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圖式的愛情

柏拉圖式的愛情

柏拉圖式戀愛,也稱為柏拉圖式愛情,以西方哲學家柏拉圖式愛情柏拉圖命名的一種男性間的精神戀愛,追求心靈溝通,排斥肉慾,理性的精神上的純潔戀愛。最早由Marsilio Ficino於15世紀提出,作為蘇格拉底式愛情的同義詞,用來指代蘇格拉底和他學生之間的愛慕關係。柏拉圖認為:“當心靈摒絕肉體而嚮往著真理的時候,這時才是最好的。而當靈魂被肉體的罪惡所感染時,人們追求真理的願望就不會得到滿足。當人類沒有對肉慾的強烈需求時,心境是平和的,肉慾是人性中獸性的表現,是每個生物體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謂的高等動物,是因為人的本性中,人性強於獸性,精神交流是美好的、是道德的。

基本信息

簡介

柏拉圖
哲學家的愛情與情感生活一般是不美滿幸福,不少哲學家甚至於是情願單身。
愛情是一種很美好的感覺,是生活中的精神支柱,是浪漫溫馨的溫柔,甜蜜快樂的幸福。
哲學界對愛情的定義是理性的,所以它包容了如:道德、責任、義務等等這些充滿人類理性光芒的社會化的衍生物,而把繁殖的欲望降為最低的需要。
柏拉圖認為:“當心靈摒絕肉體而嚮往著真理的時候,這時才是最好的。而當靈魂被肉體的罪惡所感染時,人們追求真理的願望就不會得到滿足。當人類沒有對肉慾的強烈需求時,心境是平和的,肉慾是人性中獸性的表現,是每個生物體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謂的高等動物,是因為人的本性中,人性強於獸性,精神交流是美好的、是道德的。”

觀點

理想式

理想式的愛情觀(比喻極為浪漫或是根本無法實現的愛情觀)
柏拉圖式愛情是一種理想式的愛情觀。極為浪漫或根本無法實現的愛情觀。站在愛人的身邊,靜靜地付出,默默地守候。不奢望走近,也不祈求擁有;即便知道根本不會有結果,也仍然執著不悔。也許這種不求回報注定了一個悲劇的結局。最終,也只能是兩條在遠處守候的圓弧,留下回憶中最為美好的片段當作永恆!

純精神

純精神的而非有肉體的愛情
柏拉圖式愛情是一種純精神的愛情觀。追求心靈的溝通。當心靈摒絕肉體而嚮往著真理的時候,這時的思想才是最好的(美幻的);當人類沒有對肉慾的強烈需求時,心境是平和的,肉慾是人性中獸性的表現,是每個生物體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謂的高等動物,是因為人的本性中,美好而又道德的人性強於獸性。真正的愛情是一種持之以恆的情感,惟有時間才是愛情的試金石。惟有超凡脫俗的愛,才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雙方平等

雙方平等的愛情觀
柏拉圖式愛情是一種雙方平等的愛情觀。愛情具有平等性,不存在依附或占有關係,相愛的雙方是自願、絕不勉強的,即無怨無悔地愛你所喜愛的人。在觀念世界裡,你原本的另一半就是你最完美的對象。他就在世界的某個角落裡正等待尋找著你。“雨中站崗”、“每日一花”那是種浪費奢侈。要知道愛情在培育發展過程中,雙方都是平等的。

完美

在這世上有且僅有一個人,對你而言,他是完美的,而且僅對你而言是完美的。也就是說,任何一個人,都有其完美的對象,而且只有一個。
柏拉圖式愛情是一種完美的愛情觀。感情的事沒有誰對誰錯。正如歌里唱的那樣:“不在乎天長地久,只願曾經擁有”。在你的意念里,這個世界上存在一個生動而又完美的他,他對你而言是毫無瑕疵、唯一永恆的。也許他不會出現在現實,但永遠存活在你的心底。

自由

柏拉圖式愛情是一種自由的愛情觀。愛需要有足夠的空間和時間,才能茁壯的成長。愛,不是犧牲,不是占有。擁有愛情的時候,要讓對方自由;失去愛情的時候,更要讓對方自由。愛就像風箏一樣,你要給它飛翔自由,也要懂得適時把它拉回來。沒有自由的愛情,也會慢慢趨向自然死亡。愛需要自由,正如同愛也需要呼吸是一樣的。距離和神秘感,才是維繫愛情溫度的好方法。
在濁世之中,心靈留出一方淨土,讓純純的柏拉圖式愛情紮根,多一些簡單,多一些幻想,便會多一些美好!如果你願意,不妨泡上一杯咖啡,在陽光下繼續寫柏拉圖式愛情的文字!
人總是在渴望愛情,古今中外、男女老少,概莫能外。但是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地域和不同的個人,愛情的內容和形式有很大不同。原始人的愛情大概不需要寫情書,因為那時還沒有文字;十九世紀的人也不知道可以通過抱電話機來卿卿我我、海誓山盟;直到二十世紀後期,人們才知道上網也可以傳情達意。
在西方愛情文明的發展過程中,現存最早的有關文獻就是柏拉圖(公元前427~347年)的論述,他的論述被認為是一座豐碑,“柏拉圖式的愛情”作為一種觀念,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西方人,東方人也將他的名字當作“精神戀愛”的代名詞。

觀點解讀

柏拉圖
第一個意義最常被使用,但其實是一個誤解。不過既然大家都這樣用,也就算是另一個意義了。這誤解來自於柏拉圖的一個有名的著作“理想國”。該書探討如何建構一個理想的國度,因其或許過於理想化而難以實現,故有人以此來詮釋何謂柏拉圖式的愛情。
第二個意義也經常被使用,但基本上也是誤解。這誤解來自柏拉圖的形上學,他認為思想的東西才是真實的而我們看見的所謂的“真實世界”的東西反而不是真實的。
第三和第四個意義才真的是柏拉圖的愛情觀。
柏拉圖認為人們生前和死後都在最真實的觀念世界,在那裡,每個人都。合體的完整的人,到了這世界我們都分裂為二。所以人們總覺得若有所失,企圖找回自己的“另一半”(這個詞也來自柏拉圖的理論)。柏拉圖也用此解釋為什麼人們會有“戀情”,以及同性戀為什麼更好。此段描述可參見柏拉圖的《會飲篇》。
在他的理論中,沒有哪一半是比較重要的,所以,雙方是平等的。而且,在觀念世界的你原本的另一半就是你最完美的對象。他就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也正在尋找著你。

愛情討論

柏拉圖
在西方哲學史和文化史上,柏拉圖是一位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人物,他的老師是蘇格拉底,學生是亞里士多德。這三個人對西方的文明和思想有著深遠的影響。
有一天,柏拉圖問蘇格拉底:“什麼是愛情?”
蘇格拉底微笑著說:“你去麥田裡摘一株最大最好的麥穗回來,在這過程當中,只允許摘一次,並且只能往前走,不能回頭。”柏拉圖按照蘇格拉底的話去做,很久才回來。
蘇格拉底問他摘到沒有?
柏拉圖搖搖頭說:“開始我覺得很容易,充滿信心地出去,但是最後空手而歸!”
蘇格拉底繼續問道:“什麼原因呢?”
柏拉圖嘆了口起氣說:“很難得看見一株不錯的,卻不知道是不是最好的,因為只可以摘一株,無奈只好放棄;於是,再往前走,看看有沒有更好的,可是我越往前走,越發覺不如以前見到的好,所以我沒有摘;當已經走到盡頭時,才發覺原來最大的最飽滿的麥穗早已錯過了,只好空手而歸咯!”
這個時候,蘇格拉底意味深長地說:“這就是‘愛情’。”
之後又有一天,柏拉圖問他的老師什麼是婚姻,他的老師就叫他先到樹林裡,砍下一棵全樹林最大最茂盛、最適合放在家作裝飾用的樹。其間同樣只能砍一次,以及同樣只可以向前走,不能回頭。柏拉圖於是照著老師的說話做。這次,他帶了一棵普普通通,不是很茂盛,亦不算太差的樹回來。老師問他,怎么帶這棵普普通通的樹回來,他說:“有了上一次經驗,當我走到大半路程還兩手空空時,看到這棵樹也不太差,便砍下來,免得錯過了後悔,最後又什麼也帶不出來。”老師說:“這就是婚姻!”
再有一天,柏拉圖問蘇格拉底:“什麼是幸福?”蘇格拉底就叫他到田園裡去摘一朵最美的花,其間同樣只能摘一次,而且同樣只可以向前走不能回頭,柏拉圖於是照著蘇格拉底的話去做了。這一次,他帶了一朵美麗的花回來了,蘇格拉底又問了他同樣的問題。這次柏拉圖是這么回答的,他說我找到一朵很美的花,但是在繼續走的過程中發現有更美的花,我沒有動搖,也沒有後悔,堅持認為自己的花是最美的,事實證明花至少在我眼裡是最美的。蘇格拉底又說:“這就是幸福!”人生就正如穿越麥田和樹林,只走一次,不能回頭。要找到屬於自己。最好的麥穗和大樹,你必須要有莫大的勇氣和相當的付出。柏拉圖認為:當心靈摒絕肉體而嚮往著真理的時候,這時的思想才是最好的。而當靈魂被肉體的罪惡所感染時,人們追求真理的願望就不會得到滿足。當人類沒有對肉慾的強烈需求時,心境是平和的,肉慾是人性中獸性的表現,是每個生物體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謂的高等動物,是因為人的本性中,人性強於獸性,精神交流是美好的、是道德的。柏拉圖認為人們生前和死後都在最真實的觀念世界,在那裡,每個人都是男女合體的完整的人,到了這世界我們都分裂為二。所以人們總覺得若有所失,企圖找回自己的“另一半”(這個詞也來自柏拉圖的理論)。柏拉圖也用此解釋為什麼人們會有“戀情”。在他的理論中,沒有哪一半是比較重要的,所以,男女是平等的。而且,在觀念世界的你的原本的另一半就是你最完美的對象。他/她就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也正在尋找著你。柏拉圖式的愛情,只是站在愛人的身邊,靜靜的付出,默默的守候,不奢望走近,也不祈求擁有,即便知道根本不會有結果,卻仍然執迷不悔,也就是這種不求回報的原因,注定了它悲劇的結局後,也只能是一條在遠處守候的平行線,只留下回憶中,美好的片段,當作永恆!
之後,就產生了柏拉圖式愛情。
誠然,芸芸眾生,天生一副肉眼凡胎,是如何體會人類最為高尚、最為聖潔、最為理想、最為自由、最為完美的愛情呢!

其他觀點

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是古希臘哲學家中最有影響的人,而在他們兩個人中間,柏拉圖對於後代所起的影響尤其來得大。柏拉圖著書以他的老師蘇格拉底之口表述說,當心靈摒絕肉體而嚮往著真理的時候,這時的思想才是最好的。而當靈魂被肉體的罪惡所感染時,人們追求真理的願望就不會得到滿足。
在歐洲,很早就有被我們中國人稱之為“精神戀愛”的柏拉圖式的愛,這種愛認為肉體的結合是不純潔的是骯髒的,認為愛情和情慾是互相對立的兩種狀態,因此,當一個人確實在愛著的時候,他完全不可能想到要在肉體上同他所愛的對象結合。
在今天的人們看來,柏拉圖的愛情觀讓人不可思議。而有一位美國學者卻對今人所理解的這種柏拉圖的愛情觀,提出了新的見解。美國東西部社會學會主席、《美國家庭體制》一書的作者伊拉·瑞斯(Ira·reiss)經研究後認為,柏拉圖推崇的精神戀愛,實際上指的是同性之間的一種愛,也就是“同性戀”!古希臘人認為,同性戀的過程更多地是靈交、神交,而非形交。而在女性很少受教育的古希臘社會,男人很難從女人中找到精神對手。這就是柏拉圖偏重男性之間的愛情的原因。柏拉圖堅信“真正”的愛情是一種持之以恆的情感,而惟有時間才是愛情的試金石,惟有超凡脫俗的愛,才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柏拉圖在對話錄《會飲篇》中提到最崇高的愛情是精神之愛,是愛的雙方對真善美的共同追求,而這種共同追求僅限於男人之間。“柏拉圖之愛”的真正意義就是男子之間的同性愛,只有這種愛才是高尚而珍貴的。在雅典,同性愛被法律賦予了最大限度的保護和支持,甚至被認為是對無節制生育的一種控制方法而加以提倡,同性戀是當時的雅典的驕傲之一,公元前4世紀,著名演說家愛斯基尼斯曾在法庭上公開陳說:“迷戀上一位貌美如花、風姿翩翩而又舉止得體的少年,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這是任何一位感情豐富而又明智的男性必然會產生的愛情,是不可違抗的。”
而美國的社會學者對“柏拉圖式的愛情”是只有神交的“純愛情”,還是雖有形交卻偏重神交的高雅愛情,也眾說紛紜。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即柏拉圖認為愛情能夠讓人得到升華。他說,對活得高尚的男人來說,指導他行為的不是血緣,不是榮譽,不是財富,而是愛情。世上再也沒有一種情感像愛情那樣深植人心。一個處在熱戀中的人假如作出了不光彩的行為,被他的父親、朋友或別的什麼人看見,都不會像被自己的戀人看見那樣,使他頓時蒼白失色。
愛情,無疑是使人向善、向上的力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