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蓮亭

楊蓮亭

楊蓮亭,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中的人物,心計叵測,下手狠毒。本是日月神教中職位較低的小人物,由於楊蓮亭"身形魁梧,滿臉虬髯,形貌極為雄健威武",頗有男子氣概並且魅力出眾,使得自宮成不男不女後的東方不敗愛上了他,特此提拔成了總管。 東方不敗可是非同小可的人物。雖然他在《笑傲江湖》中出場甚晚,卻是早聞其名。僅其名字就了不起,就連蠻橫的定逸師太也對弟子儀琳說,不要提起這名字。可以說,叫一聲東方不敗,可以止得小兒啼哭。任我行是何許人物,自認天下誰也不在眼下,可心裡最佩服的三個人中,東方不敗竟占首位。 楊蓮亭假借東方威名,肆意興廢大將,胡作非為,控制神教。但他對東方不敗的感情倒是真心實意的,並且為了讓東方不敗專心作戰,甘願忍受手指被剁之苦,竟然不發一聲,以防止東方不敗分神。 在天下的情場上,做了一件更令人迷惑不解的事,一個大好男兒,竟成了紅粉;一個武林第一大教的教主,竟自甘妾婦服侍他人。

基本信息

人物特徵

楊蓮亭 楊蓮亭

楊蓮亭是個貪心自私的人物,假借東方威名,肆意興廢大將,胡作非為,控制教內。但他對東方不敗的感情倒是真心實意的,並且為了讓東方不敗專心作戰,甘願忍受手指被剁之苦,竟然不發一聲,以防止東方不敗分神。最終,楊蓮亭間接死於任我行之手,任我行也在盛怒之下將東方不敗的屍首推出,砸在楊蓮亭身上,導致兩人頭部受到重擊相撞,東方不敗後與楊蓮亭相擁而死。

人物情節

東方不敗

東方不敗可是非同小可的人物。雖然他在《笑傲江湖》中出場甚晚,卻是早聞其名。僅其名字就了不起,就連蠻橫的定逸師太也對弟子儀琳說,不要提起這名字。可以說,叫一聲東方不敗,可以止得小兒啼哭。任我行是何許人物,自認天下誰也不在眼下,可心裡最佩服的三個人中,東方不敗竟占首位。

茅威濤版東方不敗 茅威濤版東方不敗

就這么個令天下武林豪傑聞名色變的人物,在天下的情場上,做了一件更令人迷惑不解的事,一個大好男兒,竟成了紅粉;一個武林第一大教的教主,竟自甘妾婦服侍他人。

東方不敗一出場就令人驚絕,只見他坐在一張梳妝檯旁,身穿紅衣衫,左手拿著一個繡花繃架,右手持著一枚繡花針,竟在刺繡。

更叫人詫異的是他對楊蓮亭的關心與愛憐,這段文字也不可不細讀:“蓮弟,你.……你……怎么了?是給他打傷了嗎?”撲到楊蓮亭身旁,把他抱了起來,輕輕放在床上。東方不敗臉上一副愛憐無限的神情,連問:“疼得厲害嗎?”又道:“只是斷了腿骨,不要緊的,你放心好啦,我立刻給你接好。”慢慢給他除了鞋襪,拉過熏得噴香的繡被,蓋在他身上,便似一個賢淑的妻子服侍丈夫一般。

豈止“似”,東方不敗可與金大俠筆下所有賢淑的痴情的溫柔的好妻子相比,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且是一個情有獨鍾,情有所系的旦角,若不是他極關心楊蓮亭,也不會分心,也不一定就輸給與之相鬥的眾高手。東方不敗輸在一個“情”上,也證明了他有情。

霍建華版楊蓮亭 霍建華版楊蓮亭

東方不敗不但有情,還有見識,就連一個真正的女人恐怕也說不出來這番話。他對盈盈說道:“我一直很羨慕你,一個人生而為女子,已比臭男子幸運百倍,何況你這般千嬌百媚,青春年少。我若得能和你易地而處,別說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就算是皇帝老子,我也不做。”

有女人說:“做女人難,做女人累”,這見識比東方不敗差遠了。有女人說:“做女人真好,下輩子還做女人”,這也比不上東方不敗說得透徹和果斷。

只是讓一個男子說出這話,透著詭氣。

楊蓮亭全然不會武功,卻在日月教里說一不二,大權獨握;論心智,他恐怕不是上上。細究起來,恐怕他得力於他的相貌了。

他的相貌是身形魁梧,滿臉虬髯,形貌極為雄健威武。這在已是女子心態的東方不敗心目中是極男性的男子。那么東方不敗的武功就成了楊蓮亭的護法,東方不敗的權力也就成了楊蓮亭的手中之物,就像一個千金小姐一旦心許窮書生,這個窮書生時來運轉,要什麼就有什麼了。

說起來,楊蓮亭這個男人當得也不窩囊,敢對東方不敗吆五喝六,完全一副當家丈夫的架式,倒也叫人不敢小視。

從繡房到成德殿

楊蓮亭大權獨攬,對此,任盈盈反感而且難以理解,令狐沖則笑稱楊蓮亭是東方不敗的男寵,但是,任我行的看法與二人不同,因為任我行明白楊蓮亭獨攬的大權是東方不敗給的,而當時東方不敗重用楊蓮亭和當年自己重用東方不敗的道理差不多。

當年,只是風雷堂長老座下一名副香主的東方不敗,得到任我行的破格提拔,連年升職,這是為什麼?或者說任我行為什麼要如此重用東方不敗?

因為當時任我行要花大量的時間、精力克服“吸星大法”的不足,在這個過程中,身為教主的任我行就難以拿出足夠的時間、精力處理日月神教教務,於是,任我行就需要有人為他分擔教務。

任我行不把這個任務交給當時日月神教內部位高權重的資深人員的原因再清楚不過了:雖然這類人員處理教務會容易上手,很快能夠輕車熟路,但是,這類人員本身已經位高權重,再長期替代教主處理教務就會在短時間內進一步膨脹權勢,任我行就有被架空的危險。

所以,當時任我行要重用地位相對低下,資歷相對有限的東方不敗,因為,這樣的東方不敗就算有野心也需要長時間積累權勢。

這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

當時任我行想排除一批異己,而這批異己正是任我行曾經的親信。這並沒有什麼可奇怪的。曾經的親信因為和任我行共過患難,為任我行出過力,所以,可以想像,這些人在任我行面前會更囂張、更跋扈,甚至還會對任我行構成威脅,而任我行要駕馭這些人也就更麻煩,於是,任我行也就更想搞定這些人。但是,這些人在日月神教內部權勢顯赫,沒有太大的過錯的話,任我行想通過正常的渠道搞定這些人很難。

那就要通過非正常的渠道,這個“非正常的渠道”就是傳說中的“忠良被奸臣陷害”,於是,任我行就讓東方不敗來為他扮演這個“陷害忠良”的“奸臣”角色。

後來,在說起當年東方不敗排除異己的時候,任我行感慨萬千,問題在於,當年東方不敗排除異己的過程不是一朝一夕,而是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在此期間,難道任我行真的難以控制東方不敗了嗎?

道理很簡單,東方不敗所排除的那些異己正是任我行想要排除的異己,東方不敗服從的是任我行的意志。或者說,東方不敗是任我行用來調整日月神教內部權力格局的工具,當任我行的目的達到的時候,東方不敗的路也就走得差不多了。

所以,大肆排除異己恰恰是東方不敗應該做的事情,因為這就是任我行重用東方不敗的重要原因,於是,東方不敗越是排除異己,任我行就越重用東方不敗。東方不敗當然明白這一點,但是,東方不敗不是沒有頭腦的傻子,也明白當異己排除得差不多了的時候將會發生什麼。所以,東方不敗排除異己不但是為了獲得任我行的重用,更是為了篡權鋪路。因為東方不敗明白,從得到任我行的重用,為他排除第一個異己開始,就難以退出這場權力的陰謀,不想黯然收場的話,就要篡權。所以,就算是任我行把《葵花寶典》給了東方不敗,東方不敗還是要發難,就是這個道理。

東方不敗能夠清楚地明白任我行的意圖,但是,又能夠當局而不迷,後來,任我行說他第一佩服的是東方不敗,很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人物經歷

東方不敗當上教主之後,一來是因為修煉《葵花寶典》,二來也是想要排除異己,於是,就像當年任我行重用東方不敗那樣,東方不敗也重用楊蓮亭。

東方不敗親手殺童百熊,給童百熊的罪名是得罪了楊蓮亭,還說是要殺童百熊的是楊蓮亭,這當然是一個藉口。如果當時東方不敗真的糊塗到了這樣的地步,又怎么能夠只憑楊蓮亭的一句話就明白任我行等人來了?

真正想要童百熊命的當然是東方不敗。童百熊對東方不敗有過大恩,而且還為東方不敗坐穩教主的位置立過大功,但是,這也就是東方不敗要殺童百熊的原因。道理很簡單,在這樣的下屬面前,東方不敗怎么可能有威信?東方不敗搞不定童百熊,又怎么能真正搞定別的下屬?

換句話說,憑著對東方不敗的大恩和為東方不敗立下的大功,在當時的日月神教內部,童百熊的威信已經能夠威脅到東方不敗。所以,甚至到了身為階下囚的時候,童百熊還能夠對楊蓮亭嗤之以鼻,對東方不敗以兄弟相稱。當時童百熊對楊蓮亭和東方不敗的態度決不是臨死前的故作姿態,而是發自內心的自信,因為童百熊覺得自己有這樣的資格。

據任我行說,楊蓮亭排除異己,日月神教內部反響極大,甚至出現了想要造反的勢頭。在當時的情況下,局面的穩定與否取決於童百熊等人的態度,而不是什麼教中嚴規。正是因為童百熊等人還不想造東方不敗的反,所以,楊蓮亭還能夠發號施令。

童百熊的威信如此之高,於是,東方不敗對於這樣的威信可能產生的威脅也就更在意,所以,東方不敗更要殺童百熊而甘心。

任我行豈會不知?

任我行找童百熊與其說是想拉童百熊入伙,倒不如說是為了進一步離間東方不敗與童百熊之間的關係,送給東方不敗一個殺童百熊的理由。任我行想要看到的是因為東方不敗殺童百熊而引起的更加混亂的局面。

童百熊也有他自己的打算。童百熊同意與任我行見面目的是想向東方不敗施加壓力,讓東方不敗意識到重用楊蓮亭所引起的危害。否則的話,當時楊蓮亭正在全力搜捕任我行,童百熊大可以和楊蓮亭暫時合作。

當然,東方不敗重用楊蓮亭並不能和任我行重用東方不敗完全等同。

東方不敗重用楊蓮亭還有心態原因。仔細體會,東方不敗其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一把手心態。東方不敗有一種依附性。

當年,東方不敗能夠當上教主應該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東方不敗卻留了任我行的命,良心沒有完全泯滅不失為是一個解釋,僅僅是這樣嗎?

東方不敗自稱初當教主的時候是意氣風發,到了後來修習《葵花寶典》,才慢慢獲得了新的領悟。

然後,楊蓮亭進入了東方不敗的繡房。

東方不敗對楊蓮亭恭順的態度應該不是裝腔作勢,而是有著真實的情感。

可以這樣解釋,東方不敗本來並不想當教主,但是,當明白任我行的意圖之後,為了活命,不得不當教主,當上教主之後,原來的威脅暫時消除了,但是,依附性的心態卻讓東方不敗對當教主興趣大減,留著任我行的命很可能就是滿足這種心態,就是製造一種前任教主還在,還可以依附的狀態。甚至可以說,東方不敗對楊蓮亭的態度就是東方不敗對任我行的態度的放大,這是一種複雜而曖昧的心態。

對於東方不敗的這種心態,楊蓮亭也是心知肚明,所以,他敢對東方不敗有放肆的態度。但是,楊蓮亭對於自己在日月神教內部的地位也不是沒有清醒的認識,所以,任我行脫困後,楊蓮亭非常在意。楊蓮亭明白日月神教內部存在一股反對自己的勢力,而脫困後的任我行會成為這股勢力的外援,因為這股勢力就算不與任我行聯繫,也會以此作為反對自己的藉口,進而採取行動,童百熊就是代表。

所以,楊蓮亭要全力圍捕任我行,這樣不但能夠鞏固自己的地位,還能夠樹立自己的威信,從賈布不惜得罪任盈盈也要謀害令狐衝來看,賈布很可能是楊蓮亭的親信,是楊蓮亭派出來圍捕任我行的主要人員。

楊蓮亭從繡房走到成德殿,東方不敗卻從成德殿走到繡房。成德殿上肅穆森嚴,楊蓮亭發號施令,繡房裡花團錦簇,東方不敗安心刺繡。成德殿與繡房一明一暗,一表一里,一虛一實,於是,日月神教內部風雲變幻。

中國古代政治制度的發展不也是這樣的嗎?

從丞相負責的一相制到中書門下群相制再到軍機大臣制,從制度的角度看,朝堂文武大臣的權力逐漸分散、削弱,內宮君王侍臣的權力逐漸集中、加強。於是,“成德殿”越來越形同虛設,而“繡房”越來越暗藏玄機,在童百熊式的大臣和楊蓮亭式的侍臣的權力較量中,雙方勝負成敗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在專制政治中,權力私有,不受制約,得之制人,失之制於人,制人者生,制於人者死,就是這么簡單,就是這么殘酷。所以,對於身在專制政治中的君王來說,保住權力比發展國家更重要。於是,相對於安邦定國的文武大臣,君王更願意信任貼心可靠的身邊的人。退居“繡房”,讓身邊的“楊蓮亭”來到“成德殿”架空“童百熊”,當“楊蓮亭”逐漸成為另一個“童百熊”的時候,再讓另一個“楊蓮亭”取而代之,這就是中國古代君王的南面之術。

東方不敗對於任我行的脫困似乎並不如何在意,甚至容忍任我行進入繡房,這很可能意味著東方不敗想通過親自出手重新樹立威信。所以,如果東方不敗能夠贏得繡房之戰的話,楊蓮亭的路很可能也就走得差不多了,因為童百熊已經不在了,這就說明東方不敗的異己已經排除得差不多了,接下來楊蓮亭與東方不敗之間的矛盾就會逐漸激化,那么,童百熊的下場也就是楊蓮亭的下場。

從楊蓮亭到童百熊再到楊蓮亭,這就是專制政治的權力運作方式,伴隨而來的是一次又一次的陰謀與殺戮。於是,在專制政治中,人逐漸成為權力的奴僕,在權力面前,人失去的是尊嚴和生命。所以,用民主政治取代專制政治,這是人經過生存還是毀滅的思考之後進行的清醒選擇。

影視形象

年份飾演者出自版本
1984 談泉慶 香港無線電視劇《笑傲江湖》
1985 夏威 台灣台視電視劇《笑傲江湖》
1996 李耀敬 香港無線電視劇《笑傲江湖》
2000 李志希 台灣中視電視劇《笑傲江湖》
2001 牛寶軍 內地電視劇《笑傲江湖》
2013霍建華內地電視劇《笑傲江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