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美

潘美

潘美(925年-991年),字仲詢,漢族,大名府人,北宋開國名將之一。潘美與宋太祖趙匡胤關係素來深厚,宋朝建立後,受到重用。李重進叛亂,太祖親征,潘美為行營都監從征。開寶三年(970年),為行營諸軍都部署、朗州團練使,率軍滅南漢,一開始潘美圍攻賀州。潘美設伏於南鄉岸,大破南漢軍,擒斬伍彥柔。接著連克昭、桂、連三州,進逼韶州。再取韶州,南漢後主出降,南漢滅亡。即日,命潘美與尹崇珂同知廣州兼市舶使。開寶五年(972年),兼嶺南道轉運使。開寶八年(975年)助都部署曹彬伐南唐,南唐滅亡,加檢校太傅、宣徽北院使。太平興國四年(978年)正月,任北路都招討制置使,判太原行府事,隨太宗伐北漢,又被任為知幽州行府事,隨太宗北伐遼,兵敗而回。淳化二年( 991年),加同平章事,數月後死,年六十七。贈中書令,謚武惠。鹹平二年(999年),配饗太宗廟庭。潘美在宋真宗時代又追封為鄭王。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侍奉柴榮

潘美潘美
父親潘瞞,在常山當過軍校。潘美年輕時風流倜儻,附屬於府中典謁。曾經對家鄉人王密說:“漢代(後漢)將要結束了,奸臣恣肆行虐,天下有改朝換代的徵兆。大丈夫不在這個時候建立功名,謀取富貴,碌碌無為與萬物一併滅亡,直是羞恥啊。”正好柴榮任開封府尹,潘美任柴榮的侍從。
到柴榮即帝位後,建立後周,是為周世宗。補任潘美為供奉官。高平之戰,潘美因為戰功遷為西上閣門副使。後出任陝州(今河南三門峽市)監軍,改任引進使。當柴榮準備用兵於隴、蜀二地時,命潘美統率永興的屯兵,管理西部戰事。

開宋元勛

趙匡胤對潘美待遇很優厚,陳橋兵變以後,命令潘美先去見執政大臣,宣諭聖旨於中外。陝州主將袁彥兇悍,信任奸佞小人,喜歡殺人貪財,而且修理兵器,太祖怕他叛亂,派潘美監視他的軍隊準備處置他。潘美一人騎馬前去宣諭,認為天命既定,應當克守臣職,袁彥於是入朝。趙匡胤高興地說:“潘美不殺袁彥,能讓他來晉見,實現了我的願望啊。”
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李重進叛亂,趙匡胤親自征伐,任命石守信為招討使,潘美為行營都監做他的助手。揚州平定後,潘美留任為巡檢,以行使鎮撫之事,因功授為泰州團練使。當時平定湖南叛將汪端後,人心不安,於是任命潘美為潭州(今湖南長沙)防禦使。南漢後主劉鋹幾次侵犯桂陽、江華等地,潘美把他們都擊敗。溪峒蠻獠等民族從唐朝開始,時常侵犯內地,成為百姓的一大禍患。潘美追剿到他們的老窩,誅殺俘獲了很多人,對其餘的人加以慰撫,這些少數民族地區才安定下來。
宋太祖乾德二年(964年),潘美又隨從兵馬都監丁德裕等人率領軍隊攻克郴州。

攻滅南漢

宋太祖開寶三年(970年),宋朝下令征伐南漢,任命潘美為行營諸軍都部署、朗州(今湖南常德)團練使,尹崇珂為他的副手。軍隊進克富州(今廣西昭平縣),劉鋹派其將領率領軍隊一萬多人來增援,潘美與他們作戰,大敗南漢軍,於是攻克賀州。十月,又攻下昭州(今廣西平樂縣)、桂州(今廣西桂林)、連州,西江各州相繼投降。潘美因為戰功移任南面都部署,進駐韶州(今廣東韶關)。
韶州是廣州的北面門戶,敵軍十餘萬人聚結在這裡。潘美指揮軍隊乘機進攻,韶州於是被攻下,斬殺俘虜敵軍數萬人。劉鋹窮愁急迫,派遣他的大臣王珪到軍營來請求和好,又派他的左僕射蕭漼、中書舍人卓唯休奉表請降。潘美對他們宣諭趙匡胤的意思,認為能戰就與他們戰,不能戰就讓他們守,不能守就讓他們降,不能降就讓他們死,不能讓他死就趕走他們,除這五種結果外其他不得接受。潘美就命令殿直冉彥袞指揮押送蕭漼等人到朝廷。
劉鋹又派他的弟弟劉保興率領軍隊抵抗,潘美就率領軍隊兼程行軍趕到柵頭,離南漢都城廣州僅一百二十里遠。南漢軍隊十五萬人憑藉山谷堅固陣地等待宋軍,潘美於是構築壁壘休整部隊,與將領們計議說:“敵軍用竹木編為柵欄。如果用火攻,敵軍一定潰亂,趁機用精銳部隊夾擊敵人,是萬全之策。”於是分派丁夫幾千人,每人拿著兩個火把,秘密地行軍到達南漢軍的柵欄。
到了晚上,萬餘火把一齊發攻,正好天氣刮著大風,火勢很強。南漢軍受到驚動來進犯,潘美急忙指揮軍隊迎擊,南漢軍大敗,宋軍斬首數萬人。潘美指揮軍隊長驅直入攻到廣州,劉鋹把他的府庫都焚燒了,宋軍於是攻克廣州,擒俘劉鋹押送到京師,並向朝廷報捷。當天,朝廷任命潘美與尹崇珂同知廣州兼市舶使。五月,任命潘美為山南東道節度使。
開寶五年(972年),潘美兼任嶺南道轉運使。土豪周思瓊糾聚民眾依仗海域叛亂,潘美討平他們,嶺南於是安定下來。

從平江南

開寶七年(974年),宋王朝計畫征伐南唐。九月,派遣潘美與劉遇等將領率領軍隊先頭到達江陵(今湖北荊州)。十月,任命潘美為昇州道行營都監,與曹彬一起出發,進駐秦淮。當時船隻沒有準備好,潘美下令說:“我接受詔令,指揮驍勇善戰的軍隊數萬人,期望能夠一定獲勝,怎能因為一條淺水所限而不敢直接渡過去呢?”於是指揮軍隊渡江,南唐軍被擊敗。到采石磯浮橋做成時,南唐用二十多艘戰船敲響戰鼓溯水而上乘機來攻。潘美指揮軍隊奮勇而戰,奪取南唐軍的戰艦,擒獲南唐軍將領鄭賓等七人,又攻破南唐軍城南的水營柵欄,分派水師駐守。
潘美上奏朝廷,宋太祖趙匡胤派遣使者趕快遷移戰船,以防變故。潘美接到詔令馬上遷移部隊。這天夜晚,南唐果然來攻水營,未能成功。潘美進軍南唐都城金陵(今江蘇南京),南唐水軍、陸軍共十萬人在城下擺下陣勢,潘美率領部隊襲擊,把南唐軍打得大敗。
南唐後主李煜非常著急,派徐鉉求和,趙匡胤沒有答應。李煜連夜派部隊數千人,手持火把擊鼓來攻宋軍。潘美率精銳軍隊與南唐軍短兵相接,趁機與大將軍曹彬率領軍隊黎明攻城,分多道一齊進攻。平定南唐後,因為戰功潘美被封為宣徽北院使。

從征北漢

開寶七年(974年)秋,朝廷命令潘美輔佐党進進攻北漢都城太原,兩軍在汾河上交戰,宋軍大破北漢軍。宋太宗太平興國初年(976年),改任南院使。太平興國三年(978年),宋太宗趙光義加封潘美為開府儀同三司。
太平興國四年(979年),宋太宗趙光義任命將領征伐太原,潘美任北路都招討,判太原行府事。潘美部署諸將進討,平定北漢。接著征伐范陽,任潘美為知幽州行府事。
到班師的時候,趙光義任命他兼任三交都部署,留下來駐守保衛北部邊境。在三交西北方三百里,有個地方叫固軍,地勢險阻,是北邊的咽喉之地。潘美秘密襲擊並占領這個地方。於是貯積糧食駐紮兵馬堅守,從此以後北邊得以安定下來。潘美曾經巡視到代州(今山西代縣),整頓軍備,不久遼國一萬多騎兵來侵犯,靠近邊塞,潘美誓師後靜悄悄地進軍與遼軍作戰,大破遼軍。朝廷封他為代國公。
太平興國八年(983年),潘美改任忠武軍節度使,改封為韓國公。

損兵折將

雍熙三年(986年),趙光義下詔命潘美及曹彬、崔彥進等北伐,潘美率兵單獨攻下燕雲十六州的寰州(今山西朔州東)、朔州、雲州(今山西大同)、應州(今山西應縣)。
恰逢曹彬的部隊出師不利,各路軍馬都被撤回,潘美等人回到代州。不久,朝廷下詔把這四個州的百姓遷徙到內地,命令潘美等人帶領部下的軍隊保護百姓。當時遼國蕭太后和大臣耶律漢寧、南北皮室以及五押惕隱率領軍隊十多萬人,再次攻陷了寰州。楊業對潘美等人說:“現在遼兵兵力、士氣很旺盛,不能和他們交戰。朝廷只是讓我們護送這幾個州的百姓,只需帶領部隊從大石路出發,先派人秘密告訴雲州、朔州的守將,等到大軍離開代州的那天,命令雲州的部隊先出發。我的部隊駐紮在應州,契丹人必然來抵抗,就下令讓朔州百姓出城,直接進入石碣谷。派一千弓箭手埋伏在谷口,命騎兵在中路支援,那么三州的百姓,就能夠萬無一失了。
王侁反駁他的建議說:“帶領好幾萬精兵卻如此畏懼怯懦。只需直奔雁門北川,大張旗鼓的前進。”劉文裕也贊成王侁。楊業說:“不行,這樣一定會失敗。”王侁說:“將軍一直號稱‘無敵’,現在看到敵人卻猶豫不前,難道有別的心思嗎?”楊業說:“我不是怕死,只是時機對我們不利,白白讓士卒死傷卻立不了功。現在您責怪我為何不死,我應當在大家前面。”將要出發,哭著對潘美說:“這次行動一定對我們不利。我,是太原的降將,按理應當處死。皇上沒有殺我,恩寵我讓我做了將帥,交給我兵權。不是我放過敵人不去攻擊,只是想等時機,準備立點軍功來報效國家。現在大家責怪我躲避敵人,我應當率先死命殺敵。”並指著陳家谷口說:“各路軍馬在這裡擺開步兵、弓箭,支援左右翼的兵力,等我轉戰到這裡,就用步兵夾擊敵人救援你們,否則,都會被敵人所殺。”潘美於是和王侁率領部下的兵馬在谷口布陣。從寅時到巳時,王侁派人登上托邏台眺望,以為遼軍被打敗撤走,都打算爭功,立即率兵離開谷口。潘美不能控制,於是沿著交河向西南行軍二十里。不久楊業戰死,潘美立即帶兵後退。

削爵去世

回朝後,潘美因戰敗被削秩三級,責授為檢校太保。雍熙四年(987年),任檢校太師。任真定知府,不久,改任都部署、并州通判。加官同平章事,數月後去世,終年六十七歲。追贈中書令,賜諡號為武惠。鹹平二年(999年),配置於宋太宗廟附祀。

歷史評價

史書評價

《宋史》:曹彬以器識受知太祖,遂膺柄用。平居,於百蟲之蟄猶不忍傷,出使吳越,籍上私饋,悉用施予,而不留一錢;則其總戎專征,而秋毫無犯,不妄戮一人者,益可信矣。潘美素厚太祖,信任於得位之初,遂受征討之託。劉鋹遣使乞降,觀美所喻,辭義嚴正,得奉辭伐罪之體;則其威名之重,豈待平嶺表、定江南、征太原、鎮北門而後見哉?二人皆謚武惠,皆與配饗,兩家子孫,皆能樹立,享富貴。而光獻、章懷皆稱賢后,非偶然也。君子謂仁恕清慎,能保功名,守法度,唯彬為宋良將第一,豈無意哉?若李浚者,亦以材幹自結主知,遂歷清顯。謂為陰德所致,理或然也。

歷代評價

王陶:曹彬、潘美統王師平江南。二將皆知兵善戰,曹之識慮尤遠,潘所不迨。

朱元璋:如漢陳平、馮異、宋潘美皆節義,兼善始終,可以廟祀。

歸有光:宋太祖受周之禪,去五代戰爭之患,致天下於太平,則有趙普、潘美、曹彬之輩殫其謀。

黃道周:潘美丈夫,羞稱碌碌。宋祖開基,美為力戮。袁彥諭歸,峒蠻征伏。擒鋹送京,數萬斬獲。同下江南,其功更足。上征范陽,幽州以屬。美善守之,屯兵積粟。再破遼兵,徙民入腹。不意遼兵,突攻陳谷。楊業戰亡,降秩削祿。試問功名,是榮是辱。

王夫之:曹彬之謙謹而不居功,以避權也;潘美之陷楊業而不肯救,以避功也。將避權而與士卒不親;將避功而敗可無咎,勝乃自危;貿士卒之死以自全,而無有不敗者矣。

椿園七十一:潘美本宋初名將,以功名令終。近世小說所謂《楊家將》者,獨醜詆之,不遺餘力。或以為楊業之死,潘與有責焉。按李廣之死,責在衛青,後世不聞詆青以伸廣者。潘美乃無端蒙惡名,誠所謂有幸有不幸哉!按潘美性最平易近人,有功益謹慎,能保令名以終者,非無故也。潘美處功高震主之地而能謹慎,宜守保令名以終也。獨其身後無端之毀,不知從何而來?

昭槤:宋人伐遼之役,人皆怪曹、潘二公,當時宿將,何以僨軍至此,不知二人固有所避忌也。太宗性猜忌,高梁之役,自有棄軍之恥,曹、潘鹹太祖時舊臣,若使進克幽州,必招太宗之忌,鳥盡弓藏之感,良有以也。二將頗識其意,故濟陽之師已至涿鹿,乃反退雄州就食,雖粗知兵者所不肯為。而彬顧不知耶,適為僨軍之計耳。潘美亦然。

蔡東藩:宋初健將,首為曹彬,其次莫如潘美……若潘美則更不足道矣,楊業驍將也,久歷行陣,匪惟勇號無敵,即料事度勢,亦有先見之明,美乃不信其言,反誤信一忮刻之王侁,卒至孤軍應敵,力竭身亡,侁之罪固不容誅,美之罪亦豈可逭?後人憫業嫉美,至生出種種訛傳,目潘美為大奸,雖屬言之過甚,然究非盡出無稽,以視曹彬之不伐不矜,相去尤遠甚焉。

馮君實:平心而論,潘美一生的戰功要比楊業大得多,宋朝廷實際將他看作是大忠臣。

軼事典故

收養遺孤
趙匡胤奪取皇位後初次進入皇宮,見到宮中嬪妃抱著一個小孩子,問是誰,回答說:“這是周世宗的兒子。”當時范質趙普、潘美等人隨侍趙匡胤左右,趙匡胤回頭詢問對趙普,趙普等人說:“除掉他。”潘美與另一名元帥在趙匡胤身後不說話,趙匡胤招呼潘美詢問,潘美不敢回答,趙匡胤說:“我即位於周世宗,如果殺了他的兒子,不忍心這么做。”潘美說:“臣與陛下曾都是周世宗的臣子,勸說陛下殺掉這個孩子,則辜負了周世宗,勸說陛下不殺,陛下必定對我生疑。”趙匡胤說:“送給你做侄子。周世宗的兒子不可以做你的兒子。”潘美於是帶著這個孩子回家。之後趙匡胤也不問這個孩子的情況,潘美也不說。這個孩子就是潘惟吉,後來做到了刺史。潘美本來沒有兄弟,潘惟吉只稱潘美為父親卻不說祖父。這個版本出自王鞏的記載,他聲稱聽說自潘惟吉的後裔。
另一個略有不同的版本出自王銍的記載:趙匡胤陳橋兵變後進入皇宮,後宮嬪妃迎接跪拜,宮人還抱著兩個小孩子來參拜,趙匡胤詢問得知這是周世宗的兩個兒子紀王和蘄王。趙匡胤回頭對部將說:“這還留著乾什麼?”左右就將兩個孩子提走,只有潘美在趙匡胤身後用手掐著宮殿的柱子,低頭不說話。趙匡胤說:“你認為不可以這樣嗎?”潘美回答說:“臣怎么敢認為不可以,但是這在道理上不安心。”趙匡胤即刻命令將兩人追回,以其中一人賜予潘美,潘美將他收養為兒子,趙匡胤此後也不再過問。

家族成員

父親

潘璘

兒子

潘惟德,官至宮苑使。

潘惟固,官西上閣門使。

潘惟清,官拜崇儀使。

潘惟熙,娶秦王女(趙德芳之女),官拜平州刺史。

養子

潘惟吉:原是後周紀王柴熙,後周滅亡後被潘美收為養子。

女兒

潘美至少有八個女兒,已知一女嫁大理寺評事張昭允,一女嫁給了趙光義的兒子趙恆,

孫子

潘袞、潘襄、潘兗、潘允、潘夙。

孫女

章懷皇后,潘惟熙的女兒。潘美後來被追封為鄭王,就是因為章懷皇后之故。

史書記載

《宋史·卷二百五十八·列傳第十七》
關於潘美故里《封丘縣誌》載:清順治本《封丘縣誌》上寫著的:“縣東二十里潘店,世傳宋樞密使潘仁美之里。”[25]但是康熙本《封丘縣誌》上又說:“考之,宋只有潘美,無潘仁美也。美字仲詢,大名府人,謚武惠,宋之有傳,與封丘全無干涉……”

文學形象

潘美潘美

《楊家將》相關的小說、戲曲將潘美的名字改為潘仁美(或虛構成潘洪,字仁美),進行了醜化,成為一代權奸,處處與楊家作對,並且勾結遼人,圖謀奪取宋朝江山。這是傳統文藝對潘美關於楊業之死的責任,無限的藝術誇張、擴大化的結果。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