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萍[寧波鎮海無償捐肝人]

林萍,女, 43歲,浙江省寧波鎮海人,太平洋壽險寧波鎮海支公司員工。寧波鎮海無償捐肝人。

簡介

林萍,女, 43歲,浙江省寧波鎮海人,太平洋壽險寧波鎮海支公司員工。

事跡

林萍割掉了自己的膽囊,捐獻了48%的肝臟給一位8歲的小女孩,她們沒有一點血緣關係,之前也從來沒見過面。一波三折的捐獻過程體現了一個媽媽慈愛胸懷。

跨過血緣關係捐肝臟 卻“踩”到了法律地雷

4月10日,寧波鎮海區駱駝街道團橋村8歲女孩徐潔患上一種名為“肝痘狀核變性”的病,這種怪病是100萬分之一的發病機率,連醫院裡都沒有藥,如果不到上海去進行肝臟移植手術,生命只有兩三個月的時間。

林萍 林萍

同村的林萍,是太平洋壽險寧波鎮海支公司的一位業務主管,一向心地善良、待人熱情,得知這個訊息後,就跟村里徐潔的大姨媽去醫院看小徐潔,沒想到,這一看,讓林萍的心再也平靜不下來了。當時,她在小孩子的病床前,抹著淚說,看著這么小的孩子,這么懂事,如果阿姨身上的肝能給你割一點,就好了。

林萍沒想到,就因為自己隨口說說的這句話,卻鼓起了孩子父母的勇氣。他們帶著徐潔到上海市瑞金醫院去給女兒配對。

但是,家裡沒有一個和徐潔配得上的。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待肝源,而且這種機會也很渺茫。正在絕望中,林萍知道了,就自告奮勇地說,她也是O型血,可以去試試。原先她想,不管自己能否配對成功,至少能給徐家一些希望,或許在這段時間裡,剛好能等到肝源呢!

4月23日,林萍瞞著家人去上海做血型配對,結果竟然配型成功。這種中500萬大獎的機率,偏偏讓林萍碰到了,仿佛是命中注定。既然如此,林萍也不退縮了,說出去的話,就應該兌現。

當林萍把自己的決定告訴家人的時候,沒有一個不反對的,掀起了一場不小的家庭風波。

最後,林萍還是一意孤行要兌現自己的承諾,不能把徐家剛剛擁有的希望,給無情地掐掉。

林萍沒想到,自己這樣做竟然是違法的。醫院原來以為她是小孩子家的親人,一直到配對成功要準備手術了,簽字時才知道,林萍和小孩沒有一點血緣關係。根據《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規定,人體活體捐獻,必須自願無償,而且捐獻者和受捐者要有血緣關係,否則是違法的。

不放棄不拋棄 尋找親戚關係跨過法律門檻

出現這種情況讓徐家很絕望,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律師朋友打電話給林萍,在電話里,林萍訴了一通苦,說自己想做點好事也做不成。一問原由,朋友就在電話里罵她,勸她不要做這樣的傻事。

從上海回寧波的火車上,林萍突然想起來,朋友不是律師嗎,這違法不違法的事,問問不就知道了。

結果,善意的朋友想阻止她,於是就說,這種事,法律明文規定,沒有一點選擇餘地。你要么放棄,反正現在是法律不允許,又不是你後悔不給了,誰也怪不了你;要么,你去做法律不允許的事,儘管沒有人會來追究你,但這是違法的,不但是你犯了法,連線受你捐獻的小女孩,還有醫院也是犯了法。當然,醫院也不會給你做的。

真的沒有一點希望嗎?林萍不相信,也想不通,為什麼在有血緣關係的親人,一一配對都沒有成功的時候,也不允許外人伸出無償的捐獻之手?難道就要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小孩在痛苦和絕望中,離開親人?

林萍決心很大,不想放棄,她既要捐肝,又要讓自己不違法。她上網查了查,是有這個規定,《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第十條說:“活體器官的接受人限於活體器官捐獻人的配偶、直系血親或者三代以內旁系血親”,但是規定後面,還有這樣一句話:“或者有證據證明與活體器官捐獻人存在因幫扶等形成親情關係的人員。”她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朋友看林萍不到黃河不死心,就告訴她,這是法律最後的通道,就是找到生活經濟上比你家差的,你想無償幫助他們的親戚關係。

林萍一聽,就笑了,她說,同一個村的,難道還找不出點親情關係,回家去找。

這一找,結果還真從丈夫那邊找到了關係,她婆婆和徐潔的外婆是表姐妹。把這個結果告訴醫院,醫院說,只要她能到公證處證明這種關係,再簽一份無償捐獻的聲明就可以了。

林萍到鎮海區公證處,去辦理公證書,又遇到了麻煩,公證處還從來沒辦理過這樣的公證,最後,在請示主管部門後,考慮到挽救生命的特殊性,就特事特辦。為此,林萍和徐家跑派出所,把祖上的關係全找出來,最後,公證處給予證明,林萍的婆婆和徐潔的外婆是表姐妹的關係。

為了走這條合法的渠道,林萍花了四天時間。

5月5日,林萍躺在了手術台上,把自己48%的肝捐獻給了小徐潔。

生命第一 怎么說都會捐

6月25日,來到了林萍的家裡——鎮海區駱駝街道團橋村。

43歲的林萍看上去恢復得還好,只是臉色還有些蒼白。5月19日從上海醫院回來,林萍已經接待了很多批媒體記者的採訪,她很不好意思地說,我也沒做什麼,沒什麼好寫的。

當我們提起萬一這次沒找到合法的途徑,你還會去捐嗎?

林萍抬著頭,想了一會,說:“我沒想這個問題,當時只想自己要救徐潔。”

林萍說,在捐肝之前,知道的不多,只是隱隱約約地覺得肝給人家一點,自己會長回來的。她考慮最多的,是那個特別懂事和可愛的小徐潔讓她看了實在心疼,自己這樣做可以幫到那個小女孩,這是她最開心的。別的什麼也不知道,也沒考慮過,就連膽囊也要割掉這樣的事,也是在做手術前醫生讓她簽字的時候,才知道的,當時把她都嚇住了。

“不過,現在讓我選擇的話,我還是把生命放在第一位,不管怎么樣,我也會給小女孩捐的。”不光林萍這樣說,連坐在邊上沙發里的婆婆,也插進來說,當然是小孩的性命重要。

林萍冷靜的態度出乎我們的意料。她說,自己可以把捐獻和因違法承擔法律責任分開來處理,這是兩碼事。

眾人眼中的林萍

丈夫王海文說,妻子有情有義,言出必行,是個不折不扣的熱心腸。在他的朋友圈裡,妻子的口碑是有名的,因此他常常感到面子十足。

他告訴我們這樣一件事,前幾年一個朋友一時失足,吸上了毒品。從戒毒所出來後,想換一個環境,他就把朋友接到家裡。這一住,便是4個多月。朋友毒癮發作時,常把家裡的床單撕破,碗碟打碎。妻子不僅沒有一句埋怨、責怪的話,還為他精心安排飯菜,經常陪他聊天、談心,在精神上鼓勵他戒除毒癮。

這次捐肝,王海文說妻子的個性他太清楚了,即便有“九頭牛也拉不回來了”。所以,看自己的反對起不了作用,在關鍵的時候,就支持她。

做手術前一天,妻子聽醫生說是要割掉膽囊,被嚇哭了,打電話給他,說是手術中的一些情況要比原先想像的複雜,手術後半年內不能做任何劇烈運動,不能從事體力勞動,需要靜養……

王海文表現得很男人,說“如果你決定不做,誰也不會怪你,要做,那你放心,我會盡到一個做丈夫的責任的,你就是在家不工作,我也養著你。”

王海文說,沒想到害怕過後,妻子還是勇敢地走上手術台,傻傻地堅持下來,兌現對徐家的承諾。

在婆婆毛水娟眼中,天生善良的兒媳婦就是個大好人。林萍家所在的團橋村外來人口多,外來務工人員的孩子經常在林萍家附近玩耍,有時難免惹點小麻煩。“我責備他們幾句,林萍聽到後總是勸說,孩子一樣可愛,他們更需要愛護。”“有一天,我對媳婦說,你的衣服怎么又穿在別人身上了,這么漂亮的衣服我也可以穿啊。林萍沒吱聲。晚上她微笑著給了我一雙嶄新的皮鞋。”事後婆婆才知道,這是她花了400多元錢新買的。

去上海手術前,婆婆發現媳婦把家裡的衣服、被子全翻出來洗了一遍,當時她就很納悶。後來才知道,手術後起碼要半年時間才能恢復,原來林萍事先把能做的家務做好。

在父母眼中,長女就是家中的頂樑柱。林萍媽媽說,家裡經濟條件不好,林萍的兩個弟弟沒有固定工作,30多歲才成家,婚事都是林萍一手操辦的。家裡用的彩電、家具都是林萍孝敬父母的。這個家全靠林萍撐著。

父親林裕明沒想到女兒這次膽子這么大,居然背著他們去上海捐肝救人。他和老伴除了心疼,只能這樣安慰女兒:答應別人的事,就應該想方設法辦好,你這次就做得很好!不過,千萬不要有下次了。

在女兒王林眼裡,媽媽是個大忙人。她從小在外婆家長大,直到7歲上學,才回到爸媽身邊。因為工作忙,林萍從沒像其他父母那樣接送王林上學、放學,即使是颳風下雨,王林也是獨自來往。

其實,王林一點沒有記恨媽媽。聽說母親要去捐肝,王林是家中最急的一個。但是,當媽媽真的做了捐肝手術之後,王林又是最牽掛的。

5月10日母親節那天,王林在學校主動給媽媽打來了一個深情的電話。原來以為騙了女兒會生氣不理自己,沒想到,女兒主動給她打電話,聽到女兒在電話里的這一聲問候,林萍哭了。她相信女兒一定會理解她的舉動。回到林萍的面前,當問到她女兒時,一直微笑著的林萍突然淚流滿面,哽咽著說:“我虧欠最多的,是我的女兒。”

林萍一家,在經歷了激烈的矛盾和衝突後,並沒有破壞原有的家庭關係,反而家人的感情更加親密和深厚了。

如今林萍被人稱為“無膽”英雄,不過她的開朗,做事情的方式,對生活的態度,還是和以前一樣,“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她以一個堅決的決定挽救了一個幼小的生命,她以慈愛的心腸贏得了社會的讚譽,她這種對待生活、對待生命的態度正是我們每一個人去效仿的,願林萍的愛能在我們每一個人中間延續。

慈孝心語::“我和徐潔都是O型血,讓我去醫院配對試試看吧。”就是這句話,看著特別懂事和可愛的小徐潔實在心疼,自己這樣做可以幫到那個小女孩,這是最開心的。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