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嬰安全島

棄嬰安全島

嬰兒安全島,是兒童福利機構保護棄嬰生存權利的一次嘗試與探索。建立“棄嬰安全島”的目的是為防止棄嬰在野外受到不良環境侵害、延長嬰兒存活期,作為棄嬰接收設施和臨時庇護場所。棄嬰島設在兒童福利機構門口,島內設有嬰兒保溫箱、延時報警裝置、空調和兒童床等。島內接收嬰兒後,延時報警裝置會在5至10分鐘後提醒福利院工作人員到島內察看棄兒,儘快將嬰兒轉入醫院救治或轉入福利院院內安置。 棄嬰安全島的贊同者們認為,設立棄嬰島提高了棄嬰的存活率,保障了棄嬰的生命安全,體現了社會進步;質疑者則認為,設立棄嬰島是對遺棄行為的變相縱容和鼓勵,與法律禁止棄嬰的要求不一致。 中國第一個棄嬰島於2011年6月1日在河北省石家莊市社會福利院設立。2013年7月,民政部在總結地方經驗的基礎上,下發《民政部辦公廳關於轉發中國兒童福利和收養中心開展“嬰兒安全島”試點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各地根據實際情況開展棄嬰島試點工作。目前,山東、河北、天津、內蒙古、黑龍江、江蘇、福建等省區市已建成數十個棄嬰島並投入使用。

設定背景

棄嬰安全島 棄嬰安全島

“嬰兒安全島”實際上是一間收容被遺棄嬰兒的小屋,設定目的是避免嬰兒被遺棄後其身心再次受到外部不良環境的侵害,增加棄嬰的存活率,使其能夠及時得到治療和救助。

中國各地設立的“棄嬰安全島”接收的棄嬰,約99%都是病殘兒童。嬰兒被遺棄的原因主要是家庭無法承受昂貴的醫療費,無法承受呆傻孩子將來的特殊教育費用,很多家庭擔心因病致貧,這一定程度上凸顯了當前中國兒童福利保障制度的不完善。

家長大多無法承受昂貴醫療費,擔心因病致貧。

據廣州市社會福利院建立棄嬰島以來,接收的棄嬰大多在一歲以下,有的孩子身上插著導管,有的孩子發著高燒,有的孩子衣物中存放著在醫院的治療病歷,這些孩子患有腦癱、唐氏綜合症、血液系統疾病等中重度疾病,如不及時救治將危及生命。還有一部分是1至6歲的孩子,身患重病和殘疾,生活不能自理,無法接受正常教育。

在這個棄嬰島內,近三分之二的家長留下了字條或現金,表示遺棄孩子純屬萬般無奈之舉,希望孩子能夠得到醫治,保住性命。

基礎設施

嬰兒安全島造價近10萬元,只有2.5平方米,卻也樹木蔥翠、綠草如茵,星星和彩虹不分晝夜地浮現在空中,儘管它們只是平面裝飾而已。紅頂白牆的小屋是真實存在的,裡面還有張鋪了兩層碎花小被子的嬰兒床和一台顯示為32.7攝氏度的保溫箱。

試點情況

石家莊

石家莊市社會福利院大門一側,一座有著紅色外牆、黃白相間屋頂的小屋在雪地里格外顯眼,小屋玻璃門上貼著黃色的向日葵、藍色的小星星和五顏六色的氣球,這是設立於2011年6月份的全國首家“嬰兒安全島”。

深圳嬰兒安全島 深圳嬰兒安全島

石家莊市社會福利院屋內有一張嬰兒床和一個嬰兒保溫箱。雖然“安全島”外還有積雪,但小屋內保溫箱上顯示溫度為25.2攝氏度。據福利院業務科工作人員介紹,“安全島”內安裝了紅外線感應裝置,棄嬰被放入安全島後,紅外線感應裝置會發出報警信號,福利院值班工作人員便及時出來安置嬰兒。在福利院兒童中心北側一棟四層高的樓內,建有康復中心、特教中心等,各種康復器材和教具一應俱全,一些失明、失聰、腦癱等患兒在這裡接受治療和教育。

“嬰兒安全島”接收的棄嬰帶有外傷、發高燒以及患肺炎等疾病的數量銳減,成活率顯著提高。

2009年,福利院共接收棄嬰105名;2010年共接收棄嬰83名;2011年6月設立“嬰兒安全島”至今2年8個月,共接收棄嬰220多名,從接收棄嬰數量來看,並沒有出現明顯的增加趨勢。對此,福利院工作人員認為,“這表明人們對於‘棄嬰違法’的認識在逐漸增強”。

截至2014年2月18日,河北、天津、內蒙古、黑龍江、江蘇、福建等10個省區市已建成25個棄嬰島並投入使用,還有18個省區市正在積極籌建棄嬰島或棄嬰觀察救治中心。

深圳

深圳社會福利中心宣布:廣東省首個“嬰兒安全島”有望於2014年在深圳誕生。相關方案正向廣東省民政廳報批,深圳也力爭成為廣東首個此項內容的試點城市。

根據計畫,深圳首個“棄嬰島”將設在深圳市社會福利中心門外,經專業人員設計,由現有的保全亭改建而成,建築面積約為10平方米,鋼架結構,嬰兒床、嬰兒保溫箱、被動紅外入侵探測器等設備已配置,“嬰兒安全島”字樣採用LED技術,在夜晚也能明確識別。建造一座全新的“嬰兒安全島”造價10多萬元,如果在原有建築的基礎上改造,則成本相對降低。同時,棄嬰島內不會安裝任何攝像頭或者拍照設備,報警按鈕也設定了延時功能。一旦棄嬰者將孩子放入“棄嬰島”內,並按動報警按鈕,轄區派出所和福利中心的工作人員會在棄嬰者離開現場後,趕去“棄嬰島”將被遺棄的孩子送入更安全的區域,同時第一時間納入收養程式。

安全島設定地點要求很高,最重要的是反應及時。嬰兒的生命是脆弱的,被遺棄後15到30分鐘內是解救這些嬰兒的“黃金時間”。所以,首座安全島選址進行了周密的規劃,離深圳市福利院僅200米,離醫院不到20米,離派出所不超過500米,保證24小時都有工作人員值班,30分鐘至1小時內有巡警進行巡查,對棄嬰及時解救。而未來將首先考慮在福利中心毗鄰區域和棄嬰多發區域,與社會愛心單位共建“棄嬰島”,並在適當的交通路口設定引導牌。

2009年深圳福利院收容的棄嬰有200個,而2013年已降至約100個,說明深圳人的道德觀念和家庭責任感在逐步增強。

西安

2013年12月,西安市兒童福利院介紹,陝西首個“棄嬰安全島”在該院投入使用,並在2013年12月4日晚上迎來首位“島民”。

這個“安全島”設在西安市兒童福利院門口北側,是一間裝有保溫、隔熱材料的小屋,屋內設有一台28℃保溫箱、一張緊靠窗邊的嬰兒床以及電暖氣等保溫設施。安全島的視窗可以拉開,只要家長的手伸進視窗安置孩子,窗邊的紅外線延時報警器就會感應到,三五分鐘後警報響起。安全島還設有“媽媽留言簿”,家長可以給孩子留言或者留下生日、病情記錄以及是否打過疫苗等情況。4日晚上19時30分左右,該島迎來了第一位“島民”,是個不足一月大的男嬰。經檢查,孩子患有唐氏綜合徵、先天性心臟病和重症肺炎。

南京

2013年12月1日起,南京市《開展“嬰兒安全島”試點工作的方案》正式實施。

南京嬰兒安全島設在兒童福利院院門口東側花壇內。安全島建築面積5平方米,將配置嬰兒保溫箱、有護欄嬰兒床及床上生活用品、夜燈、空調、溫濕度計、延時報警器等,室內牆上裝飾嬰兒卡通畫,張貼管理制度,建築外牆面有標識,交叉路口有指示標誌等。

南京市民政局社會福利試點開展後,將加強24小時安全島管理,保證第一時間發現和救助棄嬰,及時讓棄嬰得到周到的醫療、護理、康復等服務。

天津

2014年1月1日 天津市嬰兒安全島投入使用。

天津市安全島為了保護嬰兒的安全,建立了天津市兒童福利院安全島管理制度、安全島巡查制度、保溫箱使用提示、棄嬰情況留言提示、延時報警提示。配備24小時值班人員,每1小時巡視一次,查看安全島內的相關情況,接到延時報警及時對安全島進行巡視,當發現棄嬰後,會第一時間報警,進入正常的棄嬰報送手續。
此外,保溫箱每天都有專業醫護人員負責溫度調控和定期消毒;在室內設計上本著溫馨舒適的原則,整體上採用暖色調來處理。天津建立的是國內面積最大的安全島。

哈爾濱

哈市有了首個棄嬰安全島

2014年1月7日,哈爾濱市 棄嬰安全島位於兒童福利院門口的右側。嬰兒安全島,這個十平方米左右的屋子,溫度始終維持在25℃到27℃之間。屋內的牆體被粉刷成了淡黃色,大樹、小象、小猴子等卡通動植物讓。在安全島內,有一張嬰兒床,床上鋪著棉被和枕頭。在它旁邊,是一個嬰兒培養箱,上面還放著一個嬰兒藍光治療儀。

從被遺棄到救治 全程不超10分鐘

如果有遺棄者來到嬰兒安全島遺棄嬰兒,位於門衛室的報警器和值班室的報警器都將自動報警,門衛室的報警器為燈光報警器,將一直閃爍。這樣的設計是因為門衛室與安全島只有一牆之隔,避免遺棄者聽到報警後緊張、害怕。而值班室的報警器為聲音報警,只有當值班人員關閉後才能停止報警。

當遺棄者離開後,值班人員會對安全島進行巡查 ,通知業務科並報警,進入正常的棄嬰報送收養程式,同時將兒童送至醫務科。由醫務科負責對棄嬰進行常規的體檢、診治和隔離觀察,為棄嬰爭取救治時間。

從遺棄者把孩子遺棄在“嬰兒安全島”到孩子得到福利院工作人員的初步護理,整個過程將不超過10分鐘。

能避免棄嬰 被二次傷害

由於哈爾濱地處北方,冬季時長且氣候寒冷,兒童福利院根據自身地域特點設計了“嬰兒安全島”的建設方案,將安全島設立在院區大門保全室附近,入口朝向院外的馬路,有明顯的標識張掛門前,並設定路口引導牌。島內除配備保溫箱、延時報警器、嬰兒床、被褥外,還充分考慮到冬季取暖因素,以保證嚴寒的冬季島內溫度適宜。安全島緊鄰保全室,並配備24小時值班人員,以便及時發現救助棄嬰。2014年,嬰兒安全島內的室溫維持在25°C到27℃,保證孩子在屋內會很舒適。設立嬰兒安全島後,避免了棄嬰在被遺棄後再次受到寒冷、雨、雪、雷電或小動物咬齧等二次傷害。

棄嬰島不是“縱容” 是對生命負責

據了解,2014年在哈爾濱市兒童福利院的嬰幼兒95%以上都有殘疾,80%以上是重殘兒童。自哈爾濱市兒童福利院遷入哈西地區新址的兩年來,福利院總計收入院兒童46名,女孩21人、男孩25人,其中棄嬰42名,殘疾率達93%。棄嬰中多以缺血缺氧性腦病、精神發育遲滯、腦癱疾病居多,約占40%。

南昌

2014年3月17日,記者從南昌市民政工作會議上了解到,2014年南昌市將啟動“嬰兒安全島”試點,並建立流浪乞討人員1小時救助圈。

南昌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為提升孤兒保障水平,做好愛滋病病毒感染兒童的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南昌將啟動“嬰兒安全島”試點工作,與現有的棄嬰觀察救治中心建設有效銜接,暢通棄嬰救助接收、救治渠道。

貴州

2014年3月16日,試點近50天的廣州市“嬰兒安全島”宣布暫停,其原因是短時間內接收棄嬰數量達262名,超出福利院承受的極限。與此相比,貴州首個“嬰兒安全島”——貴陽市兒童福利院“嬰兒安全島”的運行則平靜得多:投運3個多月來,僅收到13名棄嬰,並未出現棄嬰激增的現象。

貴陽“嬰兒安全島”面積約8平方米,是一處以白色為基調、用紅色圖案點綴的嬰兒安全小屋,內設紅外線報警裝置、嬰兒保溫箱、兒童床和空調。當有人向島內置放嬰兒時,紅外線報警器會及時在值班室發出警報,工作人員聞訊後按照要求在5-10分鐘後趕到島內,儘快將嬰兒轉入醫院救治或轉入福利院安置。

廣州

廣州市社會福利院床位飽和

2014年春節期間,廣州市設立的首個“棄嬰安全島”,10天內接收到33名棄嬰。棄嬰島在15天內接收的棄嬰數量已增至79名。

2014年3月3日上午,廣州市社會福利院院長表示,福利院床位已經飽和。“本來有1000個床位,安全島沒開放時就住了2000多人。安全島啟用後,壓力更大,但在超極限的情況下,我們還是想把這件事做好”。對於已接收到的棄嬰具體人數,徐久稱不便公開,“我們希望一個都不收,每一個都能夠勸回去,畢竟棄嬰不是一個好事。” 2014年4月,媒體曝光了廣州“嬰兒安全島”前離別照片,展現了棄嬰母親與嬰兒最後分別時傷心痛哭的情景。

浙江

2014年5月28日,浙江省首個“嬰兒安全島”在衢州市柯城區人民醫院門口正式運行。

啟用第四天,“安全島”收到首個棄嬰

2013年5月31日晚上11點,白日裡喧囂的柯城區人民醫院門口,已經安靜下來,只有零星幾個住在周邊小區的居民過往。

2014年5月28日,建在衢州柯城區人民醫院門口的我省首個嬰兒安全島正式運行。5月31日23點02分,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女人在這裡放下了不滿1歲的洋洋。

衢州兒童福利院3位員工,曾在現場試圖勸說送洋洋來的女人,但沒有成功。

洋洋患有癲癇和精神性運動發育遲緩。當地警方正著手查找孩子的父母。福利院方面表示,假如找不到孩子父母,會妥善照顧孩子,為他治療。

功能意義

國際社會對棄嬰普遍重視,不少國家通過專門設立或指定棄嬰安全保護設施、允許生父母在孩子出生後匿名放棄監護權等做法,來確保被遺棄嬰兒的生命安全。當前中國設立的“棄嬰安全島”,類似於歐洲一些國家採用的棄嬰保護艙,是借鑑國外經驗、結合中國棄嬰權益保護現狀進行的有益探索和創新。

要通過建立兒童大病醫療保障制度,完善家庭扶持政策、對殘疾和大病兒童的家庭提供支持,建立殘疾兒童免費康復和特殊教育制度等途徑,健全兒童福利保障制度。同時,要加強孕前、孕期指導和檢查,提高生育技術水平,通過源頭治理,降低嬰兒出生缺陷發生率。

在中國,遺棄嬰兒屬於違法行為,也為社會道德所不容。設立棄嬰島,正是基於生命至上、兒童權益優先的原則,與中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的立法精神是一致的,與刑法打擊棄嬰犯罪也是並行不悖的。

設立棄嬰島是在棄嬰現象發生後,通過採取彌補和救助措施達到對棄嬰生命權益的保護,這與法律通過禁止棄嬰和打擊棄嬰犯罪來保護嬰兒生命權的目標是完全一致的,只不過在保護棄嬰生命權益的環節上有先後之分,法律重在預防,棄嬰島重在補救和應對。實際上,由於救助及時,棄嬰的存活率大幅提高。

民政部正在探索建立兒童家庭支持福利制度,對困境兒童實行分類保障,建立新生兒營養補貼、貧困家庭子女津貼、殘疾兒童醫療康復和家庭護理補貼、收養殘疾兒童津貼等兒童福利制度。通過發放補貼津貼、減免稅收等方式,加大政府對困境兒童和家庭的支持扶助力度,預防家庭因無力治療、照顧病殘兒童或因貧困將孩子遺棄。

主要特點

棄嬰島是兒童福利機構保護棄嬰生存權利的一次嘗試與探索。通常情況下,棄嬰島設在兒童福利機構門口,島內設有嬰兒保溫箱、延時報警裝置、空調和兒童床等。島內接收嬰兒後,延時報警裝置會在5至10分鐘後提醒福利院工作人員到島內察看棄兒,儘快將嬰兒轉入醫院救治或轉入福利院院內安置。

嬰兒安全島 嬰兒安全島

第一,嬰兒安全島內有嬰兒保溫箱和延時報警鈴,工作人員發現嬰兒後,會將其抱到業務科安置,然後向警方報案。

第二,在確定嬰兒為棄嬰後,工作人員會將嬰兒轉入醫院治療或直接轉入院內。

第三,當嬰兒的父母(或其他親屬)發現孩子殘疾、疾病並無力或無望治療時,可能會將孩子遺棄。若是棄嬰難以被人發現或得不到及時救助,會導致疾病加重或因凍、熱而死亡。

第四,嬰兒安全島內的嬰兒保溫箱可以為孩子提供適宜的溫度、氧氣,福利院工作人員會及時救治。

第五,在堅決反棄嬰現象的同時,也要保護棄嬰的合法權益,嬰兒安全島體現了以兒童權益為本的理念,在全國福利院屬於首創。

第六,屋內設有延時報警鈴,棄嬰者離開前按下延時按鍵,大概5-10分鐘之後,延時報警會通知門口的保全,把嬰兒抱到院裡安置,保護棄嬰免受二次傷害。圖為工作人員在“棄嬰島”門口介紹情況。

發展狀況

國外

日本也曾為了這個小小的箱子大動干戈。2007年,日本九州一家醫院在外牆上設定接收棄嬰的保溫箱,電視台為此進行了公開辯論。反對人士大呼,棄嬰本來就是違法,“此舉將鼓勵年輕父母們推卸自己撫養子女的責任,讓社會的道德底線淪喪”;支持者則表示,既然棄嬰現象依然存在,就應該儘早保護新生兒的安全。時任首相安倍晉三公開反對,並呼籲日本民眾回歸“家庭價值觀”。最後熊本市議會通過了這一申請,認為這種措施是挽救生命的善舉。不僅可幫助孩子,還有那些備受困擾的婦女。這些婦女如果得不到幫助,往往會選擇墮胎或殺嬰。

實際上,這個倫理悖論不僅僅出現在中國。2009年,韓國一位牧師在教會圍牆上安裝了一個棄嬰接收箱,遭到韓國保健福利部的反對,因為丟嬰是犯罪行為,棄嬰箱是鼓勵人們丟嬰兒,必須拆除。對此,牧師李鍾落反駁說,政府在反對設定棄嬰收容箱之前,首先應該提供相應的補助來幫助那些父母撫養孩子

中國

棄嬰安全島 棄嬰安全島

中國第一個棄嬰島於2011年6月1日在河北省石家莊市社會福利院設立。

中國首個“棄嬰安全島”在河北石家莊市社會福利院門口誕生後不久,便引來諸多爭議。贊同者認為,設立棄嬰島提高了棄嬰的存活率,保障了棄嬰的生命安全,體現了社會進步;質疑者則認為,設立棄嬰島是對遺棄行為的變相縱容和鼓勵,與法律禁止棄嬰的要求不一致。

2013年7月,民政部在總結地方經驗的基礎上,下發《民政部辦公廳關於轉發中國兒童福利和收養中心開展“嬰兒安全島”試點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各地根據實際情況開展棄嬰島試點工作。

社會評價

福利院接收了這些孩子,隨之而來的是爭議。有人認為,棄嬰是違法行為,設定專門接收棄嬰的設施,“鼓勵了不負責任的人做不負責任的事”,會變相縱容棄嬰行為,甚至可能導致棄嬰數量的增加。

中國兒童福利和收養中心主任李波表示,建立棄嬰島的主要目的是避免嬰兒在被遺棄後身心再次受到外部不良環境的侵害,提高遺棄嬰兒的存活率,使其能夠得到及時治療和救助。

發展問題

多地棄嬰島超負荷 多數因自身缺陷被遺棄。專家稱在社會保障不夠完善的時候,它是重要的兜底性保障童小軍表示,嬰兒安全島的確不是一個“治本”的方法,但是在目前的社會發展過程中,嬰兒安全島是一個必要的補救措施,同時也體現了政府部門的擔當,和整個社會對生命的尊重。嬰兒安全島目前在我國可以起到保護棄嬰生存權利的作用,在社會保障不夠完善的時候,它是很重要的兜底性保障。

要從根本上解決棄嬰問題,需要從社會保障和家庭福利服務兩方面入手。考慮到絕大多數棄嬰都是因為身患殘疾或重大疾病被遺棄,從政府層面需要完善對殘疾兒童、重病兒童的補助政策。在社會觀念上,也要改善對殘疾兒童家庭的理解,減少這些家庭因不堪重負而棄嬰的可能性。另外,童小軍指出,許多嬰兒的殘疾是由於產婦懷孕期間護理不到位、生產過程不規範,或者環境污染、食品污染等造成的。因此,從長遠來看,改善我國的醫療服務水平,加強環境治理,改善食品安全,從源頭上減少嬰兒殘疾率,是解決棄嬰問題的根本措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