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汝珍

李汝珍

李汝珍(約1763—1830),字松石,號松石道人,直隸大興(今屬北京市)人,清代小說家,文學家。所以人稱北平子,博學多才,精通文學、音韻等,現存最著名的作品是《鏡花緣》。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李汝珍是清代著名小說家。少年時師從凌廷堪(約1755―1809)學習古代禮制、樂律、歷算、疆域沿革,李汝珍對疆域沿革特別感興趣。由於李汝珍對八股文(即明清時的一種科舉考試文體)不屑,導致他終生不達,最大的官做過河南縣丞,但他學問淵博,並精通音韻,青少年時代就有著作《李氏音鑒》問世。他一生生性耿直,不阿權貴,不善鑽營,始終沒有謀到像樣的官職。中年以後,他感到謀官無望,潛心鑽研學問。自1795年起到1815年,用二十年時間寫成可與《西遊記》、《封神榜》媲美的《鏡花緣》一書。

李汝珍紀念館 李汝珍紀念館

19歲隨兄李汝璜來到海州,居住在板浦場鹽課司大使公署里。其後,除兩次去河南做官外,一直居住海州。李汝珍受業於經學大師凌廷堪,與喬紹傅、喬紹僑、許喬林是同窗。到海州不久,李汝珍即娶許喬林堂姐為妻,與板浦二許結成姻親。李汝珍博學多才,不僅精通文學、音韻等,還精於圍棋。乾隆六十年(1795年),曾于海州舉行公奕,與九位棋友對局。後又輯錄當時名手對弈的200餘局棋譜,成書《受子譜》,於嘉慶二十二年(1817年)刊行。許喬林在序言中稱讚該書“為奕家最善之本”。李汝珍平生最大成就是寫成古典名著《鏡花緣》。此書是他在古海州地區採拾地方風物、鄉土俚語及古蹟史乘,“消磨三十多年層層心血”而寫成的,是古海州地區直接產生的一部古典名著。《鏡花緣》自嘉慶二十三年(1818年)出版問世以來,一直受到各方關注。魯迅、鄭振鐸、胡適、林語堂等大家對它都有研究,評價頗高。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中稱之為能“與萬寶全書相鄰比”的奇書。國外學者也致力於此書的研究,前蘇聯女漢學家費施曼說該書是“熔幻想小說、歷史小說、諷刺小說和遊記小說於一爐的傑作。”《鏡花緣》已被譯成英、俄、德、日等文字。澳大利亞、韓國等國家的學者還相繼來海州考察此書寫作背景和作者生平。李汝珍晚年窮困潦倒。著有《鏡花緣》、《李氏音鑒》、《受子譜》。

現在,其板浦故居建有“李汝珍紀念館”。

個人著作

《鏡花緣》 《鏡花緣》

《鏡花緣》是李汝珍晚年的作品,原擬寫200回,結果只完成了100回。

前50回寫秀才唐敖和林之洋、多九公三人出海遊歷各國及唐小山尋父的故事:百花仙子在王母娘娘壽宴上得罪了嫦娥仙子,與其立誓說“如果百花在不應開放的季節里開放,則甘願墜入凡間,受一世劫難。”後來心月狐要下凡時,嫦娥特地告訴她,要讓百花齊放,以顯威名。心月狐投胎成為武則天。再往後,武則天在嚴冬乘醉下詔要百花齊放,百花仙子不在洞府,眾花神不敢違抗詔令,只得開放。因此,百花仙子同99位花神被貶到人世間。百花仙子托生為秀才唐敖之女唐小山。唐敖仕途不利,產生隱遁之志,拋妻別子跟隨妻兄林之洋到海外經商遊覽。他們路經幾十個國家,見識許多奇風異俗、奇人異事、 野草仙花、 野島怪獸,並且結識了由花仙轉世的十幾名德才兼備、美貌妙齡的女子。唐小山跟著林之洋尋父,直到小蓬萊山。遵父命改名唐閨臣,上船回國應考。

後50回著重表現眾女子的才華。武則天開科考試,錄取100名才女。她們多次舉行慶賀宴會,並表演了書、畫、琴、棋,賦詩、音韻、醫卜、算法,各種燈謎,諸般酒令以及雙陸、馬吊、射鵠、蹴球、鬥草、提壺種種面戲之類,盡歡而散。唐閨臣二次去小蓬萊尋父未返。最後則寫到徐敬業、駱賓王等人的兒子,起兵討武,在仙人的幫助下,他們打敗了武氏軍隊設下的酒色財氣四大迷魂陣,從而中宗繼位。

紀念館

為紀念李汝珍,板浦鎮在鎮中心建了一座“李汝珍紀念館”供人瞻仰。紀念館採用仿古建築形式,館

內正堂塑有李汝珍半身雕像,館內陳列著與之相關的文物及《鏡花緣》各種版本和國內外研究《鏡花緣》的成果資料。一面翠竹掩映的圍牆上刻有“水月鏡天”四字,令人聯想起書中描寫的情景和寓意。李汝珍紀念館建成後,每年都有許多中外學者及遊客來此探訪,一睹為快。

李汝珍 李汝珍

李汝珍紀念館建成於1992年,坐落在灌雲縣板浦鎮東大街,占地1500平方米。由新建的門廳、主展廳和修葺一新的故居組成,小巧玲瓏、古色古香。大廳陳列廚內展出了中外多種文字的《鏡花緣》版本和國內外專家、學者的學術論文、研究資料。李汝珍在板浦生活了30多年。他用了二十年的時間在故居內寫出了巨著《鏡花緣》。在紀念儀式上,《鏡花緣》研究會的專家、學者對紀念館的建設、保護、文史資料的徵集工作都給予充分肯定。他們希望各級有關部門能擴大紀念館的規模,全方位收集李汝珍的各種文物和《鏡花緣》的國內外版本、研究資料,不斷充實館藏文物,逐步擴大規模,把李汝珍紀念館建成《鏡花緣》研究中心。書畫家許厚文還向紀念館贈送李汝珍內弟許喬林、許桂林的畫像,和珍貴字畫。

人物成就

《鏡花緣》古籍善本 《鏡花緣》古籍善本

小說內容龐雜,涉獵的知識面廣闊。作品頌揚女性的才能,充分肯定女子的社會地位,批判男尊女卑、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封建觀念。作者頌揚才女的智慧才幹。象黑齒國的亭亭和紅紅,小小年紀竟把天朝大賢、滿腹才學的多九公問得“汗如雨下”,“抓耳搔腮”,“滿面青紅,恨無地縫可鑽”。如駱紅蕖神箭射虎的本領,遠遠超過男獵戶;顏紫綃女中劍俠,飛檐走壁,神出鬼沒,枝蘭音、林婉如精通音韻,米蘭芬儼然是位數學家。另外像宮娥上官婉兒“學問非凡”,“才情敏捷”,“胸羅錦繡,口吐珠璣”,作詩又快又好,朝臣無不拜服。

連環畫《君子國兩面國》 連環畫《君子國兩面國》

作者理想中以女性為中心的“女兒國”,“男子反穿衣裙,作為婦人,以治內事;女子反穿靴帽,作為男人,以治外事”。女子的智慧、才能都不弱於男子,從皇帝到輔臣都是女子。這裡反映出作者對男女平等、女子和男人具有同樣社會地位的良好願望。雖然自明中葉以來,不乏歌頌婦女才能的作品,但是“女兒國”卻是李汝珍的獨創。作者借想像中的“君子國”,表現他的社會理想。“君子國”是個“好讓不爭”的“禮樂之邦”。城門上寫著“惟善為寶”四個大字。“國主向有嚴諭,臣民如將珠寶進獻,除將本物燒毀,並問典刑”。這裡的宰相,“謙恭和藹”,平易近人,“脫盡仕途習氣”,使人感到可親可敬。這裡的人民互謙互讓,“士庶人等,無論富貴貧賤,舉止言談,莫不恭而有禮”,“耕者讓畔,行者讓路”。賣主力爭少要錢,售出上等貨;買主力爭付高價,取次等貨,彼此相讓不下。小說以此來否定專橫跋扈、貪贓枉法的封建官場和爾虞我詐、苞苴盛行的現實社會。

個人評價

作者以辛辣而幽默的文筆,嘲諷那些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冒牌儒生。在“白民國”裝腔作勢的學究先生,居然將《孟子》上的“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讀作“切吾切,以反人之切”。這樣的不學無術之輩,又是視“一錢如命”,盡想占便宜的唯利是圖者流。“淑士國”到處豎著“賢良方正”、“德行耆儒”、“聰明正直”等金匾,各色人等的衣著都是儒巾素服。他們舉止斯文,滿口“之乎者也”,然而卻斤斤計較,十

李汝珍 李汝珍

分吝嗇,酒足飯飽後連吃剩下的幾個鹽豆都揣到懷裡,即使一根用過的禿牙杖也要放到袖子裡。作品以內外對照的手法揭露這些假斯文的酸腐氣,淋漓盡致地諷刺了儒林的醜態。

作者還以漫畫的手法,嘲諷和批判種種品質惡劣和行為不端的人們。“兩面國”的人天生兩面臉,對著人一張臉,背著人又是一張臉。即使對著人的那張臉也是變化無常,對“儒巾綢衫”者,便“和顏悅色,滿面謙恭光景”,對破舊衣衫者,冷冷淡淡,話無半句。一旦人們揭開他的浩然巾,就露出一副猙獰的本相。“無腸國”里富翁刻薄醃□,用糞做飯供應奴僕。“穿胸國”的人心又歪又惡 。“翼民國”的人頭長五尺,都因好聽奉承而致。“結胸國”的人胸前高出一塊,只緣好吃懶做。“犬封國”的人長著狗頭。“豕喙國”的人長著一張豬嘴。皆極盡諷刺挖苦之能事。

影響

《鏡花緣》繼承了《山海經》中的《海外西經》、《大荒西經》的一些材料,經過作者的再創造,憑藉他豐富的想像、幽默的筆調,運用誇張、隱喻、反襯等手法,創造出了結構獨特、思想新穎的長篇小說。但是小說刻畫人物的性格較差,眾才女的個性不夠鮮明。尤其後半部偏重於知識的炫耀,人物形象性不足。所以魯迅說"則論學說藝,數典談經,連篇累牘而不能自已矣"。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