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湘[林黛玉]

瀟湘[林黛玉]

林黛玉,中國古典名著《紅樓夢》的女主角。 金陵十二釵正冊雙首之一,西方靈河岸絳珠仙草轉世身魂,榮府么女賈敏與巡鹽御史林如海之獨生女,賈母的外孫女,賈寶玉的姑表妹、戀人、知己,賈府通稱林姑娘。 她生得傾城傾國容貌,兼有曠世詩才,是世界文學作品中最富靈氣的經典女性形象。從小聰明清秀,父母對她愛如珍寶。5歲上學,6、7歲母親早亡,10歲師從賈雨村啟蒙。 林黛玉與賈寶玉青春年少,有共同的理想志趣和叛逆精神而慢慢發展成愛情。絳珠還淚的神話賦予了林黛玉迷人的詩人氣質,為寶黛愛情注入了帶有奇幻元素的羅曼蒂克色彩,同時又定下了悲劇基調。 林黛玉與薛寶釵在太虛幻境才女榜上並列第一,二人既存在人性上的德才之爭,思想上的忠叛之爭,婚姻上的金木之爭,又因同屬正邪兩賦的稟性而惺惺相惜。無奈在封建禮教壓迫下,林黛玉受盡“風刀霜劍嚴相逼”之苦,最後於賈寶玉、薛寶釵大婚之夜淚盡而逝。

基本信息

人物外貌

陳曉旭飾林黛玉(87版紅樓夢劇照) 陳曉旭飾林黛玉(87版紅樓夢劇照)

10歲時年貌雖小,其舉止言談不俗,身體面龐雖怯弱不勝,卻有一段自然的風流態度。

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閒靜似姣花照水,行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

秉絕代姿容,具稀世俊美,詩云“顰兒才貌世應稀”。

人物生平

仙界來歷

陳曉旭飾林黛玉 87版紅樓夢劇照 陳曉旭飾林黛玉 87版紅樓夢劇照

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仙草,因受到赤霞宮神瑛侍者天天以甘露灌溉,始得久延歲月,脫了草木之胎,幻化人形,修成女體,終日游於離恨天外,飢餐秘情果,渴飲灌愁水。只因尚未酬報灌溉之德,故鬱結著一段纏綿不盡之意。

當神瑛侍者凡心偶熾下凡投胎之時,絳珠仙子一道下凡,轉世投胎成賈府血親的林黛玉,願以一生所有的眼淚替往日露水還他 。

家庭出身

林黛玉本貫姑蘇人氏,五歲時因父做官遷居揚州。母親賈敏是賈母最小的女兒,父親林如海是前科的探花,升至蘭台寺大夫,欽點出為巡鹽御史。林家雖是富貴之家,卻亦是書香門第。林黛玉曾有小一歲的幼弟,養到三歲死了。所以父母對她愛如珍寶,見她聰明清秀,便請了賈雨村做家庭教師,教她讀書習字,假充養子之意 。林黛玉六七歲,母親一病而終。

10歲-12歲寶黛釵初會

陳曉旭飾林黛玉(87版紅樓夢劇照) 陳曉旭飾林黛玉(87版紅樓夢劇照)

賈母憐她無人依傍教育,便接她到自己身邊,黛玉10歲,寶玉11歲,寶釵、晴雯、襲人、香菱13歲,薛蟠15歲,賈璉20多歲,鳳姐20歲,賈蘭5歲,死去的賈珠23-24歲,賈元春22-23歲,迎春11-12歲,探春10-11歲,惜春10歲,史湘雲10-11歲,賈珍尤氏30多歲。

初次見面,賈寶玉便問她可也有玉沒有,她如實回答說沒有,不料惹發了賈寶玉的痴狂病,當場摔玉。她感到內疚,夜裡獨自淌眼抹淚 。適逢殘冬,賈母把碧紗櫥里的空間騰出來給黛玉,賈寶玉挪出來睡在碧紗櫥外的床上。富察明義詩曰“少小不妨同室榻,夢魂多個帳兒紗”,便是吟詠寶黛隔著碧紗櫥同室分榻而睡的場景 。

林黛玉進榮府以後,賈母萬般憐愛,寢食起居,一如賈寶玉。二人親密友愛,日則同行同坐,夜則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順。不想忽然來了一個薛寶釵,比林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因此林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鬱不忿之意。賈寶玉因與林黛玉同隨賈母一處坐臥,故略比別個姊妹熟慣些;既熟慣,則更覺親密;既親密,則不免一時有求全之毀,不虞之隙 。

林黛玉10歲,冬底,父親重病,賈璉送林黛玉到揚州探親 。次年九月初三,父親病逝,歸葬蘇州 。十一月下旬,林黛玉、賈璉回京 ,從此常住賈府 。

12歲林黛玉葬花

元月元宵,元春省親,林黛玉偷偷替賈寶玉作了一首《杏簾在望》,元春評價這首比賈寶玉自作的前三首都好 。二月二十二日,群芳入住大觀園,林黛玉住了瀟湘館 。

林黛玉葬花(87版紅樓夢劇照) 林黛玉葬花(87版紅樓夢劇照)

三月中浣,林黛玉葬花。賈寶玉要把落花葬在水裡,林黛玉則以為大觀園裡的水乾淨,但一流出去,外面人家髒的臭的混倒,仍舊把花遭塌了。所以她在園內畸角上做了一個花冢,把落花掃了,裝在絹袋裡,拿土葬了,任其隨土自化,這樣才潔淨 。林黛玉與賈寶玉共讀《西廂記》,然後獨自回房路過梨香院牆外時又聆聽十二女伶演習《牡丹亭》,大受感動,不覺心痛神痴,眼中落淚 。受這兩本愛情教科書的啟蒙,寶黛愛情開始萌芽。

四月二十六日葬花,林黛玉感花傷己,吟唱《葬花詞》 。恰好賈寶玉尋來,聽見“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等句,不覺慟倒山坡之上。林黛玉要躲,賈寶玉連忙趕上去,解釋誤會,這是寶黛第一次訴肺腑 。

元春賜端午節禮,獨有薛寶釵和賈寶玉的一樣,觸動了賈寶玉;清虛觀張道士為賈寶玉提親,觸動了林黛玉。五月初二,寶黛大吵,賈寶玉砸玉,這是二人鬧得最大的一次 。至初四日,二人和好 。初六,賈寶玉在史湘雲面前表達對科舉仕途的不滿,認林黛玉為知己,無意間被林黛玉聽了去,不覺又喜又驚,又悲又嘆,遂有寶黛第二次訴肺腑 。晚間,賈寶玉托晴雯帶給林黛玉兩條舊手帕傳情,林黛玉作《題帕三絕》 。

13歲詩社奪魁

八月二十一日,大觀園成立海棠詩社,林黛玉別號瀟湘妃子。當日就在探春秋爽齋做海棠詩,眾人都推林黛玉那首為上。李紈力排眾議,評林黛玉詩“風流別致”,評薛寶釵詩“含蓄渾厚”。探春同意評林黛玉居第二 。二十三日,眾人齊聚藕香榭做菊花詩,林黛玉做的三首《詠菊》《問菊》《菊夢》包攬前三,拔得頭籌 。

14歲諷劉姥姥

菊花詩會後,劉姥姥游大觀園,林黛玉一舒愁腸,展放愁眉,和姐妹們開懷大笑,“笑岔了氣,伏著桌子只叫噯喲”,“笑得兩手捧著胸口” 。以致一時高興,得意忘形,失於檢點,行令時將那《牡丹亭》《西廂記》說了兩句 。她還取笑劉姥姥講的故事道“還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抽柴,還更有趣兒呢” ;諷刺劉姥姥的舞姿道“當日聖樂一奏,百獸率舞。如今才一牛耳” ;調侃劉姥姥為“母蝗蟲” 。她這些雅謔之語在回目上被譽為補劉姥姥之餘音 ,劉姥姥給她帶來了非常珍貴的快樂心情和藝術靈感 。

14歲步步驚心

蔣夢婕飾林黛玉(2010新紅樓夢劇照) 蔣夢婕飾林黛玉(2010新紅樓夢劇照)

劉姥姥剛回家,林黛玉就因那《牡丹亭》《西廂記》的艷曲而受到薛寶釵審問。薛寶釵採取了臨之以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三步 ,令她在釵黛之爭中頓失自信,只有答應“是”的一字,央告討饒。 九月初,薛寶釵又與她促膝談心,擺明自己的強勢在於有哥哥、母親。林黛玉深感危機四伏,悶制《秋窗風雨夕》一首。

從九月初到十月中,薛寶釵堅持給林黛玉送了一個多月的燕窩。後來賈寶玉察覺了,婉拒薛寶釵好意,轉而求之於賈母,悄悄叫人每日送一兩燕窩。此事被趙姨娘偷聽了去 ,恰應了當初林黛玉的擔憂,招人嫉恨咒罵。 燕窩事件給林黛玉拉仇恨,令瀟湘館與趙姨娘結怨。果然,那段時間賈府中關於林黛玉的流言四起,誹謗她與賈寶玉私定偷盟 。

元宵夜宴,賈母借著說書的機會當面闢謠,嚴厲駁斥所有對林黛玉的造謠誹謗 。

林黛玉受審、薛寶釵送燕窩,被賈寶玉稱為“孟光接了梁鴻案”,意指釵黛和好。然而與此同時,林黛玉病情日益加重,時常“自尋煩惱”“只覺心酸”“只管酸痛” 。連紫鵑都替她著急,巧用情辭試探賈寶玉真心。事後,紫鵑冷冷否定了薛寶釵這位“金蘭契”,“憑人去欺負”一句更直指薛家。林黛玉明知其故,但迫於無奈,依然認了薛姨媽做乾娘 。

七月十五日,林黛玉在房裡設壇祭祖,作《五美吟》,分別詠懷西施、虞姬、明妃、綠珠、紅拂 。八月,薛寶釵饋贈江南土物,林黛玉睹物思鄉 。

14歲中秋聯詩

林黛玉聯詩(87版紅樓夢劇照) 林黛玉聯詩(87版紅樓夢劇照)

三月,作《桃花行》。初二,林黛玉重建桃花社。但因各種瑣事耽誤,直到暮春之際,才開了一社,命題柳絮詞 。此後又無下文,大觀園詩社無疾而終。

八月十二日,抄檢大觀園。到了瀟湘館,鳳姐安撫林黛玉,不讓她起床,且說些閒話。王善保家的從紫鵑房裡抄出賈寶玉舊物,鳳姐淡淡地化解了 。十五日,中秋夜宴散席後,林黛玉與史湘雲往凹晶館聯詩,聯出“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這等過於頹敗淒楚的警句 。十七日,賈寶玉作《芙蓉女兒誄》祭奠晴雯。林黛玉從花影中走出來提出修改意見,賈寶玉最後改句雲“茜紗窗下,我本無緣;黃土壟中,卿何薄命”,林黛玉聽了,忡然變色 。

15-17歲林黛玉之死

林十五歲,薛家婆子送給她蜜餞荔枝 。黛、寶夢魘,林黛玉咯血 。

林十六歲,十月,寶黛參禪,賈寶玉吐露心聲,誓不變心 。十一月,怡紅院海棠反季節開花,通靈寶玉丟失 。林黛玉一面暗自慶幸金玉姻緣或許可破,一面又擔心賈寶玉吉凶,因而喜憂參半,輾轉難寐。十二月十九日,元春薨逝 。

陳曉旭飾林黛玉(87版紅樓夢劇照) 陳曉旭飾林黛玉(87版紅樓夢劇照)

林十七歲,正月,王子騰在離京二百多里的地方被藥死,賈府一個月內連失兩大靠山。加之賈寶玉瘋癲,賈政放了江西糧道,赴任在即,賈府不得不加緊籌辦賈寶玉婚事。二月初二,賈母為了給賈寶玉沖喜,又想到金玉之說,遂與賈政議定賈寶玉、薛寶釵婚事。同時,為了矇混賈寶玉,鳳姐向賈母、王夫人獻掉包計。初四,金玉婚事意外被傻大姐泄密,林黛玉急痛攻心,去賈母院見賈寶玉,二人最後一次參禪。林黛玉問:“寶玉,你為什麼病了?”賈寶玉笑道:“我為林姑娘病了。” 十一日,林黛玉焚稿。十二日,即林黛玉生日當天,賈寶玉、薛寶釵大婚 ,林黛玉淚盡而逝。當時守在身邊的僅有紫鵑、探春、李紈三人,“惟有竹梢風動,月影移牆,好不淒涼冷淡” ,描繪出“冷月葬花魂”的實景。

黛玉之死的伏筆在劉姥姥講的故事裡,說這若玉(一作“茗玉”)小姐生到十七歲,一病死了 。原著寫林黛玉的死因、年齡與若玉小姐相合,場景與中秋詩“冷月葬花魂”相合 。

賈寶玉婚後,精神恢復,聽聞林黛玉去世,立刻往瀟湘館悼念,淚灑相思地 。

瀟湘[林黛玉] 瀟湘[林黛玉]

林黛玉逝世第二年,正月二十一日薛寶釵生日,賈寶玉復往瀟湘館,對景悼顰兒 。四月,賈寶玉夢入真如福地(即太虛幻境變形),見到絳珠仙草和瀟湘妃子的幻象 。

人物評價

書中評價

正冊判詞(釵黛合一)

畫著兩株枯木,木上懸著一圍玉帶,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也有四句言詞,道是: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紅樓夢曲-枉凝眉

林黛玉與賈寶玉(87版紅樓夢劇照) 林黛玉與賈寶玉(87版紅樓夢劇照)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

花名簽

上面畫著一枝芙蓉,題著“風露清愁”四字,那面一句舊詩,道是:莫怨東風當自嗟。

詩詞

《葬花詞》: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葬花詞》: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污淖陷渠溝。

《問菊》: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

《桃花行》:桃花簾外開仍舊,簾中人比桃花瘦。

自評

比不得寶姑娘,什麼金什麼玉的,我們不過是個草木之人罷了。

父母早逝,雖有銘心刻骨之言,無人為我主張。況近.日每覺神思恍惚,病已漸成,醫者更雲氣弱血虧,恐致勞怯之症。你我雖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縱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

他評

賈雨村:我這女學生言語舉止另是一樣,不與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

賈母:我這老冤家,是那一世里孽障?偏遇見這么兩個不省事的小冤家,沒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是俗語說的,“不是冤家不聚頭”。

林丫頭那孩子倒罷了,只是心重些,所以身子就不大狠結實了。要賭靈性兒,也和寶丫頭不差什麼;要賭寬厚待人裡頭,卻不濟他寶姐姐有耽待、有盡讓了。

賈寶玉:林姑娘從來說過這些混帳話不曾,若他也說過這些混帳話,我早和他生分了。

妙玉:你這么個人,竟是大俗人,連水也嘗不出來。

薛寶釵:更有顰兒這促狹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將市俗的粗話,撮其要,刪其繁,再加潤色比方出來,一句是一句。這“母蝗蟲”三字,把昨兒那些形景都現出來了。虧他想的倒也快。

鳳姐:(林丫頭)是美人燈兒,風吹吹就壞了。

興兒:(林黛玉)面龐身段和三姨不差什麼,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這樣的天,還穿夾的,出來風兒一吹就倒了。我們這起沒王法的嘴都悄悄的叫他“多病西施”……自己不敢出氣,是生怕這氣大了,吹倒了姓林的。

評點者評價

塗瀛 人而不為時輩所推,其人可知矣。林黛玉人品才情,為《石頭記》最,物色有在矣。乃不得於姊妹,不得於舅母,並不得於外祖母,所謂曲高和寡者,是耶,非耶?語云:“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其勢然也。”於是乎黛玉死矣。

薛寶釵善柔,黛玉善剛;薛寶釵用屈,黛玉用直;薛寶釵徇情,黛玉任性;薛寶釵做面子,黛玉絕塵埃;薛寶釵收人心,黛玉信天命,不知其他。

王希廉 黛玉一味痴情,心地褊窄,德固不美,只有文墨之才。(護花主人總評)

黛玉《哭花詞》極嘆紅顏薄命,是黛玉一生因果,與《紅樓夢曲》遙相關照。(第27回)

黛玉之哭只哭得自己,賈寶玉之慟直慟到一家,深淺不同,是兩人分別處關鍵。(第28回)

姚燮 還淚之說甚奇。然天下之情,至不可解處,即還淚亦不足以極其纏綿固結之情也。書中林黛玉,自是可人。淚一日不還,黛玉尚在;淚既枯,黛玉亦物化矣。

神瑛與絳珠,一草一石,所謂木石緣也。人皆重金玉而賤木石,豈天意亦與為轉移耶?(第1回)

黛玉自雲近.日少淚,不知無淚之比有淚,其心為更傷,其病為更深。(第49回)

雪芹先生不欲以曖昧之事遭蹋閨房,故於黛玉臨終時標出“身子乾淨”四宇,使人默喻其意。黛玉氣斷之時,即薛寶釵婚成之候。新房熱鬧,滿堂合奏笙簫;舊院淒涼,半空亦有音樂。夫笙簫者,生所同也。音樂者,死所獨也。黛玉亦何慊乎釵!(第98回)

張新之 寫黛玉處處口舌傷人,是極不善處世、極不自愛之一人,致蹈殺機竟不覺。(《紅樓夢讀法》)

周春 黛玉幼居母喪,克盡孝道,其心地極明白者。故其死也,既悲雙親之早世,又憤外婆之炎涼,因而嘔血數升,奄奄垂絕。若專以為相思病,亦不諒其苦心也。此書發於情,止乎禮義,頗得風人之旨。(《紅樓夢約評》)

夢覺主人:林黛玉之仙草臨胎,逆料良緣會合,豈意摧殘蘭蕙,惜乎《摽梅》之嘆猶存。似而不似,恍然若夢,斯情幻之變互矣。(甲辰本卷首)

脂硯齋 黛玉情情。(戚序本第19回)

二玉事,在賈府上下諸人,即看書人、批書人皆信定一段好夫妻,書中常常每每道及,豈具不然,嘆嘆!(甲戌本第25回)

文學史評價

王文娟飾林黛玉(1962版越劇電影劇照) 王文娟飾林黛玉(1962版越劇電影劇照)

林黛玉出身於“清貴之家”,由於小時父母鍾愛,比較任性。後因父母早喪,寄居賈府,孤苦伶仃。環境的齷齪勢利,使她“自矜自重,小心戒備”,為保持自己純潔的個性,她始終“孤高自許,目下無塵”,並且常以“比刀子還利害”的語言,揭露周圍不合理的現象,因而被人看作是“刻薄”、“小心眼”。出於她和賈寶玉一致的叛逆性格,她鄙視封建文人的庸俗,詛咒八股功名的虛偽。在賈府“一年三百六十日,風霜刀劍嚴相逼”的生活中,只有自幼耳鬢廝磨的賈寶玉才是她唯一的知己。她和賈寶玉之間的真摯感情,成了她能在這個勢利環境中生活下去的一個重要的精神支柱……在焚稿斷痴情一回中,她一面吐血,一面焚稿,以死向這個黑暗的社會表示最後的反抗。在黛玉身上又使我們看到一種新型婦女的思想意識的萌芽。

林黛玉是一個美麗而才華橫溢的少女。她早年父母雙亡,家道中落,孤苦伶仃,到賈府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但是她孤高自許,在那人際關係冷漠的封建大家庭里,曲高和寡,只有賈寶玉成為她惟一的知音,遂把希望和生命交付於對賈寶玉的愛情中。她並沒有為了爭取婚姻的成功而屈服於環境,也沒有適應家長的需要去勸告賈寶玉走仕途經濟的道路。她我行我素,用尖刻的話語揭露著醜惡的現實,以高傲的性格與環境對抗,以詩人的才華去抒發對自己命運的悲劇感受。她為保持自己的人格尊嚴和純潔的愛情而付出全部的生命。

其它評價

魯迅 你們看,林妹妹整天愁眉苦臉,哭哭啼啼,小肚雞腸,我可受不了啊……林黛玉雖然美,但那是一種病態美。

陳曉旭飾林黛玉(87版紅樓夢劇照) 陳曉旭飾林黛玉(87版紅樓夢劇照)

王國維 賈母愛薛寶釵之婉嫕而懲黛玉之孤僻,又信金玉之邪說而思壓賈寶玉之病;王夫人固親於薛氏鳳姐以持家之故,忌黛玉之才而虞其不便於己也;襲人懲尤二姐、香菱之事,聞黛玉“不是東風壓西風,就是西風壓東風”之語(第八十一回),懼禍之及而自同於鳳姐,亦自然之勢也。賈寶玉之於黛玉,信誓旦旦,而不能言之於最愛之祖母,則普遍之道德使然,況黛玉一女子哉!由此種種原因,而金玉以之合,木石以之離,又豈有蛇蠍之人物、非常之變故行於其間哉?不過通常之道德、通常之人情、通常之境遇為之而已。

俞平伯 釵黛雖然並秀,性格卻有顯著不同:如黛玉直而薛寶釵曲,黛玉剛而薛寶釵柔,黛玉熱而薛寶釵冷,黛玉尖銳而薛寶釵圓渾,黛玉天真而薛寶釵世故……一個是封建家庭的孤臣孽子,一個是它的肖子寵兒。作者借了抑揚褒貶進行批判,對於釵黛有所抑揚。其揚黛抑釵,他的意思原是鮮明的。

王蒙 林黛玉是理想、是詩,她本身便是情,是一切電腦沒有,而人類所渴望所難以獲得,所夢寐以求的情。她的鐘情、嫉妒、多疑、糾纏、懼怕,她的病態,表現了許多弱者的內心,表現了許多強者深藏的、潛意識中的不願人知的那一面內心。

呂啟祥 林黛玉不僅是《紅樓夢》的第一女主人公,在某種意義上,也可以看做整箇中國文學史的第一女主人公。她是凝聚著本民族文化的華粹精英……如果說,他把天地間靈秀之氣所鐘的女兒喻之為花,那么,林黛玉就是花的精魂;如果說,他把生活心靈化而流瀉為詩,創造了充滿詩意的真正的藝術,那么他所創造的林黛玉形象最富於詩人氣質,是詩的化身。

文化原型

陶慧敏飾林黛玉(1989北影版劇照) 陶慧敏飾林黛玉(1989北影版劇照)

湘妃。林黛玉在大觀園的居所瀟湘館因有千百竿翠竹遮映而得名 ,她在詩社別號“瀟湘妃子”,探春道:“當日娥皇、女英灑淚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她住的是瀟湘館,她又愛哭,將來她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變成斑竹的。” 相傳帝舜死於廣西蒼梧,葬於湖南九嶷山,二妃娥皇、女英一路尋覓到洞庭湖,望九嶷山痛哭,灑淚竹上成斑,淚盡,死於長江、湘江之間,死後成湘水女神,也叫湘妃、湘夫人。林黛玉還淚、愛哭,含有娥皇、女英的文化因子。

西施。林黛玉婀娜苗條、轉盼含情、憂鬱多病之美與天下第一美女西施頗有些神似。小說描寫林黛玉“病如西子勝三分” ,即用了西施捧心的典故。賈寶玉形容林黛玉容貌“眉尖若蹙”,為她取字“顰顰” ,盡得西施顰眉之風流。林黛玉自作懷古詩《五美吟》第一首詠西施“一代傾城逐浪花” 。賈府下人常以“病西施”戲稱林黛玉 ,被稱為“林黛玉之副”的晴雯也喜歡“天天打扮的像個西施的樣子” 。

飛燕。林黛玉葬花的回目“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冢飛燕泣殘紅” ,以楊妃比配薛寶釵,以飛燕比配林黛玉,這是用了“環肥燕瘦”的典故,讚美薛寶釵豐滿圓潤之美猶如楊妃,黛玉輕盈裊娜之美猶如飛燕。漢伶玄《趙飛燕外傳》:“長而纖綆輕細,舉止翩然。” 晉葛洪《西京雜記》卷一:“趙後體輕腰弱,善行步進退。” 因腰肢纖柔靈巧,飛燕善作掌上舞。小說描寫林黛玉“行動似弱柳扶風” ,描寫晴雯“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 ,一顰一笑、舉手投足之間無不透出如同飛燕起舞般的自然舞美。

李清照。林黛玉的《葬花吟》《秋窗風雨夕》《桃花行》等作品表現出來的憂愁、憔悴、柔婉、清瘦形象,與李清照《醉花陰》詞“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聲聲慢》詞“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 、《一剪梅》詞“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堪稱千載知音。愁、淚、瘦是李清照、林黛玉詩詞作品中共通的主題,也是她們生活、命運的寫照。

鶯鶯。林黛玉反抗禮教,追求真愛,受到《西廂記》的啟發,回目“西廂記妙詞通戲語”。寶黛讀西廂是《紅樓夢》中一個經典鏡頭。林黛玉越看越愛看,自覺詞藻警人,余香滿口。雖看完了書,卻只管出神,心內還默默記誦 。後來又在很多場合不自覺將那西廂曲詞脫口而出:“呸,原來也是個‘銀樣鑞槍頭’。” 甚至連睡夢中都忘情的吟出“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之句 ,行令時又吟出“紗窗也沒有紅娘報”之句 。

曹雪芹以舜妃娥皇女英的神話傳說作為構思林黛玉的精神風貌和生活環境的素材,以靈芝仙草和巫山女神瑤姬作為絳珠仙草和絳珠仙子的神話淵源,為林黛玉開掘並準備了豐富的美之源泉。從《西廂記》的崔鶯鶯形象以及晚明才女馮小青、朱楚生、葉小鶯等人的傳記中摭取素材, 塑造林黛玉追求自由婚姻的性格;繼承《楚辭》開創的“ 香草美人” 傳統,以竹、芙蓉和芭蕉來象徵林黛玉的精神風貌;借唐代詩人劉希夷《代悲白頭吟》和明代唐寅《花下酌酒歌》及其葬花軼事來構思“ 黛玉葬花”情節。

影視形象

電影版

影視劇中各版林黛玉 影視劇中各版林黛玉

1924年京劇電影《黛玉葬花》——梅蘭芳飾演黛玉

1927年復旦影片公司版電影《紅樓夢》——陸劍芳飾演黛玉

1929年上海孔雀影片公司電影版《紅樓夢》——陸美玲飾演黛玉

1944年卜萬蒼執導電影《紅樓夢》——周璇飾演黛玉

1949年香港粵語電影《紅樓夢》——小燕飛飾演黛玉

1952年電影《新紅樓夢》——李麗華飾演黛玉

1954年香港粵語電影《大觀園》——方艷芬飾演黛玉

1956年香港畢虎導演電影《紅樓夢》——鷺紅飾演黛玉

1961年香港邵氏電影《紅樓夢》——樂蒂飾演黛玉

1962年岑范執導越劇電影《紅樓夢》——王文娟飾演黛玉

1977年香港邵氏電影《金玉良緣紅樓夢》——張艾嘉飾演黛玉

1978年金漢導演電影《新紅樓夢》——周芝明飾演黛玉

1989年大陸北影版《紅樓夢》 ——陶慧敏飾演黛玉

2007年經典版數字越劇舞台藝術電影《紅樓夢》——王志萍飾演黛玉

2007年胡雪陽執導新版越劇《紅樓夢》——仰萍飾演黛玉

2012年龔應恬執導崑曲電影《紅樓夢》——朱冰貞飾演黛玉

電視劇版

1975年香港tvb版電視劇《紅樓夢》——汪明荃飾演黛玉

1977年香港佳視版電視劇《紅樓夢》——毛舜筠飾演黛玉

1978年台灣華視電視劇《紅樓夢》——程秀瑛飾演黛玉

1983年台灣華視版《紅樓夢》——趙永馨飾演黛玉

1987年大陸央視版電視劇《紅樓夢》——陳曉旭飾演黛玉

1996年台灣華視版電視劇《紅樓夢》——張玉嬿飾演黛玉

2009年李平導演電視劇《黛玉傳》——閔春曉飾演黛玉

2010年李少紅導演電視劇《新紅樓夢》——蔣夢婕飾演黛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