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紋

李紋

李紋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李嬸娘之女,李紈堂妹。雪芹先生寫其有超脫、淡然之美。其性格如梅——美麗高冷卻又不失堅韌,與其柔弱寡斷的堂姐胞妹——李紈和李綺有著鮮明的對比。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紅樓夢》《紅樓夢》
出處:《紅樓夢》

作者:曹雪芹

身份:李府大小姐、賈府大奶奶李紈之妹

性情:高冷或隨和

堂姐:李紈

胞妹:李綺

母親:李嬸娘

容貌:超脫淡然

服飾:詩書世族打扮,卻並非賈家姐妹

後四十回結局猜想:也許並非世人所續“隨便嫁了個人”,而可能是與薛寶琴、邢岫煙扮演不同的“悲劇紅顏”。一些專家猜測,李紋很有可能是與妙玉一同被拐走。

人物相關

(首見《紅樓夢》第四十九回)李嬸娘之女,李紈堂妹。晴雯贊她和李綺都是水蔥兒般水靈的姑娘。隨母在大觀園住下後,她曾參加了幾次詩社活動,惟未細表。後王夫人說她已許了人家。後因賈府敗落被牽連。也正應了《紅樓夢》里美色女子“紅顏薄命”之意。

作品賞析

詩作:詠紅梅花得“梅”字
白梅懶賦賦紅梅,逞艷先迎醉眼開。
凍臉有痕皆是血,酸心無恨亦成灰。
誤吞丹藥移真骨,偷下瑤池脫舊胎。
江北江南春燦爛,寄言蜂蝶漫疑猜。
從人物描繪上說,李紋是初出場的角色,應該有些渲染。但她剛到賈府,與眾姊妹聯句作詩不應喧賓奪主,所以蘆雪庵聯句除薛寶琴所作尚多外,仍只突出史湘雲。眾人接著要她再賦紅梅詩,是作者的補筆,藉此機會對她的身份特點再作一些提示,而且是通過詩句來暗示的。李紋是李紈的寡嬸的女兒,從詩中淚痕皆血、酸心成灰等語來看,可能也有不幸遭遇,或是表達喪父之痛。“寄言蜂蝶”莫作輕狂之態,可見其自恃節操,性格應如詩里的紅梅一般清高,也頗有與李紈相似之處,大概是注重儒家“德教”的李守中一族中共同的環境教養所造成的。
注釋
(1)白梅懶賦:即“懶賦白梅”。
(2)“逞艷”句:意即春未到,紅梅逞艷,先迎著醉眼開放。
(3)凍臉:因花開於冰雪中,顏色又紅,所以這樣比喻。借意於蘇軾《定風波·詠紅梅》詞:“自憐冰臉不宜時。”痕,淚痕。以血淚說紅。
(4)酸心:梅花花蕊孕育梅子,所以說“酸”。待到時節過後,雖無怨恨,花亦化為烏有,所以說“成灰”。借意於李商隱《無題》詩:“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5)“誤吞”句:說梅花原本是白的,因誤吞神奇的丹藥而換了骨骼,變成紅花。“丹藥”的“丹”雙關義就是紅。范成大《梅譜》:“世傳吳下紅梅詩甚多,惟方子通一篇絕唱,有‘紫府與丹來換骨,春風吹酒上凝脂’之句。”
(6)“偷下”句:說紅梅原本是瑤池的碧桃,因偷下紅塵而脫去舊形,幻為梅花。傳說瑤池種植仙桃,《西遊記》中孫悟空所偷吃的即是。
(7)“江北”二句:意思是請告訴蜂蝶,不要把紅梅錯認作是桃杏,而疑猜是否已到了春色燦爛的季節。春燦爛,因紅梅色似春花才這樣說的,非實指。當時還是冰雪天氣。蜂蝶,多喻輕狂的男子。漫,莫,不要。

《紅樓夢》人物之金陵十二副釵

《紅樓夢》 更多紅樓夢百科知識,詳見微百科:紅樓夢百科。
《紅樓夢》被認為是中國最具文學成就的古典小說,是中國長篇小說創作的巔峰之作,並被認為是中國古典小說“四大名著”之首,它的影響已經超越了時代和國界,是世界文學歷史上一顆璀璨的明珠,甚至在現代產生了一門以研究紅樓夢為主題的學科“紅學”。
香菱 | 薛寶琴 | 尤二姐 | 尤三姐 | 邢岫煙 | 李紋 | 李綺 | 夏金桂 | 秋桐 | 小紅 | 齡官 | 嬌杏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