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漢景帝孝景皇后]

王夫人[漢景帝孝景皇后]

孝景皇后王娡(?-前126年),為漢景帝第二任皇后,漢武帝生母。王皇后是槐里(今陝西興平)人,母臧兒為燕王臧荼孫女,父為槐里人王仲。 王娡先是嫁於金王孫,並生有一女,之後,被母親送入皇太子宮,為劉啟生下三女一子,其子即為漢武帝劉徹。 其名“娡”,始見於唐朝的司馬貞所著的《史記索隱》。 《史記》和《漢書》均記載了王皇后的生平,但王皇后的名字卻是出自唐代司馬貞所著《史記索隱》 ,金屋藏嬌的故事則出於志怪小說《漢武故事》 。 ()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蔣依依飾演幼年王娡 蔣依依飾演幼年王娡

王氏,單名娡,也是名門之後。父親是普通人,但是母親臧兒是漢初的名門之後。霸王項羽在分封十八路諸侯王時,就曾經封過一個燕王臧荼,而臧兒正是臧荼的親孫女。雖然貴為燕王的親孫女,但到臧兒成年之時,臧家卻早已家道中落,後來臧兒嫁給槐里的平民王仲為妻,生一子名叫王信,還有兩個女兒,長女王娡,次女王皃姁。王仲死後,臧兒又改嫁給長陵田氏,生兩子田蚡、田勝。

王娡剛成年時,就在其母臧兒的主持下,嫁到一戶普通農家金王孫家裡,沒過多久,王娡便生了大女兒金俗。

王娡的母親臧兒找相士姚翁為自己和的子女相面時,姚翁告訴臧兒:”王娡是大貴之人,會生下天子“。臧兒聽完之後很是高興,王娡對此也表示要盡力一試。臧兒就把王娡從金王孫家中強行接回來。金王孫很是憤怒,不肯和妻子王娡斷絕關係,臧兒於是託了很多的關係把王娡送進了太子宮。王娡得寵之後,又向太子劉啟誇讚胞妹兒姁的美艷,不久兒姁也進入了太子府。

入宮伴駕

當時的皇太子劉啟對王娡很是寵愛,封其為美人。王娡共生下了三個女兒。王美人懷著劉徹的時候,夢到一輪太陽撲入腹中,就把這件事告訴給太子劉啟,太子說:“這是貴顯的徵兆。”孩子還沒有出世,文帝去世,太子劉啟即位,是為漢景帝。景帝即位當年,王娡生下皇十子劉徹,而此時其身份已為王夫人。

從漢景帝宮中女性的封號和生子狀況來看,生育三女一男的王娡王夫人和生育四男的王皃姁小王夫人非常得寵,其他為漢景帝生兒育女的女性大多年紀已大。事實上,景帝自第九子劉勝之後,為景帝誕下皇子的,只有兩位王夫人。

另外,除了兩位王夫人和另一位誕下劉彭祖、劉勝兩位皇子的賈夫人之外,其他女性,包括景帝長子生母在內的栗姬,在史書上的稱呼都是“姬”,當時並沒有“姬”這一封號,景帝朝被稱為“姬”的女性等級都在“夫人”之下。

而王娡不僅有寵於景帝,在竇太后處亦頗得親幸。當時因梁王劉武派人刺殺爰盎一事,梁王害怕被景帝誅殺,請託鄒陽解決此事。鄒陽最終請見王夫人的兄長王信,說:“我私下聽說您的妹妹在宮中很受皇上的寵幸,天下沒有比她更受寵愛的了,而您的行為則有很多不檢點的地方。現在朝廷正全力追查爰盎遇刺一案,梁王恐怕因罪被殺。如果這樣的話,太后就會憤懣悲傷,怒氣沒處發泄,將會咬牙切齒、橫眉豎目地拿貴幸的大臣開刀。我恐怕您的處境很危險,暗暗為您擔心。”並為王信謀劃說:“您如果能巧妙地勸說皇上,使他不要把梁國的事窮追到底,您必然能與太后結下恩德。太后刻骨銘心地感激您,您的妹妹又受到皇上和太后的寵愛,您的尊貴的地位就會像金城一樣穩固。”於是王信尋找機會進宮勸說皇帝。梁王終於沒被查辦治罪。

政治聯姻

因劉徹自幼聰明伶俐,頗受漢景帝喜愛。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景帝竟打破太子與他子不能同年而封的舊例,於夏四月己巳日,立長子劉榮為太子,立劉徹為膠東王 。並且不顧皇帝仍在世、皇帝妻妾不稱太后的世俗忌諱,封王娡為(膠東王)王太后 。

當時劉榮已年滿十八歲卻尚未婚配,漢景帝的姐姐館陶公主劉嫖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成為皇后,就想把女兒嫁給太子劉榮。不料劉榮生母栗姬因厭惡館陶公主屢次給景帝進獻美女而拒絕這樁婚事,劉嫖十分惱火。於是,館陶公主看上了“夢日入懷”而生的膠東王,想把女兒嫁給時年四歲的劉徹,王夫人同意了這樁婚事。

志怪小說《漢武故事》根據這一史實講述了一個美好的故事:“金屋藏嬌”。

立子立後

長公主劉嫖為栗姬拒婚而生氣,就常常在景帝面前講栗姬的讒言:“栗姬和各位貴夫人及寵姬聚會,常常讓侍從在他們背後吐口水詛咒,施用妖邪惑人的媚道之術。”景帝聽後,對栗姬生出厭惡之心,但是因為以往和栗姬感情深厚,仍舊存有善念。

後來,景帝曾有一次身體不好,心中不樂,就把已封王的兒子們都託付給栗姬,對他說:“我百歲之後,你要好好照顧他們。”栗姬生氣,不肯答應,並且出言不遜。景帝心裡十分不滿,只是沒有發作。

在此之後,劉嫖不時在景帝面前說栗姬的壞話外加稱讚王夫人的兒子。景帝自己也認為劉徹德才兼備,而且又有從前他母親夢日入懷的祥兆,但尚未下定決心廢長立幼。

李建群版王娡 李建群版王娡

王夫人知道景帝惱怒栗姬,但要廢掉太子,還需要時機合適。立太子兩年後,前元六年(公元前151年)秋九月,無子無寵的薄皇后被廢 。

四個月後,前元七年(公元前150年)春正月 ,王娡暗中派人催促大臣奏請立栗姬為皇后。大行上奏:“子以母貴,母以子貴。今太子母號宜為皇后。”景帝大怒:“這是你應該說的話嗎!”遂下令誅殺大行,又廢掉太子劉榮為臨江王,栗姬更加惱怒,又不能被皇帝召見,因此憂懼而死。

同年夏四月乙巳日,王娡被立為皇后,同月丁巳日,七歲的劉徹被立為太子。

太后之威

王娡被冊封為皇后以後,兄長王信被封為蓋侯 。王皇后的三個女兒,長女平陽公主先後嫁了平陽侯曹壽(曹時)、汝陰侯夏侯頗,武帝元鼎年間平陽公主又嫁給大將軍衛青; 次女南宮公主先後嫁了南宮侯張坐和耏申 ;小女隆慮公主嫁給劉嫖的兒子隆慮侯陳蟜。

王娡做了九年皇后,後元三年(公元前141年)正月,景帝去逝 。甲子日,王娡之子、太子劉徹即皇帝位,劉徹尊其祖母竇氏為太皇太后,尊其母王氏為皇太后。 三月,武帝又尊外祖母臧兒為平原君。王太后同母異父的兩位弟弟也分別封侯,田蚡為武安侯,田勝為周陽侯。

扶持田蚡

武帝初即位,商量著要設丞相和太尉。田蚡的賓客遊說田蚣說:“魏其侯(竇嬰)顯貴已經很久了,天下的人才一向歸附他;將軍您剛剛貴盛,不能和魏其侯相比。即使皇上有意用將軍為丞相,將軍一定要把相位讓給魏其侯。魏其侯當了丞相,將軍一定做太尉。太尉和丞相的尊貴地位程度是一樣的,將軍既得了太尉,又有了讓相位給賢者的好名聲。”於是田蚡私自向王太后透露心事,請太后向皇上暗示,最終武帝以竇嬰為丞相,田蚡作太尉。

建元二年,淮南王劉安來朝,當時田蚡為太尉,到霸上迎接淮南王,對劉安說:“皇帝現在還沒有太子,大王您最英明,又是高祖的孫子,一旦皇帝去世,不是由您淮南王來繼承帝位,還應當是誰呢!”淮南王聽了大為高興,送給田蚡許多金銀財物,暗中結交賓客,安撫百姓,謀劃叛逆之事。

竇嬰和田蚡都喜好儒術,因此推舉趙綰為御史大夫,王臧為郎中令。他們把魯國的申公迎到京師來,準備設立明堂。太皇太后竇氏愛好黃老學術,可是竇嬰、田蚡、趙綰等人卻一意推尊儒術,貶低道家的學說;此外,他們還檢舉諸竇和宗室子孫,將品行不端者一律從宗譜上除籍,又讓諸侯回到他們各自的封地。這時身為外戚的列侯多娶公主為妻,都不願回到封地,因此誹謗竇嬰等人的言語天天傳到竇氏耳中,太皇太后對竇嬰等人也愈來愈不滿意。到了建元二年,御史大夫趙綰不想讓太皇太后干預政事,所以請求皇上今後不必對竇氏奏事。太皇太后知道後大怒,將趙綰、王臧等人罷免驅逐,並且免去竇嬰的相職和田蚡的太尉職務。從此以後,竇嬰和田蚡只以列侯的身份在家閒居。

武安侯田蚡雖然不擔任官職,但因為王太后的關係,仍然受到皇上的寵幸。田蚡屢次議論政事,大多數被採納而生效,那些趨炎附勢的官吏和士人,都離開了竇嬰而歸附田蚡。田蚡於是一天比一天驕橫。

建元六年,竇太后去世,丞相許昌、御史大夫莊青翟因為沒把喪事辦好,都被免官。武帝因此任用田蚡為丞相,於是天下的士人、郡國的官吏和諸侯王,更加依附武安侯田蚡了。 田蚡為人相貌醜陋,生性自視甚為尊貴。他認為當時的諸侯王都比較年長,皇帝年紀很輕又剛即位,他自己以皇帝至親的身份擔任丞相,如果不徹底地整頓一番,用禮法來約束諸侯王們,天下人是不會服貼的。在那個時候,田蚡入內奏事,往往一坐就是大半天,他所提的意見武帝一概接受。他所推薦的人,有的才起家就到二千石的職位,他的權力幾乎超過了武帝。武帝於是說:“君要任用的官吏夠了嗎?我也想委任官吏呢。”有一次,田蚡向皇上請求撥劃考工室的官地供他擴建私宅之用,武帝大怒,對他說:“你何不也把我的武庫一齊取走呢?”從這以後,田蚡收斂了許多。

元光四年夏天,丞相田蚡娶燕王的女兒為夫人。王太后欲貴其家,下了詔令要列侯及宗室都前往道賀。

酒席上灌夫與田蚡爭執起來,灌夫遂被扣押。竇嬰為救灌夫,瞞著家人私自出來上書給皇帝。武帝看了竇嬰的奏書後召見竇嬰,竇嬰就把灌夫因為在席上醉酒失言的情況詳細說了一遍,認為這只是飲酒過度的小事,不值得用極刑。武帝同意他的看法,便賜竇嬰一同吃飯,對他說:“你到東朝太后那裡當廷申辯吧。” 廷辯之日,竇嬰田蚡相互檢舉對方,武帝問朝臣竇嬰與田蚡二人誰是誰非,內史鄭當時與主爵都尉汲黯都以竇嬰所說為是,鄭當時及其餘的人卻都不敢答對皇帝。武帝對內史發怒說,“你平時屢次議論魏其侯和武安侯兩人的長短優劣,今天廷辯,你卻畏縮的像那駕在車轅下面的馬一般,不敢明白地表示自己的意見。我要把這一班人一併殺了。”於是皇帝罷朝起身,入內侍奉太后進餐。

王太后也已經派人上朝探聽訊息,那些探聽的人便把廷辯的經過詳細向太后報告。太后生了氣,不進飲食,說:“現在我還活著,別人已經在作踐我的兄弟;假若我死了之後,我的兄弟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魚肉了!況且皇帝怎能像石人一樣自己不作主張呢?現在幸虧皇帝還在,這班大臣就只知隨聲附和;假設皇帝百歲以後,這班人還靠得住嗎?”皇帝表示歉意說:“魏其侯和武安侯兩家都是外戚,所以在朝廷上進行辯論;要不然的話,只要一個獄吏就可以解決了。”

元光五年十月,灌夫和他的家屬全被定罪。十二月,竇嬰棄市渭城。元光六年,田蚡病逝。

後來淮南王劉安謀反的事被發覺了。皇帝自從竇嬰、灌夫的事發生以後,就不以田蚡的舉動為意,只是礙著太后的緣故,容忍了下來。等到皇帝聽到了田蚡和淮南王勾結以及接受淮南王錢財的事件,就說:“假使武安侯還在的話,也該滅族了。”

誅殺韓嫣

韓嫣,字王孫,弓高侯韓頹當的孫子。武帝幼年為膠東王時,韓嫣與武帝學書相愛。待到武帝成為太子,就對韓嫣更親近了。韓嫣擅長騎馬射箭,為人聰慧。武帝即位後,欲討伐胡人,由於韓嫣以前學習過軍事,因此武帝更寵信他,韓嫣更加尊貴,後來官至上大夫,受的賞賜可與鄧通相比。

開始,韓嫣常與武帝同臥同起。有一次江都王劉非前來朝見皇帝,跟隨武帝在上林苑中打獵,皇帝的車駕還未出發,先派韓嫣乘坐副車,帶領近百騎士前去查看野獸。當時江都王遠遠看見,以為天子已到,避去跟隨韓嫣過來的人,跪拜在路旁,誰知韓嫣竟然沒看見,一下子衝過去了。江都王因此大怒,對著皇太后哭泣,要求把爵位還給皇上,自己也去擔任宮衛,和韓嫣相比。王太后聽說此事,從此對韓嫣懷恨在心。

韓嫣侍奉武帝,出入永巷無所阻攔,因為姦情傳到太后耳中。太后大怒,派人賜韓嫣死。武帝親自替韓嫣說情,但太后主意已定,韓嫣遂死。

威迫微行

在建元三年,漢武帝開始微服出行,北至池陽宮,西至黃山宮,南到長楊宮,東遊宜春宮。微服出行常常在每年新酒釀成、宗廟飲酌完畢的時候。八九月間,武帝與隨從的侍中、常侍、武騎,以及待詔隴西郡、北地郡能騎善射的良家子約定在殿門等候,所以從這時開始有了“期門”的稱號。武帝微服出行在夜漏下了十刻才出發,常常假稱是平陽侯曹壽。

開始的時候,武帝深夜出宮,次日傍晚返回,後來就攜帶五天的食品,到第五天該去長信宮謁見太后時才回京。武帝十分喜歡這種微服出遊射獵。此後,終南山下的老百姓才知道是皇帝經常微服出來射獵,但武帝還有些迫於太后的壓力,不敢遠行。

後來武帝認為路遠勞苦,會被老百姓厭恨,於是派太中大夫吾丘壽王和兩個懂算術的待詔,將阿城以南,盩厔以東,宜春宮以西地區,總計其中農田頃畝數,及農田折合的價值編為簿冊,置建上林苑,讓它和終南山相連 。最終修建了上林苑 。

賜金衛青

漢代以孝治天下,“漢家舊典,尊崇母氏”。而武帝時衛皇后的弟弟衛青榮耀勝過了王太后的兄長蓋侯 ,對此王太后卻並不在意,仍對衛青予以賞賜。

淮南王劉安陰謀叛亂,伍被多次私下勸諫。有一次劉安召見伍被問:“山東如果發生變亂,漢朝一定派大將軍衛青率兵控制山東,您覺得大將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伍被說:“我的好友黃義,曾跟隨大將軍討伐匈奴,他說大將軍禮遇士大夫,愛護士卒,人們都願為他效力。他騎馬上下山,馳騁如飛,有這樣過人的才能,又多次帶兵打仗,熟悉軍事,不容易對付。另外,謁者曹梁出使長安回來,說大將軍號令嚴明,作戰勇敢,常常身先士卒;士兵都休息了,自己才休息;挖井得到水,才敢喝;罷兵回師,士兵都已過河,自己才過。 皇太后賜給他的金錢,他都賞賜給部下。即使古代的名將也不會比他更強。”淮南王說:“蓼太子智謀過人不出世,非凡人可比,他認為漢朝廷的公卿列侯們都不過如同彌猴戴帽,徒有其表罷了。”伍被說:“只有先刺殺大將軍,才能起事。”

宋曉英飾演的王娡 宋曉英飾演的王娡

憐女金俗

王娡與前夫金王孫生的女兒金俗,一直在民間。武帝剛剛登基時,韓嫣告訴武帝這件事。武帝說:“怎么不早點說?”於是親自去迎接姐姐。金俗的家在長陵邊上的小市場,武帝的車到了她家門口,派左右進去請她。金俗家人看到皇帝的車駕驚恐萬分,金俗要逃匿。左右將她扶出拜見皇帝,武帝下了車駕說道:“大姐,怎么藏的這么隱秘啊?”

到了長樂宮後,金俗與武帝一起拜謁太后。太后流下了眼淚,金氏也悲傷地哭了。武帝舉起一杯酒,上前敬祝她們長壽。後來武帝賜給金俗錢千萬,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頃。太后道謝說:“讓皇帝破費了。”又賜給金俗公主才有的湯沐邑,封金俗為修成君。金俗有一兒一女,兒子號修成子仲,因為王太后的縱容,橫行於京師。

太后憐愛金俗,金俗的女兒叫娥,王太后想讓她嫁給諸侯。恰好宦官徐甲是齊國人,便請求出使齊國,說一定讓齊王上書請求娶娥。太后大喜,就派徐甲到齊國。當時,主父偃知道了徐甲到齊國是讓齊王娶王后一事,也乘機跟徐甲說:“如果事情成功,希望說一下我女兒願意充實到齊王的宮中。”徐甲到了齊國,向齊王暗示這件事。齊王的母親紀太后大怒,說:“齊王有王后(紀太后家女),後宮都已備齊。而且徐甲是齊國的窮人,無出路而為宦官到宮廷去做事,原沒做什麼有益於齊的事,卻又想擾亂我王家!再說,主父偃想乾什麼?也想把女兒充實到我齊國後宮!”徐甲大為受窘,回來報告皇太后說:“齊王已願意娶娥,然而事情恐怕有禍害,我擔心會像燕王那樣。”燕王劉定國和他女兒及姐妹通姦,獲禽獸行罪而死。徐甲因而用燕王的事來動搖太后。王太后因此說:“不要再談把女兒嫁給齊王的事了!” 後來娥嫁給了諸侯 。

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六月庚午日,(一說前125年元朔四年),王太后崩,與漢景帝合葬陽陵。

人物評價

王娡是個幸運的女人,她原先嫁給金家,只因為算命人說她可以當皇后,她的母親便執意把她送入宮中,果然成了美人,生下了劉徹成了皇后。王娡是宮廷之爭的得益者, 通過政治聯姻,提升了宮廷地位。

王娡培植的外戚,成為少年劉徹的政治後盾,她周鏇於劉徹和太皇太后竇氏之間。她一路謹小慎微,不斷為自己的兒子掃平前路的障礙。

家族成員

父親:王仲

母親:臧兒

兄弟:王信、田蚡、田勝

妹妹:王皃姁

丈夫:漢景帝劉啟 、 金王孫(前夫)

兒子:漢武帝劉徹

女兒:金俗 、平陽公主、南宮公主、隆慮公主

野史軼聞

夢日入懷

《漢武故事》稱:隱瞞婚史的王娡在太子宮被封美人,王美人懷孕的時候,夢見太陽滾動到自己的懷中。她悄悄地告訴了太子劉啟。太子說:“這可是貴不可言的徵兆啊。” 劉啟登基為帝後,也夢見漢高祖告訴自己:“王美人生的兒子,可取名為彘。”

等到王美人生下孩子,果真是個男孩,因此劉啟將王美人之子取名劉彘,就是後來的漢武帝。

勸誡兒子

在志怪小說《漢武故事》中記載了這樣一則故事:太子劉徹年十四(此處有誤,武帝時年十六)即位,改號建元。長主劉嫖覺得自己有功勞,索求沒有節制,劉徹很討厭她。陳皇后也寵衰。皇太后王娡把兒子喚到面前說:“你初登帝位經驗尚淺,前陣子因為明堂的事情已惹怒了太皇太后。如今又違逆長主,必然會使太后、長主不快。女人是容易被取悅的,你要謹慎行事。”劉徹聽了母親的告誡,對姑媽劉嫖又恢復了恭敬的態度,對皇后寵幸如初。

史書記載

•單獨列傳

《史記·外戚世家》

《漢書·外戚傳》

•涉及史書

《漢書·景帝紀》

《漢書·武帝紀》

影視形象

王麗坤飾演王娡 王麗坤飾演王娡

1996年《漢武帝》:李建群飾演王娡;

2001年《大漢天子》:徐琳飾演王娡;

2004年《漢武大帝》:宋曉英飾演王娡;

2005年《大漢天子3》:鄔倩倩飾演王娡;

2006年《東方朔》:陶慧敏飾演王娡;

2010年《美人心計》:王麗坤飾演成年王娡,蔣依依飾演幼年王娡;

2014年《大漢賢后衛子夫》:俞小凡飾演王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