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殘陽

柳殘陽

柳殘陽,男,1948年出生,本名高見幾,山東青島人。1961年出版處女作《玉面修羅》時,雖已嶄露頭角,但技巧未臻圓熟。繼作《天佛掌》,文筆雖較新穎,然猶未能擺脫“家難奇遇復仇”的傳統窠臼。直到1966年左右,《梟霸》、《梟中雄》兄弟作接連出版,敘述綠林梟雄燕鐵衣以龐大秘密組織之力,主持江湖正義,始建立自己獨特的陽剛風格,以“鐵血江湖派”之英雄本色鳴世。其後的《斷刃》、《血笠》、《銀牛角》、《渡心指》、《神手無相》及《七海飛龍記》諸作,皆以獨行俠盜或職業殺手之血性、自省、孤憤為重心,雖然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為維護人性尊嚴與生命權利,即使叛幫送命也在所不惜。誠所謂“只見一義,不計生死”!其著力點大抵如是。

基本信息

簡介

柳殘陽本名高見幾,1948年生,山東青島人。1961年出版處女作《玉面修羅》,到1966年左右逐步建立起獨具一格的“鐵血江湖派”風格。幫會寫法模仿鄭證因, 但發展出另一種江湖聲口;武打藝術模仿還珠樓主,只是將鬥法化為過招。多寫獨行俠盜或職業殺手的血性與孤憤,“只見二義,不計生死”。

《斷刃》作於1968年。黑道高手“閻羅刀”,厲絕鈴殺人越貨,亡命天涯;偶然救了官家孤女黃君雅,兩人相伴走江湖,日久生情。黃君雅勸厲絕鈴心存仁恕,少造殺孽。厲絕鈴如言寬恕敵手,卻不料敵手並不仁恕,殺死了黃君雅,厲絕鈴萬念俱灰,拗斷成名兵刃“生死隼橋”,退隱江湖,不知所終。

人生經歷

柳殘陽柳殘陽
柳殘陽原名高見幾,幾代都居於據說是民風最保守的彰化,也算是當地的名門望族.可是,柳殘陽郤不打算留在家鄉繼承祖業,竟然投身於保國護家的軍旅,考進軍校習裝甲兵科,畢業後派往坦克車部隊中服役。

柳殘陽的軍旅生涯也算很幸運,這時沒有爆發戰爭,只是作經常性的演習.不過,軍中的生活是十分枯燥的,休息時無事可做,頗為無聊。這時候,台灣的武俠小說風 魔一時,於是,柳殘陽在放假期間,在市區書店中買來一些武俠小說,帶返軍營中閱覽,作為枯燥生活的調劑.那時候的武俠小說流行薄裝本,只印刷幾萬字,正好 適合塞在軍服口袋裡,有空時便掏出來看幾頁。

武俠小說看得多了,柳殘陽有著一種創作的衝動,覺得自己也可以寫武俠小說.可是,軍營中沒有書桌,甚至連畫板都沒有.靈感來到之時,柳殘陽便伏在坦克車的甲板上,或者彈藥箱面,掏出原子筆在拍紙薄上開始寫他的大作.而他的第一本武俠小說「玉面修羅」,便是這樣寫出來的。

小說雖然寫出來了,可是,柳殘陽郤連一個出版商都不認識,他只好在看過的武俠小說中,抄下其中一位出版商的地址,把作品寄出去.這個出版商向來收到的文稿, 都是整整齊齊的,郤還未收到過大大小小,參差不齊,好像一疊癈紙似的稿件,而且作者的名字又十分陌生.他沒有興趣去看,便把這包文稿丟在一旁。

也許命中注定柳殘陽將來要吃寫作這一行的飯,那個出版商這天恰巧很空閒,無意之間瞥見丟在一旁的那包文稿,便把那堆參差不齊的紙張拿出來,打算隨便看看.就 是這麼一看,連那個出版商自己也都吃驚起來,因為他被說中的情節吸引住了,不知不覺已經看了幾十頁,而且還想看下去。

出版商終於把柳殘陽寄來的那疊文稿一口氣看完,覺得這個陌生的作者,無論文筆與情節都與眾不同,這本書印出來,一定會受到讀者歡迎.於是,他立即寫信給柳殘陽,告訴他這本小說馬上付梓,並請柳殘陽繼續把新作寄來.
柳殘陽想不到自己的這本處女作,竟然得到出版商的垂青,當時心情的興奮就好像中了彩票頭獎一樣,恨不得立即把這個好訊息告訴所有同僚,讓大家分享他心裡的快 樂.可是,當他回心一想,軍隊中紀律森嚴,不許私自從事副業.他此時就好像被一盤冷水迎頭潑下來,唯有把這個好訊息隱瞞起來,獨自默默地享受這一份快樂。

「玉面修羅」在坊間發行之後,讀者的反應十分好,出版商寫信來,催促柳 殘陽趕快寄來新作.可是,柳殘陽在軍中的作業也很緊張忙碌,能夠抽得出來寫作的時間十分有限.於是,他有時在練靶場中,還未輪到他射靶時,便利用這短暫的 時間來凝神構思小說的情節.由於太過專心凝想,靶場內轟天似的槍炮聲竟然充耳不聞.等到操練完畢,別人去休息或者聊天嬉戲,柳殘陽便伏在坦克車的甲板上或 者彈藥箱面,又再寫起他的武俠小說來。等到柳殘陽從軍中退役下來,他的武俠小說已經出版了好幾本,而且羸得了一定的名氣.別人退役之後,不免會有點榜徨,不知投入甚麼行業才好.可是,柳殘陽退役下來,面前已經有著一條康莊大道,那就是繼續撰寫武俠小說。由於柳殘陽起步較遲,這時候的武俠文壇巳群雄並立,要在這些已經成名立萬的前輩叢中擠得一席位,確實易.如今,柳殘陽既然決定入行做一個職業作家,他便須要好好地去思考,替自己找出一條可以發揮所長捨棄所短的寫作路線。

他看過不少前輩所寫的武俠小說,這時就拿從軍中所學到的,把敵情作客觀地分析和檢討,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認為:寫情,寫不過臥龍生;寫奇,寫不 過諸葛青雲;寫人性,寫意境,寫不過古龍;寫細膩,寫不過蕭逸和司馬紫煙.而且,出身環境,性格和日常生活,對於寫作也有很大的影響.臥龍生和蕭逸擅於寫 情,是因為他們時常留連在歌台舞榭,在脂粉叢中耳鬢廝磨;諸葛青雲擅長寫景,是因為他曾經走過大半箇中國.至於其他名家,寫情,寫人,寫事,寫奇,寫玄, 寫趣,各擅勝場,這都是柳殘陽覺得自己有所不及的。

可是,柳殘陽也發覺自己的長處。由於渡過了幾年的軍旅生涯,而且隸屬於裝甲部隊,接受過最嚴格 的訓練.只要發現敵蹤,便要立即把它消滅,決不手軟.上陣交鋒時更要勇往直前,義無反顧,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因此,他寫出來的情節,就好像他當年駕駛著坦 克車一樣,橫衝直撞,奮勇向前,可說是一針見血,拳拳到肉。

所以說,作家的寫作取向,往往會受到出身環境的影響.柳殘陽就因為受過軍旅生活的薰陶,他的作品便以凶,猛,殘,狠為主,講的是快意恩仇,下手絕不容情.許多讀者就喜歡他這種直接了當的作風,絕不婆婆媽媽,更不拖泥帶水,讀來痛快淋漓。

作品書目

柳殘陽柳殘陽
《傲爺刀》、《蒼鷹》、《大煞手》、《大雪滿弓刀》、《盪魔志》、《獨尊劫》、《渡心指》、《斷腸花》、《斷刃》、《鳳凰羅漢坐山虎》、《拂曉刺殺》、《關山萬里飄客》、《洪門傳奇》、《火符》、《江湖之狼》、《劫後恩仇》、《金雕盟》、《金家樓》、《開戒》、《雷之魄》、《瀝血伏龍》、《瀝血伏龍(台版)》、《烈日孤鷹》、《麟角雄風》、《龍頭老大》、《魔簫》、《牧虎三山》、《怒劍狂火》、《七海飛》、《龍記》、《起解山莊》、《千魔之仇》、《千手劍》、《青龍在天》、《如來八法》、《殺伐》、《傷情箭》、《神手無相》、《生死錘》、《十方瘟神》、《霜月刀》、《索命鞭》、《天寶誌異》、《天魁星》、《鐵劍丹心》、《鐵腳媳婦》、《鐵面夫心》、《鐵血俠情傳》、《屠龍手》、《俠盜來如風》、《梟霸》、《梟中雄》、《邪神門徙》、《邪神外傳》、《星魂》、《修羅七絕》、《血刀江湖載酒行》、《血斧》、《血魂山之誓》、《血魄忠魂困蛟龍》、《血煙劫》、《王梭》、《銀牛角》、《鷹揚天下》、《眨眼劍》、《忠義江湖》、《竹與劍》、《追魂貼》、《渡魂幡》、《生死門》。

人物評價

任何一位作家,都是伏案寫作,所謂案,就是桌子,即使像古龍那麼怪的人,還未名成利就之前,喜歡坐在地上寫稿,但膝上還有一塊可以承著稿紙的畫板.郤有這樣的一位作家,寫作時不但沒有書桌,甚至連畫板都沒有.說來你也許會不相信,他那些一鳴驚人,大受讀者歡迎的作品,郤是伏在坦克車的甲板上,或者是彈藥箱的箱面寫成的。這個作家便是柳殘陽。

創作年排列

柳殘陽作品創作年代先後排列為:

《玉面修羅》(1961 年,處女作)
《修羅七絕》
《天佛堂》
《金雕龍紋》
《金色畫具》(《盪鷹志》
《博命巾》
《驃騎》
《銀牛角》
《血笠》
《七海飛龍記》
《千手劍》
《天魁星》
《霸錘》
《神手無相》
《斷刃》
《渡心指》
梟中雄
《梟霸》《青衣燕鐵衣》)兄弟作)1966年以後出版,為柳殘陽風格成熟之標誌)
《大煞手》
《大野塵霸》(《冤月刀》
《鷹揚天下》
《幻劍毒刃》
《鐵血俠情傳》
《山君》
《煞威棒》
《傷情箭》
《傲爺刀》
《拂曉刺殺》
《大雪滿弓刀》
《鳳凰·羅漢·坐山虎》
《火符》
《十方瘟神》
《天寶誌異》
《血魂山之誓》
《瀝血伏龍》
《血刀江湖載酒行》
《關山萬里一飄客》
《烈曰冷鷹》
《牧虎三山》
《巨靈出陣》
《血祭八荒》
《明月不再》

作品評析

柳殘陽柳殘陽
武俠的世界一向以來最為著名的是金古梁溫,現在人人也談的幾乎是這四大家,然而除了四大家之外還有個鐵血江湖的武俠世界,那就是柳殘陽筆下的江湖。

柳殘陽用詳細真實的筆法描繪出了一幕幕血淋淋的殘酷的江湖幫派鬥爭,有成百上千人的幫派間的火拚、仇殺;也有一對一或一對幾的打鬥。對於對打鬥場面的描寫是著墨甚多,而且常是鮮血淋漓、血肉橫飛、死傷慘重、血流成河的場面。如:“人們在穿掠奔逐,砍殺攻拒,刀光霍霍,熱血噴濺,時見斷肢飛拋,頭顱滾落,而奇形怪狀的垂死模樣悚目驚心,令人作嘔的血糊糊肉塊也在毫不值錢的揚棄丟甩!”(載自《龍頭老大》

在柳殘陽的筆下,江湖就是純粹的江湖,沒有與歷史相連,甚至幾乎沒有與官府有關;也沒有明確的正邪之分,甚至他的書中主角多是黑道大哥、幫派首腦,領導幫派在江湖中爭鬥,可以說是古代的“古惑仔”。領導人是堅毅果敢、沉著冷靜、智勇雙全;兄弟們赤膽忠肝、熱血義氣、生死與共;整個幫派訓練有素、分工合作、紀律嚴明。他們有明確的立幫宗旨,不擾百姓,不欺善良,行事坦蕩,劫富濟貧,還有雄厚穩固的基業。因此在江湖爭鬥中往往能得到勝利,當然也有慘重的死傷。《梟中雄》中的描寫——“青龍社”有龐大的生財系統,他們擁有正當的錢莊、店鋪、酒油坊、牧場、及客棧,也擁有不正當的賭檔、花菜館、私鹽隊、暗鑣手、和暴力團!這種以幫派首腦為主角的寫法也是柳殘陽的獨特之處吧。

除了幫派首腦,他也塑造了一些獨行俠、殺手等主角。書中主角一般都是一出場就武功高強的,沒有描寫其如何練功;人物的語言描寫也有其獨特的風格,多符合人物豪放、血性的江湖人的特點,只是也有一些用語倒是頗為現代。而主角除了武功高強外,似乎都是介於正邪之間,他們的行事手段或許狠辣、他們過的是刀口刃血的日子,但是都有一點共同之處那就是遵守公理、公義。柳殘陽也突出了一種觀點:義氣、本門雖然重要,但在公道公理面前,還是次之的。所以柳殘陽的小說中常有為了義氣不顧公道的人物和在公理和義氣間掙扎最終惟公理為重的人物,而這兩種人物的結局也不一樣。

但是作者對具體的武功沒有什麼詳細的描寫,也沒有什麼出奇的招式,只有關與人與劍關係的描述比較獨特一些。人劍合一是比較多的武俠書中都提到的,不足為奇,但大多是講人馭劍,或是劍在人在、劍亡人亡,而柳殘陽認為:人與劍是朋友的關係。引用一下《龍頭老大》中的一段:

以純銀的劍柄輕貼面頰,紫千豪緩徐的道:“每當我和我的劍處在一起,我的心裡使十分平靜安寧,好像有一個守護神峙立在找身邊一樣,感覺上是如此寬釋,如此和祥,又如此牢靠,而刻是最忠心的朋友,它永不會變易,永不會衰敗,更永不會背叛,他在你有生之年一直陪伴著你,在艱辛中助你,在危難中救你,在寂寞對陪你。在無告中聽你傾訴,它的確是有血液的,有脈搏的,有靈智的,它也是善良的——對你自己與自己人來講……”

苟圖昌補充道:
“它也是有溫暖的,我有這種感覺。”
紫千豪沉靜的笑道:
“不惜,它也是有溫暖的。”
忽然也笑了,苟圖昌道:
“但是,對敵人來說,這可完全相反啦!”
輕輕放下“四眩劍”,紫千豪輕輕的道: “它只維護一方——它的主人及主人的的人!” 

鐵血江湖中少的是兒女情長,柳殘陽比起四大家來講較為遜色的地方那就是不擅於對愛情的描寫,他的書中可以說沒有女主角,即使有,也是陪襯性質,且多是溫柔賢淑類型,實在毫無特色可言。他的書中的男主角幾乎都是鐵骨錚錚、出色非凡,但是卻沒有一個可以與其相襯的女主角,對愛情的描寫只有淡淡幾筆,而且也無精彩感人之處。以《竹與劍》《龍頭老大》(這兩套是一系列的,另有名為《搏命巾》)來講,《竹與劍》共47回,在第5回中女主角方櫻出現,在義母協迫下用苦肉計暗害男主角“孤竹幫”的龍頭紫千豪,當然沒害成,紫放過了她;然後在第31回再次出現,到了33回,方櫻被義母逼迫要殺紫千豪,而她終究沒有下手,反要被義母所殺,於是紫千豪救了她,然後兩人共患難,這裡的著墨還算是比較多的了,不過這樣的情節真是有些老套啊。到第44回兩人回傲節山,後來就沒什麼提到了,再下來是《龍頭老大》,共49回,這裡的方櫻到了第33回才正式出現,這之前在其他人物中只有幾句提到之前男主救了女主角回來;在第35回中定下戀愛關係,再下來就沒什麼出場境頭了。

這還算好的了,在最經典之作《梟雄》中,不知道是不是作者自己也對塑造出的男主角太滿意了,也知道自己不擅於塑造女主角,所以到了最後,乾脆讓男主角還是孤身一人。大家不要誤會男主角是象古龍書中那樣經歷過情傷後孤獨一人,決對不是!是因為根本就沒有女主角出現啊!曾經有一個算是較有特色的女性:“血蒙嫵媚”冷凝綺,她的外表美艷。書中說她“這個女人在黑白兩道上是一個少有的比擬,難出其右的剽悍女人,她的性情古怪,為人放浪,行事違背世道常理,她是集反叛,刁蠻,狂妄不拘,和心狠手辣之大成的女人。”其實雖然她名聲不好,但是極有孝心,可惜作者沒有進一步的刻畫,雖然冷凝綺對燕鐵衣有好感,可惜郎心如鐵啊!之後有一個溫柔賢淑的大家閨秀的女性出現,燕鐵衣也曾微微心動了一下。(我不明白這種類型的有什麼好心動的,幸好柳殘陽沒把兩人硬湊成一對,與其硬塞個無特點的女主角、來段失敗的愛情描寫,還不如讓他打光棍吧!)此女有一兄一弟,弟弟作惡多端,竟連兄長和姐姐也要害,燕鐵衣為了救他們殺了弟弟,難免會有陰影,並且燕鐵衣還是以幫派兄弟為重,於是孤身一人回到楚角嶺。

戰爭,讓女人走開!在鐵血江湖的世界,也讓女人走開!愛情在那些熱血兒郎的生命中,並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快意恩仇!是馳騁江湖!柳殘陽塑造的鐵血江湖的世界中不適合女人,女人是歸於被保護的類型的。這裡稍微提一下,柳殘陽也有一部以女性為主角的書,只是看書名《鐵腳媳婦》就知道這部書如何了。

鐵血江湖的世界讓人熱血沸騰,只是可惜的是,如果柳殘陽能塑造出優秀的女性形象,他的書一定能有更多的讀者群,作品也能增色不少。

談柳殘陽的作品,就非提《梟中雄》、《梟霸》不可(也是一系列的,又名《青龍燕鐵衣》),而此書中的靈魂人物也是他塑造的經典人物就是――燕鐵衣!柳殘陽描寫他是:

燕鐵衣的模樣卻是使人迷惑的,他不是那種英俊瀟灑的白面書生型,也不是一般江湖巨擘所該有的威猛兇狠的惡相,他並不陰沉,也不強悍,他是絕對與眾不同的,他看上去,只有二十二三歲的樣子,他有一張還帶著天真氣息,童稚未泯的臉龐,那是一張瘦瘦的臉,皮膚呈嫩嫩的乳白,他生著一雙圓圓的大眼,柔和的眉毛,挺直可愛的鼻,一張紅潤潤的嘴——這些外表的五官,便組合成一副似是尚未成熟的年青人的形像,有時,他習慣露出一抹單純忠厚的微笑,眼神中也常常透射出那種溫柔安詳的光芒,他一點也不兇惡,一點也不霸道,一點酷厲狠毒的形色也沒有;如果那個人不知道他的名號,單從他的外表去揣摸,這個人一定會漫不經心的說:“啊,只是個年方弱冠的半大孩子罷了!”或者,他也會暗裡以為——“這年輕人多么的純潔真摯,將來必是個平順篤誠中規中矩的老實人……。”說不定,有些悲天憫人的好好先生,還會自動向燕鐵衣告誡一些事:
“你這入世未深的孩子呀,可得小心這世道的艱險,人性的叵測呀!”
“瞧你這小伙子相貌忠厚,一片坦直,多么福厚吶,好好的乾啊,歷盡荊棘,便達康莊了……”
絕大多數不明白他底細的人都會有類似這種印像和想法的;其實,燕鐵衣只是生就了這么一副令他煩惱,卻也令他慶幸的容貌而已,他實際的年歲,已經有三十二三歲了——至少比他外表的顯示要長十年,而且,他早已歷盡艱險,飽經磨難,他已嘗試過多少生死一發的滋味,體驗過千百次陰陽交界的驚危,他是從大風大浪中過來太多的生與死,如今卻仍在大風大浪之中,他是自刀山劍林闖過來的,將來卻仍須闖個不停;見過太多的生與死,歷過數不清的龍潭虎穴,以至他早將這些個江湖上的坎坷看淡了,圈子裡的不幸看薄了,他永遠是那么鎮靜、穩沉、安詳,也永遠是那么機智、狠辣、冷酷,他一直是現露著這樣純真童稚的微笑,也一直是這樣果決兇狠的虛理他所遭遇的問題;他早已在天下揭開了他”梟霸”的威名,亦早已在武林中扎定的根基。看了以上描寫大家一定不覺得陌生吧?這個人物後來多次成為其他作者書中人物的原型。大家熟悉的《巧仙秦寶寶》中的衛紫衣,幾乎是燕鐵衣的翻版,金龍社的組織也是翻版青龍社的。再看書中:“火赤的駿馬,紅皮綴著銀錐的鞍鐙,紫色的緊身衣外罩紫色的袍,燕鐵衣的長劍“太阿”斜背右肩,短劍“照日”直掛左胸”,瞧!連兩人穿著紫衣也是一樣。《巧仙》中的衛紫衣少了幾分燕鐵衣的煞氣、狠辣,多了幾分兒女情長,不過他也真累,除了一大幫子兄弟要照顧,還要照顧個孩子似的秦寶寶。唉!有戀童癖的衛紫衣怎么比得上燕鐵衣呢?言情界的大姐大席娟也對燕鐵衣極為欣賞,曾寫過一本書,男主角就是以以燕鐵衣為原型的,她自己在後記中也這么說了。只是席大的書言情有餘,武俠不足,塑造的男主角也沒有燕鐵衣那種冷酷。還有其他作者也有借用燕鐵衣的形象。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
燕鐵衣啊燕鐵衣,我寧願你孤身一人,鐵血江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