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仁和

焦仁和

焦仁和,1993年至1998年擔任台灣地區海峽交流基金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一職,作為台灣當局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焦仁和曾數次訪問大陸,就兩岸關係發展和兩岸交流問題與大陸海協會負責人磋商。如今他已遠離政治、重返民間,不過他始終沒有遠離過兩岸交流事業。 女兒:張懸

基本信息

人物經歷

焦仁和 焦仁和

焦仁和出生於大陸浙江省一個法律世家,祖父就讀於天津法政學堂,後來在山東當律師。父親曾任國民黨政府浙江海寧縣法院院長、首席檢察官,1949年1月奉調到台灣高雄。從中國文化大學法學院畢業後,赴美國留學獲得法學博士學位,之後,他回到母校――中國文化大學執教。此後,他還在台灣當局多個部門擔任要職。1993年至1998年,焦仁和擔任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一職,為兩岸關係發展付出了積極的努力。焦仁和接任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的這一年,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與台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在新加坡舉行了舉世矚目的兩會首次會談,並簽署了四項協定。就落實有關協定等問題與時任大陸海協會副會長的唐樹備進行磋商,便成為焦仁和上任後的首要工作。

兩岸交流

焦仁和 焦仁和

焦仁和開始頻繁往返於台灣和大陸之間,與海協會進行各種層級的協商談判。儘管焦仁和能夠經常回故鄉看看,但當時台灣內部對兩岸關係的看法仍然存在很大分歧,這給他帶來不小的困擾:“那個時候其實台灣內部的意見是非常不一致的。在台灣,過去剛剛解除戒嚴,李登輝剛剛提出新的大陸政策。因此有些人就充滿了非常浪漫的憧憬,認為兩岸關係會很快發展。但是也是因為這樣,就激起有些人士很大的余慮,特別是當時的反對黨--民進黨,他們就用非常激烈的手段來阻止這樣一個政策的落實。所以當時我們要面對的與其說是跟大陸這方面的協商,不如說是在內部的溝通。”

1994年,海協會副會長唐樹備作為海協會負責人首次率團訪問台灣,在台北逗留了四天,與焦仁和進行第二次商談。焦仁和坦言,他當時每天都過得提心弔膽,很擔心“台獨”人士的干擾破壞。“那時候我對唐樹備的安全要負主要責任的。我前一天就到機場去安排他的每個路線,到機場怎么下飛機。在桃園機場,我就安排了1500個警察。我還特別唐樹備住在富華飯店,我們談判的地點在國際會議中心,我們都做了非常嚴密的安排。後來我還記得第一次唐樹備先生到台北,走的時候還碰到了颱風,又延了一天,幸好沒有出任何的意外。”

焦仁和 焦仁和

那次談判進行得還算順利,但台灣內部一直延續的分歧,還是嚴重影響了兩會協商談判的進度。焦仁和說,那時兩會之間談判氛圍雖然都很好,但是效率卻很低:“授權的範圍就限制的非常緊,所以影響到我們協商的速度,另外我們缺乏像現在這樣兩黨或兩岸所謂的第二軌道的溝通管道,很多的意見和內容可以有比較從容的時間去醞釀和形成。當時兩岸協商幾乎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要搬到檯面上來講,常常為了一個字可以爭執一個上午,談判的速度怎么快得了?”

1994年底,在焦仁和與海協會同仁的努力下,兩會商談在一些問題上取得了一定進展。但台灣當局拋出的“兩國論”,致使正在步入正軌的兩岸關係遭到嚴重破壞,兩會協商談判被迫中止。1998年,焦仁和略帶遺憾地離開了海基會。兩年之後,因為與陳水扁當局“台獨”立場意見不合,焦仁和離開政壇,重拾專業律師的“老本行”,擔任台灣信和國際法律事務所所長。這些年來,他每年都會聯繫兩岸法律界人士舉辦各種研討會,推動兩岸交流互訪。“我自己的座右銘是八個字:‘隨緣報國,量力助人’。我作為一個知識分子,能夠有機會替國家和人民作點事,哪怕犧牲自己我都很願意的,但是我們隨緣,這一直是我給自己定的目標。我不見得將來能夠替兩岸多做什麼事情,但我相信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兩岸統一,看到中國的強大,我是很有信心的。”

合作雙贏

焦仁和 焦仁和

原海基會副會長、秘書長焦仁和在海峽論壇上發表《共謀合作雙贏,建構兩岸市場》的主題演講。當日,海峽論壇的重要活動之一海峽旅遊論壇在廈門隆重開幕,海峽兩岸的專家學者圍繞“應對金融危機,深化兩岸旅遊交流合作”等四大議題展開探討、交流。北京方面要大幅提升海峽西岸經濟區的地位,並將先行、先試採取許多辦法,做大量的工作。從過去的經驗顯示,任何的措施越是自由、越是彈性、越是開放,越能夠發揮我們中國人的智慧,越能夠開創無限的機會和可能。經驗也告訴我們,人員的交流必然也會促成經濟的互惠互利,而經濟的互惠互利也必然可以化解政治上的歧異和對立。

30年前大陸提出了改革開放的口號,簡單的四個字,短短30年的時間造成了中國大陸可以說是天翻地覆的變化,而廈門正是當年改革開放的第一個實驗區,今天我們又重新來到廈門,站在廈門這塊土地上,我們希望促進海峽兩岸的旅遊,不僅是建構兩岸旅遊的共同市場,而是要建構兩岸經濟的共同市場,經濟的共同體,進而促進兩岸全面的整合。我相信以兩岸人民的智慧,以最近各方面所釋出來的信息,我們的成果一定不會令人失望。我更關心的是透過旅遊能夠對於凝聚兩岸人民的感情所能夠發揮的作用。我非常關心,也非常高興地看到一個數字,就是大陸的同胞到台灣旅遊的滿意度差不多達到了90%,台灣的青年人尤其是大學生凡是到過大陸來旅遊的,有77%以上,他們認為他們的將來會在大陸發展,也就是說他們的前途是會跟大陸結合在一起的。所以由此可見,觀光旅遊是一個多目標的綜合性的發展的產業,不僅可以帶動許多其他產業的發展,更可以提升國家的形象,國家的影響力,而且可以開拓國人的心胸以及視野。

訪問大陸

前台灣海基會秘書長焦仁和先生日前參加“情系中原——兩岸文化聯誼行”活動,參訪了黃帝故里、河南博物院、殷墟遺址、龍門石窟等人文景點。焦仁和說最令他驚訝的不是中原悠久的歷史,倒是河南的經濟建設讓他印象深刻。“想像中,這裡比沿海地區的經濟發展落後,但是這次跑了河南三分之一的地方,看到這裡的建設都是非常有遠見的,比如河南公路網路的建設。每個風景的維護、整理和管理,也都是世界一流的水平。”焦仁和首先對中原的經濟建設和管理表達敬佩之意。焦仁和說,從小讀書,父親、母親就告訴他要“左圖右史”,之後就養成了這個習慣,不論是讀《史記》或讀《三國演義》 ,都要把地圖擺在旁邊,對照看。所以不僅是對中原,包括四川、湖北、湖南、陝西等等,在腦子裡是很具體的。這次旅途中,焦先生從一些地方走過,腦子裡就冒出京戲的劇名,“比如到了孟津讓我想到《釣金龜》,中牟又讓我想起《捉放曹》。看到這些地名和名詞,就回想起過去受到的教育,那些歷史故事開始在腦子裡迴旋。”

他表示,當然百聞不如一見,大陸很多地方都希望去,黃山、張家界是下一個目標,西安和東北也是他嚮往的地方。自信對中國文化有深厚感情,焦仁和說,在文化的認同上,他甚至比一些大陸的中國人更中國人。談到兩岸交流,焦仁和說這是他的老本行。他一直有一個信念,就是兩岸之間一定會越走越近,兩岸文化上的同根同源是沒辦法否定的。“兩岸從過去那么尖銳對立、你死我活,到現在相互交流這么頻繁,很不容易,但是可以做得更好。”

焦仁和認為,兩岸的交流應該從多建立民眾的感情,增加了解,降低敵意。不要因為政治而影響經貿以及民眾感情交流,那樣就會因噎廢食。目前他擔任台灣信和國際法律事務所所長,並任中國文化大學法研所教授,“我們與福建的法學界成立海峽法學論壇,主要是針對大陸方面即將出台的法律,每年八月開一次會,進行討論。”

因為擔任過海基會秘書長,焦仁和接觸過大陸很多人,他表示現在雖然是在野之身,但兩岸交流溝通是過去的工作,也是他今後一輩子希望從事的工作。同時他也表示,他做事的哲學是“隨緣報國,量力助人”,如果有需要,願意為兩岸做一些事情,並會盡其所能,但不會去努力爭取這樣的機會。問及是否還會從政,焦仁和笑說,今後大概不會。“我現在刻意不去參加政治活動,不要再把自己的前途命運,繫於某一個人或政黨的起落上。希望在下半生,自己去創業,規劃生涯。”

促進整合

原海基會副會長、秘書長焦仁和在海峽論壇上發表《共謀合作雙贏,建構兩岸市場》的主題演講。海峽論壇的重要活動之一海峽旅遊論壇在廈門隆重開幕,海峽兩岸的專家學者圍繞“應對金融危機,深化兩岸旅遊交流合作”等四大議題展開探討、交流。在廈門表示,希望兩岸旅遊的促進,不僅是建構兩岸旅遊共同市場,而且是建構兩岸經濟共同體,進而促進兩岸全面的整合,跨出重要的一步。首屆海峽論壇·海峽旅遊論壇在廈門開幕。焦仁和應邀蒞會,在發表題為《共謀合作雙贏,建構兩岸市場》的主旨演講時,做上述表示。

他說過去兩岸因意識形態的對立,經過六十年風風雨雨,兩岸人民終於逐步凝聚了共識:為了整箇中國的發展,為了中華民族的未來,也為了子子孫孫的幸福,兩岸必須匯聚物力、財力、經驗和市場,團結合作,才能開創雙贏之舉。焦仁和說,三十年前,大陸提出改革開放,簡單四個字,卻使大陸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廈門是改革開放的試驗區,今天兩岸旅遊業界人士匯聚在廈門這塊土地,研討海峽旅遊,共謀合作雙贏,內心感到無比振奮,對兩岸旅遊未來充滿無限期待。這位曾擔任海基會重要職務,多年從事促進兩岸交流工作的人士,對兩岸交流重要性感觸尤深。他說,兩岸之間必須先有交流,才能發展出經貿、文化、社會乃至於政治之間的往來與合作。

他坦承兩岸之間的交流,目前仍處於不均衡、不對稱、不正常狀態之下,如台商在大陸投資很多,而陸資至今無法進入台灣;台灣每年有將近五百萬人到大陸探親旅遊,每天超過一萬三千人;相比之下,大陸同胞赴台旅遊人數還相當有限。這種狀況在去年五月之後已有顯著改變。焦仁和認為,他個人從來不從純經濟的觀點看待兩岸旅遊的發展。更關心的是,透過旅遊,能凝聚兩岸人民感情所發揮的作用。他說,他非常高興看到一個數字:大陸同胞赴台旅遊滿意度達到九成;而台灣青年人尤其是大學生,凡到過大陸旅遊的,有百分之七十七以上的人表示未來願到大陸發展。焦仁和表示,經驗告訴人們,人員交流,必然能促進經濟的互惠互利,而經濟的互惠互利,也必然化解政治上的歧見和對立。

相關新聞

遭控詐欺六億多新台幣

航行兩岸客輪“海洋拉拉號”所屬華達公司最大股東億富地投資集團代表,2010年1月13日下午在台北喜來登大飯店召開記者會,指前海基會副董事長焦仁和以兩艘莫須有的船,涉嫌詐欺億富地公司超過台幣6億3千3百萬元,該集團已向地檢署提出控告。

焦仁和則意外在記者會現身,並兩次拿麥克風說明,他反控億富地公司沒有船舶管理經驗,卻硬要介入華達經營權,目的是在美國炒股。他強調,確實有向新加坡造船廠以1500萬美元訂下兩艘船,也有中國銀行的支票為證。

秦傑指華達以焦和仁為首的經營團隊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整天想的就是如何掏空公司,他還質疑當初華達所買的“海洋拉拉號”涉及巨額佣金,甚至官商勾結在其中。

焦仁和則是全盤否認秦傑的指控,他強調,訂購兩艘船是2005年的事,而他是在2006年才進入華達公司,該是他的責任的,絕對不推卸!但對於這兩艘在2005年已經訂購的船,到底何時才會交到台灣,他卻沒有說法。

2009年1月12日,華達公司召開股東大會,已通過焦仁和解職董事長一職。億富地公司也對焦仁和提出詐欺及違反公司法的控告,並要求假扣押焦仁和的財產,限制其出境。目前,假扣押已經由法院完成裁定,而限制出境還在司法程式中。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