氓[漢語詞語]

氓[漢語詞語]
氓[漢語詞語]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氓,有兩義:一是漢語詞語,在古代多讀作méng,在現代多讀作máng;二是《詩經·衛風》篇名,敘述了一個女子從戀愛、結婚到被棄的過程,感情悲憤,態度決絕,深刻反映了當時社會男女不平等的婚姻制度對女子的壓迫和損害。雖屬敘事詩,但有強烈的感情色彩。敘述似乎是沿著事情的發展經過在安排,但寫得跌宕起伏,曲折多變。有初戀的期待,有迎取的歡樂,有遭虐待的痛苦,有被遺棄的悲哀,更有不堪加回首的嘆息。其中又暗用對比,前後的變化,男女主人公的性格。這種事態的變化,情感的變化,就是在詩中用語也表達了現來。

基本信息

基本信息

漢字:氓
異體字:甿
拼音:máng méng
注音:ㄇㄤˊ ㄇㄥˊ

字形結構

部首:氏
部首筆畫:4
總筆畫:8
康熙字典筆畫(氓:8;)
首尾分解查字:亡民(二聲wang二聲min)
漢字部件構造:亡民

編碼信息

五筆86:YNNA
五筆98:YNNA
倉頡:YVRVP
四角號碼:07747
UniCode:U+6C13
規範漢字編號:1226
筆順編號:41551515
筆順讀寫:捺橫折折橫折橫豎鉤橫斜鉤

原文

《詩經》
《氓》主旨:本篇是棄婦的怨詩詞。篇中自敘了這個女子從戀愛、結婚、受虐到被棄的過程,感情悲憤,態度決絕,深刻反映了當時社會男女不平等的婚姻制度對女子的壓迫和損害。特色:雖屬敘事詩,但有強烈的感情色彩。以對比手法刻劃人物性格。用了比興手法。
《氓》
詩經——《氓》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
匪來貿絲,來即我謀。
送子涉淇,至於頓丘。
匪我愆期,子無良媒。
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
不見復關,泣涕漣漣。
既見復關,載笑載言
爾卜爾筮,體無咎言
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
於嗟鳩兮,無食桑葚;
於嗟女兮,無與士耽。
士之耽兮,猶可說也;
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
自我徂爾,三歲食貧。
淇水湯湯,漸車帷裳
女也不爽,士貳其行。
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
夙興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於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
淇則有岸,隰則有泮。
總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注釋:

氓:民,指棄婦的丈夫。此處系追述婚前的情況。
蚩蚩:《毛傳》:“蚩蚩者,敦厚之貌。”《韓詩》蚩亦作嗤。嗤嗤,猶言笑嘻嘻。
布:布泉,貨幣。
貿:買。此句猶言持錢買絲。
匪:通作“非”。
即:就。這句說,來就我商量婚事。
淇:淇水,衛國的河流。
頓丘:本為高堆的通稱,後轉為地名。在淇水南。淇水又曲折流經其西方。
愆(qian,陰平)期,過期。愆,過。
將(qiang,陰平),願、請。
秋以為期:以秋為期。期,謂約定的婚期。
乘:登上。垝(gui,上聲)垣,已壞的牆。
復關:為此男子所居之地。一說,關,車廂。復關,指返回的車子。
漣漣:淚流貌。
載:猶言則。
爾:你。卜:用龜甲卜卦。筮:用蓍草占卦。
體:卦體、卦象。咎言,猶凶辭。猶言卜筮結果,幸無凶辭。
車:指迎婦的車。
賄:財物。指陪嫁。
沃若:沃然,肥澤貌。這句以桑葉肥澤,喻女子正在年輕美貌之時。一說,喻男子情意濃厚的時候。
於嗟兩句:於嗟,即吁嗟,嘆詞。鳩,鳥名。《毛傳》:“鳩,鶻鳩也。食桑葚過,則醉而傷其性。”此以鳩鳥卜可貪食桑葚,喻女子不可為愛情所迷。
耽:樂,歡愛。
黃:謂葉黃。隕,墮,落下。這句以桑葉黃落喻女子顏色已衰。一說,喻男子情意已衰。
徂爾:嫁往你家。徂,往。
三歲:泛指多年,不是實數。食貧,猶言過著貧苦的日子。
湯湯(讀若shang,陰平):水盛貌。
漸:漬,浸濕。幃裳:女子車上的布幔。
爽:過失,差錯。
貳:即“忒”的假借字。忒,差失,過錯。行,行為。這句連上句說,女子並無過失,是男子自己的行為有差忒
罔極:猶今言沒準兒,反覆無常。罔,無。極,中。
二三其德:言其行為再三反覆。
靡室勞矣:言不以操持家務為勞苦。靡:無,不。室,指室家之事,猶今所謂家務。
夙興夜寐,起早睡晚。夙,早。興,起,指起身。
靡有朝矣:言不止一日,日日如此。
言:句首語詞。遂,猶久。這兩句說,我在你家既已久了,你就對我粗暴,虐待我了。
咥(xi,去聲)然:大笑貌。
靜言思之,靜而思之。言:句中語詞。
躬:身。悼,傷。此句猶言獨自悲傷。
隰(xi,陽平):低濕之地。泮,同“畔”,邊沿。這句連上句說,淇尚有岸,隰尚有泮,而其夫卻行為放蕩,沒有拘束。
總角:結髮,謂男女未成年時。宴:安樂,歡樂。此女子當在未成年時即與男子相識。
晏晏:和柔貌。
旦旦:即怛怛,誠懇貌。旦為“怛”的假借字。
不思其反:不要構想這些誓言會被違反。此為當時男子表示自己始終不渝之詞。
反,指違反誓言的事。是,則。已,止,指愛情終止,婚姻生活結束。這兩句大意說,我是沒有想悼你會違反誓言,但我們的愛情卻就這樣地完了呀!

譯文

那個人老實忠厚,拿布來換絲。並不是真的來換絲,到我這來是商量婚事的。送你渡過淇水,直送到頓丘。不是我故意拖延時間,而是你沒有好媒人啊。請你不要生氣,把秋天訂為婚期吧。
登上那倒塌的牆,遙望那來的人。沒看見那來的人,眼淚簌簌地掉下來。終於看到了你,就又說又笑。你用龜板、蓍草占卦,沒有不吉利的預兆。你用車來接我,我帶上嫁妝嫁給你。
桑樹還沒落葉的時候,它的葉子新鮮潤澤。唉,斑鳩啊,不要貪吃桑葚!唉,姑娘呀,不要沉溺於男子的愛情中。男子沉溺在愛情里,還可以脫身。姑娘沉溺在愛情里,就無法擺脫了。
桑樹落葉的時候,它的葉子枯黃,紛紛掉落了。自從我嫁到你家,多年來忍受貧苦的生活。淇水波濤滾滾,水花打濕了車上的布幔。女子沒有什麼差錯,男子行為卻前後不一致了。男人的愛情沒有定準,他的感情一變再變。
多年來做你的妻子,家裡的勞苦活兒沒有不乾的,每天早起晚睡,沒有一天不是這樣。你的心愿滿足後,就兇惡起來。兄弟不了解我的處境,都譏笑我啊。靜下來想想,只能自己傷心。
原想同你白頭到老,但(現在)白頭到老的心愿讓我怨恨。淇水再寬總有個岸,低濕的窪地再大也有個邊(意思是什麼事物都有一定的限制,反襯男子的變化無常)。少年時一起愉快地玩耍,盡情地說笑。誓言是真摯誠懇的,沒想到你會變心。你違背誓言,不念舊情,那就算了吧!

賞析

《氓》是一首棄婦的詩,描寫了棄婦與負心男子從訂婚、迎取,又到遭受虐待、遺棄的經過,表達了棄婦對遭受虐待與遺棄的痛苦與悲哀, 同時也表達了她對“二三其德“的男子憤怒,儘管她也懷著對往事的無可奈何,但她對愛情與婚姻的忠貞又表現了堅決的抗議和”不思其反“的決心。詩的敘述似乎沿著事情的發展經過在安排,但寫得跌宕起伏,曲折多變。有初戀的期待,有迎取的歡樂,有遭虐待的痛苦,有被遺棄的悲哀,更有不堪加回首的嘆息。其中又暗用對比,前後的變化,男女認公的性格。這種事態的變化,情感的變化,就是在詩中用語也表達了現來。清人馬瑞辰在《毛詩傳箋通釋》中寫道:“氓為盲昧無知之稱。《詩》當與男子不相識之初則稱氓;約與婚姻則稱子,子者男子美稱也,嫁則稱士,士則夫也。”而且選作意象的事物,既比喻得貼切、生動,也在暗示著情感事態怕脈絡。初婚之時桑“其葉沃若”,遭遇遺棄之時,則“其黃而隕”。曲折其妙,情盡委曲,讀來自有神韻。

鑑賞

《衛風·氓》是一首距今2700餘年的民間歌謠,以一個女子之口,率真地述說了其情變經歷和深切體驗,是一幀情愛畫卷的鮮活寫照,也為後人留下了當時風俗民情的寶貴資料。觀照當今,仍有啟迪。
這裡先忽略詩中述說方式,只是品味詩中所述,將詩有“不及”的地方,略增描述,來粗線條地再現這位女子和“氓”的情愛經歷。
我和他從小在一起嬉戲玩耍,留下多少愉悅美好的回憶。後來,他們家搬到了很遠的復關,就再也沒有見到過他。
一天,他突然拿著布到我們家來換蠶絲。看到他憨笑的樣子,我知道他是以換絲為由頭來見我的。果然,他說這么些年來一直抹不去我的身影,希望我能嫁給他。我家種桑養蠶,他家繅絲織布,都是勤勞人家,他從小忠厚善良,正是我的意中人啊。可是,女孩子的羞澀,讓我不能直白地答應他。我說:“還早呢,過些時候再說吧。”
送他回家,一程又一程。見他悶悶不樂的樣子,真讓人心疼。我也顧不得矜持了,就告訴他:“不是我故意拖延時日,你要找個好的媒人來跟我家裡說呀。”看到他還是為難,就乾脆說:“看把你著急得!你容我做些婚嫁準備,到秋涼了來迎娶我吧。”
他這一來,喚起了我的情思。他走後,沒有一時不想念他。多少次,我登到高處眺望,期待他的到來,卻總是一次次地失望,一次次地落淚。
那天,他終於來了。我遠遠地跑過去接到他,說笑著一起回家。他又是龜板又是蓍草地占卦卜算,大吉大利,一切如願。還等什麼呢?我讓他趕快駕車來帶上我的嫁妝舉辦婚事。
婚後幾年,我沒有哪天不是早起晚睡,辛勤操勞家務,就是再苦也沒有怨言。我不知道我有什麼過錯,但他待我遠沒有從前那么好了。未嫁時信誓旦旦說要愛我一輩子,嫁過來才幾年就經常對我發脾氣。原想和他白頭到老啊,可這個樣子白頭到老又有什麼意思呢?
這種處境,我跟誰說啊。娘家兄弟不了解緣由,也只是譏笑我。靜下心來想想,只能暗自神傷。
既然他違背誓言不念舊情,這樣的婚姻就讓它終結吧!
這樣一首短短的夾雜抒情的敘事詩,將一個情愛故事表現得真切自然。詩中女子情深意篤,愛得坦蕩,愛得熱烈。即便婚後之怨,也是用心專深的折射。真真好一個善解人意、勤勞聰慧、果敢率真、通情明義的鮮明形象。在婚前,她懷著對氓熾熱的深情,勇敢地衝破了禮法的束縛,毅然和氓同居,這在當時來說,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按理說,婚後的生活應該是和睦美好的。但事與願違,她卻被氓當牛馬般使用,甚至被打被棄。原因就是當時婦女在社會上和家庭中都沒有地位,而只是的丈夫的附庸。這種政治、經濟的不平等決定了男女在婚姻關係上的不平等,使氓得以隨心所欲地玩弄、虐待婦女而不受制裁,有拋棄妻子解除婚約的權利。“始亂終棄”四字,正可概括氓對女子的罪惡行為。因此她雖曾勇敢地衝破過封建的桎梏,但她的命運,終於同那些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壓束下逆來順受的婦女命運,很不幸地異途同歸了。“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也,不可說也!”詩人滿腔憤懣地控訴了這社會的不平,使這詩的思想意義更加深化。詩中女主人公的慘痛經歷,可說是階級社會中千千萬萬受壓迫受損害的婦女命運的縮影,故能博得後世讀者的共鳴。
《氓》詩的結構,是和它的故事情節與作者敘述時激昂波動的情緒相適應的。全詩共六章,每章十句。但它並不像《詩經》其他各篇採用復沓的形式,而是依照人物命運發展的順序,自然地加以抒寫。它以賦為主,兼用比興。賦以敘事,興以抒情,比在於加強敘事和抒情的色彩。一、二兩章是追敘,第一章,敘述自己由初戀而定的。第二章,敘述自己陷入情網,衝破了媒妁之言的桎梏而與氓結婚。詩人敘述到這裡,情緒極度激昂,悲憤與悔恨交並,使敘述中斷。第三章,她對一群年青貌美的天真少女,現身說法地規勸她們不要沉醉於愛情,並指出男女不平等的現象。第四章,對氓的負心表示怨恨,她指出,這不是女人的差錯,而是氓的反覆無常。第五章,接著追敘,敘述她婚後的操勞、被虐和兄弟的譏笑而自傷不幸。第六章,敘述幼年彼此的友愛和今日的乖離,斥責氓的虛偽和欺騙,堅決表示和氓在感情上一刀兩斷。這些,都是作者的經歷、內心活動、感情變化的再現,結構嚴整,形成一首千古動人的詩篇。
這首詩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它最大的藝術成就在於塑造了兩個性格鮮明的人物。首先是棄婦的形象,她本是一個純潔、善良的美貌少女,詩中用“桑之未落,其葉沃若”形象地寫出了這位青春少女的形象。她愛過“氓”,並且對他一往情深,”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嫁給“氓”後,她幻想著”及爾偕老”,過上好日子,因而一心持家,承擔著繁重的家務勞動,直到“桑之落矣,其黃而隕”,失去了青春美貌,而此時,“氓”已變心,對她虐待“至於暴矣”!她孤苦無助卻被兄弟譏笑,心中的悲苦無人可以訴說。但不幸的遭遇鍛鍊了她堅強的性格,悔恨之餘,她採取了與“氓”決絕的態度,表現了她的反抗精神。這是一個既令人同情又令人佩服的棄婦形象。而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氓”的形象。他本是一個抱布換絲的小商販,憑著花言巧語博得少女對他的愛,而當他們結婚後,他去口把大量的勞動壓在妻子肩上,等到妻子失去了青春美貌,他又狠心地拋棄了她。“氓”的虛偽、薄情與棄婦的善良、痴情形成鮮明對比,具有很好的藝術效果。《詩經·衛風》
《氓》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
一位憨厚的男子笑嘻嘻帶著錢來買絲。
匪來貿絲,來即我謀。
他不是真的來買絲,到我這裡商量那婚事。
送子涉淇,至於頓丘。
我曾經送您渡過淇水,直至頓丘這個地方。
匪我愆期,子無良媒。
並非我想錯過婚期,只是您沒讓媒人來提親。
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希望您不要生氣,現在把秋季定為婚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
我曾登上倒塌的牆上,以為能夠看到您返回的車子。
不見復關,泣涕漣漣。
沒有看到你車子的返回,我的眼淚不斷的流著。
既見復關,載笑載言。
看到您的車已經返回了,我喜笑顏開。
爾卜爾筮,體無咎言。
你用龜甲卜卦又用蓍草占卦,卦體上沒有任何不吉利的言辭。
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用你迎娶的車來搬我的嫁妝吧。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
桑葉在沒有落的時候,它的葉子肥碩潤澤。
於嗟鳩兮,無食桑葚;
哎呀鶻鳩啊,不要吃太多的桑果,那樣會醉的。
於嗟女兮,無與士耽。
哎呀女子啊,不要太沉溺於男子,那樣會沖昏頭腦的。
士之耽兮,猶可說也;
男子沉溺於愛情還可以解脫出來。
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但女子沉溺於愛情就很難解脫出來了。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
桑葉落下的時候,葉子變黃了,紛紛的落了下來。
自我徂爾,三歲食貧。
自從我嫁入你家的時候,多年來就過著貧困的生活。
淇水湯湯,漸車帷裳。
淇水浪滾滔滔,浸濕我車上的布圍幔。
女也不爽,士貳其行。
這不是我的過錯,而是你錯誤的行為。
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你沒有準則反覆無常,你的言行前後不一。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
多年做你的妻子,不以操勞家務為苦。
夙興夜寐,靡有朝矣。
每日都是早起晚睡,沒有一日不是如此。
言既遂矣,至於暴矣。
我對你是言語順從,你卻對我粗暴無禮。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家中兄弟不知我的處境,見我回家放聲大笑。
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靜下來來好好的思考,只有獨自的傷悲。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
與你白頭偕老共同生活,老了更加怨痛。
淇則有岸,隰則有泮。
淇水還有岸,濕水也有邊,而我的痛苦卻沒有邊際。
總角之宴,言笑晏晏。
回想當初少年時多么快樂無憂,談吐多么和悅溫柔。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當初的清清楚楚的海誓山盟,沒有想到竟然違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不去想違背的誓言了,已經如此就算了吧!

文言知識

古今異義

至於,古義:到;今義:表示到達某種程度。
耽,古義:沉溺;今義:耽誤。
以為,古義:把……當作;今義:認為。
泣涕,古義:眼淚;今義:眼淚和鼻涕。
賄,古義:財物;今義:用財物賄賂。
宴,古義:快樂;今義:宴會。
三歲,古義:多年;今義:指年齡。

通假字

蚩蚩(氓之蚩蚩)通“嗤嗤”,笑嘻嘻的樣子。一說是忠厚老實的樣子[2]
匪(匪來貿絲)通“非”,不是
於(於嗟鳩兮)通“吁”,嘆詞,表感慨
無(將子無怒)通“毋”,不要
說(猶可說也)通“脫”,解脫
泮(隰則有泮)通“畔”,邊

詞類活用

黃(其黃而隕):變黃(名詞作動詞)
二三(二三其德):經常改變(數詞作動詞)
夙(夙興夜寐):在早上(名詞作狀語)
夜(夙興夜寐):在晚上(名詞作狀語)

句式

將子無怒,秋以為期.(賓語前置句)

漢語大字典

[①][méng]
[《廣韻》莫耕切,平耕,明。]
⑴民;百姓。
⑵指外地遷來之民。
⑶草野之民。
[②][máng]
見“流氓”。

康熙字典

【辰集下】【氏字部】 氓;康熙筆畫:8;
【唐韻】武庚切【正韻】眉庚切,??音盲。【說文】民也。【詩·衞風】氓之蚩蚩,抱布貿絲。【石經註疏】作甿。甿與氓通。【周禮·地官·遂人】凡治野以下劑致甿,以田裡安甿,以樂昏擾甿,以土宜敎甿稼穡,以興耡利甿,以時器勸甿,以彊予任甿。【鄭注】變民言甿,異外內也。甿猶懵。懵,無知貌也。又【旅師】凡新甿之治,皆聽之,使無征役。【注】新甿,謂新徙來者也。按此則氓本同甿,《長箋》以氓為民,為民田,分為二,非是。 又【集韻】謨耕切【韻會】謨盲切,音萌。義同。 又通作萌。【前漢·劉向傳】民萌何以戒勉。【注】萌,與甿同。 又【楊愼·經說】氓從亡從民。流亡之民也。引《周禮》新甿之治,註:新徙來者。按氓與民音別義同。從亡者,言民易散難聚,非專屬新徙之民而言。《周禮》註:新徙來者,釋新義,非釋甿義。遂人之安氓、敎氓,氓猶民也,非皆他國新徙之民謂之氓也。《孟子》受廛為氓,猶受廛為民,天下之民皆願為氓,猶皆願為民也。楊說迂泥。
考證:〔周禮注,新徙來者,釋新義,非釋義。〕謹按文義改甿。

說文解字

【卷十二】【民部】編號:8315
氓,[武庚切],民也。從民亡聲。讀若盲。

音韻參考

[廣 韻]:莫耕切,下平13耕,méng,梗開二平耕明
[平水韻]:下平八庚
[國 語]:máng,méng
[粵 語]:maang4man4mong4

英語翻譯

people;subjects;vassals

相關詞語

·邊氓·編氓·賓氓·蒼氓·蚩蚩氓·蚩氓·貙氓·邨氓·村氓·番氓·凡氓·畊氓·黑氓·飢氓·梨氓·流氓·流氓無產者

氓的書法

氓的書法氓的書法
氓的書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