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秋

烏秋

烏秋又名大卷尾,一種貌不驚人的黑鳥,比麻雀要大,可是又比烏鴉小,全身漆黑,除了體形比烏鴉小以外,其餘都像烏鴉。肉食性,以昆蟲為主,喜佇立高處或牛背上,等待捕食飛動的昆蟲。烏秋是屬一屬二兇猛的鳥,就算是掠食性的猛禽,也會大膽前去追擊,而電視也曾有過烏秋攻擊機車騎士的報導,看來是不可小看大卷尾的。每當農田耕犁食,大群的卷尾穿梭捕食飛蟲及撿食土中各式小型動物。生性兇猛且因尾羽構造利於飛行,飛行能力特強有「空中警察」美譽,常攻擊空中飛過的猛禽。

基本信息

烏秋

大卷尾,普遍之特有亞種鳥

烏秋烏秋

特徵:全身長約29cm。全身黑亮,故俗名「烏秋」。尾羽甚長,末端較寬略向上翻卷,且呈深又,為其辨識特徵。

分布:平地至低海拔山區樹林、農耕地。

習性:肉食性,以昆蟲為主,喜佇立高處或牛背上,等待捕食飛動的昆蟲。每當農田耕犁食,大群的卷尾穿梭捕食飛蟲及撿食土中各式小型動物。生性兇猛且因尾羽構造利於飛行,飛行能力特強有「空中警察」美譽,常攻擊空中飛過的猛禽。築巢於樹林上層,也有築在電線上,相當自恃。

又名大卷尾,一種貌不驚人的黑鳥,比麻雀要大,可是又比烏鴉小,全身漆黑,除了體形比烏鴉小以外,其餘都像烏鴉。

“烏秋卡卡啾,吃飽搵豆油”這是從前鄉下小朋友的童謠詞。

烏秋是屬一屬二兇猛的鳥,就算是掠食性的猛禽,也會大膽前去追擊,而電視也曾有過烏秋攻擊機車騎士的報導,看來是不可小看大卷尾的。

席容筆下的“烏秋”

(在席慕容的《燕子》一文中作者曾經把其視為燕子。)

國中的時候,學會了那一首《送別》的歌,常常唱:“長亭外,古道邊,芳

烏秋烏秋
草碧連天……”有一個下午,父親忽然叫住我,要我從頭再唱一遍。很少被父親這樣注意過的我,心裡覺得很興奮,趕快再從頭來好好地唱了起來:

“長亭外,古道邊……”

剛開了頭,就被父親打斷了,他問我:“怎么是長亭外?怎么不是長城外呢?我一直以為是長城外啊!”

我把音樂課本拿出來,想要向父親證明他的錯誤。可是父親並不要看,他只是很懊喪地對我說:“好可惜!我一直以為是長城外,以為寫的是我們老家,所以第一次聽這首歌時就特別地感動,並且一直沒有忘記,想不到竟然這么多年是聽錯了,好可惜!”

父親一連說了兩個好可惜,然後就走開了,留我一個人站在

烏秋烏秋
空空的屋子裡,不知道如何是好。

前幾年剛搬到石門鄉間的時候,我還懷著凱兒,聽醫生的囑咐,一個人常常在田野間散步。那個時候,山上還種滿了相思樹,蒼蒼翠翠的,走在裡面,可以聽到各式各樣的小鳥的鳴聲。田裡面也總是綠意盎然,好多小鳥也會很大膽地從我身邊飛掠而過。

我就是那個時候看到那一隻孤單的小鳥的,在田邊的電線桿上,在細細的電線上,它安靜地站在那裡,黑色的羽毛,像剪刀一樣的雙尾。

“燕子!”我心中像觸電一樣地呆住了。可不是嗎?這不就是燕子嗎?這不就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燕子嗎?這不就是書里說的、外婆歌里唱的那一隻燕子嗎?

在南國的溫熱的陽光里,我心中開始一遍又一遍地唱起外婆愛唱的那一首歌來了:

“燕子啊!燕子啊!你是我溫柔可愛的小小燕子啊……”

在以後的好幾年裡,我都會常常看到這種相同的小鳥,有的時候,我是牽著慈兒,有的時候,我是抱著凱兒,每一次,我都會興奮地指給孩子看:”快看!寶貝,快看!那就是燕子,那就是媽媽最喜歡的小小燕子啊!”

懷中的凱兒正咿呀學語,香香軟軟的唇間也隨著我說出一些不成腔調的兒語。天好藍,風好柔,我抱著我的孩子,站在南國的阡陌上,注視著那一隻黑色的安靜的飛鳥,心中充滿了一種朦朧的歡喜.....和一種朦朧的悲傷.....。

一直到了去年的夏天,因為內政部的邀請,我和幾位畫家朋友一起,到南部國家公園去寫生,在一本報導墾丁附近天然資源的書里,我看到了我的燕子。圖片上的它有著一樣的黑色羽毛,一樣的剪狀的雙尾,然而,在圖片下的注釋和說明里,卻寫著它的名字是“烏秋”。

在那個時候,我的周圍有著好多的朋友,我卻在忽然之間覺得非常的孤單。在我的朋友里,有好多位在這方面很有研究心得的專家,我只要提出我的問題,一定可以馬上得到解答,可是,我在那個時候惟一的反應,卻只是把那本書靜靜地合上,然後靜靜地走了出去。

在那一剎那,我忽然體會出來多年前的那一個下午,父親失望的心情了。其實,不必向別人提出問題,我自己心裡也已經明白了自己的錯誤。但是,我想,雖然有的時候,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是應該面對所有的真相,可是,有的時候,我們實在也可以保有一些小小的美麗的錯誤,與人無害,與世無爭,卻能帶給我們非常深沉的安慰的那一種錯誤。

我實在是捨不得我心中那一隻小小的燕子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