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盡塵埃

滅盡塵埃

《滅盡塵埃》是奧爾良烤鱘魚堡所寫東方玄幻類網路小說,連載於起點中文網。作品簡介:生命是一粒卑微的塵埃,隨時會被撣滅毀燼,湮沒飄零……內容簡介生命是一粒卑微的塵埃,隨時會被撣滅毀燼,湮沒飄零。而人生卻是一場盛大的修行,必將執著往上,奮鬥不息。這是英雄輩出的時代,而他們終將被征服,化作歷史的塵埃。

基本信息

作品簡介

滅盡塵埃滅盡塵埃

生命是一粒卑微的塵埃,隨時會被撣滅毀燼,湮沒飄零。而人生卻是一場盛大的修行,必將執著往上,奮鬥不息。這是英雄輩出的時代,而他們終將被征服,化作歷史的塵埃。

繼續寫平凡中驚起傳奇的故事。

作者介紹

筆名:奧爾良烤鱘魚堡(另筆名:兩隻小豬呼嚕嚕)

英文名:Roman

生日:1985年07月19日

身高:178cm

體重:60kg

祖籍:四川

學歷:大學

專長:寫作,一切有意義的玩耍

作品類型:寫實,玄幻,自由浪漫

口頭禪:那個...,哎呀....

最大優點:貼心、創作力強、敢於挑戰

最大缺點:心軟

家庭狀況:家中獨子

小時候的夢想:成為戰鬥機飛行員

最喜歡的電影:宮崎峻的卡通電影,劉德華的勵志片,周星馳的搞笑片,任何意義上面的大片猛片動作片愛好:寫作、看電影、遊戲

最愛運動:網球(看上去很帥)

最喜愛的音樂:好聽的

最喜愛的衣著:隨便換

最喜愛的顏色:隨便

最喜愛的食物:隨便,好吃的

最喜愛的音樂家:很多

最喜愛的藝人:很多

最喜愛的歌手:劉德華

個人簡介:大學畢業之後,因為不喜歡受到約束的工作和生活,且喜歡錶達內心豐富且天馬行空的想像,所以走上了寫作這一行業,秉持著“我手寫我心”的理念,努力創造出更多精彩且激動人心的作品。

個人自述:“如果有可能,我會做導演,只想要表達出心裡的東西,寫作和電影都是一種媒介。”

其他作品

《重生之大涅磐》起點首發,現已完結。

介紹:蘇燦回到了自己十六歲那年的夏天。最關鍵的問題並不是在於蘇燦如何去適應這全新的開始。而是明天過後。中考,就將沒有選擇的迎面而至!跨過了時空的界限,站在時光的這頭,面對那曾經讓他淚流滿面的過去,蘇燦要如何一步一步重拾遺憾,在這年代下面,如鷹似隼,劃出燦爛的弧度?

此前作者於逐浪下筆名為兩隻小豬呼嚕嚕,著書《文理雙修》和《文理雙修2》,遺憾的是《文理雙修2》並未堅持寫完。

作品數據

小說性質:VIP作品

總點擊:3349038

月點擊:5630

周點擊:852

小說類別:東方玄幻

總推薦:182807

月推薦:214

周推薦:41

寫作進程:新書上傳

完成字數:1754890

授權狀態:A級簽約

本書起點中文網首發

起點榮譽

2012-01-01獲得了書評活躍度榜(2011年12月)第九名

2011-12-18累積獲得五百張月票

2011-12-15累積獲得一百五十萬點擊

2011-12-10累積獲得八萬張推薦票

2011-12-02累積獲得一百張月票

2011-12-01累積獲得三十張月票

2011-12-01累積獲得一張月票

2011-11-27累積獲得八十萬點擊

2011-11-27登上了起點首頁的強力推薦榜

2011-11-26累積獲得兩萬個收藏

2011-11-24累積獲得五萬張推薦票

2011-11-19累積獲得五十萬點擊

2011-11-15累積獲得三萬張推薦票

2011-11-14累積獲得三十萬點擊

2011-11-13登上了三江頻道推薦

2011-11-13累積獲得一萬個收藏

2011-11-03累積獲得十萬點擊

2011-11-02累積獲得一萬張推薦票

2011-10-30累積獲得五萬點擊

2011-10-30累積獲得五千個收藏

2011-10-27累積獲得三千個收藏

章節目錄

滅盡塵埃

滅盡塵埃滅盡塵埃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小說類別:穿越,東方玄幻首發網站:起點中文網 小說性質:公眾作品 小說類別:東方玄幻 寫作進程:新書上傳 完成字數:178058授權狀態:A級

第一卷 仰望天堂

苦難,是為了鑄造一個偉大的時代。

目錄
楔子 一個葬禮 第一章 一個婚禮 第二章 他是上林的世子,也是流魄的王者
第三章 , 老酒 ,師 第四章 , 雪山 , 大吟釀 第五章, 預感
第六章,我心北望,劃地為痕(上) 第七章 ,我心北望,劃地為痕(下) 第八章,王都的躁動
第九章, 轉變 第十章,亟待破繭 第十一章, 天書
第十二章 ,第三品 第十三章,沒錢 第十四章,貴人約見
第十五章, 寧折不彎 第十六章, 滅盡塵埃 第十七章,靈寶價值
第十八章,逆轉! 第十九章, 錦鯉 ,和鯨鯊 第二十章,戰(上)
第二十一章,戰(中) 第二十二章,戰(中) 第二十三章,戰(下)
第二十四章,你是一個人 第二十五章,楊澤! 第二十六章,舊雨樓的, 隱者
第二十七章,上林招生那些事 第二十八章,不該錯過 第二十九章, 三品 ,或者二品?
第三十章, 驚濤 ,亦或者, 駭浪 ,(上) 第三十一章, 驚濤 ,亦或者駭浪(下) 第三十二章, 浮誇
第三十三章, 靈寶 , 虎符 ,! 第三十四章,贈予你罷 第三十五章,我看不慣,你就不允許存在
第三十六章, 希望 , 再見 第三十七章,去了哪裡 第三十八章,月滿上林
第三十九章,珞玉淨石 第四十章, 過客 第四十一章,重入
第四十二章,狐狸和, 小王子 第四十三章,她的名字 第四十四章, 基督山伯爵 ,的故事
第四十五章, 功勞 第四十六章,藏雪柔勁 第四十七章, 拾階而上
第四十八章, 登樓 ,蹬人! 第四十九章, 跟我回家 第五十章,站立!
第五十一章, 對手

第五十二章 名揚上林

第五十三章 達成!

第五十四章 差距(二合一求票!)

第五十五章 生與死(要上架了)

第五十六章 還會相見

第五十七章 西陀聖女

第五十八章 靈脈者

第五十九章 高手風範(求月票訂閱)

第六十章 神殿西陀

第六十一章 大考

第六十二章 道歉

第六十三章 大考第一

第六十四章 好好活著

第六十五章 刺殺

第六十六章 地獄與天堂,那些塵埃

第六十七章 我們要保你

第六十八章 信心

第六十九章 更重要的事

第七十章 審判

第一章 禪道

第二章 黑水神道

第三章 脫離

今天必須要請假了

第四章 先有光,亦或者希望

第五章 初戰

第六章 拳頭說話

三章萬多字更新,烤魚罕見的勤奮了,求月票求支援

第七章 古雲村

第八章 危機

第九章 危機

第十章 家園

第十一章 洄遷

第十二章 狂奔的少年

第十三章 古濯

第十四章 水脈修復(上)

第十五章 水脈修復(中)

第十五章 水脈修復(再中)

第十七章 水脈修復(下)(二合一)

第十八章 蒼夜雪狼(二合一)

第十九章 我是青熊獸

第二十章 迴旋

第二十一章 逃離

第二十二章 靈脈小成

第二十三章 逆龍襲

第二十四章 復滅

第二十五章 踏仙平原!

第二十六章 朋友

第二十七章 飛鳳樓

第二十八章 那樣月光

第二十九章 道理

第三十章 摳啊摳

第三十一章 水陸茶會

第三十二章 爭鋒

第三十三章 地海歸墟

第三十四章 至關重要

第三十五章 琴音和怒火

第三十六章 遠星崛起

第三十七章 無所遁形

第三十八章 不堪一擊

第三十九章 暮鼓晨鐘

第四十章 探究

第四十一章 靈脈需要很大的量

第四十二章 窮瘋了和戰利品

第四十三章 打擊

第四十四章 不是這樣的?

龍年幸福,闔家安康!

第四十五章 將錯就錯

第四十六章 靜雲殿的寶貝

第四十七章 拉攏

第四十八章 風口浪尖

第四十九章 慘叫銷魂

第五十章 必敗?

第五十一章 靈劍隱龍(求月票)

第五十二章 接戰挑釁

第五十三章 並不簡單

第五十四章 落敗!

第五十五章 重獲新生

第五十六章 互不相讓

第五十七章 因為你不知我的征途

第五十八章 靈元

第五十九章 河車搬運與境界通玄

第六十章 一騎絕塵

第六十一章 突現

第六十二章 戰(上)

第六十三章 戰(中)

第六十四章 戰 (下)

第六十五章 破!

第六十六章 喧沸

第六十七章 少見的勇氣

第六十八章 邀請,便不容拒絕(上)

第六十九章 邀請,便不容拒絕(下)

第七十章 那些遙遠的回憶 奧

第七十一章 後悔了

第七十二章 哪裡都是天堂

第七十三章 不靜禪功

第七十四章 眼光

第七十五章 爭辯

第七十六章 星空之下

第七十七章 決戰,展開

第七十八章 心計

第七十九章 古濯現,驚天變!

第八十章 青木令現,八方動!

第八十一章 各方,制衡!

第八十二章 泥土比人心更芳香

第八十三章 此間的少年!

第八十四章 輕舞飛揚!

第八十五章 只有兩個人

第八十六章 引導獸潮

第八十七章 脫出生天

第八十八章 自重

第八十九章 聖門之敵(求票!)

第九十章 只是當時已杳然

第九十一章 蒼天不仁!

第九十二章 “石”來運轉

第九十三章 死戰

第九十四章 大戰!

第九十五章 三招!

第九十五章 戰靈器,入青墟

第九十七章 解釋

第九十八章 當誅

第九十九章 天地生滅

第一章 青墟

第二章 實名,天墟

第三章 修以證道

第四章 否極泰來,天墟三尊

第五章 離開之法

第六章 不滿

第七章 對弈

第八章 那意境,那步法

第九章 一心智,般若生

第十章 揍成豬頭

第十一章 三千大道取其上

第十二章 涅磐八部相

第十三章 神仙?

第十四章 三招之約

第十五章 基本上...原則!

第十六章 不需要解釋

第十七章 攔截!

第十八章 無恥

第十九章 誰無恥

第二十章 暫時相互牽制的平衡

第二十一章 來人

第二十二章 靈植場

第二十三章 陰差陽錯

第二十四章 莊園困境

第二十五章 劍拔弩張

第二十六章 殺

第二十七章 三條戰線

第二十八章 第一開刀對象

第二十九章 戰上王城

第三十章 破陣,餘孽

第三十一章 對戰,道尊

第三十二章 悟相,除名

第三十三章 天策府來人?

第三十四章 常陸援兵和盛宴

第三十五章 跌落

第三十六章 緊躡

第三十七章 使詐

第三十八章 蜃泉

第三十九章 天地精華到手來

第四十章 大版圖

第四十一章 開花了

第四十二章 收服岐山郡

第四十三章 少年的遠征

第四十四章 天守山的老人和少年

第四十五章 最後夜晚之寧靜

第四十六章 該當天誅

第四十七章 大戰!

第四十八章 意根動,天玄變(上)

第四十九章 意根動,天玄變(中)

第五十章 意根動,天玄變(再中)

第五十一章 意根動,天玄變(四)

第五十二章 意根動,天玄變(五)

第五十三章 意根動,天玄變(六)

第五十四章 意根動,天玄變(七)

第五十五章 我理解你

第五十六章 你怎么不早說!

第五十七章 入天玄

第五十八章 你其實真的很無恥

第五十九章 論道不語

第六十章 小人物

第六十一章 我要兵戈退去

第六十二章 逆境之戰!(求票!)

第六十三章 不甘還是不甘(繼續求票!)

第六十三章 千鈞

第六十四章 那一拳那一腳,那崩塌的心中日月

第六十五章 底牌

第六十六章 退兵

第六十七章 下一站...大曄!

第六十八章 不能後退

第六十七章 下一站...大曄!

第六十八章 不能後退第六十九章 在漳州

第九十章 從地獄裡來

第七十一章 不堪與敵

第七十二章 沒有援兵

第七十三章 威懾

第七十四章 活著還是活下去

第七十五章 屠龍(上)

第七十六章 屠龍(中)

第七十七章 屠龍(下)

第七十八章 一把火

第八十章 你為什麼邀約我同行

第八十章 地獄

第八十一章 好久不見

第八十二章 快請

第八十三章 不吹牛會死?

第八十四章 半藏...回來了!

第八十五章 如此懼怕,所以壓制!

第八十五章 太陰險了

第八十七章 舉國之敵

第八十八章 不負重託

第八十九章 老僧與青年

第九十章 入黃湖

第九十一章 轉守為攻

第九十二章 正是...

第九十三章 風起黃湖

延遲半小時 T

第九十四章 我餓了

第九十五章 他要跟我走

第九十六章 那些愛情

第九十七章 王庭後院的桃花

第九十八章 奮鬥不息

第九十九章 歡聚和心痕

第一百章 那夜落花驚上林

第一百零一章 奉天...尋奸?

第一百零二章 兩個世界

第一百零三章 陰差陽錯

第一百零四章 勿謂言之而不預

第一百零五章 突圍 T

第一百零六章 王庭後院種桃樹 T

第一百零七章 朝議,以及不再複議 T

第一百零八章 那些躁動 T

第一百零九章 大難將至 T

第一百一十章 我不願!

第一百一十一章 為何不嫁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七覺法王 T

第一百一十三章 災變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他從遠方來 T

第一百一十五章 孰強孰弱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座山,毀滅一座城 T

第一百一十七章 穿梭 T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奔襲! T

第一百一十九章 絕境之戰 T

第一百二十章 最後的...殺著 T

第一百二十一章 活下去...

第一百二十二章 秋蟬鳴啼之時

第一百二十三章 執宰天監?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路向北,那是西陀

第一百二十五章 來使有罅

第一百二十六章 春暖花開日,我便回來吃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要戰,我便戰

第一百二十八章 地玄巔峰

第一百二十九章 地鼠之名

第一百三十章 舊命新衣,一葉窺心

第一百三十一章 野心未遂

第一百三十二章 結果

第一百三十三章 力氣和勇氣

第一百三十四章 深秋至末

第一百三十五章 雪崖危境

第一百三十六章 諍言如刀摧人折

第一百三十七章 是乃修羅

第138章 鴻溝之戰,月神臨世

第一百三十九章 鏡心染塵

第一百四十章 破繭

第一百四十一章 波瀾將興

第一章 整裝去盛唐

第二章 當年那件事,以及命運

第三章 林間遇襲

第四章 救駕

第五章 帝國秘辛

第六章 盛唐之強

第七章 很厲害么?

第八章 月淚贈佳人

第九章 公然追求

第十章 適逢盛會

第十一章 皇道衝突

第十二章 船下有人!

第十三章 披星戴月盛唐,那年一鳴驚人!

第十四章 此去盛京皆轟然

第十五章 那不可預知之深淵

第十六章 第三塊瓊玉

第十七章 無神輝既荒蕪

第十八章 盛唐相國

第十九章 帝國之秘

第二十章 後果自負

第二十一章 神秘青年

第二十二章 宋閥宋徽

第二十三章 做菜和戰鬥一樣重要

第二十四章 食客和友人

第二十五章 不被待見的外人

第二十六章 小屋裡的罵聲

第二十七章 冤家路窄

第二十八章 聖女將臨!

第二十九章 人生里有不能逃避的事

第三十章 小國也有自己的驕傲

第三十一章 沒可能中的可能!

第三十二章 六階靈器

第三十三章 登山,鑄劍!

第三十四章 四位長老

第三十五章 完滿!

第三十六章 古鼎,魅影!

第三十七章 神魔!

第三十八章 逃之夭夭

第三十九章 煥然一新

第四十章 木樓中的談話

第四十一章 摘星樓之約(上)

第四十二章 摘星樓之約(中)

第四十三章 摘星樓之約(下)

第四十四章 動手打人

第四十五章 劍下奪人

第四十六章 驚艷一擊

第四十七章 伊人杳蹤

第四十八章 霽開摘星樓

第四十九章 但求一問

第五十章 我只要公道

第五十一章 應戰

第五十二章 針尖對麥芒

第五十三章 你們逼的!

第五十四章 天下哪來公平

第五十五章 欲仙欲死

第五十六章 秋過葬菊,山崩一擊

第五十七章 在四大閥的對立面

第五十八章 懲戒

第五十九章 崑崙聖女

第六十章 聖女之誼

第六十一章 突逢變故

第六十二章 意!

第六十三章 變故

第六十四章 背叛

第六十五章 神國

第六十六章 丹劫

第六十七章 正奇之道

第六十八章 崑崙意境

第六十九章 搜尋

第七十章 送你離開

第七十一章 被遠方的人需要著

第七十二章 他是楊家人!

第七十三章 笨死了

第七十四章 我必須要回去

第七十五章 林中異動

第七十七章 衝鋒!突進!

第七十八章 逃!

第七十九章 擒拿!

八十章 我要你的幫助

第八十一章 偽裝

第八十二章 舊人,新人。

第八十三章 禍害

第八十四章 普天院比

第八十五章 第一停!

第八十六章 阿嬌和劉福

第八十八章 院比的殘酷和身後的敵人

第八十九章 你長得很好看

第九十章 境由心造

第九十一章 一夢三四年

第九十二章 樹下第一

第九十三章 該死的楊澤

第九十四章 做出,權衡!

第九十六章 妖精

第九十七章 大長老

第九十八章 前無古人

第九十九章 發落

第一百章 事有轉機

第一百零一章 宿命的起源

第一百零二章 明夕何夕

第一百零三章 氣鎖

第一百零四章 福兮禍兮,奇葩至極

第一百零五章 幻覺?

第一百零六章 兩位傳人

第一百零七章 玄妙傳承

第一百零八章 不容拒絕

第一百零九章 送酒

第一百一十章 十七天后

第一百一十一章 雲端的對峙

第一百一十二章 質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此山之中,有選擇的自由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直等待的時刻

第九十五章 躍升

最新章節 第一百零七章 玄妙傳承

大概是覺得面前老者吳宗的話大多,已經多到了一個可能威脅到自己的地步,甚至令柯布衣心內隱隱掠過一絲恐慌,所以他第一時間反手拔劍,冷眉挑起,如同斜飛的兩柄長劍沒入額前的長髮“還跟他說這么多乾什麼!先將他拿下!”

反手,握柄,拔劍。

柯布衣一套動作連貫異常,連貫到旁人似乎能將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仿佛相當緩慢的就在眼前,然而實則這只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

柯布衣長劍在手,然後一劍隔空,朝著木門剁去。

楊澤在那一瞬間動了,施展《白駒碎月步》暴射到地上的宗守面前,一把提起他的後衣領,掉著他整個人朝後飛退。空氣發生一陣篤噪。

隨後這樣的聲音就被一種劇烈的劈啦聲音淹沒。

山里木屋的大門,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崩解。

這樣的崩解首先是從那道已經沒有門的門框開始,下塌,然後無數連著門框的木板崩起,誇張的朝後彎曲撕裂。

澎湃的力量像是劈入竹竿的柴刀一般,從木屋斬入,整個木屋發生翻天復地的變化,門框,屋頂,無數片碎瓦像是魚褪去魚鱗這個動作放快一千遍後般朝高空排疊而起,整個木屋從頭到尾,像是經歷了一場潮汐,不斷變形波動,然後層層剝離開去。

木屋的半闕已經變成無數漫天飛舞的木刺木渣,另外半闕正在崩解,這是一個極快的過程,但是偏偏在所有人眼裡,卻形成此目可怕的靜態景象。

碧藍澄澈的天空從崩解的瓦頂揭開,楊澤帶著地上的宗守從分崩離析的木屋漫天碎末中突圍而出。

扭頭看去,剛才佇立在山門這處的幾間木屋,此時已經被這一劍擊成一片廢墟。碎瓦,木樑,柜子,瓷碗木筷,鍋灶,水桶,炕榻——切面目全非。

只有老者吳宗,還端坐在原處。他屁股以下的木凳,還依然完好無損,除了本身歲月雕琢下來的痕跡之外,尚沒有受到半點外來的破壞。

而廢墟之中,宋臻正翩翩邁步而出,那些四下飛舞的瓦石,連碰都沒有碰到她,就會迸碎,那些四下撲散出來的粉塵,也沒有半點落在她乾淨的衣衫之上,她此刻從廢墟中走出,仿佛不染半分塵埃的仙女。

一劍蕩平木屋的柯布衣,此時眼神里也浮現出凝重之色,再沒有半點輕浮。無比鄭重的看著當中的女子。

“苛難僧”南苦無宣了個佛號,低眉順目道“敢問這位女主是何人,不知與面前的這位帝國叛逆,有何淵源?若只是路過歇腳,還煩請尊下抬步另移他地,勞煩借個地方,讓我等舊日同僚,處理一些sī下事務。”

楊澤從旁冷笑出聲“若咱們在那傢伙一劍之下**掉了,只怕就不會有老傢伙你這番話了吧。剛才他出劍的時候,你怎么不出言提醒規勸一下?”

南苦無卻似乎聽不出楊澤冷嘲熱諷的合什一笑“施主說得哪裡話,只是我這朋友,位居高位慣了,慣出一些脾氣,一貫這么衝動。就是剛才我還來不及制止他,向來令人頭疼,還來不及跟兩位尊駕道歉,虧得兩位完好無損,還請另移他處,以免驚擾了閣下。”

宋臻冷冷一笑“為什麼要我們離開,而不是你們走。”

柯布衣和南苦無眉頭都微微一揚,心想你就算同樣是以為不知來頭的大修行者,但這裡帝國不光是我們兩人,身後還有帝國專門針對大修行者的“騎兵第七軍”若不是想到避免節外生枝,我們也未必怕了你。

不過隨即宋臻看向吳宗,輕輕挑看“這人和我們道不同,更是毫不相識,所以你們和他的事情,與我無關。”

吳宗眼底剛剛跳動燃起的驚喜尖焰,又熄滅下去。

然而宋臻扭頭望向柯布衣,蹙眉道“不過他剛才很討厭,所以我打算……略施懲戒。”

下一瞬間,宋臻青衫鼓振,眼前一花,就來到了柯布衣面前,驚駭之間,柯布衣護體勁氣激盪,面前的空間,突然一陣劇烈的波動,土地頓時下塌下去,這一劍在他驚慌中勃然擊出,威力之大,可想而知。只是劍鋒,卻並沒有擊中來人,宋臻在他面前只顯出了一個快到極點,從而有些模糊的影跡,透過這團影跡,只隱隱看得到她淡漠而絕美的面容。

隨即從這團影跡中,探出一隻晶瑩剔透的縴手。掠過相隔的空間,重重的扇在了柯布衣瘦長的臉頰之上。啪!清脆的響聲。激盪了天守山頭頂的晴空。

柯布衣雙目不斷睜圓的瞬間,那隻晶瑩剔透的手,又反手揮出。啪!

第二聲清脆的響聲。於是整個山巔的雲團都凝固了。

高紋帝國四大門閥之一天穹廬的廬主柯布衣,在這片山峰之上,像是個年輕後生般被人連扇了兩個巴掌。空氣寂靜得可怕,落針可聞。

這樣荒唐的青情,傳回帝國之中,恐怕會震驚整個帝國圈吧!

柯布衣的雙臉高高腫起之時,宋臻已經飛掠而回,現出身影,酸酸手般擺了擺,微微一笑“就作為你剛才冒犯之舉的薄施懲戒。”

“你怎么敢!”柯布衣橫擺長劍,雙目現出通紅的怒氣。

但下一刻,就被南苦無拽住了衣袍。柯布衣一怔,怒氣才消斂沒入陰沉的眸子中。

兩人身為帝國名列前茅的兩大修行者,但此時卻沒有了半點脾氣。

這就是修行者的世界,實力雖然不能決定一切,但在很多時候,都可以代表太多的東西。

南苦無對宋臻拱拱手“女主兒此番舉動,就當之前的一切誤會,暫時揭過不提如何。而現在帝國要處理帝國的事情,閣下兩位就不會橫插一手吧?”

“你們的事情,我沒興趣。”宋臻冷哼道。

“既如此”南苦無微微合什,對老者垂眉順目,二吳宗你束手就擒吧!回到帝國,念在昔日同僚所分,在下定然會讓你留個痛快。”

吳宗頭也不抬,微微一笑“三十年前,我就沒有束手就擒,難道現在,我還要活回去了不成?”

“你若不自縛,便只有死!”這句話一出,柯布衣陰沉得可怕的眼珠子直視吳宗。要騰出手或者動用天穹廬的力量報復今日的恥辱,還是要先完成眼前這件事情。所以他暫時積攢的怒氣,全部衝著吳宗而去。一劍擺出,以劃刁過天地般的尖嘯之聲,朝著吳宗直刺而去。

初章試讀

這是一場盛大的婚禮。

王國曆333年。夏至是夜,星繁漫天。偶有蟬鳴,都四散在王都那櫛比鱗次的樓台亭闕,水道兩岸綠地和那些行道樹之間。

蘄春侯下轄大曄王國一州三郡,是王都上林的顯赫人物。

從空中俯瞰蘄春侯府邸,會看到高達數十層的樓宇,龍脊彎拱,勾心鬥角。

而如今數十層的樓宇檐角都掛滿紅燈籠,加上一些術法的加持,方圓數十里都能看到喜慶的光火,儼然成為一座地標。

今天是蘄春侯和掌管王**事行政的大司馬兩府之間的聯姻,蘄春侯大侄孫楊雲雖然年不過二十五,但屢建戰功,早是王都聞名的才俊。而大司馬孫女董寧出落得亭亭玉立,溫婉爾雅。雙方配齊,倒葉門當戶對。

此次事件成為今年王都的一大盛事,街頭巷尾,人人都眉飛色舞的言傳蘄春侯府邸婚禮盛況。去往府邸的香車寶馬,十里長街絡繹不絕。趕向蘄春侯府邸的飛天坐騎,在夜空流光溢彩,紛呈杳至。

蘄春侯府邸大堂,數百賓客茶几席地而坐,蔚為壯觀。

“人說天子無友,諸侯無盟,我蘄春侯又是個清怪的主兒,原本更是無朋少友,但如今高朋滿座,都來府道賀,足以寬慰平生...”一個沉穩而宏亮的聲音緩緩復蓋全場,看似主人家感慨的交代,接著又是賓客的一些回禮聲音,都說的是各種對蘄春侯的推崇話語。

又因為是蘄春侯長孫和大司馬董家的婚事姻親,話題自然而然的轉移到後生小輩之上。

“典籍理學,術士經緯,我候門自來少出人物。不過門下後人,若是能在修行法門上能更進一步,光宗耀祖,老來也能盡得天倫...”這個如中央台動物世界醇厚的嗓音,突然話題一轉,朝自己而來,“楊澤,你卓叔伯知道你近得的五彩琉璃樽,這是你第一件靈寶,你給卓叔伯展示一番。”

卓你大爺。

楊澤暗罵,他對這個世界初來乍到,還沒來得及收拾整理平靜下來,這個時候那個卓叔伯在他這個世界的祖父面前讓自己展示什麼靈寶,這不是出自己的醜是什麼?

楊澤低頭看著懷裡的那尊黑漆漆的古銅色的酒樽,乾焉焉灰撲撲,這是什麼?這難道就是所謂的“五彩琉璃樽”?彩在哪裡,琉璃又在何處?

周圍傳來一些低語之聲,“五彩琉璃樽據說是要達到“氣海境”六品階層才能啟動,喲,看來楊家這小子是突破了。”

有女聲興奮的聲音,“楊哥哥突破七品了?豈不是已經晉級第六品?”

也有隨之而來的不屑一顧,“噢,他能過?這倒是個新聞。”

“雖然氣海境只是修行中初窺門徑的境界,不過這個一向天資平平出了名的楊家第三孫,會有此突破?”

“假得吧,莫不是一個假冒偽劣的靈寶,蘄春侯丟不起這第三孫的面子了,所以找手藝翹的靈鑄師打了個以假亂真的次品?這些高門望族...都在乎著一張臉面,說到底,為了這張臉面,各種內幕重重難道還少...?”

還有德高望重的老者拈鬚笑道,目露羨色,“呵呵,這五彩琉璃樽,若是寬泛的靈寶來分,固然只能精良中的下品,雖然非武力靈寶,但是若從她入清水則化醇酒的效能來看,也當得上一件生活類的上好寶貝了。[遮天WwW.BMwen.CoM]據說真力越是精純,清水化酒就能越加香醇...不過就是不知是否太耗真力?”

全場注目,楊澤很安靜,於是周圍倍加的安靜。老少顧目,一些妙齡女子唇紅齒白,也笑靨如花的把他望著。

老子穿越過來的誰知道這玩意兒怎么用,把你們隨便一個拖到現代去讓你用微波爐你會不會?

又這么你們望我我望你們的過了半晌。

蘄春侯哼哼了一聲,半睜著眼提點道,“你可以開始了。”

楊澤硬著頭皮再次握緊灰色銅樽,回憶起這個軀體的一些記憶片段,試圖將身體中那隱約能感知到蠢蠢欲動的某種氣感捕捉到,這種感覺很微妙,好不容易感覺到指肚下面像是無數螞蟻在爬,隱隱帶了些吸力,但他終究不明白如何將這種感覺釋放,或者排解...最終的是...

徒勞無功。

手中的銅樽沒有如眾人預料中的通體通透發起光來,而明明楊澤的表情是已經用力在啟用這東西了。

先是小聲的笑聲響起,而後就是各種窸窣的聲音,很快席捲大堂。

剛才提出要看楊澤表現的卓姓男子三角眼輕輕一動,說道,“看來賢侄還得再多多練習才是...”話這么說,笑容已經忍不住了。

蘄春侯則是一臉失望惱怒的神態,之前他就聽府上訊息楊澤已經突破氣海下品,還讓他稍稍欣喜了一下,王國上下,修行者儼然是實力強者的象徵,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國武力的體現。不同境界的修行以九品作為等級劃分。“上上品”也就是一品為尊,“中中品”即第五品為界,“下下品”也就是第九品為最劣次。等級嚴明。

楊澤在侯府是眾多子輩中也許不算天賦最尋常的,但是作為蘄春侯楊府第三孫,這樣的修行境況代表著權力和實力的流失,注定未來會被隔絕在侯府核心權力之外。

就算楊澤注定不可能完全掌握侯府各種家業晉級核心層,但他若是修行進境快捷,他所具備的能力,足以讓他獲得一席之地。不至於在偌大的楊府混個落魄的下場。

蘄春侯就是藉機給楊澤嶄露頭角的機會,至少能夠改變一下他長久以來不得寸進的印象,誰知道竟然是這么一個局面,面色頓時陰晴不定,若是平常,他定會罵道“憊懶東西,和你父親一樣沒出息!”但現在賓客滿座,蘄春侯即便內心如何慍怒,也不得不顧全臉面,拂袖揮了揮,再不看向楊澤。

楊澤一屁股重坐了回去。這時台前大司馬董介目光似有似無的朝他身上掠了過去,似乎是把楊澤今天帶給他的印象記住了,又開口笑道,“知道侯爵寶貝不少,不過借著今天我寧兒和雲兒大喜,小老兒也有一件拙品作為小禮物,還望侯爵莫要推遲...萱兒,將祖父的禮物獻上。”

全場一聽大司馬念出的名字,不少青年才俊耳朵都立時豎起來了,雙目放光望去。

起身的女子大約十六七歲,略顯稚嫩但清秀美麗,青衫罩紫衣,黑髮呈錐瀑布般垂落腰際,環腰纖細,瞳黑若明,身材妙曼。以楊澤現代的眼光目測預計有一米六八左右,人生得出眾,也難怪周圍年輕男子毫不掩飾欣賞之色,甚至就連一些女子,也都在之前向她表露出親近的姿態。

奇怪的是楊澤在現代見過了各種美女,上一世他功成名就,身旁更是美女如雲。按理說早已經審美疲勞了,不會以外表作為唯一衡量美醜的標誌。但此時見到這個女孩,還是有些心潮澎湃起伏,情難自已。

難道自己是古裝COSPLAY控?對古裝妹兒毫無抵抗能力?還是身體本原反應?

楊澤搖擺腦袋,努力擺脫自己這突如其來的怪癖,以及繼續回憶記憶碎片。

印象中這個女孩似乎叫董萱,大司馬董介之下第二子,大曄國尚書郎董青山之女。尚書郎伴皇帝左右綜理政務,董青山處理的是兵部事務,以現代眼光來看,相當於國防部長一職,而大司馬董介則類似於全軍總參謀長,這司馬一家都是軍方高官,董青山之女董萱,可想而知其王都名媛貴女的地位。

這王都上林城裡,有不少貴族王公子弟是做夢都想和她產生點什麼交集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楊澤眼花,起身時女孩朝他瞪了一眼。

隨即螓首微垂,打開隨身攜帶的盒子,取出一枚溫璜的鳳凰玉雕,將玉雕捧在她細膩白皙的手裡,抬手舉起,玉雕通體泛光,然後火花飛濺,周圍一片驚嘆聲中,只看到一頭火焰組成的鳳凰,沖天而起,遇風見漲,然後在大堂的上空,漲到極致,炸出無數焰火火星,當空墜落,不待眾人大驚失色之餘,那些火星都化成紫色灰燼,湮滅在空氣中。

“是塊上品的蜃玉靈寶啊!蘄春侯這等品玩大家,又得一寶。這鳳凰蜃玉沒有氣海境界中中品,是引動不了這等幻術的。”人們這下席地議論紛紛。

“嘖嘖,董司馬家的董萱這小妮子,都到了氣海境四品,難怪董司馬意氣風發的,家中後輩各個出類拔萃,看來這大曄國年輕一輩之中,又要人才輩出了。”

“董家女孩兒都超越了第四品,這楊家小子,是連個女子都不如。”

“這么一來,那過不久楊家家業派權,這楊洪遠這邊,只怕地位更是不堪了...”

這些話或訕笑或喟嘆,從四方隱隱約約傳入耳里,楊澤能感覺到一些刺耳,甚至於胸腔里都有些說不出的憤懣,握著銅樽的手都因為過於用力而指節發白。楊澤知道這是這個身體本原靈魂記憶的反應,畢竟自己重生而來占據了這個同名同姓的軀體,某種程度上,他既是自己,自己既是楊澤。因為靈魂中記憶的碎片,令他對這些刺耳的言論感同身受,有幾分激烈,又有幾分因牽連到自己父親的愧疚感。

情感還真是豐富啊...

楊澤一直在搜尋腦海中的記憶碎片,像是突然意識到之前那女孩針對自己瞪上一眼的原因何在,意識到為什麼自己對這個女子情難自己的原因,不由自主的抬起頭來,朝著她回坐的那頭望過去,似乎想起些什麼,嘴角微微詫異的咧開,“不會吧.....”

*************

董萱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身旁幾名同樣是王都名媛的女子又湊過來,目光也都朝著楊澤移來,然後撇嘴一笑對董萱道,“這么說來,他就是那個前天向你表明心跡的楊澤,呵呵...這件事恐怕大半個王都知道了...”

董萱雙目要噴出火來,伸手朝自己這群閨蜜伸手掐過去,道,“你們那是什麼表情,不準笑。”

“你看,他在看你,他又在看你噢...”

董萱順言扭頭看去,楊澤正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把她給望著。

這讓她不免六分氣急四分緊張,雖然楊澤也算從小都一起長大,長相還是不錯,應該不屬於女孩會討厭的類型,但是他可是王都有名的平庸世子,修行的天賦平平,在這個對修行的深度,天道玄境,讖書緯經理解多寡,甚至勝過四書五經這種理論派的世界之中,可想而知這是多么嚴重的缺陷,更何況剛才楊澤在大庭廣眾下的丟臉,已經把他的平庸落寞刻畫得深入人心。

而最關鍵的也是最讓人難堪的,是這么一個眾人眼裡的庸人,在幾天前,還親口跟自己表明心跡。

幾乎也就是一夜之間,被蘄春侯府最無修煉天分,實力孱弱不堪的楊澤追求,傳遍了上林她的朋友圈子。

董萱並非如外表那般清新淑雅,有時也會有些屬於少女的小幻想,她甚至會以王都那些公認的青年才俊們作為遙想對象,勾勒出未來想要在一起的人是什麼樣子。

他或許滿腹詩書,溫文儒雅。他或許肩背龍劍,能力斬群妖。

他或許更是有能讓人感覺到安全溫暖的胸膛和臂膀。總之是這一副全王都的青年婦女都會痴迷的英雄形象。

但是她心頭勾勒和幻想的男子,並不是眼前的楊澤。沒有修行的資質,那也只能做一名凡人,這意味著在修行實力為尊的殘酷社會法則中,黯淡無光的前途。

被他追求著,又更何況家族上面,似乎還有隱隱撮合他們的意思。董萱這么一想,心情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不好了起來,就連對上楊澤的目光,都隱約帶了幾分堅硬和冷漠。

她想著這么冷漠的態度,楊澤不是笨蛋,他多少也會看出端倪,然後...大概他就會受挫而心灰意懶,懂得知難而退,終究像是以前一樣,該怎么過怎么過,他們可以仍然做朋友,但算不上愛情。

這么一想,董萱又有些微微的感慨。想想楊澤自小和他們一起長大里的,他那天的大膽表白中,說從小就一直喜歡著自己。這番話後來只要想一想都讓董萱臉面發熱,但是他們都必須面對現實。他們是終究有不同人生的兩種人。

這么想著的董萱也根本不知道,在她擺出這副冷漠而高川仰止姿態的時候,那個看上去呆頭呆腦初來乍到的楊澤,還在忙著吸收消化新世界的信息,似乎就沒有把她的這種態度放在心上。

精彩章節

紅樓船舫,一場針對大曄國近鄰國家使節的高規格接待進行到尾聲,俞大家在一天的統籌調派過後回到雅居小築憩息。

雅居小築是她在紅樓船舫最高一層的居所,寬敞程度數得上紅樓最大的天字號客房。琴音繚繞,茶室烹香。雅居除去必要的臥房書室之外,還有視野極佳的會客庭院。

此刻的客庭之中,已經聚了一些王都的著名歌舞姬,有王芮芮,趙欣欣,蔣昭昭,以及陸芽兒等等名女。聚集一處,說著之前接待中異國使節,以及陪同的一些王都著名一線貴族大臣,不過能入眾人討論範疇的,除了王都一些最近得到那位深宮陛下賞識的貴族風口浪尖的大臣之外,就是某幾個長得俊朗或者才氣修行資質越加出色的貴族世子。

聊到興起處,眾人眾所紛紜,這些平日裡受上林不少人追捧仰慕高高在上的歌舞名姬,此刻也打破了幾分矜持。

來來往往的侍女給幾女斟茶之後,又聽到她們聊起某位才俊種種作為,少女心性自然泛濫,不由得臉頰微紅的退下去,

在今趟大曄國高規格外交接待宴上風華卓絕受人嘖嘖傾嘆的俞大家一身紅衣,在兩名侍女的陪同下襲風而入。

眾名姬立即起身,頷首微躬致禮。每一場紅樓承辦大型的活動之後,這都是例行的一個茶話會。只不過能入俞大家雅居小築參與這樣茶話的,在整個紅樓,夠得上資格的人並不多。

俞小小拈茶淡品,面對一個個規規矩矩的名姬,談笑風生。偶爾提到興起之處,鶯聲燕語的輕笑聲不斷。其樂融融。

眾女從這種氣氛中就能都各自分析出來,這場紅樓進行的使節接待之後,據聞在上林王宮裡的那位陛下都相當滿意,看俞大家這番神情,自然是通過某些渠道,受到了那位天子的嘉獎。也讓眾女暗暗心折,即便一些人再有野心,也明白等閒十幾二十年,都無法取代俞大家在王都上林的地位。似乎任何事情在她面前,似乎都能被她長袖善舞化解,在她拈花微笑之間,盡在掌握。

而今趟俞小小除了和諸位名姬閒談嘉獎業績之外,偶爾還時不時朝著會客廷門口望去,這讓眾女都有些默然,知道俞大家恐怕尚在等待些什麼令她著意的信息。

雅居小築門輕輕叩響,一名素衣女子出現在庭院門口,女子十六七歲,俏臉靚麗,正是俞大家身邊最親近最受寵的助理,名為小碧。平時伶牙俐齒,頗為聰敏。私下裡眾女也拿她開玩笑,說她那盈盈纖腰,要是再長大點,還不知道要迷倒多少王公世子,常令小碧面紅耳赤。而當時楊澤進入紅樓,也是由她領路,路上還不免暗諷了楊澤兩句。

此刻女孩卻站在門口,一臉氣鼓鼓似乎還受了委屈的模樣,目光閃爍,不敢啟齒。

俞小小看到她進來,到沒注意到她的神情,自然而然的招招手示意她到跟前來,嘴角上揚,“喔,小碧回來了...蘄春侯府那個不學無術世子怎么回應他欠款的問題?這筆錢,我是找蘄春侯爺報賬呢,還是找他父親小侯爺楊洪遠討要?難不成我還得親自邀請到程夫人一起討論管教這個頑劣三世子的問題...他既然當初像個男人那樣在我紅樓表現出寧折不彎的骨氣,那么他自然得知道這樣的後果和擔當,希望他仍然有這樣的骨氣給我個交代!”

俞小小話語一出,周圍的眾人立即豁然明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引發一陣嬉笑喧然。

侯府那個著名廢柴的三世子楊澤在紅樓騷包的劃地為痕,卻不知道表現了傲氣,卻同樣徒惹遭殃,還讓俞大家給他發了索賠函。這事紅樓的姐妹們都要笑岔氣了。看來今趟小碧出差,就是上侯府討要這一百多枚金鎊去了。

一百多枚金鎊或許對於這些日入斗金的名姬來說,並不算什麼事兒。不過也是紅樓中層人員一年的薪水。對一些苦練舞技歌技的新入行特招等待有朝一日出頭的女子來說,那可是一筆足夠未來安家的錢財。就算針對王都一些三線的貴族官員家庭,都是一筆不可忽視的金錢。

而對於在蘄春侯府一向家道中落的三世子家庭來說,誰都知道這筆錢絕不是未曾過成人冠禮,尚沒有食俸的楊澤可以拿得出來的。就算是對他父親楊洪遠來說,恐怕都是可以令積蓄削空的開銷。

俞大家此舉,當真是雪上加霜的施壓。

“楊澤,那個連成人冠禮都沒有過的侯府三世子?”叫做趙欣欣的著名歌姬用她婉轉的聲線,脆生生屑笑道,“就算他的小身板再硬,俞大家輕動手指頭,也能把他硬氣的部分給壓彎咯!”

俞大家笑罵道,“你個小蹄子是否寂寞太久,應該讓蔣昭昭回去狠狠打你屁股!”引發一陣鶯燕之笑。

眾人中隱隱為首,最沉穩韻雅的王芮芮笑道,“我聽說蘄春侯府楊洪遠一家因為不受蘄春侯所喜,所以基本上沒有執掌府內產業。紅樓欠款無法償還的問題若是傳到府上,這個楊澤恐怕又得引發府內一番軒然大波吧。平地為他父母再添負擔。我要是那董司馬家貴女,都不需要他主動拔劍表明界限。我自然都會和他說清道明。順便一巴掌將他扇醒,父母養兒不易,希望他不要再為自己家平添重負了!”

此番言論,眾女立即嘻嘻笑笑起來,說,“王芮芮你當然看不上楊小澤世子,鎮國公公子儀表堂堂,英偉不凡,又是存意境修者,對你追求攻勢不絕,區區一個蘄春侯落魄世子,你何曾放在眼裡,不過打一巴掌就太狠了呢,說到底那個楊澤眉清目秀的,你真捨得扇一耳光上去?”

眾女之間的議論紛紛,顯然令俞小小心情更好,手揮了揮,阻斷了眾女不絕的言辭討論,此時她倒是看到了侍女小碧手中發抖捧著的一個木匣子,似乎就是上次她寄出錦書賬單的那封匣子。招手讓小碧過來。

看到小碧捧著盒子上前,沿路還有女子的笑聲,“說不定啊,前去討賬的小碧就已經代你們扇了一巴掌呢。”

小碧表情極為難看,顳顬的前行,“俞大家...我...”

俞小小皺了皺眉頭,有些怒意聚集眉梢,“莫不是那個楊澤為難了你,我好心給他些面子,讓你前去跟他催討,也是給他提個醒,下一次就找到他父親楊洪遠或者侯府上去。難不成他還敢對你不恭?”

眾人立即豎了耳朵,面面相覷而訝異,沒想到這個楊澤脾氣到了這般地步,連俞大家警告都不買賬,這不是什麼疏狂了,這簡直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以為他世子的身份還能挾持俞大家?殊不知以他現實的地位,簡直如螞蟻一般。

“他的確對我不恭...他還說,還說俞大家您...我不敢說。”

俞小小眼睛一凝,盯視小碧,眉頭橫起,“你如實道來!”

小碧眼淚水裹在眼眶,幾欲落下,顫抖道,“他說,他說您,是不是...紅樓周轉不開,窮瘋了找他逼賬...他立刻把金鎊用盒裝了給我...還多給了我十枚金鎊...說是,說是什麼‘小費’...他欺人太甚!小碧沒有要!”

小碧在一片瞠目結舌的寂靜中,將手中木匣捧放在了俞小小面前桌上,木匣蓋子打開,裡面赫然整整齊齊躺著一枚枚金燦燦的金鎊子。

俞小小好半晌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掃了一眼桌上刺目的木匣子,然後雙目一縮,怒冷道,“這裡怎么會有一百五十枚金鎊?”

小碧終於忍不住,咬著嘴唇,眼淚水溢了出來,恨然道,“他說不需要你赦免之前那三十枚金鎊,至於多出來的二十枚...算是付給紅樓的利息...”

“什麼!?”饒是在大曄外交接待場合都泰然自處的俞小小,這刻都從座位上霍然而起,雙目瞪圓,一股氣抽冷子朝胸膛裡面鑽。

周圍諸多名姬險些都要摔倒。

文章節選

氣海境從九品到一品,正是對一個人修行之途來說,最為要緊的打下基礎時段。在大曄國之中,有些人八歲覺醒體內真氣海,邁入氣海境。有些人或許在十歲,十一歲,有的甚至還更晚。自覺醒之後,氣海境每一層都需要艱難地修行鋪墊打好基礎才能邁進,越往上就越難。

一般來說,一個人從氣海境二品達到氣海境第一品。總會比氣海境三品邁入氣海境二品所用的時間更長,要更困難一些。

氣海境是一個檻,然而一旦突破邁入達到存意境之後,修行之門將徹底的打開。

每個人都會見識到博大精深的修行之途,永遠有無限的可能。這個時候的修為上升,則是完全看個人造化,有人艱難的用十年時間從氣海境七品修行到氣海境一品,但突破存意境九品一直抵達存意境三四品,卻可以用不了一兩年的時間。

也有人用三年到五年時間就奠基了氣海境修為,突破到存意境,卻卡在存意境五六品之上,永遠難以寸進一步,比如楊澤之父楊洪遠。

還有譬如大曄公認修為在右將軍齊樂毅之上的左將軍王詔,可以從短短一年時間,從地玄境上升到天玄境。成為大曄有數的高段位修行者。

上天是公平的,可以讓每個人追求修行之門,探究這世界究極真理。然而也是殘酷的,每個人都因為自身境遇限制而在修行之路前進的路途各有長短,以此便造就了各種各樣不同的人生。無數芸芸眾生,如螞蟻般奮力往上攀行,前仆後繼,而站在金字塔頂層的,往往只是極少部分人。

楊洪遠受敕封為蘄春布政使,如今正在慢慢接手相關事宜。皇宮今日宮禁,楊澤入不得殿去,便也沒有辦法因他突破至氣海境一品修為,從而感謝輸入一道真力治療自己從而誤打誤撞致使他突破的紀靈兒,自然也暫時只能將基督山的下部復仇故事推後補述。

作為王國秋道學院存意境高材生楊闕,以及氣海境潛力學員楊文淵。秋道學院院長一行抵達王都,他們是無論如何也要敬陪末席。

平日裡楊澤朝王宮內院偷入養成了習慣,現在一時諸事皆無,反倒不知道自己去處如何。本欲去往侯府中庭演武廳,但想想也就算了。侯府年輕的戚系一代人和他關係並不好,這從前些天他們的那番要超越自己的“宣言”就可見一斑。雖然如今侯府他是何處都可以去,但是去了演武廳那頭,只是徒增尷尬而已。和府中這群少年少女饒舌,楊澤並不感興趣。

既然踏入了氣海境一品,那么在元丹的幫助下,離踏入存意境境界將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不過畢竟初入氣海一品,體內氣機仍然並不穩定,真氣存量僅僅是剛過了一品門檻,底子還是薄了一些。氣海境一品服用元丹,只是能將副作用可能產生的幾率減小到最少,並不是完全沒有。所以為了自己的未來著想,楊澤覺得至少還應再等幾日,至少自身體內真氣充盈到水準線以上,鞏固之後再來服用。

閒在別院,楊澤便開始改進自身的功法,他目前所會的功法除了一個氣海境中階的炮拳,一個氣海境上階的雲體術,便是一個真正具備威力的存意境下階功法藏雪刀。

這段日子楊澤一直都在翻看藏雪刀的功法古卷,研討藏雪刀的後續變化和發展。藏雪刀是一種極為剛銳,大有一擊擊出,有去無回慘烈意境的功法。

這樣的功法並非是因狩獵魔獸而創,擊殺魔獸的修行者們更重要的是運用智慧,而絕不會用此等功法和天性殘暴悍勇的一些獵食魔獸正面對抗,那是最愚蠢的辦法。所以這套功法初創者原本是用在戰爭之中,以悍勇殺敵著稱。

在戰爭之中創造出來的功法,最重要的便是以勇著稱,是以儘管有不少破綻,但藏雪刀大開大合,步步都有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意圖。這恰是披靡戰場最需要的特質。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