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承疇

洪承疇

洪承疇(1593年10月16日—1665年4月3日),字彥演,號亨九,福建泉州南安英都(今英都鎮良山村霞美)人 。明神宗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進士,累官至陝西布政使參政,崇禎時官至兵部尚書、薊遼總督,松錦之戰戰敗後被清朝俘虜,後投降成為清朝漢人大學士。順治元年(1644)四月,隨清軍入關。抵京後以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銜,列內院佐理機務。洪承疇宣導儒家學術,針對順治皇帝不崇信孔孟,提出意見,為滿漢的合流打下基礎。洪承疇也建議清廷採納許多明朝的典章制度,獻計甚多,大多被清廷信納,加以推行,完善清王朝的國家機器。為了鞏固清朝的統治,承疇建議滿洲統治集團也須“習漢文,曉漢語”,了解漢人禮俗,淡化滿漢之間的差異。順治十年(1643年)受命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等處,總督軍務兼理糧餉。順治十六年(1649年)督清軍攻占雲南後回北京。順治十八年(1661年)自請致仕。康熙四年(1665年)逝世,諡文襄。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洪承疇出生地南安的九日山洪承疇出生地南安的九日山

1593年(萬曆二十一年)洪承疇出生於福建泉州南安英都。他童年入溪益館讀書。因家境貧寒,11歲輟學,在家幫母做豆乾,每日清晨還要到英圩埔走街串巷叫賣豆乾。當時西軒長房的才子洪啟胤在水溝館辦村學,洪承疇叫賣豆乾之餘,常在學館外聽課,偶爾也幫學生做對子。洪啟胤發現洪承疇極有天份且抱負不凡,免費收洪承疇為徒,重返校門。 洪承疇學習用功,博覽群書。

洪啟胤的《史記》、《資治通鑑》、《三國志》、《孫子兵法》等書都被他借來認真研讀,從小就表現了治國平天下的願望,甚得洪啟胤賞識。洪啟胤曾在洪承疇的一篇文中批下“家駒千里,國石萬鈞”的評語。洪承疇在水溝館讀了五年書後,又到泉州城北學館讀書。

1615年(萬曆四十三年),23歲的洪承疇赴省參加鄉試,為乙卯科中式第十九名舉人

1616年(萬曆四十四年),赴京會試,連捷登科,為丙辰科殿試二甲第十四名,賜進士出身。

圍剿流寇

洪承疇 [洪承疇
洪承疇初授刑部江西清吏司主事,歷員外郎、郎中等職,在刑部任事六年。1622年(天啟二年) 擢升浙江提學僉事,以才高識士,所選人才皆俊奇,為朝廷所器重,兩年後升遷兩浙承宣布政左參議。

1627年(天啟七年),洪承疇升陝西督道參議。

1628年(崇禎元年)七月,陝北地區爆發農民大起義。明廷令三邊總督楊鶴“剿撫兼施、以撫為主”。

1629年(崇禎二年),農民軍王左桂、苗美率兵進攻韓城。陝西總督楊鶴手中無將,情急之下,令當時還是參政的洪承疇領兵出戰。洪承疇斬殺敵兵三百人,解了韓城之圍,頓時名聲大噪。

1630年(崇禎三年)六月,洪承疇被任為延綏巡撫。作為楊鶴手下干將,本該支持上司的招撫政策,可是洪承疇反而大力剿匪。而且不僅剿匪,且並殺降。當時被其殺掉的投降流寇多達數萬。其實如果讀過明末“賊軍”史就不難發現,李自成、張獻忠曾多次詐降,養精蓄銳一段時間後再反。明朝多次對“賊軍”剿而不死,就是因為這種詐降。由此可見,洪承疇在這方面是頗有先見之明的。明廷無力養活大批饑民,已就撫者,紛紛再起。

1631年(崇禎四年),三邊總督楊鶴為此被罷官入獄,洪承疇繼任陝西三邊總督。洪承疇改楊鶴的“邊剿邊撫(誘降)”為“全力清剿”、“以剿堅撫,先剿後撫”方針,集中兵力進攻陝西農民軍。

1632年(崇禎五年)春,一股農民軍由於頂不住官軍的壓力,向慶陽突圍。洪承疇親赴慶陽,指揮會戰。雙方在西澳激戰數十次,農民軍損失慘重,首領杜三、楊老柴被斬殺。

1633年(崇禎六年)冬,農民軍轉進至明軍力量薄弱的豫西楚北,以鄖陽為中心,分部來往穿插於豫楚川陝之間,進行游擊性質的流動作戰。洪承疇為改變被動局面,以重兵包圍起義中心地區,實施重點進攻,高迎祥義軍接連敗於確山、朱仙鎮(今河南開封市西南)等地,被迫轉入西部山區。

明廷為改變“事權不一、相互觀望”被動局面,改用“集中兵力,全面圍剿”方針。

1634年(崇禎七年)十二月,明思宗朱由檢撤掉圍剿失敗的陳奇瑜,洪承疇仍任陝西三邊總督,但以功加太子太保、兵部尚書銜,總督河南、山西、陝西、湖廣、四川五省軍務,成為明廷鎮壓農民起義的主要軍事統帥。當其調動官軍入陝,重新組織圍攻時,當時農民軍聚集在陝西的有20餘萬人,其中以闖王高迎祥,及其部屬李自成的力量最為強大。洪承疇命總兵賀人龍、左光先出兵夾擊,義軍突圍東走,轉進靈寶、汜水(均在河南)。

1635年(崇禎八年)一月,洪承疇率主力出潼關,在河南信陽大會諸將,準備對起義軍實行大規模的軍事圍剿。此時,清軍入邊,破昌平等16城,朱由檢急調盧象升率軍馳援,中原壓力減輕。張獻忠乘機復起,聯合羅汝才等部20餘萬人,沿江東進,分散活動於蘄州、霍山一帶。

1637年(崇禎十年),朱由檢再命熊文燦為五省總督,增派禁軍1200人,組織新的圍剿。李自成進軍四川,一度破城十餘座,並攻克甘肅的寧州、羌州,入七盤關,但在1638年(崇禎十一年)返陝時,在洮河一帶遭洪承疇及孫傳庭軍襲擊,敗走岷州。與此同時,張獻忠在南陽亦為左良玉軍擊敗,負傷退谷城。熊文燦遂改圍剿為招撫。劉國能、張天琳、張獻忠、羅汝才先後降明或就撫。李自成率殘部活動於川陝邊境山區。

1639年(崇禎十二年)十月,陝西最後一股“賊軍”李自成部在流竄途中,被洪承疇令總兵馬科、左光先領兵截擊。李自成回師轉東,洪承疇又令曹變蛟潼關設伏邀擊,李自成大敗,僅餘18騎走入陝南商洛山中,

農民起義陷入低潮。

兵敗松錦

洪承疇洪承疇

1638年(明崇禎十一年、清崇德三年)九月,清軍兩路南下,京師戒嚴。兩面受敵的明朝不得不從西線把主帥洪承疇調來,與孫傳庭率軍入衛。是年秋,皇太極領兵攻占義州,以此為基地,展開對錦州的圍攻戰。崇禎帝也極力加強對山海關和錦州的防守。

1639年(明崇禎十二年、清崇德四年)初,洪承疇調任薊遼總督,領陝西兵東來,與山海關馬科、寧遠吳三桂兩鎮合兵。錦州有松山、杏山、塔山三城,相為犄角。

1640年(明崇禎十三年、清崇德五年)冬,清軍攻錦州及寧遠,洪承疇派兵出援,敗於塔山、杏山。

1641年(明崇禎十四年、清崇德六年)春,為挽救遼東危局,明廷遣洪承疇率宣府總兵楊國柱、大同總兵王朴、密雲總兵唐通、薊州總兵白廣恩、玉田總兵曹變蛟、山海關總兵馬科、前屯衛總兵王廷臣、寧遠總兵吳三桂等所謂八總兵兵馬,領精銳十三萬、馬四萬來援,集結寧遠,與清兵會戰。三月,皇太極發大兵採取長期圍困錦州的方針,勢在必克。洪承疇主張徐徐逼近錦州,步步立營,且戰且守,勿輕浪戰。但兵部尚書陳新甲促戰,在崇禎皇帝也希望持重的情況下,採取了速戰速決的方針。八月,皇太極得知明援兵已到,便親率大軍從盛京趕來赴援,駐紮在松山、杏山之間,部署在明軍的南面,濟爾哈朗軍攻錦州外城,截斷松、杏間明軍的聯繫,切斷明軍糧道,斷絕洪承疇歸路。洪承疇主張決一死戰,而各部總兵官主張南撤,最後集議背山突圍。最後十數萬人土崩瓦解

被俘降清

溪溢館溪溢館

1642年(明崇禎十五年、清崇德七年)一月,洪承疇聽說朝廷援軍趕到,又派6000人馬出城夜襲,被清軍戰敗。松山一直被圍困了半年之久,城中糧食殆盡,松山副將夏承德叩請清軍,願拿兒子夏舒做人質約降。三月,清軍應邀夜攻,松山城破,洪承疇、巡撫邱民仰被俘,總兵曹變蛟等將領被殺。洪承疇被俘後,錦州守將祖大壽,便走出內城,率眾出降。塔山、杏山也相繼落入清軍之手,明軍的錦寧防線,實際上已不復存在。

洪承疇絕食數日,拒不肯降。皇太極派所有能動用的人前去勸降,均被大罵而回。皇太極仍不放棄,特命最受寵信的吏部尚書范文程前去勸降,看他是否果有寧死不屈的決心。范文程至,洪承疇則大肆咆哮,而范文程百般忍耐,不提招降之事,與他談古論今,同時悄悄地察言觀色。談話之間,樑上落下來一塊灰塵,掉在洪承疇的衣服上。洪承疇一面說話,一面“屢拂拭之”。范文程不動聲色,告辭出來,回奏太宗:“承疇不死矣。承疇對敝袍猶愛惜若此,況其身耶?”皇太極接受了范文程、張存仁等的專業意見,對洪承疇備加關照,恩遇禮厚。

隔日(五月四日),皇太極親臨太廟,洪承疇立而不跪。皇太極問寒問暖,見洪承疇衣服單薄,當即脫下自己身上貂裘,披在洪承疇的身上。

仕清生涯

清·朱鶴年《洪經略像》清·朱鶴年《洪經略像》
洪承疇降清後,清太宗命隸鑲黃旗漢軍,表面上對他恩禮有加,實際上並未放鬆對他的防範,使其在家,不得任意出入。終皇太極一朝,除諮詢外,也沒有任以官職

1644年(明崇禎十七年、清順治元年)四月初九日,洪承疇從睿親王多爾袞率軍10萬大舉南下攻明,十一日至遼河,得知大順軍已攻占北京、明思宗自縊,遂用洪承疇之謀,“出其不意,從薊州、密雲近京處,疾行而進”,直趨北京。

清兵入京後,順治帝對洪承疇十分器重,以洪承疇仕明時的原職銜任命他為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入內院佐理軍務,授秘書院大學士, 成為清朝首位漢人宰相。1645年(順治二年)五月,多鐸率師攻占南京,多爾袞下“剃頭令”激起江南人民的反抗。危難之中,多爾袞於閏六月忙派洪承疇取代多鐸,敕賜便宜行事。

1647年(順治四年),洪承疇因父喪,回鄉守制。1648年(順治五年)四月奉召返京,再次入內院佐理機務。攝政王多爾袞對其慰勞備至,寵信有加,一連數日召見垂詢各省應興應革之事,所有建議,無不採納。

1651年(順治八年)閏二月,洪承疇兼管都察院左都御史事,甄別諸御史為六等,有的起升,有的外轉或外調,有的降黜,得罪一批朝官。御史張宣等彈劾洪承疇與尚書陳之遴屢集議火神廟密謀反叛,又未請旨私送其母回閩。洪承疇辯白:火神廟集議即為甄別御史差等,非有他故;送母未先請旨,自甘服罪。上諭:“以廟議事,不必懸揣;為親甘罪,情有可原。著仍留任,以觀後效。”1652年(順治九年)五月,洪承疇母喪,奉旨私居持服,照常入值。

1653年(順治十年),孫可望、李定國所率領的幾十萬農民起義軍在雲、貴歸附明宗室桂王朱由榔,抗清出現新高潮。五月,已任內翰林弘文院大學士、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佐理機務,兼任《大清太宗實錄》總裁官的洪承疇,又被任命為“太保兼太子太師,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五省,總督軍務兼理糧餉”,“吏、兵二部不得掣肘,戶部不得稽遲”,事後報聞。此時洪承疇已61歲,臨行前,順治帝設宴餞行,賜寶馬、寶刀。1655年(順治十二年)五月,孫可望攻岳州(今湖南嶽陽),為洪承疇設伏所敗,撤回貴州。1657年(順治十四年)洪承疇經略湖南時,駐於長沙黃興北路又一村明代吉藩四將軍府(今青少年宮),並建集思堂。署之東有真武宮,明吉藩建。清初,真武宮成為關押“反清復明”人士的監獄,著名學者陶汝鼐即下獄於此。後又因“洞庭舉事”一案,株連湖湘名士300餘人,會審真武宮。俟洪承疇到長沙,才平釋此案。1657年(順治十四年),桂王的永曆政權內部發生矛盾,孫可望在與李定國的內戰中失敗,窮蹙請降。世祖一面命洪承疇率所部相機進取,一面命平西大將軍吳三桂自四川、征南將軍卓布泰自廣西分道進兵貴州。1658年(順治十五年)二月,世祖又命信郡王多尼為安遠靖寇大將軍,統軍南征。九月,清兵各路會師入雲南。

晚年逝世

1659年(順治十六年)正月,清軍攻陷昆明,雲南平定。洪承疇上疏說,雲南地方險遠,少數民族眾多,不易治理,要留兵駐鎮,於是順治以吳三桂為平西王留駐昆明。他又看到雲貴地區地瘠民苦,疏請發內帑賑濟貧民,建議暫緩向逃亡緬甸的桂王餘部進軍,使戰亂之後的雲貴地區的社會秩序漸趨安定,生產開始恢復。八月,洪承疇因年老體衰、目疾加劇,請求回京;翌年正月,奉旨解任回京調理。

1661年(順治十八年)正月,順治死,子玄燁(康熙)嗣位。這時洪承疇業已69歲,仍任大學士,卻感孤獨,於五月疏乞休致。朝廷幾經爭論,康熙才授以三等阿達哈哈番母(輕車都尉)世襲。

1665年(康熙四年)二月十八日,洪承疇卒於都門私邸,享年七十三歲,康熙恩賜祭奠如制、諡文襄公。

主要成就

軍事

圍剿義軍

洪承疇 [洪承疇
1635年(崇禎八年)初,義軍於分三路分進:一部西返陝西,一部北進山西,一部東入鳳陽,焚毀皇陵。洪承疇軍三月間至河南時,義軍已大部又集中於陝西。洪承疇匆匆回軍關內。李自成在寧州、真寧兩殲官軍,破鹹陽,逼西安。高迎祥、張獻忠等乘官軍被牽制於陝之機,三度進入河南。明廷認識到在義軍流動作戰情況下,全面圍剿,勢難成功,又改用分區負責,重點進攻的方針。八月,以盧象升為五省總督,專治中原;洪承疇專治西北,各自負責,相互協同。當年冬及九年春,高迎祥、張獻忠在河南連續失敗,兵力損失過半,殘部再返陝西。此時,李自成在興平等地亦多次失利。

明廷為加強陝西攻勢,令孫傳庭全力進攻漢中的高、張各部,令洪承疇專力進攻陝北的李自成等部。1636年(崇禎九年)七月,洪承疇率軍在臨潼大敗農民軍,起義軍被圍困在叢山之中長達三個月。高迎祥率部從陝西漢中突圍,遭陝西巡撫孫傳庭埋伏,在盩厔(今陝西周至)被洪承疇俘虜,並將其解京磔死。高迎祥餘部走歸李自成,起義軍推戴李自成為闖王。

1639年(崇禎十二年)十月,李自成部在流竄途中被洪承疇截擊。李自成大敗走入陝南商洛山中,農民起義陷入低潮。

洪承疇治軍有方,鎮壓農民起義連連勝利,其部下孫傳庭俘殺高迎祥,並聯合孫傳庭又多次打敗李自成,統治階級內部頌聲大起,稱洪承疇的軍隊為“洪軍”。在取得一定戰果之後,洪承疇向崇禎皇帝上書請求留餉銀20萬兩,一部分作軍費,一部分賑濟貧民。

計取中原

1644年(明崇禎十七年、清順治元年)清軍入關時,洪承疇向多爾袞建議:“我兵之強,流寇可一戰而除,今宜先遣官宣布王令,示以此行特期於滅賊,不屠人民,不焚廬舍,不諒財物之意。仍布告各府縣,開門歸降,官則加升,軍民秋毫無犯。若抗拒不服,城下之日,官吏悉誅,百姓仍予安全。有首倡內應者,破格封賞。此要務也。”多爾袞採納他的建議,于山海關擊敗李自成的農民軍後,向明朝官民發布出師告示,結果大軍所過州縣及沿邊將吏皆開門款附,收到極大的政治效果。

政治

安定江南

洪承疇洪承疇

清軍占領江南後,洪承疇採取以撫為主、以剿為輔的策略,及一系列減輕百姓負擔、刺激經濟發展的措施,儘量避免過多的武裝衝突和流血,為促使國家迅速統一和安定社會秩序起了積極作用。如招撫、 舉薦大批明朝降官,請求清政府蠲免錢糧、停徵漕運稅等,緩和滿漢之間的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促進形成安定局面。他以“原官、司留任,不念舊故”為條件,用和平方式招撫寧國、徽州(今安徽黃山)、九江、南昌、袁州(今江西宜春)、南康、吉安、廣信等十三府,使這些地方免遭兵火洗劫。

當然,洪承疇受命招撫江南,也鎮壓屠殺許多江南抗清義軍,斬殺了擁護明王室內的義士,如左僉都御史金聲、大學士黃道周、明宗室長樂王朱誼石、瑞安王朱誼防、金華王朱由產、高安王朱常淇、瑞昌王朱誼貴等人領導的抗清武裝。洪承疇遭到抗清人士的一致唾罵和譴責,金聲、黃道周被俘時都痛斥他無恥變節,連他的母親和親弟弟洪承畯也面責他不忠。

完善制度

洪承疇建議清延採納許多明朝的典章制度,完善清王朝的國家機器,獻計甚多,大多被順治採納,加以推行。如恢復明代的內閣票擬制度,以便大學士對用人行政等要務能有所指陳,六科也可以據以摘參,從而達到杜漸防微的目的。他還建議九卿科道會推督撫提鎮官員實行保舉連坐法,慎重用人行政。

為了鞏固清政府的統治,洪承疇建議統治集團也須“習漢文,曉漢語”,了解漢人禮俗,倡導儒家學說,逐漸淡化滿漢之間的畛域。順治帝和洪承疇的一則對話:“上曰:‘朕試人之法,倍難宰( 相 )、( 督 ) 撫 ,何術方不受欺 ? ’對曰:‘敷奏以言,明試以功。’立論最為宏通,可以為法。上曰:‘ 如此看來,豈《虞書》還是不可不熟讀。’對曰:‘豈《虞書》而已哉 ! 五經皆治天下之大寶也。’”

此外,他還舉薦許多明朝官吏,倡興北方水利,對當時政局的安定,經濟文化的發展,都起了重大的積極作用。

歷史評價

總評

洪承疇是明清之際的重要歷史人物,也是一個有重大爭議的歷史人物。洪承疇本是明王朝的重臣,因鎮壓農民起義有功,官至三邊總督、薊遼總督。但在松錦戰役中,洪承疇受明兵部尚書陳新甲掣肘,不能實現自己的戰略思路;加上那時明王朝已經十分腐敗,崇禎帝也不能給洪承疇以支持,導致松錦戰役失敗,他自己也被清軍所俘。經過清帝皇太極的勸降,洪承疇審時度勢,最後投降了清朝。他為清朝統一中國出謀劃策,參與清朝中央佐理機務,在招撫江南、避免江南百姓生靈塗炭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在勸降鄭芝龍、得以順利進軍福建時,被譽為“開清第一功”。從歷史主義的觀點看,洪承疇之所以成為明朝的重臣,是從鎮壓農民起義軍發家的,不值得稱頌;而他降清以後,成為清初的開國功臣,在促使清朝統一、緩和民族矛盾等方面,都是於國家於民族有益的,是應該肯定的。

歷代評價

《清史稿》:國初諸大政,皆定自太祖、太宗朝。世謂承疇實成之,誣矣。承疇再出經略,江南、湖廣以逮滇、黔,皆所勘定;桂王既入緬甸,不欲窮追,以是罷兵柄。

洪啟胤:“家駒千里,國石萬鈞”。

朱由檢:“又聞卿絕食數日,氣息奄奄,倒地而死,目猶不瞑。死事重於泰山,意氣化為長虹。”

范文程:“承疇必不死,惜其衣,況其身乎。”

黃道周:“史筆流芳,雖未成名終可法;洪恩浩蕩,不能報國反成仇。”

孫中山:“五族爭大節,華夏生光輝。生靈不塗炭,功高誰不知。滿回中原日,漢戚存多時。文襄韜略策,安裔換清衣。”

蕭一山:“承疇負時譽久,生平疵行,亦少概見,一旦變節,殊出意外。吾人若舍民族國家之觀念而論斷之,似屬人之常情,惟當君主專制時代,則不免遺貳臣之羞耳。”

“運籌策劃,經略四方,筦理機要,創製規模者,如范文程、洪承疇、金之俊、馮銓輩,雖以漢人投效,行節有虧,史書所載,黜之貳臣;然經營勤勞,亦不失為開國之良輔。”

李治亭:洪承疇順應歷史大勢,棄暗投明,把他的才能獻給了新的統一事業,並為此做了不懈的努力,是功不是過,更與投降外來侵略者的“漢奸”風馬牛不相及。時代已經變了,舊的史學觀念也在變。只有拋棄那種以華夷之分的標準評價歷史人物,才能對洪承疇及其他降清的人做出科學的評價。

王思治:從歷史的大局著眼,清軍入關和清王朝的建立,是應該肯定的。而洪承疇則有功於清之開國與清初的統一。

個人作品

洪承疇於明朝崇禎年間,曾輯有《古今平定略》12冊。後人又輯有《洪承疇章奏文冊彙輯》及《經略紀要》24卷。

家族成員

祖先

曾祖父:洪以詵

祖父:洪有秩

父母

父親:洪啟熙也中秀才,性格莊重沉穩,以至孝名聞鄉里。

母親:傅氏,是名門閨秀,教子極嚴。

兄弟

二弟:洪承畹,早逝。

三弟:洪承畯,名聞泉郡的書法家。

妻妾

李氏(髮妻,與後世名臣李光地同族)
劉氏(清廷所賜之妻,與李氏共侍一夫)

子女

洪士銘:長子,順治十二年進士。
洪氏:長女,嫁晉江陳胤文
洪氏:次女,嫁晉江蔡文學
洪氏:三女,嫁晉江曾為升(明末登萊巡撫曾化龍之子)

軼事典故

八歲說祭

洪承疇的母親傅氏讀過書,知書達理,教子極嚴。承疇從小在母親的教導下,攻讀詩書。他聰明好學,七歲在本村的溪溢館受啟蒙教育。
據說,八歲那年,洪承疇外公傅員外去世,母親帶他前去送殯。主持喪事的人問他們有無祭文,母親搖頭,他卻張口說有。進入靈堂,他向外公靈位恭敬地跪拜行禮之後,就振振有詞地念道:神風呼請上大人,子孫跪拜孔乙己,金銀紙錢化三千,豬頭禮品乃小生。這個祭詞是套用《三字經》的句子,無驚人之處,但作為八歲的孩子,能順口成章,足見其思緒的敏捷。洪承疇的這一舉動,立即得到在場親友的稱讚。

豆乾對聯

洪承疇童年時代家境不好,據說到了
洪承疇
洪承疇
十一歲,就輟學回家,幫助母親做豆腐乾。每日清晨,還由他走村串戶去賣豆腐乾。有一天,洪承疇去那裡賣豆腐乾,幾個學生圍攏來,每人買了一塊,洪承疇要他們多買一塊,學生們愁眉苦臉地說,對子還沒對出來,不敢多耽擱。洪承疇就答應幫他們對對子,但每人必須多買一塊豆腐乾。
一天,洪先生拉著一個學生讓他當場對對子,這個學生對不出來。只好承認是個賣豆腐乾的小孩幫他對的。洪啟胤立即讓學生把洪承疇叫來,見這孩子樣子很聰明,了解到是因家境不好不能繼續念書,就想試試他的才思,於是出了一副對子的上聯,讓洪承疇對。洪啟胤指著桌上的硯台說:硯台長長,能賦詩文百篇。洪承疇看著自己賣剩的豆腐乾很快答道:豆腐方方,猶似玉印一章。洪啟胤聽了很高興,就又出了一副對子的上聯:白豆腐,豆腐白,做人清正博學學李白。洪承疇明白,先生既倒過來以豆腐為題,他就也應以硯台做答,於是就隨口讀出:黑硯台,硯台黑,為官鐵骨叮噹當包黑。先生聽了覺得這孩子不僅有天分,而且抱負不凡,就去找洪承疇的母親,勸她送孩子上學,並答應不收學費。傅氏自然高興,洪承疇就這樣又進了學館,很為洪啟胤器重,成為他的得意門生。

莊妃勸降

民間廣泛流傳是莊妃勸降了洪承疇,這個版本的經過大致是這樣的:洪承疇一動不動地躺在光板床上,忍受著饑渴的煎熬,只求速死。莊妃說:“聽說洪將軍有年過花甲的老母,你若走了,誰來孝敬她?聽說洪將軍閨房中有結髮的妻子,偏房中有嬌美的愛妾,你捨得讓她們獨守空閨嗎?”洪承疇聽後酸楚萬分,一言不發。莊妃覺得時機來臨,連忙從帶來的竹籃中取出玉壺,兩隻酒盅,倒滿人參湯說:“洪將軍已決心一死,我不敢讓洪將軍壞了名節,這是送行酒,請將軍飲下。”洪承疇沉默良久,一口喝了下去,誰知“酒”剛一入口洪承疇便覺出這不是酒是人參湯。莊妃又說:“洪將軍已數日未進飲食,身子虛弱,再多飲幾杯吧!”說著雙手按住洪承疇的雙肩,洪承疇緊緊握住了莊妃的手。莊妃故意嬌滴滴地說:“洪將軍還有什麼話嗎?”莊妃的所言所行,喚起了洪承疇對女人的思念,對生的留戀,他決心不再去死。

諷刺春聯

洪承疇降清後,不僅立了許多戰功,還給皇太極出了不少點子,從而加速了明朝的滅亡。順治進關後,在北京登上了金鑾殿,大賞文武百官。在漢族官員中,洪承疇是功勞最大的一個,所以封他為當朝一品。
清軍進關後的第一個春節,北京城裡鞭炮整整放了一夜。大年初一一大早,洪承疇和妻妾們睡得正香,忽然守門的護軍闖進了臥堂,手裡拿著一副墨跡未乾的對聯,交給了他。洪承疇接過對聯一看,臉登時漲得像個紫茄子,他問:“這對聯是從哪裡來的?”護軍說:“今晨剛敲過五更,我到門外巡視,看見府門口的對聯上又有人在貼對聯,我就大喊一聲追了過去,那人看見我,顧不得貼好就逃走了。”洪承疇為什麼氣成這樣?原來那副對聯寫的是:“忠義孝悌禮儀廉;一二三四五六七”。上聯缺“恥”,下聯忘“八”。這分明是罵洪承疇是無恥的王八,他能不生氣嗎?

洪母罵子

1647年(順治四年),洪承疇從江南總督任上奉召回京後,派人奉迎老母北上,說是要好好盡一番孝思。及至奉派迎接的人到達福建南安,洪母居然束裝就道,一副真準備去接受兒子奉養的架勢。鄉里鄉親,無不詫異:以洪母之為人,何以會一改素節?哪知洪老太太到京一下車,看見跪迎的兒子,掄起棗木拐杖就打,口中罵道:“你這個不忠不孝的畜生!我七十多歲了,你教我到旗下來當老媽子?我打死你,替天下人除害。”洪承疇成為鑲黃旗漢軍,按清朝定製,旗下命婦須輪番入侍太后。洪老太太千里迢迢征程,不辭跋涉,也要為中原百姓出一口惡氣,其民族氣節備受後人讚譽,洪母罵子也成為傳統忠義教育中典型的事例。

人物墓地

洪承疇的墓地在北京海淀區車道溝。文物部門曾進行過挖掘;“文革”期間墓地被破壞殆盡,但仍殘留有石碑、龜趺、石人等雕塑,古木也很多;現僅存一對石獅子

相關爭議

洪承疇是一位比較複雜的歷史人物,歷來對他的評價褒貶不一。他是明朝重臣,松山之敗後降清,淪為貳臣。若為中國古代忠君思想標定,確非忠臣。

貳臣

作為投降清朝、為清朝充當馬前卒的前明大學士,洪承疇在南方關係盤根錯節,聲望猶存,應該是招撫東南的理想人選。不想,江南人士根本不承認洪承疇的存在。他們更希望“洪承疇”已經死了,是一個停留在史冊上的光輝名字。人們習慣於用“忠與奸”、“好與壞”的兩極化標準來評價歷史人物。在這種標準下,歷史人物要么是忠臣要么就是奸賊,要么是忠君要么就是賣國。洪承疇曾為感激崇禎皇帝的寵信,寫了副對聯帖在廳堂上:“君恩深似海,臣節重如山。”他降清後,有人將這副對聯各加一字:“君恩深似海矣,臣節重如山乎?”
實際上,洪承疇的最後歲月,籠罩在屈辱和尷尬之中。他入清後曾回鄉省親,在泉州建造府第。洪府落成後,沒有一個親友、故舊上門。就是洪承疇的母親和弟弟都拒絕入住。弟弟痛感國家滅亡、兄長投敵、發誓“頭不戴清朝天,腳不踏清朝地”,攜母親避居船上,泛江隱居。順治十六年(1659年),心力交瘁的洪承疇年老體衰、目疾加劇,第二年正月解任回京。
最尷尬的是,洪承疇既受到明朝遺民的強烈排斥,也沒有真正被清朝接受。入關之初,洪承疇建議滿族權貴漢化,學習儒家禮儀。而漢化的滿族人接受了儒家倫理綱常,也認為洪承疇名節有虧、不忠不孝。洪承疇鎮撫南方凱鏇京城,如何安置他就成了朝廷的一大難題。沒有預想中的封賞,也沒有帖心的安撫,朝野用怪怪的目光注視著年邁的洪承疇走回朝堂。
洪承疇在清朝經歷了皇太極、多爾袞、順治和康熙四個時期。皇太極只是將洪承疇作為顧問而已,並未真正重用;多爾袞和順治兩人重用洪承疇,但沒讓他進入決策層。順治十八年(1661年),順治皇帝駕崩,其子康熙繼位。四大滿族大臣分割了輔政大權。而洪承疇已到古稀之年,頂著大學士的空頭銜,備受冷落,不得不奏請退休。像洪承疇這樣重要的人物退休,朝廷必須對他的功勞有所酬謝。經過幾番討論,康熙皇帝授予洪承疇微不足道的三等輕車都尉世襲職銜。洪承疇犧牲名節、效力20年、幾經大戰引導清朝坐穩江山,只換來了小小的輕車都尉,又給譴責他的人提供了挖苦諷刺的新內容。
康熙四年(1665年),洪承疇去世,此時,洪承疇在清朝官方文獻中的地位起碼還是正面的。到了乾隆時期,滿族權貴已經完全漢化了,各地漢人的反清情緒漸漸平息,滿漢思想文化開始交融。乾隆皇帝以儒家聖賢后裔和華夏共主自居,與漢族文人相唱和,開始褒揚史可法、黃道周等忠君愛國的榜樣。洪承疇“叛明”的污點開始掩蓋“效清”的功績,形象顛倒過來。清朝將洪承疇列入《貳臣傳》,只是念其功大,才將其列為貳臣甲等。

保天下說

明朝忠臣的產生,正如黃宗羲所說,最大衝動產生於東林黨運動的道德和精神英雄主義。但是同時,東林黨運動也引發激烈黨爭,一直持續到南明也沒有停止,導致了福王的南京朝廷和桂王的追隨者的分裂。朋黨蔑視“漢奸”,鄙夷這樣的叛國行為。但清初之後的相對穩定,國家得到了發展,老百姓得到了安定,清政權越來越穩固。
明末思想家迷茫於這種現象,在反省明亡的同時,也做出了思考。比如顧炎武就努力想將個人為王朝效力和為保存文明所區別開來。在《日知錄·論正始風俗》中,顧炎武寫道:“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其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顧炎武認為,如果清政府能延續中國的文明,比如華夏衣冠、自由言論學術、西學東漸、儒學、禮儀,那就應該得到老百姓的擁護,為明朝政府盡忠的事應該只是“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

史籍記載

《清史稿·卷二百三十七·列傳二十四》
《清史列傳·貳臣傳甲編》

影視形象

年份 影視類型 劇名 飾演者
1974 電視劇 《武俠董小宛》 谷峰
1984 電影 《雙雄會》 方輝
1987 電視劇 《滿清十三皇朝》 方傑
1992 電視劇 《一代皇后大玉兒》 康殿宏
2002 電視劇 《孝莊秘史》 孫斌
2005 電視劇 《江山風雨情》 鮑國安
2005 電視劇 《明末風雲》 張柏俊
2006 電視劇 《誰主中原》 鮑國安
2006 電視劇 《大清風雲》 孫淳
2012 電視劇 《美人無淚》 袁抿
2015 電視劇 《多情江山》 萬梓良

中國古代名人

中國古代名人例如:詩人、學者、官員等,他們推動了社會的發展,推動了人類的進步,我們要向他們學習.。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