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公投

核四公投是台灣民間團體與政黨(“核四公投促進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綠黨與民主進步黨等)針對位於新北市貢寮區龍門裡的第四核能發電廠(龍門核能發電廠)之興建與運轉所長期推動並可能依《公民投票法》實現的公民投票。

核四公投是台灣民間團體與政黨(“核四公投促進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綠黨與民主進步黨等)針對位於新北市貢寮區龍門裡的第四核能發電廠龍門核能發電廠)之興建與運轉所長期推動並可能依《公民投票法》實現的公民投票。

反核運動

1991年,律師林義雄與學者張國龍發起創立“核四公投促進會”,並已發動數波徒步行走全台的“核四公投千里苦行”行動。[1][2]
1993年5月22日,台北縣貢寮鄉舉行“核四公投”,投票率58.3%,反對率近九成。
原中國國民黨立委趙永清因反對核四而於2000年被撤銷黨籍,後於2002年加入民主進步黨。
2002年9月21日,林義雄率領核四公投促進會於台北市艋舺龍山寺出發,環島呼籲核四公投及公民投票立法運動。
2003年3月17日,林義雄等核四公投促進會成員在行政院發動靜坐守夜、要求陳水扁政府在2004年總統大選前舉辦核四公投。[3]
[編輯]

2011年日本震災之影響

2011年日本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所引發的東日本大震災導致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再度喚起大家對“中國綜合症”(The China Syndrome)這部關於核安危機(核電廠核心差點熔毀)與公眾監督真相最有名的電影之記憶。[4]
包括民主進步黨、綠黨、環保團體、學術界人士等都強調台灣在斷層及火山帶建核電廠之不當,而“輻射恆久遠、落塵永流傳”,再度呼籲用性命換電力不值得,政府與人民應立即重新檢討核電安全與能源政策,調高電價,並加強發展替代性的可再生能源,提升能源效率,停止於1970 年代興建的核一、核二、核三廠,以紓解四座核電廠對台灣南北人口密集區之重大風險。[5][6][7]同時,應邀請民間具公信力的專業人士,並洽請國際專家及國際原子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的協助,共同進行總體檢。[8] 這些關切也促使監察院調查通過糾正國營事業台灣電力公司在核四廠興建期間輕忽核能安全、逕自變更原始設計達千餘項之不當,並要求安全品質做好前不能商轉。[9][10][11]
而福島(國際核事件分級第七級)、前蘇聯烏克蘭車諾比(第七級)、美國三哩島(第五級)等核災事故之教訓,與瑞士宣布將在2034年關閉所有核電廠[12]、德國宣布關閉7座1980年以前建造的核電廠、2022年底前將所餘9座反應爐全部除役[13]、義大利公民投票以94%的壓倒性票數封殺重啟核能發電的提案[14]、歐洲聯盟對143座核子反應爐進行壓力測試等反應,不但已成為2012年第十三任中華民國總統副總統選舉與第八屆立法委員選舉政策辯論的焦點之一,亦重啟不少應由全國性公民投票之民意來決定此攸關全台安全的重大政策之議。[15][16][17][18] 其中,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便提出應該在立法院於2002年所制定《環境基本法》第23條“政府應訂定計畫,逐步達成非核家園目標”[19]的基礎上推動“2025年非核家園計畫”。[20]前總統李登輝關心台灣是否有足夠的替代能源,但也認為應該發動核四公投,讓人民做最後決定。[21]
台灣因而有“反核四不反核電”及“不反核電但認為台電亂搞核電”的聲音,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近年來也對台灣電力公司表現不滿,指出台電再不改正,核四及核一該廢除。[22]
[編輯]

各界聲援反核四

這起廣受全球關注的日本核災引發台灣新一波的反核運動,並從核四預定地周圍居民及政治人物擴散到藝文演藝圈,如導演柯一正、戴立忍、陳玉勛、葉天倫、楊雅喆、陳文彬、陳俊志、搖滾樂團五月天、演員桂綸鎂、吳朋奉、作家駱以軍等藝文界人士均於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核電廠前、演唱會及金曲獎、金鐘獎至金馬獎頒獎典禮等各種場合以具體行動發聲表態。[23][24][25][26][27][28]
[編輯]

公投提議

2013年3月1日,行政院長江宜樺宣布願意正面接受核四停建公投檢驗,公投結果若決定停建,代表行政院的政策未獲得民眾信任與支持,他願為政策負責“辭職下台”。由於公投議案若因投票人數低於50%而未通過門檻,公投案就遭到否決,所以公投題目的制定有其影響,主張續建的國民黨命題是“是否同意停建核四”,主張停建的民進黨所提命題是“是否同意續建核四”,如此一來,只要投票人數低於50%,就會如國民黨和民進黨各自有利的“續建”和“停建”方向走。[29] [30][31]
2013年2月28日,林義雄表示立法院於2003年制定的《公民投票法》以非常不合理的嚴苛規定讓公投“很難舉行,舉行了也通不過、也不可能通過”;《公民投票法》立法10年來,除了總統、國民黨與民進黨,沒有一個民間團體有能力提公投案,總統、國民黨與民進黨提的公投案也沒通過;《公民投票法》已成政治人物玩政治遊戲、耍弄人民的工具,如果行政院硬要根據該法辦公投,“那是耍弄人民的惡作劇,沒有任何意義。”[32]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