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衛當官II

李衛當官II

《李衛當官Ⅱ》是《李衛當官》系列電視劇的第二部,由徐崢執導,徐崢、孫菲菲、唐國強等主演。該劇從李衛前往蘇州任織造一職說起,揭開八爺黨的黑幕。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劇照劇照
雍正登基,內外交擾,邊亂烽起,國庫空虛,吏治腐敗,朋黨囂張。西北年羹堯手握六十萬大軍向新皇要權要餉!八爺允祀勾聯朝野,黨徒遍布天下。新朝危在倒懸。為扳倒八爺黨,鞏固新政,雍正把李衛派到八爺黨嚴密控制的兩江任蘇州織造,追查上自內務府下至蘇州縣貪墨大案,一進入江蘇的李衛就被江蘇巡撫閔靖元的暗探緊緊盯上了。剷除了八爺黨後,李衛又被派到了年羹堯統轄的西北,李衛與年羹堯一方面是生死之交的摯友,另一方面又成了政治上你死我活的對手。

分集劇情

第1集
雍正登基四個月,手握六十萬大軍的年羹堯要雍正欽命他為西北撫遠大將軍。與此同時,八爺他們也沒有閒著,拚命地聚斂錢財,整個江南的稅賦被八爺的黨徒所掌控著,以至雍正平定西北叛軍竟拿不出銀子以做軍餉。面對如此艱難的時局,雍正採取忍受之策,將西北撫遠大將軍交給了年羹堯,同時也將戶部和首輔軍機大臣的職位交給了八爺。深謀遠慮的雍正暗中卻派李衛查八爺黨控制的內務府帳目。賭場裡,李衛通過賭博使內務府會計司郎中圖拉輸得血本無歸後,逼迫圖拉道出了內務府裡面還有小內府的秘密,並將帳本交給李衛查閱。李衛連夜將帳本送進宮中呈給了雍正。雍正見到內務府的帳本,方知八爺他們已將內務府掏空了。雍正決意從八爺控制嚴密的江南入手,查清八爺黨貪污稅銀的事實。於是派李衛擔任蘇州織造,在江南八爺的地盤上釘上一個釘子。
第2集
李衛在去蘇州前,十三爺將一個玉扳指交給了李衛,要他丟了命也不能丟了扳指。可是李衛的好奇心使得他在古玩店裡給扳指估價時,被正巧在古玩店裡的飛燕以假換真地換走了李衛手中的價值連城的真扳指。李衛和小滿到處尋找飛燕,想索回扳指,但飛燕早已不見人影了。李衛只好準備前往蘇州赴任。李衛決定先帶著小滿和石榴,化妝成要飯的叫化子,悄然前往蘇州。八爺得知雍正派李衛擔任蘇州織造,指示兩江總督福桐和江蘇巡撫閔靖元不許李衛在江蘇站穩腳跟,想辦法將李衛趕出江蘇。並按歷年規矩到年底時,將兩江三省的帳本對帳之後銷毀掉。福桐親自從江寧來到蘇州,指揮閔靖元和程一山他們來對付李衛。李衛一踏上蘇州,便被福桐的人監視了。飛燕將從李衛手中換來的扳指送給江南老爹,可扳指卻被漁販子焦大偷走送給了滸墅關的陳督監。滸墅關只是江南貪墨稅銀的一個點,李衛他們來到滸墅關前,想摸清滸墅關貪污稅銀的詳情,以此打開查辦江南貪污案的缺口。
第3集
就在李衛來到滸墅關時,飛燕她們竟也化裝成李衛來到了滸墅關,她們一是想拿到滸墅關苛扣漁民稅銀的證據,以便交給李衛做為查案的證據,二是想從陳督監手上拿回那個扳指。狡猾的閔靖元和原蘇州織造海寧為了對付李衛,下令關閉滸墅關,要李衛無法摸清滸墅關到底一天能收揉少稅銀。飛燕帶著金鼠他們見滸墅關閉關,便硬性闖關。假冒李衛的飛燕盤問陳督監苛扣稅銀和扳指的去向。得知滸墅關每天罰銀達六千多兩,但帳單卻分為兩張,一張寫著八十多兩,一張寫著五千七百多兩。而那個扳指卻被陳督監送給了閔靖元。暗處的李衛將這些全都看在眼裡。飛燕將陳督監捆起來帶走了。因為城門已經關閉,飛燕她們只得帶著陳督監躲進了玉蘭樓。李衛也追到了玉蘭樓,並化妝進去。陳督監告訴飛燕送給閔靖元的扳指被閔靖元藏在密室里。這時閔靖元和程一山已帶兵將玉蘭樓包圍起來了,他們的目的不是抓飛燕她們,而是藉機殺掉陳督監,一是滅口,二是栽贓到李衛身上。就在官兵們要抓到飛燕她們時,李衛出現在飛燕面前,並帶她們逃出玉蘭樓。
第4集
李衛在不暴露真實身份的情況下,從飛燕手中要來陳督監,本以為能將陳督監從玉蘭樓帶出去,做為查辦江南貪污案的證人。但是,事與願違,陳督監還是被閔靖元的官兵殺掉了。福桐讓閔靖元給皇上上摺子參李衛,罪名是“無故索拿滸墅關督監陳大可,而後不經審結便殺於私刑”。李衛意識到自己的對手故意陷害自己,決定在與海寧交接蘇州織造的帳目時,從海寧身上打開查案的缺口。李衛請海寧喝茶喝酒,給閔靖元他們造成了海寧與李衛徹夜長談的假象,以打亂閔靖元他們的陣腳。原蘇州織造府的錢師爺將李衛與海寧交談的情況密報給了閔靖元。李衛與海寧交接帳目後,並未從帳目上發現什麼。李衛意識到福桐他們又會象殺陳督監那樣殺掉海寧,便連夜到海寧府上,想將以請海寧喝酒為由將海寧請到織造府保護起來,可是海寧執意不見李衛,更別說到織造府去。但福桐按照八爺的旨意殺掉了海寧,並放風說海寧是喝酒過度而死。李衛剛到手的線索就被福桐他們掐斷了。福桐和閔靖元為了再給李衛一個下馬威,請李衛到府衙去議事。
第5集
在巡撫衙門裡,李衛面對眾多貪官對自己的嘲笑和威脅,他不慌不忙地應對,並一針見血地指明海寧是被人害死的。李衛在陳督監和海寧相繼被殺後,決定找到滸墅關唯一證人馬班頭。而閔靖元參李衛殺陳督監的摺子到了雍正手中。雍正明白依李衛一個人的力量是難與江南的貪官們抗衡的,於是借核查李衛殺陳督監一案,派去了有糊塗王爺之稱的果親王前往蘇州,明里是查辦李衛殺陳督監一案,暗裡是幫助李衛查辦江南貪污案。八爺得知果親王要去蘇州,便前往親王府上試探,果親王巧妙地騙過了八爺。閔靖元他們為了更進一步逼李衛離開蘇州,又生一條給李衛製造麻煩的毒計。他們得知李衛的母親和夫人要來蘇州,便買通了一個算命的雜毛老道,在半路上給李母算命,讓李母趕緊修家廟為李衛避血光之災。李母相信了雜毛老道的話。李衛得知果親王來蘇州,便獨自提前迎接果親王,李衛發現果親王也戴著一個跟十三爺送給自己的那個玉扳指一樣的扳指。
第6集
閔靖元帶著眾官員迎接到了果親王,將果親王安在隨園下榻。程一山搶在李衛之前找到了馬班頭,讓馬班頭在果親王審理李衛殺陳督監案子時做假證,以置李衛死地。果親王在審理李衛殺陳督監一案時,竟然睡著了。果親王帶走馬班頭,草草結束審案去看戲去了,弄得閔靖元和李衛都如墮五里煙霧之中。飛燕前去閔靖元的密室將欲將扳指偷出來,偷扳指時,飛燕發現閔靖元密室里也有一本論語,也就是江南貪污稅銀的黑帳。飛燕為了逃避閔靖元的官兵追捕,帶傷躲進了李衛的織造府,被岳思盈相救。李母則與錢師爺商量著如何弄到銀子修家廟。
第7集
飛燕將從閔靖元密室里偷回來的扳指交給了岳思盈。官兵追到了李衛府上來抓飛燕,被李衛趕了出去。李衛見到受傷的飛燕,才認出飛燕就是在滸墅關假冒自己的人,錢師爺告訴李母修家廟怎么也得花五千兩銀子,李母一下子發愁了。她全然不知這是閔靖元他們利用錢師爺來給李母設下陷阱。閔靖元打算將岳思盈父親是八爺黨的事拌出來,要李衛顧及岳父的聲名而不敢深查江南的貪污案。李衛則一門心思想著查案,他想進海寧府搜查,希望能找到一絲破案的線索,但他又不能擅自進海寧府搜查,於是想到了果親王,只有拿到果親王這位欽差的手諭,才能搜查海寧府。可是閔靖元已派人搶在李衛之前搜查了海寧府,但他們漏掉了海寧的一個鎮紙,關鍵是這鎮紙上有海寧寫的幾個字:七家論語皆出我海寧自嘲江南老爹為感謝李衛救飛燕之恩,托石榴帶回了岳子風的一個花瓶和一本論語,那論語實際上是康熙五十八年的一本貪污黑帳。李衛不明白自己從海寧府中搜到的鎮紙上幾個字的意思,將鎮紙拿給果親王看,果親王雖不太明白,但也感其中大有文章,並以此敲打了一下閔靖元,閔靖元一聽果親王問七家論語皆出我的事,心裡發了慌。岳思盈見到父親留下的花瓶,特別是見到那本論語陷入了沉思之中。
第8集
岳思盈決定沒弄清父親留下的帳本是怎么事前,不告訴李衛此事。而果親王則派唐大元從書攤上弄來一些論語,想從中找出答案來。李衛也派小滿弄來一大堆論語,可是研究了半天也不明白海寧所寫的字的意思。而岳思盈已經從父親那本書上發現是記的帳目。閔靖元將岳思盈約到了松鶴樓,以替岳子風編文集為名,告訴岳思盈,岳子風實際是八爺黨的人,岳思盈大驚。當閔靖元從岳思盈口中得知當年那本論語現在在岳思盈手裡時,也大吃一驚,執意要岳思盈將帳本交出來。岳思盈拒絕了閔靖元的要求。果親王在與飛燕玩牌時,故意透露出押送馬班頭進京的時間。飛燕將這訊息告訴了李衛後,李衛讓小滿化妝成小王爺,將證人馬班頭在閔靖元動手殺之前劫持到手。
第9集
馬班頭一直以為小滿是真的小王爺,一老一實是告訴小滿是要故意做假證證死李衛。李母被錢師爺的圈套套中了,從錢師爺手裡拿了五千兩織造府的銀子去修家廟。並且還是委託錢師爺去全權辦理。閔靖元得知李母已經動了公銀,便馬上決定向皇上參李衛貪污公銀之事。李衛和小滿演著雙簧審問馬班頭和另幾個滸墅關上的差役,他們將關上貪收稅銀的事全部交待出來。李衛將查明滸墅關貪污稅銀上摺子給了皇上。閔靖元的殺手企圖半路上將李衛送往北京的摺子搶走,但搶到手的卻是李衛寫的幾個字:閔靖元,你跟我玩還嫩了點李衛和小滿發現岳思盈與閔靖元在松鶴樓會面。
第10集
岳思盈終於向李衛道出了父親留下的那本論語的秘密。李衛也明白原來所謂七家論語就是七家貪污黑帳。岳思盈告訴李衛,閔靖元還要約她去撫衙,李衛與岳思盈商議利用這機會,到閔靖元的密室里看究竟,因為飛燕就在密室里見過論語。可是當閔靖元帶岳思盈走進密室,密室是閔靖元精心重新布置的,根本就沒有飛燕所說的作為帳本的論語。江南老爹給李衛講述了他是怎樣得到岳子風的花瓶和論語,是怎樣親眼見到岳子風被殺手所殺。就在岳思盈與閔靖元為交換論語爭執著時,程一山帶官兵來企圖抓走岳思盈,被閔靖元嚴厲阻止,飛燕乘勢救走了岳思盈。雍正收到了福桐、閔靖元參李衛貪污五千兩公銀修家廟的摺子。知道李衛又掉進了江南貪官們設計的陷阱,但又不得不查個水落石出。八爺這時也打算派年希堯前往蘇州提前對帳銷帳。於是雍正來了個順水推舟,派年希堯前去蘇州查辦李衛貪污公銀修家廟的案子。就在福桐、閔靖元他們認為李衛必因貪污公銀而難保性命時,李衛也急著想辦法將五千兩銀還回織造府的帳上去。
第11集
李衛決定去找果親王借五千兩銀子還到織造府上的帳上去,果親王提出下棋,只要李衛贏了就借銀子給他,結果李衛贏了,可果親王提出要李衛將十三爺給他的那個扳指押在王爺這裡,李衛無可奈何將扳指押給了果親王。而福桐他們不理解為什麼果親王審完陳督監的案還不回京,但到果親王的住所來試探。福桐、閔靖元和程一山按八爺的旨意,準備在年希堯到蘇州的半路上將年希堯殺掉,拿到年希堯手上那本總帳,然後對帳銷帳。李衛也猜測到年希堯來蘇州的半路上會有人要刺殺他,讓岳思盈和飛燕她們前去驛站保護年希堯,並奪取他手上的那本帳。果親王則暗中派出唐大元前往驛站,也是一保年希堯的命,二奪帳本。李衛要錢師爺重新做帳還錢,錢師爺只得照辦,錢師爺為了保命,只得反過來幫助李衛。飛燕為了幫李衛,執意重新進閔靖元的密室去偷帳本。
第12集
飛燕被閔靖元抓住了。福桐見沒能殺掉年希堯,便要年希堯儘早對帳銷帳。但年希堯藉口先要完成皇上交辦的審理李衛貪污案,遲遲不肯對帳銷帳。果親王以要飛燕教自己玩牌為由,從閔靖元手裡要回了飛燕。就在李衛面臨官司面臨查案不順時,任南坡和顧盼兒從西北來到了江南。幫助李衛查辦江南案。年希堯設計讓殺手偷到一本假帳,並摸清是閔靖元的人要暗中要殺死自己,於是多了幾分警惕。李衛親自登門找年希堯,表面上是要年希堯秉公執法審理自己的案子,實際上是暗示是誰想殺年希堯,年希堯那本帳並不在李衛和閔靖元手上,而是被另外不明之人拿走。年希堯明白了皇上並不是只派了李衛一個人來查江南貪污案。
第13集
年希堯仍以種種理由不肯對帳銷帳,因為他想藉機摸清江南到底有多大油水,並乘機為在西北的大哥年羹堯弄一筆軍餉。年希堯開始審理李衛貪污案,閔靖元、程一山,果親王都一同審理。審來審去,變成了李衛和果親王相配合,刺中閔靖元他們對帳銷帳的根本。最後給李衛定了個挪用公銀的罪名。李衛在任南坡的點撥下,利用錢師爺去福桐他們那裡挑撥離間,以製造福桐他們的內訌。
第14集
年希堯將審理李衛的摺子呈給皇上後,便向閔靖元福桐提出要軍餉的條件,福桐閔靖元不同意,而八爺那邊催得急,於是福桐一邊報告八爺年希堯要軍餉的事,一邊物色人再次行刺年希堯。李衛利用錢師爺到福桐閔靖元他們面前挑撥離間,結果老謀深算的福桐並未上當。李衛從果親王手裡要回了唐大元得到的年希堯那本論語。這時,皇上降旨,罰李母討飯十天,以示對她挪用公銀修家廟的懲罰。
第15集
李衛來到年希堯住處,將年失去的那本論語還給他。李母也開始了她為期十天的討飯生活。果親王卻暗示閔靖元手中有本用作帳本的論語。李衛要錢師爺退出那五千兩修家廟的銀子。福桐他們設宴請年希堯,雙方就軍餉和對帳銷帳討價還價,年希堯提出要五百萬兩,而福桐只答應二百萬兩,雙方爭執不下。福桐要程一山物色到年希堯身邊的侍女紅兒來毒殺年希堯。
第16集
李母討飯得嘗人間酸辣。不料遇上果親王在松花江鶴樓,果親王請李母吃飯,並約定要請李母到家裡吃飯,但一直沒有讓李母知道自己就是果親王。李衛親自來到福桐府上,公開說明他已經掌握了閔靖元和海寧貪污的證據,也就是向福桐公開叫板了。八爺接到福桐呈報年希堯要軍餉的事,八爺同意給年希堯銀子。岳思盈卻與年希堯談起交易,要年希堯配合對帳銷帳,李衛幫他從皇上那裡要到在江南設立西北糧餉轉運衙門。福桐決定捨棄閔靖元,因為他知道李衛已經盯上的閔靖元。他要程一山從閔靖元那裡將海寧的一本帳和他自己保留的一本帳拿來,並要閔靖元從岳思盈那裡拿回岳子風那本舊帳。福桐要程一山通知其他幾家江西巡撫,安徽巡撫,以及兩省的布政使前來蘇州對帳銷帳,同時要程一山去安排紅兒毒殺年希堯。
第17集
福桐表面上答應了年希堯的要求,而程一山卻已按福桐的指意,找到了紅兒,將一瓶叫“不過旬”的延緩毒藥交給紅兒。李衛從任南坡和顧盼兒那裡得知,自己的岳父被殺那年,與岳父交往很深的安徽巡按李子卿也辭官失蹤了,出家在一個寺院裡。李衛派人四處尋找李子卿,因為找到他,就能查清當前的黑帳內幕。紅兒往年希堯的茶碗裡投毒時,被年十一發現了。年希堯來了個將計就計,要紅兒告訴福桐他們,就說年希堯已經喝下了毒藥,同時年希堯又讓年十一滿城找郎中,放出自己生重病的風聲。李衛帶著小滿來到了空靈寺,李子卿將他們請出了自己的禪房。果親王和唐大元也來到了空靈寺,進了李子卿的禪房,李子卿開口講出當年江南是如何貪污、如何對帳銷帳的內幕,之後運氣圓寂了。以至程一山帶領的官兵撲到空靈寺抓李子卿時,只見到死去的李子卿。
第18集
果親王通過李子卿了解到了江南貪官黑幕,巧妙地安排李衛去行動。要李衛先到江西巡撫裕隆那裡探明情況。李衛從古董店弄了幾幅假唐伯虎的畫,乘裕隆不在時,前往裕隆住的客棧。安徽巡撫杜之貴帶著帳本前來蘇州,但他不急於進城,他知道李衛和果親王都在蘇州,擔心這次對帳銷帳會出事,但在城邊的客棧先住下,以探聽虛實。李母討飯討到了安徽巡撫杜之貴住的客棧,被杜之貴手下的人抓住,杜之貴一見是李衛的母親,不但不為難李母,還請李母大吃一頓,還認李母為老姐姐,杜之貴已感八爺的勢力不行了,於是抓住此機討好李衛。
第19集
李衛花言巧語,終於在裕隆的小妾手上看到了裕隆帶來的論語,裕隆回來見到李衛送是假畫,又聽小妾說李衛看到了論語,心裡不免緊張起來。果親王一邊安排著如何摸清福桐的底細,一邊給皇上上摺子,為岳思盈的父親之死講明原因。杜之貴跟著李母,帶著一大堆禮品,來到李衛府上。福桐已明白果親王就是來幫李衛查案的,他決定不能按八爺以前的老規距來對帳銷帳了。但他仍然要程一山在木瀆山莊準備銷帳。李衛回到府上,一見杜之貴竟送上門來了,因為李子卿已經告訴果親王,當年就是杜之貴出賣了岳子風,所以八爺才派人殺了岳子風。李衛將杜之貴帶到一小屋裡開始盤問杜之貴。
第20集
李衛從杜之貴口中了解到今年對帳銷帳的七家主人和地點。岳思盈見到杜之貴,拔劍要殺掉出賣父親的仇敵時,被李衛制止。福桐這時開始將幾家的帳都往自己的手上收。他準備自己手中的六本帳與年希堯手中的一本帳,六對一地對帳銷帳。並決定要除掉已經暴露的閔靖元。他認為只要殺了閔靖元,年希堯在銷完帳後也死了,那江南官場又清靜了,雍正也拿他們沒辦法。李衛和岳思盈夜訪閔靖元。李衛知道閔靖元也會象陳督監和海寧一樣,命已難保,福桐要對他下手。於是在怒斥閔靖元之後離去。李衛一走,福桐和程一山帶人來到閔靖元府上。在福桐的逼迫下,閔靖元只得服下毒藥,葬身在一場大火里。福桐隨後給朝庭上摺子,說閔靖元在撫衙起火時,因搶救公文以身殉職。閔靖元的死嚇壞了杜之貴,他帶著帳本來到李衛府,硬要把帳本交給李衛,然後離開蘇州,回安徽等候皇上的發落。不料,李衛並不想要杜之貴的帳本,他要杜之貴還是按福桐的要求,把帳本給福桐送去。
第21集
杜之貴將帳本給福桐送去後,福桐告訴了他具體銷帳的地點和時間。杜之貴馬上報告了李衛。但岳思盈懷疑福桐會不會單獨跟年希堯對帳銷帳,而木瀆山莊只是用來障人耳目的。李衛為了能在木瀆山莊一舉抓獲福桐一幫貪官,找果親王要扳指,以便調來八旗兵。而果親王卻說他要離開蘇州了,在木瀆山莊擺宴席,答謝一下在蘇州的四品以上的官員。這一下把李衛也弄糊塗了。果親王去了木瀆山莊,唐大元才將果親王來蘇州的真實目的和雍正要他保護李衛的旨意告訴了他,並一起前往崑山搬兵。年希堯在果親王的隨園裡,得知果親王已對福桐他們對帳銷帳之事了如指掌後,便答應配合果親王和李衛來端掉福桐這幫貪官。他不僅得到福桐的五百萬兩銀子,還得到雍正特準的江南西北糧餉署理衙門。
第22集
木瀆山莊裡,果親王將前來銷帳的福桐、杜之貴、裕隆、以及江西安安徽的布政使等人都請到酒桌前坐下,單等李衛和程一山來了就開席。這時的李衛正在福桐與程一山較量著。程一山將手中的帳本投入火中,李衛情急之下抽過唐大元的劍將程一山殺掉,從火中搶出了帳本。李衛帶著帳本來到木瀆山莊,福桐見程一山沒來,想藉故親自去請程一山離開,但被果親王硬留下來。木瀆山莊裡,展開了一場精彩激烈爭鬥,最後以福桐發瘋,其他貪官被捕為結局。八爺他們得知江南的勢力完了,便想到西北地盤上撈回來,因為年羹堯在西北正在賣官,他們要從年羹堯手中將陝西巡撫搞到手。江南貪污案的破獲,李衛一家高興的等著雍正對李衛的獎賞。
第23集
八爺為了挑撥雍正與年羹堯的關係,命西安布政使胡期恆回西北後就將年希堯被李衛抓起來的訊息通報年羹堯。可八爺沒想到雍正放了年希堯。年羹堯在西北驕狂無忌,他遲遲不與叛軍決戰,就是想以此來要挾雍正,不斷滿足自已的私慾。年羹堯將雍正派到身邊的軍前襄辦都興阿以勾結叛軍為由殺掉了。雍正一下子失去了在西北的耳目。深謀遠慮的雍正想到了李衛。李衛跟年羹堯當年同為潛邸的奴才,有兄弟之交,讓李衛到年羹堯那裡去,可以時時提醒敲打一下年羹堯。就要李衛一家人在蘇州果親王的隨園裡喜慶地吃著叫化雞時,李衛接到了皇上的聖旨:革去蘇州織造,降至六品,回京簡用。年羹堯得知李衛被罷了官,立馬派人給李衛送去禮物和銀兩,並告訴李衛,只要他願來西北,在他年羹堯那裡,李衛還是四品官。李衛不離開江南回京,他一家人留在太湖,跟漁民們一起打魚織網,他嘴裡說一輩子也不當官了。十三爺派人送信要他回京,他看都沒看一眼就將信差打發走了,並要信使告訴皇上和十三爺,打死他李衛,李衛也不會再當官了。年羹堯派來的人,他只收了年羹堯送給他的骰子,退掉了銀子。
第24集
十三爺見李衛不肯進京,便親自從京城來到太湖找李衛。漁市上,李衛正在叫喊著賣魚,頭戴斗笠的十三爺出現在李衛面前。在十三爺的勸說下,李衛同意跟他一起回京。李衛從十三爺嘴中了解到現在的年羹堯已不象從前的年羹堯了,而雍正的意思是要李衛到西北給年羹堯當軍前襄辦,並且要年羹堯開口讓李衛去當。年羹堯在沒有皇上的旨意下,私自進京。他表面是要報銷軍費,實際上是試探雍正對他到底能恩寵到什麼程度。按大清律法,無旨進宮是死罪,年羹堯這樣做,給雍正出了個大難題。回京路上,年羹堯找藉口罷掉了陝西巡撫琦良的官,琦良便與都興阿的兒子密謀殺掉年羹堯。李衛接雍正的旨意,到西北一是要將年羹堯賣陝西巡撫的官職搞到手,而不能讓八爺的人買走,二是要敦促年羹堯儘快與叛軍決戰。八爺給胡期恆三十萬兩銀子,要他一定賣到陝西巡撫的位子,這樣八爺他們就能在丟了江南後,要西北重新找回地盤。胡期恆的小妾葉兒是八爺的人,為了完成八爺的使命,葉兒開始動用她的心計和美色。李衛帶著從江南搞來的那五百萬兩銀子,做為給年羹堯的軍餉,前往保定,阻攔年羹堯無旨進京之舉。李衛和小滿來到蓮花寺等候年羹堯。而琦良則找到都興阿的兒子,要他在蓮花寺內殺掉年羹堯。
第25集
李衛和小滿一到蓮花寺,寺內方丈慧空便找到李衛,告訴他年羹堯不能來寺內住,因為剛倫已帶殺手埋伏在寺內,滿寺都是殺氣。李衛了解年羹堯的脾氣,知道很難阻止他來蓮花寺住,於是去找直隸總督李維鈞,可是到了李維均處,竟看到了剛倫。李衛沒有辦法,只得連夜出保定城,半路去攔截年羹堯。攔到了年羹堯後,年執意要去蓮花寺,李衛百般勸說,硬是想出辦法將年羹堯勸到了涿州。剛倫沒有殺成年羹堯,琦良要他乘年羹堯招衛兵之際再想辦法混進年的軍中,找機會殺年羹堯。在涿州,李衛將五百萬兩銀票給了年羹堯,並等到了雍正的聖旨,讓年羹堯進京。年羹堯進京後,真得就在雍正面前提出要李衛當西北軍前襄辦,並要雍正同意西北官員的任免一概由他年羹堯說了算。雍正為了大局,只得應允了年羹堯的要求。
第26集
雍正要李衛從年羹堯手中買到陝西巡撫一職,還要他想辦法讓年羹堯入冬前與叛軍決戰。但當李衛跟年羹堯談到打仗和推薦陝西巡撫時,被年羹堯擋了回去,還給李衛來了個約法三章:在用人,用錢,用兵的事情上,不許李衛過問,如插手這三件事,他真有可能象殺都興阿一樣殺了李衛,還振振有詞是按軍法處置。李衛裝病不想去西北,他發現年羹堯完全不是當年的年羹堯,他倒不是怕年羹堯真的殺了自已,而是怕年羹堯真的有違皇上,自己放不下與年羹堯多年的交情。但在十三爺的勸告下,李衛只得帶上母親和思盈、小滿前往西北。果親王也告訴李衛,說他也要去西安,去逮一種蛐蛐。琦良讓人在西安散布年羹堯賣官,李衛聽說陝西巡撫要價三十萬兩銀子,可十三爺只給了他十萬兩。怎樣才能按雍正的旨意將陝西巡撫弄到手,成了李衛一個最頭痛的事了。
第27集
李衛到年羹堯設在西安軍中衙門,一看,果然買官者甚多,知縣到巡撫,都將銀子交給年羹堯手下的人。琦良則是故意從中製造混亂,想用年羹堯賣官的事來搞垮年羹堯。葉兒為了幫八爺將陝西巡撫的位子買到手,想出英雄救美人之計來接近勾引年羹堯的兒子年之富。年之富要葉兒切不可參與公開的買官之事。果然,年羹堯突然來到了買官的現場,當著李衛的面,當場將前來買官的官員罵了一通後,沒收了他們送來的銀子充公,並永不許錄用。誰都沒想到,年羹堯讓自己的心腹三醜在悅來客棧悄悄地設下了收銀子買官的辦事處。葉兒決定帶上八爺給的銀子,親自前往悅來客棧找三醜買官。李衛則在跟年之富喝酒時,從年之富口中也得知年羹堯在公開場所那只是做做樣子,背地裡讓三醜在悅來客棧收銀子的秘密。
第28集
李衛和小滿來到悅來客棧,正好遇見葉兒來客棧給三醜送銀子。葉兒除了送銀子給三醜,同時還用女色迷住了三醜。李衛摸清葉兒送了三十萬兩銀子買陝西巡撫,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而琦良眼看年羹堯賣官得逞,也急著想對策,決定去找果親王想辦法。果親王讓琦良去找李衛,要他們兩個人聯合起來對付年羹堯。李衛讓琦良派的關中富商去悅來客棧,拚命地抬高陝西巡撫的價錢,逼迫葉兒退出來。但是沒想到葉兒除了勾引上了三醜,還決意要將年羹堯征服。李衛一邊忙著對付年羹堯的賣官,一邊要催著他與叛軍決戰。可年羹堯以找不到叛軍主力為由,並且跑到寺廟去求籤決定什麼時候打仗。李衛不得不陪年羹堯去寺廟,而葉兒也追到了寺廟,她提前到了寺廟,用錢買通的方丈,要方丈按她的意思告訴年羹堯與叛軍的決戰最早也只能放到明年開春。這一下子李衛更著急了。
第29集
年羹堯燒完香,在山路上遇上了其實是在等著他的葉兒,年羹堯一見到葉兒,便被葉兒的美色傾倒了。而李衛知道葉兒正在為將陝西巡撫買到手而忙碌著,一旦葉兒勾引上了年羹堯,李衛要想拿到陝西巡撫幾乎不可能了。李衛極力勸說年羹堯不要沉溺於葉兒的美色,幾乎快要說服了年羹堯時,葉兒拿著一紙休書出現在年羹堯面前,李衛的一番遊說便化作了煙雲。年羹堯爽快地答應讓胡期恆當陝西巡撫。李衛不顧一切找到胡期恆,指明他是能三醜送了銀子,送了年羹堯女人才得到陝西巡撫的位子。胡期恆沒辦法,只好招供出葉兒是八爺黨的人,買陝西巡撫是八爺的意思。李衛每天只能處理軍中喝酒打架的事,干涉不了年羹堯賣官和打仗的事,氣得李衛讓鬧事的官兵拿大頂。李衛找到副帥岳鍾麒,了解到只要有了年羹堯的銀令牌才能調動西北幾十萬大軍與叛軍決戰,李衛開始一邊拚命尋找叛軍主力,一邊思索著怎樣才能從年羹堯那裡拿到令牌。李衛卻帶人將葉兒和三醜當場捉姦在床,逼葉兒和三醜寫下自供狀,要葉兒跟年羹堯講不能讓胡期恆當陝西巡撫。
第30集
葉兒害怕李衛將自供狀交給了年羹堯,害怕失去了好不容易找了自已所愛的人,便以胡期恆不適合當巡撫為由,要年羹堯不要將陝西巡撫的位子給胡期恆。三醜殺了年之富。而葉兒又設計,以三醜調戲自己為由,讓年羹堯嚴明軍紀為由,在軍前處斬了三醜。李衛逼年羹堯打仗,年羹堯認為只要李衛找到叛軍主力就打,李衛只好派剛倫去大漠裡尋找。李母為了幫果親王找到蛐蛐,獨自進大漠找蛐蛐,不料被叛軍抓住了。剛倫尋找叛軍,救出了李母,自己卻死在叛軍的劍槍之下。
第31集
李母從大漠回到了家中,李衛從李母嘴中得知剛倫的死和剛倫臨死前告訴叛軍主力就在西梁海。剩下就是怎樣得到年羹堯的令牌,以調動大軍作戰。李衛找到年羹堯,企圖說服年羹堯出兵。年羹堯在葉兒的挑唆下,不但不出兵,還勸李衛不要學都興阿,否則全象殺都興阿一樣殺掉李衛。李衛氣急敗壞地離開了年羹堯的軍帳。李衛與任南坡他們想辦法怎樣能拿到年羹堯的令牌,因為指望年羹堯主動出兵已是不可能了。最終想出只有把年羹堯灌醉了,偷出令牌,讓岳將軍率軍與叛軍主力決戰。可是年羹堯是海量,根本不易灌醉。李衛找到了葉兒,指出她是八爺黨的人,是她殺了三醜和年之富,並以還在手上的自供要挾她,條件就是要葉兒配合他放任南坡,將年羹堯灌醉。果親王叫唐大元配合著岳將軍隨時出兵,單等李衛拿到令牌。酒宴上,李衛和任南坡變著法讓年羹堯喝酒,加上葉兒的勸酒,終於將海量的年羹堯灌得個爛醉如泥。
第32集
李衛拿到了年羹堯的令牌後,交給了一直在外守侯著的小滿,小滿將令牌傳至岳將軍。等到年羹堯酒醒後,前線已傳來勝利的捷報,叛軍主力全部被消失。年羹堯大怒,責問李衛為何偷走令牌。李衛說因為年之富被叛軍抓住,而年羹堯又大醉不醒,為救年之富,李衛只得私自拿走令牌,與叛軍開戰。年羹堯啞巴吃了黃連,有苦難言。西北戰事已完,果親王帶著李母和岳思盈、小滿回到了北京王爺府。李衛則陪同年羹堯進京。但行止保定,雍正的聖旨便到了,革去了年羹堯撫遠大將軍之職。任南坡勸年羹堯給皇上上一個請罪的摺子,但自負的年羹堯卻早已上了請功的摺子,任南坡認為年羹堯必死無疑了。果然皇降旨,賜死年羹堯,並由李衛監藥收屍。李衛沒想到皇上會處死年羹堯,念自己與年羹堯多的兄弟情,李衛摔碎了藥瓶,進京求情。李衛找到十三爺,找果親王,都無濟於事。李衛親自找到雍正替年羹堯求情,求免除年羹堯一死。可是治國治法,不容情面。雍正沒有答應李衛免除年羹堯一死的要求。刑場上,李衛感情複雜地看著年羹堯和追隨而來的葉兒雙雙自刎劍下。就在李衛情緒低落地回家的路上,小滿跑來告訴李衛,岳思盈懷孕了。結婚多年的李衛,終於有了自己的孩子,李衛一下子從沉重之中跳了出來,欣喜若狂地朝家裡奔去。(大結局)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備註
李衛 徐崢

配音:原音

岳思盈 孫菲菲

配音:金雁

雍正 唐國強

配音:原音

果親王 孫寶光

配音:李立宏

李母 李小燕

配音:原音

石榴 舒暢

配音:紀元

岳小滿 楊昊飛
年羹堯 杜志國

配音:陸建藝

十三爺 王輝
八爺 王繪春

配音:齊傑

九爺 苗海忠

配音:陸揆

十爺 劉魁

配音:宣曉鳴

任南坡 李屹
顧盼兒 譚小燕

配音:扈茜茜

飛燕 李家逸

配音:李桃李

閩靖元 王躍晉

配音:原音

福桐 趙雍
江南老爹 李慶祥

配音:齊傑

葉兒 李艾佳

配音:李桃李

圖拉 杜泓君

配音:程寅

錢師爺 王振奎

配音:程寅

海寧 王志剛

配音:曲敬國

金鼠 方野

配音:田 波

年希堯 任仕一
胡自合 程一山

配音:宣曉鳴

杜之貴 尹明

配音:李立宏

陳督監 孫小飛

配音:李立宏

高勿庸 盧東來

配音:程寅

年之富 宗峰岩

配音:陸 揆

唐大元 鄭培峰

配音:陸揆

琦良 馬兆剛
劉 溯 年三

配音:嚴明

單驍男 岳鍾麒
剛倫 孟翔宇
紅兒 呼延曉輝

配音:李桃李

裕隆 張平

配音:程寅

方煥章 魯銀祥
當鋪掌柜 韓木敦

配音:曲敬國

- 馬班頭

配音:陸建藝

- 焦大

配音:陸揆

- 行一方丈

配音:趙述仁

- 裕夫人

配音:李桃李

職員表

製作人 陳旗、張民、馬婕、韓艷秋、斯科
監製 郭剛
副導演(助理) 曹振宇、林健邦、馬兆剛
攝影 周海軍、簡文斌、田黎明、李響、王旭光、焦雲鵬(攝影助理)
剪輯 顧國良、劉宇(剪輯助理)
道具 周曉丹、王蒼、李文海、王鐵成、唐軍、楊建剛、代光敏
配音導演 張敏、趙雍
美術設計 王鐵力、孔碩德
造型設計 吳靖、韓小平、宮躍君、譚耀輝、劉婷婷、石曉娟(化妝)
服裝設計 小溪、向肖梅、景春芳、張愛傑、趙明樹、陳明、李燕(服裝)
燈光 吳鍵峰、阿全、許濤、張建國、王秀華、吳健康、孟昭臣、孟昭偉、威永崗、威永起(燈光助理)
錄音 張敏
劇務 單驍男、鄭培鋒、劉宇
場記 張岩、鄭達
布景師 鄭會平(組長)、楊建會、王志民、徐紅(劇照)

角色介紹

。
​李衛
演員徐崢
壹個本來與官場毫不猶豫相干的,卻冒名奇妙走入官場的人。他的存在令那幫貪贓枉法的官場人物頭痛。他靈台明淨,富有急智,並且運氣一向不錯,即便身陷重重困境,也能安然無恙逢凶化吉。是一個集純真與狡黠於一身的人物。
。
​岳思盈
演員孫菲菲
貌似桃花,心如止水。靜時如春風拂柳,是李衛的賢內助;動時如利劍出鞘,令歹人膽寒。一生所求,清白做人,神通氣和。
;
​雍正
演員唐國強
康熙皇帝第四子,清入關後的第三位皇帝。在位13年。他對有礙於皇權的反對勢力大加撻伐,有效地改善了吏治,增加了國庫收入,為乾隆朝社會的繁榮奠定了雄厚的基礎。
;
​年羹堯
演員杜志國
清代康熙、雍正年間人,進士出身,官至四川總督、川陝總督、撫遠大將軍,還被加封太保、一等公,高官顯爵集於一身。他運籌帷幄,馳騁疆場,曾配合各軍平定西藏亂事,率清軍平息青海羅卜藏丹津,立下赫赫戰功。
】
​石榴
演員舒暢
李衛決定先帶著小滿和石榴,化妝成要飯的叫化子,悄然前往蘇州。

音樂原聲

歌曲 作詞 作曲 演唱
《一路天下行》 易茗 雷蕾 劉可、哈暉

幕後製作

劇照劇照
製作周期的緩慢將拍攝周期延長了約半個月,這也意味著該劇1200萬元的投入要超支了。不過,由海南電視台等出品的《李衛當官2》已確定2004年春節在全國電視台播出。屆時,以晚年李衛為主角的電視劇《李衛當官3》也將正式啟動。
《李衛當官2》的製作方非常重視音樂在營造氛圍、表現人物方面起的重要作用,為此他們特意請出著名詞曲作家易茗及雷蕾擔任該劇的音樂包裝工作。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 播出時間 播出平台 播出劇場
2004年07月15日 19:00 東方電影頻道 晚間劇場
2007年02月15日 19:30 山東衛視 天秤劇場
2009年11月16日 14:30 廣西公共頻道 古裝劇場

劇集評價

劇照劇照
《李衛當官》問世時可謂悄無聲息,沒有炒作甚至連起碼的宣傳投入都很節約。可是就是這樣一部除了配角唐國強之外全是無名小輩的小製作,硬是熱鬧了好一陣子,一播再播,造就了半紅不紫的徐崢和日後大紅大紫的陳好。借著餘威,《李衛當官2》似乎注定會有不錯的收視率。(金羊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