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浪淘沙

唐教坊曲。劉禹錫、白居易並作七言絕句體,五代時始流行長短句雙調小令,又名《賣花聲》。五十四字,前後片各四平韻,多作激越淒壯之音。《樂章集》名《浪淘沙令》。入“歇指調”,前後片首句各少一字。復就本宮調演為長調慢曲,共一百三十四字,分三段,第一、二段各四仄韻,第三段兩仄韻,定用入聲韻(唐宋人詞,凡同一曲調,原用平聲韻者,如改仄韻,例用入聲,原用入聲韻者,亦改作平韻)。《清真集》入“商調”,韻味轉密,句豆亦與《樂章集》多有不同,共一百三十三字,第一段六仄韻,第二、三段各五仄韻,並葉入聲韻。

基本信息

簡介

浪淘沙,詞牌名,原為唐教坊曲,又名《浪淘沙令》《賣花聲》《過龍門》等。唐人多用七言絕句入曲,南唐李煜始演為長短句。雙調,五十四字(宋人有稍作增減者),前後闋各四平韻,一韻到底。此調又由柳永、周邦彥演為長調《浪淘沙漫》,是別格。

歷史

《浪淘沙》原為七言絕句,《詞譜》謂:“《浪淘沙詞》創自‘劉白’。”白居易詞有“卻到帝都重富貴,請君莫忘浪淘沙”句,劉禹錫作的《浪淘沙》屬是此體。原為小曲,專詠調名本意,單調二十八字,四句,三平韻。劉禹錫詞九首為正格,白居易六首為拗格。以後的雙調小令《浪淘沙》,是南唐李煜創製。北宋張舜民用此調改名《賣花聲》。《詞譜》以李煜詞為正體,平韻五十四字,十句,前後片各四句用韻。

作法

本調五十四字,前後闋字句完全相同。第一句五字,與《憶江南》次句同。第二句四字,為仄仄平平,第一字平仄不拘。第三句即平起平收之七言句。第四句為仄起仄收之七言句。第五句則與第二句同。此調平仄既寬,而後半又同前半,為初學填詞者最易摹擬之詞調也。

格律

格一(七言絕句式)

《浪淘沙》《浪淘沙》

中仄平平中仄平(韻),
中平中仄仄平平(韻)。
中平中仄中平仄 ,
中仄平平仄仄平(韻)。
註:此用仄起式。亦有用平起者,與七絕平起式全同。

格二(雙調小令)

(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韻)
(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韻)

格三(商調慢曲)

例詞:1:周邦彥《浪淘沙慢(曉陰重)》 慢曲。詞中領格字,除“嗟”字用平聲領四言二句外,餘如“正”、“念”、“向”三字皆得用去聲。 
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韻)。
曉陰重,霜凋岸草,霧隱城堞。
平仄平平仄仄(韻)。
南陌脂車待發,
平平仄仄仄仄(韻)。
東門欲飲乍闋。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韻)。
正拂面垂楊堪攬結
仄平仄、仄仄平仄(韻)。
掩紅淚、玉手親折。
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韻)。
念漢浦離鴻去何許?經時信音絕。
平仄(韻)。
情切,
仄平仄仄平仄(韻)。
望中地遠天闊。
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韻)。
向露冷風清無人處,耿耿寒漏咽。
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韻)。
嗟萬事難忘,唯是輕別。
仄平仄仄(韻)。
翠尊未竭,
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韻)。
憑斷雲留取西樓殘月。
平仄平平平平仄(韻)。
羅帶光銷紋衾疊,
平平仄、仄平仄仄(韻)。
連環解、舊香頓歇。
仄平仄、平平平仄仄(韻)。
怨歌永、瓊壺敲盡缺。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餘滿地梨花雪。

【注】此種慢曲,必須選用入聲韻部。所有拗句與領格字,不但要遵守平仄,更得注意四聲,方能符合曲體。

其它例詞

柳永:《浪淘沙》小令別格,首句四字。
有個人人,飛燕精神。
急鏘環佩上華裀。
促拍盡隨紅袖舉,風柳腰身。
簌簌輕裙,妙盡尖新。
曲終獨立斂香塵。
應是西施嬌困也,眉黛雙顰。

格律說明

詞牌格律與例詞交錯排列。格律使用宋體字排印,例詞使用楷體字排印。詞牌符號含義如下:
平:填平聲字;仄:填仄聲字(上、去或入聲);中:可平可仄。
逗號“,”和句號“。”:表示句;頓號“、”:表示逗。
粗體字:表示平聲或仄聲韻腳字,或可押可不押的韻腳。另,平仄轉換、平仄錯葉格以不同顏色區分韻部。
下劃線:領格字。
『』:例作對偶;〖〗:例作疊韻。

記誦方法

這個曲牌的格律只要記住第三句“平平仄仄仄平平”就可以。去掉前三個字就是第二句“仄仄平平”;去掉前兩個字就是第一句“仄仄仄平平”。第四句正好跟第三句相反,而第五句跟第二句一樣。以上是上,下闋重複而已。平仄外面加括弧,表示可平可仄,如果七個字句子,第一第三字可平可仄,其他只能第一個字可平可仄。但也不是要十分教條地遵守。

代表作

李煜《浪淘沙》

雙調小令《浪淘沙》

李煜《浪淘沙》小令李煜《浪淘沙》小令

簾外雨潺潺,
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
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
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
天上人間!

賞析:此詞上片用倒敘手法,簾外雨,五更寒,是夢後事;忘卻身份,一晌貪歡,是夢中事。潺潺春雨和陣陣春寒,驚醒殘夢,使抒情主人公回到了真實人生的淒涼景況中來。夢中夢後,實際上是今昔之比。李煜《菩薩蠻》詞有句:“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所寫情事與此差同。但《菩薩蠻》寫得直率,此詞則婉轉曲折。詞中的自然環境和身心感受,更多象徵性,也更有典型性。下片首句“獨自莫憑欄”的“莫”字,有入聲與去聲(暮)兩種讀法。作“莫憑欄”,是因憑欄而見故國江山,將引起無限傷感,作“暮憑欄”,是晚眺江山遙遠,深感“別時容易見時難”。兩說都可通。“流水落花春去也”,與上片“春意闌珊”相呼應,同時也暗喻來日無多,不久於人世。“天上人間”句,頗感迷離恍惚,眾說紛紜。其實語出白居易《長恨歌》:“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天上人間”,本是一個專屬名詞,並非天上與人間並列。李煜用在這裡,似指自已的最後歸宿。應當指出,李煜詞的抒情特色,就是善於從生活實感出發,抒寫自已人生經歷中的真切感受,自然明淨,含蓄深沉。這對抒情詩來說,原是不假外求的最為本色的東西。因此他的詞無論傷春傷別,還是心懷故國,都寫得哀感動人。同時,李煜又善於把自已的生活感受,同高度的藝術概括力結合起來。身為亡國之君的李煜,在詞中很少作帝王家語,倒是以近乎普通人的身份,訴說自已的不幸和哀苦。這些詞就具有了可與人們感情上相互溝通、喚起共鳴的因素。《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如此,此詞亦復如此。即以“別時容易見時難”而言,便是人們在生活中通常會經歷到是一種人生體驗。與其說它是帝王之傷別,毋寧說它概括了離別中的人們的普遍遭遇。李煜詞大多是四五十字的小令,調短字少,然包孕極富,寄慨極深,沒有高度的藝術概括力是做不到的。

歐陽修《浪淘沙》

歐陽修《浪淘沙》歐陽修《浪淘沙》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游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毛澤東《浪淘沙·北戴河》

毛澤東《浪淘沙》毛澤東《浪淘沙》

(一九五四年夏)
大雨落幽燕,
白浪滔天,
秦皇島外打魚船。
一片汪洋都不見,
知向誰邊?
往事越千年,
魏武揮鞭,
東臨碣石有遺篇。
蕭瑟秋風今又是,
換了人間。

王逸竹《浪淘沙·井岡山》

夜雨掠人間,

風卷幽簾。

壯懷激烈總難眠。

八萬里奔雷射電,

愁緒無邊。
觀物事移遷,

文武哲賢。

風雲際會井岡顛。

指點江山多壯志,

虹氣燭天。

劉禹錫《浪淘沙》

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如今直上銀河去,同到牽牛織女家。

洛水橋邊春日斜,碧流輕淺見瓊砂。無端岸上狂風急,驚起鴛鴦出浪花。

汴水東流虎眼文,清淮曉色鴨頭春。君看渡口淘沙處,渡卻人間多少人。

鸚鵡洲頭浪颭沙,青樓春望日將斜。銜泥燕子爭歸舍,獨自狂夫不憶家。

濯錦江邊兩岸花,春風吹浪正淘沙。女郎剪下鴛鴦錦,將向中流匹晚霞。

日照澄洲江霧開,淘金女伴滿江隈。美人首飾侯王印,儘是沙中浪底來。

八月濤聲吼地來,頭高數丈觸山回。須臾卻入海門去,捲起沙堆似雪堆。

莫道讒言如浪深,莫言遷客似沙沉。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

流水淘沙不暫停,前波未滅後波生。令人忽憶瀟湘渚,回唱迎神三兩聲

中國詞牌名

詞牌名知識介紹

介紹詞牌名的來由、詞譜和其他一些相關知識。

詞牌種類

詞牌,就是詞的格式的名稱。詞的格式和律詩的格式不同:律詩只有四種格式,而詞則總共有一千多個格式(這些格式稱為詞譜)。人們不好把它們稱為第一式、第二式等等,所以給它們起了一些名字。這些名字就是詞牌。
菩薩蠻 | 西江月 | 《風入松》 | 蝶戀花 | 秦樓月 | 憶江南 | 如夢令 | 念奴嬌 | 踏歌詞 | 漁歌子 | 浪淘沙 | 更漏子 | 蘇幕遮 | 虞美人[詞牌名] | 揚州慢 | 長相思[詞牌名稱] | 雨霖鈴 | 江城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