。你也不要勉強我。

采玉:人生在世,行事為人,但求安心。如果這件事你真的能泰然處之,那采玉也沒有話要說了。

谷樵:激將法對我是沒有用的。采玉,你是個慧心獨具的女子,我是紫晶門的弟子。世俗的是非何在,你跟我都很清楚。

采玉:大愛是無情,大義可滅親。

谷樵:我看透了人生的種種,也明白說明了我行事做人的規矩.我是既不能救濟天下蒼生,但求為去世的人善終而去。

采玉:可是堯親王他意圖謀反,我很擔心,到時候死的人不是你能善的了的。

谷樵:采玉,如果你是我的朋友,你就不要逼我。也不要告訴任何人今天的事。

采玉:谷樵

谷樵:采玉,我希望還能夠見到你。

谷樵與辛力

辛力:谷樵兄,看到我辛力還可以走嗎?

谷樵:閣下有何貴幹?

辛力: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在下受人之託,要找紫晶門傳人,這個人就是你。

谷樵:在下是紫晶門傳人也好,不是也好,又有什麼關係呢?

辛力:你就是紫晶門傳人,我要帶你回去見小澎王爺。

谷樵:谷樵喜好山林之樂,沒興趣高攀達官貴人。閣下請回吧!

(辛力拔劍刺向谷樵)

谷樵:你是活者要帶人回去,死了要帶屍回去。

辛力:你太重要,辛力是不會讓你死的。一個不怕死的人。

谷樵:生又如何?死又如何?不能隨心而行,生不如死。

欺騙

采玉:谷樵,對不起。

谷樵:你們不必多說,在下身在紅塵之內,人在江湖之外。

天下正邪是非,本來與我無關。你們既然可以得到我的內功心法可能是天意。

能否打開紫水晶,就要看你們的造化了。

翌日清晨谷樵的小屋 (谷樵第七次彈琴)

采玉:對不起,你以真誠相待,我卻欺騙了你。我傷了你的心。我不敢求你原諒我。

但是我是真心來向你道歉的。

谷樵:你是為了郭旭。我都跟你說過了,叫你放開你的胸懷,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他。

見到他快樂,自己也同樣快樂。你為了郭旭,可以犧牲自己的生命。

這是你對他的一份深情。我又怎會怪你呢?

采玉:谷樵。

谷樵:可以陪你去愛你心中所愛的人可能是我們的緣分吧。

采玉:但是…..

谷樵:你真的很聰明,我也給你騙了。

采玉:那我們還是不是朋友?

谷樵:我從來都沒說過不是。采玉,你真的與眾不同。

情為何物

谷樵:谷某講過,不管天下人天下事,這是我的原則。

采玉:尚書大人的死你能不管嗎?

崔大人是個好官,如今他無辜犧牲了,你也能夠無動於衷嗎?

他不僅犧牲自己,還犧牲了他唯一的兒子。

谷樵,如果你能夠解開紫水晶的秘密,他的死才不會白死,他才能死的瞑目。

你才可以稱的上是為人善終。

谷樵:你也知道洪坤是我師兄。

采玉:那又怎么樣?

谷樵:我告訴你我們過去的事。

還有一次我運功走火入魔,他為了救我把我體內的亂竄真氣吸到他體內。

所有的痛苦危機他都替我承受了。

采玉:即使是這樣,他做錯,你也不能跟他一起錯。你自己應該有是非黑白之心。

洪坤破窗

谷樵:師兄,請進去坐。

洪坤:師弟,我今天來是要殺你的。

谷樵:師兄,到底是為何?

洪坤:誰叫你與堯親王為敵,與堯親王為敵就是與紫晶門為敵。

我不會讓你打開紫水晶,危害紫晶門。要怨只能怨你自己了。

師兄弟開打

王淇[台灣資深演員] 王淇[台灣資深演員]

采玉:谷樵小心呀。谷樵:師兄。

洪坤:去死吧。

采玉:谷樵。

谷樵:師兄,這事不關采玉的事,你先放她走吧。

洪坤:你還幫著她。

谷樵:師兄,要殺她,先殺我。

洪坤:你居然為了一個女子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谷樵,我的好師弟,你還真是過不了一個情關。

谷樵從房頂跌落

鐵衣:洪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洪坤:誰阻礙我辦大事的人都要死。好,讓我先殺你。

眾人擊退洪坤後

谷樵:為了采玉,我答應助你們打開紫水晶。

天牢內

問世間情是何物,最難過的就是一個情關。郭旭,相信只有你的真情才可打動她。

曾經滄海難為水,谷樵面對情關始終是個平凡人。

受傷

采玉:谷樵,你怎么了?

谷樵:采玉,我沒事。

采玉:谷樵你…….你傷的很重啊!

如風:這是我們風雪山莊的草藥醫治內傷很有用的。你先服下吧。

谷樵:多謝如風姑娘。

谷樵:既然紫水晶在此,那就讓我打開它,好了結崔姑娘的心愿。

運功療傷

采玉:谷樵,藥我已經幫你煎好了,你就趁熱把它喝了吧。

谷樵:采玉,勞煩你了。

采玉:谷樵,你千萬別這么說。如果不是為了我們,你也不會受傷。

我聽郭旭和辛力他們說你的傷…….

谷樵:你放心吧。我答應你要替你打開紫水晶。在沒打開之前我是不會死的。

采玉:谷樵。

谷樵:采玉,現在你的心裡究竟有沒有我?

沒關係,你不想做答就不要答了,就當我沒有問過你。

采玉:谷樵,你的傷到底怎么樣了?

谷樵:我的內力可以幫我療傷。明天我會試著打開紫水晶。

你一定要支持我,有你的支持我一定會成功的。

谷樵之死

采玉:谷樵。

谷樵:經脈盡斷,我早知如此。

采玉:谷樵。

谷樵:采玉,對不起。我不能為你完成最後一件事。

采玉:不,谷樵,你千萬別這么說。你會沒事的,你一定會沒事的。

谷樵:生又何妨,死又何乾。能夠遇見你…….

谷樵墓前

采玉:有,谷樵,你在我心目中早已經占有地位了,而且很重要。你知道嗎?你要相信……

(情人保鏢吧 風中飄茗 整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