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

李承鵬

李承鵬(1968年—)男,中國著名足球記者、新銳知識分子、社會評論家、雜文家、暢銷作家,網路意見領袖。1990年畢業於四川師範大學中文系。曾任{《成都商報》}體育部主任,參與主創《21世紀體育報》,二進《足球報》被稱為中國體育媒體大轉會事件之一,曾任《足球報》專題部主任。李承鵬在中國球評界素以潑辣、詼諧、犀利、幽默著稱。

基本信息

簡介

李承鵬
李承鵬
李承鵬,1968年出生在新疆的哈密市,(其父是下放到新疆的文藝兵),8歲時隨父母遷回四川成都。1990年畢業於四川師範大學中文系分配到一家體委機關報。

曾任《四川體育報》記者、《成都商報》體育部主任,後就職於《足球報》,任專題部主任。

1996年因為批評假球黑哨,被黨委書記勒令停職反省的,成為是中國第一個因批評假球黑哨被停職反省的記者。在此後的近二十年中,多次‘被封殺’。

1999年出版第一部作品,《手起刀不落》。

2001年與四川全興足球隊總經理許勇合作創辦《21世紀體育》,但很快率眾離開並回歸《足球報》。

2008年因《體壇周報》記者馬德興等毀謗其被富婆包養與該報發生訴訟,並於2009年勝訴。

2010年5月因著《中國足球內幕》與足球教練陳亦明發生訴訟,從該報辭職。

2012年6月,加盟湖南衛視新節目《完美釋放》,原本傳出由演員黃磊跨界主持,但因檔期太滿無法勝任,後由李承鵬接任,以嘉賓的形式出境。

評論風格

在二十年多年的文字工作中,得到廣泛讀者的喜愛和好評,被稱為足球評論界的“魯迅”,他用充滿現代感的幽默諷刺、揭露中國足球及相關話題領域中存在的問題,文字瀟灑而不失智慧、幽默而充滿辨證,針砭時弊、敢於言表。李承鵬還在二十家都市報開時評專欄,時評妙語滔滔不絕。連續兩年被評為新周刊的新銳份子,同時他還出版過多部作品《甲A十年》、《手起刀不落》、《你是我的敵人》等暢銷小說。

人稱“李大眼”,部落格上、談話中,頗有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姿勢,罵人無數,樹敵無數,朋友無數。

李承鵬在中國球評界素以潑辣、詼諧、犀利、幽默著稱,主要以評論中國足球為主,兼評房地產及其他內容。其在新浪上的部落格為人氣最高的體育類部落格之一。

李承鵬經典點評
關於中國男足
中國足球換誰誰也不行,包括希丁克來了也會得“高血壓”的。全國球迷應簽名建議,中國足球以後不用再請主教練了,從今往後就讓謝亞龍親任中國男足+中國女足+中國國奧主教練,他一條龍服務三個國字號,以後就改名字叫“謝三國”。
關於劉翔摔倒
@李承鵬發表微博稱:“大多數人一生沒踩過塑膠跑道,全國不足五千人練跨欄,很多縣城連正經田徑場都沒有…讓劉翔承擔13億人56民族的擔子,太累。這跟舉國不足萬人練足球要國足奪冠一個道理。金牌不是硬道理,普及才是硬道理。哪天奧運吸收麻將為比賽項目,無論裁判怎么壞、外媒怎么黑,我們一定是冠軍。劉翔,生活還要繼續。”
關於西意大戰
“義大利用了兩個神經病打前鋒,卡薩諾沒發作,巴洛特利發作了。絕好單刀球他不射,卻一直遛達想心事,被8公里外回追的對手破壞。全世界都猜他當時想什麼。剛才打電話問他。他說:我當時想,咦,今天我吃藥沒有呢,吃了?沒吃?我怒斥:你當然忘吃藥了。巴神更怒:我靠,果然是你偷吃了老子的藥。”

大事記

陳亦明狀告李承鵬案

2009年12月21日開始,《足球》報開始連載由該報足壇“名嘴”李承鵬、劉曉新、吳策力合著但尚未出版的《中國足球內幕》一書。2010年1月4日,《足球》報更是整版轉載該書主要描述著名足球教練陳亦明經歷的部分,並將標題改為《陳亦明,從名帥到賭徒》。《中國足球內幕》公開發行,以相當的篇幅提到已經退出一線教練崗位的中國足球名宿陳亦明。稱陳亦明因賭球欠債已經失蹤,並指陳亦明開莊設賭。陳亦明從日本回國後,針對書中的相關描述,在《體壇周報》宣布自己從未消失,也從來沒有開莊設賭。

2010年1月,陳亦明宣布,他將與李承鵬對簿公堂。

2010年6月,廣州市荔灣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為李承鵬等四被告侵犯了原告陳亦明的名譽權,向陳亦明賠償經濟損失4500元,並要求其公開賠禮道歉,刪除涉案文章和部落格,《中國足球內幕》再版時刪除涉案侵權內容。李承鵬、劉曉新、吳策力三名作者還須向陳亦明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每人5萬元。

終審判決,判決撤銷荔灣區法院一審民事判決,駁回陳亦明的全部訴訟請求。此外,一、二審受理費各13000元,均由陳亦明負擔。

參選人大代表

2011年5月25日,中國社科院教授于建嶸首先在微博上透露了李承鵬參選的訊息。隨後,李承鵬本人在微博上也確認了此事。“本人將於今年9月正式參選人大代表,在戶口所在地成都,組成參選班子,嚴格遵守我國憲法參選相關規定。此想法去年已微博公布,現思考良久正式參選,本人(是)合法公民,無任何勢力操縱,願為選區人民表達他們之合法願景,監督政府,推動社會。懇請各界人士指點參選路徑及辦法。同意的舉手。”李承鵬25日下午五時半發表的這條微博到當晚八時已被轉發近3000次,評論2700多條。[5]

雖然有超過10人的選區選民簽名,但卻因為審核未通過無法獲得候選人資格。

批倪萍獲共和國脊樑

2011年7月,倪萍最近獲得的兩個獎項——“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獎”和“十大傑出藝術成就獎”。獲獎時,倪萍發言:“和同時獲獎的田華老師、劉蘭芳老師、張繼剛他們相比,我真的不配拿這個獎,如果能退的話,這個獎我退了吧。我僅是沾了職業的光,又出名又得利的,我知道自己,我會努力的。”

這番話被李承鵬評價為“虛偽”。7月12日他在微博發文:“聽說倪萍姐姐榮獲‘共和國脊樑’,我承認,倪萍姐姐確實是共和國脊樑,只是得了頸椎病。”

2011年7月13日晚上7時,倪萍撰寫博文《李承鵬:你的微博我看了》來回應李承鵬。文中,倪萍重述了自己當初的獲獎發言,稱“有德有藝是一個文藝工作者應具備的基本條件,不用表揚。”還回顧了自己曾經簽書送給李承鵬的往事,並表示從沒覺得自己是“脊樑”,希望李承鵬能理解。此文感動很多網友。

對於倪萍的那篇感動廣大網友的博文,李承鵬昨日連發8條微博進行批判,認為其表面上是“特別謙虛厚道和溫暖感動的文章”,卻透著一種假,是一種“裸的假”。“我跟倪萍姨唯一的分歧是對‘德藝雙馨’的理解——她以為這是一褒義詞……這個代表卻從不提反對意見,還去認領‘中國脊樑’,你不頸椎病,7都敢像1一樣站起來飛奔”,“你我都是戲子,可還是有高下之分:知道自己在演,和忘了在演。你碰巧就是入戲太深的。我要告訴你,那是你的幻覺……”

針對李承鵬就此事在網上的連續發帖“惡言相向”,倪萍坦言很受傷,並保留對李承鵬起訴的權力。而李承鵬方面在7月22日凌晨發微博稱其“一改春風般的溫暖和厚道”,回應稱:“一個好人親自起訴一個壞人,這才有共和國脊樑的威嚴。建議以污辱共和國罪名起訴我。”

批當代作家

2011年7月,李承鵬在題為“論中國作家的知行合一”的演講中,逐個批判當代作家。李承鵬稱,“王蒙曾為文化部長,但是他想不起王蒙寫過什麼作品。他還讀了一段余秋雨的講話,稱余秋雨太裝。”

李承鵬說自己以前還挺喜歡郭敬明,後來他擦粉以後就不喜歡了。現場有人忍不住打斷說,“為什麼不對,這是人家的自由。”李承鵬卻沒有接話,又繼續讀上了王兆山的詩歌。

李承鵬還認為現在的作家普遍不接地氣,他說一些作家動不動就談什麼後現代、魔幻現實主義卡夫卡、卡爾維諾,出一本書3000人買,300人看,30人看懂,卻都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不知道房奴,不知道大學生就業難。“你一句話寫明白的事情,他覺得你庸俗、低俗、三俗。作家應該為老百姓寫作,為人民寫作。”

狀告蘋果侵權

2012年,李承鵬、劉曉新吳策力孔祥照郝群韓璦蓮李花王洋8位作家,狀告蘋果公司未經許可,自行上傳或與開發者通過分工合作等方式,將涉案作品上傳到蘋果套用商店(AppStore)中,並通過該商店向社會公眾提供下載閱讀,獲取經濟利益,侵害了涉案作品的網路信息傳播權,給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

開庭時,蘋果公司辯稱,AppStore並非由蘋果經營,而是由其關聯公司即註冊成立於盧森堡大公國的艾通思公司(ITunesS.A.R.L)經營和管理,涉案被控侵權行為並非由其實施,蘋果公司不是本案的適格被告

法院審理後認為,根據在案大量證據,可以確認蘋果公司為AppStore的經營者,部分相關證據僅證明艾通思公司參與了“AppStore”運營中的部分工作。

最終,法院分別判處蘋果公司賠償各原告8000元到60.5萬元不等,總計103.5萬元。

首拍微電影

2012年6月3日,由李承鵬首次跨界指導的《微博有鬼》第二季首部影片《可以在一起》上線,短短四天即破300萬點擊量。網友認為,這是一部典型的現實題材作品,對正在經歷家庭矛盾或者即將迎來下一代的夫婦都是一部很好的教學片,它不僅通過兒童的視角,呈現了家庭矛盾、學校教育對於兒童的巨大影響,還用強大的情感衝擊再次警醒所有父母,正視自己所要擔負的家庭責任,同時反諷了中國的教育體制。

簽售被打事件

北京簽售

2013年1月13日,李承鵬在中關村圖書大廈進行新書籤售活動過程中,站起來跟一名老年女性讀者合影后,趴在桌子上給該讀者簽名。“由於當時低著頭,突然感覺太陽穴一陣疼痛。(我看到)一名男子打了我一下,然後邊跑邊罵我是漢奸”。隨後,現場讀者和保全將該名男子控制,被警方帶走。

李承鵬說,他並不認識該名襲擊自己的男子,與其沒有任何過節。

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訊息稱,李承鵬遭一購書民眾掌摑後,海淀警方將打人者帶回派出所審查。經審查,打人者尹某,男,山東人,自稱因反感作者所著新書內容,遂借簽名之機動手。

深圳簽售

2013年1月15日,李承鵬在深圳舉行簽售會,進行了約一個小時後,現場有一名穿黑色外套、戴著圍巾的男子先是大罵李承鵬,隨後與人辯論,隨後雙方發生肢體衝突和打鬥。深圳福田公安分局的幾名便衣警察將該男子帶走。

人物榮譽

2010年12月27日,中青線上法治頻道聯手人民網輿情監測室、天涯社區發布了年度微博事件及年度微博人物。李承鵬被授予見證社會獎。

2011年1月19日,獲得新浪2010網路盛典年度部落格。

2011年8月19日晚,《新周刊》創刊15周年慶典在廣州進行“大時代銳仕勳章”授勳儀式,李承鵬獲封“大時代銳士”。

自述七次封殺

第一次被封殺:邊數電線桿邊掉眼淚
“我清楚地記得那是1996年9月1日。甲A聯賽某輪山東泰山主場對四川全興的比賽中,當值主裁判有利於主隊的一些關鍵性判罰讓瀕臨降級的客隊遭受了慘痛失敗。當時,我是一個足球周刊的執行主編,被邀請去電視台做解說,我覺得這個裁判太黑了,回來就寫了兩篇千字評論,一篇是《斬斷黑手》,還有一篇是《改革改到哪裡去》,矛頭直指中國足協和黑心裁判。”
這兩篇文章登在了《四川體育報·足球風》頭版頭條。報紙剛一上市便在成都街頭一搶而空。當時中國足協副主席張吉龍看到文章後很不高興,找到四川省體委領導,幾天后,有關部門對我做出了“停職反省、深刻檢查、回家待命、以觀後效”的處理決定。
第二次被封殺:甲A甲B都不能採訪
“那是1999年的事,就是我寫了關於舒暢、李蕾蕾他們要求退出國奧的事情。當時是《無錫日報》的記者胡建明爆出了這樣的訊息,然後我們幾個記者進行採訪,果然有這樣的事情。但是當時正好是奧運會預選賽期間,足協領導非要說我們寫的是假新聞,並且向全國各家媒體發了所謂的聲明。”
“當時整整封殺了我半年,所有中國足協主辦的比賽,甲A、甲B之類的比賽都不讓我進行採訪。至於心情,雖然不像第一次被封殺那樣,都不敢跟家裡人說,但還是挺害怕的,其實說實話,前三次被封殺,我都還是挺在乎的。”
第三次封殺:深刻檢討寫了好幾篇
“1999年。當時我已經是《成都商報》體育部的主任,我底下有個責編,他的同學在足協工作,經常能給我的責編透露一下足協的內部訊息。有一次,這個在足協工作的人給我的責編透露說國家體育總局下了紅頭檔案,說足協副主席王俊生下課了。當時責編就寫了一篇稿,我把這篇稿子壓了三天,第四天把稿子發出來了。結果,稿子一出,足協就說這個新聞是假新聞,我被第三次封殺。”
第四次被封殺:泄密事件和我沒關係
“2001年,《足球》報有一個泄密事件驚動足壇,其實這件事情和我沒有關係。當時,《足球》報是我和李響跑最核心的新聞,她得到一部分資源,我得到一部分資源,編輯就把我倆的資源整合,寫成一篇稿子。當時國家隊主教練米盧告訴李響一個訊息,李響寫了,但足協認為這是泄密的行為,而且因為我和李響一直合寫稿子,所以就把我倆一起封殺了。但這次封殺時間並不長,因為足協有些官員的家屬很愛看我寫的文章,覺得寫得好玩,他們就從中幫忙,說我的好話,後來就很快解禁了。”
第五次被封殺:國外寫稿都得用化名
“轉眼到了2003年,《足球》報有個記者寫了一篇文章,說國資委不能讓國有資產的公司搞足球。當時,我正在西班牙跟隨國奧採訪,突然國奧主教練沈祥福拿著一份傳真對我說,你看,剛剛足協來的傳真說你們報紙被封殺了,不能讓你們採訪了。不過,在國外採訪,還是比較幸運,因為國外的工作人員根本不懂什麼叫封殺,在國外是沒有這種情況發生的,所以我還照常跟著採訪,只不過用化名寫稿。後來,足協還開了新聞發布會說我們《足球》報寫了假新聞,要封殺我們的記者,當時,幾乎全國的報紙和網站都在力挺我們。最滑稽的是,每次被封殺的事情事實證明都是真的。”
第六次被封殺:批評稿件惹惱朱廣滬
“我批評朱廣滬的稿子,他看了不高興了,後來見到我就當沒看見,反正就是不理我。不過對這個我是真的一點都不在乎,圈內的人都知道,我本來就不是一個靠採訪吃飯的人,我從來都不會想著讓哪個教練或是哪個隊員私底下跟我說點什麼,能寫出個什麼獨家新聞,所以我根本就不在乎這個人不理我,或者那個人不理我。你不理我,喜歡我的人還會理的,所以每一篇稿子,在得罪一部分人的時候,肯定也會贏得一部分人,所以他們搞這種封殺根本就不可能真正封住我,這也是我到後來根本不在乎被封殺,反而把這個看作是一種榮譽的原因。”
第七次被封殺:封殺央視的後續行動
“央視的工作人員向我證實了足協這次確實把我封殺了。首先,《足球之夜》是不可能在奧運會之前做這樣的談話類直播節目了;其次,我在央視做節目引來中超公司的不滿,他們給央視和我的單位《足球》報都打過招呼,說他們有一些壓力,就不讓央視邀請包括我在內的激進派嘉賓進入直播室,並稱這不叫封殺,只能叫“保證中國足球輿論和諧”。這次封殺應該跟《足球之夜》我給謝亞龍打不及格有關,是足協封殺央視的後續行動。”[4]

作品

電影

圖書——《中國足球內幕》圖書——《中國足球內幕》

《命運呼叫轉移》客串

圖書

你是我的敵人

《尋人啟事》

《左一刀右一刀》

《甲A十年》

《手起刀不落》

《中國足球內幕》

《李可樂抗拆記》

《李可樂尋人記》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人物評價

黃健翔和李承鵬
黃健翔和李承鵬
“李承鵬是一名資深的體育記者,特別需要聲明的是我並沒有濫用“資深”這個字眼,因為現在有些記者沒有幹上兩三年就迫不及待地想擁有這樣的稱號,實在是太功利了點。而據我所知,從20世紀90年代初,李承鵬就已經在體育領域裡耕耘了。我記得在成都一家茶社裡,我們一邊聆聽著秋雨綿綿,一邊交流著彼此的感受,李承鵬幽幽地說:每周我都要保持著20萬的閱讀量絕對值得飲佩,在緊張的工作之餘,李承鵬對待寫作的態度可見一斑。這也就決定了李承鵬文章的一個特色,旁徵博引,氣勢凌人。” ——劉建宏

“在足球記者當中,“大眼賊”李承鵬是很特殊的一位,與他相識幾年時間,對他更多的印象還是來源於他的文字。《中國足球資論》一篇文章至今令我難以忘懷,“大眼賊”應該算是足球記者當中比較有文化的,這絕對不是在罵人,同行的心裡自然有數。不該放棄的,我們永遠不要放棄。”——張斌

“李承鵬只寫足球,可惜了這桿好筆。”——黃健翔

言論語錄

“都在問我是不是真的不寫中國足球,我說不寫了,真的不寫了。”

“我不寫中國足球了,但是當它動靜鬧得太大時,我把當社會雜文寫總可以吧,就像我不是動物學家,但總可以寫華南虎的評論吧。”

“以後中國足協是不是該歸女子柔道部兼管。”

“得給生活中缺乏樂趣的朋友們再寫幾篇以度過這個炎熱的夏天,也聊作中國足球球評的教材了。”

“打平就出線就是打死也不出線。”

“所以我一直說“中國足球”不是“足球”,它們根本是兩碼事,中國很多行業最大的問題就是頭頂了“中國”二字,中國電影,中國鐵路,中國移動,中國石油,中國熊貓。”

“真正懂球的人才知道現在沒有一個前鋒比高峰更好,他是個踢球的天才,馬拉多納帶球時可以做到一步一趟,高峰可以兩步一趟,郝海東可以三步一趟……李毅可以六步一趟,然後就帶出底線了。”

“在中國這個圈子裡,靠嘴說的,最好的人是黃健翔;靠筆寫的,最好的我始終認為是我自己。”

中國足球之所以永遠上不去,就是永遠不承認外人先進的大腦,而只管親吻親戚的屁股。

什麼叫“白領”就是那錢領了也是“白領”就算打三份工辛辛苦苦幹20年到頭還是白白把領了的錢去交按揭交手機費交女朋友交醫藥費。

廣告公司對付消費者的原理和夏天抓青蛙一樣,用強光手電筒往野地里一照,青蛙見著光全傻了,以為來者為天人,蹲那兒一動不動,然後第二天就被人下了火鍋。

“寧做真小人,不做偽君子”。我最煩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的人了。

中國足協可能是預備役徵兵辦,可能是聯合國人文形象大使,可能是專業堂會承辦商,可能是抗日詩歌愛好協會,可能是掃黃打非辦公室,但就不是足球管理機構。

馬拉多納帶球時可以做到一步一趟,高峰可以兩步一趟,郝海東可以三步一趟……李毅可以六步一趟,然後就帶出底線了。

無關足球,中國足協申辦世界盃純屬足協政績工程。多年後,長官會滿懷自豪向人民介紹,“這是當年我下令建造的世界盃球場”。這和多年後酒店經理向各路遊客介紹,“這是當年我命令封存的李宇春廁所”——屬於一回事。但前者...

這是個缺乏想像力的時代,我們穿行在鋼筋水泥之間,遊走於驚恐失意之間;幸好有足球,我從中掙錢,也從中掙到樂趣。

X主席一直在“蠢蠢欲動”,這個成語真好,只有蠢之又蠢,才會動。

什麼是最好的分組和最好的賽程?是不是把馬爾地夫汶萊東帝汶分過來,我們在高原屯積重兵練著,直等哪天覺得自己練出狀態了,就打個電話下山說“你們來吧”,那就不是打比賽...

高喊‘一定要出線’的中國足協,其實沒那么關心能否‘出線’了。它只關心誰來‘出錢’。‘出線足球’墮落成‘出錢足球’,這才是中國足球最大悲哀。

讓中國足球入選2007最不靠譜獎。

中國國奧也是“夢八”,夢想著進前八。

中國隊每次“打平就出線”,但結果卻是“打死不出線”

世界著名記者

媒體從事信息採集和新聞報導工作的人通常稱為記者(Journalist或Reporter);記者屬於職業的一種。採訪,媒體信息的採集和收集方式,通常通過記者和被獲取信息的對象面對面交流。新聞機構中從事採訪報導的專業人員稱為記者。

中國的體育評論員

簡介:20個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體育人張路張衛平開始以非專業解說員的身份出現在電視鏡頭前,從那時起,體育評論員進入了中國的電視行業。
馬德興 | 宮磊 | 李維淼 | 畢熙東 | 馬重陽 | 周文淵 | 董路 | 郝洪軍 | 顏曉華 | 金寶成 | 梁宏達 | 孟洪濤 | 冉雄飛 | 張奔斗 | 楊影 | 蔡猛 | 龐衛國 | 蘇群 | 於嘉 | 孫宇翱 | 魏翊東 | 汪譯男 | 申方劍 | 邵聖懿 | 黃子忠 | 張慧德 | 於大川 | 楊朝暉 | 宋健生 | 梁希儀 | 黃健翔 | 李承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