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蟲[鱗翅目昆蟲的幼蟲]

毛毛蟲[鱗翅目昆蟲的幼蟲]

毛毛蟲一般指鱗翅目(蛾類和蝶類)昆蟲的幼蟲。具3對胸足,腹足和尾足大多為5對,有的幼蟲身上有很多有毒的剛毛,人碰到的話皮膚會紅腫。 色彩美麗,成蟲體肢和翅滿被鱗片和毛,故2對翅為鱗翅,且前翅大於後翅;虹吸式口器(原始的小翅蛾類上顎發達,為咀嚼式);觸角絲狀、雙櫛狀、櫛狀、棍棒狀等多型;複眼發達,單眼2個或無單眼。幼蟲蠕蟲狀,具3對胸足,腹足和尾足大多為5對。幼蟲體上生有剛毛,對剛毛的排列和命名稱毛序,在分類上有重要意義。約有112000種,包括蛾類和蝶類。有些可作魚餌、餵魚,經常活躍於樹葉,樹幹等地方,春天和夏天多.

基本信息

體形特徵

毛毛蟲 毛毛蟲

鱗翅目(Lepidoptera)是昆蟲綱中最常見的一目。色彩美麗,成蟲體肢和翅滿被鱗片和毛,故2對翅為鱗翅,且前翅大於後翅;虹吸式口器(原始的小翅蛾類上顎發達,為咀嚼式);觸角絲狀、雙櫛狀、櫛狀、棍棒狀等多型;複眼發達,單眼2個或無單眼。幼蟲也叫毛毛蟲,蠕蟲狀,具3對胸足,腹足和尾足大多為5對。幼蟲體上生有剛毛,對剛毛的排列和命名稱毛序,在分類上有重要意義。約有112000種,包括蛾類和蝶類。有些可作魚餌、餵魚。

頭部: 為下口式,口器為咀嚼式,有堅硬的牙齒,便於咬食各種植物; 頭殼硬化而色深,兩側各有 6隻黑點狀的眼睛。胸部: 有 3節,每節生有 1對強健的胸足,便於爬行和攀援。部分潛葉蛾的幼蟲因不需要爬行,導致胸足退化或消失。腹部: 通常 10節,每節兩側各生有 1個氣門,用於呼吸。腹足通常 5對,著生於第 3~6腹節及第 10腹節上( 彩圖 3) 。腹足有時減少或退化。

擬態

對行動遲緩,沒有翅膀的毛蟲來說,生存就是一場戰爭。然而幸運的是,這些聰明的爬行動物精通偽裝和防衛。研究人員發現,不同種類的毛蟲或蛹都帶有一對眼睛狀的標記,且顏色和形狀多種多樣,有圓的也有狹長的瞳孔形。這些各式各樣的圖案表明毛蟲們並沒有刻意針對某種掠食者進行擬態偽裝,以逃脫被捕食。

模仿高手:發出蛇的氣味

毛毛蟲 毛毛蟲

天敵偶然遇到一隻受到侵擾的Spicebu sh鳳蝶毛蟲時,它可能會認為自己遇到了一條蛇。這種毛毛蟲是模擬蛇的高手。除了假眼斑以外,它還有一對可以充氣,會發出臭味的鮮紅色觸角。這對觸角充氣後看起來很像蛇的舌頭,聞起來也像蛇的氣味。該圖片中的這隻黃色毛毛蟲比上圖中的綠色毛毛蟲更老一些,更接近蛹期(變成蝴蝶前的最後一步)。不久後它將尋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變成蛹,這時它的顏色會變成接近森林地面的顏色。

像枯葉的外表

四角天蛾看起來很像死樹葉。當其中一隻毛毛蟲躲藏在附近的死樹葉中時,它的天敵很難發現它。不過萬一被發現了,它還有其他對策。當它被打擾時,它會翹起尾部腹腳(尾部真腿的支撐結構,肥胖多肉)。然後拱起背部,像任何被激怒的四角天蛾的毛毛蟲一樣,不停地搖晃腦袋。

棕皮上的綠斑點

Sphecodina abbottii毛毛蟲利用棕色皮膚上的綠色斑點偽裝自己,當它趴在正在生長的成串葡萄上時,別人很難發現它。成年Sphecodina abbottii毛蟲分化成兩種顏色,一種像圖上這隻毛毛蟲的模仿葡萄的偽裝色,一種變成像樹皮一樣的棕色。除此以外,這種毛毛蟲還有其他防禦手段,例如假眼。當一隻成年Sphecodina abbottii毛蟲受到驚擾時,它會翹起尾部,用假眼“瞪著”進攻它的動物。如果這種“瞪視”無法嚇跑食肉動物,毛毛蟲還會發出刺耳的嘶嘶聲。

小心尾足

毛毛蟲[鱗翅目昆蟲的幼蟲] 毛毛蟲[鱗翅目昆蟲的幼蟲]

Furcula borealis毛蟲是模仿壞死的樹葉邊緣(這裡的細胞已經死亡,顏色變成棕色)的高手。但是,如果它的天敵以前曾領教過它的這種偽裝伎倆,Furcula borealis毛蟲會採用它的第二種防禦方法。它的兩個尾狀物(實際上是經過演變的尾足)會充氣;當它受到驚擾時,這種毛蟲會把尾狀物完全伸展開,顯示出亮白色和黑色末端,並會不斷前後左右地搖擺這些可笑的“流蘇”。

勝似抽象藝術

turbulent phosphila毛毛蟲 聚集在它們棲息的植物上。如果這群毛蟲受到天敵攻擊,它們會採取像《黑客帝國》三部曲里看到的一系列防禦措施。首先,這群身體上長著條紋的毛蟲會開始迅速爬動,用這種方法干擾入侵者的判斷。如果這種做法不管用,這些毛蟲會一躍而起跳入空中,懸掛在絲上的它們會不斷扭動身體。毫無疑問,這一做法非常引人注目,會把它們的天敵嚇跑。

好戰的姿勢

這種黃脖子毛蟲(Datana ministra)並沒因為與背景融為一體的問題感到太擔憂,它們非常大膽地擺出顯眼的防禦性姿勢。跟turbulent phosphila毛蟲一樣,這種毛蟲也很喜歡群居,它們經常會十幾隻或者數百隻聚在一起。當它們受到侵擾時,這些毛蟲會猛烈擺動身體,並會高高舉起巨大的頜。

另一種偽裝

Phaeoura quernaria毛蟲模擬樹枝的技術非常高超,甚至在它與樹的結合處竟沒有一點差異或陰影。它趴在嫩枝上,利用尾足之間的裝飾性毛毛達到上述效果。Phaeoura quernaria毛蟲的顏色、質感和結構,這一切使它能夠完美地與樹枝融為一體。

模仿樹葉

毛毛蟲 毛毛蟲

Nerice bidentata毛蟲只吃榆樹葉,它趴在葉子上,啃噬樹葉時,看起來就像被它吃掉的那半樹葉。這種毛蟲不吃其他植物,它們已經進化出這種非常獨特的偽裝方式。通過近距離研究發現,Nerice bidentata毛蟲的腹腳呈淡紫色,跟被咬爛的榆葉組織的色調非常相像。而且它腹部的結構也跟榆樹葉的雙齒邊緣非常協調。

在胡蘿蔔上築巢

黑鳳蝶毛蟲雖然這種毛蟲的顏色非常鮮艷,圖案也很醒目,但是當它置身在被陽光照射的胡蘿蔔葉中時,這種驚人的色調卻能起到保護色的作用。還不清楚它為何會有這種驚人外表,一些昆蟲學家指出,這種顏色可能是在模仿有毒的帝王毛蟲,或者在警告食肉動物,這種毛蟲的味道非常糟糕。黑鳳蝶毛蟲的其他防禦方法包括可以充氣的紅色觸角,這種毛蟲的觸角跟spicetail swallowtail的一樣,會釋放出難聞氣味。[1]

危害及防治

毛毛蟲中還有一種叫劇毒十二點,它的體內含有劇毒。這是一種生活在巴西南部的飛蛾幼蟲。儘管,我們對毛毛蟲的噁心模樣早就有心理準備,可是這種巴西毛毛蟲噁心的模樣還是嚇了我一跳。從它身上漂亮的保護色便可知道他的毒性也不容小視。據說每年都有許多人因這種毛毛蟲毒而死亡。但這種毛毛蟲的毒素也是一種非常好的抗凝血劑,可以用於突發事故傷口的處理。毛毛蟲掉到人身上,其眾多的刺毛接觸皮膚後可斷折,毛腔內的毒液便注入皮內,因毒毛的毛腔內充滿毒液可引起皮膚劇烈瘙癢與疼痛,有時痛得像被火燒一樣。被蟄傷的皮膚中心可有小丘疹,癢痛症狀可持續數小時或更久。毛毛蟲皮炎是在某一部位出現大小一致、且數量較多的紅色丘疹。

毛毛蟲分布很廣,各種樹木上多生有這種小毛蟲。到樹下納涼時應戴寬邊草帽或遮陽帽,穿長袖衣服,不要在有毛毛蟲的樹下停留。若不慎身上落有毛毛蟲,不要亂拍打,應輕輕抖動掉,皮膚上如沾有毒毛,可用醫用膠布把毒毛粘去。若一時找不到醫用膠布,可用透明膠紙代用。千萬不可抓撓或亂摸,否則會越發嚴重,身體局部就會出現極癢的紅疹,且會快速擴散,癢不堪言,嚴重時紅疹還會形成水皰。毒毛徹底清除乾淨後,在局部受傷的皮膚上塗抹皮炎平、膚輕鬆或爐甘石洗劑,每日可塗抹多次,並經常自行冰敷,兩個星期即可痊癒。癢痛劇烈者,或有全身症狀,或發生嚴重皮疹,可口服能止癢的克敏能、撲爾敏等抗組胺類藥物,重症患者需及時送醫院治療。如果全身有反應?如發熱、頭痛、腹痛等 ,應馬上送醫院搶救。

松毛蟲實驗

毛毛蟲 毛毛蟲

法國的法布爾做過一個著名的“松毛蟲"實驗”:這些松毛蟲有個跟隨的習慣,而且會邊走邊吐出一種絲,別的松毛蟲便沿著絲走。法布爾把松毛蟲放在花盤的邊緣上,首尾相接,圍成一圈,在花盤不遠的地方放著松毛蟲喜歡吃的和玩的東西,但是松毛蟲從一開始就只是跟隨前面的爬,一個接一個的爬,即使發現了食物,也有著對別的松毛蟲充分的信任,直到七八天以後,法布爾才將松毛蟲放走。(法布爾是著名昆蟲學家,出版著名《昆蟲記》)。

毛毛蟲變蝴蝶的觀察實驗

捉條蝶類毛毛蟲,放入玻璃瓶內,裡面放些嫩枝,青草,瓶口用紗布蓋住,紮緊。你將看到,蟲子拚命蠶食草葉。

不久,蟲子長的很肥,慢慢的身體表面變成綠色或棕色的硬殼,成為蛹,蛹不吃也不動,但在殼內發生著劇烈的體態變化。

幾天后,蛹變成了成蟲,蝴蝶就從裂開的蛹殼裡出來。這時它的翅膀是摺疊著的。你將紗布取下,把蝴蝶從瓶里放出,待它身子乾燥後就會展翅飛舞,在鮮花叢中遊戲。

成蟲完成產卵任務後便死去,卵經過發育又孵出毛毛蟲。

毛毛蟲的一生,要經過卵、幼蟲、蛹、成蟲四個階段。其中幼蟲階段對人類有害,要吃作物的葉子。但成蟲蝴蝶或蛾大多數卻能幫助植物傳播花粉,對人類也有益處。

毛毛蟲的腿多達數條分布在身體的左右兩側,常見血液的顏色有綠色及紅棕色,顏色不定。

新聞事件

常見毛毛蟲種類圖 常見毛毛蟲種類圖

美白的方法很多,可是吃毛毛蟲來“補蛋白”,達到美白的效果,還是頭一次聽說。但這么重口味的美白方法,真的有用嗎?據台灣媒體報導,崔佩儀、曾雅蘭日前上東森《現在才知道》談生活中的毒素,兩人都有吃到不新鮮海產而拉肚子的經驗,不過崔佩儀的故事比較嚇人,生蚝殼裡出現活生生的毛毛蟲,她一口將生蚝包著毛毛蟲吃下肚子,結果上吐下瀉,非常難受。

相關報導

吃芥末要感謝毛毛蟲 動物為創造調味品功不可沒

2015年07月14日09:32來源:《中國科學報》

毛毛蟲[鱗翅目昆蟲的幼蟲] 毛毛蟲[鱗翅目昆蟲的幼蟲]

圖片來源:昵圖網

下次當你在壽司上蘸青芥末或者在熱狗上塗黃芥末時,要感謝毛毛蟲。這聽起來有些搞笑,但這些小動物的確在創造調味品強烈刺激味道的過程中扮演了關鍵角色。

原來,芥末等調味品的口味是幾百萬年來植物和毛毛蟲生存格鬥的結果。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日前發表的一篇論文裡,科學家探索了毛毛蟲到底如何驅使植物製造出人類覺得美味的化學物質的。

論文的主要作者之一,美國密蘇里大學植物演化生物學家克里斯·皮雷解釋道,大約九千萬年前,今天的捲心菜、辣根、芥菜等蔬菜的祖先,為保護自己不被昆蟲吃掉,演化出一種防禦措施——製造一種叫作硫代葡萄糖苷的化合物。

“大多數蟲子吃下去就翻腸倒胃。”皮雷說,硫代葡萄糖苷是的芥子油的主要成分,姑且稱之為“芥子油炸彈”。毛毛蟲演化出一種蛋白質使它們能夠破解芥末油炸彈——它們“學會了吃芥末”而不生病,有了這個其他昆蟲都碰不得的新食物來源,更多的毛毛蟲學會如何化解芥子油“炸彈”這種新風味,進而演化為更多的物種。

那么,這和調味品都有什麼關係?人類碰巧覺得硫代葡萄糖苷是美味的。這些化合物有幾百種,並發出含有它們的植物的獨特氣味和風味。

芥子至少有兩個感官特性:燒和苦。具有“燒”的感官屬性的硫代葡萄糖苷在像芥末這樣的植物中發現,而那些“苦”屬性則在花椰菜等植物中發現。

“它們確實有助於提升整體風味。”里德說。雖然許多其他化合物有助於蘿蔔、花椰菜的風味,硫代葡萄糖苷提供了主調。

“你認為植物為什麼會有香料或根本有任何風味?這不是為了我們。”皮雷說,“他們是有功能的,所有這些風味都是通過演化得來的。”(盛夏整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