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大屠殺

猶太人大屠殺

猶太人大屠殺是指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種族清洗,是二戰中最臭名昭著的暴行之一。德國在這場種族清洗活動中屠殺了將近600萬猶太人。 猶太人大屠殺在英語和德語的名稱為“Holocaust”,此字是來自希臘語,意思是用火焚燒祭祀。猶太人則稱其為“Shoah”,來自希伯來語,帶“浩劫”的意思。

基本信息

歷史背景

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歐洲戰場正式燃起。隨之而來的是: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也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其殘酷程度令人髮指。

二戰猶太人大屠殺集中營 二戰猶太人大屠殺集中營

德國在閃電般占領波蘭之後,又把丹麥、挪威、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和法國據為己有,這些國家的猶太人也自然生活在法西斯鐵蹄的蹂躪之下。德國國防軍的全部機關、納粹黨和德國政府採取一致行動迫害猶太人。德國各駐外使館均有一名特使負責處理所在國的猶太人問題。不僅如此,納粹還絞盡腦汁,開動所有的宣傳機器煽動當地軍民反對猶太人。 四面楚歌的猶太人再也沒有自由了,他們被禁止外出,必須佩帶猶太星章,經濟上受到致命打擊,精神上受到了難以想像的折磨,他們生活在被排除在整個社會的生活之外的隔離區,被強迫參加奴役勞動。西歐被德國占領國家的猶太人也被押送到東歐。 在波蘭,德國入侵後便對猶太人進行洗劫和集體屠殺,猶太教堂被搗毀,猶太人被判處集體罰款。很快,所有波蘭的猶太人都被趕進了猶太隔離區,過著與其活著還不如死去的、無比痛苦的生活,飢餓還嚴重地威脅著他們,傳染病也在極其擁擠的猶太人區內流行。最接近猶太區出口的猶太人隨時都可能死在德國和波蘭士兵的槍口之下…… 放逐希臘猶太人是法西斯最野蠻的行徑之一。長達十天的行程,等被驅趕的猶太人到達集中營時已疲憊不堪,等待他們的卻只是奴隸般的勞作和肆意的被屠殺。據資料披露:羅得島上有幾百名猶太人被強行塞進幾條破船里,然後被沉入波濤洶猛的愛琴海中。殘忍程度令人憤恨不已。 在納粹通過“最後解決猶太人問題的計畫”的5個月之後,希特勒撕毀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大舉進攻蘇聯。同時,對猶太人的迫害也進入了更為殘酷、更為瘋狂的時期。 猶太人大屠殺的集中營黨衛軍像惡魔一般對他所占領地區的猶太人進行消滅。猶太人被趕到一個地方,當即就被槍殺,然後被拋進屍骨累累的萬人坑。煽動當地居民滅猶的滅絕令 到處散發,數以千計或萬計的猶太人被召到某個偏僻的地方被殺人機器處決,許多無名的猶太人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趕到另外一個世界去了,有時整個一個地區變成了一個罕見的巨大墓地。歐洲大地到處冤獄遍布、冤魂遍野,鮮血染紅了大地,到處裸露著猶太冤魂的屍骨。令人髮指的是,德國法西斯不僅要處死他們,連猶太人的孩子們也不放過。大批的兒童們被分批運往集中營。在送往集中營的過程中,十四歲以上的兒童已經按照成年人對待了。有時這些天真無邪、軟弱可憐的孩子們從學校或猶太居住區舉辦的兒童之家回家時,在家中看到的只是陌生的面孔,他們的父母已慘遭毒手;當他們被運往集中營時那膽怯、像綿羊一樣的聽話令再堅強的人也要為之落淚。然而這並沒有感動瘋狂的納粹黨徒 。

一名猶太人參觀納粹大屠殺紀念館 一名猶太人參觀納粹大屠殺紀念館
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群 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群

歐洲猶太民族的精華在這場大浩劫中喪失殆盡,在希特勒的死亡營中倖存下來的那些人永遠帶著大屠殺的恐怖和創傷。有位評論家說:歐洲猶太人是被折磨、被擄掠、被屠殺、被分裂的民族。應該說這話是有道理的。 據戰後統計:截止到1945年,波蘭原有350萬猶太人只剩下7萬餘人,荷蘭的14萬猶太人只剩下3.5萬人,羅馬尼亞的65萬猶太人僅剩下25萬人,而德國和奧地利的33萬猶太人僅有4萬人生還,希臘的7萬多名猶太人僅1.6萬人倖存,在烏克蘭有90萬猶太人命赴黃泉,白俄羅斯的24.5萬和俄羅斯的10.7萬名猶太人也成為納粹滅猶的犧牲品,捷克斯洛伐克的35.6萬猶太人僅剩下1.4萬…… 歐洲600萬猶太人成為希特勒屠刀下的屈死鬼,其中還包括100萬兒童。整個世界當時三分之一的猶太人成為納粹種族主義學說的犧牲品。 一名猶太人參觀位於耶路撒冷的納粹大屠殺紀念館猶太人在慘遭納粹蹂躪的時候,也有一些猶太人懷著爭取解放和新生的理想參加了抵抗法西斯的運動,其形式是多種多樣的。但有一點不同於一般的抵抗運動,那就是猶太人是在更為困難的條件下開展反抗的——得不到任何直接支持,而且在一些國家也得不到當地居民得支援。個別國家的猶太人則面臨著兩個敵人——德國納粹和當地居民。應該說,猶太人為了維護他們的民族精神和財富作出了不懈的努力:他們在猶太隔離區互相支援,哪怕這種支援是極小的,在死亡籠罩的猶太區和集中營出版報紙,設法保藏從被搗毀的猶太教堂的瓦礫堆中找回來托拉文卷,潛伏下來的猶太人則為其他未被審查的猶太人製造假證件等。一切能拯救猶太人的辦法都被他們盡最大可能地利用起來了。 最著名的華沙起義是猶太人憤然抵抗法西斯的一個光輝例證。1943年,當德國人企圖徹底清除華沙猶太區的時候,遇到了秘密武裝起來的猶太人戰鬥隊的殊死抵抗,戰鬥異常激烈,猶太人兩次將德國人擊退。後來,由於敵我力量懸殊過大,加之猶太人處境的惡劣,在德國大炮、坦克、火焰噴射器的威逼下,猶太戰鬥隊轉入了殊死的巷戰。德國人為將隱藏起來的猶太人趕出來,放火燒了住宅,向掩體內投擲發煙罐,炸毀了下水道和地下避彈所,最後以猶太教堂的被炸毀而宣告猶太人起義的失敗。在這場持續28天的戰鬥中,有數以萬計的猶太 人奉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據德國圍攻部隊的頭子通報的戰鬥結果表明:被消滅和俘獲的猶太人總計達56065人,燒死和炸死的猶太人的具體數字則無法統計了。 華沙起義表明,儘管參加戰鬥的猶太人都清楚地知道他們的抵抗不可能在當時獲得勝利,更不可能來拯救深重災難的猶太民族,但是與其苟且偷生不如反抗而死的民族精神卻給他們增添了無窮的力量,為了維護猶太民族的尊嚴和榮譽,他們戰鬥到底了,寫下了可歌可泣的篇章。

歷史發展

最開始的時候,秘密警察使用汽車的廢氣來毒殺猶太人。但是從1942年起,黨衛軍採用了氫氰酸,以及它的鹽類等更有效途徑來滅絕猶太人。

在這一系列的大屠殺中,總共有600萬猶太人被屠殺。“Holocaust”是猶太人大屠殺在英語和德語中的叫法,此字是來自希臘語,意思是用火犧牲。猶太人則稱其為“Shoah”,來自希伯來語,帶有“浩劫”的意思。

自1933年起,德國納粹黨開始獨裁執政,隨後,一個大規模的反猶行動逐漸發展起來。在同一年,納粹德國政府褫奪了所有猶太裔公務員的職務,並從軍隊、警察和司法機關中剔除那些被認為是劣等人的猶太成員。1935年通過的《紐倫堡法案》對“猶太人”作出了定義——凡有一個猶太裔祖父母以上的德國人都會被視為“猶太人”。這項法案還剝奪了猶太人作為德國國民的基本權利。 緊接著,其他法案相繼出台,比如“一個猶太人與一個非猶太人發生性關係被視作是犯罪”等直接針對猶太人的法律條款層出不窮。到了1938年,納粹德國已經禁止猶太人從事絕大多數的職業。1938年11月9日,由納粹黨策劃的一個反猶事件(稱為“水晶之夜”)爆發了,大量猶太人的商店和會堂被破壞,許多猶太人被毆打,猶太人的社會地位更加低落。

德國在1939年9月1日入侵波蘭並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納粹黨的反猶太政策更加極端化,並隨著德軍的占領,逐步蔓延到歐洲的其它地區。

納粹屠猶

德國在1939年9月尾併吞了波蘭以後,納粹德國將它們國內和奧地利的猶太人集中在波蘭的內陸﹐稱為“普通政府”的地區。 猶太人被放置在“強制性猶太人居住區”之內。最大規模的“強制性猶太人居住區”是位於華沙。在華沙的猶太人被迫在1940年11月15日前搬遷到被指定為猶太人的地區和將這個地區密封。繼低地國家,法國,波羅的海國家和南斯拉夫受到納粹德國的占領,更多猶太人處在納粹德國的控制範圍內。 納粹大屠殺由1941年6月22日,德國偷襲蘇聯開始以後,德國蓋世太保跟隨德軍,對住在蘇聯鄉區的猶太人作出大規模的大屠殺。蓋世太保最初的殺人方法是用手槍射殺,然後把他們的屍體埋葬在萬人坑裡面。但是柏林想出了更有“人道”的殺人方法來減低秘密警察的壓力。這個方法是用毒氣殺人。初時秘密警察只用汽車的廢氣來殺猶太人。但是在1942年起德國採用了氰化氫(Hydrogen Cyanide Gas)來有效地殺死最多猶太人。在1941年12月,德國在波蘭興建6個殺人的集中營。當中的地點包括奧斯威辛和特雷布林卡。這些地點被選擇的原因是因為它們都是鐵路的交匯點,以及它們都不是軍事上重要的地點。所以,納粹黨可以秘密地進行這個殺人計畫。1942年1月20日的萬湖會議,落實“猶太人問題的最後解決方法”以後,納粹德國開始用這些集中營來殺猶太人。用貨車車廂,猶太人被運到這6個殺人的集中營。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被運到的猶太人會經過一個挑選過程。可以做苦工的男性會被送到苦工營,而其他的會被送到毒氣室。被送入的猶太人以為他們是被送到浴室,但是入到浴室的時候,他們才知道“浴室的蓮蓬頭只會放出毒氣”(此為一般人或電影的錯誤認知,德國人是將一種被稱為Zyklon B的氰化氫金屬桶從管道擲入毒氣室中,桶中的氰化氫在室溫中即揮發為毒氣)。其他的集中營只有殺人的任務而沒有苦工營的。在1944年,當德國知道它們的氣勢已盡的時候,它們加快集中營殺人的速度。當中包括被德軍占領的匈牙利。當盟軍在1945年初解放波蘭時,它們發現到這些殺人的集中營。整個二戰中,大約580萬歐裔猶太人被納粹德國殺死,是歐洲猶太人人口的三分之二。除了猶太人,納粹還系統性大規模屠殺歐洲的吉普賽人、同性戀者、盟軍戰俘和其他被占領國家的異見人士,當中只有猶太人及吉普賽人是因種族原因被屠殺。

血色記憶

《夜》

埃利·威塞爾(Elie Wiesel)的自傳體小說,描寫了戰爭的殘酷和猶太人在集中營悲慘的生活,用自身經歷引發人們對戰爭的譴責。埃利·威塞爾因這本書獲得了1986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

《安妮的日記》

從德國柏林的大屠殺紀念館,到美國洛杉磯的西蒙·威森塔爾中心,從中國上海的猶太人隔離區,到波蘭奧斯維辛集中營陰森的舊址,那些悲涼的噩夢仍然扣動著每一個人的心弦,令我們不得不反思人類在文明進程中曾經以萬千生命付出的慘痛代價。在1947年發行的首版《安妮的日記》,這是對屠殺猶太人的記錄從20世紀中葉以來,隨著大屠殺史實的不斷累積,全世界電影人都在用光影的力量,投入到思考猶太民族受難史的創作當中,無論是致力於發掘歷史真相的紀錄片作者,還是用劇情打動觀眾的故事片導演,都以他們的作品見證這場生命的浩劫,為我們的世界留下一筆凝重而寶貴的人道主義影像遺產。

《大獨裁者》

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群 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群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如火如荼的1940年,美國電影大師 查理·卓別林創作的影片《大獨裁者》便英勇地控訴希特勒及其黨羽肆意抓捕、殺害猶太人的暴行。影片用誇張的藝術手法,表現出猶太人面對納粹屠刀時的反抗精神。由於卓別林對納粹德國毫不妥協的戰鬥立場,他被希特勒視為一名沒有猶太血統的“猶太藝術家”,必置於死地而後快。但即便是滿懷正義感的卓別林,也沒有想到希特勒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竟然那么殘酷、極端、泯滅人性。 二戰結束後不久,第一批以猶太人大屠殺為主題的電影便開始出現在世界銀幕上。

《浩劫》

猶太人大屠殺 猶太人大屠殺

如果就影片篇幅與容量而言,法國導演克勞德·朗茲曼拍攝的紀錄片《浩劫》無疑令世人震撼。這部長達九個半小時的紀錄片,是作者歷時十一年才最終完成的心血力作。影片從波蘭的三座死亡集中營入手,深入探討納粹屠殺猶太人的真實細節,挖掘逐漸湮滅的歷史真相。在他的鏡頭前,大屠殺倖存者、集中營的波蘭鄰居甚至前納粹分子都留下了他們的證言,通過影像和話語的細密編織,構建成一部冷酷、黑暗的大屠殺口述史。在死神統治的國土上,生存只是一絲僥倖或者偶然。但每一位從死亡集中營的焚屍爐邊倖存下來的人,卻必須肩負起為後人宣講道義的偉大責任。《浩劫》的史實價值令它成為世界紀錄片史上的經典作品之一,閃耀著無可磨滅的生命之光。 進入新世紀以來,以猶太人大屠殺為主題的電影作品依然層出不窮。2002年,著名導演羅曼·波蘭斯基拍攝的電影《鋼琴家》在世界影壇引發轟動。作為一名大屠殺倖存者,波蘭斯基為這部電影傾注了全部心血。影片講述猶太鋼琴家斯普爾曼在納粹入侵波蘭之後的悲慘經歷。在黑色恐怖的日子裡,他整日處於死亡的威脅之下,不得不四處躲藏以免落入納粹的魔爪。在華沙的猶太人隔離區,斯普爾曼飽受飢餓的折磨和非人的羞辱。他躲過地毯式的搜查,藏身於城市的廢墟中,雖然放棄了一切,卻絕不放棄生命。幸運的是,他的音樂才華感動了一名德國軍官,在軍官的冒死保護下,鋼琴家終於堅持到戰爭結束,迎來了自由的曙光。

《鋼琴家》

《鋼琴家》以對生命意志的讚美,贏得了全球電影觀眾的讚譽。它不但獲得了奧斯卡多項大獎,更在坎城國際電影節摘捧金棕櫚大獎,成為世界藝術電影的殿堂之作。 猶太人種族大屠殺。

《非關命運》

2005年,根據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凱爾泰斯·伊姆雷的自傳體小說《無命運的人生》,匈牙利導演拉喬斯·科泰拍攝了電影《非關命運》,從一名被抓入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猶太少年的視角,重現納粹大屠殺的一幕幕悲劇。在這名猶太男孩的眼中,集中營殘酷的生活竟成了一種習以為常、甚至富於詩意的敘述。他在奧斯維辛的經歷,不全是冰冷與殘酷,偶爾還有樂趣與感動,不只有死亡與掙扎,間或也會出現同情和鼓勵。僥倖生存下來的猶太少年走出死亡集中營,他曾是人間地獄的見證者,卻無法向世界描繪地獄的恐怖,只有一縷陽光才讓他再次感受到人間的溫暖。

《偽鈔製造者》

榮獲第80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奧地利電影《偽鈔製造者》,同樣是一部以猶太大屠殺為背景的作品。這部2007年拍攝的影片講述一名精通偽鈔製造的猶太人,被納粹關入集中營之後,被迫參與波恩哈德行動,製造英美兩國的偽鈔,擾亂反法西斯盟國的戰時經濟體系。雖然這些猶太偽鈔專家能夠享有較為舒適的生活條件,但死亡的陰影卻從未遠離他們。在這群特殊的集中營囚徒當中,一些人滿足於溫飽的現狀,另一些人則破壞德國人的計畫,拒絕用自己的才能為納粹的侵略戰爭效勞。苟且偷生還是為正義而戰,成了這些猶太人必須面對的良心抉擇。 雖然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種族滅絕式的大屠殺已經過去六十多年,但通過全世界電影人持之以恆的影像創作,我們並沒有遺忘這段血腥而黑暗的歷史。一部又一部電影,如一盞又一盞記憶的明燈,告訴我們:在最殘暴的殺戮時刻,人性中最為神聖的勇氣、尊嚴、友愛與犧牲精神也放射出奪目的光芒。電影的文明使命正在於此!

納粹滅絕營

二戰期間

滅絕營(Extermination camps)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其中一項建設來有組織地集體屠殺人的地方,也是就所謂的猶太人大屠殺。二次大戰時,滅絕建設立來作為後階段的殲滅行動。在營內被殺的死者一般會被集體火化或埋在萬人冢。而在滅絕營被屠殺的主要是歐洲的猶太人和羅姆人(即吉普賽人)。被帶到這裡的人大多不會生存超過24小時。往滅絕營的主要驅逐路線滅絕營(德文:Vernichtungslager)和死亡營(Todeslager)一般都會被混合使用,並具體指用來作種族滅絕的營地。一般來說,死亡營是一個設立來殺害犯人的集中營。它們不是用來進行懲治犯罪行為,而是用來促進種族滅絕。在歷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死亡營就是納粹德國在二戰期間於被占據的波蘭所建的滅絕營。此外,“滅絕營”有時也被政治示威者誇張地用來形容他們想嘲笑的監獄營地。 納粹德國滅絕營不同於納粹集中營,如達豪集中營及貝爾森集中營,集中營大多是用來監禁犯人的地方,如不同“國家的敵人”(納粹會把他們被認為不可取的人都標誌為國家敵人)奴工。在最初幾年的納粹大屠殺,猶太人主要被送往這些集中營,但從1942年起,他們則大多被遞解到滅絕營。 滅絕營也不同於勞動營,勞動營被建立在所有被德國占據的國家,去勞役不同的犯人勞工,包括戰俘。很多猶太人都在這些勞動營工作至死,但儘管猶太人勞工多勤力,有多大用處於德國的戰爭,他們最終都注定被滅絕。在多數納粹營(除了非蘇聯士兵戰俘營和某些勞動營),營內的死亡率高都是基於執行死刑、飢餓、疾病、疲勞過度,和極端的暴虐行為,然而,只有滅絕營是“特別”專用來集體屠殺的。 滅絕營與集中營在德國人自己來看是有分別的(雖然沒有在營地正式的表態過)。早在1942年9月,黨衛隊醫生目睹了整個毒氣毒殺過程,並在其日記中寫道:“他們不會無端稱奧斯威辛(das Lager der Vernichtung)為滅絕營!”阿道夫·艾希曼的一名代理人威斯里舍尼(Dieter Wisliceny),於紐倫堡審判被審問時,他被問及滅絕營的名稱;他的答覆提及奧斯威辛和馬伊達內克等。當被問到“你如何分辨毛特豪森、達豪和布痕瓦爾德集中營”他回答,“於艾希曼部門的角度來看,它們是一般的集中營”。 營地分布二戰猶太人大屠殺以下是納粹大屠殺時于波蘭的六個納粹滅絕營: 奧斯威辛二號 切姆諾滅絕營 貝爾賽克滅絕營 馬伊達內克滅絕營 索比堡滅絕營 特

雷布林卡滅絕營 奧斯威辛和切姆諾位於被德國占據的波蘭西面;其他四個位於普通政府地區。 其他死亡營,較少人知的有Maly Trostenets extermination camp,位於白俄羅斯或Lokot Republic附近。華沙集中營的殺戮程度和性質仍然是備受爭議的事項。 “最終解決方案”(Endlösung der Judenfrage)被納粹黨用來形容集體殺害歐洲的猶太人。這個行動決定於1942年1月的 萬塞會議,並在艾希曼的管理下執行。特雷布林卡,貝爾賽克和索比堡滅絕營都是在萊因哈德行動時建立的,作為滅絕波蘭猶太人的假名。 奧斯威辛二號和馬伊達內克滅絕營都有勞動營,萊因哈德行動營和切姆諾滅絕營則是“純正”的滅絕營,換句話,它們是獨立建立來專門殺人的,目標主要是猶太人,被送至這裡的人在抵達營後的幾小時內便會被殺害。而沒有立刻被殺的則是用來兼作奴工,他們直接聯繫於滅絕程式,例如從毒氣室移走屍體。由於只需極少的房屋和支援設施,這些營的面積都很小,每邊只有幾百平方米。而被送至營的人只會被告知,這裡是一個中轉站,之後他們會被再遷往更遠的東方或工作營。 除了猶太人,也有其他人在這些營被殺害,包括了很多非猶太人的波蘭人和蘇聯戰俘。 受害人數二戰猶太人大屠殺現今估計死於猶太人大屠殺的猶太人約510萬人,其中小孩占一至二百萬;吉普賽人、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和同性戀者則占約50萬。猶太人大屠殺殺害了當時世界猶太人總人口的三分之一,歐洲猶太人的三分之二,波蘭猶太人的90%。

德國

猶太人大屠殺-死亡人數死於各死亡營的人數估計如下:奧斯威辛-比克瑙:約110萬人;特雷布林卡:至少70萬人;貝爾賽克:約43萬4千5百人;索比堡:約16萬7千人;切姆諾:約15萬2千人;馬伊達內克:7萬8千人Maly Trostenets:至少6萬5千人。以上總計超過250萬人,其中超過80%是猶太人。因此這些營占了被德國納粹所殺的猶太人的一半,也占了波蘭猶太人被殺者的大多數。

猶太人大屠殺-建營原因 為什麼要修建集中營呢?大致有以下幾點理由:1、欺騙猶太人進來。猶太人當然不想進來,但是給他們看到一點“希望”,他們反抗、躲藏得不是這么激烈。納粹先把猶太人趕進隔離區,然後逐批送往集中營。劊子們知道,屠殺的效率取決於受害人走上刑場的秩序,所以騙局最好保持到最後一秒鐘。事實上在1944年,波蘭的猶太人隔離區(非集中營)的猶太人實在無法忍受迫害進行了一次起義,他們寧願有尊嚴的死也不願如同牲畜一般被宰殺(可參見電影《鋼琴家》)。德軍鎮壓後屠殺了20萬人。 2、在國際上掩人耳目。這就像當年侵華日軍也要掩蓋南京大屠殺等戰爭罪行一樣。一些隔離區和集中營附近的居民甚至都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3、方便榨取猶太人“剩餘價值”。活的勞力,死的屍體與遺物都有用。 4、便宜。毒氣有多種,納粹用得最多的齊克隆B——一種氰化氫。用槍殺死2000個人最少需要2000發子彈,而幾個盤子的大小的齊克隆B就能有效殺死2000人,比相同體積的煤貴不了多少。 5、減輕黨衛軍的負擔。黨衛軍的其中一個重要工作就是“最佳化人種”。一開始他們主要採取手槍處決的方式,後來覺得這樣效率太低,於是改變了策略。1941年納粹開始嘗試毒氣殺人方式,1942年1月納粹黨通過了“猶太人問題的解決方法”——即“最終解決方案”:集中營+毒氣室。管理奧斯維辛集中營的黨衛軍約有7000多人,他們可以“有條不紊”的加以“管理”了。集中營的多數工程也是驅迫猶太人建設的——自己修建自己的墳墓。

猶太人大屠殺-屠殺運作 馬伊達內克滅絕營的火葬場滅絕營里雖然有很多人是死於集體槍殺、飢餓和酷刑,但是主要的屠殺方法是利用毒氣室來殺人。奧斯威辛營的指揮官魯道夫·霍斯(Rudolf Höss),於戰後曾寫道:很多“立即執行小組”(Einsatzkommando)的人在參與集體槍殺後,由於“無法再忍受涉步於血中”都變瘋了或自殺。而被殺者的屍體會被放於營內的火化爐火化(除了索比堡滅絕營,那裡會於營外的(火化用)柴堆火化),而其骨灰則會被埋起或撒開。在奧斯威辛-比克瑙,那裡的屍體由於太多,不能用埋葬或柴堆火化的方法,唯一處置辦法是將屍體放於由德國公司Topf und Söhne專門設計的爐窯火化,這些爐窯幾乎是日以繼夜沒有停頓地進行火化。 每個營的運作有些小不同,但是都是設計來有效率地屠殺人。例如黨衛軍醫務上尉Kurt Gerstein,表明了一位瑞典外交官在戰爭時於營內所見的事情。他形容他如何於1942年8月19日抵達貝爾賽克滅絕營(在那時,營地仍然用主要用一氧化碳作為毒氣室的毒氣),他自豪地表明卸載的45個車廂塞滿了6700名猶太人,其中許多人已經死了,但其餘的都是赤身裸體地步向毒氣室,他說: Hackenholt下士用了很大的力量來使引擎轉動,但是引擎始終不動。接著Christian Wirth隊長走過來。我看得出他害怕,因為我出席了一場災難。是的,我看到這一切,我等待。我的秒表顯示一切,50分鐘,70分鐘,柴油始終沒有開始。人們在毒氣室內等待。徒勞的。他們可以聽到哭泣聲,“像在猶太教會,”Pfannenstiel教授說道,他的眼貼近木門的視窗。Wirth隊長憤怒地鞭打了烏克蘭助手Hackenholt,十二次,十三次。經過2小時39分鐘,秒表記錄這一切,柴油開始了。直至此刻,被關在這四個稠密毒氣室的人還活著,4乘750人在4乘45立方米的室內。25分鐘又過去了。許多人已經死了,因為毒氣室內的電燈內點亮了幾分鐘,所以可以通過小視窗看到裡面的情況。又28分鐘後,只有少數人仍活著。最後,32分鐘又過了,所有人都死了……牙醫敲掉(死者的)黃金牙、齒橋和齒冠。在他們中間站著Wirth隊長。他如魚得水,並顯示給我看一大個裝滿牙齒的罐,他說:“你自己看看那些黃金的重量!這僅是從前天至昨天。你無法想像我們每天發現的,銀幣、鑽石、黃金,你將自己看到!” 二戰猶太人大屠殺據霍斯說,首次用齊克隆B(藍色的氰化物)來對付猶太人,儘管那些猶太人以為只是去除虱子,但很多人都懷疑他們將被殺死。因此在未來的毒氣攻擊,這是有困難的,所以他們會被分開,在不引人注目情況下槍斃。特別支隊(sonderkommando)的成員 ,一組營地的囚犯被指派協助進行了滅絕,他們會陪同猶太人進入毒氣室,直到門關上為止。此外,一名黨衛軍的護衛會站在門口,以保持“安定人心的作用”。為了避免令囚犯有多餘時間去思想其命運,會儘快要求他們脫下衣服,並由特別支隊幫助那些可能會拖慢進程的人。 特別隊會和被毒氣所殺猶太人談及營地的生活,並試圖說服他們相信一切都沒有問題。許多猶太婦女當除去衣服後,會把其嬰兒藏在自己的衣服的下方,因為她們擔心消毒劑會傷害其嬰兒。霍斯寫道:“特別隊的男官兵特別查找這些”,並鼓勵婦女把其孩子一塊帶去(毒氣室)。特別隊的官兵也負責撫慰那些可能會哭的小孩“因為害怕於陌生環境脫去衣服”。 但這些措施並不能欺騙所有人。霍斯講述幾個猶太人“他們要么猜中或知道他們在等待什麼”,但他們仍“找到勇氣去與孩子說笑和鼓勵他們,雖然致命的恐怖場景就在他們眼前”,有的婦女會突然“在脫衣服時發出恐怖的尖叫,或拉扯自己的頭髮,或像瘋子般尖叫。”這些都會被特別隊的官兵立即帶離現場去槍斃。也有些人“在率領到毒氣室前會透露其同種族仍藏匿人的地址。” 當毒氣室的大門被鎖上,粉末狀的齊克隆B便會從室頂的特殊洞子撒下。而營地的指揮官每次都會透過窺視孔來查看毒氣殺人的情況,和監督準備功夫和善後工作。霍斯說,被毒氣殺死的屍體“沒有任何明顯的抽搐跡象”,奧斯威辛的醫生把這歸咎於齊克隆B的“肺部癱瘓作用”,這確保了犯人在抽搐前死亡。 二戰猶太人大屠殺當毒氣攻擊進行完畢,特別隊的官兵便會移走屍體,並取走其黃金牙齒和剃了毛髮的屍體,然後把他們送到火葬場或窖。在這情況下,屍體會被火化,特別隊的官兵負責添加燃料撥旺爐火,排出過剩的脂肪,並翻倒“如山的燃燒屍體”,使火不斷的燃燒。霍斯發現特別支隊的驚人態度和獻身精神。儘管他們“深知……他們也將會是相同的命運”他們設法履行其職責”,“在這樣無疑的方式,他們可能認為自己是滅蟲者”,按霍斯說,其中許多特別隊官兵在他們工作時都會吃東西,和抽菸,“儘管從事這可怕的焚燒屍體工作”。偶爾,他們會碰到近親的屍體,儘管他們“被明顯地影響了,……但永遠不會導致任何事件發生”。霍斯舉例的一名男子,從毒氣室搬著屍體到火坑,發現屍體是其妻子,但他表現得“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一些納粹黨的高級領導人和黨衛軍被送往至奧斯威辛營去查看毒氣殺人的情況。霍斯寫道,“一切他們所看到的都印象深刻”,有些“之前最大聲疾呼要執行這種滅絕的人,當他們親眼看到這‘猶太人問題的最後解決’後,他們都沉默了。霍斯被反覆問及如何能忍受這滅絕。他解釋:“鐵般的決定使我們必須全面貫徹落實希特勒的命令”,但發現即使“很強硬的阿道夫·艾希曼也不希望和我交換位置。” 屍體的運用特別分隊(黨衛隊特派司令部,sonderkommando)非常勤於掠奪被殺害猶太人的屍體,他們會拿去其屍體上的衣物、首飾、眼鏡、頭髮、(補上的)金牙等任何能再用或循環再造的物件。但是,也有其他令人懷疑的故事。有些人更聲稱納粹以人皮來做燈罩,這是完全可能的,馬丁·鮑曼的兒子,又稱馬丁,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當時他還是一個小孩,他曾看見一張用人骨做的椅子,和一本用人皮包著的書。紋身的皮膚有時會被拆去,然後保留。一個利用黑瓦洛部落的技術在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做的頭蓋骨,後來更作為紐倫堡審判的證據。猶太人大屠殺-歷史爭議 位於奧斯威辛比克瑙集中營的英文紀念碑圍繞著集中營和大屠殺的歷史性辯論主要涉及當地居民共謀的問題。雖然許多猶太人被基督教鄰居救了,但也有忽視他們的處境,並檢舉他們的人。此外,很明顯許多集中營被綁於當地經濟的發展。舉例來說,商品都是被運送到營地,而當地婦女需提供家務料理等。納粹軍官光顧當地的小酒館,交易的黃金都是從受害者那裡搜刮來的。當前的歷史研究指出,曾居住在營地附近的人說,那裡所發生的事情大部分都隱瞞著當地的市民。戰後情況由於蘇聯軍隊於1944年進入波蘭,為了隱藏所做的事,納粹黨關閉了或拆除了這些營地。

波蘭

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群 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群

戰後的波蘭人民共和國也進一步地拆除營地和任由其衰變。不同的古蹟建於這些前營地的位置,但他們通常不會提及大部分被殺的是猶太人。 1989年波蘭政權在東歐劇變中變 更後,營地位置變得更容易進入,並成為該地旅遊業的主題中心,特別是最為人認識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波蘭語:oświęcim)。猶太組織和波蘭方面更有一系列關於這些場址的爭議。也有一些猶太團體強烈反對豎立基督教紀念物於這些營中。其中最顯著的案例就是奧斯威辛十字,一個設於奧斯威辛一號附近的十字,那裡大多數受害者都是波蘭人,而不是用於滅絕猶太人的奧斯威辛二號的附近。 猶太人大屠殺的否認 主條目:en:Holocaust denial 曾有一些團體和個人否認納粹德國利用滅絕營來殺害任何人,或對大屠殺進行方式或程度提出了質疑。例如,Robert Faurisson在1979年聲稱“希特勒的毒氣室”根本不存在,他認為這毒氣室的想法“實質上是擁護猶太復國主義的起源”。英國歷史學家大衛·歐文就因否認猶太人大屠殺而被奧地利法院判囚三年(否認納粹大屠殺在奧地利是犯法的)。 學者和歷史學家指出,否認大屠殺等於否認了所有生還者、肇事者、物證、照片,以及納粹所保留記錄的所有證據。Nizkor Project的成果,還有黛博拉·利普斯塔特(Deborah Lipstadt)的工作,西蒙·維森塔爾(Simon Wiesenthal)和他的西蒙威森索中心,還有更多的大屠殺資源,所有關於大屠殺否認的追蹤和解釋。可靠史學家如希爾伯格(Raul Hilberg)發表的《歐洲猶太人的毀滅》(The Destruction of the European Jews),達維多維茲(Lucy Davidowicz)的《The War Against the Jews》,伊恩·克肖(Ian Kershaw),和其他許多評論“大屠殺否認”者,至少數見解偏激者。反猶政治動機更往往被認為是那些否認大屠殺者所為的。

荷蘭

在荷蘭,只有戰前組立即開始抵抗德國占領的是共產黨。在戰爭年代,它是迄今為止最大的抵抗組織,遠遠超過所有其他組織放在一起。耐藥性的主要行為是該組織在1941年的2月罷工,抗議反猶太人的措施。在這種阻力,許多猶太人參加了會議。荷蘭猶太人大約1000名參加抵抗德國人,其中500人喪生。在1988年,他們的記憶的紀念碑揭幕,由當時的市長的阿姆斯特丹,埃德·Thijn。

在第一個猶太抵抗者逃犯安永會計師事務所是德國卡恩,冰淇淋店的老闆科恩和他的夥伴,他有一個氨氣瓶安裝在客廳里避開從法西斯NSB好戰的胳膊,所謂的“Weerafdeling”(“WA”)的攻擊。1941年2月的一天,德國警察強迫他們進入客廳里,被毒氣。隨後,卡恩被抓,1941年3月3日,他成為第一個在荷蘭被納粹行刑隊執行死刑的平民。

一個拳擊手,Bluhm,以他的拳擊學校成員組成的抵抗攻擊猶太人的戰鬥。這些爭吵導致一個WA成員H. Koot的死亡,以及隨後的德國的猶太人下令攻占荷蘭作為報復。這反過來又導致 Februaristaking,2月罷工。Bluhm的研究小組是唯一在荷蘭的抵抗德國的猶太組織。Bluhm的戰爭中倖存下來,並爭取為法定古蹟。

許多猶太人參加了抵抗德國的組織。

在共產黨的地下,一個激進組織成立的:Nederlandse Volksmilitie(NVM,荷蘭人人民的民兵)。領導者是猶太人莎莉(塞繆爾),此人曾從巴西遊擊戰爭的軍事經驗,也參與過西班牙內戰。該組織成立於海牙,但主要分布在鹿特丹。它有約200個(主要是猶太人)成員。他們提出了一些電影院,這是禁止猶太人在德國的軍用列車和縱火攻擊炸彈襲擊。Dormits被抓後偷女人的手袋關閉,以獲得他的猶太女友,他也參加了在電阻身份證。搬起石頭砸自己通過頭Dormits在派出所自殺。從現金票的一間店鋪,警方發現的藏身之處Dormits,發現炸彈,縱火材料,非法論文,阻力行動的報告,與會人員名單。蓋世太保被警告立即,每天有200人被逮捕,隨後在鹿特丹,海牙和阿姆斯特丹的更多聯繫的人。荷蘭警察參加折磨的猶太共產黨人。經過試用20多個被槍殺,大部分的人都死於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或毒氣。只有少數倖存下來。在鹿特丹市政當局最近的戰爭嚴重Dormits已被破壞。

比利時

在比利時,猶太抵抗早在1941年,當猶太人的共產黨人犯了許多行動,對比利時的合作者。6月入侵蘇聯1941 開始對德國軍隊的破壞和城市作戰行動。“軍事”分支的主要比利時抵抗運動,“前DE L'INTERIEUR”(FI)的“游擊隊兵器廣場”(PA-MOI)等3家公司(連同周圍建立猶太人的外國人繞了一大核, 100名男性)活躍在較大的布魯塞爾地區。他們拍攝的猶太人負責運輸列表的東部,Holtzinger表示,在頭支AJB,當地的“猶太居民委員會”,這是德國為了創建和銷毀的檔案。1943年4月19日20運輸從梅赫倫坐火車到奧斯威辛集中營,在歐洲的大屠殺中的一個獨特的壯舉,攻擊侵害。喬治(良)利弗席茲“,有兩個勇敢的比利時學生,羅伯特·Maistriau和Jean Franklemon一個年輕的猶太醫生,自己主動採取行動,儘管事實上他們三個都的抵抗組織成員。17猶太人逃離列車,另外115由於自己的努力,在襲擊發生前逃脫。CDJ或“委員會國防Juifs”格特(赫茲)Jospa“,一個猶太共產主義的哈伊姆·佩雷爾曼,在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教授,Abush Verber左猶太復國主義組織的領導人一起,創建於1942年的夏天。他們的目標是為儘可能多的猶太人的幫助和找到藏身之地。獲得頭的(辦公室國家Enfance)的3000多猶太兒童被隱藏在孤兒院,私人住宅和天主教機構,以及許多成年人的伊馮Nevejean的協助。在比利時,大約有4萬猶太人在戰爭中倖存下來。28,900人被驅逐到奧斯威辛(近26000比利時境內有350羅馬),其中只有1200死亡集中營中倖存下來的。

阿爾及利亞

阿爾及利亞抵抗導致,由何塞Aboulker和羅傑·卡爾卡松。1942年10月23日,Aboulker是阿爾及利亞抵抗運動領導人馬克·克拉克將軍在會見摩洛哥。美國人同意提供武器和無線電通訊設備,這是11月5日登入。Aboulker導致的盟軍登入北非,1942年11月8日的晚上,在阿爾及爾主要的戰略據點占領的抵抗由377名成員(315人是猶太人),抓住中央警察局,他的副手伯納德Karsenty和蓋伊卡爾維和監督Achiary的幫助。他們的小組領導人,所有的抵抗戰士,除預備役軍官,中和指揮中心,被占領的戰略位置,並停止軍事官員和平民支持者的維希政府,開始與阿方斯·朱安將軍,指揮官的帶領下總司令,和弗朗索瓦·達爾朗海軍上將。在早晨,當第十九次軍團的維希政府試圖動員起來,反對盟軍的登入,它必須集中力量,而不是盟軍的抵抗戰士。隨著周圍阿爾及爾登入已經完成,Aboulker的焦慮不是法國血液濺要求小組組長撤離自己的立場。抵抗戰士撤離的位置,他組織領導小組組長的隊長Pillafort路障,阻礙維希軍事動員。因此,維希政府的力量,並沒有攻擊的那天晚上中央警察局,與叛亂分子的最後一個地方。所謂的“政變”,1942年11月8日的混亂,幫助盟軍的土地幾乎沒有人反對,然後包圍阿爾及爾。達爾朗海軍上將投降阿爾及爾當天下午,盟軍部隊進入城市,在晚上8點。1942年12月24日,達爾朗,命名了自己事務高級專員和保持的薇姿政策與亨利·吉羅將軍的支持,被打死的20歲的君主主義者,弗爾南多更加可愛de la Chapelle酒店,12月26日被執行。吉羅成功達爾朗,並下令逮捕Aboulker和其他26個抵抗組織領導人共謀達爾朗的暗殺,他們立即驅逐到戰俘營在阿爾及利亞南部。

歷史紀念

1945年1月27日,蘇聯紅軍攻入奧斯維辛集中營,他們看見7650個像鬼一樣的人——大屠殺倖存者。 解放奧斯威辛集中營的蘇聯紅軍是100步兵師和107師504步兵團。在解放集中營的途中,蘇聯紅軍沿路和逃跑的德軍發生交火。有231名蘇聯紅軍戰士長眠在解放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戰鬥中。1月中旬,納粹已經意識到不可能抵抗蘇聯紅軍的強大攻勢了,他們一再向集中營方面下達“緊急特殊處理”的命令(參見電影《辛德勒名單》),可餘下的“囚犯”中他們只來得及“緊急處理”200多人,蘇聯紅軍就攻至附近,於是蘇聯紅軍也得以解放了那7650個“像鬼一樣的人”。 當年蘇聯紅軍107師504步兵團的維尼欽科回憶說,當時部隊抵達奧斯威辛市時戰士們還不知道這裡有集中營,他們先看到了兩道鐵絲網,又看到了一群一群的囚犯。這些囚犯極度瘦弱,相互攙扶站立著。囚犯們知道是來解放他們的,都十分激動,紛紛上前和蘇聯紅軍士兵擁抱、親吻。隨後美軍方面也趕到參與“善後”。除了那7650個“像鬼一樣的人”外,紅軍戰士們還看見了什麼呢?下面有一組數字:1.4萬條人發毛毯,35萬件女裝,4萬雙男鞋和5000雙女鞋,7.7噸頭髮,幾十箱的戒指金牙……還有許多未被銷毀的焚屍爐。奧斯維辛集中營“生產”世界上最可怕的“產品”——死亡。 倖存者雖獲救了,但後遺症是長久的:在解放後的幾個星期里,護士們還經常從他們的被子裡發現病人們藏起來留給第二天食用的麵包,他們不相信很快又能吃上下一頓飯。一些人擔心送死而拒絕去洗澡和打針。 每年的1月27日被許多國家作為猶太人大屠殺紀念日。奧斯威辛集中營是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修建的1000多座集中營中最大的一座,由40多座集中營組成,是納粹黨衛軍頭子希姆萊直接下令修建的。納粹德國將猶太人像牲口一樣用火車從歐洲各地運到奧斯威辛集中營,並實施大規模屠殺。而且它還像日本侵華日軍的“731部隊”那樣設立了用活人進行“醫學試驗”的專門“病房”和實驗室。德國法西斯挑選了許多被關押者進行醫學試驗,如試驗便捷的絕育方法,對孿生子女進行活體或屍體解剖等。 奧斯威辛總共建有4個大規模殺人的毒氣“浴室”及儲屍窖和焚屍爐,同時操作一次可殺死12000人。1944年,這裡每天要焚燒約6000具屍體。納粹甚至在焚屍前敲掉受害者的金牙,剝下紋身人的皮膚做燈罩,並剪下女人的長髮編織成地毯,還有“人體肥皂”…… 全球紀念二戰"大屠殺"死難者還有一組數字,據英國《衛報》1月26日報導,路透社和英國廣播公司等機構公布數字顯示,歷史學家的最新研究結果發現奧斯維辛集中營殺害了120萬~150萬人。能統計到的數字為:96萬猶太人,7.5萬波蘭人,2.1萬吉卜賽人,1.5萬蘇軍俘虜,1.5萬其他民族的人。其它數字只能“模糊化”,希特勒知道:“殺死一個人是悲劇,殺死成千上萬的人只是一個數字。” 集中營內也有工業生產,納粹黨衛軍負責建築和生產人造橡膠、汽油的大型企業,同時還負責在幾座較小的集中營從事挖煤和生產水泥等。如果你進去時健康,你興許能暫時活命。在奧斯威辛只有身強力壯的人才有資格活下去,一旦進了21號樓的“醫院”,那就等於被判處了死刑。倖存者之一的阿爾賓有一次發燒被送進21號樓,深知內情的醫生囚友給他緊急處理了一下便將他“趕”了出去,從而使其逃過一劫。1940年6月至1945年1月期間,有700多人試圖逃亡,但僅有300多人成功,其中只有5名猶太人。魯道夫·弗爾巴就是這5箇中的一個。 1942年,年僅18歲的弗爾巴與難友維茲勒躲在一堆用來搭建棚屋的厚木板下面,當時同在集中營內的蘇軍戰俘發現這一情況後,悄悄在他們身上灑了些菸草葉子和液態苯,以便迷惑可能追蹤而至的納粹大狼犬。當弗爾巴和維茲勒被運出集中營大門的時候,納粹看守曾經用手拖動木板進行檢查,當時弗爾巴以為自己死定了,可是看守最終未進一步搜查便予以放行。 逃出集中營後,弗爾巴和同伴忍飢挨餓東躲西藏地度過3天,直到穿越納粹占領區,他們最終投奔了捷克游擊隊。 作為當時逃離奧斯威辛僅有的5名猶太人之一,弗爾巴與其同伴維茲勒於1944年首次向盟軍領導人披露了奧斯威辛集中營中的真相,讓毒氣室和焚屍爐等駭人聽聞的納粹殺人機器第一次為外界所知曉。 邁阿密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一名女子凝神參觀記錄大屠殺慘狀的銅像。雖然盟軍方面對納粹屠殺猶太人已經有所耳聞,但在解放奧斯維辛集中營之前他們還不知道這部殺人機器的規模到底有多大。有一個數據說二戰期間納粹屠殺的猶太人有586萬人,其中戰場上殺害的占不到二百萬。總之,如果不是採取隔離區+集中營+毒氣室這種有組織的殺人策略,被殺害的猶太人數量不會這么多。

波蘭已故著名詩人勃羅涅夫斯基的詩句縈繞耳際:  我的故鄉,  有百萬墳墓。  我的故鄉,  讓戰火燒盡。  我的故鄉,  是多么不幸。  我的故鄉,  有奧斯威辛。

歷史遺蹟

197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奧斯維辛集中營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歐洲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群劊子手們在戰場上或集中營里殺人會如此心安理得呢?因為納粹並不把猶太人當成人來看。當人民觀看《辛德勒名單》時,看到片中那些每天面臨死亡,臉上充滿驚怖、絕望的猶太人時,我並不覺得是“猶太人”,或是什麼民族,只覺得他們是人。同樣,辛德勒也不會特別喜歡猶太人,他只把他們當成遭受了不幸的人而已。 但是,納粹擁有另一種世界觀。 根據這位充滿戾氣的奧地利下士的“偉大”見解:“人類的進步,好像是去登一無盡長的梯子……假如我們把人類分為文化的創造者,保持者和破壞者的三種,那么,唯有雅利安人種方能夠資格做第一種的代表……血統的混雜,以及種族的墮落,這實在是舊文明湮沒的唯一的原因……如果雅利安民族的血統,和其他的劣等民族的血統相混合的時候,那么,支持文化的種族,必定要趨於沒落,從過去的歷史看來,一點兒也不會錯誤的……猶太人的智力發展已歷時幾千年;到了現在猶太人才以狡黠稱……但是,他們的智力並不是他們自身發達的結果,是由於外族教育的功效……他們是異族的寄生蟲……象徵所有邪惡的魔鬼附著在了猶太人身上。”這種邏輯很清楚了,為了人類文化的未來,為了雅利安民族的發展,猶太人等只起破壞作用的劣等“寄生蟲”當然應該全部消滅掉。就像我們討厭蒼蠅、蚊子、蟑螂等害蟲一樣,對待猶太人也應該:“他們得小心了,總有一天我們的忍耐到了盡頭,那時候我們會讓那些無恥的猶太人永遠住嘴!!!……我們將要系統地,毫不留情地消滅敵人,連根帶葉。” 這就是不把某一民族或種族當人看的思想觀。希特勒並非是第一個仇猶者,從他的《我的奮鬥》看,他也是深受當時德國的思想氛圍影響的。他的特別之處在於:他堅決地將思想付諸行動,並輔以嚴密的組織與策略。在《辛勒德名單》中那個黨衛軍軍官對辛德勒說:“這可不是仇恨猶太人的老生常談,這是現行的政策。” 130萬猶太人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被屠殺劊子手們在殺人時良心真的一點不受觸動嗎?有這樣一則集中營故事:有一個天真、活潑的小女孩和她的母親一起被關在集中營里。一天,她的母親和另一些婦女被納粹士兵帶走了,從此再也沒有回到她的身邊。小女孩問大人她的媽媽哪裡去了,為什麼這么久了還不回來時,大人們沉默著,後來實在不能不回答時,就對小女孩說,你的媽媽去尋找你的爸爸了,不久就會回來的。小女孩相信了,她不再哭泣和詢問,而是唱起媽媽教給她的許多兒歌,一首接一首地唱著。她還不時爬上囚室的小窗,向外張望著,希望看到媽媽從外面走過來。小女孩沒有等到媽媽回來,就在一天清晨被納粹士兵驅趕著,將她和許多猶太人逼上了刑場。刑場上早就挖好了很大的深坑,他們將一起被活活埋葬在這裡。人們一個接一個地被納粹士兵推下深坑,當一個納粹士兵走到小女孩跟前,伸手要將她推進深坑中去的時候,小女孩睜大眼睛對納粹士兵說:“劊子手叔叔,請你把我埋得淺一點好嗎?要不,等我媽媽來找我的時候,就找不到了。”納粹士兵伸出的手僵在了那裡……小女孩當然沒能逃脫死亡。

紀念建築

紀念新館

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 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

2005年3月的以色列寒風陣陣。40多名各國政要2005年3月15日晚聚集在耶路撒冷陰沉的夜幕下,參加了亞德韋希姆大屠殺紀念館新館落成典禮。 安南等政要參觀大屠殺紀念館亞德韋希姆紀念館 亞德韋希姆大屠殺紀念館原館建造於1953年。但隨著各地建造了越來越多的此類紀念館,亞德韋希姆開始逐漸被人們所忽視。新館由以色列籍加拿大建築師摩西.薩夫迪設計。紀念館占地4000平方米,面積是原館的5倍多。紀念館希望通過展示猶太受害人和納粹的照片、日記等物品,將受害的猶太人的故事,一個一個呈現在參觀者面前。因巴爾館長說:“我們給受害者們一個身份,我們給他們一個聲音,我們給他們一張臉孔。”

建築意義

1、不忘歷史 傍晚時分,以色列總統摩西.卡察夫來到紀念館門前,他剪斷了藍白相間的緞帶,象徵著紀念館正式落成。卡察夫說,歐洲必須為了正在建設中的未來而承受記憶的重擔,並從大屠殺中吸取教訓。為了在這片土地上遭到殺害的數百萬猶太人,歐洲應當這樣做。 太陽落山後,落成典禮正式開始。如泣如訴的音樂,在大屠殺中死去的猶太兒童天真的臉孔,都將人們的思緒帶回那個黑暗的年代。聯合國秘書長安南說,聯合國,同以色列一樣,是從大屠殺的殘跡中站立起來的。“大屠殺不僅僅是猶太人的經歷,也是整個世界的一次重要經歷……我們都從中吸取了教訓。”他說,“今天我們紀念那些死去的人……是為了讓他們的命運被寫進歷史,永遠不被忘記,也是為了保證這種恐怖的事件永遠不會在任何地方重演。” 2、避免悲劇 德國外長費舍爾說:“這是一個為遭到納粹德國殺害的600萬人紀念的時刻。德國是我的祖國,不忘記過去,對我們來說是歷史也是道德上的責任,是我們國家應該為大屠殺所負的責任。” 鐫刻著被屠殺者名字和照片的“名廳”大屠殺紀念館落成典禮是以色列繼1995年為前總理拉賓舉行葬禮後最大規模的國際活動,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和法國總理拉法蘭、德國外長費舍爾、波蘭總統克瓦希涅夫斯基等15位國家和政府的首腦出席了本次活動。

3、重回過去 走進紀念館的大門,參觀者便能從迎面牆上的投影中看到上世紀20到30年代猶太人在歐洲的日常生活,與華沙猶太人區實物大小相同的那條鋪滿鵝卵石的萊什諾街、猶太人起義后街邊布滿彈孔的燈柱……還有猶太人在集中營中用過的三層木板房、將他們送向死亡的牛車和曾經將丹麥猶太人安全送往瑞典避難的小漁船。 紀念館中還專門為猶太人游擊隊和那些冒著生命危險保護他們的非猶太人設立展室,這些人被尊稱為“正義之士”。“名廳”是整個紀念館的核心。300萬遭到屠殺的猶太人的名字和部分人的照片被整齊地鐫刻在螺鏇上升的屋頂上,隨著參觀者的視線不斷向上延伸…… 82歲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倖存者露西·西特蘭·比亞勒說,這個紀念館“會讓年輕人明白,我們不僅僅是納粹眼中的身份號碼,我們也是人。”

歷史上的屠殺慘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