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沁梅

李沁梅

李沁梅,梁羽生武俠名著《冰川天女傳》、《雲海玉弓緣》、《風雷震九州》中人物。 馮琳與李治之女,她天真爛漫、活潑可愛,曾經純真地暗戀過金世遺,像孩子般且真摯善良,最後嫁給了鍾展為妻。 《風雷震九州》提到她與鍾展的兩個孩子:鍾靈與鍾秀。

基本信息

角色設定

出處:梁羽生名著《冰川天女傳》、《雲海玉弓緣》、《風雷震九州》

門派:天山派

外貌描寫:紫衣玄裳,發上束著兩個金環,長眉如畫

李沁梅 李沁梅

表記:梅花

先祖:李自成

祖父:李思永

祖母:武瓊瑤

外曾祖父:武元英、馮廣潮、鄺漣

父親:李治

母親:馮琳

姨母:馮瑛

姨父:唐曉瀾

舅公:武成化

外公:馮英奇

外婆:鄺練霞

哥哥:李青蓮

表哥:唐經天

表嫂:桂冰娥

丈夫兼師兄:鍾展

太師祖:練霓裳

初戀情人:金世遺

結義姐姐兼情敵:谷之華

其他情敵:厲勝男

兒子:鍾靈

女兒:鍾秀

侄兒:武定周、武定球

表侄:唐加源

表侄媳:玉玲瓏

心目中的女婿:葉凌風

心目中的兒媳:江曉芙

師侄:石天行、丁兆鳴、李務實、段劍青、甘維武、白健城、楊炎

師兄弟:武成泰、甘建康、李信堯

師侄孫:陸敢當、祝建明、郝建新、白英奇、霍英揚、韓英華

武功:「貓鷹撲擊」、「反天山劍法」、「追風劍式」、「大須彌劍式」

人物經歷

出生在一個溫暖的大家庭里,從小受到萬千寵愛

十六歲隨母親馮琳下山尋找表哥唐經天回去參加三年一度的開座考學

劉紅芳版李沁梅 劉紅芳版李沁梅

和母親一道戲弄冰川天女

偶遇金世遺,兩小無猜,兩人成為童年知己

暗戀金世遺,知道金世遺性命無多時,千方百計帶金世遺上天山求唐曉瀾醫治

金世遺負氣出走後,李沁梅獨上喜馬拉雅山尋找,在山上決戰董太清等人,重遇金世遺

金世遺獨自離開,李沁梅迴轉天山

幾年後,獨下天山尋找金世遺,被孟神通所擒

在石室中遇到谷之華,兩人結為金蘭姐妹

脫困後尋找金世遺至嶗山,發現金世遺和厲勝男雙雙出海

前往蛇島尋找金世遺,只發現金世遺的拐劍,誤以為金世遺已死

三年後和表哥唐經天等人參加邙山大會決戰孟神通

金世遺暗中撮合,開始對鍾展產生情意

兩年後,在天山上和鍾展成親

多年後,帶著一雙兒女:鍾靈和鍾秀參加谷中蓮的邙山大會

出場描寫

忽聽得武氏兄弟又是一聲長嘯,土堆旁邊突然現出一個少女,月光之下,看得分明,一身紫色衣裳,發束金環,長眉如畫,笑得如花枝亂顫,指著武氏兄弟道:「你這兩個小子如今可碰到苦頭了,真是丟人現世。還不趕快給我退下去!」武氏兄弟同聲叫道:「姑姑,這妖女好厲害,你得小心,還是請她老人家來吧!」那少女斥道:「胡說,你這兩個草包趕快退開,這一點事情,還要勞動她老人家出手嗎?」這少女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稚氣未消,看來還不到二十歲,比武氏兄弟年輕得多,但聽武氏兄弟對她的稱呼,她的輩份卻似乎比武氏兄弟高了一輩。

這少女突然出現,冰川天女不由得停下手來,只見那少女不住地向自己打量,忽而笑道:「你這柄劍真好玩,光閃閃的,是什麼東西打的?」活像一個小孩子看到一件新奇的玩具,在嘖嘖稱賞的神氣。冰川大女不覺失笑,道:「這柄劍可不是好玩的,我想送給你玩,你也不能拿它呢,你是誰?」那少女道:「為什麼拿不得?媽,你準不準我拿別人的東西?」冰川天女一怔,再一看時,忽見土堆旁邊又多了一個中年女人,一身黑色衣裳,頭上卻結著兩隻絲綢白蝴蝶,笑眯眯地看著自己。冰川天女不禁吃了一驚,心道:「怎么這女人來得如此快法?無聲無息,連我也察覺不出?」這中年婦人髮式卻作少女打扮,最妙的是她笑嘻嘻的,連神態也像一個淘氣的小姑娘,冰川天女暗笑道:「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且看她們怎樣?」

——《冰川天女傳》第十四回大漠傳聲 童心戲天女駝峰聚會 妙計騙佳人

最後出場

眾人方在帳中議事,衛士進來報導:「天山鍾大俠來了。」鍾秀大喜道:「爹爹來了!爹爹!」連忙飛跑出去,葉慕華等人也都出帳迎接,只見鍾展夫婦已是一同來到。大營外面當值的那個頭領是知道他們的身份的,故而他們一到,便立即帶他們進來。

李沁梅見女兒無恙,放下了心,入帳坐定之後,李泌梅讓女兒倚偎她身旁,小聲問道:「秀兒,你沒有吃那賊子的虧吧?」鍾秀面上一紅,說道:「娘,你還問呢,你把這賊子當作好人,幸虧葉大哥和宇文雄來得早。」鍾秀是個天真未鑿的姑娘,一時間聽不懂母親話中之意,只知埋怨她的母親。

鍾展道:「對啦,那賊子捉著了沒有?」江曉芙道:「秀姑姑打傷了他,可惜仍給他逃了。」接著又笑道:「不過那一掌也打得著實不輕,那賊子想騙秀姑姑,秀姑姑哪會上他的當?」李沁梅這才舒了口氣,說道:「好,打得好。」心中的一塊石頭放了下來。

——《風雷震九州》第五十一回 自古忠奸難並立 終須黑白要分明

相關評論

人物點評

李沁梅與鍾展 李沁梅與鍾展

黛玉說“沁梅香可嚼”,馮琳為女兒取得好名字。讀著就好像透出陣陣幽香,難怪,連素性清冷的冰娥也不由我見猶憐。因為年輕時不懂愛情,以為自己愛上了金世遺,遇到情敵確全無妒意。情歸師兄後,再見一格一格的小石子、美麗的鳥羽…雖有傷感,更多的卻是欣慰,還有祝福。

愛情點評

李金之戀--此身只合江湖老, 愧對嫦娥一片心

金世遺得到的只是冰川天女善良而充滿佛性的同情,但卻得到了李沁梅這個很可愛的小姑娘的愛戀。李沁梅從一開始就感知到了金世遺和她世同道中人。這和厲勝男又有不同。李沁梅天真爛漫,完全是個孩子。她喜歡金,是因為她知道金和她一樣,只是一個大孩子。只是金正為著那分成長要付出的代價而深深痛苦,為要回到原來那個漆黑的孤獨空間而自傷,李沁梅卻因為母親的嬌縱可以安全的選擇不長大。無論是李沁梅還是其母馮琳都以其孩子般細膩而不被成人理解的感情認識到金的困難,就像覺察出少時玩伴的困難一樣,並感同身受,想要以一個孩子可以接受的方式來幫助他。如果,冰川天女對金的同情是以份來自佛教的大慈悲,令人難以抗拒,唐經天對金的幫助同情是一份俠義和助人為樂的責任,是成人世界做俠士的原則,馮琳母女對金的幫助和同情則更多的來自與孩子般天性的惺惺相惜。令金根本不想抗拒。只是李沁梅是一個太容易被看穿的女子, 對於李金二人,梁羽生有過很妙的比喻:“她是雲而他是海,雲似動實靜,而海呢?海平靜的外表下是一顆怎樣洶湧澎湃的心啊。也許只有在海天相接的遙遠地方,白雲才能捕捉到綠波吧。”金雖然有感於李的“赤子之心”,但卻也深知自己永遠無法對李的那份真情做出回報。也許是因為金也是有著一份“赤子之心”,只是受過了太多的傷害和痛苦,那顆心裹上了太多的風塵,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還有那顆心的存在,在李沁梅面前反而自慚形穢。在被冰川天女的佛力滌盪塵埃,被李沁梅純真軟化後,那顆心正要為破繭而苦苦掙扎,那滿腔正義相善的情感正要噴薄而出。

內心獨白

他們都只道,我對世遺哥哥是妹妹對哥哥的感情,那其實只是我在掩藏。我沒有她們那樣的執著,因為我不想,他那樣為難。

李沁梅 李沁梅

1、每一個故事都有一個美麗的開始,就像每一段相遇,最終都是為了分離。我和他認識,始於媽媽的一次玩笑。那時,他站在峨眉的捨身崖上,傻傻地說著“癩蛤蟆”什麼的話,我和媽媽路過,聽到他的話,媽媽頓時起了捉弄他的心,便在我耳邊悄悄說了幾句,飛身出去。後來,媽媽告訴我,她用帶著露水的花瓣,打在他又醜又髒的臉上,強迫給他洗臉。我當時覺得真好玩,要是我有媽媽那樣的本領,那幫他洗臉的人,可就是我了。我跟媽媽吵鬧,也要像她那樣捉弄他,媽媽瞅了一個機會,叫我施展輕功讓他追我。媽媽告訴我,只要我使出全力,他一定追不上我。結果真如媽媽所說,他當真追不上我,只能抓山裡的猴子出氣。我忍不住笑出聲來,他抓住猴子又放了猴子的樣子,真好玩。我笑他用強只能捉到一隻猴子,猴子也不會服他,他就要看我怎么捉猴子。他真傻,這峨眉山的猴子不懼生人,只要給一點吃的給它們,就圍著人要吃的,不肯離去。他連這個都不知道,真不知是從哪裡來的。

2、媽媽教了我一套功夫,說是用那套功夫和他打,保證能贏他。我開心得不得了,立刻就跑去了初次遇見他的地方等著,不知為什麼,我就是知道,在這裡可以再次遇到他。他果然來了。我們說不到幾句,就打了起來。媽媽教我的點穴功夫很厲害,無論他怎么出招,都近不得我的身,更何況,還有媽媽在暗中指點我。但這卻讓他發了狠,使出了毒龍針。媽媽在一旁大叫,也保護不了我,我只見那毒針射進我的身體。我一點也不怪他。很奇怪,平時不論誰、因為什麼原因傷了我,我多少都會有些怨責,可是他,真的不一樣。

3、我不明白這是為了什麼。當媽媽救了我,我又找他打,卻害得他走火入魔時,真恨不得媽媽沒有解了我身上的毒。這樣,他也不會有性命之憂。媽媽用內功暫時鎮住了他的內傷,帶著他和我要上天山。媽媽跟我說,只要找到姨夫,就可以救他。一路上,我們相處甚歡。我們都喜歡玩,媽媽領著我們,從峨眉玩到西藏。

4、後來,在許多年之後,我才清楚,那一段時光,是我一生中,最美麗最快樂的日子。那份美麗和快樂,使得我根本不敢去回憶,只能讓它慢慢塵封。因為我害怕,怕一想起那些日子,就會在丈夫面前失聲痛哭;更怕自己會經不起誘惑,不顧一切地去找他。只怪我當時太天真,不懂的事情太多。我看不出他與姨夫有心結,原原白白把媽媽想帶他上天山治傷的事情說了。於是,他離開了我,從此之後,我和他兜兜轉轉,錯過了一次又一次。

5、我非要媽媽帶著我去找他。媽媽笑我,說我女大不中留,天下的人都不中意,只中意他。其實我知道,媽媽也是中意他的。我們四處找他,有時候找著了,也被他避開。我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樣做,只是心底存著一個無比堅定的念頭:我一定要找到他,將姨夫給的三顆碧靈丹交給他。無論如何,這三顆丹藥,也會為他延續三十六天的性命。在喜馬拉雅山巔,我終於又見著了他。為見他,我瘋了一般攀山,卻遇到了敵人。在昏迷之際,他出現在我面前,輕柔地叫喚我的名字,我拼著最後一絲力氣,將碧靈丹交給他,心底無限歡喜。能見他最後一面,又能幫他延續性命,可真好。然而,那救命的靈藥,他給我。我睜開眼睛的那一剎那,見到他的影子在茫茫雪地一閃,瞬間沒了蹤影。我使出全身力氣叫他的名字,只盼著他能回頭,哪怕只是看我一眼,可是他,始終不曾回頭。我不懂,他怎么可以這樣待我。但我心底的堅持,絕不改變。我要找到他,哪怕下一次的見面,如今天一樣,只是為了又一次的別離。

6、他如同在這個世上消失了一般。幾年來,江湖上沒有人知道他的訊息,甚至有傳說,他已經死了。我才不相信。姨夫想要我嫁給他的弟子鍾展,我只得逃家,繼續在江湖上找尋他。在尋他之時,我被孟神通抓了,一次被厲姑娘救出,一次被谷姐姐救出。谷姐姐待我溫柔親切,厲姑娘卻數次騙我,讓我與他見面的機會,在我眼前溜走。當時,我真不願意相信,那個救我的厲姑娘,會說謊騙人。我還是太天真。最後,我只看到他乘坐的船,遠航出海。我用力的呼喊聲,也只是散落在天水相交的煙波中,不知道他可曾聽見。7、我一定要媽媽帶著我去蛇島找他,媽媽拗不過我,只得雇了船,帶我出海。等待我的,卻是他的遺物。他的鐵拐,我的玉釵。如果我知道,這般追著他的腳步,最終只能知道他的噩耗,我絕不會這樣執著。我寧可抱著心底的希望,等著某一天,他從海外歸來,不聲不響,又一次現身江湖。我時常拿著他遺下的玉釵,想像著,我在被孟神通囚禁時拿出求救的信物,怎會輾轉到了他的手中,而他又是怎樣珍惜,才會把這枚小小的玉釵一直帶在身邊,直到他生命終結。

8、一年,兩年,三年。有時候,我會做夢似的見到,他回來了,就在我的身邊,看著我。可是,每當我想把他看真切,他就不見了。還有一次,谷姐姐受了傷,明明就在床上好好睡著,卻在轉眼之間,不見蹤影。我只看到,窗外一個極其熟悉的影子掠過。……我變得不再天真,曾經不明白的很多事情,都在這些“巧合”下想得明明白白。我越來越相信,他沒有死。我夢中見到他,就是他真的來看我了。然而,他就是不肯讓我見到他。他的心思,我懂了。他不要我知道他還活著,他要我忘記他。是啊,我不忘記又能如何,我怎么也留不住他的。有那個天仙化人般的谷姐姐,還有那個我不喜歡的厲姑娘——既然他活著,厲姑娘當然也活著。她們都像我一般,將一顆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這是一段艱難的日子,師兄鍾展,一直默默陪在我的身邊。我讓自己習慣有鍾展的陪伴,告誡自己,在人前把真實的喜怒隱藏起來。可有的時候,我仍然忍不住,會為他潸然淚下。

9、所有人都瞞著我,不願意讓我知道他還在人世的訊息。我也瞞著他們,其實我早猜到,他還活著。在他們心中,我仍舊是那個天真的少女,我對他的感情,已經過去。只有在我一個人的時候,我才會對著月亮說,從遇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深深將他刻在心底,不論世事如何變遷,終我這一生,他是不可能過去的。我決定,把自己嫁給師兄鍾展。他避開我,不就是希望我有一個號的歸宿么,既然這是他的願望,我就幫他實現。我只希望,在谷姐姐和厲姑娘之間,他的決定不要傷害了谷姐姐。我願他和谷姐姐,有一個好的結局。10、我想不到,在我的婚禮上,我和他終於重逢。我想,若不是厲姑娘咄咄逼人,他一定不會在我大喜的日子出現。然而,造化就是這般弄人。他給我帶來了新婚賀禮,是他這些年在海島蒐集的鳥兒羽毛、貝殼石頭和花草種子。我知道,這些東西雖然不值錢,卻代表他從來不曾忘記過我。他始終記得,當年我們一路同行時說過的話,要一起捉鳥兒,撿石頭,采野花。我不敢泄露太多的情緒,只是在心裡一味地感謝他,而表露在我臉上,自然而然也是感激之情。就讓他們都以為,我把他當哥哥了吧。

11、他說,他要娶厲姑娘。我知道,他這么做,是為了救谷姐姐。對厲姑娘,我喜歡不起來,卻不得不佩服。看著她如鮮花一般盛開在他的懷中,頃刻死去,我清楚地感到,她終於得到了他的心。而我,我低頭,浮出一絲無人察覺的苦笑,只能讓喜歡他的心,成為秘密。因為,我不像谷姐姐那般成熟優雅懂事,又不能像厲姑娘那樣,為了得到想要的,負盡天下人。注定了的,我沒有谷姐姐得天獨厚的機緣,也沒有厲姑娘的一往無前的勇氣,所以,他不會屬於我,我們只會越走越遠。這就是結局,是我尋了多年、悟了多年,得出的——唯一結論。誰都不必再為難。而在我的心底,永遠都可以有那么一塊地方,珍藏著有關他的一切。

——節選自李寒水的《生如夏花之梁書女子》李沁梅篇

他朝兩忘煙水裡——李沁梅自述(作者:蕭嬡甄)

那場慘烈的婚禮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我這一生中最愛的那個人——世遺哥,人這一生要經歷過很多人和很多事,並且在一切塵埃落定以前你不會知道這一生我們究竟會和誰在一起,就像我,最後竟然嫁給了鍾展那個小子。

在世遺哥一生雲煙過眼的幾個女人中,我是最平凡的一個,死了的人先不去說她,活著的兩位,一個是風華絕代的冰川天女,另一個是邙山派的現任掌門谷之華,都是有故事的女子。據說冰川天女是世遺哥這一生中最初的驚艷,我並不知道這兩個人相遇的光景,想必那是一段無人可知的故事,一如冰川天女的神秘,而谷之華和他的故事早已經在江湖人士中間被當作悽美的愛情故事流傳。

他們說她美麗溫柔賢惠,具備一切完美妻子的品格,她的生父孟神通無惡不作卻有一個那么好的女兒。他們說她在邙山新一輩弟子中最為出眾,除卻她的身世不能選擇,其他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我見過她,她確實完美,然而上天不會對如何一個人用情,於是這個完美的人偏偏得不到她自己期許的愛情。

所有的人都唾罵妖女厲勝男,他們說是她破壞了一段武林佳話,破壞了仇人女兒的愛情,可是我分明還記得婚禮那天她的美麗,從來都沒有那么純粹過,她穿著鮮紅的嫁衣,美麗驚人,因為那個慘烈的結局,後來我從她梳妝打扮時的眼神里回味出,其實,她是真的愛著金世遺,而金世遺,無疑也是愛著她的。外人往往無法理解當事人之間的愛恨糾纏,所以那些傳聞都帶著偏見的嘴臉。

他們議論的是他,她和她,原來李沁梅再怎么努力都只是一個局外人,用旁觀者的眼光看著他,她和她的愛恨糾纏。就連我自己的婚禮,仿佛都是為了他,她和她準備的一場悲劇的背景,於是我被人們遺忘了,沒有人提起,天山馮琳的女兒李沁梅愛的人其實是毒手瘋丐金世遺,我的名字,他的名字,從來不曾被人並列提起。就如同我們的命運,注定了不會有交集。

李沁梅 李沁梅

而唯一忘不了的,或許只有我自己,為了他,甘願告別故鄉的藍天,去往陌生的江南和北國,天山馮琳的女兒並沒有成為武林神話,我唯一想做的只是尋找他。走遍江湖,只為了得到他的訊息;只為了跟上他的腳步。遺憾的是,我得到了他的訊息,卻看著他和另一個女子揚帆渡海,從此便知道,今後與這個人,或許是要隔著瀚海般的距離,至今我還記得,那夜呼嘯的海,海水是刺骨的冰涼。有人說“愛,並不一定要和那個人在一起。”有時候,人真的會身不由己,於是只能屈從命運,但是心裡破了一個洞,不知道用什麼去填滿,午夜夢回的時候會有呼嘯的風從洞裡穿過,醒來更深露重,覺得很冷,不知道用什麼來溫暖自己。

世遺哥已經抱著此生摯愛的女人遁世遠走,只有那些他曾經陪伴過我的春秋和冬夏,在我的記憶里,冷的時候拿出來溫暖我自己。很多年以後,我和他或許都會將對方忘記。不如在斷滅處,拈花一笑。忘了他,忘了曾經的自己。他朝兩忘,煙水裡。

後記:在《雲海》中最心疼的女子其實是李沁梅,你以為最悲慘的是厲勝男,身世飄零,背負家仇,其實,最悲慘的是不了解江湖,一隻籠中鳥,有美麗的羽毛,卻從來也不被允許飛上藍天,因為呆在籠子裡有人保護,而飛上藍天有很多危險,而那些適者生存的道理美麗脆弱的籠中鳥不被允許知道,李沁梅雖然出身在江湖世家,卻全然不知江湖為何物,這是她的可貴之處,更是她的可悲之處,她愛上了金世遺,或許是她一生中最出格的事,也會是她一生中最珍貴的回憶。

影視版本

扮演者出處
劉紅芳1984年香港ATV版電視劇《雲海玉弓緣》
羅敏莊2002年香港TVB電視劇《雲海玉弓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