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山西畫院畫家]

李文亮[山西畫院畫家]

李文亮 號量公、量工,1960年生,山西臨汾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書畫家藝術研究會理事、山西書協、美協理事、山西省花鳥畫學會副會長、山西中國畫學會副會長、山西畫院畫家、北京品逸文化藝術總監。其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藝術大展並獲獎。諸多作品曾被中國美術館、國家畫院、中國藝術研究院、北京畫院、北京國際藝苑、國家國書館、西安畫院 、陝西國畫院、天安門城樓、釣魚台國賓館、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書畫出版社等機構收藏。作品曾多次被全國學術刊物專題介紹,並出版個人畫集十餘種。

基本信息

藝術成就

量工把玩 量工把玩

其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藝術大展並獲獎。諸多作品曾被中國美術館 、國家畫院、中國藝術研究院、北京畫院、北京國際藝苑、國家國書館、西安畫院 、陝西國畫院、天安門城樓、釣魚台國賓館、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書畫出版社等機構收藏。作品曾多次被全國學術刊物專題介紹,並出版個人畫集十餘種。

作品欣賞

風花雪月系列 風花雪月系列
撫石問花系列 撫石問花系列
關門看山系列 關門看山系列
銘廬章草系列 銘廬章草系列

相關評論

一束靈光

—— 讀李文亮作品有感

劉曦林

余多年研究畫學,那“畫”字是疏忽不得的。除此而外則重一個“文”字,文指文思、文心、文化。宋代鄧椿將“畫”與“文”銜接起來,有“畫者,文之極也”之慨,此說成為千百年來中國文人畫美學思想之核心。文亮君於此有夙慧夙緣。在他的名字里不僅有“文”,而且這文是有光的,這文之亮,文之光便是中國尚文傳統的一種體現。將這傳統嵌入人的名號里,便暗寓了一種期冀,一種理想,這自然也是中國的傳統。

文亮於畫是講文思的,他顯然是從文人畫的傳統走來,不僅講這分筆墨,而且總想別寄一種情懷或感慨,這便是一種文心。這文心滲透在筆墨紙絹之中,是不一定非要題寫在畫面上的,因為畫畢竟是文的造型表現。如果說筆墨中寓有文思是他與許多畫家的共性,而筆墨間有光則是他的個性,就如他的名字——“文”後有個“亮”字。這光常常借或明或晦,或濃或淡的墨色襯托出來,或隱或顯地閃爍在天際或草木間,更多的情況下則是從幽暗背景下白鳥的造型上放射出來,覽之有恍兮惚兮,煒煒煜煜之感,更顯得那白鳥仿佛是畫家心思中聖潔的仙女,或者又暗寓了一種難以確說但思之有味的形而上的東西,文化上的東西。我喜歡這束光,戲稱之為文亮花鳥畫的一束靈光。因了這束光,使之走出了傳統文人畫,具有了現代的精神性;因了這束光,使之不同於左鄰右舍,而獨立於畫壇。

文亮的畫還有許多其他的優點、特點。余獨喜此靈光,並希望這束靈光熠熠生輝於未來的時空。

溫和散淡

——李文亮花鳥意境淺析

龍昭陽

李文亮先生為人溫和散淡,與他相處,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平朴與單純。一如他的花鳥畫世界,恬淡自適,寧靜安詳。

中國花鳥畫發展至明代,因徐渭的高標獨立與空前的創造意識,將寫意花鳥畫發展到更加雄肆奇崛、豪縱野逸的境界,畫家的主體性在畫面上得到了空前的高揚,並對清代的八大山人、揚州八怪以及海派巨擘吳昌碩和近現代的齊白石、潘天壽產生了深刻的影響,所謂“因心造境”的傳統亦從此淵源而來。

李文亮先生繼承了這一傳統,在沉沉浸浸的光陰里撫今追昔,於魏晉的蘊籍與風流、唐朝的曠達與臻麗、宋代的細膩與恬淡、元人的空靈與蒼涼、明清的開放與野逸一路探幽尋勝,臻成佳境。

宋人謂:“諺云:‘黃家富貴、徐熙野逸’,不惟各言其志,蓋亦耳目所習,得之於心而應之於手也。”此話充分說明生活的習染對於畫家繪畫個性與風格形成的根本性影響。李文亮先生的花鳥畫藝術正如他的人生歷程,是天高雲淡般的生命的迴響。他的花鳥畫就其品格而言,在總體上體現了他對於生命、對於自然的人生態度,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早在20世紀80年代,李文亮先生的花鳥畫主要是以“境”勝,重在對自然執著而素樸的摹寫,也即鄭板橋“眼中之竹”在紙面上的映象,為“寄情田野”系列。此期,李文亮先生由書法而轉入繪畫,長期農村生活的經驗是他登堂入奧的門徑。此前,他一直致力於書法,並且在山西省很有名氣,亦是中國書協的會員。於繪畫卻僅僅止於民間藝術的陶冶,但技法的生澀並未束縛住他對生活的審美感知與表達,也許,良好的書法功底潛在地給予了他繪畫技法上的支撐,在畫面造型與形式感上雖然有些拙樸,但意境卻渾然天成。許是對這些山山水水、大自然的精靈有一種來自血脈深處的親近感,他並未受到技法的局限,相反其畫面卻反而獲得了一種飽滿而真摯的情緒體現。他以泥土般純樸原始的感情、孩童般清澈而天真的眼睛觀照著他周圍的一切,晴空里的一隻飛鳥、稻草堆旁的兩隻鷓鴣、農家院子裡可愛的造訪者,無一不攝入他的畫面,自得其樂。小農家自在的富足和與世無爭以最素樸的力量與恬淡安詳感染著觀者,沁人心脾。而這時,李文亮先生對於中國花鳥畫的傳統可以說是空無依傍,他全憑著天賦的才情與對繪畫的執著來抒發對山野自然的熱愛,有一種來自生命深處的情味瀰漫於天然清新的畫面,是一種原始的、自發的情緒表達。

在畫面的營構上,將花鳥置放在山水背景里進行表現和描繪,這在中國花鳥畫史上可以說是別開戶牖。花鳥畫自唐代分科肇始,一直崇尚“折枝花”的審美境界,通過精當而嚴謹的剪裁表達一種士大夫恬淡自適、悠遊林泉的心意。將山水與花鳥結合起來卻是李文亮先生的獨創,“寄情田野”系列於1989年在中國美術館展出。開幕式那天,盛況空前,許多名家的如約而讓他於惶恐中而又意氣風發,好評如潮的轟動效應讓這個偏安於山西一隅的年輕人一時間成為花鳥畫壇為人矚目的新生力量。真的藝術是動人的,所謂“真字是詞骨,情真、景真,所作必真”。(王國維《人間詞話》)大家並沒有訝異於李文亮先生拙樸稚嫩的筆墨,而是被他畫面中濃郁的生活情味所感動,自有從山野而來的端方、從容、親切、自然與大度,是一種自心自性的抒發與表達。他所創立的這種花鳥圖式亦給了當今花鳥畫壇眾多學人以啟示,只不過因為文亮先生淡泊名利,不求聞達,作為原創者反而被忽略了。

走過了最初的摸索階段,技法也漸趨成熟,這使他能更好地通過筆墨表達自己對生命、對人與自然的一種態度,情感表現也由被動走向主動。此期繪畫以“空谷香雪”與“風花雪月”為代表,在情境上則以“意”勝。李文亮先生以散文詩般的手法與氤氳漫漶的筆墨營造出一種散漫無羈的美學意蘊,他一反初期原生態式的描摹,重在追求一種詩意的表達,以寫意的方式在滿構圖中尋覓靜謐而空靈有如天籟的境界,仿似“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的禪意和唯美感傷,也能通過擬人化的花鳥形象表達天人合一的境界,在虛靜與空靈中尋求發乎本性而又充滿哲理意味的情緒表達。所謂一花一葉總關情,此種感情已由最初的自髮狀態升華為自覺的追求,如蒙太奇般意象化的背景中安靜置放的鳥有如哲人般的智性與知性,散淡無為,以抒情見長,與中國傳統花鳥畫的精神相諧。而在畫面的結構上卻還是延續了前期的風格,只不過更意象化,更多的是畫家主體心性的外化與呈視。

通過第二階段與傳統的若即若離,李文亮先生越來越覺得傳統繪畫精神與氣息對於一個中國畫家的可貴與重要性。於是便有了回歸傳統、回歸宋元意境的折枝花卉,所謂“一花半葉,淡墨歙毫,疏斜歷亂之致,咄咄逼真”,在清淡、雅致的筆墨中尋繹傳統花鳥畫的人文精神,而對自然的親和仍是他畫面的靈魂所在。這也是李文亮先生一以貫之的審美追求,他始終以生命最深處的本真與善良觀照著大自然的一切,以平常心、平等心去看待他筆下的花草生靈,賦予它們以人格的尊嚴與生命的溫暖。同時又透過單純、內在而又細膩的筆致表達他所追慕的宋元意境。

畫史上記載:趙孟曾問畫道於錢舜舉“何謂‘士氣’”。錢選答以“隸體耳”,即以書法筆意入畫,實即是對畫家文人修養的一種強調。李文亮先生亦在每日的繪畫日課之外專注於對古代文化的涉獵,於收藏也是用情甚篤,每日裡敲詩染素,頗有些夫子式的安閒與自在。他秉承著傳統文化的精神,力求在現代情境中開闢出自己的道路,以“師法造化,中得心源”的創作態度面對藝事,在紛亂混雜的大千世界裡執守硯田的寂寞,以玄素為尚的水墨本色構築出“潔如霜露,清如水碧,天仙化人”般的花鳥意境,以擬人化和隱喻的修辭手段表達自己于山花野卉、水鳥淵漁里所尋繹的人生態度。如此境界,也正是芸芸眾生在生命的勞碌與困頓之後所渴望的詩意的棲居地。

作為一件藝術品,它的價值在於形而上的精神享受,能激起觀者感同身受的情緒體驗,正如惲南田所言:“筆墨本無情,不可使運筆者無情,作畫在攝情,不可使鑒畫者不生情。”李文亮先生花鳥畫藝術的可貴之處正在於他營造了一個情感飽滿充溢的世界。

如今,世事喧囂,中國的藝術品市場亦是風起雲湧,魚目混雜。投資藝術的巨大升值空間與收益讓眾多藏家趨之若鶩,同時也讓眾多畫家的心思活泛起來,每日裡盡研鑽營之能事,企圖在尚不規範的市場裡渾水摸魚,大撈一把。而能不為之所動,真正潛心精研傳統忠於繪事者則為數不多,李文亮先生則能安之若素,任窗外桃紅柳綠、春光明媚。他始終認為,市場是不能追逐的,那樣勢必會喪失自己的藝術品格,也許能獲得一時之利,卻不可能是長久之計,一切都應該水到渠成,這樣才可保全人格與畫格的獨立與尊嚴。通過炒作獲得短暫的功名決不是一個真畫者應為之事,而只有經過苦心磨礪才能終成大器,李文亮先生已做到這一點。古往今來,古畫史上留名者無不是這一類能耐得住寂寞和清苦的畫家,而也只有這一類畫家的作品才具有真正的收藏價值。李文亮先生是當今花鳥畫壇為數不多的代表性畫家之一,以他個性化的藝術品格奠定了他在當今畫壇的地位。厚積薄發的深厚功力與對藝術哲理化的思考使他主動地把握住了自己和自己在市場上應有的位置。

尊重藝術規律、尊重藝術品格,高起點、高格調的藝術才是真正具有收藏意義和價值的,這無疑也正是李文亮先生花鳥作品的高標獨立之處。

吳悅石

書畫雖小道,然其涵蓋社會人生。故可以補正史之不足,筆墨之特殊表現,大可以觀道,小可以觀心。微妙法門,千年之下,愈見其盛。

文亮秉持傳承醉心翰墨,苦心孤詣,得窺其真。故其書畫醇正清雅,古意盎然,文心墨妙。每得靜思,余喜其以書入畫,綿中藏針,舒緩飄逸,得書畫之三昧,發性情之雅思。此為書畫界之大幸也。後者知之,勿謂余之累言也。

范揚

文亮是位難得的好畫家。這樣講並不是客套,因為在當下這個紛亂的世俗中,像文亮這樣還能保持一份自信與平和心的畫家是極為難得的。他為人真誠善良,為藝氣格高邁。文亮在傳統上下過大工夫,宋元明清歷代大家經典無一不在他的關注與研究中。他細筆一路得益於錢選、南田,粗筆一路又受益於青藤、白陽、缶翁、白石,其作品無論是細筆的娓娓道來,還是粗筆的直抒胸臆,都是那樣有分寸、有涵養。他不看重所謂的個人風格,他懂得厚積薄發的重要與“畫即人”的真諦。多年來他在博大的傳統文化中滋養自己,追求高古典雅的藝術境界與放逸清新的藝術品格。他在花鳥畫創作之餘亦偶作山水,他的山水畫不同凡響,在我看來一點不輸於專業搞山水的畫家。他在品鑑方面也是下過一番功夫的,對歷史器物的真偽與斷代頗具慧眼,幾近專業水平,我想這與他“好古”情懷和對傳統的深入研究是分不開的,他有比別人更深的文化情感。他的作品有古意、有文氣,正是得益於他對“文脈”有清晰地認識。文亮是個有抱負的好畫家,他已是當代畫家中的佼佼者,憑他的積累與實力,我是看好他的。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