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地[清朝康熙年間大臣]

李光地[清朝康熙年間大臣]

李光地(1642-1718年),字晉卿,號厚庵,別號榕村,福建安溪(今福建泉州)人。清朝康熙年間大臣,理學名臣。 康熙九年(1670年),中進士,歷任翰林院編修,協助平定“三藩之亂”、“統一台灣”,累官至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等職。 康熙五十五年(1717年),因疝疾速發,卒於任所,享年七十七歲,諡號“文貞”。雍正初年,加贈太子太傅,入祀賢良祠。著有《歷像要義》、《四書解》、《性理精義》、《朱子全書》等書。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初入仕途

明朝崇禎十五年(1642年),李光地出生於福建安溪,自幼聰穎。十三歲時,全家遭遇山賊,後奮力脫險,歸家後志於勤學。康熙三年(1664年),李光地鄉試中舉。康熙九年(1670年),庚戌科會試中成績出眾,高中二甲第二名進士,被選為庶常館庶吉士。康熙十一年(1672年)九月,得授翰林院編修之職。康熙十二年(1673年),充任會試同考官。同年五月,請假南下福建省親 。

平定三藩

康熙十三年(1674年),靖南王耿精忠舉兵造反,鄭錦占據福建泉州。李光地與家人藏匿山谷間,鄭錦和耿精忠派人招安,被李光地堅決拒絕。 康熙十四年(1674年),李光地暗中書寫密折,藏在蠟丸中,派人暗中送往京城,最後通過內閣學士富鴻基呈給皇帝。康熙皇帝看到密折後深為感動,嘉許李光地的忠誠,並下命兵部錄其為領兵大臣。當時尚之信叛亂,率軍占領贛州、南安,但未能進入福建。康親王愛新覺羅·傑書自衢州攻克仙霞關,收復建寧、延平,耿精忠被迫請降。康親王傑書軍隊進駐福州,命令都統拉哈達和賚塔討伐鄭錦,並打聽李光地的所在。

康熙十六年(1677年),朝廷收復泉州。李光地在漳州拜謁拉哈達。拉哈達向康親王上疏稱:“李光地矢志為國,即使顛沛流離也不曾改變志向,應當予以褒獎。”康親王下令優待,並提拔為侍讀學士。李光地行到福州,恰遇父喪歸家。

康熙十七年(1678年),同安蔡寅部起義軍打著復明旗號,以萬餘人圍攻安溪。李光地招募百餘鄉間勇士固守,斷絕敵方糧道得以解圍。不久後,鄭錦派遣將領劉國軒攻陷海澄、漳平、同安、惠安等縣,進逼泉州,斷萬安、江東二橋,斷絕了清軍的南北援助。李光地派遣使者趕赴拉哈達軍告急,正遇大江漲水道路阻塞。於是李光地帶兵從漳平、安谿小道進入,與叔父李日煌以及弟弟李光垤、李光垠合作進攻。大軍進駐泉州,擊破劉國軒部。拉哈達上報其功,李光地再次得到優敘,升遷翰林學士,不久後因功官至永州總兵。

康熙十九年(1680年)七月,守制已滿的李光地返回京城,康熙諭示其不必候缺,即任內閣學士。李光地建言推舉施琅擔任平台將領,皇帝採納了推薦,得以順利收復台灣。 陳夢雷是福建侯官人,與李光地同年考中進士,又一同擔任編修官。正當陳夢雷在家閒居時,耿精忠舉兵作亂。李光地派叔父李日煜暗中前往陳夢雷處打探訊息,得知其真實意圖後,約請他一同擬定奏疏密陳破敵之計。李光地獨自將奏疏上呈,並之後大受皇上寵幸。等到耿精忠兵敗之後,陳夢雷因為投附逆賊而被逮捕押往京師,關入大牢論斬。李光地就上疏述說與陳夢雷兩次秘密約見的情況,陳夢雷這才得以免去死罪,被發配奉天戍守。

宦海沉浮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李光地請假送母親返回原籍。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李光地返回京城,被授予翰林院掌院學士,在御前講席上值講,併兼任日講官和起居注官,還負責指導庶吉士。過了一年,因為母親患病,李光地上疏請求回家探望。

康熙二十七年(1687年),李光地返回京城。當時正值孝莊文皇后喪期,禮部官員對他提出彈劾,指責他途中遲延,身為三品卿員而未能及時來京叩謁孝莊文皇后梓宮,請交吏部議處。吏部議降五級調用,被康熙降旨寬免。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五月,他奏進的文章令康熙皇帝十分不滿意,指斥他假冒道學,不能表率翰林,將他降為通政使司通政使。當年十二月,李光地重新被擢升為兵部右侍郎。

康熙三十年(1691年)二月,李光地又擔任會試副考官,並與侍郎博霽、徐廷璽以及原任河督靳輔視察黃河工程情況。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正月,李光地奉旨提督順天學政。當年四月,李光地的母親離世,按照禮制李光地需解職回鄉喪居以盡孝道,稱為丁憂守制。康熙皇帝頒下諭旨,稱:“提督順天學政關係緊要,李光地特行簡用,可在任守制。”李光地接到諭旨後表示:“臣蒙荷聖恩,怎敢不以殘喘自效?”不過,他還是提請康熙給予九個月假,讓自己往返治喪。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李光地服喪期滿,康熙命其官復原職。次年,授工部左侍郎,仍兼任順天督學。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十二月,因“居官優善”、“清廉”,遷任直隸巡撫。在任期間,李光地很好治理了當地水患,得到康熙帝褒獎,不久被拔擢為吏部尚書。 康熙四十年(1701年),主持治理永定河的河務工程順利竣工,獲得了康熙手書“夙志澄清”匾額及御製永定河詩、御服衣冠等賞賜物品。

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三月,給事中黃鼎楫、湯右曾等人合疏彈劾李光地撫綏直隸災民不利,不將災民逃散情形據實陳奏,請求朝廷嚴加處分。八月,御史呂覆恆劾奏李光地處理秋審事宜任意斷決,給事中王原又頦奏李光地薦人不當。但是,這些非議大多遭到了康熙帝的否決。在吏部尚書任上,李光地對兵制、官俸、蠲免錢糧等方面屢有建言。

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吏部接到康熙諭旨:“李光地居官甚好,才品俱優,著升為文淵閣大學士。”這樣,年過花甲的李光地正式登上了相位。

晚年生活

康熙四十九年(1711年)後,李光地數次上疏請求休致。而晚年的康熙因立儲不當之事心中鬱郁,身體多病,對李光地這位老臣很是眷戀。他慰留李光地道:“見到卿的奏摺,朕心中慘然。回想當年一班舊臣,今已杳然而去。像卿這樣的,不過只有一二人還在朝中,現今朕也老了,實在不忍再多說什麼。”

康熙五十二年(1714年),李光地應邀出席千叟宴,得到許多賞賜。康熙五十三年(1715年)六月,李光地再次請求休致,康熙暫準給假兩年,讓其處理完家中事宜即返京辦事。八月,李光地陛辭之時,康熙賜其“謨明弼諧”匾額 。

康熙五十五年(1717年)四月,李光地返京,奉命勘閱大學士王琰等人所纂《春秋傳說》及榆討張昭等人所輯纂字。次年正月,閣臣奏定孝惠章皇后諡號,疏中脫漏“章皇后”三字,部議將李光地降三級調用,康熙下旨寬免。

康熙五十五年(1717年)五月,李光地因疝疾速發,卒於任所,享年77歲。皇帝派遣恆親王允祺前往弔唁,賞賜千兩金,諡號“文貞”。雍正初年,加贈太子太傅,祀賢良祠。

主要成就

政治

李光地畫像 李光地畫像

李光地擔任直隸巡撫期間治理河務、興修水利。當時京城地區常遭受水災,漳河與滹沱河匯合後容易泛濫成災,於是康熙命李光地疏通漳河故道,將河水引入運河,以遏制滹沱河的水勢。李光地前往當地嚴格考察,上奏稱霸州、永清、宛平、良鄉、固安、高陽、獻縣等地因為疏浚新河,占用了民田一百三十九頃,請求豁免老百姓的賦稅,得到皇帝批准。而通州等六州縣按規定設定紅剝船六百艘,轉運南來的漕糧,每艘船給供養田若干,遇到水旱災荒按例也不能免除租賦,李光地又上奏請依照民田的制度予以免除。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皇帝御駕親臨子牙河視察治河工程,令李光地在獻縣東西兩岸修築長堤,西堤連線大城,東堤連線靜海,長約二百餘里。又在靜海的廣福樓、焦家口開闢新河道,引水入湖。從此下流更加暢通無阻,再也沒有水患之災。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康熙皇帝褒揚了李光地的治河之功,將其提拔為吏部尚書。

文學

李光地生平著作豐富,主要有《周易通論》四卷、《周易觀象》十二卷、《詩所》八卷、《大學古本說》一卷、《中庸章段》一卷、《中庸餘論》一卷、《讀論語札記》二卷、《讀孟子雜記》二卷、《古樂經傳》五卷、《陰符經注》一卷、《參同契章句》一卷、《註解正蒙》二卷、《朱子禮纂》五卷、《榕村語錄》三十卷、《榕村文集》四十卷、《榕村別集》五卷等。

李光地尤其在易學方面著作豐富,除康熙的《御纂周易折中》由他主編外,其個人著述還有《刷易通論》、《周易觀彖》、《周易觀彖大旨》、《象數拾遺》等。李光地治易的特點帶有極大的綜合性和實用性,以易學為綱,三注《范》,詳註《參同契》。他對《洪範》、《參同契》、《中庸》三部書著力最多。他的著述盡力使易學服務於康熙朝的政治需要。“以易學致用、以性理說易”是李光地易學的重要特色。

人物評價

康熙帝:“李光地謹慎清勤,始終一節,學問淵博。朕知之最真,知朕亦無過光地者。”

雍正帝:“一代完人。”

全祖望:“其初年則賣友,中年則奪情,暮年則居然以外婦之子來歸。”(《鮚琦亭集》)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光地之學,源於朱子,而能心知其意,得所變通,故不拘墟於門戶之見。其詁經兼取漢唐之說,其講學亦酌采陸王之義,而於其是非得失,毫釐千里之介,則辨之甚明,往往一語而決疑似。”

《清代名人傳略》:李光地在其政治活動中,清廉勤政,公忠體國,秉持大義,不拘小節。早年他積極配合清廷平定福建耿精忠、鄭經之兵亂,力主收復台灣維護國家統一。中年他用治理畿輔政務,注重關心民眾疾苦,大力興修河道水利,提倡發展社會生產。晚年他竭誠輔佐康熙帝治國,極力迎合清廷的思想文化政策,曾奉敕編纂了《性理精義》、《朱子全書》、《周易折中》等彰揚程朱理學之書,經康熙帝審定以御纂、御定名義頒行於學宮,對於當時理學的發展,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作用。

梁啓超《梁啓超全集》第3卷:“其純然為學界蟊賊,煽三百年來惡風,而流毒及於今日者,莫如徐乾學、湯斌、李光地、毛奇齡。……湯斌、李光地,皆以大儒聞於清初,而斌以計斬明舊將李玉廷,光地賣其友陳夢雷,而主謀滅耿、鄭,皆坐是貴顯。然斌之欺君,聖祖察之,光地之忘親貪位,彭鵬閩人,給事中,與光地同鄉。劾之,即微論大節,其私德已不足表率流俗矣。而皆竊附程朱、陸王,以一代儒宗相扇耀,天下莫或非之。質而言之,彼二氏者,學術之醇,不及許衡,而隳棄名節與之相類;階進之正,不及公孫弘,而作偽日拙與之相類。程朱、陸王之學統,不幸而見纂於豎子,自茲以往,而宋明理學之末日至矣。” (梁啓超.《梁啓超全集》第3卷 新民說:北京出版社,1999年:第611頁)

梁啓超《梁啓超全集》第3卷:“而李光地、湯斌,乃以朱學聞。以李之忘親背交,職為奸諛,(李紿、鄭成功以覆明祀,前人無譏,全謝山始訶之。))湯之柔媚取容,欺罔流俗,(湯斌雖貴,而食不御炙雞,帷帳不過枲絅,嘗奏對出語人曰:生平未嘗作如此欺人語,後為聖祖所覺,蓋公孫弘之流也。).而以為一代開國之大儒,配食素王,末流所鼓鑄,豈待問矣!” 後此則陸隴其、陸世儀、張履祥、方苞、徐乾學輩,以媕婀誇毗之學術, 文致其奸,其人格殆猶在元許衡、吳澄之下,所謂《國朝宋學淵源記》者,殆盡於是矣。 (梁啓超.《梁啓超全集》第3卷 新民說:北京出版社,1999年:第718頁)

軼事典故

廖京生扮演的李光地 廖京生扮演的李光地

相傳康熙年間,寧波會館和福建會館在上海為建館之事爭執厲害,誰也無法平息糾紛。恰遇宰相李光地到上海,福建會館的文人學士暗自歡喜:宰相李光地正是福建泉州府安溪人。論親說故,福建人有了靠山。然而宰相李光地對鄉親往來既不冷也不熱,談到會館糾紛之事,卻說:“地是別人的,爭什麼呢?"福建文人聽後頗多不滿。而寧波會館的文人得知李光地是福建人,趕忙派人去見宰相,禮數頻頻,稱是誤會。 李光地則客客氣氣地表示: “吳越比鄰,地近你們,望多照顧。”這樣一來,福建會館的人既不敢爭,寧波會館的人也不敢阻撓,一場糾紛就此平息。

家族成員

•叔父

李日煌

•弟弟

李光坡:性格非常孝順,在家不出仕,潛心經史學問。

李光垤

李光垠

•兒子

李鍾倫:舉人,致力鑽研經史性理,乃及諸子百家。尤其精通周官、禮記,稱之為自己的“家學”。

李天寵(養子):進士,官居翰林編修,有志向,致力經學,與弟弟李鍾僑、李鍾旺均以窮經講學為業。

李鍾僑:進士,官居翰林編修,督學江西,後被降職為國子監丞。

李鍾旺:舉人,官居中書,任性理精義纂修官。

1.

李鍾倫:舉人,致力鑽研經史性理,乃及諸子百家。尤其精通周官、禮記,稱之為自己的“家學”。

2.

李天寵(養子):進士,官居翰林編修,有志向,致力經學,與弟弟李鍾僑、李鍾旺均以窮經講學為業。

3.

李鍾僑:進士,官居翰林編修,督學江西,後被降職為國子監丞。

4.

李鍾旺:舉人,官居中書,任性理精義纂修官。

後世紀念

墓葬

李光地墓在安溪縣蓬萊鎮新坂村柏葉林。墓原為石構,外觀呈“風”字形,墓碑、石翁仲、石獸、華表、御製豐碑等均毀於1958年,石料被用於修渠。其後裔重修,恢復墓碑,草創墓型。1988年,安溪縣人民政府公布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故居

李光地故居 李光地故居

李光地故居位於湖頭鎮中山街,由明初李氏先祖李森建。經清初擴建重修,前後三進,占地面積2000平方米,被稱為“大宗祠堂”,乃湖頭李氏祀先祖、明宗規、行族事的所在地,春秋兩祭,祭祀規模盛大。廟內尚保留有明英宗皇帝敕文。第二進大廳廳前懸掛“夾輔高風”匾額,為康熙皇帝表彰李光地所賜,廳中高懸“急公尚義”匾額。第三進廳堂前橫掛“鳴臬聞天”匾額,為正統年間宰相葉向高題贈。廳堂後側懸掛“保世滋大”匾額,疑為李光地所題。廟並有許多金碧輝煌的柱聯,有較高的文物價值。1988年,李氏家廟經海外族親李氏昆仲獻資修復,煥然一新。

影視形象

影視年份演員備註
《康熙王朝》2001年廖京生電視劇
《滄海忠魂》2001年朱寶光京劇
《施琅大將軍》2003年洪濤電視劇
《皇太子秘史》2003年常虹電視劇
《御前四寶》2004年午馬電視劇
《少林寺傳奇之大漠英豪》2010年高蘭村 電視劇
《步步驚心》2011年高森電視劇

中國古代名人(二)

古代之文化名人,崇尚"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遊歷名山勝境乃其本生所願。他們放蕩不羈,他們悠然自樂,他們憂國憂民。他們當中有詩人,有學者,有為官者,他們推動了社會的發展,推動了人類的進步。我們要從他們身上學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