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井長政[日本戰國時代歷史人物]

淺井長政[日本戰國時代歷史人物]

淺井長政(日語假名:あざいながまさ 1545年-1573年9月26日)是日本戰國時代的大名,父親為淺井久政,母親為井口經元之女。幼名猿夜叉,後改為新九郎。近江淺井家最後一代家督。 十五歲時元服,被稱為備前守。父親淺井久政為他迎娶了六角氏家臣平井定武之女做正室,造成淺井長政本人與家臣的不滿。永祿三年(1560年),與家臣一同罷黜其父久政,成為淺井家當主。將平井夫人送回,與六角家關係破裂。同年的野良田合戰,大破六角軍,次年改名為長政。永祿六年(1563年)以後,六角家發生內亂,淺井長政趁機壯大淺井氏的勢力,使淺井家成為北近江的有力統治者。永祿十年(1567年),織田信長將妹妹阿市嫁給淺井長政。永祿十一年(1568年),兩方合作滅六角家,並且支援織田信長與足利義昭上洛,兩家關係可謂達到極盛。後來將軍足利義昭聯合數位大名結合成“信長包圍網”。淺井家背叛與織田家的盟約,發兵偷襲織田信長。同年六月,織田信長與德川家康結合盟軍,與朝倉、淺井兩家合軍在近江國的姊川河原進行交戰,史稱“姊川之戰”,淺井朝倉聯軍戰敗,淺井家從此勢力逐漸衰弱。 織田信長在滅朝倉家以後,隨即開始對淺井家進行攻城戰。元龜四年(1573年),織田軍攻入小谷城,九月二十六日,淺井長政囑託妻子阿市帶著三個女兒回到織田家,送她們出城後在城裡自盡,得年二十八。寬永九年(1632年),因為是德川幕府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外祖父,追贈從二位中納言的官位。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幼鷹展翅

淺井長政 淺井長政

1545年,淺井長政誕生於北近江小谷城,是父親淺井久政的嫡子,幼名“猿夜叉”。猿夜叉誕生的第二年,1546年,他的祖父一代英傑淺井家中興之祖淺井備前守亮政病故。淺井亮政本為北近江的一名小豪族,因為武勇、智略服眾,而被豪族們推為盟主,將當地守護,昏庸無道的京極氏放逐。後京極家與南近江守護的六角定賴聯合,多次來犯,均被驍勇善戰的亮政擊退。在最危險的時期,亮政更是通過好友朝倉宗滴,與越前朝倉家(朝倉教景)建立了盟約,與宗滴一起,在戰役中斬殺數十名六角家重臣,武名威振京畿,完全控制了局面。不料亮政死後,南近江的六角氏(此時的家督是佐佐木義賢)又經常來犯,久政不堪屈辱,決意一戰,此戰便是佐佐木義賢成名之戰--高宮合戰,久政大敗,捨棄了自己的軍隊,獨自逃回北近江,戰後,佐佐木義賢更名六角義賢。

在家臣雨森彌兵衛和阿閉貞征的調停下,久政被迫割地求和。此時的猿夜叉已經行過元服之禮,名新九郎,六角義賢因為看著喜愛,便賜其姓名中的一字,還將家臣中平井加賀守的女兒嫁與了他,從此,猿夜叉就有了淺井新九郎賢政的名字。雖然這樣淺井家免於與六角家征戰,但其實等同於六角家的臣屬。

繼任家督

由於久政的懦弱,淺井家內部開始發生矛盾,為此,重臣海北綱親、赤尾清綱、磯野員昌等人均生出了背叛的念頭,他們把淺井家最後的希望寄托在了賢政身上,此時為永祿三年(1560年),織田上總介信長以奇襲斬殺武力上洛的今川治部大輔義元,賢政亦熱血沸騰,答應了重臣們的請求,將愛妻平井氏遣回六角家,武力逼迫父親久政退位。

永祿三年十月五日,淺井賢政,十六歲。在全國諸多大名小名的舉目注視下,逆改了君臣身份,繼任家督位。一位超越其祖父古備前亮政的繼承人,在國難當頭之際,毅然領導起勢弱的淺井家,在無人看好的情況下,艱難地邁出了登上他人生顛峰的第一步。

在繼承家督後,永祿四年正月,賢政迎來他十七歲生日。江北的大名小名紛紛在年頭的祝儀上送來禮物,每年一次的盛大的宴會從久政一代起就沒停過。不過,面對這樣的盛景,賢政卻沒有半分洋洋自得。接受六角義賢的偏諱,迎娶平井氏之女兒在久政考慮中,或許是維持家族繼續存在的小安心理,但在賢政心中,就不這么認為了。之後,賢政毅然捨去了名中那個帶有屈辱意味的“賢”字,代之予令他熱沸騰的織田信長的“長”字,這等若向六角家下了戰書。

初陣的對手是南近江霸者六角義賢的兒子六角義治,長政以猛將磯野員昌為先鋒,第二陣為阿閉貞征,第三陣大野木,第四陣三田村,第五陣野村,第六陣淺井玄蕃亮,第七陣月月瀨,第八陣東野、千田、西野,第九陣黑田、百百,第十陣淺井石見守、同七郎,最後是長政的本陣。令以赤尾清綱,海北綱親為游軍,照應各隊。

野良田合戰

淺井長政[日本戰國時代歷史人物] 淺井長政[日本戰國時代歷史人物]

永祿四年(1561),長政以磯野員昌為先鋒進攻南近江,在野良田以壓倒性的氣勢大破數倍於己的六角家。面對這一場自亮政去世以來未曾有過的揚眉吐氣的大勝,許多淺井家老臣都激動的熱淚盈眶。長政武威從此開始傳遍。同時六角家在接連的數次進攻都被長政化解後,意識到已無法獨自降伏淺井家。遂與美濃的齋藤家聯合進攻北近江。此戰名為野良田合戰,淺井長政以相對較少兵力,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使家臣們不得不對這位少主人另眼相看,更有百姓傳說長政是淺井亮政轉世。

當時,在對陣六角最前線的是磯野丹波守的佐和山城,而周邊的高宮城,大尾城,淺妻城已陷落於六角之手。長政的計畫中,首先一步是急援佐和山方面。因此,在淺井家換代後不久,從未親上戰陣的長政得到了他初陣的機會。淺井家集結諸勢合計九千三百,在家督長政帶領下從小谷城出發,支援被六角軍圍困的佐和山城。永祿四年三月六日,長政的援軍到達佐和山城城郊布陣。六角軍也聚集一萬八千(有說二萬五千)的兵力,兩軍在野良田發生激戰。淺井軍的指揮者從久政變成長政,軍隊士氣大震,拚命奮戰。而六角方面因為沒有輸給過淺井,過於輕視對手的後果是雖然兵力占優卻只能在淺井兇猛的攻勢下勉強形成拉鋸戰。而磯野丹波守員昌見機大開城門,佐和山城守軍殺出,兩面夾攻下,義賢嫡子義治的軍隊對此根本沒有任何準備,被磯野丹波守員昌所部當腰截斷。局面一發不可收拾,一轉眼便演變成了六角軍全線崩潰。淺井勢完勝,將江南勢徹底趕出了江北。

野良田合戰的勝利,令淺井諸將對長政愈加欽佩。幾年前久政為義賢追擊時陷落的犬上,愛知等諸勢終於回歸淺井所有。得此結局,文武兩道的達者長政功不可沒,眾人的感銘被清楚地記載於淺井三代記中。

在此之後,六角家曾多次與淺井交戰,但每次都是無功而返,使長政的武名傳贊臨近諸國,美濃曾數次擊敗信長的齋藤義龍更是與六角家聯合,進攻美影寺川。

在猛將磯野員昌的猛攻下,齋藤軍迅速瓦解。但同時,六角義治和齋藤義龍卻親率大軍進攻佐和山城,長政迅速於小谷城出陣,會合磯野隊,趕至佐和山增援,此外,長政還另命三田村、大野木、野村封鎖南近江與美濃的要道。戰鬥中,長政親自率兵,力破六角、齋藤聯軍,磯野更是率兵一直將齋藤軍逼上了會美濃的道上,義龍大敗而歸,還在路上被三田村、大野木、野村劫了一陣(此戰後,義龍憂鬱成疾,不久病故)磯野員昌由於功勳卓越,受封佐和山城城主。

至淺井亮政以來,淺井陷於弱勢,被六角逼在江北一地動彈不得的被動局面,終於在亮政孫兒長政的手裡徹底逆轉。戰火,燒到了江南地頭。

到了永祿十一年,淺井的勢力範圍除江北三郡外,又添犬上,愛智,高島三郡。在長政及眾家臣的共同努力下,流通經濟發展政策在六郡的實施,進一步堅固了淺井領地經營的基礎。

結識信長

永祿五年(1562),長政在美影寺川與六角、齋藤家激戰,以勇猛的戰法化解了強大敵人的攻勢。永祿六年,長政出色的表現令信長賞識,信長將妹妹阿市(戰國第一美女)嫁予了長政,締結婚姻同盟。與信長的結盟對長政來說原是一次振興淺井家的絕好時機,很多人對於後來長政轉而幫助行將就木的朝倉家不解。但這正是長政無法克服的感情上弱點。朝倉家是淺井家的老盟友,從祖父亮政時期開始,朝倉教景就協助亮政與京極、六角家作戰。亮政死後,在淺井家數次危機之際,朝倉的軍隊都起了救世主的作用。對朝倉家的感激從小就在長政的心底留下烙印。雖然後來明知幫助朝倉家意味著滅亡也會去做,這是長政重義的一面的表現,是長政不同於其他戰國梟雄之處。但不可否認的是,在混亂的戰國年代,這種思想與行為注定是無法生存的。之後由於織田與朝倉開戰,而淺井家歷代受朝倉恩惠,長政不得不忍痛和信長展開戰鬥。

金崎敗退

永祿十一年(1568)九月,信長實現了期望已久的目標——上洛。成功的把前將軍足利義輝之弟義昭,扶上了第十五代將軍的寶座。當最初二人之間的共同目標達成之後,義昭就不再甘心做信長的木偶任其操控了。於是,他就秘密向諸國大名送去密信,企圖推翻信長。一直對信長抱有強烈敵意的越前朝倉義景,就在義昭的誘使下開始行動了。十分重視收集情報的信長,這時當然已經發覺了這一切。信長就以義景再三拒絕上洛為口實,於元龜元年(1570)四月二十日,率領三萬大軍從京都出發向越前進軍,德川家康在信長的要求下也一同出兵了。四月二十五日,信長大軍通過了若狹,進入了敦賀郡,在賀敦的妙顯寺布陣。翌日26日,進攻金崎城,27日越過木目山卡,向朝倉的本城一乘谷發動急襲,正當一切進展順利的時候,信長接到了淺井長政背盟反叛的訊息。長政和六角承楨一同舉兵對信長來說是個意外。淺井軍將信長的退路切斷了,並在背後發動攻擊。在此危急關頭,信長留下木下秀吉在金崎城殿後,自己率領全軍撤退。四月三十日,從險路朽木通過回到京都,留守京都的部隊,派出人馬接應信長,見到信長只有侍從十餘人跟隨的狼狽模樣。長政的背盟是完全出乎信長意料的,所以,毛利元就在七月十日給信長的信中有“不慮之趣”的語句。

據說在當時的織田軍正好攻克了金崎的時候,準備繼續進軍。這個時候,知道了淺井決意的信長之妹市,以「陣中見舞い」的名義將一棵用帶子結袋兩端的小豆送交信長。信長看豆子不解,身邊的木下藤吉郎(即後來的羽柴秀吉)猛然領悟出「織田軍前後方都被堵塞」的含義,覺察出了淺井家將要反叛的危機。信長當機立斷,下令織田軍在淺井軍達到前全速退回美濃,更因為羽柴秀吉和德川家康(一說中沒有德川家康)的拚死殿後,使織田信長安然脫身。這就是金崎撤退。阿市到底有沒有背叛淺井長政這件事,恐怕早已埋沒於歷史中了。

反叛信長

1570年4月,信長為了討伐越前大名朝倉義景,打破了與淺井長政的同盟(前面的“金崎敗退”中有詳說)。包括朝倉義景、淺井長政、武田信玄、毛利輝元、三好三人眾,甚至比叡山延曆寺、石山本願寺等寺廟勢力都被找來,組成了“信長包圍網”。

信長對長政的反叛極為憤怒,他怎么都想不通為什麼長政為背叛自己去幫助早是日暮西山的朝倉家。向來奉行功利主義的信長怕是永遠不可能明白長政的心,長政的義。只是見到自己所看重的長政竟然敢如此行事,背離織田。

在信長經過危險冷靜下來後,五月九日從京都出發準備回到本處岐阜城。並布置眾將防守各處要津,森可成駐守大津的宇佐山城,佐久間信盛駐守野州永原城,柴田勝家駐守近江的長光寺,中川清秀駐守安土城。這時,淺井長政在鯰江城聚集人馬,並在市原鄉發動一揆,將信長通往伊勢的道路封鎖了。但是,信長在日野城舊領主蒲生賢秀和香津佃的菅六左衛門的幫助下,信長進入了千草的街道,在這裡信長遇到了危險。受六角承楨的命令的鐵炮達人杉谷善坊埋伏在千草的山中,在二十米的距離內向信長發射鐵炮刺殺他。但彈丸只擊中了信長的小袖,而沒有傷到他。

信長的反擊開始了,六月四日為了消除六角承楨、六角義治父子在近江對織田勢的阻礙。信長派出了佐久間信盛、柴田勝家進攻六角勢力,戰鬥在野州川畔的落畦鄉開始,六角勢被擊潰後,近江一帶再次落入信長之手。信長命令秀吉對近江.美濃國境內淺井方家臣進行勸降。鐮刀城的守將崛秀村和長比砦的守將通口直房二人向織田方投降。收到這個訊息的信長發動了對淺井的征討,從岐阜城出發進入近江。攻下了長比和刈安尾兩個砦,在長比布陣。

這個陣容一直保持了一個月,信長在進行主要的戰備就是鐵炮和火藥的調達。信長命令界的今井宗久(昨夢齋)運送鐵炮藥30斤和煙硝藥30斤。20日,信長軍向長政的主城小谷城逼近。但憑著天險要害構築的山城,不是這么容易攻下的。信長命令森可成、坂井政尚、齋藤正秋、冢本小大膳、不破光治、丸尾長照等向距小谷城西南3.5公里的雲雀山進發,在小谷城下各地放火。信長在小谷南面約4公里的虎御前山設下本陣。23日,信長將陣地移往龍鼻,對小谷城的支城橫山城進行包圍攻擊,引誘長政出擊。坂井政尚、秀吉向北回擊,森可成、丹羽長秀、蜂屋賴隆向南側進攻,柴田勝家、氏家卜全、安藤守就向東攻擊,佐久間信盛、稻葉良通、水野信元、市橋長利、河尻秀隆向西攻擊,全軍向淺井的城將大野秀俊、三田村國定、野村直隆守護的橫山城進行強攻。由於小谷城是高299米的難攻不落之堅城,以一般攻城方需要有守城方10倍的兵力的常規,這時織田軍的兵力還不足以攻克小谷。這時信長包圍橫山城,就是要引淺井軍出城野戰。橫山城是越前通往近江的要地,如果陷落,淺井氏就會與佐和山等重要城池失去聯絡。七月二十七日,德川家康的援軍六千人到達,織田·德川聯軍達到3萬1000人。另一方,朝倉景健援救淺井的軍隊也到達了,淺井朝倉的軍勢達到1萬8千人。一場大戰就要爆發了。

姊川之戰

二十八日天色未明,為數一萬八千的淺井朝倉軍,分為兩部,淺井軍在姊川北側的野村布陣,而朝倉軍則在左方的三田村。信長軍2萬人對應淺井軍八千人,家康軍六千人對應朝倉勢萬人,在姊川南北兩岸對峙布陣。信長令丹羽長秀率5千人繼續包圍橫山城,做為後備。

姊川之戰 姊川之戰

姊川位於伊吹山西南是流入琵琶湖的河流,寬100米,深1米,兩軍於28日上午開始對峙,凌晨六時戰鬥開始了。朝倉軍的槍隊首先對德川軍發起進攻,酒井忠次.小笠原長忠迎擊。六千德川軍對付一萬的朝倉軍,朝倉以近一倍的優勢兵力令德川軍漸感不支。這時,家康為了打開局面,令以酒井忠次隊為中心進行正面抵抗,令本多忠勝.本多廣孝.松平忠次.大久保忠世發動突襲吸引敵人注意,令神原康政隊向朝倉勢的西側移動。當康政隊渡過河川在朝倉軍的右側發起進攻時,朝倉軍陣腳大亂,形勢開始逆轉,朝倉軍露出敗勢。

另一方的淺井軍與織田軍的戰鬥中,織田方的第一隊隊長坂井政尚在淺井軍的攻勢下防守不住,隊形崩潰戰死數百人。接著淺井軍又攻破了池田信輝隊,織田方布下的十三陣只剩下十一隊了,淺井軍向信長本陣逼近。這時,在橫山城留守監視的氏家直元.安藤范俊.伊賀定治接到急報,率三千部隊趕到從淺井軍的左翼開始進攻。配給家康助攻的織田方稻葉良通開始向淺井的右側進攻。淺井軍在三面受敵的情況下終於崩潰了,向小谷城逃去。這場戰鬥從早晨6時開始一直到下午2時左右才結束,姊川兩岸布滿了屍體,河水被染紅了,淺井朝倉聯軍死亡達一千七百餘人,織田德川軍死亡達八百餘人。

向小谷敗退的淺井軍避開了信長的追擊,退回小谷守城。翌日29日,橫山城被攻破,信長令木下秀吉為守將。7月4日,信長班師回到京都,8日返回岐阜。三年後的天正元年(1573)8月8日,信長進攻近江,擊破再次來援助淺井的朝倉軍,朝倉義景在大野的賢松寺自殺。信長第二次在虎御前山布陣,對淺井勢進行決戰。無論如何堅固的城池,也經受不起織田大軍夜以繼日的猛攻。8月,淺井長政自知落城之日將近,將妻子及三個女兒交與秀吉帶回織田家,在落城的最期與父親淺井久政一起自害,享年29歲。

衰敗滅亡

淺井長政 淺井長政

一級史料《信長公記》中記載,在淺井·朝倉家滅亡的翌年,信長在新年晚宴上,將淺井長政和朝倉義景的顱骨塗抹上金箔,作為酒宴的裝飾品。至於將淺井長政的顱骨製作成酒杯,以此喝酒慶祝勝利之說,被史學界現在認為是後世的偽說。不過這也足以證明信長對長政的憤恨之念達到了何等境界。 但儘管是長年的宿敵,信長也不該如此狠心,也許是天理循環,信長後來也遭遇了本能寺之變,未得善終。

到了1573年時,武田軍與德川軍在三方原展開了戰鬥,史稱三方原之戰。武田軍戰勝了德川軍之後不久,武田信玄強行上洛,但在上洛途中病逝,信長包圍網失去重要的一環之後,使得織田信長得以逐一擊破各個反信長包圍網之大名。在九月十六日(農曆八月二十日)朝倉家滅亡之後,隨即開始對淺井家進行圍城攻略戰。九月二十三日(農曆八月二十七日),織田軍攻入小谷城,淺井久政切腹自盡。九月二十六日(農曆九月一日),淺井長政囑託妻子織田市帶著三個女兒回到織田家,送她們出城後在小谷城裡切腹自盡,享年二十八歲。淺井家與淺井長政的命運就這樣隨流星而殞落了。

翌年新年,織田信長會議上將朝倉義景與淺井長政及淺井久政兩父子等三人的頭骨做成的酒杯,公開在家臣面前喝酒。

淺井長政與織田市之間通說生有一子三女或是二子三女,也有認為只生育三個女兒的。而他與其他側室,也生有兒子。他的嫡子萬福丸在小谷城被攻破時由家臣帶走逃亡,但最後不幸被羽柴秀吉搜獲,遭到處死,年僅九歲。而最幼子才出生不久,被送到寺廟中養大,成為僧侶。此外還有一子淺井井賴,被認為是傳說中真田十勇士里根津甚八的原型。至於三個女兒則分別是淺井茶茶姬、初姬、江姬,她們都具有傳奇性的一生。

長政的墓在德勝寺(位在今天的滋賀縣長濱市),法名“養源院天英宗清”。一直到1632年時,因為他身為德川幕府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外祖父的關係,追贈他從二位中納言的官位。

經歷三代統治北近江六郡五十五年的淺井家滅亡了。

長政死後

阿市與長政之間所生三個女兒,後來被合稱為淺井三姊妹。據說秀吉暗戀美貌的阿市,但終究不能得到她的青睞,便把目標轉移到貌似其母的長女茶茶身上,納茶茶為側室,後來她產下豐臣秀吉的兒子豐臣秀賴,掌握了豐臣家的政權,由於關原之戰失利,導致了豐臣家的滅亡。可以說阿市的長女茶茶是為身世坎坷的傳奇女子。次女阿初嫁給京極高次,丈夫死後削髮為尼,之後病逝。三女小督(阿江)則經過不斷的結婚與失婚後,最後被安排嫁給德川秀忠。阿市的孫女和子後來成為後水尾天皇中宮,而曾孫女興子內親王甚至登上天皇寶座。因此淺井氏的命運,可謂相當具有傳奇性。

其女茶茶在成為秀吉側室後,在高野山持明院安奉了父母的畫像(淺井長政像、淺井長政夫人阿市像),這兩幅像一直保存到今天。

近江淺井家,歷經三代,終,泯滅於幽幽歲月中。但淺井長政的身影卻沒有消失,隨著他三名女兒的成長,開始影響起了整個日本歷史。淺井的血脈,繼續流淌在歷史的長河中……

人物年表

年份 大事件 備註
1545年4月左右 猿夜叉出生。 猿夜叉即淺井長政
約1560 淺井久政大敗,淺井家臣服於六角家。並被迫迎娶平井氏。
1560 在家臣支持下,逼迫父親久政退位。改名淺井長政,與六角家一戰。
1561 在長政初戰的野良田合戰中,大破數倍於己的六角家。
1562 與六角、齋藤家激戰,取得勝利。
1563 得到織田信長賞識,迎娶信長之妹阿市,與織田家結盟。
1570 因織田違約攻打淺井家盟友朝倉家,長政不得不與信長一戰。
同年4月 第一次信長包圍戰。
同年6月 織田軍進攻小谷;28日開始著名戰役——姊川之戰。
1573年9月23日 淺井長政於小谷城自盡,享年29。

軼事典故

舍“賢”取“長”

在賢政決意改名的時候,淺井備前守長政之名由此誕生。而關於長政為何取「長」一字,普遍認為的有兩種見解。

一有賢政對擊敗東海今川義元而一舉成名的織田信長深感佩服取其偏諱一字稱「長政」之說。

另外的說法是源至於武運長久一詞。取了其父「久」之上的「長」,有決心成為超越父親的大將之意味。

學者普遍認為後者的見解才是正確的。

長政留下感人話語

在日本歷史節目《轉動歷史的時刻》的“淺井長政逆襲京都”中,節目為我們呈現了小谷城淪陷前淺井長政交給家臣們的書狀,分封領地的書狀中,淺井長政附加道:“此番守城之功,不勝感激。”對於一起奮鬥到最後關頭的家臣們,長政想要感謝他們。小谷城淪陷後,家臣們順利逃脫。家臣們悉心保管著這份書狀,將長政的心意代代相傳。

淺井長政無意中的一句話讓幾百年後的人們確定了他是一位難得的忠義武將,他讓幾百年後的我們感受到了戰亂中原來還有一絲溫情。他確是一位當之無愧、受百姓愛戴的大名。在臨死前,竟然不忘家臣們的功勞,仍對他們抱有感恩之心。這是超越了君臣的身份,想必淺井長政把家臣們當做了與他患難與共的好兄弟。家臣們為什麼會讓淺井長政如此重視?可能也是因為他們被淺井長政的魅力所吸引,認為他便是他們當之無愧的君主,誓死地為了君主保衛小谷城至最後一刻吧。

弁才天看其人

在日本歷史節目《轉動歷史的時刻》的“淺井長政逆襲京都”中,還為我們講到了淺井家供奉的弁才

天佛像,代表古來信仰的弁才天,其手中握有許多武器,與帶來災禍的魔人勇猛戰鬥,用智慧指引人們走向繁榮,戰鬥與幸福之神,弁才天。從弁才天所代表的意義,足以看出淺井長政在那個時代的理想。長政對抗強勢的信長的信念,在至今仍為人們所傳誦。

對抗六角氏的英勇

在節目中,還提到過淺井長政在對抗六角氏的時候,他和家臣們團結一致,他更是親自沖入敵人的本陣並取得了勝利。可見淺井長政的英勇和受人愛戴的原因。

百姓愛戴的大名

掌管北近江之後的長政對待善待百姓,深得民心。關心民生疾苦,北近江有很多向來拒絕大名的勢力進入村莊,自發制定法則,自治自理的村莊。為了掌管這些村莊,對於村莊的一系列問題,長政並沒有把問題交給家臣處理。而是親自傾聽村民的陳述,作出裁決。可以看出長政想融入民眾,理解民眾的心情。長政也很重視村人們的信仰。讓人民安居樂業,使近江更加繁榮,長政的一番苦心下,這些拒絕大名統治的民眾也聚集至身邊。

在織田家的主力在迫近京都附近的佛教總本山「比叡山 延曆寺」時,長政得到僧兵的援助,在山上架起陣勢,與織田家對抗。可見長政的善行已經影響到寺院,甚至讓寺院願意為其奮鬥。

出淤泥而不染

該怎么形容淺井長政這么美好的人物呢?就應了那句‘出淤泥而不染’吧。生在那個污穢的時代(不用說也知道了,哪個戰爭時代不是黑暗的呢?),卻保留著一份樸素而純真的心靈,這是難得的。他就像是開在亂世中的一朵白蓮,一片污穢中的一點白。從他與阿市平凡而幸福的生活,從他親耳聽百姓的哭訴,為百姓解憂解難,從他尊敬和保護著寺廟,從他為了北近江百姓復興的蓮華會(8月15日),成為了世代北近江百姓的精神寄託等等平凡的小事中可以看出,他的偉大情懷,我想這在戰國時期,是沒有哪一個大名能夠幹得如此漂亮的吧。為何他會被定義成一位忠義武將、一位和藹可親的人?這恐怕便是與幾百年前所做的點點滴滴分不開的。

悲哀的愛情

關於淺井長政被現代浪漫化的便是他那短暫且悲哀的愛情史。

戰國第一美女阿市先作為政治婚姻的犧牲品,嫁給了織田家附近的豪強淺井長政。被強迫嫁給一個完全沒見過面的人的政治婚姻往往是悲哀的,但是淺井長政卻是真心愛著阿市的。夫妻兩過著令人羨慕的恩愛生活。阿市還被尊稱為小谷夫人。阿市的婚姻雖然是策略婚姻,卻得到了幸福,本來可以平平淡淡地做一輩子的夫妻,可是他們卻生不逢時,生在了兵荒馬亂的戰國時代。淺井長政身不由己,終於與阿市的兄長織田信長展開了戰爭。

淺井家臣們都極力要趕阿市走,但是淺井長政卻是太愛阿市了,不顧家臣的反對,堅信阿市不會再一次地背叛他。其實阿市只是想讓長政不要再以卵擊石,兩家都重新和好。畢竟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阿市當時被夾在丈夫和哥哥中間,左右為難,唯有讓兩方重歸於好,這樣才能幸福地生活下去。阿市只是想要自己最珍重的人都不要受傷,這只是一個平凡的女人都會有的想法,她只是想像一個普通的女子一樣,可以和丈夫看每一年的花開,可以和哥哥一起回憶童年。

但是最後的最後,淺井長政還是被織田軍包圍在小谷城內。小谷城城破時,長政自刎了,在那個時代的武士,死之前都會把自己的妻兒殺死,以便不讓他們落入敵人的手中,但是當阿市請求殉死,長政不許。這是因為他知道織田信長不會對自己的親生妹妹做出傷害她的事,更重要的是淺井長政希望她好好的活下去,帶著他對她的愛好好的活下去啊!阿市哭了,她恨自己,也恨這個時代。就這樣,淺井長政先將兩個兒子托人逃出,再派人將阿市和三個女兒送回了信長處。而自己,則在燃燒的小谷城內結束了一生。

人物評價

從青年時的被眾人所期待到成年後身為大將的表現,對淺井長政我不能不說他幹得漂亮,可是卻在最後的決擇中遺憾地選錯了方面,導致身死國滅。想來淺井長政也是位非常不幸的人。朝倉和織田完全對立使其成了「受夾板氣」的狀態。無論是在祖父亮政時代開始幫助淺井的朝倉家,還是將親妹嫁與自己並成為自己義兄的織田信長,淺井長政對兩者的恩惠均銘記五內。與信長是政治婚姻,對朝倉是累世的同盟,這樣的兩難中,長政最終選擇了戰國時代最珍貴,最稀少,可也是最要不得的「義」和「信」。長政英勇善戰,是位出色的帥才但也絕對稱得上一個不善謀家的政治家。他的義,帶來了小谷自害的惡果;他的信,如同一顆最耀眼的流星,在戰國亂世的上空,一划而逝……

短短的28年,匆匆的一生。淺井長政年輕有為,卻在28歲那一年做出了一個至今仍然無法判斷是對或錯的決定,導致家破人亡的慘劇。在短暫的一生中,淺井長政卻給世人留下了驚嘆,留下了一段傳奇,甚至是流芳百世。年僅十六歲就毅然廢除懦弱的父親、與強敵六角家英勇一戰、迎娶戰國第一美女阿市、敢於與當時可怕的魔王織田信長一戰只為了報答朝倉家的滴水之恩…不得不說,淺井長政確實是閃耀在英雄輩出的戰國時代中的一顆明星。

家族成員

•父:淺井久政

•母:小野殿

•妻:正室:平井定武之女(後被休)、阿市(織田信長之妹)

•子女:萬福丸(輝政)、萬壽丸(直政)、長明(七郎,八重の方之子)、政治(円壽丸)、淺井茶茶、淺井初、淺井江(合稱淺井三姐妹)

後世紀念

長政的手筆

長政手筆 長政手筆

兵戈無用の屏風

長政の心愿は、「釈尊は、世界中の人は同朋である、貴賎?貧富の差別なく、我執を斷つことを教えられている。あなたは再び武器を執ることなく、速やかに釈尊の弟子になれ」というもので、兵戈無用の世を願った長政の心は了善師を通して明光寺へ伝えられました。

(“ 兵戈無用”——長政所理想的世界,與信長公的“天下布武”正背道而馳,或許這才是他最終選擇朝倉的原因吧,並不僅是為一個義字)

此屏風至今仍供奉於小谷山明光寺

評價:字如其人,淺井長政的一生如戲一般微妙,不愧是戰國著名的義將,歷史上對其評價也多為正義之人。就拿現今的遊戲來看吧,不就是一個吼著信義萬歲的武將嗎?可能是因為長政為了報答朝倉家的恩,甚至不惜以卵擊石。這可能是一個傻瓜的做法,但是又何嘗不是長政貫徹信義的一貫做法呢?長政確實很傻,但是他卻留下了一世英名。他堅持自己的信念,只可惜的是竟是為了自己的追求而丟掉了性命。

歷史遺蹟

淺井三代之墓 淺井三代之墓

包括淺井家 墓、姊川之戰古戰場、長政切腹之地、長政之墓等。

家臣團

勇將 遠藤喜右衛門尉直經

淺井長政猛將 磯野丹波守員昌

家老赤尾美作守清綱

重臣 安養寺經世

其他 家臣簡歷

赤尾清冬 ?~?

赤田興 ?~?

淺井井伴 ?~?

淺井井規 ?~1573

淺井井演 ?~?

淺井井賴 ?~?

淺井亮親 ?~1573

淺井亮賴?~?

淺井秀信?~?

淺井政澄 ?~?

淺井政高 1560~1615

阿閉貞征 ?~1582

小川祐忠 ?~1601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