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榔西施[台灣特有的職業]

檳榔西施[台灣特有的職業]

檳榔西施是台灣特有的職業,桃園縣台4線省道旁的檳榔西施是一種在台灣特有的職業,是由穿著稀少、性感的年輕女性在路邊招攬並且販賣檳榔。

基本信息

歷史淵源

台中至台南高速公路旁的檳榔西施 台中至台南高速公路旁的檳榔西施

說到“檳榔西施”,還得先說說檳榔。台灣同胞歷來就有嚼檳榔的習慣,並且歷史悠久。在康熙年間首任台灣知府蔣毓英所修之《台灣府志·物產志》就有記載;乾隆年間台灣海防同知朱景英,記錄當時台灣流行檳榔的盛況:“啖檳榔者男女皆然,行臥不離口;啖之既久,唇齒皆黑,家日食不繼,惟此不可缺也。解紛者彼此送檳榔輒和好,款客者亦以此為敬”。

藥聖李時珍對檳榔的醫療功能概括為“醒能使之醉,醉能使之醒,飢能使之飽。”所以在台灣食檳榔由來以久,吃的人多了,檳榔種植早已形成了農副業的支柱產業,台灣地方政府,在上個世紀末曾經提出限制種植,也不提倡吃食檳榔,但遭到果農的抗議和反對。現在台灣食檳榔的人很普遍,被譽為“紅唇族”。在台灣考察期間,我多次問他們吃檳榔究竟有什麼好處,他們回答說有提神作用,其它的也說不上所以然,只是想吃而已。

“檳榔西施”最早出現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是檳榔經銷商為招攬顧客聘用年輕貌美的女孩子坐檯促銷檳榔的新招,被稱為“檳榔西施”。賣檳榔的小店就是一個小玻璃屋,它的面積小到幾平方米,大的十幾平方米,陳設也很簡單,一般只有一個冰櫃、一張桌子和一個高腳凳。我們所到之處沿途不時地看到那些玻璃小屋,“檳榔西施”坦露在玻璃店內,一頭染色的短髮顯得很張揚,穿著低胸的超短裙,濃妝艷抹,雖不能與西施媲美,但其艷麗亦在想像之中。

檳榔西施 檳榔西施

除了外形要有“可看性”外,一名合格的檳榔西施還必須掌握一定的專業技能,最主要的就是調製包裝檳榔。當地司機買檳榔時,她們會掏出一個小袋子,拿出一粒檳榔,熟練地用刀子切去頭尾,又打開一個類似化妝品的小盒子,用小刀剜出少許白泥膏,平攤在檳榔葉上。白泥膏實際上就是石灰一類的東西,可以降低檳榔的不良刺激。

2003年以前“檳榔西施”風靡全島,西施們越穿越少,給人的刺激原先只是停留在視覺上,後來逐漸演變成色情活動,但並非所有的檳榔西施都從事這種交易。然而不可否認的是,檳榔西施們穿的可是越來越少了。很多人上身只穿著胸罩,下面是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即便冬天也不例外,仍打扮出撩人的風姿,當地的行話叫做“清涼裝”。為招攬顧客,檳榔西施們也是花樣百出,各展奇招。有的只要你買她的檳榔,就免費奉送一段“艷舞”,更有甚者,不言而喻。

背景

檳榔西施 檳榔西施

檳榔(Areca catechu, LINN.)即檳榔樹的種子,與椰子同屬棕櫚科常綠喬木,主幹可長至廿公尺。“檳榔”一詞源於印度尼西亞語。檳榔原是重要藥用植物之一,可是近現代大部分都拿來充當提神的食品。

台灣地區嚼檳榔的風氣非常盛,保守估計台灣“紅唇族”(嗜嚼檳榔的人)每年花錢買此種俗稱“台灣口香糖”的金額,超過千億台幣。龐大的收益,根據農委會資料,種植檳榔的農戶,高達七萬戶,而檳榔也於1990年代之後,成為台灣最主要的經濟作物。不過,瘋狂種植檳榔的結果,對台灣的山坡地水土保持,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即使弊多於利,今嚼食檳榔仍為台灣極為普遍,且還由男性藍領的食用人口,擴展到白領,甚至女性。也因為消費產值甚高,販賣檳榔的小攤,充斥台灣大街小巷,最後因競爭激烈,終於衍生出以女性特徵來吸引消費者的“檳榔西施”文化。

定義

檳榔西施 檳榔西施

一般來說,檳榔西施泛指穿著暴露的販賣檳榔的女性。簡單,一般只有一個冰櫃、一張桌子和一個高腳凳。我們所到之處沿途不時地看到那些玻璃小屋,“檳榔西施”坦露在玻璃店內,一頭染色的短髮顯得很張揚,穿著低胸的超短裙,濃妝艷抹,雖不能與西子媲美,但其艷麗亦在想像之中。

台灣的檳榔攤,其主要的顧客組成為貨車司機,他們在長途開車時嚼食檳榔來幫助提神。有店鋪為了競爭檳榔所帶來的高利潤,以及獲取顧客們的注意,便聘請了穿著性感的女郎去助銷。其後更多同業效法,競爭越演越烈,賣檳榔的女孩們開始穿得越來越少。除此,少數檳榔西施以裸露,被客人上下其手的方式來吸引客群。這種特殊服務通常只有在顧客買一定數量的檳榔後才會提供。

新聞報導

檳榔西施顏如憶遭男警側摔,右眼瘀傷、左手四指擦傷。 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檳榔西施 檳榔西施

壯碩男警側摔壓制檳榔西施的畫面被路邊監視器拍到。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中國台灣網4月7日訊息 據台灣《蘋果日報》報導,台北縣一名80多公斤的壯碩男警,昨日見到一位檳榔西施穿清涼薄紗招呼客人,上前警告衣服穿得過少。因檳榔西施態度不好,警察一怒之下,竟對僅40多公斤的西施使出柔道側摔,將她摔得四腳朝天、多處瘀傷,然後戴上手銬載回警局。男警整個暴力執勤的過程都被路邊監視器錄下。檳榔西施昨日怒告警員傷害、執法過當,她氣憤地說:“人民保姆不是這樣當的吧!我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啊!”被警察施以柔道側摔的檳榔西施顏如憶(19歲),身高160厘米、體重40多公斤,她遭170多厘米、80多公斤的台北縣中和二分局員山派出所警員欒丞(37歲)側摔,造成右眼瘀傷、左手四指與雙足擦傷,欒丞則是左手掌虎口有撕裂傷,雙方互控傷害罪,由於顏如憶另涉妨害公務罪,被移送地檢署偵辦。

社會評價

檳榔西施 檳榔西施

檳榔西施的盛行在台灣引發了一定的社會問題,很多年輕女孩子特別嚮往這種工作,不用乾什麼活,就能掙很多錢。據說,仍有不少女學生一放學就立刻換上性感的衣服,當起“檳榔西施”。因此,很多人要求取締檳榔店,但也有人反對,認為檳榔西施只要沒有越軌行為,就屬正當打工。不管怎么說,如果 “西施”們過分了,傷風敗俗是認同的,台灣青少年問題的專家十分擔憂的指出,這樣的現象將給青少年的成長帶來不可估量的惡劣影響。台灣當局警方在早些時候對檳榔西施進行了整頓,警方與她們簽訂“八不準”公約,規定檳榔西施不穿丁字褲;不露三點;不露屁股;不做放蕩姿勢;不穿透明內衣、內褲等具體行為。

隨著《檳榔西施》電影的上映,我們也能看見曾經與我們處於平行世界的事物或事件正在一點點的與大眾交融,在接觸前帶來的誤解和偏見正在一點點溶解,如果說西施是以自己的高貴的靈魂永生在嚮往美的人心中,那么如檳榔西施的灰色職業,這是對現代人文社會建設成果的檢驗,是排斥和誤解還是接納和理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