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儀[清朝末代皇帝]

溥儀[清朝末代皇帝]

溥儀[清朝末代皇帝]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愛新覺羅·溥儀(1906年2月7日—1967年10月17日),清朝末代皇帝,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皇帝。字耀之,號浩然。也稱清廢帝或宣統帝。醇賢親王奕譞之孫,載灃長子,母親蘇完瓜爾佳·幼蘭。1909年到1912年、1917年7月1日到1917年7月12日兩次在位。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1912年2月12日被迫退位,清朝統治結束。九·一八事變之後在日本人控制下做了滿洲國的傀儡皇帝,年號康德(1934年—1945年),所以又稱“康德皇帝”。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8月17日,溥儀在瀋陽準備逃亡時被蘇聯紅軍俘虜,被帶到蘇聯。1950年8月初被押解回國,在撫順戰犯管理所學習、改造。1959年12月4日接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毛澤東的特赦令並成為全國政協委員。溥儀一生四次結婚,娶過五個女人,最後一次婚姻是在1962年與李淑賢結婚。1967年10月17日,溥儀因腎癌在北京逝世,享年61歲。先葬於八寶山,後遷於清西陵內崇陵(光緒陵)附近的華龍皇家陵園。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沖齡登基

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春正月14日出生在北京醇親王府。是清宣宗道光帝的曾孫,醇賢親王奕譞與側福晉劉佳氏之孫,攝政王載灃與嫡福晉蘇完瓜爾佳·幼蘭。 蘇完瓜爾佳氏是慈禧的心腹重臣榮祿的女兒,慈禧很喜歡收養在宮中,就把這個瓜爾佳氏指婚給載灃。時載灃的生母劉佳氏已為他定親,奏告慈禧太后。慈禧堅持給載灃指婚,劉佳氏只有將兒子已訂婚之福晉退親。“戊戌政變”之後,慈禧就想著廢掉光緒,光緒又沒有兒子,光緒二十五年(1898年)12月24日,慈禧太后懿旨由載漪的兒子溥儁做“大阿哥”,將來繼承同治為嗣,兼祧光緒皇帝為嗣。 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慈禧廢除“大阿哥”這個名號。廢除稱號以後慈禧年齡越來越大,光緒帝又沒有兒子。此時慈禧和光緒帝的關係非常不好。

攝政王載灃與其子溥儀、溥傑(懷中) 攝政王載灃與其子溥儀、溥傑(懷中)

光緒三十四年冬(1908年),光緒帝載湉病重,慈禧太后下令將溥儀養育在宮中。訊息傳來,醇王府頓時發生一場大亂。溥儀的祖母老福晉劉佳氏剛聽完載灃帶回來的的懿旨就暈厥過去。未來的皇帝溥儀連哭帶打不讓內監抱走。溥儀的乳母王焦氏抱著溥儀一起進宮。11月14日光緒帝去世,慈禧太后命溥儀繼承皇統,過繼於同治帝載淳,同時兼承光緒帝之祧,一人祧兩房 。尊祖母慈禧太后為太皇太后。是日,慈禧太后病逝 。尊封文宗祺貴妃佟佳氏為皇祖祺皇貴太妃(端恪皇貴妃),穆宗瑜貴妃赫舍里氏為皇考瑜皇貴妃(敬懿皇貴妃),珣貴妃阿魯特氏為皇考珣皇貴妃(莊和皇貴妃),瑨妃西林覺羅氏為皇考瑨貴妃(榮惠皇貴妃),大行皇帝瑾妃他他拉氏為皇考瑾貴妃(端康皇貴妃)。並頒布大行皇帝的遺詔。此時安慶發生兵變,被清軍剿滅。 11月,頒大行太皇太后遺誥。詔四時祭饗祝版,醇賢親王稱曰“本生祖考醇賢親王”,嫡福晉稱曰“本生祖妣醇賢親王嫡福晉”。12月2日,溥儀在太和殿即位,由光緒皇后隆裕太后和載灃攝政。第二年改年號為“宣統”。 加慶親王奕劻以親王銜並世襲罔替,貝勒載洵、載濤加郡王銜。 並且設立禁衛軍,命貝勒載濤、毓朗、尚書鐵良專門管理訓練。 命張之洞兼督辦川漢鐵路大臣。

三載皇帝

宣統元年(1909年)正月,設定呼倫貝爾沿邊卡倫。重整海軍,命肅親王善耆、鎮國公載澤、尚書鐵良、提督薩鎮冰籌劃重整海軍的事宜,命慶親王奕劻總司稽查事務。罷免鐵良專司訓練禁衛軍大臣。 閏二月,下詔責成預備立憲,避免部臣、封疆大吏因循敷衍,逃避責任。 命前內閣學士陳寶琛總理禮學館。3月,再次裁撤奉天巡警道。增設洮昌等處兵備道,臨長海等處分巡兵備道。改奉錦山海關道為錦新等處兵備道兼山海關監督,東邊道為興鳳等處兵備道。6月,免去慶親王奕劻管理陸軍部事務之權。 呂海寰被罷,以徐世昌充督辦津浦鐵路大臣,沈雲沛為副職。 8月,考察憲政大臣李家駒進日本司法制度考等書。

宣統二年(1910年)正月,同盟會發動廣州新軍起義,失敗。 2月,下詔讓新噶勒丹池巴羅布藏丹巴代理前藏的事務。 葛寶華死後,調榮慶為禮部尚書,以唐景崇為學部尚書。3月,王士珍因病被罷免,命雷震春署江北提督。 革命黨人汪兆銘(汪精衛)、黃復生、羅世勛密謀以炸藥刺殺攝政王,被發覺後逮捕下獄。 7月,貝勒載濤上奏考察各國軍政的結果。 以毓朗、徐世昌為軍機大臣。9月,資政院舉行開院典禮,監國攝政王載灃親自前去並且頒布訓詞。 10月,下詔改於宣統五年開國會,並且命溥倫、載澤充纂擬憲法大臣。 11月,慶親王奕劻上奏請求免去軍機大臣及總理外務部的職務,皇帝下詔挽留。資政院請求下達剪髮易服的上諭。

溥儀 溥儀

宣統三年(1911年)10月10日,爆發了武昌起義,武昌起義訊息傳來,清廷一片慌亂。溥儀下《罪己詔》。派陸軍大臣廕昌率北洋軍隊兩鎮南下,同時命海軍駛入武漢江面配合陸軍作戰。但廕昌指揮不動北洋陸軍。在“養病”的袁世凱,一直密切注視局勢的變化,同在北京官場和北洋陸軍中的心腹徐世昌、段祺瑞等保持著聯繫,對政局了如指掌。武昌起義的勝利,引起帝國主義的仇視,各國公使一致促請清廷起用袁世凱。清廷不得已任命袁為湖廣總督,令其督師南下。袁以腳病未好為藉口,不肯應命,暗中卻操縱北洋軍怠戰,並提出組織責任內閣,給他指揮水陸各軍的全權等條件,要挾清廷。清廷被迫召廕昌回京,任命袁為內閣總理大臣和節制水陸各軍。袁在彰德“遙領聖旨",下令北洋軍向革命軍進攻。11月2日攻下漢口後,即按兵不動,而後帶衛隊抵京。16日組成責任內閣,迫使載灃辭去監國攝政王職務,袁世凱總攬政府大權,接著便下令北洋軍猛攻漢陽,炮擊武昌。 南北內戰爆發後,華南地區各省紛紛宣布脫離清朝中央,但清廷仍控有數個北方省份。最後孫中山與袁世凱密約,若袁能使溥儀退位,就讓他擔任大總統。袁世凱便一面脅迫,一面勸說好讓溥儀退位。袁世凱一面施加壓力,一面提出優待條件作為誘餌。南北和議代表先後舉行了5次會議。除討論軍隊停戰和政權體制問題,還議定了溥儀退位的優待條件。經多次磋商,雙方達成優待清室條件八條:清室退位後暫居官中,日後移居頤和園;仍用皇帝尊號,民國政府以外國君主之禮相待;每年提供400萬兩的費用;特別保護皇家私有財產等等。

民國元年(1912年)2月12日,隆裕皇太后臨朝稱制,以太后名義頒布《退位詔書》,溥儀退位。退位詔書中說:“今全國人民心理多傾向共和”,“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榮,拂兆民之好惡",“特率皇帝將統治權公諸全國,定為立憲共和國體,近慰海內厭亂望治之心,遠協古聖天下為公之義”。 民國政府與清室協商,保留了許多對皇室的優待條件,承諾每年支付清室費用400萬兩銀元,新幣發行後,改為400萬元,民國政府同意溥儀暫居紫禁城,史稱“遜清小朝廷”。

宮內生活

紫禁城時期,溥儀雖然已為退位皇帝,但仍住在紫禁城內,生活費用由民國政府撥給,照舊過著皇帝的生活,其御茶膳房仍保留。所以,在用膳的奢侈,排場程度上毫不遜色從前皇帝生活。 民國元年(1912年)9月10日,隆裕太后為六歲的溥儀請了師傅,開始讀書。書房先設在中南海瀛台補桐書屋。曾是慈禧軟禁光緒皇帝的地方。眾多的師傅中,陸潤庠、徐坊、陳寶琛、朱益藩和梁鼎芬先後教漢文,伊克坦教滿文。在讀書的六、七年裡,溥儀學的主要是十三經、古詩、古文以及《大學衍義》、《朱子家訓》、《庭訓格言》、《聖諭廣訓》、《御批通鑑輯覽》之類,沒有學過算術,也沒有學過地理、歷史。

民國二年(1913年)元旦,袁世凱派人給溥儀拜年,對小朝廷仍然效忠。2月22日,隆裕太后去世,袁世凱通電弔唁,全國下半旗致哀,諡號孝定景皇后。溥儀退位仍在宮中的時候仍用宣統紀年,有內務府、宗人府、慎刑司,有內監,故臣贈謚,不改衣冠。觸犯王法者由慎刑司處治。

民國三年(1914年)11月,民國參政院提出“維持國體建議案”,要求政府對遜清小朝廷予以管制。袁世凱不得不派人向溥儀提出七條“善後辦法”:其一、尊重中華民國,廢止與國法令牴觸行為;其二、用民國紀年;其三、賞賜只能用於家庭和家族,官民只能賜物,不能賜謚;其四、皇室機關不能對人民發告示,給處分;其五、皇室人員用民國服裝;其六、由民國司法廳辦理宮內犯罪案件,執事、太監違規由專任內廷警衛的護軍長官處理;其七、裁內務府、慎刑司。

宣統復辟,溥儀重坐大殿 宣統復辟,溥儀重坐大殿

民國六年(1917年)6月14日,前清遺臣張勛以調解段祺瑞代表的國務院與黎元洪代表的總統府之間的矛盾為名,率定武軍4000人入京,把黎元洪趕下台。7月1日,張勛兵變,宣統復辟,年僅12歲的溥儀又坐上龍椅,大封群臣:封贈黎元洪為一等公,任命張勛、王士珍、陳寶琛、梁敦彥等為內閣議政大臣,萬繩式、胡嗣瑗為內閣閣丞,梁敦彥、王士珍、張鎮芳、雷震春、薩鎮冰、朱家寶、詹天佑、沈曾植、勞乃宣、李盛鐸、貢桑諾爾布為外務、參謀、度支、陸軍、海軍、民政、郵船、傳、學、法、農工商、理藩等部大臣,徐世昌、康有為為弼德院正副院長,還任命了各部尚書和督撫。7月3日,段祺瑞出兵討伐,12日,張勛逃入荷蘭大使館,次日溥儀宣布第二次退位。復辟期間曾有1架共和飛機在紫禁城上空投下小炸彈,炸到了紫禁城東六宮當中的延禧宮,使當時的建築輕度損壞。這被認為是東亞第一次空襲轟炸。

北京政變

民國八年(1919年)2月22日,大英帝國蘇格蘭籍軍官莊士敦至北京紫禁城,擔任溥儀帝師,教育溥儀英文、數學、世界史、地理。溥儀因此眼界大開,開始穿西服,並且剪辮,但是遭到陳寶琛、鄭孝胥等保守人士的反對。溥儀本人離開紫禁城的願望更為迫切。他一方面是受了英文教師莊士敦的影響,希望能出洋留學,另一方面他“比任何人都更能感到自己處境的危險”。 他甚至和溥傑、莊士敦秘密制定了逃出紫禁城的計畫,只因王公聞訊阻止才未實現。

溥儀與婉容 溥儀與婉容

民國十年(1921年),溥儀與端康太妃(瑾妃)因范一梅辭退事件,爆發激烈衝突。原本二人關係不錯,端康太妃在四位太妃中年紀最輕,思想也比較開明,隆裕太后去世後一直被溥儀稱為“皇額娘”。溥儀的祖母劉佳氏和生母蘇完瓜爾佳氏一同被端康太妃召入宮中,受到訓斥。幼蘭因個性極強,受不了這個刺激,從宮裡回去後就吞鴉片煙自盡,時年37歲。這件事給溥儀造成的打擊很大。

民國十一年(1922年)11月16日開始幾乎每天必做的工作之一就是他以鑑賞為名,調閱清宮收藏書畫。12月1日,溥儀大婚,娶了一後一妃。皇后是婉容,妃子是文繡。在紫禁城中,溥儀或讀書吟詩、作畫、彈琴,或捏泥人、養狗、養鹿,有時還到宮外坐汽車,逛大街。

民國十三年(1924年)10月22日夜,第二次直奉戰爭中直軍第三軍總司令馮玉祥突然倒戈回京,軟禁了賄選總統曹錕,導致了吳佩孚的垮台。這一政變對緩終結束北洋軍閥的統治客觀上起了進步作用。但馮玉祥很快發現他又處於舊勢力的包圍之中,“革命”舉措步步維艱, 於是,索性於11月5日,無視優待條件,派鹿鍾麟帶兵入紫禁城,逼溥儀離宮並獲得大量宮中財物,歷史上稱這為“北京政變”。溥儀搬進北府(載灃的居處),繼而於11月29日又逃進日本公使館 。次日,日本公使芳澤謙吉對外界宣布“容留”溥儀。

津門風雨

溥儀 溥儀

面對國民軍的步步緊逼,曾經為帝的溥儀是難以忍受的。北京政變是一個重要的轉折,他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如何能逃出國民軍的監視,儘早遠走高飛,準備復仇。對此時的溥儀來說,離開眼前這個是非之地才是當務之急 。

《天津商報畫刊》 天津事變專號 《天津商報畫刊》 天津事變專號

民國十四年(1925年)2月,溥儀移居天津租界張園和靜園,與清朝遺老遺少以及張作霖、段祺瑞、吳佩孚等往來,謀劃“復號還宮”,再次復辟,是為“後遜清小朝廷”。溥儀被逼宮後,日本各大報章都刊登出同情溥儀的文章,為以後建立滿洲國造勢。不久,被日本人護送到天津。到了天津的溥儀,就放開了手腳,打破了自己在紫禁城時的種種陳舊規定。溥儀把大量的金錢都花在了如何裝扮自己上,用外國的衣飾來裝扮自己,帶著自己的一妻一妾出入各種場所。西方的文化,已經慢慢的侵蝕了溥儀。而且,在天津的溥儀似乎又找回他清朝皇帝的感覺,在外國租界裡,他受到了極高的待遇,不僅在這些外國人當中恢復了自己皇帝的稱呼,一些只對外國人開放的場所還特殊為他開放,他充分的享受著他“特殊華人”的殊遇和榮耀。對溥儀來說,保持現有的生活狀態,甚至是超越,只能通過恢復自己的地位來實現,而這一切,在溥儀不斷形成的復辟思想中,又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溥儀在租界期間受列強尊重,這些國家領事、駐軍司令尊稱溥儀皇帝,在溥儀生日的會到場祝賀,並在各國國慶等節日的時候邀請溥儀出席。 通過莊士敦,溥儀認識了英國的領事和駐軍司令,並輾轉的認識許多人。儘管各國給予溥儀足夠的禮遇,但真正能給他提供他所需要的支援的卻寥寥無幾,很多國家都只是處於政治的需要時才想到他這個前清皇帝。 對於到訪的軍閥,無論大小都積極與他們接觸,建立良好的關係,希望從中獲取支持。然而在天津的幾年裡,讓溥儀的自尊心不斷的受到打擊,各方勢力的冷談又讓溥儀想到了一直庇護他的日本。為了進一步說服溥儀,日本方面派出了土肥原賢二來遊說溥儀。尤其是他們提出新國家是溥儀做皇帝的帝國,這個誘人的條件使得溥儀再也按捺不住,幾乎毫不猶豫的同意了土肥原賢二所開出的所有條件,即刻動身去東北 。

擔任執政

從1925年到1932年,溥儀在天津生活了七年,這七年是他在各派遺老、各種主意之間搖擺的七年,也是他積極活動、尋求復辟的七年。對於與日本相互勾結以實現復辟的夢想,溥儀並不否定,他曾說:我在日本公館裡住了些日子,到了天津之後,我一天比一天更相信,日本人是我將來復辟的第一個外援力量… …我拉攏軍閥、收買政客、任用客卿全不見效之後,日本人在我的心裡的位置,就更加重要了。

民國二十年(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發動了蓄謀已久的“九·一八”事變,並很快占領了全東北,為日本實現分裂中國、建立傀儡政權奠定了軍事基礎。溥儀於同年11月在日本駐屯軍司令官土肥原賢二的幫助下從天津潛赴旅順,不久到奉天。 民國二十一年(大同元年、1932年)3月1日,日本扶持溥儀在東北地區建立滿洲國。9月與日本簽訂了《日滿議定書》,日本政府正式承認滿洲國,而滿洲國承認日本在滿洲的特殊利益。

溥儀自是年3月1日至民國二十三年(大同三年、1934年)2月18日任滿洲國執政,建年號為“大同”。 3月6日,清朝廢帝溥儀在日本特務的嚴密監視下秘密來到“湯崗子溫泉”,並與關東軍司令官本庄繁的代表板垣征四郎簽定了“湯崗子溫泉密約”,密約內容主要包括:“(一)滿州國的治安維持及國防委以日軍;(二)國防上所必需的鐵路、港灣、水路、航空路的管理及新建均委以日本;(三)任命日本人為滿州國參議,中央、地方的官署也要任用日本人。他們的選任、解任需經關東軍司令官的同意;(四)以上宗旨及規定是將來兩國締結正式條約時的基礎。而溥儀在這封書信上所簽字落款的時間是3月10日,這是關東軍為了使本書信有效化、合法化 。

傀儡皇帝

偽滿洲國時期的溥儀 偽滿洲國時期的溥儀

民國二十三年(康德元年、1934年)3月1日,溥儀在“新京”南郊杏花村舉行登基典禮,改國號“滿洲國”為“大滿洲帝國”,改稱“皇帝”,改元“康德”。還兼任偽“滿洲帝國”陸海空軍大元帥、“滿洲帝國”協和會名譽總裁。 日本關東軍司令官率日本200多名官員出席儀式, 並與出任“滿洲帝國”總理大臣的鄭孝胥換文,表示當場予以承認。溥儀作為當時亞洲一個政治人物兩次登上《時代》周刊,特別是該周刊有關“解決遠東危機的四個人”的畫像中。

民國二十四年(康德二年、1935年)4月6日,溥儀首次訪問日本東京都。民國二十九年(康德七年、1940年)6月26日,溥儀第二次訪問日本東京都,日本昭和天皇裕仁親自迎接。據美國《歷史》雜誌報導,民國二十九年(康德七年、1940年),溥儀秘密聯繫薩爾瓦多外交代表團人員,希望能逃亡薩爾瓦多,擺脫日本人控制。薩爾瓦多外交代表團人員返國後,將溥儀的意願報告給薩爾瓦多總統馬丁內斯。正好馬丁內斯是一個神秘主義者,他認為溥儀前往薩爾瓦多是上天的安排,便不顧與日本關係惡化的危險,亳不猶豫地答應了溥儀的請求。馬丁內斯認為和溥儀都是螞蟻轉世,他曾對薩爾瓦多外交代表團人員說:“殺死一隻螞蟻,比殺死一個人罪行嚴重得多!”

民國三十年(康德八年、1941年)10月,又有薩爾瓦多外交代表團人員到達新京特別市 (今吉林省長春市),溥儀把逃亡薩爾瓦多的計畫告訴了一名滿洲國禁衛隊軍官,打算讓滿洲國禁衛隊護送自己前往薩爾瓦多大使館,然後再裝扮成大使館職員逃離滿洲國。沒想到的是,滿洲國禁衛隊早被日本關東軍收買,那名禁衛隊軍官向日本關東軍告密,溥儀逃亡計畫完全失敗。日本陸軍參謀本部立即派出憲兵隊,將薩爾瓦多外交代表團人員驅逐,關閉薩爾瓦多駐滿洲國大使館和數間薩爾瓦多駐滿洲國貿易公司以作懲罰,從此薩爾瓦多中斷與日本的外交結盟關係。日本關東軍人員前往滿洲國宮內府向溥儀提出威脅性交涉和斥責。

戰犯歲月

被蘇軍俘虜的溥儀 被蘇軍俘虜的溥儀

民國三十四年(康德十二年、1945年)8月8日,蘇聯對日宣戰並進攻滿洲國,滿洲國政權覆滅。 8月11日溥儀和隨身官員及家屬乘火車南逃, 13日到達通化縣大栗子溝。8月15日,日本投降,溥儀頒布《退位詔書》。 8月19日,溥儀在瀋陽東塔機場候機,準備前往日本,與日本關東軍的將兵們於奉天機場的候廳室被蘇聯紅軍空降逮捕 ,留在通遼至8月20日。 8月21日,溥儀被1架杜格拉斯載到蘇聯赤塔一號軍用機場,被囚於莫洛可夫卡30號特別監獄直到11月初。 後被拘押在伯力45號特別監獄直至民國三十五年(1946年)春。

然而,在拘留所里受到優厚的待遇,令溥儀多次上書向蘇聯表示願意永久居留蘇聯 ,請求加入蘇聯共產黨,但也有推測認為有可能是溥儀害怕日後追究責任,故而申請永居。

1956年, 溥儀在撫順戰犯管理所院內做操 1956年, 溥儀在撫順戰犯管理所院內做操

1947-1948年,溥儀被前蘇聯轉移到同一城市的另一個看守所里,他仍享受與其他被拘人員不同的生活待遇。如仍可單獨用餐,不必參加勞動,甚至不用打蒼蠅、蚊子。

1946年8月10日,溥儀作為證人出席遠東國際軍事法庭。證言中,聲稱自己在任滿洲國皇帝期間,完全為日本占領當局擺布,沒有人身自由,也沒有做為滿洲國元首相應的權力和尊嚴,是自己被日本關東軍脅持到內滿洲的。但是,被轉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後,溥儀承認由於懼怕日後被中國政府追究,作證時將部分責任推卸給日本方面(含如何到達內滿洲),在部分涉及雙方責任的地方皆有所保留。

1950年7月30日, 蘇聯通知溥儀引渡回中國時,他在45號收容所再次向翻譯別爾緬闊夫提出留在蘇聯的要求 。8月1日,溥儀與其他滿洲國263名“戰犯”在綏芬河由蘇聯政府移交給中國政府,送撫順戰犯管理所受到約十年的思想再教育與勞動改造。編號是981。

獲得特赦

1956年11月15日,毛澤東在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講話,發表《論十大關係》的基本觀點,明確提出溥儀等人是“大蔣介石”,對他們處理方式,只能是逐步地改造,而不能簡單地處決。從這以後,溥儀在撫順戰犯管理所度過三年時光。其間,他認真進行改造,或者在東北各地參觀遊覽,或者專心寫前半生的自傳,或者在高牆內的醫務室以及房前屋後參加輕微勞動。

溥儀出庭作證 溥儀出庭作證

1959年9月17日,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九次會議根據毛澤東的建議通過了關於特赦確實已改惡從善的罪犯的決定。隨後,劉少奇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特赦令》。然而,對首批特赦,溥儀卻不報多大希望,他說:“有誰也不能有我,我的罪惡嚴重,論表現我也不比別人強。我還不夠特赦條件。” 別人的看法也差不多,都認為只有官小的、罪惡小的,才有可能首先被特赦。

1959年11月11日,班禪額爾德尼·卻吉堅贊和帕巴拉·格列朗傑及隨行部分僧俗官員,來到撫順戰犯管理所會見了溥儀、阮振鐸。

周恩來與溥儀及夫人李淑賢 周恩來與溥儀及夫人李淑賢

1959年12月4日上午,撫順戰犯管理所首批特赦戰犯大會召開。由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的代表宣讀給特赦人員的通知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書-1959年度赦字001號。溥儀特赦後,在妹妹家住了半個月以後,溥儀搬到了政府安排的一間旅館裡。

1960年2月16日,溥儀拿著北京市民政局的介紹信到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植物園報到。2月18日,溥儀正式上班。第一個月,溥儀只負責澆水和搞衛生;第二個月轉到扦插繁殖溫室。三個月以後,溥儀先後分配到觀察溫室和繁殖溫室。

1962年4月30日,溥儀與朝外關廂醫院的護士李淑賢結婚。

1964年,調到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任資料專員,並擔任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和中央文史館館員。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8月下旬,溥儀家裡受到了紅衛兵的衝擊,溥儀被迫參加勞動改造。 後因周恩來將溥儀列為保護對象之一,並未遭到文革衝擊。 12月23日,溥儀因患尿毒症,住進了北京人民醫院。

患病去世

晚清歷史研究者賈英華為溥儀題寫墓志銘 晚清歷史研究者賈英華為溥儀題寫墓志銘

1967年,溥儀因患尿毒症病倒。周恩來總理聞訊後指示將他安排到首都醫院進行中西醫會診。在病情最危急時,周總理又指派蒲輔周去給他看病,並轉達周總理對他的問候,後因醫治無效,於1967年10月17日凌晨2時30分去世。溥儀的遺體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法規火化,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1995年,他的遺孀李淑賢將他的骨灰葬於北京西南120千米的河北省易縣華龍皇家陵園,溥儀墓在清西陵附近。

長期以來,人們對中國的末代皇帝溥儀的稱呼都是宣統帝或者清廢帝、末代皇帝、遜帝等,因為他沒有廟號和諡號,他去世時是平民身份,所有沒有諡號。但愛新覺羅家族在台灣的後裔於1967年給溥儀上了廟號“憲宗”和諡號“配天同運法古紹統粹文敬孚寬睿正穆體仁立孝襄皇帝”。“ 但溥儀所謂的諡號,廟號並不算是正式的諡號、廟號,這個廟號和諡號是家族內定的,未獲國民認可。

為政舉措

政治

•丁巳復辟

民國六年(1917年)五月,張勛以調解“府院之爭”為名,帶3000辮子軍入京。六月三十日夜,張勛等潛入故宮,與陳寶琛等會議,將復辟事告知前清宗室。七月一日凌晨,張勛率康有為、王士珍等50餘人進入宮中。溥儀將當天改為宣統九年。溥儀連發九道上諭封官授爵:封黎元洪為一等公;授七位內閣議政大臣,他們是張勛、王士珍、陳寶琛、梁敦彥、劉廷琛、袁大化、張鎮芳;授各部尚書:梁敦彥為外務部尚書、張鎮芳為度支部尚書、王士珍為參謀部大臣、雷震春為陸軍部尚書、朱家寶為民政部尚書;授徐世昌、康有為為弼德院正副院長;授趙爾巽等為顧問大臣;授原各省督軍為總督、巡撫;授張勛兼直隸總督、北洋大臣,仍留北京;馮國璋為兩江總督、南洋大臣等。七月二日日,授瞿鴻等為大學士,補授沈曾植為學部尚書、薩鎮冰為海軍部尚書、勞乃宣為法部尚書、李盛鐸為農工商部尚書、詹天佑為郵傳部尚書、貢桑諾爾布為理藩部尚書。要求全國“遵用正朔,懸掛龍旗”。當天,北京街上出現大門掛龍旗的現象。

七月十二日,段祺瑞率領的討逆軍進入北京,張勛的軍隊兵寡失敗。張勛逃到東交民巷荷蘭公使館內。溥儀的師傅和父親替他擬好批准張勛辭職的諭旨和退位詔書。

•滿洲國“皇帝”

偽滿洲國“皇宮” 偽滿洲國“皇宮”

九一八事變之後,溥儀於民國二十一年(1932年)九月與日本簽訂了《日滿議定書》,成立偽滿洲國,自民國二十一年(1932年)至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的兩年間溥儀在滿洲國執政。

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在日偽軍的扶植下改國號為“滿洲帝國”,改稱“皇帝”,改年號為“康德”。三月一日登基。“康德”是康熙和清德宗光緒的縮稱,意在紀念,並寄託了祗承清朝基業之願。溥儀兼任偽“滿洲帝國”陸海空軍大元帥、偽“滿洲帝國”協和會名譽總裁。滿洲國成立後,根據事先的安排,溥儀同日本帝國主義簽訂了《日滿議定書》,使得日本在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各個領域全面控制了滿洲國。

關東軍為了對外保持“滿洲國”的“國家”樣子,在“形式”和“禮儀”上也較為注意維護溥儀的“皇帝”尊嚴。安排溥儀外出巡幸。偽滿14年間,溥儀曾到過奉天、吉林、哈爾濱、大連、旅順、鞍山、本溪湖、安東、間島、牡丹江、齊齊哈爾、佳木斯、錦州、阜新、葫蘆島、札蘭屯、王爺廟、海拉爾等地。讓溥儀以“滿洲國”大元帥的身份參加“大典觀兵”和“大典觀艦”等軍事檢閱活動。但“滿洲國” 的一切行政大事,溥儀既沒有決定權,也沒有否決權。

外交

溥儀訪問日本 溥儀訪問日本

民國二十四年(1935年),已經就任滿洲國“皇帝”的溥儀,在關東軍的安排下,乘坐比睿號戰列艦訪問日本。作為合作的標本,日方為這次訪問下了不少工夫,所到之處,隨處可見揮舞小旗歡迎的日本民眾,表現“日滿和諧”的姿態來。

對於這次訪問,日本做了周密安排,組成了以樞密院顧問林權助男爵為首的14人接待委員會,軍部派出“比睿”號戰艦和多艘護航艦來大連迎接。溥儀登上日本戰艦,檢閱了日本“球摩”第12、15驅逐艦隊。溥儀一行到達日本橫濱後,乘火車前往東京,日本天皇親自到車站迎接。隨後溥儀由秩父宮陪同,乘宮廷儀裝馬車,來到天皇裕仁當皇太子時居住在赤坂離宮下榻。在日期間,溥儀先後檢閱了日軍近衛師團、羽志野騎兵第二聯隊及戰車第二聯隊,併到曰陸軍第一衛醫院慰問了日本傷兵。

人物評價

史書評價

•《清史稿》:帝沖齡嗣服,監國攝政,軍國機務,悉由處分,大事並白太后取進止。大變既起,遽謝政權,天下為公,永存優待,遂開千古未有之奇。虞賓在位,文物猶新。是非論定,修史者每難之。然孔子作春秋,筆則筆,削則削。所見之世且詳於所聞,一朝掌故,烏可從闕。儻亦為天下後世所共鑒歟?

歷代評價

•李淑賢:溥儀當過皇帝,而我卻是個普通護士,然而我們真誠相愛,無論是溥儀所在的全國政協,還是我所在的醫院,人們都知道溥儀對我特別好。

•李茂傑:所謂‘滿洲國是王道樂土’根本就是日本人製造出來的謊言。溥儀則在謊言中自欺欺人地繼續著他的皇帝夢。溥儀登基用過的大殿,那侷促的空間正是溥儀有如籠中鳥一般生活的寫照。

•毛澤東:邇者李守信卓什海向綏進迫,德王不啻溥儀,蒙古傀儡國之出演,咄咄逼人。日本帝國主義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周恩來:你當皇帝的時候才兩三歲,那時的事不能讓你負責。但在偽滿時代,你是要負責的。

•喻大華:無疑,末代皇帝溥儀是一位重要的歷史人物,是人類歷史上擁有非凡經歷和傳奇命運的特殊人物,然而,他身為皇帝卻沒有掌握過一天國家政權;長期處於政治漩渦中卻未發揮關鍵的作用。

•閻崇年:宣統沖齡登極,成為大清末帝。中國自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稱皇帝以降,到1912年宣統皇帝退位,歷經2132年,溥儀不僅是清朝最後一位皇帝,而且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皇帝。溥儀退位,既是大清皇朝的終結,又是中華帝制的終結。

個人作品

《我的前半生》記錄了溥儀從登基到流亡到接受新中國“改造”等過程,是一部回憶錄,更是一本特定歷史環境下的自省書,溥儀先生所著《我的前半生》是生命力旺盛的作品。問世43年以來,印刷21次,累計印數186.3萬餘冊,而且仍然有長盛不衰的趨勢。最早的《我的前半生》的基調即“我罪惡的前半生”,是一本具有悔過書性質的作品。

親屬成員

祖輩

曾祖父母

•愛新覺羅·旻寧(1782年9月16日—1850年2月25日),即清宣宗道光帝。

•莊順皇貴妃烏雅氏,出生於道光二年(1822年)十月十六日,卒於同治五年(1866年)十一月七日。

祖父母

•愛新覺羅·奕譞(1840年10月16日-1891年1月1日),醇賢親王。字朴庵,號九思堂主人,又號退潛主人。道光帝第七子,道光帝莊順皇貴妃烏雅氏(1822年—1866年)所生,鹹豐帝異母弟。

•葉赫那拉·婉貞(奕譞嫡福晉):嫡祖母,慈禧太后之妹,光緒皇帝生母

•劉佳氏(奕譞側福晉):五品典衛德慶之女。

嗣祖

•愛新覺羅·奕詝(1831年7月17日-1861年8月22日),即清文宗鹹豐帝。

父母

生父

載灃和溥儀 載灃和溥儀

愛新覺羅·載灃(1883年—1951年),醇親王愛新覺羅.奕譞的第五子,光緒帝愛新覺羅·載湉之同父異母弟,生母側福晉劉佳氏。生於光緒九年正月初五日(1883年2月12日)北京太平湖醇親王府內。光緒十六年(1890年)襲王爵,成為第二代醇親王。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任軍機大臣。同年十一月其子溥儀入承大統,載灃任監國攝政王。次年代理陸海軍大元帥。因此,在清朝的最後三年中(1909—1911年),他是中國實際的統治者。宣統三年(1911年)十月,辛亥革命爆發,被迫辭去攝政王職,閉門家居,次年他被迫同意兒子溥儀退位。民國十七年(1928年),遷往天津幽居,後又去東北,拒絕日本人勸降之要求,並怒斥其子溥儀投靠日本,之後返回關內居住。解放後,載灃將醇王府貢獻給人民政府以作公用。1951年初,因多年老病感受風寒,於2月3日病故。

嗣父

•愛新覺羅·載淳(1856年4月27日-1875年1月12日)即清穆宗同治帝。

•愛新覺羅·載湉(1871年8月14日—1908年11月1日)奕譞次子,即清德宗光緒帝,也是溥儀的伯父。

母親

•蘇完瓜爾佳·幼蘭(1884—1921):生母。

•鄧佳氏:庶母。

嗣母

•孝哲毅皇后阿魯特氏(1854—1875),阿魯特·崇綺之女,清穆宗同治帝之妻。

•孝定景皇后葉赫那拉·靜芬(1868—1913),葉赫那拉·桂祥之女,清德宗光緒帝之妻。

后妃

•皇后

郭布羅·婉容(1906年-1946年),達斡爾族旗人。民國十一年(1922年),她17歲跟溥儀結婚,為皇后。父親榮源為內務府大臣。 起初夫妻關係尚好,溥儀在婉容與文繡中明顯偏向婉容,生性多疑的溥儀曾表現對婉容的信任,後天津時期文繡出走後,溥儀遷怒婉容,婉容開始遭到溥儀冷落,染上鴉片菸癮,滿洲國時期婉容並不願去東北,卻被日本關東軍強行帶去,常年不堪忍受日本人暴行而發瘋。日本投降後,婉容被中共游擊隊俘虜,最後釋放。菸癮發作,卒於中國吉林省延吉,葬地不明。經其弟郭布羅·潤麒同意,於2006年10月23日招魂與溥儀合葬於河北省清西陵外的清獻陵,諡號孝恪愍皇后。

溥儀和李淑賢 溥儀和李淑賢

李淑賢(1925年-1997年),漢族(有對她的稱呼為“孝睿愍皇后”,但並非實際認定的諡號,其本人並不認同,就這一基於新中國溥儀得到改造之後的婚姻來看,該稱謂是對於李淑賢本人的不尊重)。1962年,作為護士的李淑賢與溥儀結婚。 在這之前,李淑賢有過兩次婚姻。溥儀那時很想再婚,於是,兩人結成姻緣。兩人婚後恩愛有加。

•淑妃

額爾德特·文繡(1909年-1953年),蒙古族旗人。滿洲鄂爾德特氏旗人。民國十一年(1922年),她跟16歲的溥儀結婚。溥儀首選的第一位妃子是文繡,但是父親逝世後端康太妃為首的四大太妃們,皆認為文繡家境貧寒、長相不好,讓王公勸溥儀重選。文繡被冊封為淑妃。民國二十年(1931年)廢除離婚。

•祥貴人

譚玉齡(1920年—1942年8月14日),滿族貴族出身,原姓他他拉氏,辛亥革命以後,改姓譚。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溥儀對婉容不滿並打入冷宮,為了有一個必不可少的擺設和玩物,由親屬介紹當時正在北京中學讀書的譚玉齡來到長春與溥儀結婚,住在緝熙樓樓下西側。溥儀封她為祥貴人,當時溥儀32歲,譚玉齡17歲。譚玉齡入宮後與溥儀的關係很好,深受寵愛,溥儀經常叫侄媳等女客陪她散心。譚玉齡聰明能幹,溫順賢惠,待人接物十分穩妥。但與溥儀過了5年如漆似膠的日子後,22歲的譚玉齡卻一命嗚呼。關於譚玉齡的死,至今還是個謎。2002年愛新覺羅家族後人為其上諡號,曰明賢皇貴妃。

•福貴人

李玉琴(1928年7月15日—2001年4月24日),祖籍山東的李玉琴生於長春市一戶普通人家,民國三十一年(1942年)考入偽滿新京南嶺女子優級學校。1943年4月,李玉琴被選入滿洲國的“皇宮”中,並被滿洲國“皇帝”溥儀“封”為“福貴人”,這是溥儀的第四位妻子。1957年5月廢除離婚,後再嫁。2001年,因肝硬化病故。

弟弟

•愛新覺羅·溥傑(1907年—1994年),幼年為溥儀伴讀,後偽滿洲國宮廷侍衛長,娶日本人嵯峨浩為妻。1945年被蘇軍俘獲,後移交給中方,關押於撫順。1960年獲特赦,在全國政協工作,後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民族委員會副主任。

•愛新覺羅·溥倛(1915年—1918年),夭折。

•愛新覺羅·溥任(1918年—2015年 ),北京市政協委員,清史研究專家,教育家。

妹妹

•愛新覺羅·韞媖(1909年—1925年),郭布羅·潤良之妻,婉容之嫂,死於急性闌尾炎。

•愛新覺羅·韞龢(1911年—2001年),金韞和,後改名金欣如,由溥儀指定與偽滿總理大臣鄭孝胥之孫鄭廣元結婚。

•愛新覺羅·韞穎(1913年—1992年),金蕊秀,郭布羅·潤麒之妻,婉容之嫂,北京市東城區政協委員。

•愛新覺羅·韞嫻(1914年—2003年)。

•愛新覺羅·韞馨(1917年—1998年)。

•愛新覺羅·韞娛(1919年—1982年)。

•愛新覺羅·韞歡(1921年— 2004年 ),又名金志堅,教育家,丈夫喬宏志,北京第四中學原教導副主任。

軼事典故

讀書生活

溥儀讀書極不用功,除經常生病不上學外,還不時讓太監傳諭老師放假。他讀書的興趣遠不如對毓慶官外那棵大檜柏樹的勃勃興致。溥儀常常蹲在那兒看螞蟻,一蹲半天,玩得把吃飯都忘掉。後來又被蛐蛐、蚯蚓所吸引,叫人搬來大批古瓷盆缸餵養這些昆蟲。老師們對於這個學生無可奈何,只好採用權宜辦法,每天早晨起來後,由總管太監張謙和站在臥室外,把昨天的課文大聲誦讀幾遍給溥儀聽;在溥儀到太后面前請安時,則以“見面禮“,讓他在太后面前把書從頭念一遍,促使他記憶。這樣,學了幾年,當然背不出幾篇文章。滿文學得更糟,連字母都沒學會,隨著師傅伊克坦的去世而徹底了結了這門功課。

老師們為促進溥儀學習,想了個伴讀的辦法。伴讀的學生每月可以拿80兩銀子的酬賞,另外還賞“紫禁城騎馬”,即從東華門、西華門進宮以後還可以在宮內騎一段路程再下馬,這是朝廷對臣下的一種特殊恩典和榮譽。先是由貝子溥倫之子毓崇伴讀漢文,後來又增加溥儀的弟弟、醇親王次子溥傑伴讀漢文。這時溥儀稍有長進,當著老師面能在書房裡坐住凳子;老師對溥儀的過失也可以用訓斥伴讀生的辦法加以規勸、訓誡。

復辟名詞

民國六年(1917年),張勛率兵入京,溥儀第二次登基當皇帝,是為溥儀復辟或宣統復辟。這年為丁巳年,史稱“丁巳復辟”。但是,歷史教科書及論著文章稱作“張勛復辟”,這很值得商榷。“復辟”二字:“復”,《史記·平原君列傳》:“三去相,三復位。”其意思是恢復;“辟”,《爾雅·釋詁》:“辟,君也。”其意思是君位。“復”與“辟”兩個字合起來的意思,就是恢復君位或恢復帝位。這次宣統復辟,是由張勛統兵進京,扶持溥儀重新恢復皇位。張勛何許人也?張勛僅是一個長江巡閱使、安徽督軍,相當於省軍區司令。許多書文稱“張勛復辟”,其有何“辟”之可“復”?實際上是張勛兵變,溥儀復辟或宣統復辟,而不是張勛復辟。

法庭作證

民國三十五年(1946年)春夏之交,蘇聯內務部門對溥儀以下各偽滿大臣開始了一系列傳訊。溥儀開始不知道蘇方這樣做是為什麼,直到8月蘇方通知他到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當證人,他才明白。

溥儀在蘇聯軍方押解下前往日本。在法庭上,溥儀陳述了日本帝國主義奴役滿洲的計畫和實施過程。他詳細敘述了“九·一八事變”後,天津日本駐軍司令香椎浩平如何強迫他去旅順,關東軍參謀長板垣征四郎怎樣威逼他從旅順到長春去當“滿洲國皇帝”,以及他如何遭受日本帝國主義者的監視,無權甚至無個人的人身自由。

溥儀撰寫《我的前半生》 溥儀撰寫《我的前半生》

當溥儀控訴日本人殺害他妻子譚玉齡時,情緒開始失控,他用手使勁地拍打證人台。在講到天皇裕仁送給他天皇神器寶劍和鏡子時,溥儀再次無法抑制激動的情緒:“當我拿著這些東西回家時,家裡人都哭了。這是我這一代人的恥辱。”日本戰犯的辯護律師認為這是攻擊日本天皇的祖先,溥儀大聲回擊:“我可沒有強迫他們,把我的祖先當他們的祖先!”這句話引起鬨堂大笑。

從八月十六日起,溥儀連續出庭8天,創下了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單人作證時間最長的紀錄。作證完畢後,他又回到了收容所,繼續他的特殊俘虜生活。1950年7月30日,蘇方向溥儀下達了回國通知。即使此時,溥儀仍對第45特別戰俘收容所的翻譯別爾緬拓夫表達想要留在蘇聯的意願。1950年7月31日,溥儀登上回國的列車。

集體皇帝

1964年對於溥儀而言是最快樂的一年。這一年,他的著作《我的前半生》幾經刪改終於付梓出版;他攜妻子參加了全國政協組織的參觀團,親眼看到了新中國成立十年的建設成果;更重要的是,他成為了一名全國政協委員。

1964年12月30日,溥儀手持紅色封皮印著燙金字的出席證,出現在全國政協四屆一次會議的大廳里。這是他第一次以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參加會議。會上,溥儀做了發言,通過現存的發言稿可以看出他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他說:“今天,我能夠作為全國政治協商會議的一個成員在這裡發言,心情非常激動……有許多外國記者訪問我,他們覺得像我這樣的人,能夠在新中國存在,是個奇蹟。不但生存,而且生活得很好,更使他們迷惑不解。在我們的社會,確實出現了這樣的奇蹟:把戰爭罪犯改造成新人。

1960年11月26日,他鄭重其事地穿上了會見外賓時才穿的中山裝,在與同事們一起投下選票時,他激動地流下了眼淚。事後他這樣寫道:

溥儀在撫順戰犯管理所 溥儀在撫順戰犯管理所

“1960年11月26日,我拿到了那張寫著“愛新覺羅·溥儀”的選民證,我覺得把我有生以來的一切珍寶加起來,也沒有它貴重。我把選票投入了那個紅色票箱,那一剎那,我覺得自己是世界最富有的人。我和中國六億五千萬同胞一起,成了這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主人。”

獲得特赦後的溥儀共參加過三次選舉,第三次是他剛剛做完腎切除手術出院不久。那一次,溥儀拖著病體在李淑賢的陪伴下,與街坊們一起聽取了街道負責人對候選人情況的介紹。介紹結束後,溥儀還搶著發言。令李淑賢驚訝的是,剛剛出院的溥儀,那次說話聲音出奇的洪亮。幾天后,溥儀和李淑賢在附近的南操場國小參加了投票。李淑賢記得,在排隊等待投票時,溥儀始終帶著一種莊嚴的神情。看他虛弱的樣子,李淑賢曾想跟前後排隊的老街坊們商量插一下隊,但溥儀無論如何也不肯。直到把選票鄭重地投到票箱內,他才在李淑賢的攙扶下回了家。

普通人看似平常的選舉權,溥儀卻格外珍視。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這一張薄薄的選票對他意味著什麼,它代表著新社會對於他作為一名國家公民的認可。

溥儀自述 :“我曾經做了四次皇帝。第一次是三歲時繼承先人的皇位。第二次是1917年,張勛在北京復辟,擁戴我做了十天的皇帝。第三次是1932年,日本人在東北把我扶上了滿洲國皇位,這一幕在1945年結束。第四次當皇帝,是在前年。我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獲得了選舉和被選舉的全部權利。現在我同其他中國人民一樣,是一個‘集體皇帝’。 ”

晚年戀情

晚年的溥儀 晚年的溥儀

1962年,來自統戰部、全國政協的同志,以及溥儀的家人、同事一百多人參加了溥儀的婚禮。溥儀身穿中山裝,發表了長長的致辭。溥儀說,之所以選在這一天舉行婚禮,是因為第二天是勞動人民的節日。

剛剛回京三個月,七叔載濤就給他介紹了位張小姐。這位小姐穿著入時,還熱情地請溥儀跳舞、抽菸。但當溥儀知道她父親以前是醇親王府的僕人,曾深受皇恩時,兩人的交往戛然而止。

婉容有位表妹人稱王大姑娘,直到50歲還是單身。此時,她也對溥儀產生了興趣,又是請他吃飯,又是約會,令溥儀不勝其煩。一位過去的隨侍想“攀龍附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溥儀,也被溥儀拒絕了。他說:“他們要嫁的是那個‘皇帝’,不是我這個普通百姓。”

1962年1月,他在給朋友的一封信中寫道:這些日子裡,不少人為我找對象。屈指算,已然說了七八個對象,還沒有看好。等我說妥了對象,一定告訴你。同為文史專員的周振強拿著一張照片來到辦公室,說是人民出版社編輯沙曾熙托他給照片上的女子介紹個對象,照片上的女子正是李淑賢。看了照片溥儀很感興趣,當他得知李淑賢還是名護士時,就更滿意了。幾天后,在周振強和沙曾熙的引薦下,溥儀和李淑賢見面了。

陵寢墓地

溥儀墓 溥儀墓

1967年10月17日,溥儀在北京逝世,遺體於1967年10月19日火化。對於骨灰如何處理,周恩來總理當時作了明確指示:一是可由愛新覺羅家族決定;二是可由家屬選擇在革命公墓、萬安公墓和其他墓地的任何地方安葬或暫存骨灰。20日家屬聚會進行了討論,經家族一致商定,將溥儀的骨灰暫存在八寶山人民骨灰堂。

1980年5月29日下午,在全國政協禮堂為溥儀、王耀武、廖耀湘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會後根據中央指示,將溥儀的骨灰盒移至八寶山革命公墓第一室。

1994年,旅居海外的張世義先生在易縣崇陵西北興建了一座華龍皇家陵園。為了提高陵園知名度,張世義經過不懈努力,勸動了李淑賢,將溥儀的骨灰遷葬西陵。

安放儀式於1995年1月26日舉行,由李淑賢把骨灰盒捧至墓穴前,安放在鋪著黃緞的靈台上。一個簡單的儀式之後,陵園工作人員將骨灰盒放入水泥築的“槨”內。面南背北,蓋上“槨”蓋,最後澆鑄混凝土。中國封建社會的最後一個皇帝的骨灰就這樣安葬了。

史書記載

《清史稿·卷二十五·本紀二十五》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紫禁城的黃昏》,【英】莊士敦著,陳時偉譯

•《末代皇帝溥儀與我》,李淑賢

•《我的丈夫溥儀》 李淑賢憶述,王慶祥撰寫

•《溥傑自傳》 愛新覺羅·溥傑

影視形象

類型
電影梁家輝《火龍》1986年(香港)李翰祥導演
姜文《末代皇后》1986年(中國大陸)
尊龍/吳濤(少年)/Richard Vuu(童年)《末代皇帝》1987年(美國)貝納多·貝托魯奇導演
史美儀《財叔之橫掃千軍》1991年(香港)徐克、程小東導演
裘慕遠《建黨偉業》2011年(中國大陸)韓三平、黃建新導演
蘇晗燁《辛亥革命》2011年(中國大陸)張黎、成龍導演
紀錄片《愛新覺羅·溥儀》2005年(中國大陸)央視《探索·發現》欄目的10集人物傳記片
電視劇鄭少秋《流氓皇帝》1981年(香港)
張萌(童年)蔡遠航(少年)陳道明(成年)朱旭(老年)《末代皇帝》1988年(中國大陸)
嚴秋華《滿清十三皇朝之危城爭霸》1990年(香港)
黃子華《非常公民》2002年(中國大陸)又名《溥儀跟他的五個女人》
王伯昭《流轉的王妃·最後的皇弟》2003年(日本)
王培文《走向共和》2003年(中國大陸)
王偉華《李香蘭》2007年(日本)
高島政伸《男裝的麗人—川島芳子的生涯》2008(日本)
李亞鵬《末代皇妃》2010年(中國大陸)
楊立新《重生》2011年(中國大陸)又名《傳奇福貴人》
曹啟謙(配音)《金枝欲孽貳》2012年(香港)
余少群/趙文瑄《末代皇帝傳奇》2013年(中國大陸)
張魯一《東方戰場》2016年(中國大陸)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