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紈[《紅樓夢》中登場人物]

李紈[《紅樓夢》中登場人物]
李紈[《紅樓夢》中登場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古典名著《紅樓夢》中人物,金陵十二釵之一,字宮裁。她是榮國府長孫賈珠之妻。賈珠夭亡,倖存一子,取名賈蘭。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曾為國子監祭酒。李紈青春守寡,心如“槁木死灰”,是封建淑女,是標準的節婦,是婦德婦功的化身。但她進入大觀園後,恢復了青春朝氣,不但帶領詩社興旺發達,而且把大觀園治理成青春女兒的淨土和樂園。

基本信息

人物形象

人物名片

字:宮裁

詩社別號: 稻香老農

父親:李守中

公公:賈政

婆婆:王夫人

夫君:賈珠

兒子:賈蘭

小叔子:賈寶玉、賈環

小姑子:賈元春、賈探春

丫鬟:素雲、碧月

身份:榮府大奶奶

性格:貞靜淡泊、清雅端莊、處事明達,卻又超然物外。她是深巷中一泓無波的古井,她是暮靄里一聲悠揚的晚鐘。那古井,那晚鐘,沉靜,從容,卻也滄桑.

花名簽:一枝老梅【寫著“霜曉寒姿”四字,那一面舊詩是:竹籬茅舍自甘心。出自宋代王琪《梅》:“不受塵埃半點侵,竹籬茅舍自甘心。只因誤識林和靖,惹得風流說到今” 】 住所:稻香村【題額“杏簾在望”,對聯“新漲綠添浣葛處,好雲香護採芹人”。“數楹茅屋”,外面“編就兩溜青籬”,“下面分畦列畝,佳蔬菜花,漫然無際”,儼然是一派“竹籬茅舍”的農家風光。這個住所非常符合主人清心寡欲、自甘寂寞的性情】 出場介紹:原來這李氏即賈珠之妻。珠雖夭亡,倖存一子,取名賈蘭,今方五歲,已入學攻書。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曾為國子監祭酒,族中男女無有不讀詩書者。至李守中繼承以來,便謂“女子無才便為德”,故生了便不十分認真讀書,只不過將些《女四書》、《列女傳》讀讀,認得幾個字罷了,記得前朝這幾個賢女便了;卻以紡績女紅為要,因取名為李紈,字宮裁。因此這李紈雖青春喪偶,且居處於膏粱錦繡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不問不聞,惟知侍親養子,外則陪侍小姑等針黹誦讀而已

詩作-文採風流(匾額)

秀水明山抱復回,風流文采勝蓬萊。

綠裁歌扇迷芳草,紅襯湘裙舞落梅。

珠玉自應傳盛世,神仙何幸下瑤台。

名園一自邀游賞,未許凡人到此來。

正冊判詞

黛玉傳--李紈 黛玉傳--李紈

畫著一盆茂蘭,旁有一位鳳冠霞帔的美人。也有判云: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

注釋

1.茂蘭:指賈蘭中舉顯貴。鳳冠:一種上繡鳳圖、珠花點翠的禮冠,皇后、宮妃、誥命所戴。霞帔:宋以後定為誥命披服,隨品級高低而不同,明代九品以上之命婦皆用之。鳳冠、霞帔,均朝廷賜予,暗切“ 宮裁”二字。這畫面表示賈蘭中舉做了高官,李紈成了誥命夫人。

2.李:切李紈的姓。完:以同音切李紈的名。這句比喻李紈生賈蘭後即喪夫守寡,如同桃花李花,結了果實,春色也就完了一樣。

3.一盆蘭:“蘭”——蘭花多年生草本植物俗稱蘭草或春蘭。此處的蘭和畫中的茂蘭皆暗示賈蘭。賈府子孫後來都不行了只有賈蘭“爵祿高登”做母親的也因此顯貴。

4.如冰水好:比喻生和死是緊密相依的。《淮南子·俶真訓》:“夫水向冬則凝而為冰,冰迎春則泮而為水,冰水移易於前後,若周員面趨,孰暇知其所苦樂乎?”唐代詩僧寒山《無題》詩云:“欲識生死譬,且將冰水比。水結即成冰,冰消返成水。已死必應生,出生還復死。冰水不相傷,生死還雙美。” (《全唐詩》八百六卷)這兩句意謂生死榮枯,都是變化交替的。李紈一生奉行三從四德,晚年誥命加身,只不過得了個虛名兒,白白地成了人家的笑談。

賞析

賈珠死後,李紈把全副精力都投入到對賈蘭的培養上,這是可以理解的。她對賈蘭的培養是全方位的,不僅督促他讀聖賢書,為科舉考試做案頭準備,還安排他習武。書里有一筆描寫,讀者不應該忽略,就是在第二十六回,寶玉在大觀園裡閒逛,順著沁芳溪看了一回金魚。這時候,忽然那邊山坡上兩隻小鹿箭也似的跑了過來,打破了詩意,可愛的小鹿為什麼驚慌失措?寶玉不解其意,正自納悶,只見賈蘭在後面拿著一張小弓追了下來,一見寶玉在面前,就站住了,跟寶玉打招呼。寶玉就責備他淘氣,問好好的小鹿,射它乾什麼?賈蘭怎么回答的,記得嗎?說是這會子不念書,閒著作什麼呀?所以演習演習騎射。李紈望子成龍心切,對賈蘭也是進行全方位的培養,要他能文能武。

紅樓夢曲

晚韶華

鏡里恩情,更那堪夢裡功名!

那美韶華去之何迅!

再休提繡帳鴛衾。

只這戴珠冠,披鳳襖,也抵不了無常性命。

雖說是,人生莫受老來貧,

也須要陰騭積兒孫。

氣昂昂頭戴簪纓;光燦燦胸懸金印;

威赫赫爵祿高登;昏慘慘黃泉路近!

問古來將相可還存?也只是虛名兒與後人欽敬。

注釋

1.“鏡里”二句——丈夫早死,夫妻恩情已是空有其名,誰料到兒子的功名、自己的榮華,也像夢境一樣虛幻。

2.韶華——這裡喻青春年華,與曲名中喻榮華富貴有別。

3.繡帳鴛衾——指代夫妻生活。

4.“珠冠”三句——是說待李紈可享榮華時,死期也就臨近了,這是得不償失。只,即使,即便是。珠冠、鳳襖,是受到朝廷封賞的貴婦人的服飾,這裡指李紈因賈蘭長大後做了官而得到封誥。

5.陰騭——即前曲所謂“陰功”,指暗中有德於人,為兒孫積德。

6.簪纓——古時貴人的冠飾。簪是首飾,纓是帽帶。

7.金印——亦貴人所懸帶。《晉書·皇后紀論》:“唯皇后貴人,金印紫綬。”

8.“問古來”二句——說李紈本來大可不必望子成龍。

賞析

在小說中許多重要事件中,李紈都在場,可是她永遠只能充當“敲邊鼓”的角色,沒有給讀者留下什麼特殊的印象。這也許正是符合她的身份地位和思想性格的——榮國府的大嫂子,一個恪守封建禮法、與世無爭的寡婦,從來安分順時,不肯捲入矛盾鬥爭的鏇渦。

作者在第四回的開頭就對她作了一番介紹,那段文字除了未提結局外,已可作為她的一篇小傳:“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曾為國子監祭酒,族中男女無有不誦詩讀書者。至李守中繼承以來,便說‘女子無才便有德’,故生了李氏時便不十分令其讀書,只不過將些《女四書》、《列女傳》、《賢媛集》等三四種書,使她認得幾個字,記得前朝這幾個賢女便罷了,卻只以紡績井臼為要,因取名為李紈,字宮裁。因此這李紈雖然青春喪偶,居家處膏粱錦繡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無見無聞,唯知侍親養子,外則陪侍小姑等針黹誦讀而已。”

這是一個封建社會中被人稱為賢女節婦的典型,“三從四德”的婦道的化身。清代的衛道者們鼓吹程朱理學,宣揚婦女貞烈氣節特別起勁,婦女所受的封建主義“四大繩索”壓迫的痛苦也更為深重。像李紈這樣的人,在統治者看來是完全有資格受表旌、立牌坊、編入“烈女傳”的。雖則“無常性命”沒有使她有更多享受晚福的機會(李紈年齡不比諸姊妹大多少,她的死原稿中或另有具體情節,但已難考出),但她畢竟在壽終前得到了“鳳冠霞帔”的富貴榮耀,這正可以用來作為天道無私、終身茹苦含辛貞節自守者必有善報的明證。然而,曹雪芹偏將她入了“薄命司”冊子,說這一切只不過是“枉與他人作笑談”罷了(後四十回續書以賈蘭考中一百三十名,“李紈心下自然歡喜”為結束,這樣,李紈似乎就不該在“薄命司”之列了),這實在是對儒家傳統觀念的大膽挑戰,是從封建王國的黑暗中透射出來的民-主主義思想的光輝。

現實中的原型

曹寅為李紈的住處起名稻香村,也是根據李煦的生活經歷而設定的。李煦的奏摺之中,就有關於實驗新種稻米的內容。康熙很重視稻米品質,經過多方試種,培育出一種優良品種,發交各地官紳試種。李煦經常詳細奏報試種情況。如康熙五十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奏:“竊奴才所種御稻一百畝,於六月十五日收割,每畝約得稻子四石二斗三升,謹礱新米一斗進呈。而所種原田,趕緊收拾,乃六月二十三日以前,又種完第二次秧苗。至於蘇州鄉紳所種御稻,亦皆收割。其所收細數,另開細數,恭呈御覽。”可見李煦還負有“種御稻實驗田”的任務。康熙將“御稻”種子普遍發交各地官紳商人試種,每人試種的田畝多數是兩畝至三畝。李煦種到一百畝,是最大的實驗農場。所產的米當時叫做“御苑胭脂米(玉田胭脂米)”,色紅味香,煮粥最美。《紅樓夢》寫莊頭烏進孝進給賈府的,就是這種米。

人物分析

內心愿望

金陵十二釵——李紈 金陵十二釵——李紈

李紈進入大觀園後,精神面貌煥然一新。二月二十二日,姑娘們搬進園。春天還沒有過完,也就是一個月左右,她就想到要辦詩社。

李紈辦詩社,決不僅僅是為了娛樂。要知道,任何重大的社會變革,都是從文化開始的。西方的文藝復興、中國的五四運動,均是證明。這充分說明她的內心並非“心如古井”,而是涌動著波濤,期望著變革,充滿著對美好幸福生活的渴望。

但她是謹慎的,她沒有去操作她的創意。直到將近半年以後,八月,探春才醒過來,撿起李紈的構想,發出帖子,邀集眾人創辦詩社。李紈並不與探春爭功,一聽到訊息,立刻趕到探春那兒,稱讚探春“雅的很”。並採取一系列行動來支持探春,支持詩社。

一是自薦為掌壇人。

二是拿出自己的稻香村作為社址。

三是肯定林黛玉的建議“極是”,大家起個別號,並且第一個為自己起了個別號“稻香老農”。

四是出了個人人叫好的主意,邀王熙鳳做監社御史,好解決經費問題。

李紈知道,沒有錢,是什麼好創意也沒法實現的,是萬萬不能的。為了讓王熙鳳就範,李紈對王熙鳳發動炮轟:一口氣送給王熙鳳“無賴泥腿市儈”“下作貧嘴惡舌”“黃湯灌狗肚”“狗長尾巴尖”“潑皮破落戶”“楚霸王”的系列雅號,“恨不得將萬句話來並成一句,說死那人”,有如獅子搏兔,勢不可擋,顯現了她性格中的奇光異彩。

李紈這個要錢的辦法,是主動進攻,又是創新之舉。王熙鳳居然甘拜下風。說我不答應你,豈不成了大觀園的反叛了!王熙鳳非常清楚,大觀園眾女兒的心,與李紈是相通的。所以不能與李紈對抗,也用不著與李紈對抗。李紈在權力鬥爭中已經棄了權,只不過說說狠話、快活快活嘴巴而已。這二妯娌只有矛盾而無對抗,和平共處了一生。

李紈社會活動的潛在能量讓人吃驚。從進大觀園之後,從建立詩社之後,李紈完全變了一個人,我們經常可以看見她的笑容,聽見她的笑聲。她既寫詩,又評詩,活躍異常。她和姐妹們一起,利用詩社,向封閉、窒息她們生活和心靈的綱常名教發起了挑戰。

李紈的詩知識廣博,內蘊豐富。賈寶玉對李紈評詩稱讚有加,說她“善看,又最公道”。曹雪芹通過詩社,寫出李紈的才和情,讓我們看到她平日的無好無為,是不得不為,是在禮教壓迫下的犧牲。李紈並不是與世無爭,心如死灰。曹雪芹越是寫出李紈性格的光彩,越襯出她心中的愁苦是多么深重。稻香村黃泥院牆中,“有幾百株杏花,如噴火蒸霞一般”,真叫“滿園春色關不住”。李紈就是這關不住的紅杏。

青春朝氣

大觀園中的李紈可謂是青春煥發。寡婦身份阻了李紈追逐外在形象的權利,雖不能穿鮮艷服裝,不濃妝艷抹,但卻阻止不了她對自然美的欣賞感悟與追求。

稻香村內幾百隻杏花如噴火蒸霞一般,杏的色與形的熱烈奔放正是李紈內心感情的外放。她對自然美的審度能力之高令人讚嘆。大觀園詩社的第一次詩會是在李紈的提議下以白海棠為題詠對象的。白海棠是賈芸讓人送給賈寶玉的,李紈只是在來的路上碰巧遇見。她雖沒有題詠,但她對花的美是敏感而有欣賞力的,然而花的主人只是在詠完後會回怡紅院“忙著看了一回”(第三十七回)。蘆雪庭擁爐作詩也是李紈提出來的,在這片紅粉玻璃世界裡,每種景物都成了冰雪世界難得的裝點。寶玉落了第,李紈便罰他去向妙玉乞紅梅,這罰的方式相對於王熙鳳更是雅致。李紈對櫳翠庵的紅梅情有獨鍾,一見不足,還想帶回去細細欣賞,對美的審度之高及愛美之心之烈,又非其他人所能及!

參與創建詩社,李紈就進入了性格發展的第一高峰。她們是二月十二進入大觀園的,那時李紈就有了結社的想法。延至八月,探春一提議,李紈立即趕去,說:“雅的緊!要起詩社,我自長壇!”並且薦以自己的稻香村作為社址。李紈的熱情一下子達到頂峰,緊接著詠白海棠、蘆雪庭即景聯詩等等,李紈都以飽滿的熱情投入進去。在詩的王國里,李紈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進入了自己的角色。她以主人公的態度與熱情對待詩社的一切活動,使得大觀園詩社有條不紊的進行下去,為大觀園兒女理想生活提供了屏障。有了詩,就要評詩。評詩是曹公塑造李紈青春形象的又一精彩之筆。在這裡,李紈不是標準的寡婦,更不是“槁木死灰”,在這裡李紈生命散發著青春的活力,噴涌著灼熱豐富的情感。

與眾姐妹在一起時,沒了禮法的束縛,李紈便顯得格外活潑,亦不乏幽默。如第六十三回寶玉過生日,到了晚間,大觀園群芳開夜宴,李紈笑道:“有何妨礙?一年之中不過生日節間如此,並不夜夜如此,這倒也不怕。”相比之下,李紈則更無所顧忌。不僅如此,她還和姑娘們玩得十分開心,甚至她還和湘雲等人一起強死強活的灌探春喝酒。這時的李紈已忘記自己特殊身份,忘了那束人的禮教,於是一個充滿活力的青春女性形象便展現在我們眼前。探春被黛玉打趣,便央求李紈解圍:“這是個什麼,大嫂子順手給她一下子。”這時李紈笑了笑說:“人家不得貴婿反挨打,我也不忍的。”她的幽默風趣把大家都逗笑了。

大觀園外的李紈被禮法束縛了個性,使她不得不在禮法的夾縫下生存。但遠離了世俗牢籠,在大觀園相對純淨的女兒理想王國里,李紈便增添了前所未有的活力,與其主色調“槁木死灰”衝突。作者正是通過這一衝突來展現封建禮教壓抑人天性的殘忍。因此,李紈雖形固有使如槁木,而心卻不像死灰一般。李紈也是一個有血有肉、感情豐富的被封建禮教壓抑的悲劇性人物。

做人姿態

2010版紅樓夢李紈 2010版紅樓夢李紈

一些紅學家對李紈的態度不是嘲笑,就是批評。他們認為,李紈在賈家守節,是作了封建綱常禮教的犧牲品,說她這一輩子白活了!好像賈珠一死,李紈非得立馬重勻粉面再度嫁人不可,否則就是發傻。其實,這是對人的生存方式多樣性的否定。

在《紅樓夢》中,李紈一出場就是寡婦身份。整部書中,她都在平平淡淡地過日子,生活未見有大的起伏。李紈的這種平淡的性格,也決定了她平淡的命運。李紈出身名門,父親是國子監祭酒,詩書之家的傳統使她有了讀書的機會,但父親並沒有對她刻意培養,“無才便是德”就是對她的最高要求,她從小受的教育就是做符合傳統道德的賢淑女子。賈珠在世時,她夫妻兩人的感情如何曹公未明說,但從李紈有時流露出的對賈珠深深懷念的情愫來推測,二人應該是鸞鳳和鳴、琴瑟相諧的。

作為一個為賈家生養了接續香火之人的大少奶奶,按理說,李紈更有資格、也更應該發揮她在家族生活中的重要地位積極“參政議政”才是,可事實上,李紈對整個家族的事務卻是不聞不問。鳳姐生病,王夫人是把家政管理工作託付給李紈的,探春的身份不過是李紈的助手。但實際工作開展起來後,一切卻成了探春主持,李紈反而退到了後台。這並非是探春喧賓奪主,而是李紈的有意避讓。因為李紈知道,整個家族之中,鳳姐的位置是風口浪尖,是“鍋里斗”的焦點,主子與主子之間的矛盾,奴才與奴才之間的矛盾,主子與奴才之間的矛盾,全都集中在這裡,弄不好就會翻船。鳳姐如此機警,又有賈璉時不時出謀劃策還動輒被“參”呢,更何況她一個寡婦!

李紈不出頭露面,並不影響她的形象,相反,倒提高了她的聲譽。在下人的心目中,她心善面軟,是一個活菩薩。在眾小姑子眼裡,她是一個作詩吃酒能和大家玩到一塊去的大姐姐,一個隨和的好嫂子,在她身上看不到節婦常有的那種矜持勁兒。在賈母眼裡,她“帶著蘭兒靜靜地過日子”,是一個好孫子媳婦。賈母除了認為她好,還覺得她“寡婦失業的”可憐,平時領的“工資”,讓她跟自己一樣多,“年終獎”也讓她拿最高的,此外,還給她園子讓她收租子。所以,如果不考慮李紈孤衾冷枕的寂寞的話,她的日子過得還算是滿滋潤的。

李紈教子(張硯鈞  作) 李紈教子(張硯鈞 作)

什麼樣的教育造就什麼樣的人。李紈是被溫良恭儉讓、三從四德等“主題教育”教化好的,她的思維也就跳不出這個圈子去。這也決定了她在改變自己的命運上不會有什麼作為。李紈在寶玉的生日之夜掣籤吃酒,她掣出的簽是“竹籬茅舍自甘心”,這正是對她生活態度的真實寫照。她不甘心又怎樣呢?拿出大奶奶的款來像鳳姐那樣指東打西?那樣的話,做事時稍有參差,小人們的唾沫星子就把她淹死了。領著蘭兒再醮他人?也未必有好的結局。若嫁個好人還好,若嫁個歹的呢?不僅既得利益丟失無遺,後半輩子又落到苦海里去了,李紈賭不起這個博,也不敢邁這一步。在李紈看來,維護一個美好的形象比什麼都重要,因此,待人接物,她便採取了一種寬容的態度,一種隨和與超脫的態度。惜春都可以進佛門,我李紈課子讀書、平平穩穩地過日子又有什麼不好呢?青春的渴望總會過去,對鳳姐、賈璉輩年輕夫妻的男歡女愛,置若罔聞就是。人咋過不是一輩子啊!

生存環境

李紈課子她和兒子賈蘭在大觀園裡的處境,是非常邊緣化的。老祖宗口口聲聲說她可憐,但只是保證她該有的尊嚴與利益,並不見發自內心的疼愛;婆婆王夫人本來就是木雕泥塑般的人物,也就是見寶玉時還有點笑容;至於賈赦賈政之流,更不會關心這個兒媳婦。第七回“送宮燈賈璉戲熙鳳”,展現那對小夫妻的閨房之樂。同一時刻,李紈卻歪在炕上打盹。這只是擷取一個小小的場景,更有多少難挨的夜晚,不知道李紈如何度過。

和李紈較為親近的,該是那些姐妹們,她們一道吃酒做詩,戲謔調笑,第三十九回的螃蟹宴上,正是一團高興時候,李紈因平兒觸動心事,說起賈珠在世時,也有幾個房裡人,可惜這些人守不住,日日在屋裡不自在,只好趁年輕都打發了。“若有一個守得住,我倒有個膀臂。”說著滴下淚來。

賈府的人,對於李紈,在尊敬中又有一些警惕,最好是儘可能地裝做忘記她的身份,以尋常人待之。李紈再多的苦楚也只應該往肚子裡咽,否則就是不合時宜,除非是別人主動提起,比如寶玉挨打那回,王夫人哭得肝腸寸斷時忽然想起賈珠來,李紈也才能跟著痛快哭一場。

李紈的日子,過得精明,她不占別人的便宜,也不肯吃虧。李紈算是一個精明人,她精明在骨子裡,只爭利益,不爭意氣。她不像鳳姐那樣要壓人一頭,只要不損害她的利益,她樂得做好人。趙姨娘的弟弟死了,她張口就賞四十兩,按照規矩,只該賞二十兩的,這規矩探春都知道,李紈未必一定沒有聽說過。所以底下人都說她是大菩薩,面子裡子俱得實惠。

人性優點

評李紈如槁木死灰,只表示她甘心守寡,從一而終。而在生活情趣方面,她要算大觀園的活躍分子,有著天性風趣的一面,如用心經營詩社,眾人皆服。尤其是她為平兒抱不平的一席話:

“李紈笑道:‘……昨兒還打平兒,虧你伸的出手來!那黃湯難道灌喪了狗肚子裡去了?氣的我只要替平兒打抱不平兒。忖奪了半日,好容易‘狗長尾巴尖兒’的好日子,又怕老太太心裡不受用,因此沒來。究竟氣還不平。你今兒倒招我來了。給平兒拾鞋還不要呢!你們兩個,很該換一個過兒才是。’……李紈笑問平兒道:‘如何?我說必要給你爭氣爭氣才罷。’”(45回)

您看李紈的話鋒,聲聲帶刺,相當厲害。鳳姐吃不住,到底當眾給平兒賠了不是才下得了台。

李紈是個尚德不尚才的,她私心喜歡寶釵,而不大喜歡黛玉、妙玉、鳳姐等才女。如37回評海棠詩“論含蓄渾厚,終讓蘅稿”,50回評妙玉“可厭妙玉為人,我不理他”。難能可貴的是,在釵黛之爭中,李紈並沒有偏向寶釵和金派,而是保持中立。如51回釵、黛因寶琴懷古詩發生爭論時,她對寶釵說不;37回贊黛玉海棠詩“風流別致”,38回推黛玉菊花詩為魁。她能做到如此公私分明,是很了不起的。

98回黛死釵嫁,陪在黛玉身邊的正是紫鵑、探春、李紈三人,原文寫道:“把個李紈和紫鵑哭的死去活來”,“李紈探春想他素日的可疼,今日更加可憐,也便傷心痛哭”。鳳姐道:“還倒是你們兩個可憐他些。”可見李紈有情、忠厚、公道。

李紈孝敬賈母,獲得了賈母的讚賞與憐愛。43回湊份子給鳳姐過生日,賈母主動攬下了李紈的那份。45回交代賈母將她的月錢漲到和自己平等。108回賈母贊她比鳳姐達觀:“他有的時候是這么著,沒的時候他也是這么著……倒難為他。”107回賈母贊她:“珠兒媳婦向來孝順我,蘭兒也好。”

50回賈母遊園,李紈忙往上迎,賈母命人止住;然後賈母要吃糟鵪鶉,李紈忙要水洗手,親自來撕,賈母又命她只管坐下。此處李紈的兩個“忙”字,皆出自孝心天性,她遠遠地挪到姑娘們的下邊坐了,正是她身為孫媳婦應守的禮節;賈母的兩個“命”字,也表現出對她的疼愛。

110回賈母喪禮期間,李紈抽空兒叫了她的人來吩咐道:“你們別看著人家的樣兒,也糟踏起璉二奶奶來。別打量什麼穿孝守靈就算了大事了,不過混過幾天就是了。看見那些人張羅不開,便插個手兒也未為不可,這也是公事,大家都該出力的。”(110回)這番話體貼人情,寬宏大量,姚燮評曰:“李紈之言,極和平、極允當、極公道、極大方。”東觀閣評曰:“自侍於老祖宗跟前無不孝之心,此論事所以貴公平也。”

政治才能

榮府家務由二奶奶鳳姐料理,身為大奶奶的李紈卻“一概不問不聞,惟知侍親養子,外則陪侍小姑等針黹誦讀而已”(第4回),表現出不好攬事、明哲保身的姿態。這固然由於她從小接受“女子無才便為德”的家教,同時也與賈府末世大勢有關。李紈和尤氏,一個在榮府,一個在寧府。榮府虛偽,寧府糜爛,都令她們感到很失望。不得已才置身事外,但求自保,對家事無心干預。

但李紈終究是大觀園政治家,她入主大觀園後,對園內事務卻也十分熱心,其政治才華得以施展,並深得園內居民讚許和敬服。

原著多次提到,李紈奉賈母、王夫人之命總理大觀園。37回起詩社,李紈上場就說道:“要起詩社,我自舉我掌壇。”42回黛玉指著李紈道:“這是叫你帶著我們做針線、教道理呢。”45回鳳姐道:“姑娘們原叫你帶著念書,學規矩、針線,俱要教導他們的。”49回為大觀園成員略作一總,原文道:“李紈為首,余者……”55回鳳姐臥病,王夫人“將家中瑣碎之事,一應都暫令李紈協理”。65回興兒道:“只教姑娘們看書寫字,針線道理,這是他的事情。”97回紫鵑心思:“園中諸事,向系李紈料理。”

經李紈治理,大觀園內的政治環境相當寬鬆,姐妹們在一起自由呼吸,看不出有誰在掌權,有誰在發號施令。這已經相當接近於無為而治的境界了,可謂之“情治”。海棠詩社在李紈主持下一度興旺發達,探春理家離不開李紈壓陣,都說明她有一定的庶政才能。賈母喪禮期間,鳳姐應付不來,鴛鴦氣色不好,李紈暗自調停協助,文中且寫到“那些素服李紈的人”,可見李紈之德能頗受人敬重。

李紈的情治或被誤解為懦弱無能。如55回寫她“是個尚德不尚才的,未免逞縱了下人”,下人們說她“素日原是個厚道多恩無罰的,自然比鳳姐兒好搪塞”,65回興兒拿她與鳳姐比較:“這大奶奶暫管了幾日,總是按著老例兒行,不象他那么多事逞才的。”如此寫法正好反映了理想與現實的衝突。李紈在大觀園內實踐了她的情治政治,把大觀園治理成一派清淨女兒的樂土。然而,大觀園畢竟處在賈府末世陰影的籠罩下,外部環境惡劣。當此之際,李紈的情治政治到了現實社會外人眼裡被大大貶低,也就不足為奇了。此處評李紈“尚德不尚才”,她的德發乎情,與禮教有別。

有人說大觀園不平等,如怡紅院的門限,什麼身份,進哪一道門,是有規矩的,大丫頭、小丫頭、婆子、媳婦,也分等級,故有王蒙評晴雯“不奴隸,毋寧死”。這種等級制的確存在,但它不是李紈和大觀園的問題。在賈府末世格局中,大觀園本就處於寧府、榮府的雙重統治之下。李紈治理大觀園,統治者授予她的權力是有限的,她只能在賈府現有制度的框架內進行政治實踐。

詩社東道

李紈肖像 李紈肖像

鳳姐曾經給李紈算了一筆賬:“你一個月十兩銀子的月錢,比我們多兩倍子。老太太、太太還說你寡婦失業的,可憐,不夠用,又有個小子,足足的又添了十兩銀子,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給你園子裡的地,各人取租子。年終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兒。你娘兒們主子奴才共總沒有十個人,吃的穿的仍舊是大官中的。通共算起來,也有四五百銀子。”(45回)於是,有人誣衊李紈自私吝嗇小氣,又捏造將來賈府危機時李紈不肯出手相助的一段秘史。

且說本回探春為何要請鳳姐做監社御史呢?原來那天逢詩社的正日子,寶玉也不告假,無故滑脫,探春道:“我想必得你去做個監社御史,鐵面無私才好。”(45回)探春稱詩社為“我的”,大可琢磨。眾人專程來顧鳳姐茅廬,幕後出主意、台前來交涉的核心人物都不是李紈,而是寶玉、探春。鳳姐深知“這些事再沒別人,都是寶玉生出來的”,所以此事怪不著李紈。

只不過鳳姐剛鬧過潑醋,為調節情緒,便打趣道:“那裡是請我作監察御史!分明是叫我做個進錢的銅商。”(45回)這也不是錢的問題。因為談錢打趣對於鳳姐來說簡直就是家常便飯。她許諾:“明日一早就到社,下馬拜了印,先放下五十兩銀子給你們慢慢的做會社東道。”這番話誇誇其談,就像50回佯誆薛姨媽五十兩,都是戲言:明日又非社日,何須她一早到社?又何須她一次性出大半年的五十兩?有這五十兩,她早拿出去放利了,給詩社圖個啥?李紈道:“果然這樣還罷了……等著他不送了去,再來鬧他。”所指乃是惜春畫畫之事。

鳳姐提及作東的事大有計較。詩社通常都由誰作東呢?寶釵提議“一月只要兩次就夠了”(37回),李紈主動應承“初二、十六這兩日,是必往我那裡去”,這不就是作東么?既然作東,不就是出銀子錢么?並且還不是鳳姐所說輪流作東,而是凡正經社日都被李紈包了。您看詩社裡真正負責出資的正是社長李紈,而非監社御史鳳姐。由此正好說明李紈慷慨大方。

49回聯詩,從詩情雅趣上講,稻香村不適合雪下聯詩,李紈道:“我這裡雖然好,又不如蘆雪亭好。”下回蘆雪亭聯詩果然盡興,證李紈是真懂詩情,真懂詩人。蘆雪亭為雪下聯詩的首選之地,但那裡屬公共空間,當日又非正經社日,無人作東。所以,李紈提議湊份子,又蠲免香菱、寶琴、李紋、李綺、岫煙、迎春、惜春的份子,只要寶、黛、釵、探各一兩,她自己出二兩,湊成六兩。寶、黛、釵、探都是詩社的正人,又是主子,不差錢,這份銀子不讓她們出誰出?“寶釵等一齊應諾”,並未譏笑李紈吝嗇,證李紈的處置又公道又得人心。

類似的例子還有63回怡紅夜宴,襲人操辦,她自己和晴雯、麝月、秋紋四個人,每人五錢銀子,共是二兩。芳官、碧痕、春燕、四兒四個人,每人三錢銀子,共是三兩二錢銀子。晴雯道:“這原是各人的心。”此例足以決49回湊份子之疑。開社聯詩原是大家的雅興,正該由寶黛釵探紈湊份子,方可盡大家的心意。反之,這當兒若由李紈全攬,倒讓人覺得她虛偽、矯情、不懂詩意了。後文寶玉回憶道:“還記得咱們初結海棠社的時候,大家吟詩做東道,那時候何等熱鬧!”您看大觀園詩人誰不視做東道為美事?個個搶著做呢!

37回海棠詩會,湘雲遲來,李紈等因說道:“他後來的,先罰他和了詩,若好,就請入社;若不好,還要罰他一個東道再說。”湘雲笑道:“你們忘了請我,我還要罰你們呢!就拿韻來,我雖不能,只得勉強出醜。容我入社,掃地焚香,我也情願。”這段話全作詩人情趣。李紈等人說要罰湘雲一個東道,正有詩才比拼之意。所以,“眾人見他這般有趣,越發喜歡”。

湘雲海棠詩後來居上,免於受罰。但她主動提出:“明日先罰我個東道,就讓我先邀一社。”這仍是她的雅興,眾人當然不好拂她的興致,所以都道“這更妙了”。當日非正經社日,誰有興誰做東,這是規矩,有約在先:“這其間你們有高興的,只管另擇日子補開,那怕一個月每天都開社,我也不管。”

70回道:“咱們的詩社散了一年,也沒有一個人作興作興。”那是不是李紈吝嗇,不肯按期作東呢?非也。海棠詩社無疾而終,因大觀園悲劇使然。大觀園由盛轉衰,詩人們也沒往日的興頭雅集作詩了。70回好不容易重建桃花社,也是曇花一現。

回頭來看:45回鳳姐為何嘲笑李紈“吝嗇”?原來前文過生日湊份子,李紈該出十二兩,賈母要攬下,迫得鳳姐自己應了,然後又在尤氏面前昧下,到底李紈分文未出;再到潑醋,鳳姐拿平兒撒氣,卻是李紈拉著平兒躲進大觀園,“平兒就在李紈處歇了一夜”。因這兩件事,鳳姐心存芥蒂,所以出言堵李紈。既如此,她給李紈安的那個罪名就不作數了。當時李紈本不在乎這十二兩,奈何賈母要做好人,李紈自然不便多話。反而是鳳姐作弊,一毛不拔。若說吝嗇,那也該算到鳳姐頭上啊,奇怪讀者怎么揪住李紈不放。

綜上,無論是詩社作東,為平兒打抱不平,還是在釵黛之爭中保持中立,在賈母喪禮中暗助鳳姐,都顯示出李紈慷慨大方,有正義感,有同情心,有大局觀,有擔待,敢作敢為,能主持公道,從不徇私,言談也極厲害,不愧為大觀園政治家。

悲劇結局

第5回判冊、曲子預示賈蘭爵祿高登,李紈鳳冠霞帔。賈母臨終囑咐賈蘭道:“將來你成了人,也叫你母親風光風光。”賈母喪禮期間,眾人奉承道:“(寶玉)那裡及蘭哥兒一零兒呢。大奶奶,你將來是不愁的了。”(110回)賈蘭讀書長進,末二回果然中了舉人,“李紈心下喜歡”,薛姨媽道:“你看大奶奶,如今蘭哥兒中了舉人,明年成了進士,可不就是做了官了么?他頭裡的苦也算吃盡的了,如今的甜來,也是應為人的好處。”(120回)

但作者後期重新給賈蘭設定了悲劇結局。曲子“昏慘慘黃泉路近”一句緊接上文“氣昂昂”“光燦燦”“威赫赫”三句,其對象都是賈蘭。下句“問古來將相可還存”,同《好了歌》“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照應,更確定這黃泉路盡的是做了將相的賈蘭。稻香村“背山山無脈,臨水水無源”,亦隱喻賈蘭之死。

關於賈蘭的死因,請注意18回元春點戲的第三出《仙緣》。劇中故事講科舉出身的主人公盧生遭政敵宇文融構陷,掛帥西征。幸而天佑盧生,不但平安歸來,還大獲全勝,戰功赫赫。

盧生的故事隱喻了賈蘭結局。當海疆反賊全盛時期,賈蘭正好中舉。此時賈府的政敵如忠順王構陷,派賈蘭掛帥出征。結果賈蘭沒有盧生那么命大,沙場征戰,壯烈犧牲。“也只是虛名兒與後人欽敬”,表示他死得光榮。119回海疆靖寇報捷,皇上大赦天下,“賈蘭等朝臣散後,拜了座師”,證作者後期確有改寫賈蘭戰死海疆的計畫。

賈蘭之死對李紈打擊很大,曲子“抵不了無常性命”,證李紈在得知賈蘭噩耗時便氣絕身亡,落了個“枉與他人作笑談”的結局。《晚韶華》曲歸咎為“也須要陰騭積兒孫”,即不善積陰功。

概括而言,李紈一生有三大悲劇:一是青春喪偶,“那美韶華去之何迅!再休提繡帳鴛衾”;二是賈蘭戰死;三是她自己抑鬱而逝。

影視形象

87版紅樓夢李紈 87版紅樓夢李紈

1927年復旦影片公司電影《紅樓夢》邢半梅飾演 李紈

1975年香港TVB電視劇《紅樓夢》程可為飾演 李紈

1977年香港佳視版電視劇《紅樓夢》朱承彩飾演 李紈

1987年大陸央視版電視劇《紅樓夢》孫夢泉飾演 李紈

1989年中國內陸電影版《紅樓夢》邢紅飾演 李紈

1996年台灣華視版電視劇《紅樓夢》李威儀飾演 李紈

2002年梁永璋指導的越劇電視劇《紅樓夢》宋蓓蓓飾演 李紈

2010年新版電視劇《紅樓夢》(李少紅版)周毅飾演 李紈

《紅樓夢》人物之金陵十二釵

人物名稱 人物關係 判詞
林黛玉 賈母外孫女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薛寶釵 王夫人賈政之妻)外侄女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賈元春 賈家長女,王夫人所出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賈探春 賈政趙姨娘所生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於末世運偏消。清明涕送江邊望,千里東風一夢遙
史湘雲 賈母娘家(史家)的侄孫女兒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轉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妙玉 賈府家廟中的尼姑 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賈迎春 賈赦的女兒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賈惜春 寧府賈珍之妹 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繡戶侯門女,獨臥青燈古佛傍。
王熙鳳 賈璉賈赦之子)之妻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賈巧姐 王熙鳳賈璉之女 勢敗休雲貴,家亡莫論親。偶因濟村婦,巧得遇恩人。
李紈 賈珠賈政王夫人之子)之妻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
秦可卿 賈蓉賈珍之子之妻)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紅樓夢中人

《紅樓夢》是我國古典小說中一部最優秀的現實主義文學巨著,是作者曹雪芹“嘔心瀝血,披閱十載,增刪五次”長期艱辛勞動才給子孫後世留傳下來的一件寶貴的藝術珍品。在《紅樓夢》中,作者塑造了眾多的人物形象,他們各自具有自己獨特而又鮮明的個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