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鑑不遠

殷鑑不遠

殷鑑不遠(yīn jiàn bù yuǎn),指殷商子孫應以夏的滅亡為鑑戒。後泛指前人的教訓就在眼前。出自《詩經·大雅·盪》。

基本信息

解釋

殷鑑不遠殷鑑不遠
殷:指商朝後期;鑒:審查。指殷商子孫應以夏的滅亡為借戒。後泛指前人的教訓就在眼前。出自《詩經.大雅.盪篇》:「殷鑑不遠,在夏後之世」。這句詩揭示了一個歷史教訓,即夏代的滅亡,就是殷代的前車之鑑。一個強大的夏王朝,不僅有很長的歷史,而且是一個很大的國家。這樣一個國家,竟然在很短的時間內,被商湯的軍隊所推翻,這是一件大事,一件值得令人極其震驚的大事,甚至到東周時期,還能引起人們的震驚。孔子認為是:"桀暴其民甚,因而身殺國亡。"是古代思想家比較一致的看法,所以《管子-民篇》也說:「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韓詩外傳》總結說:「前車覆而後車不誡,是以後車覆也」。故殷可以鑒於夏,而周可以鑒於殷。意思是說前人的教訓就在眼前。 這也是一則活成語,現在常用。意思大體都明白,但是有人對“殷鑑”的理解不確,認為是指殷商亡國的教訓並不很遠。 這則成語出自詩經中的一首長詩《盪》。《盪》的最後兩句:“殷鑑不遠,在夏後之世!”周人稱夏為夏後氏。它的意思是說,可供殷商王朝借鑑的王朝覆滅的例子並不算遙遠,就是夏桀那一代。這首詩中還有兩句有名的話:“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意思是任何事情都有一個開頭,但很少能有一個好的結局。全詩是借周文王的話指斥商紂王來諷刺當時的周統治者夏朝是以治水有功於世的夏禹開始的,可是他的後代夏桀卻是一個荒淫暴君,於是商湯揭竿而起,就把夏朝給推翻了,建立了商朝,後因遷國都於殷這個地方,所以也稱殷商。商代政權傳到紂時,紂也是一個和夏桀一樣的荒淫暴君。當時作為商的西方諸侯之長的西伯周文王,就對殷紂王提出了誠懇的批評規勸,說殷商的歷史教訓不必向遠處去找,前代夏桀滅亡的例子就是。但是,殷紂王並沒有聽周文王的忠告,終於被周武王給推翻了。該成語告誡人們決不可忘記歷史的教訓。

例句

宋與金的歷史,對崇禎來說殷鑑不遠,而他絕不願在後代史書中被看成是懦弱的君主。★姚雪垠李自成》第二卷第三十二章
蔡東藩 《清史演義》第一回:“現在清朝二字,已成過去的歷史,中國河山,仍然照舊,要想易亂為治,須把清朝的興亡,細細考察,擇善而從,不善則改,古人說的‘殷鑑不遠’便是此意。”

同義詞

前車之鑑,後車之遠用法
作謂語、定語;泛指前人的教訓就在眼前

原文

孟子曰:“規矩(1),方圓之至(2)也;聖人,人倫(3)之至也。欲為君,盡君道;欲為臣,盡臣道。二者皆法(4)堯舜而已矣。不以舜之所以事(5)堯事君,不敬其君也;不以堯之所以治民治民,賊(6)其民也。孔子曰:‘道二,仁與不仁而已矣。’暴(7)其民,甚則身弒(8)國亡,不甚則身危國削。名之曰‘幽’、‘厲’(9),雖孝子慈孫,百世不能改也。《詩》云:‘殷鑑不遠,在夏後之世。’此之謂也。”

注釋

(1)規矩:規和矩本來是畫圓形和方形的兩種工具,引申為:一定的標準、法則和習慣。
(2)至:標準。
(3)人倫:古代以君臣、父子、夫妻、兄弟、朋友為五倫。
(4)法:學習,效法。
(5)事:侍奉,為……服務。
(6)賊:殘害。
(7)暴:暴虐。
(8)弒(shi):殺。古代以子殺父,臣殺君為“弒”。
(9)名之曰“幽”、“厲”:意思是那些不仁的國君死後,給他的諡號叫“幽”或“厲”。古代諡法有較為固定的字眼,“幽”、“厲”是極壞的諡號,如周幽王、周厲王。
(10) 殷:指殷商(11)鑒:鏡子(12)敬:崇拜,尊敬
(13)為:成為、做
(14)以:用
(15)治:治理

古文翻譯

孟子說:“圓規和直尺是方和圓的標準,聖人是君臣、父子、夫妻、兄弟、朋友的標準。想要成為君主,就要有作為君主的責任;想要成為臣子,就要盡臣子的責任。兩種人都只要學習堯和舜而已。不用舜服侍堯的態度和方法來服侍君主,便是對他君主的不尊敬;不用堯對待百姓的態度和方法來治理百姓,便是對百姓的殘害。孔子說:‘治理國家的方法有兩種,施行仁政和不施行仁政罷了。’君主暴虐百姓,厲害的自己會被殺,國家會被滅亡;不厲害的自己也會危險,國力會被削弱。死了的諡號叫做‘幽’,叫做‘厲’,縱使他有孝子順孫,經歷一百代也是更改不了的。《詩經》說:‘殷商有一面離它不遠的鏡子,就是前一代的夏朝’說的正是這個。 ”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