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時光

歡樂時光

講述五個兄弟姊妹的故事,[1]殉職警察的遺孀帶著孩子嫁給了鰥夫流氓,組成一個大家庭,然而就在夫婦意外去世時,家庭也隨之支離破碎。警察的孩子被帶走,由大姐背起養育弟妹的重責;而流氓的兒子跟最小的妹妹卻被送到孤兒院去,從此展開截然不同的人生。五個兄弟姊妹皆為個性不同的年輕人,因為上一代恩怨而發生情感糾葛。是一出有愛、有淚、有笑料、又有深刻情感的好戲,三位演技派當紅偶像宋承憲,李秉憲及全智賢真誠自然的演出,使本劇戲劇張力十足,飾演小妹徐允珠的全智賢更因演出本劇獲得韓國最佳新人獎。[1]。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徐燦珠、志碩、文珠三兄妹的父親為一名警察,因公殉職,因此母親改嫁,而改嫁的對象竟是一名流氓,流氓帶著自己的兒子泰豐和三兄妹成為了一家人,婚後生下了最小的孩子倫珠。
韓劇 劇情圖韓劇 劇情圖

由於流氓的背景使得燦珠和志碩(宋承憲飾演)十分排斥繼父及泰豐(李秉憲飾演),再加上奶奶和姑媽的不斷洗腦,燦珠十分恨母親。不久母親和繼父相繼死去,在一個夜晚,奶奶帶著燦珠、志碩、文珠三兄妹離開,只留下泰豐和倫珠兩人。不得已之下,泰豐倫珠被送進孤兒院,後來倫珠(全智賢飾演)被人給收養,兄妹兩人從此分開。十年過去了,泰豐成為了一名棒球手,他最大的願望就是找尋家人——燦珠姐姐和志碩及其兩個妹妹。
在分開的十年中,燦珠辛苦賺錢供養志碩和文珠,並培養志碩成為了檢察官,而泰豐和倫珠的事也成為了禁忌話題。而文珠卻十分不能諒解姊姊當初拋下年幼的倫珠和泰豐哥哥。因此十分叛逆。
文珠借了高利貸而被高利貸發現她的人,而在球場外開始追逐,但最後還是被抓到,最後只好到酒店上班還錢。志碩因公務到酒店抓嫌犯,此酒店正好是文珠上班的酒店,志碩發現後很生氣把文珠扣上手銬帶走。回家後志碼責備燦珠怎么管教文珠的,她怎會去酒店上班。
隔天燦珠就去酒店找文珠,文珠因為一直不諒解燦珠把她和大哥拆散,所以一直和燦珠不合,而燦珠一直說教,文珠一氣之下隨手抓了一個人強吻下去(那個人就是趙畢斗),然後說我就是那么隨便的人,燦珠氣的走掉了。
《歡樂時光》《歡樂時光》

在一場比賽中,泰豐奔回本壘的時候與教練相撞而腳骨折其教練手骨折,兩人雙雙住院,那教練原來是秀荷之父,秀荷(金荷娜飾演)來到醫院看父親,在醫院中庭因要幫小朋友將升上天的氣球撿回而與正也要幫小孩撿氣球的泰豐撞個正著,而與泰豐雙雙跌在草地上,這時泰豐就這樣對秀荷一見鍾情。
志碩來醫院探秀荷之父,而與泰豐相遇了,泰豐進而認出志碩乃是他的弟弟,高興的相認,但同時也知道秀荷的未婚夫是志碩也是自己的弟弟。志碩看到泰豐並不高興,因他認為他是不學無術的小混混,並要求泰豐不要再出現。兩人因秀荷的事和泰豐吵了起來甚至打了起來,決定公平競爭。志碩跟燦珠說他遇到泰豐,燦珠的反應比志碩更激烈,因她比志碩更不喜歡泰豐。
秀荷準備和志碩訂婚來到燦珠家拿戒指,此時泰豐正好來找燦珠,並想問其父母親葬在那裡,但卻被燦珠狠狠的羞辱之後給趕了出去,泰豐的心中十分難過,燦珠也留下傷心的淚水。秀荷知道後便帶泰豐到泰豐的父母墳墓,原本是很悲傷的氣氛的,但卻因秀荷弄錯墳墓讓泰豐哭錯對象,而轉化成爆笑的氣氛,就在這過程中泰豐把外套借給秀荷穿,而秀荷把訂婚戒指給泰豐看,完畢後秀荷隨手把戒指放入外套口袋了,就在分手的時候,秀荷把外套還給了泰豐。秀荷和志碩訂婚之際,秀荷找不到戒指也忘了在泰豐那兒,幸兒泰豐及時發現,將戒指送到。
趙畢斗第一天上班就找上文珠給他一個下馬威,叫她好好的賺錢還債。泰豐雖然遭到如此的對待,卻也得知文珠離開了家,在酒店上班,泰豐前往酒店尋找文珠,經過一番吵鬧之後,文珠終於和最敬愛的大哥泰豐相認了,泰豐並叫文珠不準再到酒店上班。文珠和燦珠大吵一架之後離開家而到酒店睡覺而發燒了,正好被趙畢斗發現而照顧文珠,感情正在慢慢的發芽中。
泰豐回到宿舍後,突然有人敲門,門一開原來是一個小男孩,小男孩自稱泰志,說媽媽嫁到國外,臨走前給他一張地址和姓名,說是這是他爸爸,於是他就來找泰豐了。泰豐只好帶著這個孩子搬出了學生宿舍。泰豐因生活太吵被房東給趕了出去,因不好意思麻煩朴河,就和泰志露宿街頭幾天,最後用錢幣的正、反面決定今天要睡外面還是去找燦珠姑媽,結果是去找燦珠。燦珠當然不歡迎泰豐一直把泰豐趕出去,泰豐叫泰志去用洗手閶而且要用久一點,而當泰志在洗手間時,泰豐被趕了出去,而泰志還留在燦珠家。
歡樂時光劇照歡樂時光劇照

當泰豐正到處尋找住處時,出現了一名球迷——智倫,智倫要求泰豐和她一起住,並為他準備了房間,泰豐在走投無路之下,也只好接受了智倫的安排,殊不知倫就是他尋找的小妹--倫珠。倫珠被人收養之後,時時掛念著泰豐,由於養父母打算移民國外,因此倫珠不願移民,並獨自留下尋找哥哥,拚命的打工賺錢,找到泰豐後,沒想到泰豐卻認不出她,傷心欲決的她只好以球迷身份留在哥哥身邊,期待哥哥有一天叫出她的名字--倫珠。
泰豐和智倫住在一起後,智倫十分照顧泰豐的生活起居,而泰豐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努力尋找倫珠的下落。
一天文珠到泰豐的住處拜訪,看著智倫的照片覺得和倫珠很像,泰豐回憶這段期間所發生的事,赫然發現智倫就是倫珠,接著在床下找到了一張一家人的全家福,更加證明了智倫就是倫珠。泰豐淚留滿面的到打工的地方尋找倫珠,卻沒有倫珠的身影,此時的倫珠在歌唱的比賽會場昏倒,送入醫院....
由於操勞過度,倫珠的腎臟出現了問題,需要移植,否則一輩子將靠著洗腎過日子,倫珠要求申燁不要告訴泰豐,因為他不要哥哥傷心...申燁雖是心疼卻也無可耐何,只能默默支持倫珠的決定。倫珠回到家後,因為一夜未歸而遭泰豐的一把掌,傷心的倫珠準備離去之時,泰豐叫出了她的名--倫珠,倫珠高興不已,和哥哥相擁而泣,她等這天等了好久....好久...
歡樂時光劇照歡樂時光劇照

在文珠和倫珠相認後,文珠決定和酒店的經理趙畢斗結婚,畢斗雖出身流氓,卻是真心的喜歡文珠,他時時跟在文珠身邊,就是怕酒店老闆會傷害文珠。文珠把她要結婚的事情告訴了志碩和燦珠,卻遭到他們的責罵,他們不願文珠和流氓在一起,就像他們的母親一樣...然而文珠卻希望能得到哥哥姊姊的祝福。
泰豐得知此事後,也十分反對,他心疼文珠,不願文珠下嫁。在文珠的婚禮上,除了倫珠之外,哥哥姊姊都沒來,在走上紅毯的那時,泰豐出現了,雖然他十分心疼,但卻不願文珠孤孤單單的結婚,他要以父親的身份,將文珠嫁出門,泰豐牽著文珠的手,泣著將文珠交給了趙畢斗,婚禮結束後,燦珠一個人來到了會場,看著空空的禮堂,心中有說不出的難過...而志碩也派人調查趙畢斗的背景。
秀荷和志碩相戀十年了,因此教練希望他們準備結婚,而兩人也覺得是時候了,歡喜的準備婚事。志碩在地檢署里有為大學同學--伊彩霖,彩霖為富家千金,也和志碩一樣成為一名檢察官,她十分喜歡志碩,在得知志碩即將結婚後,心中十分震撼。
由於姑媽的關係,使得志碩和燦珠欠下一大筆錢,由於無力償還,房子即將被拍賣,燦珠終日以淚洗面,志碩也十分煩惱,然而在面對秀荷時,志碩卻隱瞞了這件事,他不願秀荷為他擔心,因為這么多年來,他感冒,秀荷就會咳嗽,然後秀荷會不顧一切的照顧他,直到自己病倒為止...
伊采霖發現志碩的家要被拍賣了,跑去告訴志碩,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把房子借給了姑父去做貸款,另一邊燦珠也接到的法院寄來的信函。彩霖得知志碩的困難,便要志碩向她父親借錢,她父親有錢,為了自尊,志碩堅持不肯,於是彩霖找上了秀荷,要求秀荷說服志碩,秀荷在得知志碩隱瞞後,傷心的去找志碩,志碩只好將自己的苦衷說出,並決定向彩霖借錢,後來順利解決了。
但彩霖的父親之所以願意借錢給志碩,是因為彩霖向她父親謊稱志碩為其男友,她父親十分欣賞志碩,視志碩為未來的女婿。錢的事情過後,志碩的姑媽開始鄙視秀荷,積極促成志碩和彩霖,而彩霖也開始展開對志碩的追求,她喜歡志碩很久了,她相信他可以幫助志碩成為一個有錢有勢的人,志碩已經很累了,她的肩膀可以讓志碩依靠,她可以讓志碩飛翔,在經歷一段彩霖的猛烈追求後,志碩和秀荷的誤會日漸增加..
志碩真的很愛秀荷,但他真的累了..他需要一個可以幫助他的肩膀,而秀荷更是深愛著志碩,但她尊重志碩的決定,她相信這只是一場驟雨,過去了就會天晴,即使志碩要她開口留下他,他就會留下,秀荷仍然尊重志碩的決定,因為志碩真的累了...她要像一個棒球手一樣,比賽到最後。
在兩人經過一場生病後,志碩決定和秀荷分手,因為他對彩霖的有錢有勢動心了,他也不願再讓秀荷再痛苦下去了,兩人相擁的痛哭,雖然相愛,卻還是分手...分手後,秀荷十分痛苦,看到秀荷的傷心,泰豐也十分難過,他陪在秀荷身邊,希望能安慰她,而秀荷仍然十分悲傷。而志碩為了儘快忘了秀荷,也答應了和彩霖的婚事,並告訴彩霖,在他心中這一輩子他可能永遠只愛著秀荷,彩霖雖覺得自己可悲,但仍表示不在意。
倫珠終於倒下了,申燁也將事實告訴了泰豐和文珠,為了救倫珠,泰豐和文珠都去做了檢查,然而都不符合移植。泰豐唯有將希望放在燦珠和志碩的身上,便將他們約出來,準備將倫珠的事說出來,見到面後,燦珠十分不悅,然而倫珠的突然出現,卻讓燦珠的情緒忽然崩潰,她說她恨泰豐的父親,但更恨母親,她準備要向母親報仇時,母親卻死了,因為泰豐的父親,她和志碩小時候被同學瞧不起,所以她不要泰豐、也不要倫珠,救倫珠是她母親的責任,為什麼要她來負責,她要向母親報復。
志碩和燦珠離開後,泰豐和文珠十分難過,倫珠卻一點也不在意。志碩勸燦到醫院去做檢查,燦珠堅持不肯,志碩一人前去醫院,遇到了泰豐,泰豐向他道謝,志碩卻說,倫珠也是他的妹妹,而泰豐卻不是他的哥哥。燦珠掙扎萬分後,決定到醫院去,看到了倫珠正在洗腎,文珠見到了燦珠,便告訴燦珠若無法移植,倫珠一輩子什麼事都不能做,只能在這裡打針和洗腎。
燦珠聽了,十分心疼。檢查過後,只有燦珠可以移植給倫珠,手術前,倫珠告訴燦珠她很害怕,她是第一次做手術,希望燦珠可以著她的手,燦珠卻告訴她,不行!!因為我也是第一次動手術,我也很害怕,不如你來握住我的手。姊妹兩人緊緊的握住手,一起動手術。之後,手術便成功了。泰豐看到秀荷仍然那么傷心,便去找志碩,和志碩打了一架,他要把那個心中動搖的他給打醒,而志碩也還擊並說著泰豐不是喜歡秀荷嗎?他就可以和秀荷在一起了,而泰豐卻說,秀荷的心中只有你,能讓她快樂的只有你,之後兩人打的頭破血流,志碩離去奔往院,在燦珠床前,希望燦珠出院後能去看看秀荷,看秀荷過得好不好,燦珠告訴志碩,不管志碩做什麼決定她都尊重志碩,只要志碩覺得快樂,如果志碩還愛著秀荷,就去找她。
秀荷為了忘了志碩,一個人到鄉下去旅行了,但到了鄉下,她不但忘不了志碩,反而更加想志碩,便打了通電話給泰豐,泰豐立即衝到鄉下去陪她,而此時在志碩從教練那兒得知秀荷一個人去旅行後,也忍不住衝到鄉下去找秀荷,看到秀荷和泰豐有說有笑,志碩也只能獨自傷心..為了讓生活有目標,泰豐決定再一次接受棒球的考驗,並希望再考試那一天,秀荷能到場為他加油,秀荷答應
由於調查一個黑社會的案件,嫌疑犯開了一家酒店,而這間酒店就是趙畢斗所任職的酒店,酒店老闆得知志碩為畢斗老婆的哥哥後,便要畢斗請志碩來這吃飯,畢斗不疑有他,以為老闆想請志碩吃飯,於是出面邀請,事實上老闆已準備要好好修理志碩,志碩知道是老闆想找他談判,便獨自前往。而申燁(車太賢飾演)也剛好帶著泰豐到酒店去找畢斗,老闆和志碩談判後,志碩準備離去時,一大群人圍上,準備教訓一下志碩。
泰豐見到志碩有難,上前去幫忙,而申燁和畢斗也被老闆叫去教訓志碩,兩人反而和志碩一對付那一夥人,在混亂中,有人拿出刀子刺向志碩,泰豐見狀用身體去阻擋,志碩見到泰豐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傷,大發雷霆,衝上去教訓了那一群人,兩人被送往醫院,志碩因為泰豐看到受傷,因此上前報仇,反而受更重的傷,在救護車上,兩人似乎成了真正的兄弟了。
由於泰豐受的傷較輕,再加上泰豐的棒球考試,因此提早出院,在出院前,泰豐把彩霖找了出來,並要求她離開志碩,告訴彩霖志碩只愛秀荷一人,錢和權勢志碩未來可以自己去賺的,而和彩霖在一起,志碩卻會後悔一輩子,她如果真的愛志碩,就應該希望志碩能夠快樂,而彩霖也才知道泰豐對秀荷有特殊的情感,而泰豐卻希望秀荷能快樂。
畢斗和文珠到燦珠家裡去,文珠看到放在家裡的捧花,才知道姊姊有來參加她的婚禮,畢斗將自己辛苦多年的存款拿出來,交給燦珠希望能付倫珠的醫藥費,燦珠看到存款簿里都是一筆一筆小額存款的累積,十分感動,卻覺得無法接受,然而在畢鬥文珠的要求下,燦珠只好收下。在回家途中,文珠遇見了秀荷,畢斗在不知情之下,將志碩受傷之事說了出來,秀荷急忙趕往醫院。
在醫院的電梯門口,秀荷看到了彩霖,便猶豫的是否要去看志碩,但在焦急如焚的情況下,秀荷仍然到房門口偷看志碩。此時的志碩正準備告訴彩霖,他無法和她結婚,因為他很愛秀荷,如果和彩霖結婚他會後悔一輩子。
門外的秀荷,看到彩霖和志碩在一起後,便傷心離去...而此時的泰豐正在考試,不時向外望,等著秀荷來到,彩霖在聽完志碩的坦白後,決定放棄志碩,離去前告訴志碩剛才秀荷也來醫院了,志碩急忙衝出…在志碩趕到醫院大門後,秀荷已搭上計程車離去了。
秀荷到了體育館後,先是泰豐說抱歉,自己沒有來加油,接著告訴泰豐自己對志碩的傷有多擔心,志碩哥傷的重不重?要多久出院?說著竟流下了眼淚…看著傷心的秀荷,泰豐衝到醫院,從醫院將志碩帶至體育館,志碩在發現秀荷後,兩人淚眼汪汪,相擁而泣,志碩不斷說著對不起!!秀荷大聲哭泣...一旁的泰豐靜靜的笑著流淚…
接著,在秀荷的婚禮上,泰豐和燦珠姐一同擔任男方的家長,而志碩卻因公遲遲未到,等到志碩趕到後,西裝早已破爛不堪,泰豐因此將西裝和志碩交換,在志碩進會場前,志碩叫了聲大哥!!泰豐十分感動,最後一家人和美麗的新娘子拍全家福…
故事梗概
一個是以身殉職的警察的女兒,一個是三流的強盜,一個帶著沒了父親的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一個領著母親已不在的兒子,在世俗眼光的不屑中,兩個家庭合二為一,然而帶來的並不是殘缺後的幸福與美滿,而是兒女們對母親的誤解、敵視與仇恨。多年以後,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們得以見面,卻要幾經周折才能彼此相認,彼此接受,其間的無奈與坎坷,又怎一個哀怨了得?
這不僅僅是一個大家庭的親情故事,其中還交織著年輕人對愛情的執著與迷惘,面對金錢與身份地位的誘惑,愛情到底有多重呢?經歷了10年的風雨侵蝕與錘鍊,愛情是脆弱不堪還是日久彌堅呢?讓我們從這部小說里找到答案吧。

分集劇情

第1集

再婚的父母因事故突然過世,五兄弟姊妹(徐贊珠,徐泰楓,徐志石,徐文珠,徐允珠)因而各自分離。數年後…老二徐泰楓和其他兄弟姊妹失聯。在職棒二軍已待十年,希望有朝一日成為一軍,找回失散的姊姊,妹妹和弟弟。然而事與願違始終無法如願。老么徐允珠雖已找到大哥徐泰楓,但怕哥哥認不出自己,始終不敢相認,也因此痛苦不已。在一次警方的逮捕行動中,徐志石發現妹妹徐文珠竟然陪酒賣笑。顏面盡失的徐志石責備姊姊徐贊珠的管教不周,也因而加深文珠對姊姊的不滿。因比賽受傷和穗荷的爸爸一同住進醫院的泰楓。對穗荷一見鍾情誓言追求她。深怕夜長夢多的穗荷之父,急電穗荷的男友志石來醫院商討訂婚事宜。就這樣失散多年的兄弟終於見面了。

第2集

和志石相會的泰楓,前去尋找贊珠。見到泰楓的贊珠不但不高興,反而因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稱不上為一家人為由不歡迎他,因而連爸媽的墓地也不得而知。心地善良的穗荷不忍泰楓如此傷心,帶他尋找泰楓爸媽的墓地。卻陰錯陽差把訂婚戒指遺留在泰楓的夾克里。泰楓為了將訂婚戒指交給穗荷,而去了不歡迎他參加的訂婚儀式上。並在那得知文珠在夜總會工作的事實。泰楓趕到夜總會與妹妹文珠相認。另一方面,因為泰楓認不出自己而難過的小妹允珠,以自己為泰楓球迷的藉口,與泰楓正式見面了。某天,有個自稱是泰楓兒子的孩子泰志出現在泰楓居住的地方…

第3集

因為泰志的出現,泰楓的生活開始起了變化。文珠因泰志明年要上學,需要安定的生活環境為由,建議父子倆搬回家住。回到家的文珠雖然和贊珠商討泰楓的事宜。但贊珠卻以和自己沒有任何血緣的關係拒絕了,因此文珠憤而離家出走。贊珠三姊弟居住的房子,因為被姑父拿去抵押,而面臨了將要被法院拍賣的窘境。遭逢被球團解僱及被屋主趕出住處的泰楓和泰志,只好到贊珠姊家央求收留他們,但遭遇頑抗的拒絕。

第4集

被姑姑趕出贊珠姊家的泰楓,在得知文珠不在家後,趕到夜總會去找她。把僅存的154萬交出來為文珠贖身的泰楓,結果卻發現債務超過他的能力所及。得知房子即將被查封的志石,無法原諒輕易地將房子讓給姑父抵押的贊珠,也為自己不安定的生活叫屈。允珠因為泰楓失蹤而急著到處尋找,薄荷對允珠的動機,心存疑惑。準備帶泰志離開穗荷家的泰楓,被穗荷的父親責罵,並要求在沒有解決住處問題前,不得帶泰志離開

第5集

志石因堅持要把孩子帶走而被穗荷的父親責罵不成大器。面臨房子被查封的贊珠,為此對志石感到愧疚,而兩姊弟也對目前的困境不知所措。到處尋找允珠的文珠,得知允珠移民到澳洲的訊息,深感無奈。允珠替失去住處的泰楓準備了一個房間,而泰楓也在走投無路之下,開始的和允珠的共同生活。知道志石為金錢問題所苦的采琳,想要借她爸爸的財力伸出援手。

第6集

志石拒絕采琳的金錢協助後,采琳要志石認清楚目前所迫切需要的是什麼,志石為了姊姊和妹妹考慮辭去檢察官的工作,在旁為此感到惋惜的采琳見志石不肯接收金錢協助,於是找上了穗荷商量。發現家裡被法院查封的志石,決定放棄自尊心向采琳的爸爸求助。

第7集

穗荷和志石化解了誤會兩人重拾舊好,但穗荷告訴志石她心裡很不安,因為在意志石和采琳之間的事情,志石聽完穗荷的話之後感到既心疼又很無奈。就在兩人約好晚上出去約會時,采琳的父親突然出現在檢察廳,他向志石的長官說出志石和采琳是男女朋友,志石雖然很想辯駁,但采琳要求志石暫時不要把實情說出來,免得她父親會很難過。在陰錯陽差下志石被逼著跟采琳的父親吃晚餐,餐間采琳的父親要求兩人先訂婚。允珠對泰楓認不出自己感到非常難過,她對泰楓毫無怨言的付出,只求有一天泰楓能認出自己叫她一聲名字。文珠到允珠的住處找泰楓,文珠對允珠感到非常好奇,在房間裡看允珠照片時,掉出來一張舊照片。泰楓看到這張照片又想起和允珠相遇的種種情形,突然明白允珠就是自己苦尋多年的妹妹。

第8集

泰楓終於察覺到芝允就是自己苦尋多年的妹妹,他四處找允珠。但允珠卻因為昏倒了而送到醫院去,醫生向允珠宣布以後她要固定洗腎,建議她最好找家人來做檢查,建議她換腎。允珠拖著疲憊的心回到家時,苦後多時的泰楓終於叫出允珠的名字,兄妹倆感動的抱在一起痛哭。采琳對志石的追求愈來愈明顯。志石對采琳的熱情有點心動,但他覺得不能對不起默默為他付出的穗荷,他要求穗荷提早結婚,穗荷雖然很開心卻拒絕了志石的要求,她說希望成為志石的避風港,志石聽了非常感動。

第9集

泰楓和允珠相認之後打起精神想要負起一家之主的責任,他清晨陪允珠送報白天在球場做清潔的工作,但他對穗荷的關心卻不曾減少過。他看到采琳主動對志石投懷送抱,就攔住采琳嚴重的警告她:志石是有未婚妻的人,叫她不要打志石的主意,泰楓一心守護著穗荷。某天泰楓到贊珠家想告訴贊珠找到允珠的訊息,泰楓卻在贊珠家意外的看到采琳父親送志石的車子,他在心急之餘跑去告訴穗荷,穗河到志石家確認過後感到非常心痛,雖然想表現出無所謂可以理解的樣子,但對穗荷來說這是非常大的打擊。志石想要彌補對穗荷的傷害,在穗荷生日的時候想要好好補償她。沒想到臨時發生了一件重大的案子,志石不得已要趕去現場他只好跟穗荷說抱歉。文珠的還債期限已到,她卻沒有把錢還清,洪老闆交代畢斗把文珠賣到偏遠地方或小島去。畢斗怕洪老闆對文珠下手,所以寸步不離的守著文珠。文珠對畢斗的緊迫釘人感到厭煩,一直罵畢斗。畢斗在情急之下說出想要和文珠結婚的心意。

第10集

穗荷生日的時候,志石為了去抓毒販所以沒能幫她過生日。穗荷十分的難過,此時泰楓出現在她面前,穗荷因為心裡很難過要泰楓陪她去喝酒。在薄荷的居酒屋喝酒時,薄荷將泰楓愛慕穗荷的事情告訴穗荷,穗荷聽到很驚訝,但泰楓告訴穗荷要她放心,他雖然很愛穗荷但也非常愛志石這個弟弟,所以他已經把自己的感情整理好,只把穗荷當弟妹看待。采琳陪志石出任務時不小心受傷,志石突然很心疼采琳為他做的一切。志石漸漸的對采琳感到動心,他也十分討厭泰楓對穗荷的感情。志石的心漸漸動搖,且因為不知要如何面對穗荷,所以拒絕穗荷的約會。之後卻跑去赴采琳的約會…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職員表

角色介紹

◎徐泰楓---李秉憲飾
五兄弟姊妹中老二。流氓父親帶來的小孩。想法單純、急性子的棒球選手,雖然擁有才華但因努力和決心不足,始終無法脫離二軍,後來因傷被球團開除。一直努力尋找失散的手足下落。當知道自己一見鍾情的陳穗荷已是徐志石的女友時自動退出,選擇在一旁默默守護她。
◎徐志石---宋承憲飾
五兄弟姊妹中老三。檢察官。對於母親與流氓的再婚十分不滿,更在母親過世後,完全專心於學業及工作上。和陳穗荷是相戀很久的情侶,因尹采琳的介入感情生變。
◎陳穗荷---金荷娜飾
徐志石的女友。幼稚園老師。個性溫柔樂觀且善解人意。對相戀許久的徐志石一片痴情,即使相信徐志石,卻也因尹采琳的介入感到不安。
◎徐燦珠---趙敏秀飾
五兄弟姊妹中老大。經營漫畫租書店。十八歲起就放棄一切,代替去世的父母,擔起養育徐志石、徐文珠的重責。至今尚未結婚。個性比較內向,不擅長將關愛家人的心情表達出來。
◎徐文珠---姜成妍飾
五兄弟姊妹中老四,對當年徐贊珠姊姊丟下哥哥徐泰楓(異父異母),妹妹徐允珠(異父同母)不解而造成姊妹間的誤會,並發誓要找到徐泰楓和徐允珠。自學生起就被視為不良少女。是夜總會舞者。
◎徐允珠---全智賢飾
五兄弟姊妹中老么。和哥哥徐泰楓被送到孤兒院後,由其他人家收養,因此和徐泰楓失散。已獨立,凌晨送報紙,白天在冰淇淋店打工,晚上在俱樂部駐唱,是希望專攻音樂的準大學生。期待與哥哥姊姊的重逢,患有腎臟病。
◎趙畢斗---曹在顯飾
流氓,夜總會理事,十分愛錢,在遇到徐文珠後漸漸被她所吸引,發現世界上還有比錢更重要的人,因此幫助徐文珠脫離夜總會生活,終得美人歸。
◎車申燁---車太鉉飾
趙畢斗的跟班,偷偷暗戀著徐允珠,經常到徐允珠打工的冰淇淋店看她。
◎尹采琳---韓高恩飾
檢察官,徐志石的大學同學、同事兼好友,暗戀徐志石,並決心以雄厚的財力擄獲徐志石的心。
◎薄荷---孫賢周飾
徐泰楓從小在孤兒院的好朋友。經營一家小居酒屋。
◎穗荷之父---朴仁煥飾
陳穗荷的父親,也是徐泰楓球隊的教練。
◎姑姑---吳美燕飾
徐贊珠、徐志石、徐文珠親生父親的姐妹,個性愛慕虛榮,討厭徐泰楓。
◎徐泰志---尹正根飾
徐泰楓和前女友所生之子,個性早熟。

評價

《歡樂時光》+《藍色生死戀》突破韓國黃金劇場收視高峰紀錄。
五個兄弟姐妹為四個父母所生,有的天性活潑調皮、有人正義凜然、有人愛慕虛榮、有人任勞任怨、也有人天真純潔,五個個性不同的年輕人,因為上一代的恩怨而發生的情感糾葛。是一部有愛、有淚、有笑料、又有深刻情感的好戲,三位演技派當紅偶像宋承憲,李炳憲及全智賢真誠自然的演出,使本劇戲劇張力十足,飾演小妹徐倫珠的全智賢更因演出本劇獲得韓國最佳新人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