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字

析字

修辭學上辭格的一種。即根據字的形、音、義,進行化形、諧音、衍義等的修辭手法。主要方式有離合、增損、借形、借音、切腳、雙反、代換、牽附等。如唐李白 《永王東巡歌》“海動山傾古月摧”,就是運用離合式將“胡”字析為“古”“月”二字。

釋義

詞目:析字
拼音:xīzì
解釋:
1.辨析字義。
··

《漢書·楚元王傳》:“苟因陋就寡,分文析字,煩言碎辭,學者罷老且不能究其一藝。”
2.修辭學上辭格的一種。即根據字的形、音、義,進行化形、諧音、衍義等的修辭手法。主要方式有離合、增損、借形、借音、切腳、雙反、代換、牽附等。如唐李白《永王東巡歌》“海動山傾古月摧”,就是運用離合式將“胡”字析為“古”“月”二字。參閱陳望道《修辭學發凡·積極修辭三·析字》。

概述

以字的型、音、義三個方面相契合相連帶的關係,隨即借來代替或推衍一種意思,來曲折表意的修辭方法。
析字格分化形、借音、衍義三種情形。
1、化形
是變換字型的析字。有分離合析字,增損析字和借型析字三種。
(1)離合析字
離合析字指離合字形,即在字形結構上進行分解變化,重新組合後而得出新的字,構造出一種臨時性新的意思的一種析字手法。如:
《紅樓夢》第五回:迎春的判詞: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這裡把孫紹祖的“孫”字離合為“子”和“系”兩個字,既有“你是”之意,又有暗指孫紹祖之意。
2.增損析字
增損析字指增損字形,即增添字形的一部分或減去字形的一部分,得出一個在該語境下合理的“新生字”,以期達到某種特殊的表達效果的修辭手法。如:
《紅樓夢》第十四回:那時官客送殯的,有鎮國公牛清之孫現襲一等伯牛繼宗,理國公柳彪之孫現襲一等子柳芳,齊國公陳翼之孫世襲三品威鎮將軍陳瑞文,治國公馬魁之孫世襲三品威遠將軍馬尚,修國公侯曉明之孫世襲一等子侯孝康;繕國公誥命亡故,故其孫石光珠守孝不曾來得。
··

庚辰本脂批云:“牛,醜也,清,屬水,子也。柳拆卯字。彪拆虎字,寅字寓焉。陳即辰。翼火為蛇;巳字寓焉。馬,午也。魁拆鬼,鬼,金羊,未字寓焉。侯、猴同音,申也。曉鳴,雞也,酉字寓焉。石即豕,亥字寓焉。其祖曰守業,即守夜也,犬字寓焉。此所謂十二支寓焉。
通過脂批我們可以看出,“柳”字用增損法,得到“卯”字;“彪”用增損法,得到“虎”字;“魁”用增損法,得到“鬼”字。這裡脂批揭示出原文中作者運用增損法和諧音法,將十二地支隱喻其中。
(3)借形析字
借形析字指借用整個字形來進行修辭活動,但只單單假借字形,最常見的是借用字形打比方。如:
《紅樓夢》第十六回:鳳姐笑道:“媽媽你放心,兩個奶哥哥都交給我。你從小兒奶的兒子,你還有什麼不知他那脾氣的?拿著皮肉,倒往那不相干的外人身上貼。可是現放著奶哥哥那一個不比人強?你疼顧照看他們,誰敢說個不字兒?沒的白便宜了外人。——我這話也說錯了;我們看著是‘外人’,你卻看著是‘內人’一樣的呢!”說著,滿屋裡人都笑了。趙嬤嬤也笑個不住,又念佛道:“可是屋子裡跑出青天來了!若說‘內人’、‘外人’這些混賬原故,我們是沒有的;不過是臉軟心慈,擱不住人求兩句罷了。”鳳姐笑道:“可不是呢!有‘內人’的,他才慈軟呢!他在咱們娘兒們跟前,才剛硬呢。”趙嬤嬤笑道:“奶奶說的太盡情了,我也樂了,再吃一杯好酒。從此我們奶奶做了主,我就沒的愁了。”
所謂的“內人”,是指舊時男子對自己的妻子的稱呼。而鳳姐在這裡借用“內人”作“自己人”的意思。和“外人”字面相對,所以可笑有趣。這是一種借形應境法。
2、借音
亦稱諧音,是諧和字音的析字。又分單純諧音的,利用反切的“切腳”,和利用順倒雙重“反切”的“雙切”三種情形。
(1)借音析字
借音析字即單純諧音,主要利用漢字同音或近音的條件,用其同音或近音字來代替本字,產生辭趣。如:
《紅樓夢》第二十二回:(賈政)然後也念了一個與賈母猜,念道:“身自端方,體自堅硬。雖不能言,有言必應。打一用物。”答案是硯台。
這裡用“必”借作同音的“筆”,表現出硯台與比的緊密關係,含蓄、委婉。
(2)切音析字
用這種方式的語言也稱作“切腳”,即利用反切上用做反切的兩音的,叫切音。如叫孔叫做窟窿便是。
3、衍義
是從字義出發,推衍的析字。分代換,牽附,演化三種情形。
析字:將文字的形體、聲音、意義加以分析,打破固定的語意,產生翻新的效果。在《菊花台》中:“愁,莫渡江,秋心拆兩半。”歌詞後半句“秋心拆兩半”指的就是“愁”字,這裡將文字的形體進行了變化,加深了歌詞的含意。就歌詞意境來看,因為“愁”是“秋”跟“心”的結合,隱喻如果被硬生生地拆散,可能再也回不去當初所想像的浪漫了。
(1)代換析字
是指換話達意的析字法。這常發現在引用的文中,是利用同義異詞現象的一種修辭法。如:
《紅樓夢》第一回:只因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絳珠草一株。時有赤瑕宮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
脂硯齋批語云:“細思‘絳珠’二字豈非血淚乎?”有“赤”點“紅”字,“瑕”點“病玉”,皆用代換手法。
(2)牽涉析字
牽涉析字也稱“牽連”,即隨語牽涉,是指利用字義之間的相連關係,仿照現成詞語臨時創造一個言語新詞的方法。如:
《紅樓夢》第十九回:黛玉笑道:“再不敢了。”一面理鬢。笑道:“我有奇香,你有‘暖香’沒有?”寶玉見問,一時解不來,因問:“什麼‘暖香’?”黛玉點頭嘆笑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配你;人家有‘冷香’,你就沒有‘暖香’去配?”寶玉方聽出來。
這裡“冷香”當指寶釵的“冷香丸”,但是“暖香”卻是黛玉根據“冷”、“暖”連用,且皆指溫度之意,推演得來的,是用牽涉法。這是黛玉打趣寶玉與寶釵的“金玉姻緣”之意。
(3)演化析字
演化析字指在表達隱含的寓意時,彎彎曲曲,演述得似乎有關連,又似乎沒有關連,必須細細推究才能明白的修辭手法,這就叫演化析字法。如:
《紅樓夢》第五回多次運用了演化法:
晴雯判詞:霽月難逢,彩雲易散。心比天高,身為下賤。風流靈巧招人怨。壽夭多因毀謗生,多情公子空牽念。
這裡的“霽月”意為雨後出月,演化出“晴”字;“彩雲”則是成花紋的雲彩,演化出“雯”字;這即是點明此為晴雯判詞,揭示她的悲慘命運。
4.舉例子
《紅樓夢》第二十二回:賈母笑道:“你在這裡,他們都不敢說笑,沒的倒叫我悶。你要猜謎時,我便說一個你猜,猜不著是要罰的。”賈政忙笑道:“自然要罰。若猜著了,也是要領賞的。”賈母道:“這個自然。”說著便念道:“猴子身輕站樹梢。打一果名。”賈政已知是荔枝,便故意亂猜別的,罰了許多東西,然後方猜著,也得了賈母的東西。
此處是先用代換析字法,“立樹梢”代為“立枝”,再用借音析字法,“立枝”借音作“荔枝”,是賈母的謎底;但“立枝”也可借音作“離枝”,也就演化為脂硯齋庚辰本批語所云:“所謂‘樹倒猢猻散’是也。”暗示了賈家的敗落。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