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歌頭

水調歌頭

《水調歌頭》,是詞牌名之一,又名《元會曲》、《凱歌》、《台城游》等。上下闕,九十五字,平韻(宋代也有押仄韻的)。相傳隋煬帝開汴河自製《水調歌》,唐人演為大曲,《歌頭》即大典開始的第一章。名篇有宋代蘇軾的《水調歌頭·中秋》,宋代陳亮的《水調歌頭·送章德茂大卿使虜》,毛澤東的《水調歌頭·游泳》等。

基本信息

簡介

水調歌頭,詞牌名,又名《元會曲》、《凱歌》、《台城游》等。上下闕,九十五字,平韻(宋代也有押仄韻的)。相傳隋煬帝開汴河自製《水調歌》,唐人演為大曲,《歌頭》即大典開始的第一章。

詞牌釋義

【隋唐嘉話】:“煬帝鑿汴河,自製﹝水調歌﹞。”

水調歌頭水調歌頭

脞說】:“﹝水調﹞、﹝河傳﹞,煬帝將幸江都時所制。”【明皇雜錄】:“祿山犯闕,議欲遷幸,帝置酒樓上,命作樂,有進﹝水調歌﹞者,上問誰為此曲,曰李嶠,上曰,真才子也。”

【南唐近事】:“元宗嘗命樂工楊花飛奏﹝水調詞﹞進酒,花飛惟唱‘南朝天子好風流’一句。”白樂天聽﹝水調﹞詞云:“五言一遍最殷勤,調少情多但有因。”

碧雞漫志】:“﹝水調歌﹞,【理道要訣】所載唐樂曲,南呂宮,時號﹝水調﹞;世以今﹝水調歌﹞為煬帝自製,今曲乃宮中呂調。”綜觀以上諸說,本調創始隋唐間,為五言曲調。嬗至五代,乃有七字句。入宋,始演變新腔,而成今調。當時最為通行,詞人填者極多。吳夢窗名曰﹝江南好﹞,姜白石名曰﹝花犯念奴﹞,後遂句為本調異名。至所謂“歌頭”者,乃首章之一解也。(見【海錄碎事】)

〔作法〕 本調九十四字,重在拗句。首句五字,下三字為仄平仄,定格也。次句五字,為通常之五言句。此兩句各惟第一字平仄不拘,余無可勉強。第三句十一字,句法上六下五,或上四下七均可;此詞則作上六下五,第一三七字俱平仄不拘

詞牌格律

水調歌頭 《碧雞漫志》屬中呂調;毛滂詞,名《元會曲》;張榘詞,名《凱歌》。按,《水調》,乃唐人大曲,凡大曲有歌頭,此必裁截其歌頭,另倚新聲也。

正體

水調歌頭 雙調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後段十句四平韻 毛滂
九金增宋重 八玉變秦余 千年清浸 先淨河洛出圖書 一段昇平光景 不但五星循軌 萬點共連珠 
中中中中仄句中仄仄平平韻中平平仄句中中平仄仄平平韻中仄中平中仄句中仄中平中仄句中仄仄平平韻
垂衣本神聖 補袞妙工夫 
中中中平仄句中仄仄平平韻
朝元去 鏘環佩 冷雲衢 芝房雅奏 儀鳳矯首聽笙竽 天近黃麾仗曉 春早紅鸞扇暖 遲日上金鋪 
中中中句中中仄句仄中平韻中平中仄句中仄中仄仄平平韻中仄中平中仄句中仄中平中仄句中仄仄平平韻
萬歲南山色 不老對唐虞 
中仄中平仄句中仄仄平平韻
此調以此詞及周詞、蘇詞為正體,若賀詞之偷聲,王詞、劉詞之添字,傅詞之減字,皆變體也。 此詞前後段,不間入仄韻,宋詞俱如此填。其前段第三、四句,後段第四、五句,俱四字一句、七字一句,其七字句,並作拗體,惟葛郯詞,“翠光千頃,為誰來去為誰留”、“跳珠翻沫,轟雷掣電幾時收”;呂渭老詞,“醉魂何在,應騎箕尾到青天”、“黃粱未熟,經游都在夢魂間”;劉過詞,“日高花困,海棠風暖想都開”,“人生行樂,且須痛飲莫辭杯”,誰字、雷字、騎字、游字、棠字、須字俱平聲,與此異。又,前段起句,毛詞別首“金馬空故事”,辛棄疾詞“四坐且勿語”,葉夢得詞“修眉掃遙碧”;換頭三句,毛詞別首“雙石健,含古色,照新堂”,石字、古字俱仄聲;蘇軾詞“眾鳥里,真彩鳳,獨不鳴”,彩字、不字俱仄聲;辛詞,“回首處,雲正出,鳥倦飛”,首字、正字、倦字俱仄聲,俱與此詞異。譜內可平可仄據此,其餘參下平韻詞。

別體

又一體 雙調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後段十句四平韻 周紫芝
歲晚念行役 江闊渺風煙 六朝文物何在 回首更悽然 倚盡危樓傑觀 暗想瓊枝璧月 羅襪步承蓮 
仄仄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仄平平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仄仄句仄仄平平仄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桃葉山前鷺 無語下寒灘 
平仄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潮寂寞 浸孤壘 漲平川 莫愁艇子何處 煙樹杳無邊 王謝堂前雙燕 空繞烏衣門巷 斜日草連天 
平仄仄句仄平仄句仄平平韻仄平仄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平仄平平平仄句平仄平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只有台城月 千古照嬋娟 
仄仄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此詞前段第三句六字,第四句五字,後段第四句六字,第五句五字,與毛詞異。按,蘇軾詞,“中年親友離別,絲竹緩離憂”、“故鄉歸去千里,佳處輒遲留”,葉夢得詞,“倚空千嶂橫起,銀闕正當中”、“遙知玉斧初斲,重到廣寒宮”,正與此同。宋詞如吳文英、劉克莊、方岳,金、元詞如蔡松年、王庭筠、元好問、趙孟頫,皆如此填。
又一體 雙調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兩仄韻,後段十句四平韻、兩仄韻 蘇軾
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平仄仄平仄句仄仄仄平平平韻仄平平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平仄仄韻仄仄平平仄仄韻
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間 
水調歌頭水調歌頭

平仄仄平平平韻仄仄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轉朱閣 低綺戶 照無眠 不應有恨 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 月有陰晴圓缺 
仄平仄句平仄仄句仄平平韻仄平仄仄句平仄平仄仄平平韻平仄平平平仄換仄韻仄仄平平平仄韻
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 千里共嬋娟 
仄仄仄平平平韻仄仄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此詞前段第五、六句,後段第六、七句,間入兩仄韻。按,劉仲芳詞,“極目平沙千里,惟見雕弓白羽”、“堂有經綸賢相,邊有縱橫謀將”;葉夢得詞,“分付平雲千里,包卷騷人遺思”、“卻嘆從來賢士,如我與公多矣”;辛棄疾詞,“好卷垂虹千尺,只放冰壺一色”、“寄語煙波舊侶,聞道蒪鱸正美”;段克己詞,“神既來兮庭宇,颯颯西風吹雨”、“風外淵淵簫鼓,醉飽滿城黎庶”,正與此同。但葉夢得詞“里”、“思”、“士”、“矣”,段克己詞“宇”、“雨”、“鼓”、“庶”,前後段同一韻,與此詞前後各韻者,又微有別。此外,又有前段第五、六句押仄韻,後段不押者,或有後段第六、七句押仄韻,前段不押者,此則偶合,不復分體。
又一體 雙調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韻、五叶韻,後段十句四平韻、五叶韻 賀鑄
南國本瀟灑 六代浸豪奢 台城遊冶 襞箋能賦屬宮娃 雲觀登臨清夏 碧月留連長夜 吟醉送年華 
平仄仄平仄葉仄仄仄平平韻平平平仄葉仄平平仄仄平平韻平仄平平平仄葉仄仄平平平仄葉平仄仄平平韻
回首飛鴛瓦 卻羨井中蛙 
平仄平平仄葉仄仄仄平平韻
訪烏衣 成白社 不容車 舊時王謝 堂前雙燕過誰家 樓外河橫斗掛 淮上潮平霜下 檣影落寒沙 
仄平平句平仄仄葉仄平平韻仄平平仄葉平平平仄仄平平韻平仄平平仄仄葉平仄平平平仄葉平仄仄平平韻
商女篷窗罅 猶唱後庭花 
平仄平平仄葉平仄仄平平韻
此詞第一句押韻,以平韻為主,其仄韻,即用本部麻、馬、禡三聲葉,間入平韻之內。宋人只此一體,並無別首可校。若其前段第三、四句,後段第五、六句,俱作四字一句、七字一句,則與毛詞同,但不作拗體耳。
又一體 雙調九十七字,前後段各十句,四平韻 王之道
斜陽明薄暮 暗雨霽涼秋 弱雲狼藉 晚來風起 席捲更無留 天外老蟾高掛 皎皎寒光照水 
平平平仄仄句仄仄仄平平韻仄平平仄句仄平平仄句仄仄仄平平韻平仄仄平平仄句仄仄平平仄仄句
金璧共沈浮 賓主一時興 傾動庾公樓
平仄仄平平韻平仄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渡銀漢 漙玉露 勢如流 不妨吟賞 坐擁紅袖舞還謳 暗祝今宵素魄 助我清才逸氣 穩步上瀛洲 
仄平仄句平仄仄句仄平平韻仄平平仄句仄仄平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仄仄句仄仄平平仄仄句仄仄仄平平韻
欲識瀛洲路 雄據六鰲頭 
仄仄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此與毛詞同,惟前段毛詞第四句系七字,此則添二字,作四字、五字兩句異。
又一體 雙調九十七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後段十一句四平韻 張孝祥
雪洗鹵塵淨 風約楚雲留 何人為寫悲壯 吹笛古城樓 湖海平生豪氣 關塞如今風景 剪燭看吳鉤 
仄仄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平平仄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平仄平平平仄句平仄平平平仄句仄仄仄平平韻
剩喜然犀處 駭浪與天浮 
仄仄平平仄句仄仄仄平平韻
憶當年 周與謝 富春秋 小喬初嫁 香囊猶在 功業故優遊 赤壁磯頭落照 淝水橋邊衰草 
仄平平句平仄仄句仄平平韻仄平平仄句平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仄仄句平仄平平平仄句
渺渺喚人愁 我欲乘風去 擊楫誓中流 
仄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仄句仄仄仄平平韻
此與周詞同,惟後段周詞第四句系六字,此則添二字,作四字兩句異。
又一體 雙調九十六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後段十句四平韻 劉因
水調歌頭水調歌頭

一諾與金重 一笑比河清 風花不遇真賞 終古未全平 前日青春歸去 今日尊前笑語 春意滿西城 
仄仄仄平仄句仄仄仄平平韻平平仄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平仄平平平仄句平仄平平仄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花鳥喜相對 賓主眼俱明 
平仄仄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平生事 千古意 兩忘情 醉眠君且去我 扶我者 有門生 窗下煙江白鳥 空外浮雲蒼狗 
平平仄句平仄仄句仄平平韻仄平平仄仄仄句平仄仄句仄平平韻平仄平平仄仄句平仄平平平仄句
未肯便寒盟 從此洛陽社 莫厭小車行 
仄仄仄平平韻平仄仄平仄句仄仄仄平平韻
此與周詞同,惟後段第五句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句法異。
又一體 雙調九十四字,前後段各九句,四平韻 傅公謀
草草三間屋 愛竹鏇添栽 碧紗窗戶 眼前都是翠雲堆 一月山翁高臥 踏雪水村清冷 木落遠山開 
仄仄平平仄句仄仄仄平平韻仄平平仄句仄平平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平仄句仄仄仄平平仄句仄仄平平平韻
唯有平安竹 留得伴寒梅 
平仄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家童開門看 有誰來 客來一笑 清話煮茗更傳杯 有酒只愁無客 有客又愁無酒 酒熟且徘徊 
平平平平仄句仄平平韻仄平仄仄句平仄仄仄仄平平韻仄仄仄平平仄句仄仄仄平平仄句仄仄仄平平韻
明日人間事 天自有安排 
平仄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韻
此與毛詞同,惟後段第一、二句減一字,作五字句異。

名篇賞析

水調歌頭 蘇軾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蘇軾蘇軾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惟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注釋
(1)把酒:端起酒杯。
(2)宮闕:宮殿。
(3)今夕是何年:古代神話傳說,天上只三日,世間已千年。古人認為天上神仙世界年月的編排與人間是不相同的。所以作者有此一問。
(4)乘風歸去:駕著風,回到天上去。作者在這裡浪漫地認為自己是下凡的神仙。
(5)瓊樓玉宇:白玉砌成的樓閣,相傳月亮上有這樣美麗建築。指月宮。
(6)不勝:忍受不住。
(7)弄清影,在月光下起舞,自己的影子也翻動不已,仿佛自己和影子一起嬉戲。
(8)朱閣:朱紅色的樓閣。
(9)綺戶:刻有紋飾門窗。
(10)照無眠:照著有心事的睡不著的人。
(11)嬋娟:美麗的月光,代指月亮。
另註:
(12)大曲《水調歌》的首段,故曰“歌頭”。雙調,九十五字,平韻。
(13)丙辰:熙寧九年(1076)。蘇轍字子由。
(14)李白《把酒問天》:“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15)牛僧孺《周秦行紀》:“共道人間惆悵事,不知今夕是何年。”
(16)司馬光《溫公詩話》記石曼卿詩:“月如無恨月長圓。”
(17)[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化用李白<<把酒問月>>詩句"青天明月來幾時,我欲停杯一問之".把,握著
(18)起舞弄清影:在月下起舞,身影搖曳.
(19)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月光轉過朱紅的樓閣,照進雕花的窗戶,照到不眠的人.綺戶,裝飾著花紋或圖案的窗戶.
(20)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月亮不應對人間有什麼遺憾,為什麼總是在人離別之時圓呢?
(21)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希望人們都能身體康健,即使相隔千里,也可共同沐浴在同樣的月光中.嬋娟,指月亮.

翻譯

【翻譯一】:
丙辰年的中秋節,高興地喝酒(直)到(第二天)早晨,(喝到)大醉,寫了這首(詞),同時懷念(弟弟)子由。
明月從何時才有?端起酒杯來詢問青天。
不知道天上宮殿,今天晚上是哪年。
我想要乘御清風回到天上,又恐怕返回月宮的美玉砌成的樓宇受不住高聳九天的寒冷。
起舞翩翩玩賞著月下清影,歸返月宮怎比得上在人間。
月兒轉過朱紅色的樓閣,低低地掛在雕花的窗戶上,照著沒有睡意的人(指詩人自己)
明月不該對人們有什麼怨恨吧,為何偏在人們離別時才圓呢?
人有悲歡離合的變遷,月有陰晴圓缺的轉換,
這種事自古來難以周全。
但願親人能平安健康,雖然相隔千里,也能共享這美好的月光。
【翻譯二】:
(丙辰年中秋之夜,歡暢痛飲到天亮,大醉,寫了這首詞,並以之懷念弟弟蘇轍)
明月什麼時候出現的?(我)端著酒杯問青天。不知道天上的神仙宮闕里,現在是什麼年代了。
我想乘著風回到天上(好像自己本來就是從天上下到人間來的,所以說“歸去”)
只怕玉石砌成的美麗月宮,在高空中經受不住寒冷(傳說月中宮殿叫廣寒宮)。
在浮想聯翩中,對月起舞,清影隨人,仿佛乘雲御風,置身天上,哪裡比得上在人間!
月光從朱紅色樓閣的一面轉到另一面,低低的灑在窗戶上,照著不眠之人。
明月不該有什麼怨恨,卻為何總在親人離別之時才圓?
水調歌頭水調歌頭

人有悲歡離合的變遷,月有陰晴圓缺的轉換,這種事自古來難以周全。
但願離人能平安健康,遠隔千里共享月色明媚皎然。
賞析
本詞是中秋望月懷人之作,表達了對胞弟蘇轍的無限懷念。詞人運用形象描繪手法,勾勒出一種皓月當空、美人千里、孤高曠遠的境界氛圍,把自己遣世獨立的意緒和往昔的神話傳說融合一處,在月的陰晴圓缺當中,滲進濃厚的哲學意味,可以說是一首將自然和社會高度契合的感喟作品。詞上片寫望月寄思,幻想遊仙於月宮。下片寫賞月後的體會與希望。詞人視月為有生命、有情感之友伴,既可感客觀存在自然之美,亦可領略人情之愛,達到物我交感,人月融一的境界,體現了極富人情味的美好願望。從月亮的轉移變化,盈虧圓缺,聯想到人生的悲歡離合,從而得出不應事事都求完美無缺的結論。全詞構思奇幻,豪放雋秀,以詠月為中心表達了遊仙“歸去”與直舞“人間”、離欲與入世的 盾和困惑,以及曠達自適,人生長久的樂觀枋度和美好願望,格富哲理與人情。立意高遠,構思新穎,意境清新如畫。最後以曠達情懷收束,是詞人情懷的自然流露。情韻兼勝,境界壯美,具有很高的審美價值。此詞全篇皆是佳句,因其意境優美,富於哲理,情感動人,而絕唱至今。

水調歌頭•送章德茂大卿使虜(陳亮)

不見南師久,謾說北群空。當場只手,畢竟還我萬夫雄。自笑堂堂漢使,得似洋洋河水,依舊只流東。且復穹廬拜,會向藁街逢。
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於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萬里腥膻如許,千古英靈安在?磅礴幾時通?胡運何須問,赫日自當中。
賞析
這首詞是作者在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送章德茂出使金國去祝賀萬春節(金主生日)所作,通篇洋溢著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和宋朝必勝的信心。
上闋對章德茂以熱情讚揚,激勵他為國爭光:
“不見南師久,謾說北群空。”雖然很久不見南方的軍隊出師北伐了,可不能說中原的人就沒有能征善戰的抗金將士了。
“當場只手,畢竟還我萬夫雄。”面對殘暴的敵人,畢竟還是你章德茂敢於勇往直前,獨當一面地表現出你氣壓萬夫的英雄本色。
“自笑堂堂漢使,得似洋洋河水,依舊只流東。”我很高興地看到你做為南宋的堂堂使節,恰如浩浩蕩蕩的向東流去的黃河一樣忠貞不渝,衝破一切阻力,為國爭光。
“且復穹廬拜,會向藁街逢。”。姑且再向金主朝拜一次,不久的將來,我們一定要征服他們,會叫他們的使臣來長安的藁街朝拜的。
下闋對一味媚敵稱臣,不思進取的南宋統治者進行猛烈抨擊,同時又滿懷豪情地激發人們的抗金鬥志,對抗金前途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廣大的中原地區,是唐堯建立的都城,是虞舜開闢的土地,是夏禹分封的神聖疆域。
“於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在這歷史悠久的國度里,總該有一個、半個恥於向金人屈辱稱臣的人啊!
“萬里腥膻如許,千古英靈安在,磅礴幾時通。”萬里河山竟被金人血腥踐踏了,千百年來的愛國志士的英雄豪氣在哪裡啊?浩大的抗金正氣什麼時候才能得以伸張?
“胡運何須問,赫日自當中。”金國統治者失敗的命運何須多問,宋朝必將中興!偉大的祖國有如一輪光輝燦爛的紅日,前途將無限光明。
在這首詞中作者表現出了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和誅滅金人的必勝信心。詞人以議論入詞,既酣暢淋漓,又形象可感。大義凜然,立意高遠,通篇瀰漫著充斥天地的浩然正氣,洋溢著樂觀主義的精神和昂揚向上的感召力量。

水調歌頭·游泳(毛澤東)

一九五六年六月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閒庭信步,今日得寬餘。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毛澤東手書水調歌頭毛澤東手書水調歌頭
賞析
毛澤東一生酷愛游泳,這是世人皆知的。1925年所作《沁園春.長沙》中的“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便是詩人青年時代奮勇進取、劈波斬浪的藝術寫照。毛澤東對長江也有著特殊的感情,繁忙的工作也難消除長江對他的魅力。他把浩瀚的長江比作天然的最好的游泳池,多次暢遊長江。本詞便是毛澤東1956年在武漢暢遊長江時的感興之作。
起句“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翻舊時民謠,組成流水對,娓娓敘來。先記寫巡視的行蹤和心情。這裡,“才”“又”兩個副詞一氣連貫,不僅是是時間的連貫和空間的轉換,也傳達出一種風塵僕僕巡視各地的興奮而又輕快的心情;“飲”“食”兩個生活細節相映成趣,顯得興致勃勃;“水”“魚”兩種富有特色的湘湖風物,寫來則親切如見,情意拳拳。三國時民謠“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反映了一種安土重遷的封建鄉土觀念和保守意識。毛澤東稍加改動,一反原意,讀來親切自然,意趣橫生。十個字,不但生動地交代了詩人自己南巡從長沙來到武漢的行蹤,而且透露了在日理萬機之中的滿懷豪情,抒發了對社會主義祖國無限深厚的感情。
接著,便以雄健的筆勢,轉入寫游泳。“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這既是對游泳的特定環境、空前壯舉和豪邁意志的描寫,更是一種心靈的呈現。兩句詞,萬里江天,上下映襯,橫渡縱目,情景交融。越是寫出長江之大,就越是顯示出詞人藐視天塹的恢宏氣度。
再三句,直抒游泳時的強烈感受:“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閒庭信步,今日得寬餘。”這裡補寫一筆大江景象,引出一個新奇的比喻,在動靜兩種環境的強烈對比中,用三層遞進式的議論,酣暢地表達了在中流擊浪前進的壯志豪情。前兩句寫游泳時的鎮定和從容,後一句則寫獲得“自由”後的欣喜。這是解脫束縛的暢快,是長久渴望的滿足,是俯仰自得的輕鬆,是駕馭風浪的喜悅。陳毅《冬夜雜詠.長江》曰:“有人雄古今,游泳渡長江,雲此得寬餘,宇宙莽蒼蒼。”正是為此詞作了腳註。“今日得不償失寬餘”是上片的感情基調,是對著次游泳的總括。正是在這樣的基礎上,引出了上片的結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毛澤東有著深厚的古典文學根底,因此他能夠非常熟練地掌握和運用古典詩詞的多種表現手法進行寫作。他不僅能將古人詩詞或其他韻文成句入詩詞,而且能以散文成句入詞。上二句便是毛澤東遊泳之際見長江逝水,聯想而及孔子之語,乃一字不易地截取了《論語.子罕》篇中的成句,賦予嶄新的意義,直接把中流搏擊風浪同社會發展的普遍規律聯繫起來。這裡既有對時光流逝的慨嘆,,又有對崢嶸歲月的懷念;既有對歷史的追溯,又有對自然規律的探究;既有對生命的感悟,又有對世事人生的思索;既有感情的憧憬,又是只爭朝夕、催人奮進的號角。總之,孔夫子這兩句話的妙用,如此妥貼自然,不著斧鑿痕跡,不僅加深了詞的意境,而且意味更加雋永,這在古人詩詞里也是十分罕見的。
詞的下片又回到了眼前的實景,自然展開了長江建設的“宏圖”。“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換頭三句,以“風”字起,緊接著前片意脈,矚目兩岸景色:將上是風吹千帆齊飛動,兩岸是龜蛇二山靜相望,進而轉寫中國人民在風浪滾滾的大江上,開始了實施全面改造長江的宏偉計畫。一“動”一“靜”,相映成趣。一“起”則聳然挺拔,發起新意,充分表現了今天中國人民建設祖國,改變山河的豪邁氣概。以下又由眼前景象引起了對未來景象的展望:“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前兩句,先就眼前最突出的大橋建設展開,寫正在付諸實施的部分宏圖。“飛”和“變”是寫實,也是預期。寥寥兩筆,不僅寫出了大橋興建的飛快速度,和即將見到的大橋凌空的雄偉形象,而且寫出了一橋貫通大江南北的歷史意義。“更立”三句,思緒遙遠,神遊三峽,一幅壯麗神奇的理想圖景在詞中展現出。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三國志.吳書.陸揩傳》記吳忘孫皓,要徙都武昌,陸凱上書諫阻,引童謠云: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寧還建業死,不止武昌居.原意是表示安土重遷.毛澤東詞句是從這首童謠前兩句點竄而成,意思是才離開長沙,又來到武昌.只用於說名行蹤;且有偉大祖國到處是名城,風物光華也到處可愛的意味。

朗誦節奏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中國詞牌名

詞牌名知識介紹

介紹詞牌名的來由、詞譜和其他一些相關知識。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