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族

泰雅族

泰雅族(英文名:Atayal),屬於南島語族的一支,是在台灣的第三大原住民族群。泰雅族是分布於台灣北部中央山脈兩側,源於南島民族,是生活幾千年的台灣原住民族群,東至花蓮太魯閣,西至東勢,北到烏來,南迄南投縣仁愛鄉,曾是台灣原住民中分布面積最廣的一族。泰雅族的社會組織,通常由10戶左右聚集而成一同族系的部落;其制度以核心家庭為主體,采一夫一妻制(女從夫居);將同一家系分戶另立之血族團體名為「Ga Ga」,並推舉同族中聲望最大的族長為頭目。Ga Ga成員俱為男性,系一具共同祭祀、狩獵及犧牲分配的宗教性農業祭團;其宗教信仰即以此為基礎,而形成一種崇拜祖靈的超自然信仰。

由來

大霸尖山大霸尖山

大約在七千年前,古南島語系民族開

始進行橫跨大洋的大遷徙,而台灣很可能是遷徙的第一站。到了大約於五千至兩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期間,高山族在不同年代裡各自從南太平洋飄海過來,而北台灣的泰雅族與賽夏族可能是最早來台的。根據學者的考證,在雪霸園區周圍的泰雅族人從未定居於雪山山脈的高山,他們只散居于海拔2000公尺以下、氣候涼爽、適於耕種與狩獵的山麓階與河階地,其中以海拔1000至1500公尺最多;泰雅族分布地西麓住有賽夏族,分布高度為海拔500至1000公尺。居住於新竹縣五峰鄉的泰雅族與賽夏族、尖石鄉的一部份泰雅族,以及苗栗縣泰安鄉的泰雅族都奉大霸尖山為祖先發祥之地。族人堅信太古時候,大霸尖山有一個布滿苔蘚的巨岩,自然裂開而生出一男一女,結為夫妻,成為人類的始祖。因為地方狹小,後來分居于山下各地,繁衍子孫。

人口分布

泰雅族村落泰雅族村落

泰雅人是高山族的族群之一。人口6.4萬多,占高山族全部人口的23.5%,是高山族中第二個大族群。居住於120個村落。原先居住在台灣西部平原,後因環境壓力,逐步移居山區,主要分布於台灣北半部,如台北縣的烏來鄉,桃園縣的復興鄉,新竹縣的尖石鄉、五鋒鄉、苗栗縣的泰安鄉,台中縣的和平鄉、南投縣的仁愛鄉、信義鄉、花蓮縣的秀林鄉,宜蘭縣大同鄉、南澳鄉等。該族群下分泰雅和賽德克兩個亞族群。泰雅亞族又分西住堡群、大(山+科)(山+坎)群、大湖群、西開利克群;賽德克亞族也分東、西兩個群落。該族群有鯨面、紋身的風俗。男善狩獵、女善紡織,行從夫居。

泰雅族泰雅族

亦譯泰耶爾族。

台灣原住民族,為台灣第二大原住民族,僅次於阿美族。分布於台灣中、北部山區。屬馬來語系印尼語族,傳統上分為兩個亞族,一是泰雅亞族(Tayal),一是賽德克亞族(Sedeq),但兩族的生活習俗和語言差異很大,這種畫分仍有爭議。而賽德克亞族的一支往東部遷移到今花蓮一帶,自稱為「太魯閣族」。泰雅族以民族性剽悍聞名,在日本人統治台灣期間常爆發激烈的抗爭事件,其中以霧社事件(1930)最為猛烈。(實際上是賽德克族發動的,此前賽德克族長期被歸為泰雅族)

泰雅族的社會組織,通常由10戶左右聚集而成一同族系的部落;其制度以核心家庭為主體,采一夫一妻制(女從夫居);將同一家系分戶另立之血族團體名為「Ga Ga」,並推舉同族中聲望最大的族長為頭目。Ga Ga成員俱為男性,系一具共同祭祀、狩獵及犧牲分配的宗教性農業祭團;其宗教信仰即以此為基礎,而形成一種崇拜祖靈的超自然信仰。巫醫為泰雅族傳統特色,且多系女性世襲(母女或婆媳相傳)。較重要的祭典有播種祭、收穫祭及祖靈祭三種。傳統上採行山田燒墾及狩獵維生,間亦從事溪河捕魚家畜養殖,少數部落則實施水田稻作。一般種植水稻、旱稻及粟、花生、甘藷、菸草等作物,並生產蔬菜、水果、檳榔。泰雅族還以黥面及精湛的織布技術聞名。人口約89,693(2003)。

族系分支

泰雅族織布泰雅族織布

依其語言及風俗習慣的不同,傳統上,人類學家通常將泰雅族分為“泰雅亞族”和“賽德克亞族”兩個亞

族,但在亞族之內還可以再繼續做分類。

“泰雅亞族”(Tayal):又可以再分為“賽考列克群”(Sekoleq)和“澤敖列群”(Tseole)兩個群。

“賽德克亞族”(Sedek):又可以再分為“太魯閣群”(Taroko,或稱“德魯固群”(Truku))、“道澤群”(Tuuda)、和“達卡達亞群”(Takadaya)三個群。

前兩者傳統上被稱為“東賽德克群”,後者則稱之為“西賽德克群”。

“太魯閣群”:人口最多,集中分布於花蓮縣的秀林、萬榮鄉等地。

“道澤群”:人口最少,集中分布於花蓮縣卓溪鄉立山村,秀林、萬榮鄉亦有少數。

“達卡達亞群”:大部份分布於南投縣仁愛鄉地區,也稱西賽德克群,花蓮地區數目非常少。

值得注意的是,“太魯閣群”一直自稱為“太魯閣族”,也堅稱他們和“泰雅族”雖出於同源,但卻屬於不同的族群。在2004年,該族已經獲得台灣“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的承認,正式成為台灣原住民的第12個族群。

黥面

在台灣人類學研究上,“泰雅族”一詞,乃指盤據在埔里以北、廣大雪山山脈與中央山脈山區的原住民族。這些部族不但語言差異大、對自身稱謂不同,甚至過去常常互相敵對征伐,然而不少學者仍將他們視為同一族群,相當程度的依據,便是其共有的“文面”習俗。在台灣高山九族中,除了與泰雅族相鄰的賽夏族可能因受其影響,而略有文面風俗外,其餘各族均無此文化特徵,因此文面被認為是泰雅族最重要的族群識別標誌。

泰雅族成年禮泰雅族成年禮

泰雅族人婚前必須文面的習俗,據說就是傳自塗臉的遺風。文面一事,在泰雅傳統中有著成年禮的意味,也是生命榮耀的象徵。泰雅族素以男性驍悍、女性善織聞名,文面習俗正與這兩大特質攸關。泰雅少年需經過馘首的洗禮,證明其勇敢強壯後,才能在下巴處刺上“頤紋”;而泰雅少女則要學會織布技巧,且在保有處女之身的情況下,才能在嘴耳之間刺上“頰紋”。經過完整文面的泰雅族男女方有資格婚嫁,生時受到族人的認可、敬重,死後則可順利通過“彩虹橋”,到達祖靈承諾的安息之鄉。

儘管文面過程中必須忍受針刺血肉的痛楚,甚至冒著傷口感染的危險,然泰雅族人均視之為成年的考驗,勇於承擔。泰雅族人相信,一個人若是德行有虧,會遭到文面失敗的懲罰,終生以醜惡面目示人,因此在替人文面之前,文面師一定再三告誡。

文面曾是泰雅族的光榮印記,政府雖未明禁文面,但在社會變遷與異族人異樣眼光的逼視下,這項行之千年的習俗終於劃上句點。“文面”也即將在台灣化為消逝的傳說。

社會組織

泰雅族成年禮泰雅族成年禮

傳統的泰雅族社會以狩獵及山田燒墾為生,聚落以集居式的村落為主。大

體而言,泰雅族的社會組織可以分成下列幾個團體:(1).部落組織;(2).祭祀團體;(3).共負罪責團體(gaga);(4).狩獵團體。

現簡單分述如下:

部落組織

其部落的形成以血緣為基礎,以父係為中心,由諸兄弟形成聯合家族,財產與房舍共同擁有。由具聰明英勇有才智,有領導能力的人擔任部落領袖,當部落有重大事情時,則由頭目召集長老會議以決策(泰雅社會中原來沒有頭目,是日本侵台時期日本人為其治理方便而產生的。)

祭祀團體

有共同祭祀對象的家庭組合,如為了祖靈祭之進行而組成的團體。

共負罪責團體

是共同遵守誡律和規範的團體。泰雅人稱之為gaga(一般稱為祭團), gaga是一種社會規範,是泰雅人日常生活、風俗習慣的誡律,也是最具有約束力與公權力的團體,可以算是泰雅社會中行為道德與社會律法的最高維護與審判者。

狩獵團體

同一個獵團,集體狩獵時大家分工合作共勞共食共享。

這四個團體的成員有互相重疊的特質,在不同部落,祭祀團體可能大於狩獵團體,其他的部落可能狩獵團體大於任何一個團體。各地的差異性頗大,無法一概而論。在這四個團體當中,由於gaga的性質最特別,也在學界當中獲得最多的關注,成為不少學者的研究議題。

宗教信仰

泰雅族人除了祖靈祟拜舉行祖靈祭外,還有播種祭、收穫祭等大小祭祀活動。祖靈祭充滿靈聖的氣氛,但播種祭與祖靈祭的方法各有差別。也有祈禱豐收的祭典,祭司在各戶的家長前舉行莊嚴的祭典並宣讀祭文。收穫祭分為栗的收穫祭和小麥的收穫祭等不同的名稱,但都是表達對豐收的滿足和喜悅,全部由祭司主持。祭司多半由頭目擔任,但有些地方則由有勢力的人擔任。他們既信神又怕鬼,既勇猛又膽小。為了避邪,還養成了一種“鯨面”的特殊風俗。蹤面就是用刺針在面部刺出色彩複雜的花紋;男子在前額和下領中央刺縱帶紋1條或數條,女子在前額中央刺縱帶3條至5條,或以中央縱帶1條至3條的兩側,作短帶形平行橫紋,全紋構成十字形,或兩頰自耳根至兩唇中央,斜刺帶紋2條,交於兩唇中央至下領上部,再抹上煤煙,這樣一面刺花紋一面抹煤煙,反覆進行,通常需要l天,有的甚至需要1星期,一直到他們認為完美為止。關於黥面的由來,說法很多,但主要意義是為了避邪氣,並且死後還可以和已死去的親人會合,當然也是為了美麗和英俊,也是一種“種族標記”,是社團或吸引異性的成人象徵。而家裡死了人,則像“葉公好龍”,又會把舊房子遺棄,另覓新宅。就連穿衣服也不入時,更不趕時髦,因為他們有一種說法,“惡”最怕紅色,所以將衣服染成具有嚇鬼作用的暗紅色,後來多採用紅毛線夾織衣服,也是相同的道理。衣服的前面大多織成單一的菱形花紋,象徵祖靈的眼睛,具有保護作用;背面則常 用較複雜的花紋來嚇鬼。但最貴重、最漂亮的是禮服,只有頭長或勇士才可以穿。無論哪一個部落都視婚姻外的情感為罪惡,對於未婚男女的私通,都 採用來格的制裁手段。但他們也舉行搶奪新娘的儀式。他們偏愛男孩,可以對女孩子也一樣愛護。男女之間凡私通懷孕的,必令其結婚。如果這對男女有血親關係,或男方已有配偶,則等孩子出生後,就把嬰兒活埋掉,或在分娩之前將孕婦嫁給別的男子。正常夫婦男嬰出生1星期後,家人便將他脫落的臍帶放在打獵用的藤盒內,並由其母親抱至屋外,走向狩獵的路上祈禱孩子一生好運。

飲食文化

泰雅族以米飯為主要食糧,但因為經常要外出工作,發明了獨特的竹筒飯。

外出的泰雅族會把米帶在身上,到肚子餓的時候,便砍下較幼小的竹莖,上方留孔,下方密封,把米從孔隙中倒進去,然後用蒸煮的方法把米飯弄熟,吃時只須把竹子掀開,便可嗅到香氣四溢的竹筒飯香。

泰雅族的竹筒飯以傳統的竹筒香原味為主,後來為了符合人客的口味才加入香菇、雞肉等食材。

雅族風俗

泰雅族是父系群社會,祭團常有廣泛的血緣基礎,嘎嘎(qotoxgaga)就是血緣關係,每一祭團均有司祭酋長,由於外在環境,泰雅族是一個尚武的族群,族人從自然中學習文明,以自己的方式來生活,以自己的自然觀念來工作。

豐年祭

泰雅族的豐年祭在停辦多年後,許多部落又恢復舉辦,但多以表演性質為多,內容有播種祭、收割祭、狩獵祭。

播種祭

清早就起床蒸祭獻用的小米糕,家中的火種不可熄滅,祭典時,以此火種點燃火把,連同小米糕、少許酒、小米穗及小鋤頭,由兩個祭司帶往耕作地。先到其中一名祭司的耕作地,用小鋤頭鏟方尺之地,舉行播種儀式,而後向祖靈祈求所播下的小米穗能全部發芽,祈祝後,撕裂小米糕一半,置於祭田中央,傾酒其上,所剩小米糕、酒,由兩祭司在祭田旁分食。在這之後,再赴另一位祭司的耕作地,舉行同一儀節。

收割祭

農耕也是族人最主要的經濟活動,整年作業中均以農業為主。最忙碌的季節七、八月,其次是十一月,農耕生產方式 仍以燒墾為主,種植甘藷、稻栗,冬季收割後,族人們均準備豐盛的農產及獵得的食物,迎接每年一次的豐年祭。

泰雅族狩獵祭小米成熟後,決定收割的當日,每一家先到田裡割取數穗小米回家,一穗掛樹上,一穗種在田野,等收割完畢後,再掛一穗於倉庫的屋頂上。在祭祀日當日的清晨,族人選定兩人召喚祖靈,祈求好運,等到儀式結束後,族人即離開現場,不得回頭看。

狩獵祭

出社狩獵,出發前先差遣二人在路上觀察鳥的飛行方向,來決定是否出獵。入山打獵,到了目的地,先搭設獵舍,夜宿於此,隔日才開始狩獵。狩獵是泰雅族最主要的經濟活動之一,畜養是次要的活動工作。狩獵是利用農閒時間的一項重要活動,除了從狩獵中獲得食物來源外,族人也在狩獵中展現泰雅人的勇猛好戰、純熟技巧、天人合一及團 隊合作的尚武精神。

祖靈祭

泰雅族中的gaga(gaya)意思為祖訓或遺言,指泰雅應遵守祖訓,依血緣、共約、共祭為基礎的社會;又因泰雅族分布地區遼闊,gaga之意各有偏重不同,但仍不出以下四個範圍:血族及地緣團體、祭祀團體、共食團體和制約團體。

(一)祭型:全部落在男性群體。早期祭祖,女性是不能參與的。

(二)地點:早期部落遷移頻繁,且無固定的墓地,因而選擇某一小路徑旁行。近來聚落定居,公墓已定後,均固定在公墓祭祀。

(三)祭時:農曆七月半破曉清早時刻。

(四)祭品:酒、小米糕、農作物、果實、魚類等,唯有山豬醃肉,不能作為祭品。

(五)祭文譯義:

第一種祭式:定點集合前往墓地,行走中,頭目高喊祭文「祖先們!祖先們!…今日是子民們以虔誠的心情來祭拜您,願祖靈能嘉納呼喊,並真誠的敬邀所有祖靈們 聚會,分享惠賜的祭品…。」

持續念此段二至三次。因為這樣祖先的靈魂才能接納子民的誠意而來。

第二種祭式: 行至墓地,各家各自先行到親人的墓地行祭,再會合家族,由家族的長老行家祭。

其祭文各家族有不同,但意思大致相同:「祖先們,我們帶來這一年耕作的農作物祭拜您,家族中的每一成員均依祖先的訓旨(gaga),努力的耕作,我們做子民的,期待在您的庇佑下,明年再供祭物。」主要意義,在告知祖靈部落及家族一年來的生活情況,以及期許祖靈給予族群的祥和與健康,是部落族群的福氣。

祭祖或任何祭祀活動,女性是不能參與的,這是泰雅族人的傳統習俗。至於原因為何,現在部落長者亦沒人能說清楚。從泰雅族的傳統社會制度而言,並非完全是男尊女卑的社會制度,部落中仍有入贅的婚姻現象,可了解泰雅族婦女仍有其主道的地方。

泰雅族祭儀,山豬不能作為祭品。據說,祖先在陰間的生活,山豬是他們的獵狗,用山豬當作祭品,表示不給祖先們飼狗,這樣會觸怒祖靈。

泰雅族織布舞社會最重要的祭儀活動為祖靈祭。歌舞活動以口簧琴與口簧琴舞為其特色。

舉凡狩獵、祖靈、成年禮、結婚、紋面、均由司祭兼酋長率領族人祝祭祖先,創造自己的特徵和環境,是一個獨特的民族。

歷史傳說

神靈橋傳說

泰雅族hongu utux神靈橋傳說

大西吉壽、佐山融吉《生番傳說集》採錄到泰雅族有關彩虹的故事:古時候,社祖先有一偉人名布塔那哇伊。他恩威並用,因此社人敬他如神。臨終之際,他向社人說:「我死後,將成赤魂,出現在天的一方,守護你們。」說完不久就瞑目而逝。果然有美麗的東西,似橋地架在遠方的天空。那就是虹。現在我們把虹看成是吉祥而喜歡它,就是從這件事來的。當虹出現時,一定會聽到某一種聲響,這是布塔那哇伊的歡聲。

彩虹是神橋(霍哥烏玄托胡)。甚至於傳說說任意用手指,手就會掉落下來。

泰雅族人對彩虹的認識到發展出hongu utux(神靈橋)傳說,應該連同泰雅族死後認祖歸宗的黥面文化一同討論,不難發現靈魂能返回祖靈身邊的標準,均在於泰雅男子須能獵首,女子需會織布。基於此,泰雅族人從小就必須接受訓練,期望能教出一個正直、勇敢、守紀律、敬祖靈的泰雅人(真正的人)。

hongu utux傳說如下:

泰雅族的hongu utux稱為彩虹橋、神靈橋或靈魂橋,傳述族人死之後,他的靈魂一定都要通過神靈橋。神靈橋,就是靈魂走的橋,當人的靈魂要經過靈魂橋時,橋頭會有祖靈守護著,準備要檢查人的手。男人如果是一個擅於狩獵,或曾經砍過很多人頭的英雄,他的雙手會留有紅色的血痕;女人如果精於織布的話,雙手也會長滿厚厚的繭。因此,只有擅獵能織的文面男女才能通過檢查,順利走過神靈橋與歷代祖靈在一起。至於沒有通過的人則會掉至橋下,被橋下的一隻大螃蟹所吞噬。

神靈橋里審查的規則,是泰雅族人從國小習的各種生活紀律、謀生技能。男孩跟父親學習體能訓練、房舍建造、採集、夢(鳥)占卜、射箭打獵及防衛、出草;女孩跟媽媽學習家事、養兒育女、采麻紡紗、織布編織、飼養家畜等等。未訓練通過者或不努力繼續學習者,會被譏笑為masaw qbulit、emputut或mdngu hiqur,即「像灰燼」、「愚拙」、「枯乾的手肘」的意思。泰雅人活著很有尊嚴、好名譽、蒙祖靈祝福,族人無不全力以赴爭取榮譽,也形成一種特殊的個人主義。

巨石傳說

泰雅族的巨石傳說有三,與泰雅族祖先的誕生與繁衍有關,分述如下:

(一)泰雅的始祖

太古當初,有兩個男、女神,從天上降臨到台灣最中央、最高的一座大山頂上的一個巨石上,岩石立刻裂開為二,成為八尋殿。二神並為它取名為賓賽布康(Pinsebukan),意思是祖先之地,從此男、女二神便在此居住下來。某日,男神對著女神說:「我們的居地已經修築完成了,應該來製造子孫了。」女神聽了很高興地微笑點頭。於是男女二神便眼睛相結合,可是心未相印,不一會兩唇相接了,還是有所不對勁——不合於製造子孫的途徑。他倆試了許多方式,就是無法製造子孫。這時飛來了一隻蒼蠅,恰好停在女神私處,二神才恍然大悟:原來男、女神的身體有能相結合與不能相結合的地方,而能相結合的地方又在隱密的私處。他們經過一番努力,遂得生子的技巧而行夫婦之道,生了孩子,這就是人類的始祖。(泰雅族 屈尺社)

(二)岩石生人

從前,在這個大地上並沒有人類。有一天,賓賽布康(Pinsebukan)山上的一塊大岩石忽然震動了起來,然後分裂成為兩半。不一會兒從岩石里走出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最後又走出另外一個人來,但是看不出是男人或是女人。

從岩石出生的最後一個人對比他早出生的一對男女說:「為我洗一次澡吧!那么大家都可以永生不老!」可是先前出生的一對男女並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人會病、會老、會死,因而沒答應為他洗澡。後生的那人便失望地跳回原來的大岩石中,並且對他們說:「你們既然不肯為我洗澡,以後你們將會有疾病、並會逐漸衰老,最後死亡。你們的一生會有許多不幸的事情發生!」說完了,原先分裂成兩半的大岩石又合攏了起來,那人就在岩石內消失了。從此,任何人都正如他所說的,一生要經過衰老、生病,最後死亡。(泰雅族 南澳鄉金洋村)

(三)破石而生

從前有一塊很大的石頭,在「叭!」一聲巨響的同時裂成兩半,從裡面走出二男一女。他們所看到周圍都是森林及野獸而已。其中一男覺得要在森林中度日子實在很無聊而表示:「我討厭在地上居住!」因此又鑽入裂開的石頭裡面去。另外的一男一女想阻擋他已經來不及了。留在地上的一男一女覺得應該要繁殖人類才好。

男的說:「我們應該要怎么做,才能繁殖人類呢?」最先,女的爬到山的鞍部,張開雙股,讓山風吹入跨間,可是沒有懷孕。後來兩人想:也許男女交配後才會懷孕生子,可是又不解其道。他們試過鼻孔、耳孔,但是都不能完成交配。

有一天,意外飛來一隻蒼蠅,停在女的跨間。當男的注意看著蒼蠅時才有了靈感地說:「這是神的暗示,現在我知道要怎么做了。」因此順利的與女的交配並且得到滿足。

不久,女的形體有了變化,肚子越來越大,終於生下了孩子。父母親兩人萬分高興。後來越生越多。就成了今天的泰雅族了。泰雅族的祖先便是從石頭迸裂出來而繁殖的。

起源神話

泰雅族matas紋面的起源神話

泰雅族雖然分布廣闊、族群系統複雜,紋面的習俗卻沒有例外地在所有的泰雅部落中實行,可見紋面習俗在泰雅文化中的重要性。然而,紋面的起源傳說,在各地流傳著不同的版本,這些傳說大致可以分為四類:

(一) 洪水與近親通婚傳

此一故事描述的是,為躲避大洪水,人們紛紛死去,僅剩一對兄妹,妹妹為了與哥哥共同繁衍後代,在臉上塗黑炭,假冒外人而騙過了哥哥。這個故事的版本流傳於泰雅族澤敖列族群中,賽考列克族群諸系也有類似的傳說。(此故事采自1908年苗栗縣泰安鄉泰雅族北勢群馬必浩部落頭目Malai Dagwen

(二) 人畜通婚傳說

這個故事記載於森醜之助的《台灣蕃族志》第一卷,是森醜之助於二十世紀初於花蓮秀林鄉采自賽德克亞族的,於今已不傳。描述古代的一位頭目,因女兒有殘疾,將女兒連同許多珠寶和一隻狗漂流海上。他們登入之後狗每天在山谷中打獵養活女主人,有一天狗突然對女主人表示自己的付出未得到回報,要求離去,女主人向狗表示,將有一位刺面女子來與狗成親,不久之後果然成真。

(三) 巨石始祖與近親通婚傳說

《蕃族調查報告書》〈紗績族(賽德克族)後篇〉中記載,古時Pinu so wakanu(今南投縣白石山牡丹)附近有一塊巨石,巨石破裂誕生兄妹二人,為了繁衍後代,妹妹欺騙哥哥巨石附近將有一女子可與之成婚,又將自己的臉塗上煤灰偽裝成外人,其後代即為賽德克人。類似的傳說在泰雅族澤敖列系也有流傳,只是其發祥地改為大霸尖山Papa-Waga。

(四) 原漢識別傳說

《蕃族調查報告書》〈紗績族後篇〉取自陶賽蕃(賽德克亞族道澤群)的傳說。敘述古時因人口過多,而決議將人分為兩部分,一部分遷移他去,並以喊聲大小判斷人數的多寡,但離去的人們故意不發出聲響,使留下的人以為離去的人不夠多,而不斷將人分出去,最後離去的人數遠遠多過留下的人數。留下的人發現受騙,決定以紋面為記號,區隔離去的漢人與留下的紗績人,誓言世世代代砍沒有紋面的漢人的頭。此即原漢分別的起源。

小孩變老鷹傳說

泰雅族小孩變老鷹傳說

從前,在泰雅祖先那個時候,老鷹也是人變的,雖然他們並不喜歡變成老鷹,但是因為他們不受父母的疼愛,才變成老鷹。當老鷹還是人的時候,母親常常欺負他。

有一天,母親告訴孩子:「你到外面去掃地。掃好了就給你佩戴的飾物!」但是,當孩子掃完了外面的地對母親說:「媽媽!地掃好了,請給我佩戴的飾物!」母親卻說:「你的工作還沒有完!現在你去汲水,把水汲回來了我就給你佩戴的飾物!」孩子去把水汲回來,對母親說:「媽媽!我把水汲回來了!」

母親卻回答:「你的工作還沒有完哪!現在你去撿柴回來,我才給你佩戴的飾物。」孩子把柴撿回來有對母親說:「媽媽!我把柴撿回來了!把佩戴的飾物給我吧!」

母親又回答:「你的工作還沒有完哪!現在你去擦我們的床鋪,做完了就給你佩戴的飾物。」孩子擦好了父母親的床鋪後對母親說:「媽媽!床鋪已經擦好了!請把佩戴的飾物給我吧!」

這時。母親卻又說:「你的工作還沒有完哪!現在你去掃廁所。做完了就給你佩戴的飾物。」當孩子掃完了廁所,又向母親要佩戴的飾物時,仍然得不到。

母親反而對孩子說:「我是在騙你的,說是要給你佩戴的飾物,其實,我是要訓練你啊!你看!現在你多會工作呀!」孩子聽了既失望又生氣地說:「好!你們欺騙我。你們會後悔的!」

孩子說完,自己往倉庫去拿佩戴的飾物,並且拿羽毛把自己的身體包了起來。然後對母親說:「你們都欺負我,看吧!看我!我要走了。」父親走出屋外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孩子已經變成老鷹飛到屋頂上去了。

孩子看父母親出來便對他們說:「你們就是擺出許多佩戴的飾物來挽回我,我也回不去了。」又說:「但是,你們也不是見不到我,以後我會飛來停在屋頂上。你們可以把雞養在屋外,讓我抓到高處去吃!」後來,泰雅族人飼養的雞常常被老鷹抓去,並在屋頂上吃掉。(泰雅族 塔科南村)

巨人傳說

據說從前有個叫哈路斯(halus)的巨人,無論多高的山,走兩三步就能到達山頂,無論多大的河,也一步就能跨過,在山頂張開手臂的話,無論什麼樣的山都能抱住。他時常惡作劇以指尖推倒房舍,致人畜於死地。在暴風雨的次日,溪水上漲,人們無法渡到對岸時,他就以陽物代替橋樑,讓人們走過去。女子借用時都能平安的從陽物上走到彼岸;唯男子借渡時陽物往往會震動得搖擺不停,有時還會把人震落到河裡。

當泰雅族人前往森林團獵時,哈路斯會先用鍋蓋大的耳朵聽聽獵狗發出驅趕的聲音,然後微微一笑,表示知道了獵物逃亡的地方,並像未卜先知般的等在樹叢後面,當驚慌的野獸將注意力放在身後的獵狗,鼻子只聞嗅到自己發出驚恐的味道時,哈路斯總是輕而易舉的擒獲獵物,等到泰雅族人興沖衝來到安放陷阱的地方時,總是只能氣急敗壞的看著哈路斯將他們辛苦驅趕而來的獵物送往他的大口裡。

而真正讓泰雅人無法忍受的事情是,當戲弄男人掉到河裡的遊戲不再使哈路斯感到滿足之後,他轉而戲弄女人了。巨人哈路斯趁男人不在的時候,伸出他兩股間的玩意,像柔軟的蛇類彎彎曲曲的伸到屋子裡,敏捷的鑽入女人的裙下;有時候摩擦泥地繞過屋宇,假裝像一條女人織衣的麻線;更過分的是,夜晚他會在星月的照映下偷偷地躲進竹床下,一直到他滿足地離去……。

泰雅人的憤怒自然是不可言喻,但是哈路斯如此巨大、狡猾、又如此靈活,族人簡直沒有辦法。一天晚上,智者夢到一顆滾動的、火紅的、灼熱的太陽奔向部落,眼看就要焚毀部落,夢在此刻驚醒,夢給了智者充滿神跡似的領悟,也就是計殺巨人哈路斯。

智者對著躺在河床上的哈路斯說:「為了表示對你的敬畏,我們決定尊你為巨人並且供奉你。」哈路斯覺得這主意不錯,更毫不羞恥的說:「你們準備怎樣尊敬我啊!」

「馬上你就知道了」,智者飄動著智慧的白髮說:「我們每次打獵,一定把最大最肥的野獸奉送給你,你只要在山谷躺著、將眼睛閉起來,舒服而安詳的張開嘴巴,就可以享受肥美的獵物了。」「很好,你真是個體貼的老人。」哈路斯愉快的回應著。

智者低著頭看樹影的移動,估算山上燒得通紅的石頭就要像夢境裡的太陽一路奔動而來,老人急忙說:「偉大的巨人哈路斯,你現在可以享用美食了,張開你崇高的嘴巴吧!」

哈路斯於是安穩的閉著眼睛,四肢閒散的放鬆著,嘴巴張開、露出貪心的舌頭,耳朵流洩著大自然的律動,他聽到溪水潺潺的流動聲,也聽到山上的泰雅人正大聲的喊著:「最大最肥美的山鹿來蘿!」

當哈路斯吃到第一口「美食」時,泰雅人還看得到他最後一次微笑的樣子;接著,他張開驚恐莫名的雙眼,又是一顆熾熱的、燙舌的硬物奔入嘴中,先前的一顆硬物已經滾動在喉嚨以下了。直到哈路斯被燒成 一灘炭焦後,經過三個月圓的時間,那灘黑色的炭焦才完全被每日的暴雨沖刷乾淨。

從此泰雅族人集體上山狩獵便屢有斬獲,再也沒人抄捷徑私吞讓大伙兒白忙一場,所獵到的山鹿從此大家就能一起分享,這都必須感謝當時設計殺那巨人的前輩長者,終於巧妙的消除大害,也使部落人們從此過著平安的日子。

泰雅族的紋面文化

泰雅族生活中最具有特色的服飾應該就是紋面了。紋面文化其來已久,只能由神話傳說來推測紋面的起源。其一,兄妹通婚:很久以前,一兄妹從裂縫的大石頭中爬出來,長大後也要傳宗接代,但妹妹擔心哥哥不肯與她成婚,於是用煤炭將臉塗黑,哥哥見後不知道是妹妹,終於結成夫妻。此後,泰雅族的女性婚前必定在臉上刺青。當然,泰雅族的婚姻與其它文明國家一樣,男女關係已非原始自由的狀態,而是處於完整的婚姻狀態。其二,避災禍:以前泰雅族的年輕女子無故接連死亡,某日一女子夢見祖先告示她:紋面則可避禍。但無人知道什麼是紋面,就將衣服上的圖紋刺在臉上,果然不再有人死於不明原因,而且泰雅族人變得很長壽。現在泰雅族認為紋面乃祖先的訓示,可以避免災禍,延長壽命。紋面次數越多,顏色越深,花紋越美,死後能越早見到祖先。相傳在死後會經過彩虹橋,通過此橋就能到另一個世界,若沒有紋面或是生前功績太少,就只能走橋下,要花較多的時間才能到,若有紋面者,就走橋上,不僅能較快到另一個世界,而且祖先會在橋的另一頭等,陪伴你到另一個世界。紋面也是一種紀錄泰雅族的宗教信仰和價值觀的方式。族中的男子必須學會打獵及獵到人頭,才能紋面。而女孩子紋面後,方能學習織布。由此可知紋面代表了泰雅族人的心智成熟及經濟自主。泰雅族認為紋面顏色越深,色彩越黑,越顯美麗,可見紋面對泰雅族的審美觀影響甚大。紋面所需的費用一般無法負擔,因此紋面也為財富的象徵。

泰雅族的衣飾文化

泰雅族的紋面是特殊而美麗的,它承載著泰雅族的歷史,也為泰雅族的衣飾增添了無限的魅力。因為地域的不同,泰雅族的服飾也與別的族飾有所不同。

1、泰雅族的衣服分為長衣,短衣,裙子,披風,胸兜,綁腿,遮陰布等七種。其中兜檔的款式男女完全不同,護腳布只有女子使用。此外頭部則男子戴帽,婦女用頭巾。男女腳上都不穿鞋。泰雅族的衣服,無論在結構上或衣服的種類上,男女的限制都很少,有很多衣服都是男女共享。除了婦女不穿無袖短上衣,遮陰布外,其它似乎都可以和男子共享。裙子本來以女性為主,但男性卻又可以穿珠裙。童裝形式和成人相同,但尺寸較小,花紋較簡單。衣服分夏天和冬天的,但結構上相同,厚薄也一樣,只有不同件數的分別,夏季穿較少件,冬季穿較多件。泰雅族的衣著也是隨著場合而變化的,工作時,為保護皮膚與保暖,便於工作,男子上身穿無袖的工作服,下圍遮陰布。女子下穿粗布白裙。慶典,交際及約會時,為了美觀、正式,男女都穿禮服,只是女子穿的裙子以絨線織成的條狀花紋為主,男女皆需穿肚兜。出征時,為了行動方便,鼓勵士氣,男子都穿戰服及披肩,頭戴熊皮帽。泰雅族人用他們久遠的歷史造就了他們燦爛的文化,以及他們美麗的衣飾、豐富多彩的生活。

2、除衣服之外,泰雅族還有各種佩戴在身上的裝飾品,有頭環、耳飾、頸飾、胸飾、臂飾、手環、指環、腳飾等等。泰雅族的飾品有男女共享的,男性或女性專用的,特殊資格才能使用的和任何人都可以佩戴的。男人們佩戴的有男壓發箍,菌形耳飾,貝錢頸飾,野豬牙臂飾,臂鈴貝珠串腰和腿飾。女人戴金屬手鐲,貝片頸飾,扇形耳飾,梯形耳飾和女壓發箍。男女可同用的有:貝珠串發繩,貝珠串腕飾和裸飾。泰雅族的飾品也有深遠的歷史及文化意義。泰雅族是以狩獵及獵首來衡量男人在社會上的價值,因此許多男人的飾品是以獵物的器官來製成,如獸牙,毛皮,擁有此類的飾品除了代表功績,也顯示對社會的貢獻。據說,泰雅族的一種耳飾,也和傳說中耕作的起源有關。古時糧食之攜帶極為方便。將數粒小米裝入穿耳作為裝飾的細竹管中攜帶即可。某處某頭目於耳上穿洞,戴上竹管,且常將小米數粒放入空管內攜帶。大家起而效行,在耳朵上戴竹管,並將小米放入其中。後來,將小米粒放入竹管之風雖已絕,但卻變為耳飾傳至今日。即現在的耳管。

泰雅族沒有具體的錢幣制度的,他們採用物物交換的方式,以貝殼製成的衣服飾品,被視為是最貴重的東西,聘金就時常以若干件珠衣,珠裙來計算,如想成為巫醫,拜師前也須付給師父一件珠衣。

泰雅族的織縫文化

泰雅族的婦女早已懂得織縫之術。她們用自製的麻線或用麻線交換得來的棉線及毛線混合著織布,並且用麻布及交換得來的棉布製作衣服,不過泰雅族只有稱為“薯榔”的茶褐色染料,沒有紅、藍、黃、黑等色料。所以這些有顏色的布都是交換得來的,或是以交換得到的毛線混合織成。因此,泰雅族的衣服顏色有素色的,也有由各種色彩編織的花樣。衣服上的織紋記載著泰雅族的歷史,泰雅族人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有的織紋形狀如同彩虹,和紋面一樣代表宗教信仰中的彩虹橋,通過此橋就能和已經過逝的祖先見面;有如同眼睛一般的織紋,透露出泰雅族人對祖先的崇敬;臼米形狀的織紋則代表小米在農業、飲食及祭祀上的重要性;還有鳥爪的織紋,代表泰雅族十分尊敬的一種鳥(sileq),此鳥是智慧型的象徵,也是卜卦的依據;道路形狀的織紋,則顯示以燒墾方式的族人必須時常遷移的歷史。 在泰雅族的生活中,狩獵及獵首決定了社會上對泰雅族男性的價值。而對女性而言,紡織技術則決定她們的社會地位,紡織技術的好壞是很重要的,因技術好壞不但影響到衣服的美觀,還會影響到她在社會上的地位,織布技術好的,不但名聲佳,而且上門提親的人也會比較多,反之技術差的,不但名聲差,也乏人問津。女性在紋面後,才能開始織布,也被認定為成人,才可以嫁人。紡織過程非常繁瑣,需要細心及耐心,男性在這方面不如女性,所以男性只負責工具和栽種麻。因此,衣飾對泰雅族而言,並不單純是穿戴用的,而和歷史,宗教,生活,環境及風俗習慣都有很大的聯繫。

泰雅族的服飾經歷了長期多樣的演變,已經形成了獨特的體系。現在,原住民文化隨時代的推進及主流文化的影響,和從前已有不同,生活習慣也由從前的狩獵、耕種和織布,改為上班、通勤和購物,文化資產在生活型態改變後,也面臨消失的危機,把原住民文化以書面資料、相片甚至影片等各種方式保存,就不能不受時間及環境的影響而能流傳下去。因此,希望大家能夠多多了解原住民的文化,吸取他們文化中的精華,更好的發揚我國的服飾事業。

中國古代民族

丁零 | 匈奴族 | 獫狁 | 犬戎 | 西戎 | 薛延陀 | 敕勒 | 嚈噠 | 高車 | 沙陀 | 山越 | 越人 | 黑水靺鞨 | 粟末靺鞨 | 北狄 | 泰雅族 | 室韋 | 建州女真 | 東突厥 | 鐵勒 | 氐族 | | 巴人 | 月氏 | 摩梭族 | 回鶻 | 百越 | 瓦剌 | 羯族 | 南蠻 | 烏桓 | 大月氏 | 夜郎 | 東胡 | 靺鞨 | 女真族 | 粟特 | 河西回鶻 | 甘州回鶻 | | 柔然 | 烏孫 | | 畲族 | 水族 | 匈奴 | 鮮卑族 | 錫伯族 | 川青 | 西戎[春秋戰國時期諸侯國]

台灣地理人文

台灣島是美麗富饒的寶島,水熱條件優越,作物可一年三熟,主要有稻米、茶葉;水果有香蕉、菠籮、龍眼、木瓜、柑桔、橄欖等。森林覆蓋率達55%,盛產樟木、紅木、台灣杉。台灣石油、金等礦產及水利資源豐富。開闢有高雄、台中等加工出口區。海上和空中航線可達世界五大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