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醒夫

洪醒夫

原名洪媽從,1941年出生於彰化二林的小村鎮,以從事小說創作享譽文壇,雖然文學創作生命只有十五年(十八歲至卅二歲),但卻是文壇上的一顆光燦萬丈的流星。在他的筆下台灣農村勤懇誠仆的農民精神躍然紙上,社會價值觀的轉型和衝擊也深刻地在他的文字中記錄了下來。著有小說《逆流》、《跛腳天助和他的年》、《黑面慶仔》等。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1941年出生於彰化二林的小村鎮,生長在七個弟弟,三個妹妹,他生長在這樣的大家庭中,一切都得靠自己。而他從小就怕下田去刈草、放牛,轉而喜歡念 書,因此把書讀得不錯。

洪醒夫雖在貧困的家庭中,仍然力爭上遊,考上了台中一中國中部(今居仁國中),又以優異成績考入台中師專,這也是他步上寫作之路的起點。

在專一(1967年)寒假,一天家人全都下田了,只剩他一個人,心裡不禁無端地懊惱生氣起來。他發現自己雖然念了幾年書,竟然四體不動、五穀不分,甚至無法下田,活像個廢物,這都是惡補讓他成為一隻農村的飼料雞,於是取出了紙筆想要發洩一下心中的悶氣,原本是計畫寫五、六千宇,但一下筆竟然寫了兩萬五千字才結束。這就是他的第一篇小說-《逆流》,在《台灣日報》副刊發表,連載了一星期,每十字得稿費三十元。

1972年,洪醒夫自師專畢業,派任至台中縣新社鄉大南國小任教。小說作品只有《跛腳天助和他的年》獲第四屆「吳濁流文學獎」佳作。1973年,《金樹坐在灶 坑前》入選《書評書目》的年度短篇小說選中,他在小說創作領域的耕耘,可說獲得了初步的肯定。

個人作品

小說創作

洪醒夫的生長背景是他小說創作的重要養分,他是土生土長的農家子弟,在中部平原廣布的甘蔗田中,在二林那個靠海的貧苦村落中,使他對終年勤苦勞動的農人生活有深刻的了解:而在五、六0年代逐漸步入工業社會時,農村生活的轉變,他也能有深刻的觀察,這些很自然地就成了他寫作的主要題材。

一如他在《黑面慶仔》的字中所言:「我自小與他們生活在一起,印象深刻,寫作時,他們的影像清晰的浮現出來,所以特別感到溫馨親切。」、「故事的背景大部分在台灣光復的十幾二十年內,那時一般農民的物質生活都"較匱乏,知識水準也比較低,生活壓力很大,再加上那許多自古以來就輾轉相傳,他們也固執著去維護的愚昧觀念 在那裡作祟,使他們顯得更加窮困艱難,但他們畢竟誠懇、勇敢、強毅的生存下來,而且一代比一代活得更好,更有希望。」

1974年他從馬祖退伍,與林碧雲小姐結婚。林碧雲是他台中師專的學妹,二人雖然都任教職,但是當時國小教師的待遇實在很微薄,況且洪醒夫還必須照顧雙親 及弟妹,母親生病住院、弟弟被人倒債、車禍……大小事情都在這個長子肩頭。因此結婚多年仍然沒有積蓄,一家四口還是賃屋而居。

他努力的參加徵文,除了寫出心中的感受外,還有經濟上窘迫的壓力-他需要錢來購買一棟自己的肩於。他和妻子、兩名幼子,蝸居在社口一間西裝店樓上,狹窄的客廳,還得兼作書房。雖然生活窘迫,但他為兩個兒子買的百科全書,一套要一萬元左右,他毫不猶豫地買下來,好在幾年後給兒子看。兒子是他生活的重心,連在斷氣前,他的最後一句話仍是要妻子:「好好照顧孩子!」

他對朋友更是古道熱腸、坦率誠摯。他的好友利錦祥曾在豐原開書店,因被人倒了錢,周轉不靈,走投無路。洪醒夫就向學校同事借錢讓他渡過難關,之後,又幫助他將書局擴充經營。

有一次,他的好友陳義芝草率地出版第一本詩集。他對此事頗不贊同,還坦率地指陳:「那泥濘的小路有何評價,閣下應有自知之明……,我實在沒辦法恭維。這是一條幽長的道路,誰的耐力大、守得住,誰就可能冒出來。……所以不必急於近功,尤其出書,更不可不慎。」

由此可見洪醒夫的寫作態度是非常謹慎嚴肅的。他在十八歲處女作《逆流》刊出後,直到三十歲才出版第一本小說集《黑面慶仔》,這十二年中,他的作品陸續在報章上發表,尤其1977、1978年間他屢獲《中時》、《聯合》兩大報文學獎,這是他寫作歷程中輝煌燦爛的年代。

雖然聲譽漸隆,但他仍堅持精雕細琢,有計畫的寫作,寫出自我的風格。曾有報社要給他錢,條件是他的作品必須優先寄給他們,卻被他拒絕了,而且他一向只寫自己喜歡的題材,極少寫指定的題目與內容。

1979、1980兩年間,他孜孜不倦從事《田莊人》系列的創作,也對自己的作品要求更加嚴格,在遺稿中隨處可見改改寫寫的筆跡。

洪醒夫的文友常戲稱他是「洪醒夫斯基」,有一天,大家在談諾貝爾文學獎。有一位友人說,西元二千年這個獎要頒給「洪醒夫斯基」。他默默笑著,笑中帶著自嘲,也帶著幾分自傲。他將俄國大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當成景仰與認同的對象,期許自己能如同他一般寫出庶民百姓的疾苦與憂樂。他曾說:「當作家,是一項非常痛苦的行業,他必須有與生俱來的稟賦,這個稟賦包括你在文學藝術上的技巧,以及你的心-同情心。還必須用盡心力,遠離世界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誘惑,他必須有堅強的生命力,有說真話的勇氣。當一個寫作的人,往往要在漫漫長夜之中,受盡煎熬折磨,永遠跟貧窮為伍。」

洪醒夫文思敏捷,寫作的速度極快,但醞釀的時間卻很長,一個故事,必定要在心中沈澱許久,思索許久,一定得在反覆思考成熟之後才得下筆,但一下筆便揮灑立就。他在《聯合》、《中時》兩大報得獎的《散戲》、《吾土》,都是在截稿當天才完成的。

他對於自己的寫作生涯也有一番規劃。他認為小說創作者,必須看各門各類的書,逐漸擴大自己的接觸面,因此他所讀的書也愈來愈廣。他還曾經於每天下班後,騎著老爺機車,遠赴三、四十里外的台中,去上胡萬川教授的古典小說課程,以及其他幾位名家的文學課程。

洪醒夫藉著對農夫、市井小民的深入刻劃,也在小說中巧妙的運用了台灣的俗諺俚語,描繪出栩栩如生的台灣農村:更在他取材的人物故事背後,描繪出農業社會的苦難和悲歌,留給讀者深深的感動與沈思。

洪醒夫對台灣作家困苦的命運,自始即有深刻的了解,但他並不氣餒,反而以「第一流的文學作品都是從苦難中誕生的」、「對於一個負責任的作家來說,文學,便是他的宗教,他將不惜一切犧牲,去擁抱他所關愛的土地與人民」等格言自勉。

逝世悲歌

1982年七月三十一日清晨,安迪颱風正登入台灣中部。風雨交加之際,一輛由台中開往豐原方向的計程車,以一百四十公里的時速飛撞上電線桿翻覆,當時車內的三個人都飛了出來,司機絲毫末受傷,洪醒夫的好友利錦祥僅皮肉受傷,洪醒夫卻是肺出血,腎、腸都有破裂的現象,雖然被送至醫院急救,但至十一時一刻,這位正值 壯年的田莊作家還是走了。

所寫作品

從專一(十八歲)開始寫作第一篇小說《逆流》,至三十三歲車禍重傷去世,十五年中致力於小說的寫作,其出版的作品如下:

小說

黑面慶仔 爾雅出版社 67年12月

市井傳奇 遠景出版社 70年9月

田莊人 爾雅出版社 71年9月

洪醒夫集 前衛出版社 81年4月

合集、編選及研究集

懷念那聲鑼 號角出版社 72年7月

六十四年短篇小說選 書評書目杜 65年4月

洪醒夫研究專集 彰化縣立文化中心 83年6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