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中國民間傳說的鬼怪]

殭屍[中國民間傳說的鬼怪]

殭屍(Jiang Shi):顧名思義,僵硬的屍體。在民間傳說中,特指人類的屍體在死後,因為陰氣過重而變成的妖魔。由於近代影視的構想,往往會擁有超自然力量。殭屍屬中國民間傳說的鬼怪,源於中國明清民間傳說。與殭屍相似存在的外國鬼怪,有吸血鬼、喪屍等。在西方被戲稱“會跳躍的吸血鬼(Hopping Vampire)”。 殭屍電影的開山之作是香港著名演員林正英的《殭屍先生》,是家喻戶曉的經典電影。林正英自創演繹的殭屍系列影視,極大增強廣大民間觀眾對殭屍傳說的宣傳力度和印象,其中許多的經典構想影響了後人對殭屍這一靈幻怪物的認知。

基本信息

詳細介紹

電影《殭屍》海報 電影《殭屍》海報

殭屍即是跳屍。中國最初的殭屍都是因死不瞑目而怨氣聚喉,能吸收月亮陰氣。殭屍會因染上屍毒或墓地風水屬性,產生屍變。往後的版本混雜了西方吸血鬼元素,以爪為武器,以咬頸來吸血,他人被吸血或抓傷會被傳染屍毒,最終死亡成為另一隻殭屍。初感染屍毒者,可用糯米醫治。

殭屍通常全身僵硬,指甲發黑尖銳,有銳利犬齒,懼陽光。日間躲於棺木、洞穴之類潮濕陰暗的地方,入夜後出沒,以人血或家畜血液為食,對活物攻擊性強且力大無窮,跳躍前進時雙手向前伸。在影視里,對付殭屍的往往是茅山道士,常常使用茅山法術以及相關道具制敵,最具有代表的形象為林正英扮演的殭屍系列。

殭屍電影在1980年代的香港影業是很受歡迎的主題,而引起盛潮的始源應當是1985年林正英主演《殭屍先生》,它讓該題材在多年以來還仍經久不衰。在電影中,殭屍總是向前伸直手臂,一般以跳躍前進。用符貼在殭屍的前額可以讓殭屍睡著不動。遇到殭屍時要停止呼吸,還有殭屍的跳躍,殭屍的模樣,殭屍符,殭屍衣服等等經典情節不斷被相關作品引用。

殭屍作為妖怪的定義,可見於清朝袁枚的《子不語》以及同時期的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而在更早之前,中國古籍中對殭屍的解釋,只是單純的僵死之屍的意思;而旱魃為殭屍的這一說法,也和早期傳說有非常大的差距,有後世附會的嫌疑。早期古典文學中所描述的殭屍,與我們在現今影視中看到的跳屍完全不同,例如《西遊記》中孫悟空對白骨夫人真面目的解釋就是一個殭屍。

詞義

基本解釋

[zombie] 殭屍

詳細解釋

僵硬的死屍。也有形容話少面無表情、性格麻木的人,俗稱面癱、面無表情,且性格冷淡冷血。宋·梅堯臣《依韻和宋中道見寄》:“已甘老死填溝隍,殭屍闔棺猶目張。”亦以喻腐朽的事物。

殭屍在中國民間傳說中為一種復活死屍,長有白毛,跳躍行走,力大,其記載多見於《子不語》、《閱微草堂筆記》等小說。

在很久以前,殭屍出現在湖南湘西《湘西趕屍》被人民稱:湖南第一殭屍。

其他解釋

亦作“ 殭屍 ”。

1.謂人死而屍體僵臥

《吳子·圖國》:“故當敵而不進,無逮於義矣;殭屍而哀之,無逮於仁矣。”《史記·淮南衡山列傳》:“殭屍千里,流血頃畝。”

宋·洪邁《夷堅志補·沉烏盆》:“其後年齒浸高,生計日削……因大雪出外,死於城東,殭屍在地無殮。”

清·劉大櫆《乞公建義倉引》:“羸老孤幼,繼踵而死,殭屍草澤,骸骨相枕籍。”

佚名《山海經》:“又西一百九十里,有女屍曰,噬人也很嚇人。”

2.死屍

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渭水上》:“殭屍倚窟,枯骨尚全,惟無膚發而已……當是數百年遺骸矣。”

《西遊記》第二七回:“他是個潛靈作怪的殭屍,在此迷人敗本;被我打殺,他就現了本相。”

清·袁枚《子不語·鬼吹頭彎》:“格鬥良久,至雞鳴時,女身倒地,乃殭屍也。明日報官焚之,此怪遂絕。”

楊沫《北京的燈光》:“清晨的街頭,一具具凍餓而死的殭屍,是這樣觸目驚心。”

3.比喻僵死、腐朽的事物。

魯迅《墳·寫在<墳>的後面》:“後二類是不得已的調和派,只希圖多留幾天殭屍。”

4.常用來比喻某些事物已脫離了原本本質,但卻仍保留原來的面貌而繼續存在。

在西方,殭屍的英稱其實是 Jiang Shi,因為西方沒有對殭屍給出專門的外文名稱,對於中國的人名一般都用音譯。在中國,英文 Zombie一詞直接被漢譯為殭屍,結果與喪屍在英文名上混同。港產片的海外版,一般會用吸血鬼的英文名稱 Vampire來做題目,《殭屍先生(Mr .Vampire)》是例子,香港人為了區別兩者,有時會稱呼吸血鬼為吸血殭屍。

關於Zombie

英語單詞的Zombie特指喪屍。據說在文獻的最早記載是在1819年,巴西歷史上的詩人羅伯特‧騷塞(Robert Southey),他所指出的Zombie。而Zombie一詞,實際發源於西非的剛果土著語言,隨著黑奴貿易而流傳到加勒比地區,尤其是海地。海地的Zombie特指還魂屍,一種受巫毒影響的復生者。

據傳聞,在1910年代,是由在海地作戰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將此詞傳回美國,因而被世人所熟知。後來這個概念被著名喪屍電影導演喬治·A·羅梅羅借用並引用到《活死人之夜》早期黑白版本,使得喪屍形象廣為傳播,後世陸續出現了許多以喪屍為題材的電影。中文名的喪屍是源自香港,後來傳入大陸,《殭屍道長》第一季某集就出現了這個稱呼。

特性

進食方面

殭屍除了能吸收日月精華來補養身體之外,也可以像西方吸血鬼那樣向人吸血,人們認為殭屍吸血是為了吸取對方的血液作為食物。在殭屍片,吸血幾乎是影片內必有的情節。

最初傳統的殭屍其實並不吸血,直到港片《殭屍先生》中加入了吸血鬼的特徵之後,往後的殭屍片都是這種“東方吸血鬼”。

活動方面

殭屍只能在晚間出來,風水學殭屍屬陰,至陰之物。而光屬陽,至陽之物。陰陽不相容,殭屍也可以白天出來,茅山術士需要給殭屍下避光咒(見林正英電影)。

思想方面

殭屍雖然不能與人交流,但自身具備情感,不過一旦遇見活人,往往不經思索便襲擊。會有意識地向集結人口前往。自身可擁有智慧,卻極少情況下使用工具。當受到道術攻擊的傷害時,不知為何,能感覺到疼痛。

趕屍

殭屍[中國民間傳說的鬼怪] 殭屍[中國民間傳說的鬼怪]

殭屍 的傳說在湘西出現最頻繁,可能源於當地趕屍的傳說。湘西趕屍,又稱移靈,屬茅山術祝由科,發源於湘西沅陵、瀘溪、辰溪、漵浦四縣,在屍體未腐化時由術士趕回鄉安葬。趕屍的術士大約三五同行,有的用繩繫著屍體,每隔幾尺一個,然後額上貼黃紙符,另外的便打鑼響鈴開路,晝伏夜行。天光前投棧,揭起符紙,屍靠牆而立,到夜間繼續上路。

趕屍人另被稱為“趕屍匠”,他們所趕的屬於行屍。一般是在天亮之前,把屍體趕往義莊,或者固定的小店。屍體一般都披著寬大的黑色屍布,頭上戴著一個高筒氈帽,額上壓著幾張書著符的黃紙垂在臉上。這些披著黑色屍布的屍體前,有一個手執銅鑼的活人,他是一面敲打著手中的小陰鑼,一面領著這群屍體往前走的。他不打燈籠,手中搖著一個攝魂鈴,讓夜行人避開,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關起來。屍體若兩個以上,趕屍匠就用草繩將屍體一個一個串起來,每隔七八尺遠一個。

現代學說較傾向把湘西趕屍解釋為:為了要運送死者,前後兩趕屍者其實是以兩根長竹,穿過一排屍體衣袖以肩抬屍體,兩端再由壯漢像轎子一樣的扛起來,但由於趕屍者身穿黑衣夜行,途人便自然看不見趕屍者,以為有殭屍。而由於竹有彈性,趕屍者抬著屍體行走時屍體會上下擺動,故有殭屍伸直雙手跳躍的形象出現。晚上看起來就很像是一群人伸長雙手、直著膝蓋往前跳,趕屍的傳說也因此不脛而走。

也有另一種說法指出,這些跳屍實際是由人假冒的,因趕屍向來比較晦氣,人們只是遠遠的看著,所以看不清楚跳屍的樣子,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殭屍跳躍前行的說法。

趕屍者的工作方式也有另一種說法:因為某種原因,某人客死他鄉,但湘西習俗是哪的人死了屍體必須帶回家鄉安葬於祖墳。趕屍者的職責就是將屍體分割成很多塊,背在自己身上,徒步走到死者家鄉再行拼接成整屍安葬。為了不引人耳目,大都選擇在夜裡趕路。

清朝殭屍

清朝官服典範 清朝官服典範

出自於香港電影的殭屍形象,比較出名的有林正英的殭屍道長系列。此類殭屍身著清朝官員服飾,膝蓋僵直以跳躍前進,懼怕陽光只在夜間行動,吸食人血被咬者也會變成殭屍,可以通過道家的符文對其進行封印。

而其最顯著的特點為:它們都是瞎子,殭屍通過人的呼吸來定位目標,來感知獵物並追捕獵物,因此只要屏住呼吸,殭屍便無法將獵物找出來。

某些術士可以用指定的方法控制殭屍。若有心思不正的術士想報復別人,又不希望自己動手,就會讓被控制的殭屍幫自己實行。但是,殭屍本身就是極其危險的妖魔,若控制不當,出事的有可能是自己。

坊間還流傳著術士可以以煉屍的方式創造殭屍的事跡,類似於養鬼。例如傳說道教有太陰鍊形之法,屍體葬數百年,期滿便會復生。

種類

殭屍是受某種影響而變成的妖怪。據《子不語》及《閱微草堂筆記》所記載,殭屍還有三個別名: 移屍走影走屍。早期的殭屍不吃人肉,但也不吸血,後影視中,被國外的吸血鬼元素同化了。

屍變可由各種方式產生,染上屍毒、借生人的陽氣、風水問題、照到月光、黑貓經過、被惡靈等邪物附身、魂離魄留、被雷電擊中等等。《閱微草堂筆記》將屍體變成殭屍的原因分成兩項:新屍突變、葬久不腐。

《閱微草堂筆記》曾對殭屍的貌作出描述:“白毛遍體,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齒露唇外如利刃類接吻噓氣,血腥貫鼻。”

傳說有一種屍體稱作 蔭屍,算是屍體和殭屍之間的過渡形態,如果不趕快處理很快便會化為殭屍。屍體埋入即使過百年,也不會腐壞,並且屍體的毛髮、指甲會繼續生長。蔭屍可以在養屍地發現。科學指出,實際是因為死後人體的肌肉收縮,致使原本藏在肉中的毛髮和指甲部分顯露出來。

《續子不語》當中,提到了曾經有云南礦工遇土壓不得出,或數十年,或百年,為土金氣所養,身體不壞,化成 乾麂子

在文獻中提及了幾種死後未腐的屍體: 紫僵白僵黑僵綠僵毛僵飛僵。有類似殭屍,但僅存骨骸的三類屍體,被看作為〈骷髏三種〉: 游屍伏屍不化骨。還有一個起源不明的說法,指殭屍能成妖,變魃化犼。

紫僵,身體呈現紫色。死後身體呈紫色確實是存在的,不過不是恐怖片裡那樣的殭屍,只是一具屍體罷了。現代科學認為,身體呈紫色是因為中了一種毒素,血液被染成紫色死後蔓延到全身。

白僵黑僵,屍體的顏色呈白色或黑色,毛色也是同樣顏色。白殭屍的行動遲緩,非常容易對付,它極怕陽光,也怕火,怕水、怕雞、怕狗、甚至怕人。

綠僵,屍體散發出的屍氣和殭屍的身體為綠。和白僵、黑僵相比,跳躍極快,不怕人,不怕家畜,唯獨只怕陽光。

毛僵,屍體身上長出毛髮,是出了名的銅皮鐵骨,修為越高,身體越結實。行動敏捷,躍屋上樹,縱跳如飛,開始不畏懼凡火,甚至還不畏懼陽光。

飛僵,是修煉有成的千年殭屍,直隸安州出現過。飛僵可以擅長法術,身體不壞,因為這種殭屍能飛,所以稱之為飛僵。

不化骨,人死後身體某些部位因為精神灌注而使其部位屍骨不化,所謂精神灌注就比如扛米工人因為一直用肩膀出力,他死了之後可能其肩膀附近就都不會腐化,而肩膀不化的部位就叫做不化骨,而不化骨若是之後得了日月精氣就會作祟。

伏屍,千年不朽的屍體,無法移動,可以說是完整全屍的不化骨,久了之後得日月精華就會逐漸化為游屍。

游屍,會隨著月氣因時節移動,居無定所,久了之後更會化為飛行夜叉。

收服器物

陽光

極陽之氣,妖魔鬼怪,不敢侵犯,殭屍都不敢在白天出來。

鏡子

《本草綱目》有提:「鏡乃金水之精,內明外暗。」

桃枝、桃木劍

《荊楚歲時記》桃者,五行之精,能厭服邪氣,制御百鬼。

雞鳴

《子不語》:「鬼聞雞鳴即縮」。殭屍害怕陽光,聽到雞鳴,會以為白天來臨而逃竄。

棗核七枚

《子不語》:「棗核七枚,釘入屍脊背穴。」

火燒

為滅其屍身方法。

糯米

南方,在家裡死人的時候吃糯米以驅除邪氣。

墨斗線

一種木匠工具,用來在牆上畫直線。墨斗里的墨是用墨汁加的硃砂。

符咒

道家的符咒咒語。

黑狗血

純黑毛狗的血屬剛陽之性。專對付殭屍的極陰之性。

其他:

在一些古籍和小說中,都有提及到能對付殭屍的器物:

鏡子或八卦。《本草綱目》有提:“鏡乃金水之精,內明外暗。”

桃枝、桃木劍。《荊楚歲時記》:“桃者,五行之精,能厭服邪氣,制御百鬼。”

雞鳴。《子不語》:“鬼聞雞鳴即縮。”

棗核七枚。《子不語》:“棗核七枚,釘入屍脊背穴。”

掃帚

鈴鐺

易經

通書

墨斗線

石工錐

斧尺

糯米、米、米篩、赤豆

火燒。《子不語》:“放火燒之,嘖嘖之聲,血涌骨鳴。”

黑狗血

醋(閩東一帶收屍骨者說)

陽光或強光。殭屍就跟吸血鬼一樣,被陽光或強光照久了也會化成灰。

1.

鏡子或八卦。《本草綱目》有提:“鏡乃金水之精,內明外暗。”

2.

桃枝、桃木劍。《荊楚歲時記》:“桃者,五行之精,能厭服邪氣,制御百鬼。”

3.

雞鳴。《子不語》:“鬼聞雞鳴即縮。”

4.

棗核七枚。《子不語》:“棗核七枚,釘入屍脊背穴。”

5.

掃帚

6.

鈴鐺

7.

易經

8.

通書

9.

墨斗線

10.

石工錐

11.

斧尺

12.

糯米、米、米篩、赤豆

13.

火燒。《子不語》:“放火燒之,嘖嘖之聲,血涌骨鳴。”

14.

黑狗血

15.

醋(閩東一帶收屍骨者說)

16.

陽光或強光。殭屍就跟吸血鬼一樣,被陽光或強光照久了也會化成灰。

區別喪屍

喪屍和殭屍是很容易搞混的,尤其是一些主流的生化題材遊戲、電影,《生化危機》、《CS》、《植物大戰殭屍》,到了國內都被翻譯成殭屍。喪屍的英文是“Zombie”,西方文化里沒有東方的“殭屍”,同樣,東方文化里也沒有西方的“Zombie”。

“Zombie”指的是喪屍,也可以稱為活死人。西方是不會用“Zombie”來稱呼殭屍,他們是使用拼音“Jiang Shi”來稱呼。在日本,喪屍與殭屍的名字有明確區分,喪屍叫做“ゾンビ”,殭屍則叫“キョンシー”。

喪屍與殭屍的區別如下:

1:喪屍是活人變的,殭屍是死人變的。不過也有死人復生為喪屍的情況,例如電影《生化危機2》、《活死人歸來1-2》。殭屍可以通過用牙啃咬、用指甲抓撓、吐出怪氣等方式向人傳染屍毒,被感染的人會慢慢變成殭屍,所以也存在著由活人轉化而來的殭屍。

2:人類或屍體變成喪屍是受到某些原因而變成,例如:病毒或細菌感染、化學毒劑擴散、寄生體寄生、核輻射變異、藥物影響等等。一般定義,殭屍是死人受到屍變而變成,引發原因見上文,特徵是四肢僵硬、頭不低、眼不斜、腿不分、身軀不腐爛。

3:殭屍只吸血,喪屍則是吞下一切能找到的新鮮血肉。

4:殭屍可以控制吸血的欲望,喪屍則不能,它會不停的進食(殭屍與喪屍都對活人產生興趣,也有對其它動物感興趣的情況發生)。

5:一般來說喪屍是沒有智力的,這是和殭屍最明顯的區別,殭屍當中的一部分可擁有一個人類的智力。當然喪屍不是完全沒智力,某些作品的喪屍可具有生前的記憶,擁有一般人類智力甚至可以使用工具和駕駛載具,從而可以形成一支能用如槍械之類武器裝備的軍隊。殭屍一部分擁有正常人的智力。

6:殭屍往往都是鋼筋鐵骨,刀槍不入,水火難侵,免疫一切物理攻擊(《殭屍家族》的一個殭屍是例外),只有用桃木劍、糯米、黑狗血、符咒等東西才能消滅。普通喪屍是豆腐渣工程,動不動就支離破碎,爆頭是最快捷的消滅方法,不過有像《活死人歸來1》那樣必須用火燒才能消滅的。

7:殭屍不會進行二次變異,但喪屍會,《生化危機》世界觀的喪屍可進化為舔食者。

8:殭屍不會腐爛,喪屍會腐爛。

9:兩者的起源都來自迷信傳說,殭屍起源於湘西趕屍的跳屍,喪屍起源於海地巫毒的還魂屍。

10:殭屍一般都力大無窮,有的能用法術。普通喪屍基本沒什麼特點,但高級品種可具有特殊效果。

11:殭屍個人思想感情,並不是像喪屍那樣連痛覺也沒有。

當然,說到底殭屍和喪屍都是人們虛構出來的,現實中並不存在,沒有準確的定義,甚至不同作品中的殭屍和喪屍都是有不同設定。

殭屍片

殭屍片是描寫殭屍的電影或電視劇。殭屍片是香港電影的獨特類型,1980年代曾風靡港台並且波及到日本,華人觀眾熟悉的是香港拍的電影系列《靈幻道士》以及電視劇系列《殭屍道長》等。電影殭屍多以清代官服頂戴為主,是當時香港電影的一大特色。早期將殭屍的英稱翻譯為Vampire。

發展歷史 (內容很長,耐心閱讀)

一、靈幻功夫片開先河:

七金屍 七金屍

在20世紀80年代以前,香港驚悚鬼怪電影的發展緩慢,影片數量質量皆遠及不上喜劇、歌舞、武俠、功夫等類型片。至於殭屍片,更屬於被遺忘的題材,偶爾幾部如《殭屍復仇》也只是模仿西方片的簡陋之作,並未引起反響。而1979年劉家輝主演的《茅山殭屍拳》雖然用了趕屍為題材,但那只不過是個插曲,片中的殭屍也非真正的殭屍,影片則是宣揚著功夫精神。

倒是在1974年,邵氏電影公司與漢默電影公司合作拍攝了一部西方吸血鬼和本土“湘西趕屍”傳說的《七金屍》在當時頗受關注,影片由英國人執導,劉家良擔任動作設計,姜大衛、劉家榮等人聯合主演,可算得第一部東西結合的殭屍片。不過,可惜的是,邵氏公司對該片的宣傳攻勢雖強,但由於影片風格怪異,內容雜糅,東西兩方觀眾都不能接受,票房最終慘敗。並由此導致之後十年,香港鮮有人再敢碰殭屍題材!

鬼打鬼 鬼打鬼

到了80年代初期,以許鞍華、余允抗、于仁泰等新浪潮導演拍攝的《瘋劫》、《撞到正》、《凶榜》、《山狗》、《靈氣逼人》等驚悚鬼怪電影,運用先進的拍攝技巧、個性化的創作理念,營造出空前的恐怖氣氛,令本土觀眾耳目一新,叫好叫座,反應熱烈;與此同時,洪金寶融合功夫喜劇與鬼怪元素的《鬼打鬼》系列則開創了“靈幻功夫片”潮流,票房鼎盛,極受歡迎;至此,香港的驚悚鬼怪電影方才真正大行其道,其勢不衰。

低成本製作的“靈幻功夫片”大獲成功,使得洪金寶和他的寶禾公司嘗到了甜頭。繼《鬼打鬼》、《人嚇人》、《人嚇鬼》之後,洪金寶又開始嘗試將殭屍題材融入“靈幻功夫片”中,不過當時洪金寶等人對本土民俗傳說的殭屍顯然沒有信心,而是想借西風,70年代風行歐美的“吸血殭屍”吸引香港觀眾的眼球,因此,打算專門聘請了英國拍吸血鬼電影的高手設計造型及嚇人橋段,但後來洪金寶、劉觀偉、林正英等人經過一番仔細研究,發覺西洋吸血鬼的想法始終無法與他們的靈幻功夫融合,便放棄了這一做法。

恰在這時,于仁泰與許冠文拍出了一部《追鬼七雄》,影片向傳統民俗取經,借“趕屍”為噱頭,以鄭則仕、許冠英的趕屍道士大戰殭屍的情節製造笑料和緊張氣氛,雖不算特別成功,卻啟發了洪金寶、劉觀偉等人。於是,寶禾公司創作組轉而立足本土,深入挖掘民俗趣味,力求影片風格與《鬼打鬼》系列的“功夫·喜劇·靈幻”一脈相承,終於在1985年完成了香港殭屍片中具有開創意義的經典之作《殭屍先生》。

二、《殭屍先生》成濫觴:

殭屍先生 殭屍先生

“香港的殭屍電影只是功夫片的借屍還魂”——香港影評人此話確實一針見血。單拿《殭屍先生》來說,當年功夫片中最常見的民初背景、師徒關係、鬥趣情節都被編劇直接套用到影片中,有關“殭屍”和“茅山術”的具體細節則極具民間色彩,用糯米、墨線、桃木劍、黃紙符降制殭屍的民俗傳奇手法都被《殭屍先生》統統吸收,並被“九叔”林正英用極其專業的“茅山”手法一一施展開來。

殭屍的造型動作特徵同樣向民俗傳說取經:身著清朝官服,雙手伸直,雙足併攏如麻雀般一蹦一跳,以人之呼吸辨別方位(同理,人閉呼吸可避殭屍,這也是《殭屍先生》最令觀眾印象深刻之處,由此該片在台灣叫作《暫時停止呼吸》)。但即便如此,片中殭屍獠牙利爪,人被咬中吸血亦變殭屍仍然受到吸血鬼以及喪屍電影的啟發。

另外,《殭屍先生》中的“靈異怪類”也並非全是“殭屍”,尚有王小鳳扮演的女鬼色迷男子的情節,事實上《殭屍先生》以及以後的同類影片中也都有殭屍之外的鬼魂精怪出現,而香港的殭屍片在某種程度上本來就應屬於洪金寶開創的“靈幻功夫”片範疇,只不過可以獨立成章罷了。

《殭屍先生》於1985年底公映,觀眾趨之若鶩,票房狂收2000萬,列當年十大賣座影片第五位,引起巨大轟動。次年5月,寶禾主創為台灣片商又拍了一部《殭屍翻生》,影片將《殭屍先生》中的驚鴻一瞥的趕屍情節發揚光大。“湘西趕屍”的民俗傳說被加以改良在銀幕上蔚為奇觀:深山荒野之中,茅山法師前面搖鈴引路,後面蹦跳著一串頭貼黃紙符的殭屍,情景詭異新奇,令觀眾大為受落。而《殭屍翻生》則是影片最大的噱頭:被趕之行屍被施法變成恐怖殭屍,茅山師徒驚慌失措,手忙腳亂,刺激搞笑,盡顯黑色喜劇風格,自然取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

殭屍家族 殭屍家族

正因為《殭屍翻生》延續了《殭屍先生》的成功,才使得港台片商覺得有利可圖,掀起了爭拍殭屍片的熱潮。僅1986年下半年就有近10部跟風之作上映,其中較有名氣的有袁和平導演的《殭屍怕怕》、黃鷹導演的《茅山學堂》等。嚴格來說,這些影片雖然故事情節有所變化,但皆未跳出《殭屍先生》和《殭屍翻生》設定的茅山術斗惡殭屍的套路,儘管個別搞笑嚇人橋段襲自西方吸血鬼電影,整體卻仍是中國傳統民俗趣味的體現。—相比之下,洪家班的寶禾影業同年推出的另一部殭屍片《殭屍家族》,則積極向國外電影偷橋,不僅在當時香港殭屍片中獨樹一幟,更成功打入日本市場,受到熱烈歡迎。

說到《殭屍家族》與同期香港殭屍電影的最不同處是殭屍有了感情,殭屍原本被描繪成毫無人性知覺的怪物,而片中這三個殭屍因是父母與兒子的關係,自然舐犢情深。小殭屍誤落人間,與幾個小孩又有了深厚友情,玩些溫馨有趣的小把戲,明顯是抄自史蒂文·史匹柏《E.T》外星人故事,雖然只借了皮毛,殭屍倒也稍沾了些親情友情氣。不過,畢竟是嗜血殺戮的行屍走肉,最後一場殭屍大鬧繁華都市的重頭戲又借鑑了日本的怪獸電影的情節,香港觀眾看得離奇有趣,日本觀眾卻是親切熟悉。再加上具有超能力的小殭屍正合東洋文化口味,更使得《殭屍家族》在日本取得出人意料的成功,之後竟也出現了短暫的“殭屍熱潮”,恐怕這是香港電影人所沒有想到的。

三、跟風大戰殭屍爭王:

靈幻先生 靈幻先生

1987年是殭屍題材風頭正勁之時,寶禾影業雖然狠嘗了幾次“殭屍”的甜頭,卻沒有接著搶市,而是拍了一部《靈幻先生》。影片在大玩功夫、法術、鬼怪、魂精之餘,惟獨沒和殭屍沾邊,只涉及了另一類活人被術士施法控制的所謂“行屍”。不過,即便如此,片中呂方和小孩演的搗蛋鬼的服裝造型,仍然像足了日本觀眾喜歡的清朝殭屍。另外,同期的幾部喜劇片如《精裝追女仔2》、《福星闖江湖》中都加了扮殭屍嚇人的搞笑橋段,看來其時“殭屍”熱潮的影響力已不僅限於同類影片。

同樣在1987年,鄧光榮的“影之傑”電影公司製作了一部完全不同於寶禾公司開創的茅山道士施法的新型殭屍片《猛鬼差館》。該片由兩個在當年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負責劇本編寫和導演工作。其中一個叫做王家衛,另一人叫劉鎮偉,兩人合作的這部《猛鬼差館》雖然是當時最熱門的“殭屍”題材,卻並未淪為跟風之作,而是藉助流行拍檔喜劇模式,配合各式各樣中西鬼片的驚悚搞笑情節,拍成時裝版的警匪片、殭屍大鬥法的驚悚搞笑喜劇,與林正英民初背景的茅山殭屍片大異其趣。影片的“殭屍”也不再是清朝遺老,居然改為抗日時期在港自殺的日本大佐,而且仿效身披黑色斗篷的西方紅眼吸血鬼形象,至於片中主角們最初採用的對付殭屍的方法亦是用木樁釘入心臟和大蒜辟邪等降治吸血鬼的路數。

殭屍叔叔 殭屍叔叔

《猛鬼差館》上映後,觀眾對這種“土洋結合”的殭屍片倍感新鮮,票房自然輕易過千萬。劉、王嘗此甜頭,豈能罷休?1988年再次聯合編劇,以《猛鬼差館》原班人馬繼續打造時裝殭屍喜劇《猛鬼學堂》,上演了警察捉鬼部隊大戰殭屍猛鬼的瘋狂好戲,影片繼續向西方類型片借橋,同時又大膽創新,比如用放水放電消滅殭屍的方法,不僅本土茅山術中沒有,亦不見於西方的吸血殭屍片。

相較而言,與該片同年上映的《殭屍叔叔》卻仍體現了本土化的民俗傳奇,以前“寶禾”殭屍片中常見的搖鈴趕屍、師徒鬥趣,門派之別的惡作劇整蠱、茅山法術大斗清朝殭屍等等橋段皆被《殭屍叔叔》照單全收,並且拍得趣味盎然、娛樂性十足,再次延續了寶禾公司製作殭屍電影的票房神話。只可惜,它已是香港完全本土民俗趣味的“茅山殭屍片”的最後一次風光了。

四、殭屍片代言人:

一眉道人 一眉道人

在香港的殭屍電影中,許多影星都扮演過降妖伏魔的“茅山道長”,比如鍾發、陳友、鄭則仕、吳耀漢,甚至玩票的名作家倪匡等人。但若論最受歡迎、拍得最多的,則當屬林正英“一字眉、冷幽默、身手敏捷、連畫符念咒都有型有款”的茅山道長形象最是深入人心。而作為香港殭屍電影的代表人物,林正英對殭屍片這種令自己聲名鵲起的題材確實也情有獨鍾,為它付出了不少心血。

因此,當香港傳統的茅山殭屍片由於被眾多跟風之作反覆模仿毫無創新,以至漸漸失去觀眾時,林正英為避免香港殭屍電影黔驢技窮、自斷生路,拍攝的此類影片在力保不失本土民俗趣味之餘,亦開始積極將西方吸血鬼以及喪屍融入香港殭屍片中,他於1989年自導自演的《一眉道人》便是其“土洋結合”的最佳範本,該片不僅將民間“養鬼”之說改成“養屍”,道長與小殭屍居然情同父子、共同對敵!而且大膽引出西洋吸血殭屍,來一場中西大戰,影片最熱鬧新奇之處便是茅山術降不住西洋吸血鬼,一眉道人無奈之下用炸藥爆破,卻仍然不能奏效,最終竟是用泥沼困住吸血鬼,方才大功告成。

整部《一眉道人》搞笑刺激,茅山道長與基督教信徒的“雞同鴨講”、茅山術與吸血殭屍斗在一起的新奇效果皆令觀眾大為受落。影片上映後票房過千萬,雖因林正英不計成本、精益求精未能盈利,卻打開了香港電影人重新審視本土殭屍電影的思路。之後的1990年,本已山窮水盡的香港殭屍電影再度掀起創作熱潮,西風東漸之勢亦愈演愈烈。

打響1990年殭屍電影第一炮的,是與林正英共同出身洪家班的錢月笙、陳會毅,兩人合作的《捉鬼合家歡》名為“捉鬼”,實為“收藏殭屍”,鬼倒是有一個,卻是忠心耿耿的“鬼仆”。影片最有創意的地方是開篇用現代科學儀器給殭屍做實驗,本來很有搞頭,可惜沒有深入,最終只淪為一個小噱頭而已。

驅魔警察 驅魔警察

林正英在這年也拍出一部《驅魔警察》,從民初走向現代,沿襲了劉鎮偉《猛鬼差館》中警察拍檔與屍魔鬥法的模式,不過玩的仍是茅山術,算是茅山殭屍片與警察搭檔破案兩大類型片的綜合體。至於擅長中西混合的劉鎮偉,在稍後的《屍家重地》中,表面看來似乎向本土傳統殭屍片取經,並夾以盜墓情節,實質上卻是借殭屍題材調侃政治。影片中的千年殭屍居然是秦皇,而且仍如生前一般桀傲張狂。一群人在舞台上假扮荊軻、王昭君胡搞亂唱、意圖接近秦屍然後滅之的橋段,充滿戲謔,實是劉鎮偉喜劇風格的最佳體現!

其實,若論香港的殭屍片中將民俗傳統與吸血鬼結合得最為荒誕的,應首推陸劍明導演的《殭屍醫生》。影片從醫生林保怡在英格蘭與女吸血鬼陳雅倫在一夜風流時被咬,事後回港逐漸呈現吸血鬼症狀,如懼怕陽光、貪食患者鮮血、喜著黑色斗篷、晚上睡覺甚至如蝙蝠倒懸樑上等等,好在那女吸血鬼又運功將他治好。孰料此時吸血鬼伯爵聞訊趕到香港,於是眾人與其在醫院展開血戰,眼看不敵之際,林保怡等三名男醫生竟然被劉、關、張蜀漢三傑附身,最終戰敗吸血鬼伯爵。

無可否認,《屍家重地》與《殭屍醫生》的編劇都有信馬由韁的超強想像力,但如此單純為搞笑而搞笑的荒誕不經,觀眾似乎並不買賬。相比之下,倒是德寶電影公司製作的完全西洋化的吸血鬼電影《一咬OK》在1990年的幾部殭屍片中最受歡迎,林子祥所飾的吸血鬼李伯爵,身處歐洲古堡,身著黑色禮服,如西方哥特文學中的貴族吸血鬼一般優雅,影片情節亦是有吸血、有驚情,有惡鬥、有浪漫,頗得西方吸血鬼影片神韻,只是少了些恐怖的氣氛罷了。這與之前香港的殭屍電影只顧胡亂抄襲和盲目嫁接,卻從不理會西方吸血鬼與殭屍原來有本質不同的做法大相逕庭,可稱得上香港殭屍片向國際化靠攏的一次大膽嘗試。

五、殭屍片的絕境與變種:

儘管1990年香港殭屍電影的創作呈現出多元化格局,有的甚至完全放棄了本土茅山術的傳統套路,但總的來講,反映並不如人意。太多的粗製濫造使得觀眾對這類題材已經開始厭倦漠然,再加上王晶的賭片和稍後徐克的武俠片開始大行其道,電影片商聞風而動,都改拍賭片和武俠片去了,一時間當年極受歡迎的殭屍題材竟鮮有人再敢涉及。

殭屍道長 殭屍道長

而事實上,此時殭屍電影確實已積重難返,只剩下林正英獨撐大局,雖然又拍出如《非洲和尚》這等集茅山法術、異域風俗、喜劇名片《上帝也瘋狂》的非洲土著,以及善良的殭屍祖宗大戰非洲巨人等諸多精彩橋段的創意之作,但最終無力回天。因此,這之後的作品無論是回歸本土茅山殭屍片的《殭屍至尊》、《新殭屍先生》、《音樂殭屍》、《湘西屍王》,還是如效仿西方吸血鬼電影的《驅魔道長》、《一屋哨牙鬼》都不可避免殭屍片的沒落。等到了1993年,港台跟風武俠片的熱潮風起雲湧之時,香港的殭屍片卻徹底陷入絕境。

不過,俗語有云:百足之蟲,死而不僵。20世紀90年代中期,殭屍題材雖然在香港大銀幕上幾近絕跡,卻在電視螢屏上繼續“苟延殘喘”,而這依然要歸功於林正英的不離不棄。1995年至1997年,他與亞視合作拍攝的《殭屍道長》系列劇集,收視率非常理想,令他看到了體現本土民俗趣味的茅山殭屍片還是大有市場的。誰知就在林正英欲再接再厲、準備接拍《殭屍道長》第三部時,卻因肝癌於1997年病逝。這位平時素來低調的“老實人”的死訊一公布,香港電影界皆驚,痛惜之餘,不免哀嘆香港自《殭屍先生》以來創立的只用土法特技及功夫雜技便可營造驚人視覺效果並且黑色喜劇的茅山殭屍片,在林正英仙逝後恐怕真的要失傳了。

而在電視螢屏上,亞視在林正英死後,放棄製作傳統民俗的《殭屍道長》,轉而拍攝完全借鑑西方吸血殭屍家族體系的現代靈異劇《我和殭屍有個約會》,劇情則是中西合璧,主題較之以前完全娛樂性的殭屍片更有深意,講愛與拯救,再加上製作精良,表演出色,結果大受歡迎,連亞視的死對頭、無線電視台的老闆邵逸夫都大度地夸《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拍得好看呢。但儘管如此,該劇拍到第二部便開始收視下滑,並且這股“西風東漸”的殭屍題材也並未因此延伸到大銀幕上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