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米樂

無米樂

《無米樂》為顏蘭權和莊益增共同執導的一部紀錄片,是一部紀錄了台南縣後壁鄉菁寮四位老農民的勞動身影與樂天知命的電影,從田莊阿伯、阿嬤的生命智慧中,讓人體會到敬天畏地、愛人惜物的精神。

基本信息

簡介

無米樂《無米樂》為顏蘭權和莊益增共同執導的一部片。這是一部紀錄了台南縣後壁鄉菁寮四位老農民的勞動身影與樂天知命的

影片結構

這部紀錄片的段落由中國傳統節氣來結構,時間順序基本是水稻生長的周期,這給人一種安穩平實的感受。同時又可能是因為導演之一顏蘭權的女性身份,影片中有許多農村、田間的小動物活動的畫面,給這部紀錄片帶來一種過於抒情的色彩。昆濱伯夫妻之間相互玩笑和鬥嘴的生活記錄,讓人印象深刻,這種家庭生活的表現,給人以強健、向上的生命態度。在這種氣氛映襯下,農夫對土地的憂慮顯得不是那么沉重。基本上,《無米樂》是兩個外來的文化人對傳統勞作方式的讚美詩。

劇情

無米樂75歲種稻的阿伯說種田對他來說,是一種修行風吹、日曬......有時候颱風來襲農人是無法抵抗的禪--就是不讓你反抗你甘心忍受農人都是如此忍受像和尚修禪......靜靜的坐、靜靜的修農人的勞動就是默默地修禪一季望過一季好壞冬望著好壞冬靜待收成的到來就像以前的人抓魚這池子沒抓到魚,就換別的池子總是有會抓到幾隻大魚如此期待著農人是如此期待著......無米樂、無米樂心情放輕鬆,不要煩惱太多這叫做......無米樂啦無米樂無米樂,紀錄台灣的大米倉之一,台南縣後壁鄉三個老稻農的勞動與生活。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汗珠和著一粒粒的稻米,陪他們走過了大半個世紀,透過他們的勞動與生活。75歲的昆濱伯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三炷香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工作這么多,錢卻沒有這么多,錢如果像泥巴這樣翻來翻去不知有多好”,樂天的昆濱伯邊做事還要邊跟昆濱嬸鬥嘴鼓。昆濱伯說,“有時候晚上來灌溉,風清月朗,青翠的稻子,映著月光,很漂亮!心情好,就哼起歌來,雖然心情(擔憂),不知道颱風會不會來,或病蟲害,也是無米樂,隨興唱歌,心情放輕鬆,不要想太多,這叫做無米樂啦!”昆濱嬸嫁給昆濱伯那天,還不知道丈夫是哪一個,雖然天天鬥嘴鼓,還是共同奮鬥了數十年,“我老婆肯吃苦,她一邊幫忙種田,一邊到聲寶工廠做臨時工,一個月賺幾塊錢,加減賺,說起來我老婆很乖,很可取,我不會對她說感謝她,但是心裡知道她幫我很多忙。”不肯多說一句感謝的昆濱伯,心裡卻充滿了對妻子的深刻感情。脫下多了兩斤重的汗衫,煌明伯一面擰乾汗水一面說:“雜草是農民的敵人…太常噴灑除草劑,會破壞土壤。”雖然土地不會講話,但他知道不時的關心就會知道它需要什麼。農暇時,69歲的煌明伯扛著古老的器具,做著現在大家不願意做的手工棉被,清脆的彈棉被聲,將朵朵

幕後

看最後的花絮得知,這個電影拍了一年多的時候,時間的積累使得他們和被攝者之間沒有了陌生感距離感,許多時候阿伯阿婆過著自己的生活,忽略了攝影機的存在,所以這個紀錄片看起來特別的真實自然,也是因為有這么充足的素材才能更全面的表現他們的生活,摘錄片中的幾句話昆濱伯回憶他的人生,談到瞎眼時,他說他不斷的反省自己的一生到底做錯了什麼事老天要這樣懲罰他,最後認為是曾經花生曬得不夠乾就賣給了人家,害人家賺不到錢。"出生就是領生死牌,抽到什麼牌就該做什麼。""禪,就是不讓你抵抗;前世修不夠,今世再來修。""末代稻農。末代賤農。末代滅農。"片中幾度重複這首日語歌,還有昆濱伯的二胡,可以把記憶拉到很久很久以前。

獎項

2004年第四屆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台灣競賽類”首獎、2004年南方影展“不分類”首獎2004年金穗獎“紀錄片優等獎”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